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秦恬和宇文翼天

秦恬和宇文翼天

秦恬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废院里,刚生完孩子,就被刀剑加身,要她们母子共赴黄泉?那就掂量一下是不是有这本事!二十一世纪墨医世家的家主,拥有至强医药系统,竟然沦落到当残废战将亲王的妃子?恋爱都没谈过,就有一个小龟蛋儿子了?冷潇顿时觉得人生充满了新的挑战,满朝乱局,丞相父亲的野心勃勃,翼王的冰冷猜忌,清公主的嫉妒谋害,都放马过来吧,她从来都是遇强越强。

主角:秦恬宇文翼天   更新:2022-09-13 04: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恬宇文翼天的其他类型小说《秦恬和宇文翼天》,由网络作家“秦恬”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废院里,刚生完孩子,就被刀剑加身,要她们母子共赴黄泉?那就掂量一下是不是有这本事!二十一世纪墨医世家的家主,拥有至强医药系统,竟然沦落到当残废战将亲王的妃子?恋爱都没谈过,就有一个小龟蛋儿子了?冷潇顿时觉得人生充满了新的挑战,满朝乱局,丞相父亲的野心勃勃,翼王的冰冷猜忌,清公主的嫉妒谋害,都放马过来吧,她从来都是遇强越强。

《秦恬和宇文翼天》精彩片段

大魏王朝。


桓王府废院里,连日暴雨,把破旧的废院大门冲刷得掉了颜色,姜娴躺在潮湿的床上,腹中痛得厉害,她已经痛了一天一夜,再支撑不住了。


“王爷……”她气若游丝地喊了一声,觉得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可这孩子,她还不曾见过一面。


“王妃,您再使劲,再使劲啊,快生出来了。”伺候她的嬷嬷哭着喊了一声,嗓子已经沙哑。


姜娴使劲拉住嬷嬷的手,绝美的面容苍白至极,“告诉王爷,我真的没有谋害清公主,也没有私通侍卫,真的没有。”


嬷嬷哭着道:“娘娘,王爷会相信您的,您要坚持啊。”


姜娴把全身的力气,都往腹中积压,便陡然觉得一松,随即黑暗席卷上来,听得一声婴儿啼哭,她缓缓地笑了,紧握的双手松开。


“娘娘,是小世子,您帮王爷生了嫡长子……”惊喜的声音随即变成惊喊,“娘娘,娘娘……”


破旧大门被迅速推开,一名身穿华贵衣裳的女子带着几名婆子侍女进来,她眉目寒冷,显得气度非凡,进门瞧了一眼床上已经不知人事的姜娴,眼底的厌恶与痛快还来不及消退,便冷冷地道:“把孩子抱走。”


嬷嬷迅速剪了脐带,护着孩子,跪在了地上,哭着道:“清公主,您不能带走世子,求您找大夫来,王妃快不行了。”


清公主身边的人马上去抢走了孩子,抱在清公主的面前,“公主。”


清公主看着那孩子,孩子的眉目像极了阿弘,她眼底骤然涌起了恨意,取出手绢,捂住婴孩的口鼻,冷冷地道:“姜氏与府中侍卫私通,诞下孽种,本宫验明正身,确实非桓王骨肉。”


嬷嬷骇然,猛地想上前抢孩子,却被随同进来的婆子钳住,狠狠地甩了两巴掌,“你这刁奴,撺掇王妃私通府卫,罪大恶极,该论死罪!”


几巴掌下来,打得嬷嬷口鼻出血,嚎哭不止。


婴儿被捂住口鼻,渐渐就不动了。


清公主移开手,把手绢丢弃在地上,看着身边的婆子侍女,“见了王爷,知道怎么禀报吗?”


婆子恭谨道:“回公主的话,姜氏所生的孩儿,与侍卫方莫有七八分相似。”


清公主微微一笑,晃动头上珠翠,金贵的脚步往前挪了挪,站在床边看着姜娴,心头大恨仿佛才消散,终于死了。


若不是阿弘非要等孩子出生,验明正身,她早就想杀了姜娴,怎容她活着诞下孩儿?


