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我有一块土地仙令

我有一块土地仙令

麻辣香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李小凡出身一户普通的农村家庭,他从小天资聪颖,一直都是全村人的骄傲。然而在大学期间,他却因为无意间招惹上了城市富二代,最终被污蔑入狱,再次出来之时,他只能选择重回自己的小乡村。本以为此后只能做一名普通的农民,可在机缘巧合之下,他获得了一块可开山,可断河,可上天,可下海的土地仙令……

主角:李小凡,李云曦   更新:2022-07-15 21:5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小凡,李云曦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有一块土地仙令》,由网络作家“麻辣香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小凡出身一户普通的农村家庭,他从小天资聪颖,一直都是全村人的骄傲。然而在大学期间,他却因为无意间招惹上了城市富二代,最终被污蔑入狱,再次出来之时,他只能选择重回自己的小乡村。本以为此后只能做一名普通的农民,可在机缘巧合之下,他获得了一块可开山,可断河,可上天,可下海的土地仙令……

《我有一块土地仙令》精彩片段

“加油!小凡,右边一点,对,就是这样!”

一个身段妖娆的少妇站在水井上,使劲地叫喊着。

下面,李小凡大口喘着粗气,手里正拿着铁锹狠狠地朝井底捅。

只听嘭的一声,水井终于喷水了。

“弄好了!”

李小凡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转头笑了笑。

“看到了,小凡,你真能干啊!”

杨金莲盯着健壮如牛的李小凡,笑得合不拢嘴。

她是桃花村有名的寡妇,浑身上下透着成熟少妇的风韵。

都说她私生活混乱,村里汉子都被她勾搭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反正这些与李小凡无关,他只是来修水井的。

“完事了,那工钱......”

李小凡笑着伸手,却见到杨金莲的眼中挤出几滴眼泪。

“哎!自从你大力哥前几年出了意外,我在家几乎是只出不进,实在没钱了!”

李小凡见她挺可怜的,叹了口气。

“你别伤心了,大力哥以前也帮过我不少,我不要工钱。”

然而,杨金莲却不同意。

“做人要有诚信,我也不是赖账的人,可以用其他方式补偿你?”

说着,她将身子贴了上去。

李小凡浑身一颤,骨头都仿佛酥了。

尽管杨金莲是三十好几的女人,可身上韵味十足,该大的大,该翘的翘!

散发着属于这个年龄段的成熟气息,实在太诱人!

“别,别这样。”

他脸色涨红,心脏剧烈跳动!

这个女人,果然如村里人说的那么骚。

广天化日,居然勾引良家少男?

“小凡还没有碰过小姑娘的吧?”

“来嘛,不会有人知道的!”

她对着李小凡耳朵吹了口气,炽热的香气顿时让他气血翻涌。

反抗吧,怕伤到金莲。

不反抗吧,自己的处男之身就没了。

他十分纠结!

嘭!

这时,门突然被撞开。

两人被吓得全身哆嗦,纷纷转头。

门口,几个村民簇拥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她穿着干净干练的西服套装,高贵冷艳,英气逼人。

这种打扮时尚,显然不是村里的柴火妞能比的,像是城里出来的美女总裁。

看到这一幕后,瞠目结舌。

“云曦!”

李小凡万万没想到,来人竟是和自己订有娃娃亲的未婚妻,李云曦?

她不是在大城市里吗?怎么突然回村了?

对面,李云曦愤怒无比。

“好啊李小凡,我听人说你在帮村民打井,还以为是做什么善事,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无耻!”

她冰冷的俏脸仿佛能滴出水来。

李云曦这次回桃花村,有两件事要办。

第一是上任村长,建设家乡,帮乡亲们脱贫致富。

第二就是解除与李小凡的婚约。

李小凡爷爷当年救过李云曦的爷爷,双方定下了娃娃亲。

不过她一直很反感这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想要退婚。

她的爸妈也觉得李小凡配不上自己女儿,一致同意。

不过,真回来退婚,李云曦又有些愧疚。

毕竟,两人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

可刚走进杨寡妇门口,就听到里面的一些龌.龊的声音,气得直接把门给踹开。

想不到几年不见,这混蛋不学好,竟然跟寡妇鬼混在一起了?

现在解约,真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了。

“李小凡,我也不想跟你废话了,签字吧!”

李云曦无比失望的拿出一张纸条。

“别,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

李小凡刚想说什么,就被对方无情打断。

“不用解释什么,我今天来这,就是要退婚的!”

