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总裁前夫是舔狗

总裁前夫是舔狗

鹿桃千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离婚的那天,沈音音难产大出血,差点一尸两命,死在雪地里。也因为那一次惊险的生产,沈音音记起来自己的真实身份,后来她高调的回到沈家认祖归宗,摇身一变成了沈家的团宠娇女,上面三个哥哥,各个都是宠妹狂魔。

主角:沈音音,秦妄言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音音,秦妄言的女频言情小说《总裁前夫是舔狗》,由网络作家“鹿桃千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离婚的那天,沈音音难产大出血,差点一尸两命,死在雪地里。也因为那一次惊险的生产,沈音音记起来自己的真实身份,后来她高调的回到沈家认祖归宗,摇身一变成了沈家的团宠娇女,上面三个哥哥,各个都是宠妹狂魔。

《总裁前夫是舔狗》精彩片段

“妄言,你今天必须和念晚圆房!”

老太太让人把门锁上,十几名佣人把手在外面。

秦妄言满身热汗,用拳头中重重敲击房门。

“妄言,我把自己洗干净了。”

秦念晚裹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

秦妄言转过头,看到女人圆圆的脸蛋上,布满紫红色的可怖疤痕。

男人俊美的容颜上,戾气横生。

秦念晚这个名字,是秦妄言取的,她长得丑又痴傻,不记得自己的名字,被秦奶奶捡回来后,有大师说她和秦妄言八字相合,老太太立即拍板决定,让她嫁给秦妄言冲喜。

当时秦妄言已经病入膏盲,秦念晚被送入洞房时,秦妄言还真的醒了!

三个月来,秦妄言身体好转,两人之间始终没有夫妻之实。

面对秦念晚那张脸,他难以下手。

老太太给他吃了虎鞭鹿血,烈火焚烧,这一次,秦念晚终于能如愿以偿,成为他的女人了!

“把灯关了,躺上来。”

“嗯,好。”

秦念晚乖巧的关了灯,往男人所在的方向摸索去。

她走近,沐浴的香气扑鼻而来。

秦妄言把她丢到床上,不带一点怜惜。

现在她如愿以偿了。

结束后,男人没有一丝留恋,他起身进了浴室,等到他出来后,他才开了灯,

秦念晚披上衣服,下了床。

秦妄言不喜欢她,出现在主卧里,她双脚打颤,强撑着离开。

突然,秦念晚双腿一软,整个人跌倒在地。

“腿断了?”男人没有要上前扶她的意思,他从秦念晚身旁走过,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一叠纸质文件。

“过来,把这个签了。”

“妄言,我肚子好疼......”

“我让你过来!”男人长着一副好皮相,脾气却不好,“站不起来,你就给我爬过来!”

灯光照亮了秦念晚如鬼一般难看的脸,丰盈的身体上,全是被人蹂躏过的痕迹。

她跌跌撞撞的爬到秦妄言身边去,纸质文件上,“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明晃晃的摆在上面。

秦念晚痴傻,她不识字。

“这是什么?”

秦妄言只将价值不菲的钢笔,塞进她手里。

他俯下身来,沐浴后清新的水汽,和强烈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笼罩在秦念晚身上。

“在这里,写你的名字,我之前教过你,你的名字怎么写。”

他一只手撑在床头柜上,仿佛是把秦念晚圈在自己怀中。

秦念晚看到文件上,写着秦妄言的名字,他们领结婚证之前,秦妄言教她写自己的名字,她也认得秦妄言的名字。

这一次,她再一次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秦妄言名字的旁边。

签下两人名字的离婚协议书,被重新放回抽屉里,他交代这个女人,“我让你签字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

秦念晚脸上满是精喜的情绪,她和秦妄言居然有了,独属于他们两人的小秘密。

她重重的向这个男人点头,天真浪漫的问,“我和妄言的名字写在一起,是不是代表着,我们是夫妻,我们会生儿育女,白头到老!”

