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浪子如龙

浪子如龙

青峰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岩在商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有几次差点站不起来,如今终于成就了一代商业精英,却英年早逝了!再次醒来,苏岩发现自己竟重生回到了一九九一年,在这个充满着无限可能的时代,在这个互联网风暴、数字化城市还都没出现的年代,他居然有了个堪比世界小姐的漂亮媳妇。

主角:苏岩,张玲,苏囡囡   更新:2022-07-15 21: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岩,张玲,苏囡囡 的女频言情小说《浪子如龙》,由网络作家“青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岩在商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有几次差点站不起来,如今终于成就了一代商业精英,却英年早逝了!再次醒来,苏岩发现自己竟重生回到了一九九一年,在这个充满着无限可能的时代,在这个互联网风暴、数字化城市还都没出现的年代,他居然有了个堪比世界小姐的漂亮媳妇。

《浪子如龙》精彩片段

 

“爸爸,不要丢下我......”

 

“好大的火,囡囡好疼,爸爸救救我......”

 

火海里,一个小女孩被困在里面,肆虐的火苗把房间里的东西一点点吞没烧尽,最后慢慢爬向她的衣服上。

 

她稚嫩的脸上满是惊恐,想要跑出来,可是做不到。跌倒在地上,绝望的看着苏岩的方向。

 

奢望他能伸出援手。

 

可是迟迟没等到回应。

    小女孩的眼眸里,慢慢染上绝望。她看着这边方向,眼眶泛红。“爸爸,你为什么不救我......”

   “爸爸......我好疼啊......”

   “你为什么不救我......”

    一声声诘问,像是杜鹃啼血,苏岩听得心身都在颤。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女孩最终被火焰吞没,皮肤迅速被烧的暗红焦黑......

 

“啊!”

 

苏岩猛地惊醒,浑身冷汗。刚才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只有个暗黄熏黑的天花板。他懵了好一会儿,才从刚才的梦境里回过神!

 

“靠!!!什么鬼梦。”

 

苏岩暗骂一声后,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但眼前的场景让他有些恍惚。

 

一张破破烂烂的木床,中间是几根烧焦的木板。屋子里到处都是焚烧过后的痕迹,墙面上也挂着一个大大的女郎日历,也被烧毁了一半。但上面显示着的年份,赧然是1991年......

 

“1991?”

    苏岩紧蹙眉头,开始怀疑是不是梦中梦。

 

这时候,伴随着吱嘎声响起,门被缓缓推开。

 

一个小女孩走了进来。

 

头发齐耳,发梢全是烧焦的痕迹。全身自脖子以下,被白色的纱布包裹着,每走一步,都非常吃力。而两只小手上,还端着一碗粥。

 

颤颤巍巍,随时可能洒出来。

 

看着她露在外面的那张脸,面黄肌瘦,一双眸子清凉透彻。

    苏岩呼吸一窒,内心几乎翻江倒海。

 

这张脸!不就是刚才梦境中,一直喊他救命的小女孩吗!!

 

顿时,一段段散落的记忆混乱的涌入他的脑海。

 

他本叫苏岩,农村孩子,二本大学。靠自己白手起家,一路摸爬滚打,用尽手段,最后步步高升。到2021年公司终于成功上市,个人资产破十位数,是全国有名的青年企业家。

 

而另一段,完全陌生的记忆也参杂了进来。

 

也叫苏岩,生于一九六五年,现年二十六岁。和老婆张玲生有一女苏囡囡,没有工作,正事半点不会,下三滥样样精通。每天和一群狐朋狗友混在一起,酗酒生事,喝多了就回来打老婆孩子。1991年6月,也就是半个月前,因为他在家酗酒引发火灾,当时他明知道女儿在屋子里,但只顾着自己逃跑,完全不顾女儿生死!

 

致使唯一的女儿,变成了眼前这副模样。

 

全身大面积烧伤,皮肤组织大面积坏死,说是九死一生才保住一条命都不为过,想恢复成正常人几乎不可能。

 

不尽快做治疗,有可能危及性命。

 

而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就是这个也叫苏岩的混蛋!她的亲生父亲!

