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抗日之雇佣兵穿越

抗日之雇佣兵穿越

大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萧峰在国外当了整整五年的雇佣兵,却在乘飞机回祖国的时候,遇上空难;意外穿越到了抗日战争时期,萧峰的心中满满的都是抱负,和为祖国做贡献的心里。如今他用无常作为代号,开始组建自己的部队,保家卫国。

主角:萧峰,石牛,晶晶   更新:2022-07-15 21:4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峰,石牛,晶晶 的女频言情小说《抗日之雇佣兵穿越》,由网络作家“大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峰在国外当了整整五年的雇佣兵,却在乘飞机回祖国的时候,遇上空难;意外穿越到了抗日战争时期,萧峰的心中满满的都是抱负,和为祖国做贡献的心里。如今他用无常作为代号,开始组建自己的部队,保家卫国。

《抗日之雇佣兵穿越》精彩片段

一阵冷风吹过,萧峰不禁打了个哆嗦,他一下子惊醒了,狐疑地摸摸自己的脑袋,脑袋还在,而且挺完整。又摸摸胳膊腿,也都齐全有效。再摸摸关键地方,也没丢失。这让他惊喜异常,自己竟然还活着,一个零件不缺的活着。在几千米的高空被从飞机里炸出来,居然没有被炸死,也没有被摔死,真是太走运了。

他“忽”地坐起来,可是又吃惊得张大嘴巴:“这他妈的是哪儿啊?”他自言自语道。他记得清清楚楚:那个劫机犯在天上拉响了炸弹,把抓住他的自己一起炸出了机舱,那时候飞机正在太行山附近的天空飞过,那儿可是山高林密。可现在这地方,他又四处看了看,确认自己不是眼花,没有看错,这是一片大平原。除了星星点点有一些树木点缀之外,就是一望无际的田野。再看看季节也不对,他回来的时候是山花烂漫的春天,可现在,所有的树木都光秃秃的,没一片叶子。地里的麦苗也只有寸许长,叶子呈黑绿色,一看就是正在越冬的小麦。再试试空气的温度,这不是冬天嘛!身上那单薄的休闲装抵御不住寒冷,冻得他有些发抖。幸亏五年残酷的佣兵生涯锻炼出的强壮体魄。这样的温度还抵受得住。

萧峰摸摸脑袋,一下子糊涂了。这算什么事嘛?挨了一炸弹,这是把我炸到哪儿来了?怎么季节都炸反了?

摸摸陆战靴,枪还在里面,那是雷神佣兵团的枪神蒂姆给他专做的,整枪全用工程塑料制成,所以躲过了机场的安检,作为一名杀人无数的佣兵,枪是片刻不可离身的。

把枪拔出来往腰带上一插,站了起来,他决定去找个人打听一下,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叭、叭……”的几声枪响,听声音是步枪。萧峰有些奇怪,转头往枪响的地方看去。只见远处一片小树林里跑出一个人来,穿着老式对襟棉袄,大拧裆裤子。这身打扮,萧峰小时候在电影里见过,那是解放前的老百姓的标准打扮。萧峰更加奇怪了。

那个人跌跌撞撞的跑着,后面树林里又跑出几个人来,边跑边开枪。萧峰一下子笑了,那几个人一副侵华日军的打扮,这原来是在拍电影啊。于是饶有兴趣地抱着膀子看起来,他还从没见过拍电影的呢。

那几个鬼子打扮的人边跑边又开了几枪,其中一发子弹直朝萧峰飞来,萧峰全无防备吓得“扑通”一声,狼狈地趴到地上,他听出来了,这枪打的是实弹,打到身上会要人命的,就这还把他的头发给犁了一道浅槽。

萧峰极其惊讶:这拍电影用真枪实弹,难道就不怕出人命?正好附近有个小土丘,他几步跑到土丘后面趴下再次观看。他可不想为了看热闹而莫名其妙的挨上一枪,那他娘的太丢人了。

这时那几个鬼子打扮的人又在开枪。其中一个单腿跪地,瞄了瞄,“砰”的一枪,只见前面的那个人胸前绽起一朵血花,一个踉跄,摔倒在地。那几个鬼子打扮的人欢呼一声,快步冲了上去,用刺刀在那个人身上一顿乱戳。戳够了,又叽哩哇啦说了一阵,然后背起枪扬长而去。

萧峰在土堆后面的看傻了。他心想:这拍电影还有这么真实的吗?可这也没有摄像机呀,再看看空中,也没有直升飞机,更不可能是航拍。他心里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等那几个鬼子打扮的人走远后,他悄悄朝那个人走过去。只见那个人上身都被刺刀戳烂了,流出的血在冻得坚硬的土地上流出了很远。

萧峰一下子怒了,他决定搞清这是怎么回事。他掏出手枪,检查了一下子弹。快速无声地朝那几个鬼子打扮的人追了上去。

那几个鬼子打扮的人刚杀了人,好像很兴奋,一边走一边互相分着香烟,嘴里边叽哩哇啦地说着什么,时而又一起大笑,步枪都背在身后。萧峰慢慢的靠近他们,他听清楚了,说的是纯正的日本话。他数了一下,只有六个人。

