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天师下山师姐独宠我

天师下山师姐独宠我

睡眠十小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家人葬身火海,却什么都不敢做,赵无极自那场火灾中侥幸逃生……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一神秘老道人,从此跟随在他身边,在山上拜师学艺。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的赵无极乐观开朗,心中虽仍旧记着仇恨,但却并没有迷失本心,如今奉师父之命下山历练,同行的还有七位师姐,这么多年若非有她们的陪伴,自己恐怕会无聊透顶。

主角:赵无极,秦雪菲   更新:2022-07-15 2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无极,秦雪菲 的女频言情小说《天师下山师姐独宠我》,由网络作家“睡眠十小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家人葬身火海,却什么都不敢做,赵无极自那场火灾中侥幸逃生……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一神秘老道人,从此跟随在他身边,在山上拜师学艺。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的赵无极乐观开朗,心中虽仍旧记着仇恨,但却并没有迷失本心,如今奉师父之命下山历练,同行的还有七位师姐,这么多年若非有她们的陪伴,自己恐怕会无聊透顶。

《天师下山师姐独宠我》精彩片段

江城火车站。

穿着一身洗的泛白衣物的赵无极走出车站,虽然穿着朴素,但宛若刀削般的脸庞,和出众的气质,吸引了周围无数少女的目光。

“十五年了,江城,我又回来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城市,赵无极嘴角蠕动,低声呢喃了一句。

在十五年前,他是江城顶流家族的小少爷,身份尊贵,可就在他五岁生日的时候放,天降横祸,赵家除他之外满门灭绝!

亲眼目睹从小生活的院子,身旁最亲近人被淹没在火海中,赵无极跌跌撞撞的奔跑在江城街道上,来到一家孤儿院,被好心的院长收留。

后来有一日,一个老道士来到孤儿院中将他带走,带到山上拜师学艺......

而与他一同修炼,还有七位师姐,如今都已经在江城经营着自己的事业。

大姐秦雪菲,是江城秦氏集团的女总裁。

二姐柳诗诗,在江城悬壶济世。

三姐唐灵儿,被誉为好莱坞最年轻的女明星。

四姐周飞燕,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科研狂人。

五姐如梦,是暗黑殿的A级刺客。

六姐冯婷婷,是龙国最年轻的天才建筑师。

七姐洛璃,在七姐妹中实力最强,深不可测。

就连老道士也对她的实力天赋惊叹不已。

寒来暑往,赵无极也终于到了出师下山的时候。

临走之前,老道士将一枚破碎的玉佩交给了赵无极,告诉他玉佩中藏着有关十五年前的真相,还有他自身的命数,命中之劫,唯有以七个同样命数奇异之人才能渡过。

而这七个人,老道士算过了,就是他的七位姐姐......

所以这一趟下山,赵无极一为查明当年真相,找出幕后真凶,替赵家冤死的百口人报仇雪恨,二是需要七位姐姐的帮助,渡过天劫。

赵无极看了看手里满是裂纹的玉佩,江城大家族一共就那么几个,赵家覆灭,对谁的好处最大,调查当年的真相,想来也不会太难。

隐忍了十五年,如今终于等到收债的时候了!

赵无极收好玉佩,朝着记忆中孤儿院的方向走去,不知道老院长现在怎么样了,多亏了他当年收留自己......

“砰!”

突然,一个黄毛急匆匆跑了过来,从赵无极身边经过的时候撞了一个满怀。

“臭小子,你走路不长眼睛吗?”黄毛破口大骂道,满脸的戾气,然后就要离开。

“咦?”

赵无极轻咦一声,觉得这黄毛似乎有些眼熟,伸手将他拦住。

黄毛被拦住后,神色顿时慌张起来,故作凶相道:“小子,你干什么?想找打是不是?”

闻言,赵无极轻笑一声,摇头道:“兄弟,我看你眉心血红,头顶血雾笼罩,怕是要有血光之灾。”

“血光你大爷!神经病!”

黄毛翻着白眼骂了一句,打开赵无极的手,急匆匆的往远处跑去,来到拐角的胡同里,兴奋的拿出一个钱包,享受自己的成果。

“吓老子一跳,还以为被发现了,钱包丢了还帮老子看相......”

黄毛满脸嘲讽的笑容,但是等他打开钱包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只见钱包里空空如也,只有一张纸条。

“想要化解血光之灾,需在房间闭门一日,诵道德经十遍......”

“我诵你大爷!大清早真特么晦气!”

黄毛气得将钱包直接丢尽了垃圾堆,然后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卧槽!老子的钱包呢?!”

......