李云曦目光冷淡。

“现在讲究婚恋自由,你别想用老一辈的娃娃亲套住我!”

“而且,你看你这幅烂泥巴扶不上墙的样子,你觉得你这样对得起伯父伯母吗?”

“算了,跟你说这么多,你也未必听得进去,我们之间的婚约到此为止,你以后别来缠着我,好自为之吧......”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觉得李小凡堕落了,非常的失望。

一甩手,婚约飘到李小凡脸上,又被吹到了井里,彻底凉凉。

同时凉的还有李小凡的心!

“哈哈哈!我就说嘛,他俩的婚约就是癞蛤蟆配天鹅!可惜这只癞蛤蟆不光是赖啊,还不争气!”

“是啊!云曦是咱们村里的宝贝,全村人的希望,李小凡算个屁!”

“想不到这李小凡平时看着挺老实,居然和杨寡妇搞到了一起!啧啧啧......也不怕得病!”

村民们看热闹不嫌事大,都哄笑起来!

李小凡心里窝火憋屈的很。

这破婚约,老子本来也不稀罕。

可你当众毁婚约,是不是有点太不给面子了?

而且还冤枉我乱搞寡妇!

现在好了,全村人都笑话我,肯定还会笑话我爸妈!

在村民的白眼下,李小凡气冲冲地跑了回去。

到了家门口,他有点不敢进去。

“汪汪!”

家里的大黄狗旺财看见到他回来,兴奋地摇着尾巴跑来。

李小凡刚想摸狗头,突然听到一道怒骂。

“小兔崽子,居然跟寡妇搞在一块?我老李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看我不抽死你!”

他爸李黑牛气冲冲的拿着皮带冲了出来。

李小凡脸色大变,没想到这事传这么快!

“爸,不是你想的那样!”

硬吃了一皮带,他咬牙解释。

李黑牛把儿子的手臂抽红了,又有点舍不得。

心里头闷火发不出来,上气不接下气。

“老李啊,你身体不好,别跟孩子气啊!”

母亲王翠花连忙走来,拍着李黑牛的后背,给他顺气。。

“唉,小凡啊!跟我去找云曦道歉,就算是跪着,你也要求得到她的原谅!”

“我不去!”

“你怎么这么糊涂!你和云曦有婚约,还去勾搭杨寡妇?”

“你以为今天就我老李家丢脸吗?云曦她也跟你一起丢脸啊!”

“人家是村长,你是高攀不上了,但也别把人家得罪了!”

“我又没做错!凭什么道歉?”

李小凡心中不懑,想起了诸多往事。

曾经,他是父母的骄傲,从小聪明伶俐,成绩优异。

后来更是上了重点大学,成了全村人的骄傲。

他知道爸妈供自己上学的不容易,所以勤工俭学,每年都拿一等奖学金。

然而大三那年一次同学聚会。

有几个富二代要灌醉一个美女同学,要图谋不轨。

其他同学根本不敢管,无视那个女同学的挣扎哀求。

李小凡热血上涌,拿起酒瓶子就是干,破坏了他们的好事。

可事后,那个女同学不但不感激他。

还反咬他一口,声称是自己强J她!

李小凡被拘留了十几天,还被学校开除,最后他心灰意冷的回到了桃花村!

“小兔崽子!你到底去还不去?”

父亲气得哆嗦。

“我死都不去!”

李小凡倔强转身,冲出了家门。

冲出来之后,他一肚子的憋屈没地方发泄,茫然的在村里走来走去。

路过的人看到他,都在那里指指点点,嘲笑不已。

临近傍晚,李小凡不知不觉走到河边,突然听到有人喊救命。

“救,救命......咳咳咳!”

“有人落水了?”

听到有人喊救命,李小凡二话不说直接跳进河里救人。

前一阵刚下过大雨,水流很急。

他废了好大劲才接近对方,一把搂住对方的腰,软软的。

“嗯!”一声嘤咛。

咦!这还是个妹子?

还没等他感受这种美好时,反被一股大力给拉进水里。

溺水的人发现有人过来,仿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拼命拉着他往下拽。

“我......”

李小凡忍不住要爆粗口,嘴里就被灌了大量的水,天旋地转。

水里漆黑一片,冰冷彻骨。

尼玛的,这么下去两个人都会被淹死的!

