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二胎六宝团宠妈咪又曝马甲了

二胎六宝团宠妈咪又曝马甲了

七月流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DNA鉴定报告出来之后,沈小软的假千金身份被戳穿,冒牌货被逼替嫁给植物人。安家人将沈小软当做传宗接代的工具,甚至勒令她生下孩子就离开,不能再见孩子。真千金白莲属性暴露无遗,在安靳辰醒来之后,顶替了自己的身份,抢走了自己的功劳,还谋害她将她扔进海中。

主角:沈小软,安靳辰   更新:2022-07-15 21: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小软,安靳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二胎六宝团宠妈咪又曝马甲了》,由网络作家“七月流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DNA鉴定报告出来之后,沈小软的假千金身份被戳穿,冒牌货被逼替嫁给植物人。安家人将沈小软当做传宗接代的工具,甚至勒令她生下孩子就离开,不能再见孩子。真千金白莲属性暴露无遗,在安靳辰醒来之后,顶替了自己的身份,抢走了自己的功劳,还谋害她将她扔进海中。

《二胎六宝团宠妈咪又曝马甲了》精彩片段

“把离婚协议签了。”

“让你替我嫁给安靳辰,本来就是权宜之计……现在安靳辰醒了,你个冒牌货该下堂了!”沈云曦趾高气昂地将沈小软堵在墙角。

沈小软面色苍白:“一年前,你们骗我替嫁,为一个植物人生育孩子!结果孩子一出生就被抱走了,现在安靳辰醒了,你就逼我离婚?”沈小软激动的撞开沈云曦,夺门而出:“我要去找安靳辰!我要见我的孩子……”

安家人夺走了她的孩子,她被困孤岛,孤立无援,只能求助于安靳辰。

砰的一声!

两个保镖粗鲁的将沈小软踹进门,利落的扔到沈云曦面前。

沈云曦狠狠地一脚踩在她脸颊上,“只有真正的沈家千金才配得上安靳辰,只有我才能为他生儿育女,成为安家的当家主母!”

撕心裂肺的疼从面上传来,沈小软痛苦的挣扎着:“我不稀罕什么当家主母,我只要我的孩子!”

哐哐几下!

沈云曦捏着沈小软的脖子往地上撞,只把她撞得满脸血,“你给我记住了——孩子是我为安靳辰生的,你压根就没存在过。”

打够了,她才恶狠狠的把离婚协议书拍沈小软面前,“赶紧签字!否则,我弄死你的孽种!”

沈小软脸色一变,拼尽全力爬起来:“你敢!”

“安靳辰已经醒了,我们随时可以要孩子……你的孽种想活着,只能是我的孩子!”沈云曦胜券在握,狠狠推她一把:“签字,我没时间跟你耗。”

沈小软踉跄着跌倒在地,地板的冰冷沁入肌肤,一路寒到心底,教她整个人都如坠冰窖。

沈云曦觊觎安家主母之位,自然容不下安靳辰曾经的糟糠妻。

她若不走,孩子性命堪忧。

就算她留下来也无济于事,她如今孤身一人,何以跟偌大的沈家和安家对抗?

沈小软抹干眼泪,签了字,直接用手指抹了血,狠狠按下手印:“沈云曦,若我的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她将协议书丢给沈云曦,狼狈地用双手撑着地面,一步步往外爬,身后陡然传来女人阴冷的嗤笑:“你没机会了!”

沈小软心头一凉,刚要回头就被人狠狠击中后脑勺,隐约中听到沈云曦猖狂的笑声:“把这贱人丢进大海喂鲨鱼!”

……

五年后。

两年一度的金龙盛典在帝都文化会展中心开展,各大主流媒体和业界大佬蜂拥而至,现场星光璀璨,各大流量同台斗法,斩获话题无数。

“继金龙影帝大奖之后,接下来要揭晓的是今晚最引人注目的奖项——金龙影后奖!”激动的主持人引导着大屏幕放入选作品的精彩片段,将现场观众的胃口吊到沸点,台上才响起振奋人心的音乐:“她就是《囚凤》的女主角——沈小软。”

星光璀璨中,沈小软一袭镂空蓝色星空裙,面若银盘,肤若凝脂,风姿绰约宛如落入银河的精灵。

“大家好。”她立在梦幻的奖台上,微微一笑,“我是沈小软。”