此时赵无极正清点着钱包里的钞票,咂了咂嘴说道:“真是出门就遇贵人啊,老头子就给我二百块,刚够买火车票,正愁怎么去找老院长呢。”

按照小时候的记忆,赵无极给出租车司机描述了一下大致位置,半个小时后,司机载着他来到一片废墟处。

四周的居民楼都已经拆掉,只剩下中央那一处孤儿院还是当年的模样,看样子这里是要拆除了。

看着那道熟悉的木门,赵无极不禁想起了老院长那慈祥的笑容,就在他准备进门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谩骂声。

“老不死的,你要是再不拿钱,老子今天把你两条狗腿都打断了!”

院子里,一个黄毛手里拿着一根铁棍,脸上写满了凶狠。

在他对面,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瘫坐在地上,身上满是满是尘土,模样狼狈不堪,甚至额头上还有一片血迹,他哆嗦的双手在地上摸索着,捡起掉落的眼镜戴上。

“孩......孩子,别赌了行吗?我买棺材的钱都给你了,我现在哪里还有钱啊!”老人双目无神,哀求的语气说道。

“放屁,不赌老子怎么翻身?赶紧把钱给我交出来!”黄毛吐了一口唾沫骂道。

老人看他死不悔改的模样,悔恨的泪水顺着满是线条的脸颊滑落,无力地摇摇头道:“钱都给你了,你现在就是打死我,我也没钱......”

“打死你?想得美,就是死,你也得给老子把钱交出来!”

黄毛恶狠狠的说道:“老不死的,你少骗老子,别以为我没听到那姓秦的娘们儿和你说了什么,一千万的拆除赔偿款,你想自己私吞了?”

闻言,老人孱弱的身躯颤抖了一下,讷讷道:“你......你听到了?”

“不行,赔偿款还要置办新的孤儿院,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拿去霍霍!”

“老不死的,你非得逼老子打死你是不是?”看到老人坚定的样子,黄毛瞬间眼睛都赤红起来。

喊了十几年的“爹”,最后这老不死的竟然不赔偿款给他!

木门后,赵无极看着老院长的惨状,再看对面那个熟悉的黄毛,正是刚才在火车站口碰上的小偷,顿时眼中怒火几乎喷涌出来。

难怪刚才看这个黄毛有些眼熟,原来他就是老院长当年收下的干儿子,刘壮!

这个畜生!

刘壮生下来就有先天性疾病,被人扔在垃圾桶旁,腊月寒冬,老院长将他捡回来,日夜悉心照顾,又卖掉老家房子凑钱给他治好病,收他作为干儿子,名字都是老院长给他取的。


不生而养,百世难还!

这个混蛋,说他是畜生都是在侮辱畜生!

而这时,院子里的黄毛眼看老院长就是死也不肯给他钱,露出豺狼一样的眼神,抄起手里的铁棍往老院长身上打去。

“想死还不简单,今天老子就成全你!打死你个老不死的,拿着你的户口去银行,老子就不信取不出来钱!”

地上,老院长看到黄毛凶残的模样,绝望的闭上眼睛。

赵无极看到这一幕,瞬间怒火喷涌而出,一掌将木门拍得粉碎,身形爆射而出,挡在老院长面前,伸手夺下黄毛手里的铁棍。

“啪!”

赵无极反手一巴掌,黄毛直接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几圈才晃晃悠悠的爬起来,捂着高肿的脸颊,嘴角也在淌着血。

当他看清赵无极的模样后,神色一变,咬牙切齿的骂道:“是你这个狗东西,把钱包还给老子!”

黄毛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越想越奇怪,最后怀疑到赵无极身上,现在又看到赵无极,立马就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

“啪!”

黄毛刚扑过来,却再次被一巴掌扇飞出去,而这次,赵无极迈着步子朝着他走过去。

“咯吱!”

赵无极双手抓住那根钢管用力一扭,钢管立刻变成了麻花状,而地上的黄毛看到这一手,心里的不服瞬间烟消云散,转而露出惊恐的眼神。

“畜生不如的东西,老院长待你如亲生儿子,你就是这么对你爹的吗?”赵无极语气冰冷的说道,随后,麻花状的钢管雨点般的抽打过去。

顷刻间,黄毛的屁股皮开肉绽,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整个院子。

这时,老院长听到惨叫声,急忙睁开眼睛,看到黄毛凄惨嚎啕的模样,颤颤巍巍的起身来到赵无极身旁。

“先生,别打了,你再打可就把他打死了!”

老院长紧紧的抱着他的胳膊,赵无极也是急忙收手,生怕伤到他。

“院长,这畜生那么对你,你还给他求情?”赵无极气恼的说道。

老院长满脸悔恨,摇摇头道:“算了,是我把他惯坏了,现在这都是报应,我自作自受,先生,你快走吧,这小畜生要是讹上你,可就给你添麻烦了!”

“院长,你......”