李小凡心里急得要死,好不容易才挣扎出来。

溺水的人被呛晕过去,两人沉到了河底,李小凡赶紧抱着人往上游。

不经意间,突然眼前闪过一道金光,猛地握住。

硬邦邦,似乎还会发光......


“金子?”

李小凡顾不上那么多,把那玩意揣进口袋。

现在救人要紧!

河道的水流很急,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抱着溺水的人终于游了上来。

也不知道哪个倒霉蛋落水了,差点要了自己半条命!

“喂!醒醒!”

他凑近一看,发现那还是个熟人!

李云曦!

真是冤家路窄。

李小凡看见这张俏脸就窝火,但人命关天,该救还是得救。

现在李云曦昏迷了,怎么也摇不醒。

怎么办?

李小凡有点焦急。

对了,他突然灵光一闪,想到大学时学的急救知识!

人工呼吸!

好像是要压胸腔,把水挤出来就行了!

可这样以来,自己的初吻岂不是没了?

李小凡有点纠结,最后痛下决心。

罢了,谁让自己很心软,乐于助人呢?

说干就干!

他立刻俯下身子,慢慢朝李云曦的嘴唇靠近。

恍惚间看到一条动人的曲线,湿哒哒的衬衫贴在某个部位,傲人轮廓若隐若现。

似乎还闻到一丝淡淡的处子清香!

这波似乎不亏!

李小凡深吸了口气,压住心中的躁动,进一步贴近。

柔软的唇瓣温热香软。

谁料对方的睫毛突然跳了下,然后睁开了眼睛。

“咳咳咳!”

李云曦咳了好几口水,随后炸毛一般盯着李小凡。

空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刻。

“啊!”

片刻后,刺耳的尖叫打破夜晚。

啪!

一只白嫩的手狠狠甩在某人的脸上。

“无耻、下流!”

李小凡都被打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又被踢了一脚。

“哎呦喂!”

他捂着裤裆,疼得嘶牙咧嘴,大骂了一句。

“你有病吗?这么对待救命恩人?”

“走开!”

李云曦正在气头上,根本不听什么解释,觉得他就是想趁机对自己那个。

李小凡懒得多说啥,气的转身就走。

妈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他越想越憋屈。

李云曦咬了咬牙还想说话,忽然感觉浑身发冷,这才想起自己刚刚掉河里的事。

“喂,李小凡,我......”

她想说声对不起,咬了咬嘴唇却说不出口,眼睁睁看着李小凡离开。

算了,大不了我下次补偿他就是了。

李云曦柳眉紧皱。

反正他还占了便宜呢!

回想起刚刚那一刻,两人嘴唇相对,她的脸就烫的厉害。

不一会,河边多了一群人。

“我看见村长了,在这,快,快来!”

“赶紧拿件毛衣给村长裹上!”

几个村干事风风火火地跑来,看着李云曦浑身湿透的模样,既感激,又后怕。

“村长,您连夜来探查青水河的河道,实在是为咱们村子里的建设操碎了心,可您千万得注意安全啊!”

“是呀!前几天刚下过大雨,河岸滑的很,河水又急,您这一落水,大家的心都差点从嗓子眼跳出来了,还好村长福大命大,老天保佑......”

众人七嘴八舌,说的李云曦自己也后怕。

差点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还好李小凡救了自己一把......

想起自己刚刚对李小凡说的话做的事,她心里越发愧疚。

......

深夜,院子里传来阵阵清晰的虫鸣声。

李小凡怕惊动老爸,偷偷摸摸地遛进房间!

进去后,他闻到了一丝饭菜的香味,还是热乎的呢!

李小凡鼻子一酸,发誓一定要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吃完饭后,他躺在床上研究起那个金灿灿的东西。

那是块纯金材质的腰牌,正面刻着殿堂庙宇,反面刻着山川河流,古意盎然。

一看就值老鼻子钱了。

“这玩意起码能当几万块吧?”

李小凡寻思着,准备明天去镇上当了这玩意,来孝敬父母。

他把牌子放在枕头下面,喜滋滋地睡下。

这一觉,睡得昏昏沉沉的。

李小凡感觉脑袋越来越痛,好像要炸开一样。

他努力想要睁眼,却没法睁开,就连意识都陷入迷糊的状态。

直到某时,一道声音响彻脑海。

“吾乃桃花山土地公,得土地仙令者,可获吾之传承!有缘人,多行善事,助人助己!”

嗡!

李小凡的床头金光大盛!

土地仙令?

开什么玩笑?