这六个家伙非常大意,萧峰都到了他们身后了,还是一无所觉,仍然在起劲地抽烟、大声的谈笑。

萧峰想了想,伸手拍拍走在最后一个的肩膀。那人吃了一惊,惊讶的转过头来,映入他眼睑的,是一张笑得有点可恶的脸。他刚要张嘴,萧峰一拳就砸在他下巴上。那人只觉得像被几十斤重的榔头击中,脑子里嗡嗡作响,一声不吭,一头栽倒在地。

其他几个被他倒地的声音惊动,一起回头观看。只见一个高个子的中国人,站在那里贼兮兮得看着他们直笑,自己的一个战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死活。

这几个家伙恼了,骂了一声“八嘎”,就伸手摸枪。萧峰更不答话,一脚踹在迎面那个人的小腹上,踹得他“嗷”的一声,直飞出去七、八米外,躺在地上不动了。随即一个肘腄砸在旁边一个人的脑门上,砸得他摇摇晃晃退了十来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

剩下的三个人这时已取下步枪“呀”的一声怪叫,三支步枪上三把明晃晃的刺刀一起猛地刺向萧峰,萧峰一闪身躲过刺刀,身子前蹿,一拳打在最右边一个的脖子上,随即一脚踹飞了中间一个,接着抓住第三个手中的步枪,一抖手把枪夺了过来,抡圆了枪托,“梆”的一声砸在他的腰上。整个动作快如电光石火,三个人几乎不分先后的倒在地上。

生龙活虎的六个人,转眼之间就都躺在那儿不动了。萧峰拍拍手,整理一下衣服,四处打量一下,见附近有几棵大树,就把这六个人都提到树下,抽出他们的腰带,把他们一人一棵绑在树上,又拿起他们的水壶,一个脑袋上浇了些水。然后就抱着膀子,笑嘻嘻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

那六个人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用力一挣,发现自己都被绑在树上。眼前站着一个大个子,一脸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看着就让人讨厌。

几个人一时恼怒欲狂,八格牙鲁的乱骂,一边用日语威胁萧峰放开他们,否则没有好果子吃,大日本皇军是不可以轻侮的。

萧峰被他们吵得头都大了,气得大吼一声:“闭嘴!”声音大得如半空打了个霹雳,六个人吓得一哆嗦,一齐闭嘴,傻呵呵的看着萧峰。

萧峰背着手来回走了几步,伸出右手食指点着这几个家伙说道:“都听着,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们,你们要如实回答,如果回答不尽不实就要吃苦头,听明白了没有?”

那几个家伙大眼瞪小眼,一脸茫然,萧峰一拍额头,自嘲地笑道:“他娘的,我忘了你们听不懂中国话。”于是又用日语重复了一遍,当佣兵的都会多国语言,因为佣。兵的战场遍及全球

话音刚落,最右边的一个就吼道:“你把我们绑起来,是对我们大日本皇军的严重侮辱,我们不会回答你的任何问题!”语调激昂,颇有些英雄气概。

萧峰点点头,从扔在一边的步枪上拔下一把刺刀,走到他跟前,笑嘻嘻的问到:“你确定不回答我的任何问题(日)?”那人索性把脑袋拧到一边,两眼一闭,一声不吭。

萧峰笑道:“那好,你自己找苦头吃可别怨我事先没有告知。(日)”狞笑伸出刺刀在他眼前晃了晃,鬼子吓了一跳,惊道:“你干什么?”

萧峰笑道:“你马上就知道了.”手腕一抖,一刀削掉了他的鼻子。

鬼子疼得“啊”的一声大叫,伤口处血如泉涌。萧峰笑道:“这没了鼻子,只剩两只耳朵,太难看了,干脆我替你一起收拾掉吧。这样还好看些。(日)”说着“唰、唰”两刀,又削掉了他的两只耳朵。鬼子疼得没等叫出声来,就晕了过去。

萧峰摇摇头道:“真他娘的胆小,刚出这么点血就吓晕了。”说着提着刺刀走到第二个鬼子面前,歪着头打量着这个鬼子道:“我看你脑袋上长这些东西也挺碍事,我顺便替你处理了吧。(日)”说着拿刀在他脸上比了比。鬼子到中国来一向是以残杀中国人为乐,哪会想到风水轮流转,自己也会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看着那个鬼子没了鼻子耳朵的惨状,只吓得小便失禁,浑浊的尿液顺着裤裆滴滴答答地流了出来。

萧峰把刀又晃了一下,作势欲割他的鼻子。鬼子再也撑不住了,大叫起来:“住手!住手啊!你要问什么快问啊,你不问我怎么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救命!妈妈!呜呜……(日)”

萧峰扁扁嘴,骂了一句:“真他妈的软骨头,那好,你说,你是哪个部队的?(日)”

“我们是大日本帝国驻华派遣军第十四师团第二十一旅团第三十二联队……(日)”这家伙一连串番号爆豆似的说出来。

没等他说完,萧峰挥手打断了他的话,他只要知道这些小日本鬼子真是侵华日军即可,对于他是哪个师团哪个旅团的没有兴趣知道。

那个小鬼子说话被打断,以为自己说错了,吓得直勾勾地看着萧峰,大气不敢喘。

萧峰又问道:“那你告诉我,现在是哪一年?”

