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医皇豪婿

医皇豪婿

今天有点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个可以称得上帝国的商业集团——炎黄帝国,在整个世界的影响力可想而知。尽管炎黄帝国的分公司遍布全世界,可总部在哪里,却无人得知……尤其是炎黄帝国的董事长,身份神秘莫测,没人有关于他的一丁点信息,世人只知道他的代号……炎黄。

主角:夏尘,沈幽然   更新:2022-07-15 21: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尘,沈幽然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皇豪婿》,由网络作家“今天有点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个可以称得上帝国的商业集团——炎黄帝国,在整个世界的影响力可想而知。尽管炎黄帝国的分公司遍布全世界,可总部在哪里,却无人得知……尤其是炎黄帝国的董事长,身份神秘莫测,没人有关于他的一丁点信息,世人只知道他的代号……炎黄。

《医皇豪婿》精彩片段

炎皇帝国。

这并不是一个国家。

而是一个商业集团。

因为其强大到可以影响世界经济和政治。

所以世人给它冠上了帝国之称。

虽然炎皇帝国的分公司遍布全世界,但是其总部在哪里,至今无人得知。

特别是炎皇帝国的董事长,更是世上最神秘的人物,无人知其真名,长相如何,年纪多大。

世人只知他的代号叫做炎皇。

华国,京城,国际机场。

此刻,机场内外皆被重兵把守着,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既有武警部队,还有特种部队。

就连专门执行特殊任务的,有最强四大特战队之称的战龙、天狼、朱雀、神鹰特战队也来了。

“我们京城到底来了什么超级大人物,竟然连四大超级战神都出动了?”

“据说今天到我们京城来的大人物正是传说中的炎皇集团的董事长炎皇。”

“原来是炎皇,怪不得这么隆重!!”

站在远处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们一下子就激动万分了起来。

对于所有人来说,炎皇的地位不逊色于任何一个超级大国的一把手的。

停机场中,战龙、天狼、朱雀、神鹰四大超级战神看着缓缓降落的飞机,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激动之色。

对于炎皇的归来,他们是十分兴奋的。

因为炎皇不仅是他们的救命恩人,而且还毫保留地传给他们绝世秘术,使得他们四人在短时间内就超越了各国战神,成为传说中的超级战神。

不过,这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还是炎皇这四年来,无私为国家做出了许多大贡献,是真正的国之重器。

所以他们对他充满了敬畏。

在他们心目中,炎皇就是无冕的战神之皇!!

夏尘刚走下飞机,便看到了四大超级战神,微笑道:“战龙、天狼、朱雀、神鹰,很久不见了。”

四大超级战神恭敬无比的敬了一个军礼:“炎皇好。”

夏尘微笑道:“你们公务繁忙,还抽空来迎接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炎皇,别这么说,你不仅是我们的师父,而且还暗中为国家做出了那么多的贡献,来接一下你算什么。”战龙说道。

顿了顿,他接着又道:“在华国的这段时间,将由天狼特战队暗中保护你的安全。”

“战龙,我只是回来和老婆聚一下而已,不需要保护的,不要再为我浪费国家资源了啊,更何况这世上能伤害我的人还没有出世呢。”夏尘说道。

战龙微笑道:“那好吧,在华国有什么事就直接联系我们四人。”

“没问题。”

便在这时,一辆十分豪华的白色跑车在夏尘面前停了下来。

紧接着,一个三十左右,长相帅气的青年走下了车来。

他径直来到夏尘面前,恭敬地向施了一个礼:“炎皇,老白来迎接你了。”

夏尘向四大超级战神挥了一下手:“那我先离开了。”

他说着,便坐进了跑车的后座。

老白一边开车,一边问道:“炎皇老大,咱们现在直接去海城吗?”