男人看她的眼神里,只有嘲弄的情绪,他扯起性感的薄唇,笑了声,“你真是个傻子!”

八个月后:

秦家老太太病逝。

“我想去见奶奶,我要见奶奶!!”

秦念晚挺着大肚子,却被佣人拦在楼梯口。

“念晚小姐,你是孕妇,去了灵堂,会冲撞老太太的!”

佣人不让她去前厅参加丧礼,又说道,“念晚小姐,你还是回房间收拾一下,秦三爷安排你去红枫别墅待产。”

秦念晚茫然的问,“妄言会陪我一起去吗?”

佣人不屑冷笑,“傻子啊!你知道吗,夏晚晴小姐回国了,而且她也怀孕了!

如今,老太太仙逝,再也没有人能阻止秦三爷娶夏晚晴小姐了!所以你啊,该带着你的孩子滚蛋了!”

秦念晚鼓起腮帮子,愤愤不平的说,“我是妄言的老婆,妄言不会娶别人的!”

佣人被她的话逗笑了,“你知道秦三爷为什么给你取名念晚吗?念晚就是想念夏晚晴的意思!

你这个傻子,自始至终就是个劣质的替代品!像你这种丑八怪,根本不配生下三爷的孩子!”

“你胡说!我要去找妄言,让妄言告诉你,他跟我一样,期待着宝宝从我肚子里出来!”

秦念晚眼眶绯红,她挺着大肚子,出现在大门口。

她看到,秦妄言扶着一个女人进了大门。

秦妄言看见了秦念晚,他的眉心就皱起来了,“怎么还没送她走?”

身为管家的秦朝低着头说:“佣人在准备念晚小姐的行李......”

“现在就立刻把她送走!”

秦妄言冷声低呵,秦朝立即带着保镖走到秦念晚面前去。

“念晚小姐,三爷安排您去红枫别墅待产,请随我上车吧。”

秦念晚摇了摇头,她满怀期盼的问,“妄言,你会陪我生宝宝吗?”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保镖捂住嘴,秦念晚想去到秦妄言面前,却被保镖越拖越远。

夏晚晴疑惑的问男人,“刚才那位是?”

秦妄言清俊的容颜上,没有一丝情绪起伏,他的声音淡漠到了极点,“一个傻子罢了。”

秦念晚被强行塞进轿车里,她趴在车门上敲打玻璃,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秦宅越来越远。

奶奶说,等她把宝宝生下来了,她和秦妄言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他们今后永远都不会分开。

秦妄言不会不要她的,等孩子出生了,她肯定能回到秦妄言身边去。

黑色的迈巴赫沿着盘山公路前行,秦念晚晕车的厉害。

突然,整辆车冲出护栏,往下坠落!

秦念晚下意识的蜷缩起身体,护住自己的肚子。

“砰!”一声巨响,整辆车翻倒在半山腰上,

秦念晚几乎昏死过去。

她睁开眼睛,涓细的血液,沿着她的额头,流淌而下,混合着汗水,落进她的眼睛里。

瞬间,无数画面如走马灯一般,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她什么都记起来了!

她是越城豪门沈家的掌上明珠——沈音音!

若不是被**暗算,她也不会失去所有的记忆。

她对秦妄言一见钟情,老太太就让她嫁给当时成了植物人的秦妄言冲喜。

她怀了秦妄言的孩子,满心欢喜的等待孩子降生。

而她早已经被秦妄言哄骗着,签下离婚协议书。

秦雯雯说,秦妄言给她取名“秦念晚”,是在想念另一个女人!

自始至终,她不过是个临时替代品。

他爱的那个女人回来了,她就该让位,连同她的孩子,一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她从扭曲变形的车厢里爬了出来,驾驶座上的司机,早已被挤压成肉泥。

下雪了,雪花一片片覆盖在她身上,羊水沿着大腿,泊泊涌出

沈音音看到不远处,落着一部布满裂缝的手机。

她伸出扎满玻璃碎片,血淋漓的手,拿过那部手机,按下自己烂熟于心的号码。

数秒后,越城金贸大厦,总裁办公室内,沈天明接起电话。

“喂。”

“爸爸,救我!”