那凤眸一挑的风情,便胜却人间无数。

全场不禁屏住呼吸,生怕惊了这人间绝色。

贵宾区,原本一身冷漠矜贵、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忽然抬眸,深邃的视线攫住台上那抹倩影,薄唇翕动:“沈小软……”

安靳辰心下怦然一动:这女人的声音,有种直击灵魂的熟悉感。

他似乎在昏迷期间听过许多次……可他醒来以后,身边人却只有一个温柔体贴的沈云曦,仿佛这把清澈灵动的嗓音,只是他的一场梦。

直到刚刚……

这场梦忽然照进了现实!

安靳辰下意识一抬脚,一道风似的身影忽然翻着跟斗,直接冲到他面前。

“爸爸!”

约莫五六岁的小家伙一身黑色武术服,撒开手脚熊抱住安靳辰,激动的问:

“她是我妈咪不?”

男人生的高大俊美,挺拔如松,双眸如墨,幽深的瞳孔泛着一缕淡淡的蓝,情绪波动剧烈时,这抹蓝尤其潋滟,给安靳辰平添了几分高贵疏离之感。

“你又跟踪我?”安靳辰蹙眉。

仿佛是血缘天性,三个孩子打小就对百般殷勤的沈云曦不感冒,自懂事以来就致力于寻找他们认可的妈咪。

尤其是生性好动的安暻,为了找妈咪还闹出了不少笑话。

当年他因公遇袭变成植物人,沈家内乱,母亲为了保护他,保住继承人的位置,就将他秘密转移到孤岛上疗养。母亲怕他再也醒不过来,竟然荒唐到给他相了沈家千金生孩子……

听母亲说他昏迷期间是沈云曦一直贴身照顾,孩子也是他和沈云曦通过科学手段得来的,但安靳辰并不相信,暗中做了鉴定,孩子并不是沈云曦为他生的……

他起了疑心,但却调查不出个所以然,岛上的一切痕迹都被抹得一干二净,再加上母亲一味袒护,他才不动声色的留下沈云曦,一方面是以免有心人拿孩子的身世做文章,一方面是要通过她查找岛上的真相。

但这么多年,对孩子的亲生妈咪,他依旧一无所获。

为什么暻宝只看到一个侧脸,就认为沈小软是他的妈咪?

安靳辰压下疑惑,面无表情的将安暻拎给身后的助理,“带他回去!没收所有乐高玩具,罚练‘狼人十项’。”

暻宝小脸一垮,仿佛天都要塌了:“爸爸,你太专制了!我跟踪你还不是想找妈咪?谁让你一把年纪还娶不到老婆,害得我们三兄弟从小就没了妈妈……”

安靳辰冷冷扯唇:“不练完不准睡觉!”

暻宝:“……”

林霖一头冷汗:“安总,暻宝毕竟还小,狼人十项是不是太狠了?”

那可是部队里用来惩罚身强体健的年轻小伙子的非人项目!没个把小时练不完,练完了也得吐血啊。

暻宝由于是三胞胎,从小身体不好,若不是三岁就被安家送去部队历练,现在都没法长得这么健康……

这亲爹也太狠了吧?

“狠?”安靳辰冷冷掀起眼皮:“我跟他这么大的时候……六分钟就能完成。”

林霖和暻宝不约而同的张大了嘴巴,瞳孔地震:六分钟!这还是人类的速度吗?

他真是狼王变的狠人啊!

 


“有什么了不起的,狼人十项有我的乌鸦嘴灵光吗?”暻宝望了眼台上的漂亮女人,忽然忿忿嘀咕,“哼,爸爸今晚要丢脸的……”

暻宝天赋异禀,一张乌鸦嘴向来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安靳辰危险的眯起眼睛,“安!暻!”

“!”林霖连忙捂着暻宝的嘴,抱着龇牙咧嘴的小祖宗跑了。

台上正好响起主持人热情洋溢的播音腔:“接下来,有请安氏集团总裁——安靳辰先生,为我们的新晋金龙影后颁奖吧。”

安靳辰望向台上那抹靓丽的倩影,脚步无意识加快了几分。

“!”沈小软僵硬的转过身,看向那抹曾经朝夕相对的挺拔身影,眼底飞快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怎么会是安靳辰?

