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八零峥嵘岁月

八零峥嵘岁月

姬无命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陈书做梦也没想到,他被商业对手陷害致死,重生到80年代。前世因为自己的烂赌和暴力,永远的失去妻女,这一世,他要重头做人,站在遍地黄金的大地,他发誓要主宰这个时代。他要守护好自己的妻儿,也要让前世害过他的人和家族,永世不得翻身。...

主角:陈书白薇   更新:2022-09-13 07: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书白薇的其他类型小说《八零峥嵘岁月》,由网络作家“姬无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书做梦也没想到,他被商业对手陷害致死,重生到80年代。前世因为自己的烂赌和暴力,永远的失去妻女,这一世,他要重头做人,站在遍地黄金的大地,他发誓要主宰这个时代。他要守护好自己的妻儿,也要让前世害过他的人和家族,永世不得翻身。...

《八零峥嵘岁月》精彩片段

次日黄昏。

城东区的道路都已经铺好了石板,地面干干净净,住在这边的人非富即贵。

“叮铃铃。”

一阵自行车的清铃由远及近,随之而来的是年轻少男少女欢脱的笑声。

“栗子姐,你慢点儿,等等我。”

“快跟上,家里准备了好多糖果,还有汽水。”

拐过街角,少女看见突然出现在面前人影,浑身打了一个机灵,一时间握不住把手,整个人侧摔下去。

“小心。”陈书脸色微变,连忙伸手去扶。

是他!

少女瞥见陈书急忙来搀扶的双手,脸上浮过一丝安心。

“啪!”

千钧一发之际,双手突然收了回去,少女结结实实摔了一跤,连膝盖都摔破了,渗出猩红的血丝。

“啊!”

惨叫声回荡在街角,少女在同伴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起身,她的眼眸饱含气愤。

“喂,你什么人,敢撞伤栗子,活得不耐烦了?”

流里流气的青年急于在女孩子面前出头,狠狠地推搡陈书。

陈书不想惹事,没有还手,皱起眉头平静地回答:“连人带车,我碰都没有碰一下,你可以去问她自己。”

青年语塞,回望少女。

这位少女正是陈书老板的女儿,她气红了脸,但又不能歪曲事实,“我拐角时看到他,害怕撞了人强行拐弯,自己没控制住。”

“哼,**,你没事躲在拐角处吓人干什么,弄伤了栗子你赔得起吗?”青年喋喋不休,摆出一副要替少女讨公道的嘴脸。

陈书气笑了,嘲弄道:“我赶路恰好经过巷子口,这也犯法?”

发生眼下的事故谁也不想,但这青年为了讨好女孩子冤枉到他头上,这就不对了。

摸了摸鼻尖,陈书暗自吐槽,舔狗这东西,真是哪个时代都不缺。

“你!”

青年气急败坏,扬起拳头要打人。

熟料少女走过来,一脚踩在陈书的脚背上,她气鼓鼓地瞪大眼睛,“你明明都伸出了手,这么近的距离,扶我一把会死呀?”

“你还没嫁人,我怕坏了你的名声。”

陈书淡定地回应。

倘若在搀扶时,不小心碰到少女某些敏感的部位,他势单力薄,有理也说不清。

在后世,搀扶老人时都有可能被讹诈,何况这个有“流氓罪”的年代。

他没有记错的话,“流氓罪”这个罪名太过笼统,直到97年才被废除,最高可以判处死刑。

万一被扣上个流氓的帽子,肯定少不了麻烦。

少女脸色微变,她家境优渥,受过教育,自然清楚陈书的顾虑。

“哼,我又不是个不明事理的人。”

二八大杠自行车是独属于这个时代的记忆。

顾名思义,车轱辘有28英寸,把手和坐垫之间有一条黑粗的横杠。

小时候,陈书学骑自行车时没少摔跟头,那时的他腿还不够长,只能从横杠下面伸过去踩脚踏板。

放眼望去,这群青年男女骑的自行车大都是这个型号。

不过栗子,也就是少女的自行车反倒独树一帜,是一辆凤凰牌的女士自行车,中间没有那条碍事的横梁。

陈书走过去扶正,挑了挑眉头道:“链条出来了。”

“啊,这可怎么办?”