 


五年后,越城:

“听说了吗?沈音音要和秦家大房的少爷订婚了!”

“那个五年前被野男人玷污,还搞出了一个孩子的沈音音啊?京城秦家怎么看上她这么一个残花败柳了?”

“就是,五年了,那位沈大小姐都不敢说出,她孩子的生父究竟是谁,我听说玷污她的是流浪汉,她才遮遮掩掩的......”

“你们几个要不要来我家做佣人?这样就有机会躲在我床底下,偷听我的私生活了。”

清亮的女声响起,在酒店大堂里议论的贵妇们纷纷转过头。

站在她们身后的女人取下墨镜,她的脸上未施粉黛,肤白如雪,明艳俏丽。

沈音音是越城名人,五年前她突然失踪,被沈家找回来后,清白尽毁,轰动全城。

而议论她的人,也是越城有头有脸的贵妇。

见到沈音音,她们也不心虚,反而八卦道:“秦家大少爷刚入住这家酒店,沈小姐就过来了,你可真是迫不及待了啊。”

另一个贵妇说话更露骨,“秦少爷生性风流,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喜欢沈小姐这样,生过孩子的女人。”

沈音音冷笑道,“我是来找秦家人退婚的。”

“什么?!”贵妇们张大了嘴巴。

她的嗓音柔媚张扬,“秦家少爷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关我什么事?我向来看不上,管不住裤裆的男人!”

光滑的大理石地面,倒映出女人纤细婀娜的身姿,她步入电梯内,留下几名贵妇面面相觑。

沈音音用力戳了一下电梯楼层按键。

她出差回来,就收到自家老爷子给她打的电话,京城秦氏有意扩张南部商业版图,决定和沈氏集团达成战略协议。

把持秦氏大权的秦三爷秦妄言,把自己的侄子秦子轩推出去联姻,秦子轩要入赘沈家,入赘的对象就是沈音音。

沈音音望着电梯墙壁上,倒映出来的自己。

五年前,她回到越城,就暗暗发誓,此生再不能和秦妄言扯上一点关系。

即便是和那个男人的侄子,也不行!

走到行政套房门口,沈音音看到房门虚掩着,她直接推门进去了。

“秦子轩,我来找你是为了......”

房间内一片漆黑,话还没说完,沈音音的手腕被人扣住。

滚烫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

五年来都不曾忘记的熟悉气息,令她全身颤栗!!

“你别过来!!”

她的声音被堵住,男人似蛰伏已久的猛兽,把她禁锢在双臂间。

他将女人拥入怀,灼热的鼻息全落在沈音音脸上。

“小傻子,别乱动......”

男人的声音,暗哑性感,沈音音的脑袋里嗡的一响!

这个男人不是秦子轩,是秦妄言!!

她被认出来了?!

不可能!她已经和单年的小傻子长得完全不一样了!

她被抵在墙壁上,无处可逃!

汹涌强劲的浪潮来袭,拉扯着沈音音全身的感官,将她整个人吞噬了!

许久之后,沈音音拖着疲惫的身躯,站在淋浴喷头下方。

热水泼洒在她的脸上,她整个人狼狈不堪。

而在客厅里,餍足后的男人,抬起一只手,慢条斯理的把衬衫扣子扣上。

向上闭合的衣领,一点一点遮住胸膛上猫抓出来的,交错的红痕。

秦妄言坐在猩红色的沙发上,他的一只手腕戴着小叶紫檀佛珠,修长如玉的指尖,夹着一支点燃的香烟。

秦妄言听到门**响起,起身去开门。

“妄爷,这是您让我去买的女式衣物,还有......紧急避孕药。”

