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第一天我逼婚了摄政王

穿越第一天我逼婚了摄政王

梦中楼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惊鸿是整个京城公认的第一花痴草包,她一直对温雅如玉的三皇子纠缠不休,可谁知那一日这个女人竟转头逼婚了冷面阎罗一般的摄政王!众人皆以为她会被摄政王撕个粉碎,怎料,男人竟然答应了。众人以为摄政王是魔怔了,直至他们看到了婚后女人的华丽逆袭!

主角:沈惊鸿,萧玉宸   更新:2022-07-15 21: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惊鸿,萧玉宸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第一天我逼婚了摄政王》,由网络作家“梦中楼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惊鸿是整个京城公认的第一花痴草包,她一直对温雅如玉的三皇子纠缠不休,可谁知那一日这个女人竟转头逼婚了冷面阎罗一般的摄政王!众人皆以为她会被摄政王撕个粉碎,怎料,男人竟然答应了。众人以为摄政王是魔怔了,直至他们看到了婚后女人的华丽逆袭!

《穿越第一天我逼婚了摄政王》精彩片段

锣鼓喧天,唢呐声鸣,一队喜气洋洋的队伍自街头迤逦而来。

街道两边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见状不由得纷纷咋舌惊叹。

“啧啧,果然是皇家气派,三皇子只是下个聘礼就这么大阵仗,看看那抬着聘礼的队伍,一眼看不到头呢!”

就在这时,一道尖利的女人嗓音划破了喜庆的氛围:“萧玉宸,咱们有婚约的!你要是敢抛弃我另娶别的女人,我就死在你面前!”

众人错愕抬头,只见不远处高高的汉白玉牌坊上立着一个身穿大红嫁衣的纤弱身影,阻住了队伍前进的步伐。

最前面身穿红色吉服的三皇子萧玉宸勒住马头,俊美的脸上满是怒意,抬头怒瞪向牌坊上的女子。

“沈惊鸿,不要再胡闹了!所谓的婚约只是父皇答应让你嫁入皇族,但是没说娶你的人一定是本殿下!本殿下已经与雪薇两情相悦,你为什么总是缠着我不放!”

女子凄哀之下连声音都低哑了几分:“可是我只喜欢你啊......我这些年对你一片痴情,为你付出所有,难道都不曾触动你分毫吗?”

萧玉宸冷笑道:“是,本殿下对你没有丁点情意,只有烦不胜烦!别说你只是装腔作势以死相逼,哪怕你当真死在这里,本殿下也不会为你有半分动容!”

女子似乎深受打击,踉跄了一下有些无措地看向萧玉宸,但是萧玉宸看着她的目光中只有鄙夷和厌恶。

她苦笑了一声,似乎下定了决心,纵身从牌坊上一跃而下!

在一片惊呼声中,她就像一只红色的蝴蝶自空中滑落,“呯”地一声摔在了地上,嘴角缓缓沁出血来。

......

沈惊鸿从黑暗中幽幽转醒,只觉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无处不痛。

她不是在出国参加世界巅峰医学峰会的时候遇到飞机失事,坠入大海了吗?

为什么会还活着?

“啊?快看,沈惊鸿又活过来了!!!”

周围的传来一阵不可思议的惊呼,接着便变成了嫌恶的指责。

“呸,什么寻死啊,分明是演戏呢!那么高跳下来都没死,肯定是早有准备!”

“没错,这女人一定是故意的,就是为了给三皇子添堵,好搅黄三皇子的婚事!真是恶毒至极!”

沈惊鸿忍着浑身剧痛抬眸看了一圈,只见身边围着无数身穿古装的男男女女,但是每个人都对她怒目而视,指指点点。

就在这时头脑一阵刺痛,一股陌生的记忆冲入了她的脑海。

原身也叫沈惊鸿,大楚王朝沈丞相嫡女,生母早亡、生父不喜,被继母养的愚蠢刁蛮,除了一副花容月貌的好皮囊之外一无是处,是京城有名的绣花草包。

但是偏偏这草包命好,一次去护国寺上香的时候,被主持了尘大师批了个“凤栖梧桐,贵不可言”的命格,断言她必定嫁入皇族。

当今皇帝最痴迷神仙方术,大喜之下便认了这个儿媳妇,打算让原身将来嫁给自己其中一个儿子。

原身一眼就相中了最为俊美不凡的三皇子,从此开始了死缠烂打,闹成了京城中无人不知的笑话。

如今听闻三皇子准备求娶京城第一才女陆雪薇,原身彻底发了疯,这才以死相逼,没想到阴差阳错真的寻了短见香消玉殒。

沈惊鸿消化了这些记忆,不由得扶额,只觉得头更疼了。

这是什么狗血的烂摊子!