那鬼子赶紧到:“现在是昭和……”

萧峰“啪”地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怒道:“他妈的,这是在中国,老子问的是中国的年代!”

那小鬼子显然不知道中国年代和日本年代的关系,又不敢说不知道,顿时吓得腿直打哆嗦,小便又流了出来。

旁边一个鬼子看情况不妙,连忙说道:“现在是民国二十五年十一月十七……”

萧峰点点头,用刀指着这个鬼子道:“好,第三个问题就由你来回答,这是什么地方?”

鬼子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心说你连这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跑这里干什么?嘴里却不敢这么说,老老实实回答道:“这是唐县郊区,距唐县大概有二十多公里。”

萧峰心想:好啊,这一个炸弹不仅把老子炸的倒退七十多年,还平移几百公里,这可正他娘的成了标准的乾坤大挪移了,不过这样也不错,老子有机会痛宰小鬼子了,只是恐怕这辈子再没机会见老娘了……

他心里在翻江倒海,脸上却不动声色,看着那鬼子道:“那你们为什么要杀那个中国人?”

小鬼子这时又恢复了狂傲的本性,傲然道:“我们在赵家村征粮,他竟然偷偷杀了一名我们大日本帝国的皇军士兵,岩田队长命令我们务必要将此人杀掉……”

看着他那不知死的样子,萧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时性起,挥刀从他的喉咙划过,一边割断了他的喉咙,接着手脚不停,刀锋过处,剩余的五个鬼子也被割断喉咙,就此去见他们的天照大婶去了。

萧峰把鬼子留下的六支步枪收集起来,全是后世所称的三八大盖。他从中挑出一支性能最好的,把剩下的全部砸碎,零件也扔到水沟里,又把子弹收集到一起,六个人带了四百多发子弹,还有十七、八个甜瓜型手雷,萧峰也全部带上。又从鬼子的背包里找了点吃的,然后朝赵家村走去。他听鬼子说在那里征粮,心里就清楚,赵家村肯定被鬼子祸害的不轻,他一定要去看看。

走了几步,他突然又停下了,转身回来,掏出刺刀“哧、哧、哧……”一会儿功夫,把六个鬼子的脑袋全切了下来。三八式的刺刀确实不错,连切六颗脑袋毫不费力。萧峰边割边咕哝:“小鬼子,你不是怕割了脑袋你们的狗屁天照大神不收你的魂吗?老子就偏要割你们的脑袋,让你们死了也当个孤魂野鬼。”

忙完了,随手用刀在尸体上割下一块军服擦擦手上的血迹,又仔细打量一下,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提起枪,大步往赵家村走去。

走了大概有四五里路,就看见赵家村了,萧峰没有直接进村,他先趴在村边的一片坟地里,眯着眼睛仔细观察这个大约有一百余户人家的小村子。

村里静悄悄的,听不到鸡鸣犬吠的声音,人影更是没有一个。停了一会,见没有什么动静,萧峰爬起身来,以标准的战术动作快速跃进,很快就到了一所房屋的后面,他再顺着墙根往村里走,只见家家大门敞开,屋里院里一片狼藉,但是还是没有一个人影。心里不禁有点奇怪:难道这鬼子把村里的人都抓走了?

正思忖着,一阵微风吹来,空气里传来一阵浓烈的血腥气,萧峰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端枪顺着血腥气来的方向走去,转过两个街口,前面有一个小广场,眼前的景象一下子把他惊呆了。

大概有二百多平米的广场上,密密麻麻的躺满了尸体。

萧峰只看的脊背发凉,毛发倒竖,他当佣兵五年,尸山血海也见过不少,可这种大规模的残忍虐杀还是第一次见到。瞧这些尸体足有二三百具,男女老幼都有,大概全村的人都在这里了。

萧峰紧紧地握着枪,双眼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惨景,良久,从牙缝里迸出一句:“小鬼子,你们等着,老子绝不会放过你们:”话音未落。忽然尸体堆中传来一声微弱的呻吟,萧峰一惊,循声望去,尸堆中间一具女尸忽然动了一下。萧峰赶紧跑过去,只见是一个女孩,看脸上的样子大概有十七八岁,肚子上还被刺刀捅了两三个窟窿,正在发出微弱而痛苦的呻吟。

这女孩的生命力也够顽强的了,从血迹凝结的样子来看,她受伤怎么也有两三个小时了。这么冷的天,她受伤这么重,又这么长的时间,她竟然还活着。萧峰不禁有些意外,他蹲下身子,轻轻叫了一声:“姑娘。”

那姑娘没有反应,只是痛苦地小声呻吟,萧峰仔细看了看她身上的伤,受创如此严重,莫说是在这缺医没药的地方,就是搬到二十一世纪的大医院,恐怕也救不了她的命了。

萧峰不由大感为难,这姑娘救活是不可能了,可看着她如此痛苦,这心里又实在不是个滋味,他狠狠的咬着牙齿,右手因为握枪过于用力,指节因为缺血而发白。

沉吟良久,萧峰猛地伸手拔出刺刀,缓缓的靠近姑娘的心脏,握刀的手抖个不停,只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从眼眶里瞪出来了。最后,萧峰咬咬牙道:“姑娘,你安心走吧,我杀光所有的小鬼子为你陪葬。”说吧,一闭眼,刀子插入女孩的胸膛,女孩的身子轻轻一抖,就再也没有声息。