“去夏家主宅,给夏家老太君送上一份厚礼。”

夏尘也没有再说话,透过车窗,看着不远处的一朵类似人头的白云,眼中射出了森冷的杀机:“蒋丽红,你欠下的债该还了。”

蒋丽红正是他的亲奶奶,也是华国四大家族之一的夏家现任太上家主。

原来,夏尘本是夏家嫡长子。

夏家是他父亲夏继阳一手创建起来的。

不过,由于劳累过度,夏继阳于十年前英年早逝。

蒋丽红和其私生子夏继枫趁机夺取了夏家大权。

从此,年幼的夏尘在夏家中的地位一落千丈,不仅被剥夺了继承权,最后还被赶出了夏家。

蒋丽红和夏继枫不仅无情无义,而且忘恩负义。

当年,蒋丽红抛家弃子,在外面与一个野男人私通生下了夏继枫。

但是,孝顺的夏继阳功成名就之后,不计前嫌,将蒋丽红接回了夏家,还对异父同母的弟弟夏继枫大力栽培。

可是这两个白眼狼不仅没有感激一下,反而还觊觎着夏家的权势。

虽然,现在的夏尘是看不上夏家的那点权势和财富了,但是毕竟父亲的心血,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取回来。

此刻,蒋丽红正在夏家后院悠闲地喝着红茶。

她非常的喜欢喝红茶,不管时间、不管季节,只要心情好了,那么就一定要好好泡上一壶。

蒋丽红今年已经六十五岁了,但是善于保养,脸上并没有多少皱纹,头黑依然漆黑,看起来只有五十左右而已。

“蒋太君,这会儿就喝起了红茶来,看来你今天六十五大寿,心情不错嘛。”

坐于对面的一个五十来岁的清瘦老者喝了一口茶,淡淡的问道。

“我心情好并不是因为过生日,而是发现了夏尘的下落。”蒋丽红眼中闪过一丝阴狠,“这次一定不会再让他给逃了。”

“蒋太君,夏尘也算是你的亲孙子,你这么赶尽杀绝真的好吗?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无法再对你们构成任何威胁。”那老者说道。

“林兄,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我是不会再让他有一点翻盘机会的。他是夏家的最后一丝血脉,只有除掉了他,那才能明正言顺地将家族易名。”蒋丽红冷冷的道。

顿了顿,她接着冷笑道:“在想成大事者,那必须得狠。更何况我从来都没有把他当成是孙子,我蒋丽红这辈子有子枫这么一个天才孙子就足够了。”

“夏尘那废物就跟他的那个死鬼爷爷一样无能,如果让他继承夏家,那么只会让夏家没落,所以为了夏家,只好把他给毁灭了。”

“哈哈,蒋太君,你果然不愧是一代枭雄,如果你是男的,估计早就成为一方霸主了。”那老者赞道。

“林兄过奖了。”蒋丽红微微一笑。

轻轻呷了一口红茶后,蒋丽红眼中闪过一丝难得的温柔,缓缓说道:“我这辈子最大的自豪,那就是拥有子枫这么一个妖孽孙子,他长得实在是太像他爷爷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而且性格和才能也极似,我相信子枫一定会将家族给发展壮大的。”

“我打算收拾掉夏尘之后,就让子枫他们恢复本姓,将夏家易名为慕容家族。”

“看来你对慕容天枫是爱到了极致。”那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忌妒。

蒋丽红正色道:“不错,天枫是我蒋丽红此生最爱的男人,为了完成他的心愿,我可以牺牲一切。”

“对了,蒋太君,听说炎皇今天来我们华国了,你知道吗?”

“我三天前就收到了消息,所以早就让子枫去打点,务必能与之牵上线。只要能与炎皇合作了,那么我们慕容家族成为华国第一大家族,指日可待。”蒋丽红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

 


今天是夏家太上家主蒋丽红六十五大寿。

当天晚上,夏家主宅中举行了盛大的寿宴。

整个京城至少一半的上层社会成员都来参加了,热闹无比。

大约八点之时,本来有点喧闹的大厅突然安静了下来。

只见经过精心打扮的蒋丽红在一个长相帅气、气宇轩昂的青年的陪伴上慢慢走了进来。

“蒋太君,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众宾客纷纷上前祝福了起来。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蒋丽红脸带慈祥的笑容,缓缓地向众人点了一下头。

“送钟一个,祝蒋太君福如残烛,早日归天。”

陡然,一个不适时宜的青年男子声音响了起来。

紧接着,一个巨大的木制落地钟便飞进了大厅之中,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发出了砰地一阵大响。

顿时,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脸色大变。

竟然在蒋太君的寿宴上送钟,这不是诅咒她快点死吗。

到底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蒋丽红更是气得脸都绿了起来。

很快,只见一个二十来岁,长相英俊的青年慢慢走了进来。

蒋丽红眼睛一亮:“夏尘。”

紧接着,她笑了,心中大笑。

本来,她正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将夏尘给灭掉的呢,现在他自己送上了门来,那省了不少功夫。

今晚上绝对不能再让他给逃了!