要知道她可是玄医门历代最年轻的门主,在现代医学界是一众专家教授都要恭恭敬敬称呼一声“沈博士”,无数人捧着金山银海只求让她出诊一次的存在!

为什么会沦落成这种花痴舔狗的人设!

旁边的酒楼二楼,一扇窗户半掩,露出一张剑眉凤目、极致俊美的男子面容。

男人坐在轮椅上,虽然略带病容,但是依旧难掩通身迫人的气场和矜贵的气度,正居高临下看着下面的闹剧。

他身后的侍卫也跟着看热闹,终于忍不住开口八卦。

“王爷,您说这沈惊鸿是不是真的脑子有病?为了个男人居然连命都不要了?”

男人眸光淡漠,冷声道:“她不是有病,而是被人有意迷惑了心神罢了。”

侍卫猛地瞪大了眼睛:“什么?王爷您的意思是......三皇子有意勾引这位沈姑娘?这不可能!”

男人轻嗤一声,语带嘲讽:“每个皇子身边都有成群的侍卫,来路不明的人别说近身,十丈开外就会被砍成肉泥。这位沈姑娘没有武功,为什么却能一次次成功扑到三皇子身边纠缠不休?”

侍卫想了一想,下巴差点掉在地上:“难道是三皇子有意放纵?!”

男人薄唇微勾,不再说话。

他这个三侄儿可不是真的像表面这样君子如玉。

之前他在宫里也曾恰好遇到过这位沈姑娘心灰意冷想要放弃,但是三皇子偏偏就在这时找了个背人处放缓了态度,给了她一点好脸色,转头这位沈姑娘就再次对他痴情不渝了!

侍卫揪着头发,百思不得其解:“可三皇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男人淡淡道:“还能为什么?我皇兄痴迷神仙方术,这位沈姑娘可是被了尘大师亲自批了贵不可言的命格,三皇子虽然厌恶她,但是却不妨碍利用她来博取我皇兄的好感,不是吗?”

而且看起来效果相当不错,前几天在乾清宫的眼线回禀,皇兄已经在考虑立三皇子为太子了。

难怪他今天会迫不及待把沈惊鸿彻底踹开,另娶有助力的高门贵女了。

楼下,萧玉宸也不耐烦了,坐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伏在地上的女子冷声道:

“沈惊鸿,你要是当真想死,就换个地方去死,不要死在本殿下面前,免得脏了我的眼睛,污了我去给雪薇下聘的吉时!”

随着一声令下,侍卫们立刻抽出佩刀,大喝一声向着沈惊鸿逼近过来。

沈惊鸿也从原身记忆中看穿了一切,这个萧玉宸当真是好一朵男版白莲花!

现在她接手了这具身体,要是再跟这个男人纠缠不清,那还真的不如重新死一死!

她缓缓站起身,摸去唇角的血迹,冷笑道:“免了,不劳三皇子费心,我已经彻底醒悟,自今日起,咱们情断义绝,再无瓜葛!以后我就算嫁鸡嫁狗,也不会嫁给你!”

萧玉宸微微一愣,接着便勃然大怒。

这女人怎么敢说这种话!凭她也配!

他厉声喝道:“沈惊鸿,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你怕是只想花言巧语从这里脱身,然后用圣旨赐婚为理由去陆府破坏我的亲事!御林军,还愣着干什么,还不速速把她拿下!”

沈惊鸿暗暗翻了个白眼,看来要是不彻底解决这桩皇帝赐婚,今天是没法轻易脱身了。

她抬眸轻扫四周,冷不防忽然对上街边二楼一双清冷凤眸。

那是一个男人,气度尊贵,容颜绝艳,浑身冷沉如渊的气势更是令人一眼便不敢逼视。

沈惊鸿不由得心尖一颤,那是......摄政王萧千决!


萧千决乃是当今皇帝的幼弟,自幼天资卓绝,更是在边疆立下赫赫战功,杀出了个“战神”的称号!

但是偏偏天妒英才,不知怎么身中剧毒,不得已回京休养。

正好当今圣上沉迷神仙方术不爱上朝,便封了这位幼弟为摄政王,命他代理朝政,可以说当真是万人之上,权势滔天!