萧峰拔出刀,在尸体堆了捡起一件血迹斑斑的衣服,轻轻盖在女孩尸体上,只觉得胸膛里憋得难受,直想杀人。他杀那几个鬼子的时候,因为愤怒,忘了问一下他们的巢在哪里,现在只好自己找了。他想了想,鬼子来征粮,粮食肯定要用车装的,看村里的样子,鬼子把所有的粮食都搬走了,但奇怪的是没有烧房子。这可能是小鬼子刚来中国,还没学会烧房子的缘故,只要有车就好办,这现在都是土路,顺着车辙找就是了。

他走到村口看了一下,果然大路上浅浅的车辙密密麻麻。抬起手腕,用军用防水表上的指南针辨别一下方向,顺着车辙就追了下去。

追出十几里路,路两边开始出现一些低矮的小山坡,大路在山坡之间蜿蜒而去。路上不时出现一些新鲜的马粪,他知道快追上征粮的鬼子的车队。于是放弃了走大路,就在一个个小山坡上向前狂奔。

连续翻过七、八个小山坡,他听到了山下传来的叽里哇啦的日本话,于是更加加劲猛跑一阵,登上前面山头,趴在一棵松树后面,向下观瞧。

公路在他所在的的小山下面转了一个弯,鬼子的车队刚刚转过弯道,他数了一下,一共十七辆马车,每辆车上大概装了十多个装满粮食的麻袋,鬼子一共五十八个人,应该是一个小队。最后一辆车上还有一具鬼子的尸体,想来这就是那个被村民杀死的鬼子了。

萧峰又看了一下鬼子的装备:有三挺歪把子轻机枪,两个掷弹筒,剩下的就全是三八式步枪了,带队的鬼子队长是个中尉,想来这就是岩田小队长了,岩田小队长骑在马上,趾高气昂的走在车队前面。所有的鬼子看上去心情都很好,互相之间不停地开着下流的玩笑,完全没有一点警戒。

看着他们的样子,萧峰心里暗骂:“真是一群不知死的鬼,毫无防备的行军,哪有一点军队的样子!”其实这也不能怪鬼子大意,自九一八事变,鬼子进入中国后,东北军在那个草包张少帅的带领下不战而逃,小鬼子几乎就没遇到像样的抵抗,所以现在所有的鬼子都把中国当成了自家的后花园,是可以闲庭信步的地方。

鬼子车队走得越来越近了,萧峰“哗啦”一声推弹上膛。他先瞄准了带队的岩田小队长,转念一想又放手,他需要从这个小队长嘴里知道一些东西。

萧峰掉转枪口,瞄上了扛机枪的鬼子,一扣扳机“啪”的一枪把最前面扛机枪的鬼子脑门打了个对穿,尸体“咕咚”一声就栽倒在的。萧峰并不停顿,迅速拉栓上膛,重新击发,“啪啪啪啪”,五秒钟内弹仓内的五发子弹全部打了出去,栓动步枪竟然打出了半自动的味道。

鬼子一下子被打懵了,萧峰这五枪把三个扛机枪的、两个扛掷弹筒的鬼子全干掉了,而且死法一样,都是脑袋被开了天窗。

岩田小队长最先醒过味来,大叫一声:“敌袭!隐蔽!”咕噜跳下马来,飞快地趴到马车后面,战术动作极其标准。

萧峰这时已经又在弹仓里压上五发子弹,毫不停留的打了出去,走在队尾的五个鬼子又被打穿了脑袋。

剩下的鬼子发一声喊,全躲到车后面去了。

岩田小队长这时已发现枪声是从山顶传来的,但没有发现袭击者。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拔出指挥刀对着山上一指,嘶声道:“杀给给!”于是所有的鬼子挺枪就朝山上冲锋,边冲锋边胡乱放着枪,他们都没有发现萧峰。

萧峰快速的装弹、上膛、射击,在鬼子越过大路,开始向山上冲击的时间内,又放倒了五个。但鬼子也发现了他的位置,于是雨点般的子弹就打了过来。但萧峰早有准备,身子往后一缩,接着横滚出去。就听一阵“啪啪”乱响,至少有十发子弹打到他原来藏身的地方。小鬼子的枪法确实不错,跑动中都能打得这么准。

萧峰在滚动中把弹仓重新装满,滚出十几米,趴到另一株松树后面,迅速出枪,把五个冲在最前面的鬼子打倒。

打完就跑,在一株灌木丛下架起了枪,这时他藏身的那棵松树被子弹打得枝叶乱飞。萧峰没有迟疑,又是五枪,再打倒五个冲在最前面的鬼子。

这下小鬼子吃不住劲了,这前后不到两分钟,五十八个人去了近一半了,山上打伏击的家伙太恐怖了,一枪一命,枪响人倒,可他们到现在连个人影都没瞧见,这还让人活不让。于是发一声喊,又一起掉头就跑。