赵无极气得跺脚,不过想想也就释怀了,老院长一生行善积德,心太善也太软了,这不能怪他,毕竟善良又没有什么错。

“狗东西,你听到了吧?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事情,轮不到你个外人来管,你再不滚,老子讹死你!”

似乎看出赵无极的无可奈何,刘壮从地上爬起来,露出得意的笑容。

赵无极看到他挑衅的模样,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老不死的,你还敢找帮手,你看看我伤成什么样了,你今天不给我拿一千万的汤药费,我就不走了!”刘壮理直气壮的敲诈道。

屁股都被打烂了,还逼着自己要钱,老院长气得捂住胸口,心脏病又有发作的迹象。

“没有,从今以后,你也别想再和我要一分钱!”

老院长怎么都不肯松口,刘壮也是有些气急败坏,但是想到刚才赵无极的恐怖,他有些胆颤,倒不敢再用暴力威胁老院长。

“不给钱是吧?也不是不行,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从此以后一分钱都不跟你要,怎么样?”刘壮脸上露出一抹奸笑。

“你又想干什么?!”老院长警惕的问道,他太熟悉这个混蛋了,保准没有好事。

刘壮满脸奸笑道:“你让秦总嫁给我,以后我绝对一分钱不跟你要。”

“你也配?”老院长瞪大眼睛,怒不可遏的说道。

“你做梦去吧,秦总什么身份能嫁给你?我有那个本事吗?”

听到他拒绝,刘壮瞬间露出凶狠之色,满是威胁的口吻道:“老不死的,连这点要求你都不答应,你还有脸说是我爹?”

“你踏马别以为老子不知道,秦雪菲那娘们儿也是你收养的,你对她有恩,只要你开口,她就是不愿意也拒绝不了,这点小要求你要是都不答应,那咱们就互相折磨吧,看谁玩得过谁!”

刘壮一副无赖的样子,死死盯着老院长,心里则是乐开了花。

在江城,谁不知道秦雪菲的大名,秦氏集团更是江城数一数二的集团,资产百亿,娶了她以后还会愁钱吗?

更何况,秦雪菲本人长得更是倾国倾城,追求者能绕江城两圈,如果能娶到这样的美女,少活十年都值了!

一想到将秦雪菲任由自己羞辱的样子,刘壮更是心里邪火旺盛。

旁边,赵无极听完刘壮的话,老院长收养过女孩儿,又叫秦雪菲?那不就是自己大姐吗?

“王八蛋,你特么找死!”赵无极咆哮一声,竟然敢打自己大姐的主意!

“砰!”

下一秒,他的铁拳就砸在刘壮的嘴上,当场四颗门牙崩掉,嘴上血肉模糊一片,直挺挺的躺在地上。

但赵无极并没有收手,抓起他的一条腿,用力一扭,清脆的骨骼移位声响起。

“啊!!!”

刘壮吐出四颗门牙,嘴里狂喷着血沫子哀嚎起来。

“看在老院长的份上,这次废你一条腿算作教训,以后我会常来,再让我看到你出现在这里,我就把你脑袋扭下来!”赵无极语气冰冷的警告道。

听完他的话,刘壮强忍着疼痛坐在地上,却发现自己的右腿没有了知觉,脸色瞬间惨白一片。

“我的腿......你把我的腿怎么了!”刘壮惊恐的问道。

赵无极冷冷看了他一眼,道:“废了!”

“你这个狗......”刘壮刚想骂,但看到赵无极的眼神,硬生生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语气随即也是变成了求饶。

“别......别这样,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发誓,以后再也不找这个老东西要钱了......”

他没有工作,平时就靠小偷小摸过活,这要是废了一条腿,偷东西都不利索,怕是要饿死在街头。

赵无极看着刘壮苦苦哀求的模样,丝毫不为所动,这种畜生发的誓还不如放屁呢,连个响都听不着。


“爹,你帮帮我,我不能没有腿啊!”刘壮眼看求不动赵无极,扭头看向了老院长,这会儿才开始喊爹了。

但是这一喊,老院长还真就心软了,询问的目光看向赵无极。

“院长,您还记得我吗?”赵无极开口问道。

老院长打量着赵无极的面孔,缓缓问道:“先生您是......”

“我是赵无极啊,当年您将我从街头带回来的。”赵无极露出笑容说道。

老院长神情一震,上一步抓住赵无极的胳膊,仔细打量着他的模样,情绪有些激动道:“无极?你是无极!十几年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

赵无极扶住老院长,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

“赵无极?你是赵无极!”突然,旁边的刘壮大喊了一声。

赵无极脸色微沉,目光不悦的看了过去。

“赵无极,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刘壮啊,小时候咱们还一起玩过呢,快,你帮我把腿接好!”刘壮挤出笑容,想要用儿时的情感攀关系,让赵无极给他接腿。

然而,赵无极却是冷笑一声,道:“刘壮,我当然认识你了,小时候你可没少欺负我。”

刘壮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转而脸色难看起来。

“无极,要不......饶了他这一次?”老院长声音轻微的问道。

“不行!”