秦妄言语气淡淡的“嗯”了一声。

接过秦朝递来的纸袋后,他便把房门关上了。

男人走到浴室门口,把手里的纸袋挂在门把手上。

在浴室里的沈音音,听到门把手传来“咔咔”声响,她整个人抖了一下。

秦妄言语气恹恹的,提醒着里面的人,“换洗衣物,我挂在门把手上了。”

他交代完,又回到客厅里。

隔了一会,浴室的门打开,一只湿漉漉的手伸了出来,摸走了挂在门把手上的纸袋。

沈音音吹干头发,深呼吸一口气后,才旋开门把手,从浴室里出来。

秦妄言手里的烟,已经燃尽。

他侧过头,只用森凉的余光,扫向身后方的女人。

“把避孕药吃了。”

男人的声音像颗颗冰块,砸落在沈音音脸上。

她的双眸幽暗无光,走上前去,拿起放在桌上的药丸。

温水将药丸送进喉咙里,沈音音刚放下水杯,她就看到,秦妄言抬起手臂,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张黑卡。

“卡里有30万。”

秦妄言连看都不看,眼前的女人一眼,清冷的声音,伴随着檀香的气息涌来。

几秒之后,秦妄言发现,这个女人没有伸手去接黑卡的意思。

他扬起狭长深邃的瞳眸,幽冷的视线落在沈音音脸上。

“不够?”男人颦起好看的眉头,很明显,他不想和这个女人多做纠缠。

听到这话,沈音音反应过来了,她扬起红唇,呵笑出声:“你把我当成什么?”

秦妄言觉得,她在说废话。

“你不是子轩找来的嫩模?”

秦妄言抬头,看向女人精致如玉的容颜,回想起刚才的混乱,他的呼吸又变得凝重起来。

他长期服药,从未失控过,刚才沾上女人的气息,理智就被本能吞没了。

而沈音音脸色苍白,心脏在热血的包裹下,剧烈跳动。

秦妄言果然没有没有认出她。

当初她被**下毒后,整张脸浮肿毁容,连身材都走样了。

即便两人有了极致亲密的接触,秦妄言也没认出她来!

五年前,秦妄言叫她“小傻子”,五年后,秦妄言把她当成秦子轩找来,供他消遣的的嫩模?!

细细密密的痛感涌上她心头,全身的血肉都仿佛被割裂一般,她伸出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几张钞票。

“秦子轩说,给我安排了一个兰桂坊最贵的男人,我本想打算给你五百块,可惜你长得不怎么样,我只能付你一半的钱。

二百五,你收好了!”

沈音音甩了两张一百,一张五十的钞票出去。

三张钞票飞扬,在秦妄言面前飘落。

她深呼着气,让自己在秦妄言面前保持镇定,不让他察觉到一丝端倪。

沈音音转身往外走,漆黑的乌眸里,已经结出了寒冰。

还没等她伸手按下门把手,外面就有人把门打开了。

“三爷,不好了!”

秦朝喊出声来,看到明艳的美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他稍稍一愣,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沈音音目不斜视,从秦朝面前走过,秦朝和秦妄言说话的声音,飘进了她的耳朵里。

“小祖宗被子轩少爷带出酒店了!

子轩少爷之前骗我说,只是带小祖宗在酒店里走一走,我一直找不到小祖宗的踪影,就去查了监控,发现他坐上子轩少爷的车,早就跟着子轩少爷出去了!”

小祖宗?

沈音音并不清楚,秦朝口中的小祖宗是谁,下意识的觉得,应该是个小孩子,秦妄言他有小孩了?

她想起当年怀孕的夏晚晴,被秦家上下捧为小祖宗的,是夏晚晴的孩子吧?

秦妄言面色森冷,他披上西装外套,从房间里出来了,沈音音加快脚步,仓皇逃离

男人看到她纤瘦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里,他不屑啧了一声。

“爷。”秦明战战兢兢的,小声问,“那位小姐是?”

秦妄言偏过头,眼底的情绪凉薄,“应该是子轩找来消遣的女人。”

秦朝愣了下,略觉得有些不对,秦子轩找女人上门服务,他自己却早早的跑去酒吧消遣了,秦子轩没道理,放这么漂亮的女人鸽子啊?