萧峰哪能让他们跑得这么轻松,压了两次弹仓,打倒了八个,才把小鬼子送回大车后面,自己重新压满弹仓。

岩田小队长都要气疯了,谁能想到正在兴头上,却碰到了这么扫兴的事,刚刚屠了个村子乐呵乐呵,半道就遇着打闷棍的。他已经看出来来了,这伏在山上打闷棍的就一个人、一支枪,可就一个人、一支枪,在两分钟之内,已经放倒他三十多口子了,全是一枪毙命,没有活口。一个小队已经没了一半多,这要让上面知道了,自己的军旅生涯就到头了,非上军事法庭不可。

岩田越想越气,于是喝令去拿机枪、掷弹筒。现在冲锋是不能了,人已经没了一半多,那个打闷棍的家伙枪法准的要命,他不能把剩下的人全填进去,虽然他并不在乎士兵的生命,但这关系到自己的前程。他决定用绝对优势的火力,把那个混蛋干掉。

士兵们重新架起机枪、掷弹筒,露出头来,想要瞄准,可是萧峰就在山顶上等着呢。一阵枪声响过,又倒下四个,脑门上的窟窿里红的白的流的一塌糊涂,所有的鬼子又全趴车后不动了。

看着这糟糕的局面,岩田小队长气的几欲吐血。忠勇的皇军士兵就这样被人像打靶子似的,不,比打靶子还准,打靶子谁也不能保证枪枪十环。可到目前为止,所有中枪的士兵全都一个样,都是脑袋中枪。如此下去,要不了多长时间,自己一个小队就会被消灭干净。到那时自己想上军事法庭,恐怕都只能是一个奢侈的梦想,非玉碎在这里不可。

再看看手下那些士兵,全都吓破了胆,老老实实趴在马车后面,一个个脸色苍白、嘴唇哆嗦,哪里还有点英勇无敌的大日本皇军的样子。

岩田可真急了,再这样下去,这仗也不用打了,全都等着挨枪子吧。于是抽出指挥刀,再次狂吼一声:“杀给给……!”当先朝山坡冲去。

幸存的日本兵一看长官先冲出去了,自然不敢呆着不动,怪叫一声,一齐端着枪冲了出去。

二战中,日军的战术死板是出了名的,自日俄战争开始,直至二战战败,日本向同盟国投降,日军的战术几乎就没有变过,单纯依靠高速度、大动量的正面冲击,每次的胜利都是用无数士兵的鲜血和生命堆出来的。这次岩田小队的战术也没有例外,所有的士兵都跟在岩田后面,一窝蜂的冲向山坡。

这种战术,对于没有经过战阵的人来说,具有很强的心理冲击力和很大的破坏力。可是今天,他们错了,错的离谱,他们面对的不是张少帅的兔子兵,而是在二十一世纪当了五年世界顶级佣兵,无数次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萧峰,战友们送他绰号叫”无常“的萧峰。他们这样冲锋,只能说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萧峰镇定地看着这一切,沉静的瞄准、射击。等到日军冲过七十米的距离,他已经打出了十发子弹,撂倒十个鬼子,但他还是放过了岩田。

剩下的鬼子看到萧峰了,虽然跑得太急,枪打的不是那么准,但是子弹已经开始“嗖嗖”的往萧峰身旁的土里钻了。看鬼子来的近了,萧峰来不及装弹,伸手拿过两枚手雷,拔掉插销,在枪托上一磕,猛地扔了出去。

“轰轰”两声,又炸倒了四个鬼子,趁着爆炸的功夫,萧峰把刺刀装到枪口上,一下子站了起来。

等手雷爆炸的硝烟散尽,剩下的鬼子看到萧峰亮出了刺刀,大叫一声,一边往前猛冲,一边按照操典的要求,“啪啪”地把枪里的子弹退掉,挺着刺刀就冲了上来,萧峰要的就是他们这一手,因为他早就知道日军有这条军规,拼刺刀的时候必须先退子弹,而日军士兵又号称世界上最没有脑子的士兵,执行命令的死板也是有名的。

鬼子越来越近,萧峰猛然拔出了手枪,“啪啪啪啪……”几声清脆的枪声响过,剩余的六个鬼子也全都脑门中枪,魂归东瀛了。

岩田惊呆了,二十多人冲锋,这一转眼自己就成了光杆司令,这也太恐怖了吧?他也不打算回去了,回去也没有好果子吃,双手把指挥刀高举过顶,“呀”的大叫一声,对着萧峰猛砍过来。

萧峰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抬手一枪,正打在岩田的右膝盖上,一下子把他的膝盖骨打碎,岩田一头栽倒在地,冲击力之大,震得地皮都颤了一颤。

萧峰没有动,就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岩田以刀拄地,努力想站起来,但是膝盖粉碎的右腿让他未能如愿,他“扑通”一声,又跪倒再地,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哼了一声。

岩田知道自己站不起来了,绝望的感觉涌上心头,“嗖”的刀尖一转,就欲剖腹。可萧峰那会让他如愿?抬手一枪,把岩田的指挥刀打成两段,随即飞起一脚,踹在岩田的下巴上,岩田就觉得像被飞驰的火车撞中,身子“嗖”的一声飞出两三米,“砰”的摔在地上,仰面朝天躺在那儿不动了。

