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罪妻带刺你别惹

罪妻带刺你别惹

加麻加辣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他的白月光死了,可男人却将所有的仇恨和悲愤,都发泄在了温晴这个正牌妻子身上,让她过了整整五年生不如死的牢狱生活。在监狱中那段黑暗地狱的时光,温晴的双手被折断,皮肤被无数次的烫伤,无数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她都想了结自己的生命,奈何仇恨和执念让她坚持下去,她发誓要看到沈司夜后悔的那天。

主角:沈司夜,温晴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司夜,温晴的女频言情小说《罪妻带刺你别惹》,由网络作家“加麻加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的白月光死了,可男人却将所有的仇恨和悲愤,都发泄在了温晴这个正牌妻子身上,让她过了整整五年生不如死的牢狱生活。在监狱中那段黑暗地狱的时光,温晴的双手被折断,皮肤被无数次的烫伤,无数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她都想了结自己的生命,奈何仇恨和执念让她坚持下去,她发誓要看到沈司夜后悔的那天。

《罪妻带刺你别惹》精彩片段

“温晴,死的人怎么就不是你呢?”

温晴双眼满含绝望的看着站在她跟前的这男人,男人面容冷峻,那双眸子里盛满了怨恨,好像真的恨不得能撕碎她,送她去死。

沈司夜伸手攥住了温晴的脖子,直接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氧气迅速从她的肺部抽离,她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快死了。

“不是我...”

温晴只能从喉咙里勉强挤出这三个字来。

“不是你?”男人勾着笑,手上的力气却是始终没有松开,他盯着温晴问:“糕点是你亲手做的,也是你亲自送过去的。不是你在糕点里下毒害死了她,还能有谁!”

沈司夜的手一松,将温晴甩到了地上,膝盖砸在地上,氧气迅速充盈肺部,她剧烈的咳嗽着。

他三步并做两步上前一把扯住了温晴的头发将她按在了一块灵位的跟前。

灵位上刻着“沈司夜之妻隋棠之位”的字样。

温晴看清那字样的时候自嘲地笑了。

在沈司夜的眼里,隋棠才是他的正牌妻子,而被明媒正娶进沈家的温晴不过就是个用下作手段抢走隋棠位置的女人,是个笑话而已!!

“给小棠磕头道歉!”沈司夜扯着她的头发直接按向地上。

温晴剧烈的挣扎着,“凭什么!你凭什么让我给隋棠磕头!不是我害死她的!”

沈司夜全然不听她的争辩,扯着她的头发砸向地板。

“沈司夜!”温晴咬着牙,“你别忘了!我还救过隋棠一命!我怎么可能杀了她!”

“你有脸提这些?”男人扯着温晴的头发与她对视,“三年之前要不是小棠急需输血,你跟她的血型又刚好是一样的特殊,你怎么可能有机会代替她进沈家的门?”

“你能不能好好想想,害死她对我有什么好处?”温晴双手护住脑后发丝,妄图能拉回沈司夜的理智来。

不想,沈司夜听后却猛然松手,将她砸向了地板。

“因为你知道小棠怀孕了!”

男人从一边的柜子上扯下来几张纸,劈头盖脸的砸到了她的脸上。

“温晴,签了这份离婚协议书,你这样的女人不配做我沈司夜的妻子。”

温晴顾不得额头的痛感,错愕的看着散落在面前的那几张纸。

离婚协议书

沈司夜满脸嫌恶地看着她,“这么多年我以为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你就能老实本分,没想到,你比我想的更贪婪!”

温晴握着离婚协议书,忽然开始放声大笑,像是鬼魅一样。

笑声半晌后才停下来,她抹掉眼角笑出的泪:“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不!沈司夜!我从来都没有得到过我想要的!”

不就是离婚协议书么!

温晴抓过跟这离婚协议书一起砸在脸上的笔,在文件的最后签了字。

她踉跄着站起身把签好字的协议书递还给沈司夜。

“现在我们两清了。”

却不想沈司夜冷笑一声,一脚踹向她的膝弯“两清?呵,你想得美!”