“你这禽兽不如的东西,竟然在寿宴上给自己的亲奶奶送钟,你还是不是人。”一个四十来岁、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怒瞪着夏泉。

他正是蒋丽红的私生子,现任夏家家主夏继枫。

夏尘缓缓地扫视了在场的所有夏家中人一眼,淡淡的道:“我今天回来,是要取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

现在整个夏家,已经没有一个与他有血缘关系的了。

他们不是蒋丽红娘家的人,就是夏继枫亲生父亲慕容家的那边人。

他不会再让这些货色拿着夏家之财作威作福。

“这里没有任何东西属于你的,夏尘,你早就被赶出了夏家,没有资格再进入主宅,赶紧滚出去,不然就别怪我们不讲情面了。”

站在蒋丽红身边的那个长相帅气的青年厉声喝道。

他正是蒋丽红最引以为傲的孙子夏子枫。

夏尘不由得笑了。

这些货色抢夺了他的家产,不仅没有一点愧疚之心,反而还颠倒黑白,恶心到了极点。

“混蛋,你笑什么?给我跪下来。”夏子枫十分不爽的冷声喝道。

他说着,便愤怒无比地冲了过去,一拳就狠狠地朝夏尘脑袋轰去。

夏尘左手一探,轻易就将其拳头给抓住了。

“一只白眼狼也敢在我面前嚣张。”

夏尘眼中闪过一丝阴冷,左手一扭,将夏子枫的右手臂给扭断了。

夏子枫顿时就发了一阵凄厉无比的惨叫。

紧接着,夏尘右脚一脚就狠狠地踹地了那货的肚子上。

夏子枫口吐鲜血,往后摔飞了出去,正好摔落在了蒋丽红的脚边。

蒋丽红吓了一大跳,赶紧蹲下身去,将夏子枫扶坐了起来,爱怜无比的道:“子枫,你怎么样了?”

夏子枫悲愤无比的道:“奶奶,那混蛋把我的右手给打断了,你一定要给我报仇啊。”

蒋丽红双眼中射出了充满仇恨的光芒,咬牙切齿的道:“子枫,你放心吧,奶奶一定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的。”

她重新站起身,瞪着夏尘,一脸的杀机:“你这畜生,竟然敢打伤我的宝贝孙子,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接着,她厉喝一声:“来人,把那这小畜生的手脚打断了。”

很快,十来个黑衣保镖便扑进了大厅之中,将夏尘给团团围住。

夏尘扫了这些保镖一眼,神色平静的道:“不想死的就赶紧给我滚。”

紧接着,一股森冷无比的杀气便弥漫了开来。

那十来个黑衣保镖顿时感觉到一阵发冷,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三步。

蒋丽红看着保镖不仅没有进攻,反而还后退了,不由得火怒万分起来:“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上。”

那群黑衣保镖不敢再犹豫什么,怒吼一声,双双挥拳,如同猛虎一般朝夏尘扑了过去。

夏尘淡淡的道:“不作死就不会死。”

他话声一落,人便动了。

只一瞬间,那群黑衣保镖便东倒西歪地躺在了地上。

一时间,整座大厅静得落叶可闻。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深深地震憾住了!

他们想不到毫不起眼的夏尘竟然如此强悍,随便一出手就将十来个强悍的一流保镖给击倒了。

秒杀!

传说中的秒杀!!

蒋丽红瞳孔一阵收缩:“这小畜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夏尘慢慢地往她逼了过去:“蒋丽红,当年我父亲不计前嫌,将你、还有你在外面偷人所生的野种领回夏家享福,但是你们不仅不懂得感恩图报,反而还图谋不轨,断我夏家血脉,夺我夏家之财。”

蒋丽红丝毫不让地与夏尘对视着:“闭嘴,你这小畜生当年枉为人子,吃喝嫖赌样样俱全,还想调戏自己的表妹,禽兽不如,所以才将你赶出了夏家。”

夏尘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蒋丽红,颠倒黑白,你倒是很拿手。”