电光火石之间沈惊鸿便有了决定,转头对萧玉宸喝道:“说来说去,三皇子不就是不放心我的婚约吗?好,那我就让你彻底死心!”

她说着便排开人群,快步走进了街边那家酒楼,凭借记忆准确的找到了二楼的那间厢房,推门便走了进去。

厢房里的人果然是萧千决。

近距离看到了他的面色,沈惊鸿对自己的计划更有了几分信心,毫不客气的直接开了口。

“摄政王殿下,请问你介不介意履行一下你们老萧家承诺的婚约,跟我成个亲?”

“咳咳咳咳!”

跟在萧千决身后的侍卫惊天动地的咳嗽了起来,惊骇地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女人。

萧千决眯起眸子看向眼前的女人,语气莫名:“沈惊鸿,你果然是不想活了。谁给你的胆子,敢对本王提出这种荒唐的要求?”

沈惊鸿没有丝毫惊惶,反而施施然坐了下来:“王爷别误会,小女子对您并没有任何觊觎之意,这个要求不过是场交易罢了!”

萧千决眉梢一挑:“交易?”

沈惊鸿笑眯眯道:“因为王爷有疾在身,而我恰好能治您的病!”

一句话说完,屋子里顿时寂静一片。

侍卫惊疑不定的看着沈惊鸿,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王爷身染剧毒,召集天下名医都束手无策,没想到这个花痴草包居然说能治?

这怎么想都不可能啊!

萧千决不疾不徐地斟了一杯酒喝下,淡声道:“把她丢出去!”

沈惊鸿连忙摆摆手,笑眯眯道:“哎,王爷别着急,一会儿您的病就发作了,还要靠我给您急救呢,要是把我赶出去,您可真就性命不保了!”

侍卫终于回过神来,不由得冷笑道:“少在这里危言耸听!王爷昨夜刚刚服下王老太医调制的药丸,本个月之内绝不可能发病!你果然是在胡说八道,刚才差点被你骗了!”

他说着便凶神恶煞地向着沈惊鸿走过来,显然是要动手。

沈惊鸿躲也没躲,一双清凌凌的眸子只是定定落在萧千决身上,嘴里念着:“三、二、一,倒!”

话音刚落,萧千决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毫无预兆地栽了下去!

“王爷!”侍卫惊叫一声,猛地回身接住萧千决,转头恶狠狠瞪向沈惊鸿,“妖女,你对王爷做了什么?!”

“呯!”

包厢的墙被踹开一个大洞,十余名侍卫直接跳了进来,手持利刃把沈惊鸿团团围住,显然是一直在隔壁就近保护。

沈惊鸿抬起双手示意自己无害,解释道:“别误会,我可什么都没做!”

扶着萧千决的是摄政王府的侍卫统领司锋,此刻简直要目眦欲裂:“那王爷怎么会、怎么会......”

沈惊鸿耸耸肩:“有问题的不是我,而是摄政王殿下喝的酒,这酒怕是特殊方法酿制的,里面含有蜂毒,虽然剂量微乎其微,但不巧的是恰好跟王爷的病犯冲,可不就引动毒发了?”

“没错,这酒就叫玉蜂酒!”一个侍卫惊声叫了起来,“掌柜的说过是用蜜蜂浸泡酿制的,没想到里面的蜂毒会害了王爷!”

司锋立刻大吼:“去请王老太医,快!”

沈惊鸿已经走了过来,蹲下身看着萧千决道:“请太医怕是来不及了,赶紧让开,我能救他!”

时间紧迫,她没有准备银针,直接从头上拔下一枚金簪,用烈酒和火烤消毒之后,手动如飞,迅速朝着一个个穴位扎了下去!

扎了十余个穴位,萧千决再次吐出一口血,幽幽醒转过来。

司锋惊喜叫道:“王爷......”

但是下一秒就被沈惊鸿拨到了一边。

只见她凑到萧千决面前,语速飞快道:“我只是暂时压制住了你体内的毒性,你只能清醒片刻,所以长话短说,你愿不愿意娶我?”

正在这时,包厢门口里忽然响起一声爆喝:“沈惊鸿!”

原来萧玉宸为了防止沈惊鸿作妖一直没敢离开,此刻听到楼上有异动便也上来了,正好听见沈惊鸿最后那句“你愿不愿意娶我”。

他一张俊脸又青又黑,厉声吼道:“沈惊鸿,你缠着本殿下也就罢了,居然还敢觊觎我皇叔!简直不知廉耻!”