“灌下毒酒,草席裹尸,丢在乱葬岗!”清公主缓缓下令。


“是!”身边婆子上前,早备下了毒酒前来,以两指捏开姜娴的嘴巴,便要灌下毒酒。


昏迷过去的姜娴,却忽然睁开了漆黑幽寒的眸子,盯着婆子凶狠的脸,她错愕片刻随即有记忆灌入,眸子惊怒顿生,一手拨开了毒酒,揪住婆子的领口把她拽下来,夺了她头上簪子,便狠狠刺向婆子的眼睛。


惨叫声传来,顿时血流如注。


清公主面容陡变,“姜娴,你罪大恶极,还不速速就死?”


姜娴揪着被褥坐了起来,一脚踹开伏在边上惨叫的婆子,只觉得全身疼痛得要紧,她深呼吸一口,这破身子是刚生完孩子,穿越都比别人倒霉,妈的!


幸好墨医世家的灵力尚存,当即催动灵力疗伤,止住了疼痛,赤脚站在了地上。


清公主简直不能相信,这是她欺辱了十个月也不敢反抗的姜娴吗?原来一直在装温顺。


“杀了她!”清公主尊贵的面容裂出了狂怒,狠狠下令!



姜娴盘腿坐下,感觉到恨意萦绕,原主是冤枉的,她没有与侍卫私通,所以这孩子是桓王的。


但是,这孩子过了预产期出生,莫说桓王不相信,只怕外头的人也不会相信。


姜娴看了一眼孩子,脑子里浮现出一张俊美霸气的面容,有些模糊,是原主的记忆,但是可以分辨得出这孩子和桓王相似。


这也是清公主为什么非得要杀了这孩子。


姜娴把婴儿抱过来,孩子不哭了,睡了过去,胖而壮实,十个多月出生的孩子,足月有余,起码八斤重,怪不得原主生他,搭上了一条命。


这孩子,以后是她的孩子了。


姜娴心里有很复杂的情绪,她是墨医世家的最后一代传人,有着墨医世家的医药系统,被人觊觎,她东躲西藏,最终还是被找到了,宁为玉碎,不作瓦全,她跳海以护着医药系统,却没想到竟然穿越到这不知名的时空。


而且,刚穿来就当了母亲,什么交男朋友,结婚,生孩子,前生想都不敢想啊。


她催动灵力调动医药系统,查看可有损伤,幸亏没有,医药库,仪器库,手术室,一应俱全。


她微微地松了一口气,在这个时空,起码比在二十五世纪安全很多。


朱嬷嬷轻声说:“世子应该是饿了,奶娘还没找。”


这时代,世家主母不会亲自喂奶,都是有奶娘的。


姜娴没感觉到有涨奶,原主身体很差。


“去打一点开水放在这里晾开吧。”


“是,”朱嬷嬷走到门口,叹了一口气,“您打了清公主,,她肯定不会放过您的,怎么办呢?清公主为何总是针对您?”


姜娴冷笑,清公主为什么会不针对她?把原主遭遇的这些事情和记忆串联一下,便知道原因了。


清公主喜欢自己的弟弟。


桓王夏侯弘博不是她的亲弟弟,当年皇上还是王爷的时候,顶着压力娶了一位寡居带着女儿的美丽妇人为侧妃,那侧妃便是如今的惠贵妃娘娘,清公主就是惠贵妃的女儿。


但皇上是真真宠爱这位惠贵妃,登基之后,封了这位继女为公主。


清公主与夏侯弘博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她比夏侯弘博大了两个时辰,入府那年,她八岁,从以前的飘零落魄忽然成了金枝玉叶,过上尊贵的生活,她十分乖巧孝顺,自然也深得继父的喜欢。


可她这份隐藏的心思,大概没什么人知道,只怕连夏侯弘博都不知道。


她从系统取出奶粉,喂了婴儿之后,不理会朱嬷嬷诧异的眼光,道:“帮我梳妆打扮,我要去找夏侯弘博。”


朱嬷嬷担忧地道:“但是听闻王爷自从伤了腿之后,性子喜怒无常,脾气变得很坏,您又才伤了清公主,怕不怕他会下令处置您?还是先等等,老奴还有些银子,明日去雇个奶娘,自己先养着。”


姜娴道:“他双腿残疾,或许这辈子都再生不出孩子了,那这孩子就是他唯一的血脉,他当爹的不要负责任?我还自己藏起来抚养,我傻吗?”