难道那个女人,是秦子轩专门帮自家三叔找的?

秦朝脑袋里头的思绪活络涌动,五年了,秦妄言终于愿意接触女人了,秦朝暗自为他感到高兴。

沈音音出了酒店,拿出手机,这才发现家里的佣人,给她打了十来通电话。

张妈还发给她发了短信。

“大小姐不好了,意寒少爷不见了!”

“意寒少爷听说,你要嫁人了,嚷嚷着要去把,和你定下婚约的秦家少爷找出来,教训一顿!

我还以为意寒少爷只是嘴上说说,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我做好饭,再去找意寒少爷的时候,发现不见了。”

“我查了小区监控,意寒少爷开着儿童四驱车出去了!”

沈音音倒吸一口凉气,她家这只混世魔王,三天不挨揍,就会上房揭瓦!

沈音音连忙给张妈回复信息,让对方别着急,她打开软件,查看自家崽崽的电话手表定位。

沈意寒现在的位置,在艳色酒吧附近,沈音音立即冲向自己的座驾。

 


艳色酒吧门口,沈音音从车上下来,她正要往酒吧大门走去,却瞥见小巷子里有人影晃动。

酒吧边上狭窄的巷子里头,七八个社会混混,正把一个小男孩围堵在中间。

小男孩长得精致玲珑,白皙的脸蛋肉嘟嘟的像个糯米团子。

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黑色小西裤,脸上的手工小皮鞋油光锃亮,一看就非常名贵。

这个小孩在酒吧附近,探头探脑的时候,几个小混混就盯上他。

秦般若眉头微蹙,他面前的这些人身上好臭,熏的他要不能呼吸了。

他忍不住咳了两声,小脸苍白如纸,嘴唇的外圈是苍白的,嘴唇内泛出深红的血丝,如同咳出血来一般。

“我身上没带钱,要不,你们把我绑架了,打电话向我爹地要钱?”

秦般若童稚的声音响起,略显病态的脸颊上,圆碌碌的瞳眸格外明亮。

其中一个小混混嚷嚷着,“叫你妈咪一个人出来,给我们送钱!”

“我没妈咪。”

秦般若话音刚落,水泥地面上响起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

沈音音走了进来,被几个混混围住的,不就是她儿子沈意寒么。

她解开袖扣,把袖子往上折叠露出雪白的皓腕。

“崽崽,站妈咪后面去,小心血溅到你身上了。”

沈音音捡起地上的一根钢管,掂量了一下,试了试手感,她正愁着,一肚子的憋屈和火气,没地方撒呢!

小巷子里传来钢管打击肉体的声音,哀嚎声如同杀猪般!

秦般若的嘴唇张成“O”字形,漆黑的瞳眸里,冒出星星般闪亮的光芒。

他偷跑出来,居然见到仙女了!

没一会,叫喊声停歇了,沈音音单手抱着秦般若,从巷子里大步走出来。

秦般若被沈音音抱在怀中,整个人如飘在云端般。

他扬起雪嫩柔软的小脑袋,沈音音那张明媚清绝的容颜,在他的视线里放大。

又酷又A的漂亮仙女,她也太好看了!秦般若情不自禁的,把自己的脸往她的肩膀上靠去。

女人的体香钻进鼻腔里,他不由自主的如在梦中一般,呓语出一声,“妈咪......”

“小秦少被人打了,哎呦这还得了!”

沈音音单手抱着自家小孩,走到停车场,就听到有几个刚从酒吧里出来的人,在议论。

“哪个小秦少啊?”

“就是京城秦家大房的长孙秦子轩啊,他在里面喝酒,被一个五岁的小孩,打的头破血流的!那场面真是吓人。”

沈音音步伐一顿,秦子轩就在酒吧里?她要去找秦子轩,把两人荒唐的婚事给退了。

沈音音打开车门,把秦般若放入车后座位。

“崽,你在这里等妈咪,不要再乱跑了哦。”

“你认错......”