 

苏岩扶着床沿震惊的浑身都在颤抖!

 

他完全无法接受,自己竟然魂穿到了这样一个人渣的身体里!

 

而旁边,苏囡囡看着他突然表情狰狞,还以为他又要打人,吓得尖叫一声,缩进墙角瑟瑟发抖。“别打我,你让我煮粥我已经煮好了,你别打我。呜呜......”

    看着苏囡囡害怕的模样,苏岩忍不住泪流满面。

    上一世,他也有个女儿,女儿才几个月,娇小可爱还很聪明,第一个学会的就是喊“爸爸”。字音不准,带着小奶音。每次只要一喊,他的心就软乎乎的。那时候他每天下班,恨不得都能飞回家。可就是这样可爱的孩子,却死在一场大火里!

    如果她没走的话,现在也该这么大了。

    自责、愧疚、心疼等各种情绪差点将他吞没。

    好一会儿,苏岩才平复心情,朝苏囡囡招了招手,哑着嗓子。“乖,你过来我看看......”

 

苏囡囡不敢信,缩着没动。一双水灵灵的眸子里,挂满了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惶恐。苏岩伸手想拉她一把,可是刚伸手,小丫头就吓得浑身一哆嗦,尖叫。“我真的有听话,把粥煮好了,就在厨房里。”

 

苏岩又心疼,又愤怒。

   前身真他娘是个人渣,一件人干的事都没干过!女儿都被害成这样了,他还指使人去煮粥!

    “我不是想打你。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知道苏囡囡没这么快接受自己,苏岩只好转移话题。

    苏囡囡惊恐的摇头,她就算饿,也不敢说。

    这个家,苏岩不发话,她连水都不敢喝,就怕惹他生气了,自己又挨一顿揍。很疼的,她不想再挨揍了。

    苏岩没理会她的摇头,起身去了厨房。有心想给孩子做顿好的,补补身体,可是把整个厨房都翻了个遍,也只找到半个土豆,一小截黄瓜,还有角落里的一个鸡蛋。他迅速开火,简单炒了一下,舀了粥,又给苏囡囡煎了鸡蛋。

    端到桌子上,摆好后,苏岩才喊,“囡囡,过来吃饭了。”

小丫头情绪已经缓过来了,再三确认苏岩好像没有要打人的迹象,才犹犹豫豫的过来坐下。

 

可看着自己碗里摆着的煎蛋,又愣住了。“蛋?”

 

苏岩还以为她不喜欢吃,解释道。“家里没别的了,你凑合先吃点,等回头我再去买你爱吃的。”

 

    他话刚说完,囡囡拿着筷子,眼泪吧嗒吧嗒的摔落在碗里。

 

苏岩慌了,连忙拿纸给她擦,“怎么了?不好吃咱不吃就行。”

   “我真的......可以吃蛋吗?”苏囡囡哭着说道。

    以前妈妈偷偷给她吃过鸡蛋,可只要被苏岩发现了,就会狠狠揍她们一顿。所以囡囡再也不敢吃蛋了,怕挨揍,也怕害的妈妈跟着她一块被揍。可是现在,这个魔鬼却亲自给她煎了个鸡蛋。

    苏岩心酸无比,定定的给她擦掉眼泪。“放心吃吧,这就是给你吃的。”

    苏囡囡欣喜无比,用筷子笨拙的把煎蛋分成了两半,自己吃了一半,剩下另一半打算留给妈妈。她一口啃着,一边啃着一边小心的观察着苏岩。好久才鼓起勇气说,“我可以出去找妈妈吗?她出去好久了,一直没回来,我想去找她。”

   “当然可以,吃完饭我就带你去。”

 

“好!”

 

两人吃完饭,苏岩去把碗筷洗了,就逮着苏囡囡出了门。此时,太阳已经落山了。

 

九十年代,国家基建也是刚刚起步,周围没有高楼,路灯也很少。全是各种错综复杂的小道,地面很不平整。

 

四处可见墙壁上的标语:一人出去打工,全家经济宽松。

 

苏岩牵着苏囡囡刚走出家门没多远,就看见街角有一男一女。

 

男的倚靠着一辆小汽车,看上去有些派头。女的倒是穿着朴素,此时头微微低着,姿态卑微。

 

“是妈妈!”

