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逆风的代价

逆风的代价

王龙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们知道这次的案件与你无关,你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否则你怎么可能能舒舒服服地坐在这里。」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眼神也凌厉了起来。「不过,张先生,我们想问的是,你有深夜拿着水果刀在楼道里闲逛的癖好?」我蒙了,完全没有印象啊。

主角:王龙小张   更新:2022-09-13 05: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龙小张的其他类型小说《逆风的代价》,由网络作家“王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们知道这次的案件与你无关,你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否则你怎么可能能舒舒服服地坐在这里。」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眼神也凌厉了起来。「不过,张先生,我们想问的是,你有深夜拿着水果刀在楼道里闲逛的癖好?」我蒙了,完全没有印象啊。

《逆风的代价》精彩片段

门也在这时被敲响。

打开门,我又闻到了熟悉的血腥味,这次是淡淡的,弥漫在楼道里。

门口是昨天问我话的警员,他们身后跟着楼上 301 的孩子。

孩子满身血迹,哭哭啼啼,一点都没有昨天往我锁孔里塞口香糖时勇敢的样子。

「警察叔叔,就是他,这个杀人犯杀了我爸爸!」

孩子指着我大声哭喊着。

我终于知道血腥味是怎么来的了,我甚至能根据血腥味的浓淡猜测出尸体已经被处理了。

警员看了我半天,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半天才吐出四个字。

「你会巫术?」

「我冤枉啊……」

「再跟我们走一趟吧。」

熟悉的警局,熟悉的房间,焦急解释的我。

「我真的没有……」

警员不耐烦地打断了我。

「行了,说实话,尽管让人难以置信,但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那个孩子在父亲睡着时,亲手用刀刺进了他的心脏。

「可他又在第二天早上,自己报了警。

「难道就为了诬陷你?

「我们知道这次的案件与你无关,你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否则你怎么可能能舒舒服服地坐在这里。」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眼神也凌厉了起来。

「不过,张先生,我们想问的是,你有深夜拿着水果刀在楼道里闲逛的癖好?」

我蒙了,完全没有印象啊。

可警方调出来的楼道里的监控却让我不得不信。

监控上的时间是凌晨 3 点 10 分,我走出了家门,在楼道里低着头来来回回地转圈,手里还拿着一把水果刀。

直到 3 点 21,我才转身回屋。

「你有梦游的习惯吗?」

一个警员问我。

「小时候是有过一次,不过不像今天这样离谱。」

我如实回答。

「凌晨的事你一点也不记得?」

我点点头。

「有可能是因为这两天受刺激太严重导致的,所幸没有伤到人,我们建议你去看一下医生。」

警员皱着眉头告诉我。

「那孩子怎么样了?」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向警员询问。

「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一口咬定你就是凶手。他母亲在外地工作,现在正在往回赶,这就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了。

「对了,你有没有见过一张图片,背景是一片漆黑,中间有一张没有五官的脸。

「这是钱威昨天办案时和我们描述的,他坚称在昨天犯下命案的老人手机里,有一张不断闪烁的图片,可整个技术部,只有他能看到。」

门也在这时被敲响。

打开门,我又闻到了熟悉的血腥味,这次是淡淡的,弥漫在楼道里。

门口是昨天问我话的警员,他们身后跟着楼上 301 的孩子。

孩子满身血迹,哭哭啼啼,一点都没有昨天往我锁孔里塞口香糖时勇敢的样子。

「警察叔叔,就是他,这个杀人犯杀了我爸爸!」

孩子指着我大声哭喊着。

我终于知道血腥味是怎么来的了,我甚至能根据血腥味的浓淡猜测出尸体已经被处理了。

警员看了我半天,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半天才吐出四个字。

「你会巫术?」

「我冤枉啊……」

「再跟我们走一趟吧。」

熟悉的警局,熟悉的房间,焦急解释的我。

「我真的没有……」

警员不耐烦地打断了我。

「行了,说实话,尽管让人难以置信,但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那个孩子在父亲睡着时,亲手用刀刺进了他的心脏。

「可他又在第二天早上,自己报了警。

「难道就为了诬陷你?

「我们知道这次的案件与你无关,你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否则你怎么可能能舒舒服服地坐在这里。」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眼神也凌厉了起来。

「不过,张先生,我们想问的是,你有深夜拿着水果刀在楼道里闲逛的癖好?」

我蒙了,完全没有印象啊。

可警方调出来的楼道里的监控却让我不得不信。

监控上的时间是凌晨 3 点 10 分,我走出了家门,在楼道里低着头来来回回地转圈,手里还拿着一把水果刀。

直到 3 点 21,我才转身回屋。

「你有梦游的习惯吗?」

一个警员问我。

「小时候是有过一次,不过不像今天这样离谱。」

我如实回答。

「凌晨的事你一点也不记得?」

我点点头。

「有可能是因为这两天受刺激太严重导致的,所幸没有伤到人,我们建议你去看一下医生。」

警员皱着眉头告诉我。

「那孩子怎么样了?」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向警员询问。

「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一口咬定你就是凶手。他母亲在外地工作,现在正在往回赶,这就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了。

「对了,你有没有见过一张图片,背景是一片漆黑,中间有一张没有五官的脸。

「这是钱威昨天办案时和我们描述的,他坚称在昨天犯下命案的老人手机里,有一张不断闪烁的图片,可整个技术部,只有他能看到。」

临走时那个警员突然问我。

总觉得很熟悉,但我在脑海中却怎么也搜索不到相关的记忆。

「应该没有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