她这次回国,除了策划复仇,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回她素未谋面的孩子……

但她没想到会这么快见到安靳辰!

当初安靳辰因意外变成植物人,安母担心家主之位旁落,就秘密安排他住在小岛上,选人替安靳辰传宗接代。她虽不乐意替嫁,但也兢兢业业照顾了安靳辰一整年,到头来却差点连命都丢了。

安家人都是过河拆桥的伪君子。

安靳辰也不例外!

当初那份离婚协议书,安靳辰是签了字的……

沈小软眼底闪过一抹深沉的恨意:她要夺回孩子!

要安家和沈家那些欺辱过她的人……统统要付出代价!

“恭喜你,沈小姐。”安靳辰将奖杯递给她,眼底闪过一抹惊艳之色:

不愧是上得了国际大荧幕的大美人,今夜的沈小软堪称风华绝代,只看了这一眼,便让他心中生出一抹异样来。

这女人,似曾相识。

见她愣愣地看着自己,安靳辰蹙眉:对着他发花痴的女人他向来厌恶,但沈小软这神情……好似有些奇怪。

似恨似怨,冷漠而诡谲。

“我们……是不是认识?”

“不认识!”沈小软斩钉截铁拿过奖杯,回过神后面色迅速恢复正常,露出标准的营业笑容:“安总,幸会。”

当初安家和沈家给她的折磨难堪还历历在目,要不是她福大命大遇到了贵人相救,五年前早就葬身大海了。

若非在镁光灯下要保持营业笑容,她这会儿的脸色铁定非常难看。

安靳辰看着她的变脸绝技,心底疑惑更深一层,莫名对这个初次见面的女人来了几分兴趣:“沈小姐有意向签约安氏娱乐吗?”

众人哗然:

“安靳辰竟然亲自邀请沈小软加入安氏娱乐?!”

“虽然安氏娱乐才成立没几年,但背靠全球首富安氏集团这座大山,不愁没有资源啊。想进安氏娱乐的人分分钟挤破了头……”

“歪瓜裂枣想都别想!安靳辰出了名的御下有方,安氏娱乐对旗下艺人的选拔极为严格,捧得人不多,但个个都成了如今娱乐圈的顶梁柱。”

“看来还是影后面子大!有实力的人走到哪里都会发光……”

众人艳羡沈小软好福气,她却淡然回绝:“不好意思,演戏只是我的副业,暂时不考虑签约。”

众人嘴角抽抽,纷纷以为自己幻听了:堂堂影后竟然说演戏是副业?娱乐圈这么多前辈后辈的脸往哪儿搁?

安靳辰头一次被人拒绝,还是在万众瞩目的领奖台上……眼底飞快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深色。

他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眼神看不出喜怒,但四周的低气压却一寸寸冷冻结冰。

她拒绝得这么果断,当真是无心签约,还是单纯的……针对他这个人?

舞台一角。

一只四五岁的小团子穿着银灰色武术服,款式和暻宝的一模一样,头戴一顶灰色的鸭舌帽,将一张稚嫩中带着三分英气的俏脸遮了大半,只露出一抹桀骜不驯的唇角,此时挂着兴味十足的弧度。

“妈咪很少对男人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呢……”沈糖望着安靳辰冷漠挺拔的侧影,摸了摸下巴,“难道他就是我那个抛弃妻女多行不义的渣爹?”

小家伙沉了小脸,冷哼一声,决定亲自查查这个疑似渣爹的男人……

她一个潇洒利落的侧翻,跳下舞台,正打算离开,一扭脸撞到个黑影——

看身形貌似跟她差不多大,正拿着小手机对着自家妈咪拍照,嘴里嘀嘀咕咕的:“安靳辰大魔王,被拒绝了吧?哼,你还是斗不过我的乌鸦嘴吧!漂亮妈咪干得漂亮……”

瞧着,十分可疑……

国内的狗仔已经这样低龄化了?

“喂,你拍我妈咪……”糖糖一拍小家伙肩膀,暻宝下意识一招反向擒拿,引起了武痴糖糖的注意力:嚯,小样儿挺有劲儿!