“这道理是这个道理……”


“别啰嗦,我不会弄这些头发。”姜娴坐下来,命令着,语气却温和了许多。


“您才生完孩子,怎么能到处……”


“嬷嬷!”姜娴皱起眉头。


朱嬷嬷只得闭嘴过来帮她梳妆打扮。


一番脂粉晕染掩去了苍白的气息,朱唇淡红,眉目清远,星眸琼鼻,原主的容貌漂亮得很,就是缺了点霸气。


和她原先的容貌有七八分的相似,就是差了那点张狂的霸气。


“王妃多好看啊。”朱嬷嬷赞赏。



“看够了吗?”夏侯弘博的声音阴沉响起,一点都不像方才听到的慵懒。


姜娴踢来一张椅子,坐在了他的面前,把手中婴儿放在了他的腿上,“这是你的儿子,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这是事实。”


夏侯弘博的眸子垂了一下,瞧那孩子一眼,孩子还在熟睡中,呼吸轻轻,稚嫩的面容纯如天使。


“卫大人,把孩子抱走。”夏侯弘博说着,淡淡地看了清公主一眼,眸光显得特别的温和,但是清公主却陡然煞白了脸。


卫大人要过来抱孩子的时候,姜娴一手抢抱了回来,看着夏侯弘博,“要不要滴血验亲?要不要再查查这孩子是不是你的血脉?”


卫大人已经看到孩子的面容了,顷刻红了眼睛,是王爷的孩子,酷似王爷啊。


真好,真好,王爷留后了。


夏侯弘博弯唇嘴角形成一朵冷笑,“是不是本王的孩子,本王都打算留下,也打算杀了你。”


姜娴盯着他的眼睛,仿佛是丝毫不惧,“我死,孩子死,我活,孩子才能活。”


“是吗?”夏侯弘博笑了起来,却随即丢出了一把匕首,“本王成全你,杀了这孩子。”


“王爷!”卫大人急了,忙地上前阻拦,“这孩子五官和您一模一样,是您的孩子。”


“当娘的都心狠,本王无所谓。”夏侯弘博漫笑了一声,眸子却异常锐利地盯着姜娴,“来,给本王看看你有多大的决心与这孩子同生共死。”


姜娴拿起匕首,看着他,“你非杀我不可?”


“没错,你非死不可。”夏侯弘博口出残冷的话。


姜娴笑了,“好,我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孩子,自然不能白白送人,那就让他陪我去死吧。”


指尖染了灵力贯穿匕首,倏然扬起,狠狠地插向了婴儿的心脏。


“不可!”卫大人惊叫一声,想去夺匕首,但姜娴下手太狠,速度很快,他只能以手掌抵住婴儿的心脏,匕首顷刻刺穿了卫大人的手掌。


血流如注。


姜娴以灵力贯穿匕首,匕首是不会伤了孩子,只是换做卫大人的手,则不一样。


但卫大人不知道,情急之下,只能伸手去挡。


卫大人马上拿了匕首,顾不得手掌流血,跪下悲声道:“王爷!”


夏侯弘博也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似笑非笑地勾唇看着姜娴,“好,够狠,是心狠手辣的丞相之女,本王饶你一命,你活着,本王才能好好地跟丞相算这废腿的账。”


他眼底狠毒半点没褪,却说出了如此云淡风轻的话。


丞相,废腿的账,姜娴仿佛顿时明白了什么。


这里头,还藏着许多阴谋,朝堂上的权力阴谋。


“阿弘,杀了她,才能让姜丞相心痛。”清公主狠狠地道。


“不着急,本王可以慢慢地跟他们玩,”夏侯弘博凉薄地笑了起来,“卫大人,把王妃安置在斩月居侧园,好让她随时可以尽王妃的职责伺候本王。”


“阿弘……”清公主又急了起来,“万万不可,她如果存了歹心,只怕会对你不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