秦般若刚要开口,沈音音已经把车门关上了,她往外走去,秦般若趴在车窗上,看到一辆熟悉的黑色迈巴赫停在附近。

秦朝用擒拿的姿势,抓着一个小孩,在几名保镖的簇拥下,从酒吧里出来。

“你们放开我!放开!”

被秦朝抓在手中的小孩,和秦般若长得一模一样!

两人刚好穿着,差不多款式的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裤,但小孩所表现出来的神态,和秦般若完全不同。

“小祖宗啊,三爷他就在车上呢,您别闹了!”

秦朝低声哀求着这个小孩,他有些无法理解,自家小祖宗平时三步一咳,五步一喘的,今天怎么这么有力气,而且变得比猴子还灵活了?

秦朝一个没注意,男孩从他的手中挣脱,这孩子动如脱兔,一溜烟就在秦朝面前消失了。

“小祖宗!”

秦朝惊慌失措的呼喊。

秦妄言就从车上下来了,被西装革履包裹的男人,俊美非凡,

他茶色的瞳眸里一点温度都没有,长腿一迈,追着那个小孩去,就在隔壁一辆车的车尾,他和孩子撞了个正着。

“唔!”秦般若一**跌坐在地上,下一秒,他就被拽着领子,秦妄言单手将他提起。

秦般若抬起头,看到这个男人森凉肃冷的容颜,他本能的感到畏惧。

“爹地......”

秦妄言像拎着一只小奶猫似的,把秦般若丢进了车后座,男人站在车门边,语气漠然:

“真是长本事了,打了秦子轩,你还敢跑!”

秦般若听懵了,“我没有......”

他的否认被秦妄言视为狡辩,“回去抄写金刚经六十遍,没写完不准吃饭!”

秦般若背着秦妄言,偷跑出酒店,他本就心虚,现在被罚抄金刚经,他嘟起**的红唇,虽然心有不平,但也不为自己辩解了。

秦妄言原本打算,直接把秦般若带走,至于秦子轩伤的怎么样,他根本懒得理会。

可刚才,他看到那个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进了酒吧。

那个女人是听命于谁,来接近他的?

秦妄言关上车门,让秦朝先送秦般若回去,他就往酒吧的方向走去。

秦般若坐在轿车上,透过车窗,眼巴巴的望着沈音音的猩红色跑车。

漂亮的神仙大美人把他认成别人了,也不知道等神仙大美人回来,看到她的车上没人了,她会不会紧张,着急。

而秦般若他不知道,在猩红车的跑车内,有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正张望着秦妄言远去的背影。

见秦妄言进了酒吧,沈意寒松了一大口气。

还好他刚才眼疾手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自家妈咪的座驾。

让沈意寒感到奇怪的是,妈咪不在车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辆车的车门,是敞开着的。

但摆脱了那群抓他的人,沈意寒安心的躺在座椅上,等着自家妈咪出现。

酒吧里,沈音音推开包厢大门。

秦子轩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染血的毛巾,捂着自己的脑袋。

刚才他和几个朋友,喝酒正欢,那些朋友给他科普沈音音种种事迹后,他说了一句,“等老子把她娶到手,就送给你们玩”,话音刚落,他就被人揍了。

把他打的头破血流的,还是他惹不得的自家小祖宗。

秦子轩听到有人进来了,他没抬头,没好气的嚷嚷道:

“快送老子去医院!老子已经失血过多了!”

甜美清亮的女声响起,“我直接送你上西天好不好?”

秦子轩抬起头,就看到一双玉白匀称的长腿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咽了咽喉咙,视线往上。

女人戴着黑色的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杏仁形状的潋滟瞳眸,但她睫羽纤长,眸中含情,秦子轩眼中,已掠过惊艳之色。

秦子轩以为,眼前的女人是酒吧里的员工。

他两眼放光,“艳色的员工都这么带劲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