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相遇相知

相遇相知

虞岁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夜很静了,屋里只点着一盏青白小灯。虞岁熟练的在平板上画出一只黑猫。黑猫背着一把剑,臭屁又嚣张的站在一块石头上对安静趴着的纯白兔子说:“你能遇见我,是你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主角:虞岁宋祁川   更新:2022-09-13 05: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虞岁宋祁川的其他类型小说《相遇相知》,由网络作家“虞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夜很静了,屋里只点着一盏青白小灯。虞岁熟练的在平板上画出一只黑猫。黑猫背着一把剑,臭屁又嚣张的站在一块石头上对安静趴着的纯白兔子说:“你能遇见我,是你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相遇相知》精彩片段

虞岁望着宋祁川,一时回不了话。


三流漫画家和前途无量的医生,她和宋祁川,本该是无论如何都搭不上的人。


一场误打误撞的相亲,让她成了他的妻子。


宋祁川当初为什么会娶她,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是一见钟情。


宋祁川见虞岁只看着他不说话,有些不耐:“我还要赶去医院,有什么事之后再说。”


见他转身要走,虞岁不知该说什么,却突然想起了她厨房熬得汤。


“等一下。”她突然喊道。


宋祁川不耐烦的顿住脚步,转身看她。


熬了近四个小时的骨汤已经变得鲜美浓白,虞岁找出保温壶,装了满满一壶递给他:“熬了很久的,带上吧。”


见他不接,虞岁有些语无伦次的说:“本来就是给你熬的,总是熬夜补一补也好……”


宋祁川看了看时间,不愿再做纠缠,带上了汤。


灰暗天色氤氲,虞岁站在门口看着他背影离去。


如同往常,从不回头。


关上门,她收拾好宋祁川换下的衣服。


在洗衣机的涡旋声里,虞岁呆呆坐在沙发上,像一尊凝固了的雕像。


不知坐了多久,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


虞岁拿起一看,是杂志社的编辑林海。


她连忙接通,林海不耐烦的催促声响起:“虞岁,稿子呢?怎么还没交来?”


虞岁一看时间,才七点。


但她没反驳,只是说:“我马上发给你。”


“快点。”说完,林海就挂了。


虞岁深吸一口气,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


没事的,她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打开平板,虞岁看着昨晚画完的漫画。


有人说,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只有邂逅。


《兔和猫》是她和宋祁川结婚后开始画的连载,也是她第一次画长篇漫画。


她期望自己是行侠仗义的黑猫,而宋祁川是治病救人的白兔,像故事里一样相遇相知……相爱。


可现实是,这只是她编织的一个自欺欺人的故事。


唇边溢出一个苦笑,她在黑兔的身后加了一句心里旁白:其实,遇见你才是我人生最大的侥幸。


将漫画发给编辑,虞岁打开新文档准备画下一话,可刚一动笔,平板上又滴落了几滴鲜血。


毫无征兆,只是刺目猩红。


抽出纸巾堵住鼻子,她有些怔然。


……流鼻血越来越频繁了。


到了晚上,宋祁川出人意料的回了家。


“你看看。”他拿着律师拟好的离婚协议,平静而漠然,像谈一桩生意似的。


“离婚后,所有的婚后财产一人一半,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


虞岁翻着合同,实际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在宋祁川不耐的眼神中,她心中涌起一个想法:“房子可以留给我吗?”


这是她和他的婚房,他们一起住了三年,她不想卖掉,也不想搬走。


宋祁川挑了挑眉,虞岁有些局促:“我的意思是,我可以给你钱,买你的那一半,可以吗?”


宋祁川定定看了她两眼,没问为什么。


“随你。”他淡淡道,“如果没什么其他问题就签字吧。”


他很忙,今天为了这件事难得请了假。


“明天一早,我们去领离婚证。”


说完,宋祁川就站起来准备去浴室。


青白灯光投射出他宽阔的背脊,虞岁突然觉得委屈,莫名的情绪上涌,她站起来。


“你和我离婚,是因为爱上其他人了吗?”


宋祁川顿了顿,话语没有犹豫。


“是。”


一个字,宣判了她爱情的死刑。


像当初领结婚证那样,离婚也是在一个不明媚的早晨。


明明还是工作日的早上八点,办理处外便排起了长队。


可这么多人里,虞岁发现,自己和宋祁川还是排在了第一。


九点,大门打开,两人坐在了婚姻登记员面前。


登记员检查过证件后,照规矩提问:“你们是为了什么离婚?”