双膝重重跪在地上,再次面对眼前的灵位,温晴的自尊还有对沈司夜这么多年的爱,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你还要怎么样!”

“我要温家,我要你!都给小棠陪葬!”

男人面无表情地俯视着地上的温晴,一字一顿向她和她的家族发出最后的通牒。

温晴惊恐的瞪大眼睛,她如何都已经无所谓了,可是温家不行!

她还有父母!还有哥哥!

“沈司夜!离婚协议书我也签了!头我也磕了!算我求你,放过温家。”

“我说了。”男人一字一句的重复着:“我要温家所有人给小棠陪葬。”

“沈司夜,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温晴颤着声,毫无尊严地跪在他的脚边扯住他的裤腿,“我爸妈还有哥哥对你那么好,你不能这么对他们!”

“不能?”沈司夜勾着笑,“晚了,温家已经宣告破产倒闭了,你父亲于半小时前跳楼自杀,你母亲知道自己有个杀人犯女儿,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随你父亲去了,让我想想你那个哥哥是怎么死的来着...”

温晴疯狂了起来,她拼命地拍打着沈司夜的腿。

“沈司夜!你这个疯子!疯子!”

沈司夜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我是疯子?谁能有你更疯呢?温晴,你以为这就结束了?”

接近崩溃的温情被沈司夜拎去了楼下。

那里已经有警/察在等了。

温晴像一滩烂泥一样被丢到了那些警/察面前。

“温小姐您好,您涉嫌投毒杀人,请您跟我们走一趟,还请您配合调查。”

温情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铐就已经铐在了她的手腕上。

沈司夜打量着她手上的那副手铐,“温晴,从今天开始你会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已经到了这一步,温晴已无力解释,心里也早已麻木了。

她不觉得自己可悲,只觉得自己活该,要是当年没有不顾一切的爱上沈司夜,也不会落得现在这番局面。

“沈司夜,你会后悔的。”

“我后悔?”沈司夜盯着她的眼睛,“我就算后悔,也是后悔没有杀了你给小棠报仇!”

“呵。”她勾着唇边,拼着最后一丝倔强说道:“沈司夜,我可怜你,你以为隋棠很爱你,可就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不是你的。”

她的话音刚落,沈司夜一个巴掌就印在了她的脸上。

“小棠已经死了!你还不忘诋毁她!你这女人真是令我作呕!”

温晴用舌/尖顶了顶腮边,自嘲一笑。

警/察把她带走了。

在倾盆大雨中,她脚步凌乱地被架着往前走,低头间喃喃道:“早知如此,温晴...你何必当初。”

警车开走了,沈司夜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他想自己应该是高兴的,温晴进了监狱,她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隋棠的仇算是报了。

可是他却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

“先生,您上楼去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吧,小心别着凉。”

沈司夜有些耳鸣,他的耳边全都是温晴的那句话。

——沈司夜,你会后悔的。

“先生?”

沈司夜回神,他身形有些摇晃,管家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

“先生!您不要紧吧。”

沈司夜定了定神说道:“不要紧,通知监狱那边,好好‘照顾’温晴。”

 


沈司夜说的话,没有人敢反驳。

“我明白了沈总,我这就去办。

温晴在走进监狱之前就已经不对沈司夜抱有任何幻想了,可她却没想到,这男人能绝情到这个地步!

“温晴,你清楚吧?现在可就没什么温小姐了,你的编号是0721。”

温晴看着狱警塞到她手里的衣服,心里麻木到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从此海城骄傲的温大小姐彻彻底底变成了一只过街老鼠。

一个编号为0721的杀人犯。

狱警们打量着她的表情,将她带去了监房。

监房里除了温晴意以外还有七个女囚,她们只是用眼神上上下下的将温晴打量了个遍,什么话都没有说。

“这是新来的0721,你们好好照看着。”狱警掂量着手里的电棍:“要是不消停别说我不讲情面了。”

电棍在监房的门上砸了两下,很有威慑力。

温晴的牢狱生活还算是顺风顺水,只是监房的女囚都不怎么和她说话,她已经习惯了没什么存在感,每天兢兢业业的参加劳动。

沈司夜将她送进来,她轻易是出不去的了。

某天下午例行的劳动过后,监狱长没有带着囚犯们回去,而是让所有人都站在了原地。

“现在!这里丢了一把刀子!是你们谁偷的?”