李小凡迷迷糊糊,不以为意。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海量信息钻入他的大脑,都快把他的头给撑爆!

“啊!”

李小凡猛地睁开双眼,额头冷汗直流。

此时,天已大亮!

“疼死我了!”

李小凡挠了挠脑袋,觉得只是做了个奇怪的梦!

金牌居然是土地仙令?扯淡呢!

还是赶紧拿它换一笔钱吧!

然而当他掀开枕头,却发现枕边的金牌变成了一块石头。

“这......”

李小凡瞪大眼睛,不可思议。

他拿起那块牌子,结果发现一摸就碎!

忽然,眼前金光闪烁,幻化出那块金牌的虚影。

那金牌虚影散发着凛然神威,上面刻着‘九品土地公’五个古朴大篆!

底下则写着一行蝌蚪小字,活灵活现。

仙职:九品土地公

功德值:0100

功德值满100后,可解锁仙术“土地仙体”!

累积功德值,可解锁仙术,晋升仙职!

望宿主广修善德,广结福缘,持正修身,造福苍生!

当前可用仙术:地视之术

运转地视之术,可透视地底,知后土运转之变化!

卧槽!

竟然是真的!

这块牌子这么神奇,居然让自己成了土地公公!

要知道,九品土地公,虽然官不大,但好歹也是神话里有编制的正职神仙!

而且看这情况,自己只要能积累功德,就能升职升级!

能一路升级,做玉帝么?

哈哈哈!

我一定是在做梦。

李小凡顿时捏了自己一把,痛得龇牙咧嘴,眼前的金字仍然没有消退。

这都是是真的!

牛逼大发了!


李小凡狂喜了好一阵,总算冷静下来。

现在他能使用的,只有一门地视之术。

这门仙术能让人看到地下的东西,十分神奇!

他念头一转,原本厚实的地面竟然如同一块玻璃一样透明。

“咦?还真能看到!”

李小凡看到两只老鼠一公一母正在地洞里进行爱的制造,又看到许多蚂蚁在搬运着一块冰糖为着食物忙碌,还看到旺财埋在地底的肉骨头,上面的狗牙印能看得清清楚楚。

地底的一切,纤毫毕现,这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不过最让他哭笑不得的是,在后院地下半米深的地方,发现了老爸的臭鞋子。

鞋子里面,还塞了几张用旧纸包好的零散钞票。

“那是老爸的私房钱?藏在鞋子里也太没品了。”

李小凡忍不住想笑。

继续探查!

视线深入到地下一米的时候,他就感觉脑袋眩晕,没法再往下了。

想来应该是他目前能做到的极限。

尽管如此,李小凡依然笑得合不拢嘴。

因为,他知道自己要崛起了。

有了这种手段,地下的宝贝岂不是轻易能被自己找到?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撒腿就跑。

现在是夏季,雨量充沛,每年都有许多黄鳝游到田里。

村里的很多人都会在这个时候下田抓,然后卖给下乡收水产的小老板们!

李小凡偶尔也会去抓,可惜眼拙手也笨。

忙活一天,能抓上一两条就算大丰收,还总被人嘲笑!

这次他获得地视之术,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用它抓黄鳝。

不过不是为了挣钱。

黄鳝补气,抓几条给爸妈补补身子再说!

李小凡来到田边,发现这里挺热闹的。

不少村民已经下田抓黄鳝了,还有的则站在旁边看热闹。

“哈哈!又是一条大的,过来吧你!”

一个汉子扣住黄鳝的脖子,从田里拽了出来!

那黄鳝的个头都顶得上肥硕的水蛇了,引来其他村民阵阵叫好和羡慕。

“大壮真厉害,如果我没记错,这都第六条了吧?”

“哈哈!才六条而已,下大雨那天,大壮哥抓三十几条大黄鳝呢!”

“大壮技术好,是咱们村里汉子堆中最会抓黄鳝的男人,你就看着吧,一会他还会抓更多!”

几个村妇交头接耳地评论着,各种夸赞李大壮!

李小凡来到田边的时候,发现附近的黄鳝挺多,顿时来劲了。

他刚刚凑近,就听到一阵嘲笑的声音。

“这不是小凡么,来这抓黄鳝?”

“昨天被村长逮到跟杨寡妇鬼混,还被退婚,我要是他,都没脸见人......”

村民里指指点点,都在数落他。

还没到农忙的时候,一群人闲着没事干,就喜欢嚼舌根。

李小凡懒得搭理他们,径直走到田间,却被大壮叫住了。

“嘿!小凡,你也来抓黄鳝了,不过你笨手笨脚的能抓得到黄鳝么?”