萧峰把岩田拖到一棵树下,解下他的皮带,把他吊在树上,就不再理他,拔出刺刀,开始割那些死鬼子的脑袋。

岩田被萧峰踹的只是晕了过去,被冷风一吹,不久就醒了过来。看到萧峰竟连死人也不放过。只气得怒发冲冠,目眦欲裂,可惜双手被吊在树上,动弹不得,急的他乱踢乱蹦,大叫大嚷:“不!你不能这样!你这个混蛋、屠夫、刽子手……”

萧峰根本就不理他,慢条斯理的割下所有的脑袋,然后仔仔细细地把这些脑袋垒到一起。五十七颗脑袋,不,连车上的尸体一共是五十八颗脑袋,萧峰足足忙了半个多小时,才彻底搞定。岩田这时已叫得筋疲力尽、喉咙嘶哑。

萧峰走过来,用带血的刀子拍拍岩田的脸,瞪视着他道:“你嚷什么?我是屠夫、刽子手,那你算什么?你在赵家村屠村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吗?“

岩田张口结舌,支吾道:“我们……大日本皇军……”

萧峰挥手“啪”地狠狠的打了他一个耳光,怒道;“大日本?你们日本跟大有关系吗?就凭你们那转个屁股都嫌窄的小岛?还是你们这些没有三刀高,长着一双罗圈腿的矮子?

岩田瞪着眼睛道:“你不能侮辱我和我的国家!”

萧峰一下子乐了:“侮辱?我问你,你现在是在谁的地盘上?”

岩田瞪视萧峰半晌道:“我承认我是在中国,但是我相信,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变成我们日本帝国的属地。”他不敢再说大日本帝国,怕再挨耳光。

但是萧峰还是“啪”地又给了他一耳光。笑道:“你他娘的死到临头还敢胡吹大气。告诉你,老子早晚要杀上你们那几个小岛。”顿了一下,又道,“你不许我侮辱你,呸,你他娘的这是在中国地盘上。在中国地盘上,就得守中国规矩。中国规矩就是我可以随便侮辱你和你的国家,因为中国没有请你们来。等什么时候老子杀到你们小日本,再按你们的规矩办事,你觉得怎么样?”

岩田挨了两次耳光,脸就丰满了许多,嘴角流血,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但还是狠狠地瞪是这萧峰,只觉得这个支那人说话蛮横无理,实在是八格牙鲁至极。他忘了,自己原来对中国人说话更加蛮横无理,这叫选择性遗忘。

萧峰不理岩田那要杀人的目光,用刀子拍拍他的脸道:“好了,废话少说。你跟我说说,你们的驻地在哪里,有多少人,还有你的上级驻在哪儿,又有多少人?说清楚了,老子就给你个痛快的,如果你不说……”

萧峰伸出左手拇指刮了刮刀刃,笑道:“那你将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岩田怒道:“本来跟你说也没什么,让你去送死好了。可是你如此威胁我,我是不会说的,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是绝对不受威胁的。”

萧峰不温不火的道:“你不说是吧?”不待岩田回答,一伸手拽下了岩田的裤子。

岩田大骇道:“喂喂,你要干什么?”

萧峰笑道:“没什么,我很喜欢吃烧烤,我想你也一定喜欢,现在我就请你吃。”

说着,“噌噌”两刀,在岩田大腿上割下一长条肉来,岩田痛得大声惨叫。

萧峰捡起一把刺刀,串起肉条,弄点杂草树枝,就烤了起来。烤了一会儿,抽抽鼻子道:“好香,要是有点盐就更妙了。”

想了想,把刀子一扔,转身跑下山去,在那些粮食车上乱翻一气。不一会儿,美滋滋的拿着一袋子食盐走上山来。鬼子的给养里就带着食盐。

萧峰走到火堆前坐下,抓起一些食盐撒在烤的喷香的肉串上,又咕哝道:“嗯,很香,我想如果先把肉腌一下会更香。”随手抓了一把盐,塞到岩田腿上的伤口上。

岩田疼得“嗷”的一声跳了起来,大哭大叫。萧峰也不理他,耐心的烤肉。一会儿肉烤好了,萧峰把烤得喷香的肉条从刺刀上取下来,切成小块,对岩田笑道:“来,我请你吃烤肉,放心,我烤肉的手艺很好。”

说着抓起一块肉块塞向岩田嘴里,岩田使劲闭着嘴,萧峰笑道:“吃吧,别客气。”伸手捏着他的下颚两边一用力,岩田就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巴。萧峰把烤肉往他嘴里一塞,松开捏住下颚的手,一拍他的喉咙,咕噜一声,岩田把肉就吞了下去。萧峰如法炮制,很快就把所有的肉块都塞入了岩田的腹中。

岩田可真是有口福了,亲眼看着从自己身上割下的肉,在自己眼前烤得喷香,又自己吃了下去。

“味道怎么样?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我们继续烤。”声音犹如狼外婆诱惑小红帽。

岩田恶心的呕吐不止,直吐得上气不接下气,话也说不上来,急得直摇头。好一会儿,才说道:“你不是人……是个魔鬼……不……不要烤了,我……我告诉你……你问什么我都告诉你……。”他实在不喜欢萧峰做的烤肉,虽然烤得很香。