摄政王虽然身体不好,但是却是实打实掌控整个朝堂,是连他也要费尽心思讨好拉拢的存在!

要是因为沈惊鸿这个女人让皇叔对自己心生恶感,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萧玉宸连把沈惊鸿碎尸万段的心都有了,气势汹汹去拉她:“来人,还不把这女人拖出去,直接乱棍打死!”

沈惊鸿避开他的手,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

“三皇子殿下,本姑娘这不是为了让你彻底解脱,这才赶紧找个姓萧的皇族赶紧嫁了吗?再说了,问的又不是你,你凭什么越俎代庖?”

“你!”萧玉宸被噎了个半死,赤红着眼吼道,“痴心妄想也要有个限度!皇叔他怎么可能......”

话还没说完,只听地上躺着的萧千决终于气若游丝的开了口:“司锋,今天务必......去丞相府......向沈姑娘提亲......”

一句话断断续续说完,便再次昏了过去。

萧玉宸顿时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愣在了原地,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皇叔居然答应了?这,这怎么可能?!

难道沈惊鸿给皇叔下蛊了吗?

沈惊鸿瞥了他一眼,唇角微微勾了起来,转身拍拍司锋的肩膀:“你们王爷的话听见了?那我就先回丞相府去等着好消息了!”

楼下看热闹的众人早就等的心急如焚。

此刻看到醉扶归有人出来,连忙伸长了脖子。

先是沈惊鸿施施然离开,接着是萧千决昏迷着被侍卫抬了出来,最后还跟着沉着脸的萧玉宸。

还有消息灵通的说道:“听说是沈惊鸿那个花痴纠缠三皇子不成,直接去逼婚摄政王了,硬生生把摄政王气的昏了过去!”

人群顿时炸了锅。

这位沈姑娘,还真是什么人都敢招惹啊!

我们敬你是条汉子!


萧玉宸寒着脸翻身上马正要继续往陆府去下聘,刚走几步就被司锋拦了下来。

萧玉宸正一肚子火气,便冷声道:“司锋,你拦着本殿下做什么?”

司锋笑道:“三殿下,您刚刚也听到了,我们王爷让我今天去丞相府替他向沈姑娘提亲,但是时间仓促来不及准备聘礼,不知能不能先借三皇子的聘礼一用?回头摄政王府必定会三倍奉还!”

这是要抢他给陆雪薇下聘的聘礼?

萧玉宸的脸顿时黑如锅底:“你敢!”

往日里司锋当然不会轻易得罪皇子,但是现在王爷的性命危在旦夕,必须尽快把沈姑娘娶回王府,所以什么也顾不得了!

他也不再废话,拱了拱手:“三殿下,得罪了!”

说完便一挥手,摄政王府的侍卫们便如狼似虎地向着聘礼队伍扑了过去。

这些侍卫都是萧千决从战场上带下来千锤百炼的杀神,不是普通御林军能比的,所以他们像是砍瓜切菜一样放倒了一大片,只剩下抬着聘礼的仆役们瑟瑟发抖。

萧玉宸知道聘礼保不住了,哪怕明白不能得罪摄政王,此刻也忍不住怒极。

“司锋!你好大的胆子!这件事本殿下一定会禀报父皇,你给我等着瞧!”

说完便一挥鞭子,怒气冲冲打马走了。

沈惊鸿回到丞相府,刚一进门,迎面就是一声怒骂劈面砸来。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居然还敢回来!”

沈惊鸿抬眼看去,只见便宜老爹沈丞相正被一群仆婢簇拥着怒气冲冲往门口走,像是要出门的样子。

他的身边还跟着两个锦衣华服的女人,正是原身的继母晴夫人和异母妹妹沈青鸾。

沈青鸾看到沈惊鸿,立刻状似焦急地快步走了过来,柔声道:“哎呀大姐姐,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跑出府去呢?你知不知道爹爹和我们有多担心你!”

她一边说着一边担忧似的去拉沈惊鸿的手,但是眼底的幸灾乐祸之色掩都掩不住。

沈惊鸿抬手避开,似笑非笑道:“沈青鸾,何必在这里假惺惺呢?我为什么会跑出府,你不应该比谁都清楚吗?难道不是你亲口把三皇子今天要给陆雪薇下聘的消息告诉我的吗?”