栗子忧心忡忡,手足无措。

“要不咱们送到修理店去修吧。”青年提议。

链条卡在缝隙里,根本推不动后轮,栗子无奈地说道:“这,这还得抬过去。”

现在的自行车不比后世那样轻便,硬抬的话得费不少力气。

“放着吧,我去借两个一字起子,我来修。”陈书眼眸亮晶晶,修自行车,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

在后世,骑多了自行车的人一定碰到过链条出来的情况,次数多了,连起子都不用,在路边随便折两根树枝都能修。

只不过后世的自行车品质好,大多数都用不着罩子保护车轴处的齿轮,上链条自然方便。

八十年代则不同,想要上链条,必须先把铁皮罩子拆下来。

陈书熟练的手法看得栗子两眼放光,一旁的青年见到这一幕,不禁吃味,“哼,一看就是个工人的命,我爸手里管着十几个工人呢。”

“你闭嘴。”栗子翻白眼,人家陈书能帮她修自行车,你不行还要在这冷嘲热讽,不是找骂吗?

陈书估摸着青年的父亲应该是在某个厂里当管理的,所以才会说出这番话。

他轻笑一句,青年不懂事,要知道这年头厂里的熟练工地位可不小,就连管理见了也得递烟说两句好话。

“工人怎么了?你说这话,小心被当成资本主义的走狗啊。”还了工具,陈书拍拍青年的肩膀调侃两句。

青年脸色为之一变,慌忙低下了头,十年前那场动荡至今仍历历在目。

“放心吧,傻小子,我已经结婚了。”陈书莞尔一笑。

青年听到这话,心脏怦怦直跳,被人看穿心思的羞臊感涌上脸颊,他嘴硬道:“这位大哥,你结婚了关我什么事。”

哟,嘴里说着不关你的事情,可这称呼怎么都变了?

先前还一脸不客气,这就叫上大哥了?

陈书不禁捧腹,要不是周围有人看着,他一定会笑出声。

其余人没有听出话里边的意思,仍旧一头雾水。青年悄声询问少女,“栗子,这位大哥究竟是什么人呀?”

“我爸的一个朋友。”少女白了陈书一眼,没好气地回答。

在烈日下呆了很久,陈书擦了擦汗水,撩动衣襟给自己扇风。

青年眼珠子机敏,窥见皮带上别的BP机,当即心头一震,这东西连自家老爹都没有呢。

他当即陪笑,主动给陈书捶肩膀,“叔,刚才我太担心栗子,说了两句气话,您大人有大量,别往心里去呀。”

哟吼,态度转变这么大?陈书一时间没反映过来,干嘛这么献殷勤呢?

“大城市过来的吧,叔,您这BP机一定花了不少钱?”

陈书挑了挑眉,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他掏出BP机随手把玩,“不贵,也就三千多。”

“三千!”

一时间,除栗子以外,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这年头,二八大杠就要一百八十块钱,普通工人得干四五个月,不吃不喝才买得起。

这BP机的价格已经抵得上近二十辆自行车了呀。

少男少女无不啧啧称奇,青年叫起叔叔来叫得更欢。


次日黄昏。

城东区的道路都已经铺好了石板,地面干干净净,住在这边的人非富即贵。

“叮铃铃。”

一阵自行车的清铃由远及近,随之而来的是年轻少男少女欢脱的笑声。

“栗子姐,你慢点儿,等等我。”

“快跟上,家里准备了好多糖果,还有汽水。”

拐过街角,少女看见突然出现在面前人影,浑身打了一个机灵,一时间握不住把手,整个人侧摔下去。

“小心。”陈书脸色微变,连忙伸手去扶。

是他!

少女瞥见陈书急忙来搀扶的双手,脸上浮过一丝安心。

“啪!”

千钧一发之际,双手突然收了回去,少女结结实实摔了一跤,连膝盖都摔破了,渗出猩红的血丝。

“啊!”

惨叫声回荡在街角,少女在同伴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起身,她的眼眸饱含气愤。

“喂,你什么人,敢撞伤栗子,活得不耐烦了?”

流里流气的青年急于在女孩子面前出头,狠狠地推搡陈书。

陈书不想惹事,没有还手,皱起眉头平静地回答:“连人带车,我碰都没有碰一下,你可以去问她自己。”

青年语塞,回望少女。

这位少女正是陈书老板的女儿,她气红了脸,但又不能歪曲事实,“我拐角时看到他,害怕撞了人强行拐弯,自己没控制住。”

“哼,**,你没事躲在拐角处吓人干什么,弄伤了栗子你赔得起吗?”青年喋喋不休,摆出一副要替少女讨公道的嘴脸。

陈书气笑了,嘲弄道:“我赶路恰好经过巷子口,这也犯法?”

发生眼下的事故谁也不想,但这青年为了讨好女孩子冤枉到他头上,这就不对了。

摸了摸鼻尖,陈书暗自吐槽,舔狗这东西,真是哪个时代都不缺。

“你!”