两人就这么猫在角落里过了好几招。

实力相当!

暻宝好胜心起,一个高抬腿劈掉了糖糖的帽子,正要用锁喉扣她命脉,目光在落到她那张略带英气的小脸时,震惊地张大嘴巴,“怎么又出来一个我?”

小家伙下意识原地转了一圈,抬手四处摸摸——哪里安了奇奇怪怪的镜子不成?

“你别团团转了,我头晕……”糖糖霸气的扣住他肩膀,歪着脑袋捏了捏他的脸,又扯了两下,纳闷:“真皮的哇……”

暻宝气得跳脚:“如假包换,你才是冒牌的!”

顿了顿,小家伙忽然胆大包天地戳了戳糖糖有些肉嘟嘟的脸颊,幸灾乐祸,“你比我胖一点……肉团子,你谁啊?为什么跟我长得……这么像?”

他们三胞胎兄弟长得各有特色,完全不像……

怎么这犄角旮旯里突然冒出来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男娃娃?

暻宝话音刚落,糖糖一拳砸过来,气势汹汹“士可杀,不可说我胖!”

“……”暻宝惊险地闪身躲过,正要理论……外头忽然传来熟悉的说话声,他顿时一惊:有人找过来了?

他得赶紧跑!

若是被抓回去,今晚怕是要脱层皮。

糖糖正追着他打,不留神暻宝跟条滑溜的鱼一样,钻进了黑暗中消失不见,气得她跺跺脚。

但她看向领奖台,忽然想到什么,脑海中灵光一闪:妈咪这次就是回来找哥哥的啊!

这团子跟她长得这么像,该不会是亲哥吧?

 


沈小软下了台,将奖杯交给助理后又找了一圈,不见自家小宝贝,顿时头疼:

当年她被逼离婚前,曾被岛上的恶霸下药,还是药性烈到必须要男人才能解的那种……为保清白,她只能扑倒尚是植物人的安靳辰。

没想到,那一夜荒唐……竟然让她有了三个女儿!

这次回国,她只带了老大沈糖,小丫头打小就皮实,整天打扮成男娃娃四处打抱不平,一个没看住就容易闯祸……

金龙盛典人多事杂,沈小软担心女儿捅娄子,连忙去找,半路上忽然被人叫住了。

“沈影后,恭喜……今晚你可是金龙盛典最耀眼的月亮!”安擎和遣退工作人员,风度翩翩的走过来,虽然生的一副白净皮相,但眉眼间挂着风流之态,言行举止都写满了轻佻的意味,“小软,多年不见,你变得越来越光彩夺目了!”

这人年少时便是个风流纨绔,对沈小软曾纠缠不休,在她的假千金身份揭开之后,更是第一个跑来落井下石,提出包她当傍尖儿……

“安大少,这么多年不见,你外表看起来倒是一点也没变……”沈小软微微一笑,瞧着他眼底的青黑,眼眶里还有些青红血丝,不无讽刺道:“不过,你这肾……不是一般的虚啊。”

安擎和的笑容僵了一下,恼羞成怒:“你这不识好歹的性子倒是一点没变……娱乐圈不是那么好混的,沈云曦有沈氏力捧,如今是华娱顶流,你个冒牌货若想求生存,就得有人愿意捧。”

他忽然跻身上前,低头在沈小软耳畔嗅了一下:“小软,我一直想你的紧……只要你愿意,安氏娱乐会把你捧上云端,大红大紫。”

“你能做的了安氏的主?”沈小软面带讽刺,抬手按住他肩膀,正考虑是卸他一条膀子还是两条一块卸了做个伴……

“我当然能做主,只要我乐意,整个安氏不都是我的……”安擎和以为她‘投怀送抱’,惊喜异常,正要把人搂住,身后忽然袭来一阵刺骨的冷意,夹杂着男人淡漠的讽刺:“安氏轮得到你做主?”

安靳辰!

安擎和面色一变,登时吓得魂飞魄散,迫不及待的将沈小软推开,呵斥道:“沈小软,你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五年前被揭穿假千金的身份赶出沈家,不甘心沦为平民就来勾引我……还妄图挑拨我们安家的内部和谐……”

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沈小软啧了一声:“安擎和,你母亲生你的时候,不会把你的脑子丢了,把胎盘养大了吧??”