“我记得你上次忙活一天,最后空手来,空手走了,啥也没捞到啊!”

提到上次,周围的人都笑了。

前几天下了大雨,黄鳝多的往外冒。

大家都跑出来抓,结果大壮一个人抓了三十多条,而李小凡愣是啥也抓不到。

废物一个!

“抓黄鳝,我在行,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我教你!”

大壮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嘴里要教李小凡,看着挺热心。

眼中却闪过鄙夷之色。

当初我爹还说,这小子是咱们桃花村的文曲星。

结果现在呢?嘿嘿,混的还不如我!

书读得多有个毛用,能教他抓黄鳝挣钱么?

“不用!”

李小凡没有理他,让后者僵住了。

正常情况下,这小子不应该低着头夸自己厉害,然后虚心求教吗?

读书没读出点名堂,臭脾气倒是学回来了!

李大壮冷笑一声,阴阳怪气道:“那行,你慢慢抓,不过这片田里水蛇多,你连黄鳝水蛇都分不清,当心被咬了,哈哈......”

说完,他懒得再理会李小凡,在手上吐了两口吐沫,再次弯下腰开始抓黄鳝。

谁都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弄的,反正就是在浑浊的泥水里一捞,一条又肥又大的黄鳝就被从水里抓了出来。

大壮的手,就好像是铁钳,任凭黄鳝扭曲挣扎,就是挣不开。

周围的村民看到他又抓到一条大的,忍不住又叫好起来!

“好!”

“大壮干的漂亮。”

村里几个年轻女人,看大壮那壮硕的体格,眼睛都在放光。

大壮得意洋洋地将抓来的黄鳝放进竹篓中,转头去看李小凡,却发现他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转来转去。

“就凭你,也想捡我的漏?白日做梦。”

他以为李小凡是想跟着他捡漏,冷笑着加大动作幅度,在泥水地里一通乱搅。

稻田顿时浑浊一片,别说李小凡,就算是擅长抓黄鳝的人跟在他后面,也得两眼一抹黑。

但他不知道,此时的李小凡,运转地视之术。

浑浊的稻田水,在李小凡的眼里,跟镜子一般通透。

只不过光有眼力,没有技术也是白搭,他试了好几次,黄鳝的反应比他要快。

不过他仔细学习着李大壮的动作,出手越发熟练。

忽然,一条拇指粗细的黄鳝在他右腿边游过,李小凡眼疾手快,歘的一声擒了过去,老鹰抓鱼一般将黄鳝抓了起来。

“哎呦卧槽!李小凡还抓到了一条挺大的!”

众人只听到扑通扑通的水花声,就见李小凡两手紧抠着一条不停扑腾的大黄鳝。

旁边的李大壮愣了愣。

这小子怎么做到的?他有点意想不到。

但还没等李小凡高兴,掌心突然滑腻腻,哧溜一声,黄鳝已经从掌心钻了出去。

“唉!”

李小凡只能眼睁睁看着它跑掉。

大黄鳝一跃如水,旁边李大壮眼疾手快,在它即将钻进烂泥洞的瞬间把它捞了起来,一甩手就扔进了自己的鱼篓里。

“哈哈哈哈!小凡,你还是不行啊,要抓黄鳝还得看我的!”

李大壮哈哈大笑,还特地拿着鱼篓炫耀了一下,那条黄鳝还在哧溜溜扭着身子往外钻。

李小凡顿时来了火气,那明明是他抓到的,可惜滑出去了。

“谁说我不行,等会我就抓条更大的!”

他也看出来了,这李大壮是在故意挑衅呢!

你会抓了不起么?一会儿我绝对抓一条更大更牛逼的!

李小凡咬了咬牙,暗自发狠。

忽然,浑浊水中,一抹金黄亮色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地视之术全开,泥水比清水还要透彻。

李小凡清晰的看到,一条拇指粗细的鳝鱼在烂泥和浑水中慢悠悠翻腾着。

这鳝鱼和自己往常看到的那种都不一样,浑身的金色鳞片极为有质感,更像是锦鲤的那种金鳞,特别漂亮。

这肯定是好东西!

他一下扑倒,瞬间就攥住了这条不一般的金鳞鳝鱼。

旁边忽然爆发欢呼声。

“哎呀,牛逼啊!这条也太大了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