蒋丽红没有说话,只是冷哼一声。

夏尘继续说道:“今天我只是回来收点利息而已,三个月后就是我父亲和爷爷的忌日,到时你们都要到他们的坟前跪下来忏悔,不然我就将你们杀个鸡犬不留。”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声色俱厉。

刹那间,包括蒋丽红在内的在场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

夏尘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

等到夏尘跨出大厅之时,蒋丽红便恢复了冷静。

她瞪着夏尘的背影,神色变得阴冷无比:“小畜生,不要以为有点实力就可以在我慕容家族面前嚣张,很快,我就会让你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可笑的存在而已。”

她是一点也不将夏尘放在眼中的,因为她手中还有两张底牌。

第一,就是林兄。

林兄可是一个深藏不露的绝世高手,只是初一、十五不杀生。

今天刚好是十五,所以他不方便动手。

等到了明天,那就可以随时出手了。

第二,那就是国家力量。

夏家是华国四大家族之一,影响重大,所以国家一定不会容许出事的。

到时,如果连林兄也宰不掉夏尘时,只要申请四大特战队保护就行了。

她相信夏尘再厉害也是斗不过四大特战队的。

 


夏尘走出了夏家主宅之后,便坐上了老白的车:“出发去海城。”

老白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炎皇老大,海城中的一切我都已经打点好了,那里分公司的负责人是刘宋,华南首富,我已经知会过他了,以后就由他直接为你鞍前马后。”

顿了顿,他接着又道:“还有,海城第一大地下组织天虎帮的老大段天虎也知道你准备到海城了,所以二十四小时待命给你效劳。”

“很好,让他们做好准备,开始对慕容集团动手。”夏尘说道。

慕容集团乃海城十大集团之一,是蒋丽红姘夫慕容枫所在家族的旁系。

就是靠着夏家的财力,慕容集团才得以从一间濒临破产的小小服装厂,在短短几年时间内一跃而成为了千亿集团。

夏家在慕容集团之中投入了至少十分之一的财力,可以说是其真正的左膀右臂。

将慕容集团彻底击垮,也算是斩断蒋丽红的一只手了。

夏尘虽然给蒋丽红等人三个月的时间,但是却不代表不马上就对其旁系力量动手。

反正,严格来说,慕容集团的一切都是属于他夏尘的。

“明白了。”老白说道。

夏尘也没有再说话,透过车窗看着夜空中的那轮冰清玉洁的明月,眼中闪过一丝难得的温柔:“幽然,我回来了,这些年委曲你了。”

“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我不会再让任何人随意看轻你。”

“我会让你天天开心,我要带你去看尽世间繁华,我要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孩子。”

六年前,夏尘遭到蒋丽红陷害追杀。

在忠心保镖拼死相救之下,他大难不死,从京城逃到了海城。

重伤昏迷之际,他碰到了大学同学沈幽然。

沈幽然将他救了下来,而且悉心照顾。

伤好之后,本来就互有好感的两人确定了关系。

最后,沈幽然不顾家里的反对,嫁给了他。

为了让幽然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为了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夏尘在结婚三个月之后便到海外血拼起来。

花了六年时间,他终于建立起了拥有最先进科技、最雄厚财力、最恐怖实力、让世界颤抖的炎皇帝国。

现在功成名就了,是时候回来让幽然享福了。

第二天中午,老白载着夏尘来到了海城沈家别墅前。

夏尘说道:“老白,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好的,炎皇老大。”

夏尘走下了车,然后抬起头看了沈家别墅的大铁门一眼,喃喃自语道:“已经换上了带着警报系统的全自动大门,看来沈家这几年过得很滋润。”

对于沈家,他是有点怨气的,毕竟当年他们因为看不起他,所以不停地欺压幽然。

不过,看在幽然的面子上,他暂时不会跟沈家为难。

“阿姨,晴晴知道错了,求求你不要再打了。”便在这时,别墅中传出来一阵凄厉无比的小女孩哭声。

夏尘皱起了眉头来。

他最看不惯的就是打小孩子的行为了。

他没有多想一下就施展开轻身功法,纵身越过沈家的围墙,跳进了外院之中。

很快,只见一个六岁左右,长得有点瘦小的小女孩一边哭着,一边恐慌无比地往铁门处奔去。

其身后紧跟着一个五十光景,长相有点胖的中年妇女。

她手中拿着一条如同鞭子似的小树枝。

“小贱货,不许跑。”她一边追,一边不停地用力抽动着小树枝。

夏尘顿时感觉愤怒不已,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竟然对一个六岁小女孩下这么狠的手。

突然,夏尘注意到那小女孩长得和幽然十分相似。

夏尘呼吸不由得一紧,有点激动的喃喃自语:“刚才她自称晴晴,难道她是我的亲生女儿?”