安靳辰微微挑眉,脑海中却闪过两人方才暧昧的姿势,貌似是沈小软主动抱着安擎和?

沈小软原来就是传言中那个……鸠占鹊巢、忘恩负义的沈家假千金吗?

原以为沈小软是心高气傲的白天鹅,连他都敢拒绝……私下却和安擎和纠缠不清?

她对安家人似乎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敌意!

这女人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安靳辰面色冷若冰霜:“安擎和,离这种女人远点……”

沈小软压根不是他能招惹的类型!

“安总,‘这种女人’是哪种?到底谁招惹谁,你看不出来吗?”沈小软小脸一沉,毫不客气的怼回去,“你家养出来的熊玩意儿什么东西,你心里没点数吗?”

安靳辰面色猛地一沉,空气都变得逼仄起来,隐约夹杂着骇人的杀气!

“指桑骂槐的说谁呢?你找死!”安擎和抬手想教训她,沈小软目光一压,冷笑一声,抬手折了他的手腕,“没个脑残十级,怕也不至于这么蠢!”

安擎和疼的抱着胳膊上蹿下跳,满面惊悚:这个女人的手好快,力气好大!他竟然毫无反抗之力……

“沈小软,你竟敢这么对老子……我……”

“废物!”安靳辰危险的眯了眯眼睛:“闭嘴!”

安擎和立刻怂了。

安靳辰居高临下的看着沈小软,忽然俯身,近距离审视着她的眼睛:“你和安家……有仇?”

“……”沈小软冷笑,“不共戴天!”

安靳辰怔了一下,似乎被她眼底滚烫的恨意灼伤了。

“麻烦安家人离我远一点,别跟苍蝇似的……一个接一个的扑上来找不痛快!有些账,我迟早会算……”沈小软急着找女儿,懒得和他们浪费时间,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身后那道强烈的无法让人忽视的视线一直如影随形,直到她消失在转角……

沈小软飞快跑出后台,捂着怦怦跳的心脏,不禁唏嘘:安靳辰不愧是近年来叱咤风云的商界霸主,举手投足都带着上位者的气息,冷压一出,不禁让人心生窒息。

要和这样的男人抢孩子,这场仗注定千难万险。

但为了孩子,她会拼尽全力……

正想着心事,不远处匆匆跑来一道着急忙慌的身影,仿佛在躲着什么人……沈小软连忙上前抓住小家伙往怀里一搂,“小祖宗,你又上哪儿野去了?”

一股淡淡的清香袭来,安暻晕晕乎乎的埋进柔软的胸口,登时脸蛋红扑扑,心脏怦怦跳:这这这……这不是漂亮妈咪么?

她认得自己?

难道她真是爹地的前任,自家亲妈咪?

他有预感——这次肯定没找错人!

这就是妈咪的味道……好温暖哦。

安暻下意识搂着沈小软的脖子,依恋地蹭了蹭,跟只没断奶的小猫似的,萌乖萌乖的。

“一闯祸就学妹妹撒娇……”沈小软惩罚似的捏了捏小家伙软嘟嘟的脸蛋,故意黑着脸:“国内人生地不熟的,你别乱跑……早知道你一回国就跟猴似的满天蹿,就该把你留在墨西哥,好好照顾妹妹们!”

她一边说一边抱着暻宝往酒店走。

暻宝听着听着觉出不对劲了:墨西哥?回国?妹妹们?

暻宝一个激灵,忽然想到刚刚那个‘翻版小兄弟’,惊愕的张了张嘴:原来漂亮妈咪是肉团子的妈妈呀!

漂亮妈咪认错崽了!

怎么会长得这么像呢?

比他们三胞胎兄弟都像,怎么可能没血缘关系?

难道漂亮妈咪不止给爹地生了三个儿子?

小家伙很快理清思绪,决心将错就错,跟漂亮妈咪回家,搞清真相……

说不定还可以把漂亮妈咪拐回家,给注孤生爸爸做老婆……

殊不知,母子俩离开的这一幕正好被悄悄追过来的安擎和看见,他摸了摸下巴纳闷道:“沈小软抱着的那孩子……好像暻宝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