温晴站在人群之后,这里很少有尖锐的物品,她刚刚搬东西的时候只看见了一把开箱用的刀子,只是一个转身的时间那刀子就不见了。

“都进到这里来了还不老实?”

狱警的眼神在每个人身上打量,而温晴只想这一切快点结束,她感觉自己热的快要晕过去了。

“警官!我知道是谁拿的!”

人群中,一道高亢的女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是温晴!我眼睁睁看着她将刀子揣进了兜里,还念念有词的说要杀了谁。”

所有人的视线在一瞬间聚集到了温晴的身上。

她下意识为自己辩解:“我没有!我没有拿!”

狱警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将温晴带去了禁闭室。

狭窄的没有窗户的房间里甚至还泛着霉湿的味道。

“真的不是我!”她急着辩解,将身上所有的衣兜都翻开了。

“你兜里是没有,衣服里呢?也没有么?”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温晴的话音才落身上的衣服就被人扒下去了。

她被迫脱光了衣服站在小房间的中央,四五个女警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遍,确认过她没有拿刀子却也还是没有轻易放过她。

她被按在了桌子上。

“说!把刀子藏哪去了!”

“我没拿!我真的没拿!”

“没拿?你没拿怎么有人举报你?”

温晴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受的冤枉已经足够多了。

她挣扎着,不料打翻了手边狱警刚刚打来的一壶晾着没喝的热水。

刚刚烧开的水顺着温晴的手臂淋了下来。

她的手臂瞬间皮肉翻飞。

狱警们很快将她送到了医务室。

在处置室里,温晴咬住自己的嘴唇,恨不能当时沈司夜直接将自己掐死算了。

如果死了

“你说这不能有什么事吧?沈总是说让咱们想办法让她长长记性,可是这弄成这样...沈总不会找我们麻烦吧?”

“这有什么的,沈总说了,只要有一口气,随我们折腾。”

门外狱警的对话一字不落的落进了温晴的耳朵里。

在听到那熟悉的名字的时候,温晴不知道到底是手臂比较疼还是心口比较疼。

沈总,在这海城能有这样地位的人除了沈司夜还有谁呢?

沈司夜!

这男人到底还要怎样!

难道他的心真的是铁打的么!

温晴咬住了牙关,一声没吭。

手臂上的烫伤还没有痊愈,温晴有被叫去做和别人一样的搬重物的活计。

“我说你快点!磨蹭什么呢!”

狱警跟在她的后边催促,温晴不得不加快了脚步。

尽管走的快,可每一步都很踏实,如果没有突然伸出来绊她的那只脚的话,温晴是不会摔倒的。

她倒下去的瞬间,手上的重物掉落,正好砸在她的小拇指上,手指瞬间就变了形状。

狱警却说这不过是小伤,别人腿伤了都坚持干活儿,她更没什么特殊的。

温晴不敢喊疼,在每一个被疼醒的夜里都是尽力的死死的咬住牙关。

她很清楚,她喊了,就正中了那男人的下怀。

整整五年,温晴只靠着当年的一句话支撑着自己活了下来。

——沈司夜,你会后悔的!