夜凉如水,一钩新月斜挂在天边,站岗的鬼子哨兵都跑在背风的地方取暖。

一道黑影轻烟般的来到唐县城下,黑影靠近城墙根,侧耳倾听,城头寂静无声,伸手从腰上拔出两把刺刀,手臂一挥“夺!”左手刺刀插入城墙砖缝,随即手臂加力,身子登时悬空提了起来。然后挥出右手刺刀,插入更高处砖缝,身子随着又升高一尺。如此反复不停,不一会儿,就登上城墙。伏在城垛口再次仔细观察一下,然后“嗖”的一声进了唐县城。

这人是谁?不用问,当然是萧峰了,在从岩田口中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后,萧峰一刀割断了他的喉咙,随即割下他的脑袋,就放在那一堆脑袋的最顶上。

萧峰进城后,沿着中心大街往里走,整个唐县城一片寂静,在这战乱年代,人们都是天一黑就关门睡觉,谁也没有心情,也没有财力去过夜生活。

萧峰在一家绸缎庄门口停下了,他要买点布匹做件棉衣,大冬天的穿着春装可真不好受,体质好也不行。绸缎庄的门板上的紧紧的,里面没有一丝灯光,只有门口的灯笼在冬夜里发着微弱的光。敲了半天门,里面死活就没有人应声,萧峰恼了,伸手拽下两块门板,然后纵身摘下一个灯笼,打着灯笼进了绸缎庄。

绸缎庄里,五颜六色的绸缎琳琅满目,萧峰也不挑拣,看准了一匹灰色的绸缎,伸手取了过来,然后从缴获的背包里取出五六十个大洋,他不知道一匹绸缎在这个年代里值多少大洋,但估摸着够了,就往柜台上一扔,转身离开。

萧峰哪里来的大洋?别忘了,岩田小队可是洗劫了赵家村,在那些马车上,萧峰找到了一千多个大洋,因为打算倒唐县买点必须的东西,所以就带了一些,信用卡在这个年代可不好使。

萧峰又找到一家裁缝铺,强行敲开门,逼着裁缝给他量了尺寸,让裁缝给他做一套棉衣。可怜的老裁缝看这家伙服装怪异,长相彪悍,手里还拎着家伙,以为遇上了土匪,哪敢推辞,战战谨谨的接了这单并不情愿的生意。萧峰扔下十个大洋,约定天明来取,就扬长而去。

现在,他要去办最重要的事了,他找到一家首饰店,把老板跟做金银首饰的师傅都给轰了起来,他要做一些东西。老板和师傅都满腹怨气,可是看看萧峰手里那寒光闪闪的刺刀,还有冒着杀气的眼神,再看看扔在桌上的二、三百大洋,不敢推辞,立即开工。四个首饰师傅点着蜡烛,叮叮当当的干活,萧峰在一旁帮着出主意,顺便检查质量,掌柜的则端茶倒水,忙得不亦乐乎。

转眼四个小时过去了,报晓的雄鸡已开始啼鸣,萧峰要的东西----五十枚无常勾魂令也做好了。萧峰一枚枚查看,这个年代的首饰匠技术就是高,一枚枚勾魂令制作的犹如艺术品。

勾魂令大约长十厘米,最宽处约四厘米,成上宽下窄的箭头形,形状跟中国古代的令箭相似。因为萧峰认为,雪白的银子代表了正义,所以选择用白银之作。薄薄的勾魂令,五十枚摞起来不到两厘米厚,正面刻制一个手挥铁链、张牙舞爪、直欲择人而噬的勾魂无常,下面刻着两个大字——无常,背面刻了八个字:勾魂无常,专诛倭奴。

“无常”,是萧峰当佣军时候的代号,这种勾魂令,萧峰当佣军时候就用,只不过那时候用的没有背后那八个字而已。

萧峰满意地将勾魂令收进口袋,把掌柜的和四个首饰匠召集到一起,严肃的说:“今天做的这些东西,我希望你们立刻忘掉,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掌柜的连忙点头道:“是、是,这位先生您放心,看您做的这东西,是打算杀那些天杀的日本鬼子的,我们也是有良心的中国人,绝不会出卖您。”

萧峰摇摇头道:“你错了,我不怕你们出卖我,能抓到我的小鬼子还没生出来呢。我是为你们好,这唐县城里住着几百个鬼子,一旦传到他们耳中,我拍拍屁股走路,你们呢?”