 

苏囡囡惊喜叫着,就想过去,被苏岩拉住了没让。

 

眼前这一幕,明显有问题,像是产生了争执。


说是争执,其实是单方面的侮辱。

   张玲姿态谦卑,满脸愁苦:“姐夫,我真不是不还,只是现在手里真的没钱。”

  “不是刚发了工资吗?赶紧的,本金可以先不还,先还利息。”

   张玲面色惨白,“那钱......那钱被苏岩拿去打牌输没了,我手里的刚够给囡囡买药的。姐夫,你看你再缓我一个月,下个月工资发了,我一定还您!”

  “没钱你不会去卖血啊?靠你那点破工资,这辈子都还不起老子的钱!赶紧的,拿钱!老子还赶着买烟呢。”

李爱军说着,就在张玲身上摸索了起来,很快摸到了一些钱,零零总总加起来好几块钱。

    一看那钱,张玲脸色都白了,怎么都不想撒手,这是女儿的救命钱啊!她哀求道,“姐夫,真的,发工资了我一定还给你!这钱,我求你了,真的不能拿走啊!这是囡囡的救命钱。”

“她没命关我屁事!一个臭丫头,被火烧成这样,还活着干嘛!早点死了也好。”

    李爱军说着直接踹了张玲一脚,把钱抢过来。

    看着张玲跌倒在地,虽然满脸是泪,但五官精致,梨花带雨,惹人垂怜的很。

    他转念一想,笑道,“这赚钱嘛,除了卖血,我还真有个办法!你要是答应,不仅能还钱,还能把那丑东西救命的钱也赚回来。”

“什么办法?”张玲眼睛里露出希冀,丈夫已经让她绝望。女儿现在是她活下去仅剩的羁绊,为了女儿,她什么都愿意做。

“这个办法......”李爱军打量着张玲的身段,“幸好你长得好看,身材也好。我认识一个矿老板,想找一个漂亮的居家保姆。哎,你懂吧?”

不得不说,张玲算得上是比较罕见的美人。她站在那里,会给人温婉的感觉,气质出众。

从小到大,对她有过心思的男人,两只手都数不清。

听到李爱军的话,张玲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愣了半晌,没有说话。

“别装啊,要不是你命好,这机会你求都求不来。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李爱军阴恻恻的说道:“点点头,那个丑东西就有救了。”

    苏岩眉头皱了皱,心情莫名有些糟糕。他死死的压着自己的脚,暗自说道这件事情和他没有关系。

    这是别人家的事儿,他充其量就是占了别人的身体,对囡囡可以同情,可以弥补,但他没有资格,去干涉张玲的选择。

那边,张玲终于反应过来。看着眼前像是魔鬼一样的李爱军,白嫩的脸蛋上露出决绝。

    她摇摇头说:“多谢姐夫的好意,但这件事,我不会同意,也请姐夫以后别再提了。”

“草!敬酒不吃吃罚酒!一个穷鬼,活都活不下去了,跟老子在这拽什么尊严。”

    李爱军拽着张玲就要拖上车,骂骂咧咧道。“给你脸你不要脸,好好说非不听是吧。我告诉你,这不是让你选择。不听,就给我还债!”

   “还不起就去卖血,去当保姆,老老实实把大老板陪好!不然,老子今晚就让你家丑丫头烂死在屋里!”

   “不要!救命啊!”

    张玲惨叫着,拼命挣扎,可是力气不够!她喊救命,可旁边的围观群众,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人上来帮她!她只能死死的抓着车门,绝望又无助!

    苏岩远远的看着这一幕,有一股名为愤怒的情绪,在他胸腔里烧。

    他对张玲没什么感情不假,但他是个人,看不惯别人这么欺良逼娼!“囡囡,在这等我!”

    说完,他转身,抄起路边摊上一个铁勺,直接大步流星走了过去!