沈青鸾面色一僵,接着便泫然欲泣起来:“姐姐,你误会了,我、我只是知道你倾慕三皇子,一定想知道他的消息,所以才告诉你的......”

她说着转头扑进了沈丞相的怀里,嘤嘤哭了起来:“爹爹,女儿真的只是一片好心,大姐姐误会我了......”

沈惊鸿只是冷笑。

把消息告诉原身还可以说是无心之失,但事实上,让原主爬到牌坊上以死相逼的主意也是沈青鸾给原主出的!

这简直就是故意杀人了!

沈丞相被沈青鸾哭得一阵心疼,气的指着沈惊鸿骂道:

“逆女,你妹妹明明是一片好心,你却如此不知好歹,难怪会闯下这等弥天大祸!”他说着便厉喝一声,“来人,给我把这个混账抓起来,家法处置!”

沈惊鸿只觉得今天真的是流年不利,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对她喊打喊杀?

她挑了挑眉:“父亲大人,你二话不说就要对我动家法,总该给我个理由吧?”

一旁的晴夫人闻言,嗤笑一声道:“哎呀,大小姐,你还不知道呢?你在街上纠缠三皇子不成,又转头逼婚摄政王殿下,硬生生把摄政王气昏过去,这事儿早就传遍了!老爷刚才正想带人去把你捉回来呢!”

沈丞相也吼道:“孽障!你一个人得罪了摄政王,没得连累整个相府!为今之计,为父只能将你家法处置,再把你绑到摄政王面前赔罪,难道你还敢不服?”

“如果是这件事,我劝父亲大人还是等会再对我问罪的好,免得......”

沈惊鸿的面色有些怪异,说到一半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回头萧千决醒来听到这些流言,不知道会不会被重新气昏过去?

“你还敢笑!如此不知悔改,简直冥顽不灵!”沈丞相彻底被气炸了,二话不说命令道,“来人,把这混账东西拿下,直接打死,老夫带着尸体去向摄政王赔罪!”

身强力壮的护院们立刻向着沈惊鸿围了过来。

沈惊鸿也没有躲闪,只是在第一个护院扑上来的时候,抬手微微一点,那护院顿时惨叫一声摔在地上。

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转眼间就有七八个护院躺了一地,哀嚎不止。

沈丞相惊呆了,怒吼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护院们已经不敢再攻击沈惊鸿,苦着脸道:“相爷,不是小的们不卖力,是、是大小姐有古怪啊!”

谁家大家闺秀一出手就能放倒一个壮汉的?

沈惊鸿一脸淡定的笑眯眯。

她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医术可是登峰造极呀!

人体奇经八脉对她来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熟悉,点几个穴道让人失去行动能力还不是小菜一碟!

沈丞相气急败坏道:“她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古怪,分明是你们太过废物!你们都给我上,要是抓不住她,我把你们统统罚去边关做苦役!”

护院们无奈之下只能继续向沈惊鸿逼近,但是心里的惊骇让他们没有一个敢先动手的。

正在这时,丞相府门口忽然传来一声爆喝:“什么人如此大胆,居然敢欺负我们王妃!”

居然是司锋带着大批聘礼和侍卫赶到了!

他们在门口只看见沈惊鸿纤弱的身影被一群壮汉围在中间虎视眈眈,下意识就以为她被人欺负了。

一群人顿时怒不可遏,虎吼一声就齐齐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对着那些护院就开始狂揍。

一群护院们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揍得妈都认不出来,躺在地上泪流满面。

苍天在上,众位大佬能不能看清状况再动手?

被欺负的分明是我们啊!

最后还是沈惊鸿回过神来拦住了摄政王府的侍卫们,保全了护院们的性命。

司锋一张刚毅的古铜色面皮紫涨,冲着沈丞相抱拳道:“沈相爷,是下官唐突了,还请恕罪。”

其他侍卫们也跟着老老实实低头认错。

沈丞相的神情却更恍惚了,喃喃道:“你刚才说,你们是来做什么的?”

司锋笑道:“刚才在街上,我们摄政王答应了沈大小姐的婚约,我等是特意来替王爷下聘礼的!”

沈丞相终于再也承受不住,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沈青鸾和晴夫人母女脸色灰败,如遭雷击。

眼前的一切让她们惶恐中还带上了一丝不祥的预感,总觉得自从沈惊鸿出府一趟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切都向着她们无法掌控的深渊滑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