听着萧峰的话,掌柜的脸上很快就渗出了汗珠,四个首饰匠早已哆嗦成一团。

萧峰一笑,又扔出了十个大洋,道:“这点钱给你们买茶喝。”转身飘然而去,留下一屋子五个人围着一堆大洋发呆。

出了首饰店,萧峰去裁缝铺取了棉衣,换下身上的休闲服。这套衣服在二十一世纪是再平常不过,可在这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就太扎眼了。现在,萧峰换上了绸缎棉衣,再买一顶礼帽戴上,活脱脱变成一个三十年代小康之家的翩翩佳公子。

这时天已大亮,大街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早点铺也都开张营业。萧峰走进一家早点铺,要了油条、豆浆,一边吃,一边跟早点铺的老板东拉西扯。等到吃完了早点,他也搞清了岩田说的华升中学的大概位置。

付了饭钱,萧峰溜溜达达沿着大街走去,华升中学离得并不太远,走了大约二、三里路就到了,远远地就看见学校的大门口两边站着两个荷枪实弹的鬼子,学校的围墙很高,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萧峰若无其事的四处打量一下,正好附近有一座茶楼,就进了茶楼,登上二楼,找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叫了一壶茶、几样点心,慢慢地喝着茶,仔细打量着学校里的情况。

这是一座三排房子的学校,每排都有十七八间房子,一条宽阔的甬路把三排教室分成东西两边。

最后一排西边应该是伙房,萧峰上来的时候的鬼子刚刚出完操,都在那里排队打饭,伙夫把盛菜的大桶和盛饭的箩都搬在院子里,每一个鬼子领到一勺菜、两个米饭团子。

鬼子防卫松懈,让萧峰感到惊讶,整个大院只有前后门各有两个岗哨,除此之外,连个眺望的塔楼都没有。

看着这一切,萧峰心里暗暗为中国人悲哀,这么大个中国,却让小鬼子为所欲为。这个兵营简直跟不设防差不多,可以想到鬼子在这里过得是多么惬意。

鬼子们都打完了饭,早的已经吃完了,萧峰也把鬼子的人数查清了:一共是二百四十三个鬼子,加上四个城门的四十八个鬼子,一共是二百九十一个,比岩田交代的少了一个,但他没见到一个大尉军官,看来就是缺的那个人,因为是这里的最高军事长官,所以有专人送饭。

又看了一会儿,鬼子已经三三两两的走出学校的大门,所到之处的中国人都低眉顺眼的躲到一边让路,鬼子则趾高气昂、指手画脚,看哪个不顺眼,就扇上两耳光、踢上几脚。

萧峰越看越气闷,想要看的东西都看到了,就结了帐走出茶楼。路上,萧峰走进一家药店,买了一大堆中草药,顺便出大价钱把药店的药材炮制工具给买了。带着这些东西找了一家位置偏僻的旅馆住下,关上门,便丁丁当当的炮制药材。他要做的是一种迷香,也就是武侠小说里常见的鸡鸣五鼓断魂香之类的东西。这可不是在佣兵部队学的,而是萧峰因为经常接到一些暗杀任务,而这些任务大都极为艰难,所以萧峰就想到了中国武侠小说里说的这种迷香,他买来许多《本草纲目》之类的中草药书籍,埋头苦心研究了几个月,弄出了无常勾魂香。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这种迷香,不管人畜,被这种香烟熏过,至少也要三个小时昏睡不醒

制作完十根指头粗的迷香,再做几粒解药,天已近晌午,萧峰不愿意出去,就给小二一个大洋,让他给买了饭送到屋里,草草吃完,倒头就睡,他要养精蓄锐,为晚上干脏活做准备。

一觉好睡,醒来看看手表,已经是下午四点,冬日白天短,太阳都快落山了,伸伸腰、压压腿,再做几个俯卧撑,舒活一下筋骨,萧峰施施然走出客栈,看看四下无人,直奔华升中学——鬼子的兵营。

片山正雄是伙头军的班长,这家伙长得肥头大耳,一个肥大的身子压在两条细的可笑的罗圈腿上,看上去直让人担心,不小心沉重的身子会把腿压折了。

现在,片山正站在一口直径近两米的大锅前,手持铁锨,吃力地翻着满满一锅猪肉炖白菜,一边翻一边吼着烧火的小鬼子赶紧加火,小鬼子手忙脚乱的王灶膛里添柴禾,一不小心把一团火星溅到片山裤子上,把片山的裤子烧了个窟窿,片山大怒,一脚揣在小鬼子屁股上。小鬼子正撅着屁股吹火,猝不及防,被踹的一头扎进灶膛里,烧的哇哇大叫,片山乐得哈哈大笑。

正高兴呢,忽听房后有人大叫:“失火了,柴草垛着火了!”片山大惊,飞快地迈动两条短小的罗圈腿,几步跑到后门,拉开门一看,房后的柴草垛火苗子窜起老高,黑烟滚滚。

“八格!”片山大骂一声,连踢带打地把所有的火头军都赶出去救火,生怕中队长柴崎惠三知道,祡崎这家伙今天心情很不好,岩田小队长昨天晚上就该回来,可到现在也没有踪影,连个通讯员也不往后派,把柴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今天已经摔了四五个杯子了。片山可不想在这时候触霉头,搞不好柴崎真会拿指挥刀劈了他。想起柴崎砍中国人的狠劲,片山就觉得脖颈子凉飕飕的,小鸡鸡就直想尿尿。

就在所有的鬼子都跑去救火的时候,萧峰从窗户跳进屋子,把灶台上盆里的熟肉顺走一大块。原来他就躲在柜子伙房后面,出来的匆忙,没吃晚饭,现在被做饭的香味一勾,竟然饥肠响如鼓,他怕腹鸣声暴露自己,灵机一动,就弄了个调虎离山之计,先搞点东西填饱肚子再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