    抡起铁勺,就砸了上去。“你大爷!”

    李爱军“嗷呶”一声惨叫,“媽的!你这个废物,竟然敢打我?!信不信我把你送进去!”

“去啊!光天化日强抢民女,我倒要看看谁先进去。”

李爱军听到苏岩的话,脸上露出嘲讽和不屑的表情。说道:“你哪只眼睛看我抢了,我这是在要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欠你多少?”

“两百块!现在一个月过去了,连本带利两百五。”李爱军趾高气昂。

“好,这钱我会还你双倍!”

李爱军愣了一下,旋即喜上眉梢,爬起身朝着周围招收喊道:“在场的可都要给我作证,他说还我双倍!”

苏岩眼神里透出凶狠,抡起半截铁勺狠狠的又砸在了同一个地方。

“你没听错。另一半,是你这条胳膊的医药费!”

咔嚓一声,万籁俱寂!

整条街的人都被苏岩惊到了!就连张玲也愣住了,她从来没想到苏岩竟然还有这么英勇的一面。

   李爱军惨叫着倒在地上,疼的哇哇惨叫!

  “你给老子等着!”李爱军满脸通红,一半是气的,一半是疼的。

“我是厂里的办公室主壬,你打了我,我让你们连工作都没......”

他嘴里叫嚣的厉害,可当看到苏岩低头捡起地上的铁勺时,所有的嚣张全都哑在了嗓子里,不敢出声。

    苏岩冷笑一声,表情狠戾。“主壬算个屁啊!老子牛逼的时候,主壬在我眼里就是个狗爬的。”

  “现在苏家有男人了!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我全都接着。但再让我看到你欺负女人,孩子,下次就不是打断你手这么简单了!”

   说完,苏岩把去张玲扶起,发现她小腿处擦伤的全是血,索性直接抱在了怀里。

   感受到张玲身子还在颤抖,苏岩安慰道。“别怕,有我在,没事了。”

    说完,扭头看了眼一脸怨毒的李爱军。

“办公室主壬,很牛逼么?”

    他迈开脚,抬头看了一眼,装了个B。“秋天快来了,那你准备下岗吧。”

    说完,抱着张玲就回去。

    囡囡跟在后面,月光落在他们身上,将影子拉长,乍看还真像一家人。

    张玲看着,眼眶忽然就眼热了,想哭。

    一路沉默到家,苏岩把张玲放在沙发上,转身开始找东西。张玲一看他那动作,就眼泪吧嗒掉下来,心如死灰的躺在沙发上。

   “别找了!”

   “家里真的没钱了。上次借来的钱,已经被你拿去输光了。现在就连最后换药的钱,也被李爱军抢走了。”

   “别说手术费了,现在连明天吃饭的钱都没了。你却还想着赌......”


 

苏岩有点尴尬,“我只是想给你找药,你腿上全是伤。”

 

张玲凄惨一笑,“你都快把我逼死了,这点伤又算什么?”

 

“我怎么会想逼死你呢。。”

 

张玲哭的很绝望。“你怎么会不想?!”

 

 

“你不想,你还把囡囡的救命钱拿去打牌?”

 

“你不想,你还把他胳膊打断做什么?你不知道他是办公室主壬吗?厂子里的人事分配,都是他管。现在你把他得罪了,明天我连班都没的上,更别提给你赚钱了。”

 

“你怎么就这么残忍!我只是想活着啊,想带着囡囡好好活着,你为什么就不放过我们呢......”

哭着哭着,她只觉得人生一片黑暗。

现在钱没了,孩子医疗费也没了,工作也岌岌可危,她实在想不到这个家她还要怎么扛下去。

苏岩一贯拿别人的眼泪没有办法,尤其是张玲这种绝望的眼泪,他会觉得良心上过不去。“你别哭了,李爱军的事我会解决,绝对不会让你没了工作。现在我真的只想找药给你止血。”

张玲抹着眼泪,抽噎道,“不用你假好心,我自己来。”

说着,从电视柜下面拿出了药箱,熟练的给自己处理着伤口。等一切搞好,苏囡囡端着碗过来,笨拙的哄道。“妈妈不哭了,这是囡囡给你留的鸡蛋,你快吃。”

张玲严肃问道,“这鸡蛋,他给你做的?”