宋祁川淡淡道:“性格不合。”


虞岁看着桌上交出去的结婚证,垂下眼睑:“……没有感情了。”


那个‘了’字,萦绕在她舌尖,似乎想制造一种假象,骗自己宋祁川曾对她有过感情。


登记员听多了这种理由,见宋祁川不停看手表,皱眉问:“有急事?”


宋祁川微怔:“抱歉,我十点还有个手术。”


登记员看看两人。


一个冷漠无比,一个心魂垂死。


他叹着气收起表格:“那行吧,离婚冷静期三十天,三十天后,你们准时一起来领离婚证,逾期就会撤回离婚申请。”


办理完,也才九点十八。


宋祁川习惯性的为虞岁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虞岁迟疑了一步,停下了。


“你快去医院吧,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宋祁川只犹豫了一瞬,便关上车门,干脆的说:“行,我先走了。”


尾气喷在虞岁脚边,她目送宋祁川远去,鼻尖酸楚不已。


她深吸一口气,想要压下泪意,这时,一滴鼻血却滴了下来。


砸在地上,一滴又一滴。


怎么也止不住。


“怎么回事……”她有些慌乱,无措的蹲在路边,仰着头。


直到用完一包纸巾了,仍是无用。


虞岁只好匆忙打车去了医院。


南城第一附属医院,脑科。


虞岁拿着重新拍的片子,她攥紧手看着郑医生紧皱的眉头,像一个被套上绞刑绳的可怜囚徒。


好半天,郑医生才轻声道:“我们可能要把化疗的时间提前。”


虞岁怔住了,喉咙发紧:“提前多久?”


“明天,你做好准备。”


虞岁从诊疗室出来,视线茫然的看着走廊的白光灯。



灯光冰冷而刺眼。


好半天,她松开手里紧攥的处方单,对自己说:“别怕,做完就好了,别怕……”


深吸一口气,她振作起来,拿着处方单去一楼缴费。


缴费处。


虞岁看着缴费单上的四千八的金额,手有些抖。


这只是一个月的口服药药钱,后续还有化疗费和手术费……


交了钱,她心情沉重的拿着处方单和缴费单去排队拿药。


黄色的等候线站满了面带愁容的人。


虞岁捏着单子,正要排队,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你到医院做什么?”


她僵硬的转过身,果然是宋祁川。


他一身白大褂,面色不太好。


虞岁手下意识的将单子往后藏:“没什么……”


这时,一个清脆女声插嘴:“宋医生,请问她是?”


虞岁这才看到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同样穿着白大褂的漂亮女医生。


她对宋祁川的态度亲昵自然,正好奇又堤防的看着自己。


虞岁的心无端一沉。


却听宋祁川淡然回:“我的前妻。”


“是……”虞岁怔在原地,心口一瞬的疼,她低下头喃喃道,“我们离婚了。”


即便还没拿到离婚证,在宋祁川心里,他们离婚了。


女医生眉头一挑,却是上前一步,伸出手来:“你好,我叫彭娇,是阿川的助理医生。”


她亲热的叫他阿川……


“你好……”虞岁怔然的伸出手,这时,一个推着轮椅的中年男子着急的路过,没注意撞了她一下。


虞岁拿在手上的单子散了一地。


“这是什么?”彭娇捡起了地上的处方单。


彭娇只看了一眼,便被虞岁夺了回去。


她面色僵硬的捏着单子说:“没什么的,只是有些感冒……”


宋祁川并不在意她的解释,他看了看表,只留下一句:“你拿了药就回去吧。”


说完,他便没在看虞岁,带着彭娇匆匆离开了。


虞岁紧绷的肩膀松下来。


她又看了看自己的单子,默默地转身到药房排队。


癌症,是说起来很可怜的病,但她不想让宋祁川同情她。


通往手术室的路上。


宋祁川走得飞快,彭娇要大步往前才能跟上他。


走到手术准备室,两人正用酒精凝胶消毒,宋祁川却突然问道:“她刚刚拿了什么药?”


他神情没什么变化,彭娇消毒的动作却一顿,随即若无其事道:“一些消炎药吧,不是说感冒了?”


吉非替尼,治疗肿瘤的靶向药,也算消炎药的一种吧,她想着,又笑着跟宋祁川说:“你离婚了,什么时候娶我?”


宋祁川没回答,表情严肃的戴上手套:“要做手术了,专心点。”


另一边,虞岁拿了药。


小小几盒,是几千块的重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