五年后仲夏的某一天,海城女子监狱的铁皮大门轰隆隆的打开。

“0721,出去之后好好做人。”

朝狱警点了点头,女人艰难的迈过了那道门槛。

三十几度的夏天,外头的地上泛起一阵阵热浪,女人往下扯了扯自己的短袖,想要盖住胳膊的伤疤,可惜无济于事。

她慢吞吞的往外挪。

女人拢了一把干枯的头发,曾经精致的面庞在经过这五年的牢狱之灾之后依旧美的不可方物。

没有钱坐车,也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有到市里的公交,她打算往市里走。

她走得很慢,一路走一路看。

走到市里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她抬头,在路边的大屏幕里看到了那张无初次出现在她的噩梦里的脸。

这五年海城好像变化很大,唯一不变的是那男人的地位。

在监狱里每天晚上看新闻的时候都会看到那张脸。

他频繁的出现在财经频道或是娱乐频道,他好像无处不在,过着人上人的生活,生意风生水起,和他曾经的爱人的妹妹日久生情,就快要订婚了。

女人低下头接着往前走。

她在路边找人打听了最近的一家中介所,她需要工作,至少需要一个今晚睡觉的地方。

好在这城市里还是好心人更多一点,她的运气也不错,走到中介所的时候人家还没有下班。

曾经作为顶尖设计师的女人现在已经不敢奢想那样的工作,她知道男人一定不会让她有这样的机会的,现在哪怕有一份小职员的工作她都已经很满足了。

不过她的梦很快就破碎了,接待她的人在听见她有前科的时候就把她赶出来了,一脸嫌弃的指着街尾的那家叫“夜色”的国际娱乐会所告诉她:“那边啊找保洁,没条件,你去试试吧。”

她走到娱乐会所门口,门上的确贴着招聘信息——找保洁,管吃管住,一个月一千五百块。

她心有不甘却别无他法。

女人毫不犹豫的推门找到了酒吧的经理表示自己想要应聘保洁。

经理上下打量着她,长得倒是很不错,就是胳膊上的伤疤难看了点,不过要是穿上长袖的礼服倒是也瞧不出什么。

这模样做保洁多少是有些“屈才”了,女人的长相要是好好利用,搞不好能给酒吧多增添点收入。

经理努了努下巴问她:“服务员做不做?”

 


“做!”女人没有想过面试会这么顺利,应得很急。

经理伸手:“身份证给我做个登记,今晚你就能上班。”

女人有些局促,她握紧手里的黑色塑料袋摇头:“我...我还没来得及去补办身份证。”

“身份证丢了?”经理也不细问:“行,告诉我你的名字吧,我给你先做个登记。”

“温晴。”她的声音有些嘶哑:“晴朗的晴。”

“行。”经理爽快的说道:“我跟你说啊,原本你这样的呢是连来给我们拖地都不行的,你也知道这夜色是什么地方,不过我看你长得还行,你就先试试,不行的话你也别怪我不留情面,爱哪去哪去,听明白了么?”

温晴局促的点头,能留下她还给她服务员这样的职位,她已经很感谢了。

经理再三嘱咐:“再强调一遍啊,来咱们夜色国际会所的都不是什么普通人,你这刚来还不能自己盯包厢,我找个人先带带你,你好好学,记住,千万别给我惹出什么乱子来,知道了么?”

温晴再三点头,没过多一会儿,有个身材火辣,长相出挑的女人走进了经理办公室。

“艾丽娅,这是新来的,你先带带她。”

叫艾丽娅的女人打量了一眼温晴。

“我说经理,不是吧,这胳膊上这么难看,别到时候再把咱们这的客人给吓走了。”

“胳膊上难看,你不会给她找长袖的衣服穿么?”经理摆手,“我把人交给你了,你给我好好带,出了岔子,你们两个一个都别想逃。”

艾丽娅不情不愿的带着温晴去了更衣室,从衣架上她随手扯了一件长袖的礼服给温晴。

温晴有些惶恐:“我...我是来做服务生的。”

艾丽娅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我说土包子,你知不知道咱们这是什么地方?就算是服务生你也得穿的光鲜亮丽的去伺候客人,懂不懂啊你!赶紧换了出来!别磨蹭!”