“......嗯。”

苏囡囡弱弱的点了点头。张玲脸色一变,“你这浑孩子,我不是说了让你别吃他给的东西吗?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赶紧吐出来!”

说着,她就要去抠苏囡囡的嘴,苏囡囡被惊得也跟着哇哇大哭。苏岩看不过去了,紧皱着眉拦住她。“你有什么事冲我来,别为难孩子。”

“我为难孩子?”张玲笑着,像是听到了什么大笑话。“为难孩子的,难道不一直是你吗?”

“她身上的伤,是你烧的!”

“嫌手术费太贵,要把她扔了的是你!”

“无数次嫌她哭,吵闹,要把她毒哑的也是你!你现在说我为难孩子?苏岩,你能不能讲点良心啊!”

她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蹲下来抱着苏囡囡无声哭泣着。

苏岩心口一堵,不知道怎么回应。“不管你信不信,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从今天开始,我,苏岩!不会再伤害她。”

张玲轻笑一声,压根没信。

以前他发誓的次数还少了?可哪次不是食言而肥?

她直接把苏岩当空气,低头擦了擦囡囡的眼泪,轻声道。“该换药了,妈妈先给你换药吧?”

苏囡囡身子一颤,“妈妈,我可不可以不涂药啊?”

“不行的,医生说了,不换药就会感染,会没命的。囡囡乖,听话好不好?”张玲轻声哄着,苏囡囡才点点头。“......好,囡囡听妈妈话。”

“嗯,乖。”

张玲说完,去厨房弄湿了一块帕子过来,放在囡囡嘴里,让她咬着。

张玲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准备好了吗,妈妈要开始了。”

 

囡囡小身板颤抖着,点了点头。

 

张玲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动手,将她身上的纱布一点点拆下。从脖颈往下,一圈圈,露出了囡囡原本的皮肤......

苏岩看的心惊胆战。

那是什么样的场景啊!

皮肉漆黑!

与囡囡白嫩的脸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块块黑色相间的疤痕叠在囡囡的身上,再往下,血管像是将要炸裂一般!!

严重的地方,疤痕层层的叠在一起!

每拆开一块纱布的时候,囡囡都会疼的浑身抖动!

等全部拆完,抹药的时候,更是疼到她浑身抽搐,两眼翻白!

 

因为含着帕子,细细碎碎的哭喊,从嘴里传出来,听的苏岩都揪心的疼。

她在喊。

 

“妈妈......呜呜......好疼啊......”

 

“囡囡......不涂了......好不好。”

 

“好疼啊......妈妈......”

 

而张玲一边流着泪,一边狠心当没听见。

看到这一幕,苏岩就想起自己女儿被大火烧焦的尸体。

那具小小的,焦黑的,爬在地上蜷缩挣扎的身体。它是不是也曾像苏囡囡这样,呼叫着,求他救救她?

苏岩眼睛一酸,等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泪流满面。

看着一个五岁的孩子,疼成这样,苏岩胸口发堵。

如果说一开始。

他只是从囡囡身上,看到了自己女儿的影子。

那现在看完这一幕,他是真的心疼。

 

心疼这个小孩。

 

心疼她正遭受的这一切。

 

更心疼于,如果他没穿过来,囡囡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会有多绝望。

 

一个酗酒家暴的父亲,一个被时代历史压弯脊梁的母亲,靠着微薄的工资养活一家人,面对欺凌除了隐忍哀求,她想不到其他法子。

 

而高昂的手术费,指望靠乞求、隐忍能换来富人的怜悯,就如同个笑话。

 

这样的一个家庭,如果他撒手不管,囡囡能活过今年吗?

 

苏岩沉默了,忽然觉得,这是不是老天给他的一次机会,让他赎罪?

救下这个同样被火灾伤害的孩子。

 

“囡囡治疗,还差多少钱?”他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哑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