赵无极直接拒绝,劝道:“院长,你还看不出这是一头白眼狼吗?你饶了他,他也不会记你的好,倒不如一次打疼他,以后就不敢再找你麻烦了。”

老院长嘴角蠕动几下,但看着赵无极的眼神,最后什么都没说。

“你还不滚?记住刚才说的话,别再让我看到你!”赵无极冷眼骂道。

刘壮眼看连老院长都被赵无极说动了,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外面跑去,临走前丢下一句狠话。

“赵无极,今天算你狠,你们两个给我等着,我迟早会和你们算账!”

赵无极冷哼一声,真要让他再抓到这个畜生来孤儿院,保证让他横着被人抬出去。

“无极,道长他还好吗?”老院长开口问道。

他还记得那个老道士从他这里带走好几个小孩儿,大多都是女孩儿,只有赵无极一个男孩儿。

“老头子好的很,你不用惦记他。”赵无极摆摆手道,担心那老头完全是多余,生龙活虎的,年轻人都比不上。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一阵高跟鞋的踩在地板的声音传来。

“哒哒哒......”

顺着脚步声望去,赵无极先是看到了,只见两条高挑白皙的大长腿,顺着美腿往上看去,来人是个绝色美女,明眸皓齿,五官精致,美貌诱人......

只不过眼神之中的寒意,足够拒人于千里之外!

冰山美女!

赵无极心中冒出来这样一个词,眼神不免也是落在对方脸上,久久没有挪开。

“秦总,您怎么来了!”这时,旁边的老院长,满脸笑容的迎上去说道。

“院长,您叫我秦雪菲或者小秦就行了,用不着和我这么客气,如果没有您,我当年早就饿死街头了。”秦雪菲嗓音温柔的说道。

看着眼前的秦雪菲,老院长不由和刚出门的刘壮比较起来,眼眶湿润起来,都是自己曾经收养过的孩子,但是人品的差距也太大了。

秦雪菲?

赵无极心头一震,这不是自己大姐的名字吗?

再看秦雪菲和老院长熟络的样子,几乎可以确定了,面前这个冰山美女,就是自己的大姐,秦雪菲!

而这时候,秦雪菲也是瞥过目光,扫了一眼这个从进门就盯着自己脸看的家伙。

“这......和小弟好像啊!”她有些错愕,美眸中寒意消融,但随即将这个念头甩出去,再次恢复清冷的模样。

“院长,新孤儿院的事情我帮您留意,有消息会通知您的,您这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

秦雪菲随即不在关.注赵无极,扶着老院长往屋里走去。

“无极,你什么时候有空了,就回来坐坐。”老院长进门前慈祥的一笑道。

赵无极站在院子里,笑着点头回应。

扶着老院长的秦雪菲,听到“无极”两个字,娇躯微微一颤,黛眉微微蹙起,似乎有些不悦。

从屋子里出来后,秦雪菲一抬头,发现刚才那个青年还站在院子里,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便语气冰冷冷的说道:“盯着我看了这么久,也该看够了吧?”

望着秦雪菲冷漠的眼神,赵无极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大......大姐,你不认我了?我是无极啊!”

然而,面对赵无极的自我介绍,秦雪菲却是冷笑起来。

“呵呵,自从知道我是孤儿以后,江城不知道多少骗子冒充我亲人,但是冒充我小弟的,你还是第一个,我不知道你从哪打听来的消息,但是无极不是你能冒充的,这次先饶了你,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

看到秦雪菲神情冷傲的样子,言语间也是透露出,那个“小弟”在她心目中的位置,赵无极感动得一塌糊涂。

可是......这大姐是不是太谨慎了,居然连自己都不认了?!

赵无极顿时有些欲哭无泪。

一阵手机铃声忽然响起,秦雪菲拿起手机接了个电话,脸上神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最后微沉着俏脸挂掉手机。

“马上回公司!”她声音中略带焦急的和助手说道。

看到几人急匆匆的往外面走去,赵无极有些疑惑,随即抬手掐算几下,脸色也是一变。

“坏了,大姐遇到麻烦了!”

门外,秦雪菲坐在车上,正招呼司机开车,一旁的车门突然打开,只见是刚才那个冒充自己小弟的家伙做了进来。

“你要干什么?”秦雪菲愠怒的问道。

赵无极脸皮极厚,嘿嘿一笑道:“怎么说我也叫了你一声姐,既然都顺路,把我捎到市区可以吧?”

“你......”

头一次碰上这么无耻的骗子,秦雪菲气得俏脸发寒,不过眼下没时间耽误,只好冷哼一声扭过头,吩咐司机赶紧开车回公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