温晴怕耽搁时间,连累艾丽娅也挨骂,她快速的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瘦骨嶙峋的身上交错着伤疤,这都是这五年牢狱生活带给她的。

不过伤疤已经痊愈很长的时间了,温晴已经不痛了。

她很快的换好了艾丽娅给她的礼服。

说是礼服不过就是一条紧身的长裙,在进监狱之前她的身材就很好,现在这条紧身裙更是将她的身材全部显现了。

她出去的时候,艾丽娅都有些看呆了,没化妆的那张脸除了有些灰扑扑的,却连半点需要妆容掩盖的瑕疵都没有。

艾丽娅有些羡慕了。

她带着温晴上了楼。

“我是负责Vip包房的。”艾丽娅边往前走边给温晴介绍这里的房间,“喏,最前边那间没事别进去。”

温晴没有问为什么。

她跟着艾丽娅去了一间VIP包房,包房很大,男男女女的坐在沙发上,烟酒混着香水的味道在房间里纠缠。

艾丽娅上前单膝跪地给其中一个男人倒了酒,随后退到了温晴身边,小声提点。

“看明白了么?咱们这是跪式服务,客人有需要倒酒的,你得单膝跪地给人家倒,尽可能满足客人的需求,明白了么?”

温晴晦涩的点着头。

她在打算来应聘保洁员的时候就已经想通了,尊严比起饭来说,一文不值。

她跟着艾丽娅忙了一个晚上,单膝跪地去给客人点酒,倒酒,逐渐轻车熟路了。

凌晨下班,艾丽娅带着她回了宿舍。

宿舍在地下一层,晒不到太阳,即便是在这样热的天气里,屋子里还是泛着一股潮湿的味道。

温晴几乎是倒头就睡了。

隔天一早她一睁眼就发现艾丽娅坐在她的床边,这五年之内在监狱经历过的那些噩梦让她瞬间清醒,缩到床角抱住了膝盖。

“我说你怕什么啊。”

温晴警惕的看着床边的女人,艾丽娅像是要和她套近乎:“我说你这满身的伤都是怎么弄的啊?”

温晴咬着牙:“自己弄的。”

她爱上了沈司夜才会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身上的伤可不就等于是自己弄的么。

“我靠,那你还真是个狠人。”艾丽娅得到了答案离开了她的床铺,“今天是周几?”

温晴回答:“周五。”

艾丽娅一惊一乍的:“哇!今天是周五!那咱们这要来个大人物啊!也不知道是谁点子那么好能去伺候。”

温晴没明白:“什么大人物?”

艾丽娅神神秘秘的:“记不记得我昨晚跟你说无论如何都别去的那间包房?”

温晴点头。

“那就是大人物常年预留的包厢,今晚你就知道是谁了,到时候啊,保证你挪不开眼。”

晚上,艾丽娅带着温晴去上班了,今天的裙子和昨天的有所不同,相同的还是长袖,袖子上的刺绣刚好能挡住温晴手臂上的伤疤。

艾丽娅看着她,连连咂嘴:“哪都好啊,就是这手指有些不大好看。”

今晚整个夜色国际娱乐会所好像都在严阵以待。

十点一过,耳朵里的对讲有人说:“VIP一号客人已经到了,所有空闲的服务员现在立刻到包厢去。”

除了那些已经被其他VIP包厢留下的服务员,剩下的所有人都去了VIP一号包厢。

进去之前,艾丽娅千叮咛万嘱咐:“你进去千万别抬头,你是刚来的这要是被选中留下的话万一闹出点什么事来,咱们会所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温晴照着艾丽娅说的做了,她走进包厢就是低着头没有抬起来过的。

“先生,所有的服务生都已经在这边了,您看今晚您几位想留谁在这伺候?”

沙发上的男人们像是在挑选商品一样,有人开口道:“随便谁吧,你们这翻来覆去就是这么几个人,你们不腻,我都腻了。”

“好的...”领班开口:“那我就...”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一道低沉声音说道:“就她了。”

听见这声音的时候,温晴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