当初在离开之前,夏尘便和幽然商定好了将来孩子的姓名,男孩就叫夏元,女孩就叫夏初晴。

便在这时,只见晴晴因为跑得太急,一不小心就摔在了地上。

“不要打我。”晴晴身子缩成了一团,不停地发着抖。

“住手。”夏尘再也忍不住了,发出了一阵暴吼。

他已经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确定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了。

此刻,他满腔的怒火。

只不过是一个沈家的下人,竟然敢如此的虐待他的女儿,真是可恨到了极点。

那中年妇女被吓住了,不由自主地停止了攻击,一边抬头往铁门处看了过去。

不过,当看到夏尘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时,她马上就冷静了下来,瞪眼道:“你是什么人?你知道老娘是谁吗?敢在沈家中对老娘大喝小叫,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她把夏尘当成是新来的沈家佣人了。

夏尘一边走过去,一边冷冰冰的问道:“晴晴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把她往死里打?”

中年妇女冷哼道:“这小贱货天天尿裤子,不打她是不会长记性的。”

夏尘道:“晴晴只是一个六岁小孩子而已,尿一下裤子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用得着打得这么严重吗?”

他可以想像得出来,这些年来,晴晴过得有多惨。

夏尘的眼睛不由得有点湿润了。

自从懂事以来,无论吃过多少的苦,遭到多恐怖的危险,他从来都没有流过一点泪的。

但是现在看到了女儿的遭遇,他这个铁汉子也忍不住要哭了。

“禽兽不如的东西。”

夏尘怒吼一声,冲上前去,一脚狠狠地踹在了那中年恶妇的肚子上。

中年恶妇惨叫一声,摔飞在了五步外。

晴晴站起身,十分开心的拍手赞道:“叔叔,打得好。”

夏尘不再理会那货,蹲下身去将晴晴紧紧搂在了怀中,歉疚无比的道:“晴晴,对不起,爸爸回来迟了,让你受了那么多的苦。”

晴晴惊喜万分的道:“叔叔,你是晴晴的爸爸?”

一直以来,她都非常希望有一个爸爸的,这样子就可以保护自己和妈妈了。

现在看到帮自己打倒坏人的夏尘就是自己的爸爸,这让她如何不开心。

夏尘点头道:“不错,晴晴,爸爸回来了,爸爸以后再也不会让人欺负你了。”

那个中年恶妇忍着痛挣扎着爬起身,有点意外的道:“你就是那个废物夏尘?”

夏尘抱着晴晴站了起身,面无表情的瞪着那货:“只不过是下人而已,竟然敢虐打我夏尘的宝贝女儿,不可饶恕。”

中年恶妇恢复了少许冷静,一脸的不屑:“夏尘,你只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敢在我面前嚣张,真是不知死活。你知道老娘是谁吗?老娘可是二小姐的人,你竟然敢打我,二小姐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然而,她话刚说完,夏尘便抱着晴晴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她面前,一巴掌就狠狠地扇了过去。

那货猝不及防,被击了一个正着,脸颊顿时便变得红肿无比起来,如同猪头一般。

她再次惨叫摔坐在了地上。

“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给宰了。”夏尘眼中闪过一丝阴冷。

感受到了夏尘的杀气,中年恶妇吓得身子不受控制地发起了抖来。

“晴晴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子虐待她?”夏尘冷声喝问。

中年恶妇声音发颤的辩解道:“她天天尿裤子。”

晴晴反驳道:“晴晴没有尿裤子。”

夏尘看向了晴晴的裤子,确实是有点湿,但是并没有一点的尿骚味,看起来就是被清水弄湿的而已。

他顿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那就是这货看到晴晴没有尿裤子,为了找借口虐待她,于是就用清水弄湿了她的裤子。

一想到如此,夏尘便感觉愤怒到了极点,身上散放出浓浓的杀气。

他从来都没有那么一刻这么的想杀人。

一时间,方圆百步之内,如同地狱一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