青年气急败坏,扬起拳头要打人。

熟料少女走过来,一脚踩在陈书的脚背上,她气鼓鼓地瞪大眼睛,“你明明都伸出了手,这么近的距离,扶我一把会死呀?”

“你还没嫁人,我怕坏了你的名声。”

陈书淡定地回应。

倘若在搀扶时,不小心碰到少女某些敏感的部位,他势单力薄,有理也说不清。

在后世,搀扶老人时都有可能被讹诈,何况这个有“流氓罪”的年代。

他没有记错的话,“流氓罪”这个罪名太过笼统,直到97年才被废除,最高可以判处死刑。

万一被扣上个流氓的帽子,肯定少不了麻烦。

少女脸色微变,她家境优渥,受过教育,自然清楚陈书的顾虑。

“哼,我又不是个不明事理的人。”

二八大杠自行车是独属于这个时代的记忆。

顾名思义,车轱辘有28英寸,把手和坐垫之间有一条黑粗的横杠。

小时候,陈书学骑自行车时没少摔跟头,那时的他腿还不够长,只能从横杠下面伸过去踩脚踏板。

放眼望去,这群青年男女骑的自行车大都是这个型号。

不过栗子,也就是少女的自行车反倒独树一帜,是一辆凤凰牌的女士自行车,中间没有那条碍事的横梁。

陈书走过去扶正,挑了挑眉头道:“链条出来了。”

“啊,这可怎么办?”

栗子忧心忡忡,手足无措。

“要不咱们送到修理店去修吧。”青年提议。

链条卡在缝隙里,根本推不动后轮,栗子无奈地说道:“这,这还得抬过去。”

现在的自行车不比后世那样轻便,硬抬的话得费不少力气。

“放着吧,我去借两个一字起子,我来修。”陈书眼眸亮晶晶,修自行车,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

在后世,骑多了自行车的人一定碰到过链条出来的情况,次数多了,连起子都不用,在路边随便折两根树枝都能修。

只不过后世的自行车品质好,大多数都用不着罩子保护车轴处的齿轮,上链条自然方便。

八十年代则不同,想要上链条,必须先把铁皮罩子拆下来。

陈书熟练的手法看得栗子两眼放光,一旁的青年见到这一幕,不禁吃味,“哼,一看就是个工人的命,我爸手里管着十几个工人呢。”

“你闭嘴。”栗子翻白眼,人家陈书能帮她修自行车,你不行还要在这冷嘲热讽,不是找骂吗?

陈书估摸着青年的父亲应该是在某个厂里当管理的,所以才会说出这番话。

他轻笑一句,青年不懂事,要知道这年头厂里的熟练工地位可不小,就连管理见了也得递烟说两句好话。

“工人怎么了?你说这话,小心被当成资本主义的走狗啊。”还了工具,陈书拍拍青年的肩膀调侃两句。

青年脸色为之一变,慌忙低下了头,十年前那场动荡至今仍历历在目。

“放心吧,傻小子,我已经结婚了。”陈书莞尔一笑。

青年听到这话,心脏怦怦直跳,被人看穿心思的羞臊感涌上脸颊,他嘴硬道:“这位大哥,你结婚了关我什么事。”

哟,嘴里说着不关你的事情,可这称呼怎么都变了?

先前还一脸不客气,这就叫上大哥了?

陈书不禁捧腹,要不是周围有人看着,他一定会笑出声。

其余人没有听出话里边的意思,仍旧一头雾水。青年悄声询问少女,“栗子,这位大哥究竟是什么人呀?”

“我爸的一个朋友。”少女白了陈书一眼,没好气地回答。

在烈日下呆了很久,陈书擦了擦汗水,撩动衣襟给自己扇风。

青年眼珠子机敏,窥见皮带上别的BP机,当即心头一震,这东西连自家老爹都没有呢。

他当即陪笑,主动给陈书捶肩膀,“叔,刚才我太担心栗子,说了两句气话,您大人有大量,别往心里去呀。”

哟吼,态度转变这么大?陈书一时间没反映过来,干嘛这么献殷勤呢?

“大城市过来的吧,叔,您这BP机一定花了不少钱?”

陈书挑了挑眉,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他掏出BP机随手把玩,“不贵,也就三千多。”

“三千!”

一时间,除栗子以外,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这年头,二八大杠就要一百八十块钱,普通工人得干四五个月,不吃不喝才买得起。

这BP机的价格已经抵得上近二十辆自行车了呀。

少男少女无不啧啧称奇,青年叫起叔叔来叫得更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