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无力救赎

无力救赎

江汉江停云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小说主人公是的小说叫《无力救赎》,该文文笔极佳,内容丰富,内容主要讲述:我哆嗦着上牙打下牙,生怕他们也来上我。后来才知道,我12岁,前胸后背差不多,人家没兴趣。从缅甸那边人体运「货」时,这些人喜欢找孕妇,毒品装避孕套里吞进胃,下身都塞满。孕妇做这个生意的不多,还不如买我这种小的,强迫一遍遍怀孕,孩子生下来弄死,掏空了也能做容器,一举两得

主角:江汉江停云   更新:2022-09-13 04: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汉江停云的其他类型小说《无力救赎》,由网络作家“江汉江停云”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主人公是的小说叫《无力救赎》,该文文笔极佳,内容丰富,内容主要讲述:我哆嗦着上牙打下牙,生怕他们也来上我。后来才知道,我12岁,前胸后背差不多,人家没兴趣。从缅甸那边人体运「货」时,这些人喜欢找孕妇,毒品装避孕套里吞进胃,下身都塞满。孕妇做这个生意的不多,还不如买我这种小的,强迫一遍遍怀孕,孩子生下来弄死,掏空了也能做容器,一举两得

《无力救赎》精彩片段

我出事前,家庭条件挺好的。

爸爸做生意,妈妈是教师。

我被拐卖后,天翻地覆。

别的姑娘被卖到穷山沟沟,给老光棍儿当生育工具,我更惨一点,被卖到金三角给人做人体藏毒。

我像只被掐住的小鸡崽,给人绑云南那边的寨子里。旁边有个漂亮姐姐被拿锁链锁在床腿上,好几个男人当着我面上她。

听说那是个缉毒警的女儿,全家被杀,她因漂亮才留了条命。

我哆嗦着上牙打下牙,生怕他们也来上我。后来才知道,我 12 岁,前胸后背差不多,人家没兴趣。

从缅甸那边人体运「货」时,这些人喜欢找孕妇,毒品装避孕套里吞进胃,下身都塞满。

孕妇做这个生意的不多,还不如买我这种小的,强迫一遍遍怀孕,孩子生下来弄死,掏空了也能做容器,一举两得。

可惜我才 12 岁,怀不了,胃也小,吞不了几条,就稀里糊涂先养着。

老毒枭江汉来视察,他儿子江停云跟他视频,问他一会儿吃啥,他随口说饺子。他儿子非要等会儿吃饺子时跟他视频,他打哈哈说好。

山里的寨子,哪来饺子。

宠崽的江汉叫手下开车去买,百度地图一下,最近的饺子馆也要 120 公里。

面黄肌瘦的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扑进去抖着手指自己,说我会做,我会做饺子——登时三把冲锋枪顶着我的头。

长着山羊胡的江汉薅起我头发,左右开弓抽了两嘴巴,「哪来的兔崽子?谁让你进来的?会做是吧?」他看看表,「行,你去。」

我将热腾腾的饺子端上来,江汉一副慈父样,笑呵呵夹着饺子和江停云视频,江停云瞧见江汉身后一闪而过的我,说这妹妹,挺可爱。

就这一句,江汉将我带回去给江停云作伴。



江汉是悍匪,江停云却是个文弱少年,瘦高个,皮肤很白,鼻梁上架副黑框眼镜,校服松松垮垮耷着,跟我学校里那些男孩子没区别。

他对他父亲的事,一无所知。

江汉将我叫进他房间,笼着手点烟。

江汉说兔崽子,你要敢在我儿子跟前瞎 BB,他薅我头发将烟头往我眼睛里按,说,我会让你死的非常不体面。

江停云人前人后两副面孔。

江汉在,他就是个乖宝宝,满画面的父慈子爱,对我也有几句口头上的关心;江汉不在,他就是面无表情的透明人。

我每天将江家别墅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大早给他按内网上 down 来的食谱变着花样准备早餐。

江停云性子沉,整天都不见笑,我搜肠刮肚给他讲笑话,好笑了,他赏脸嘴角弯一下,差强人意了,他烦躁说你别打扰我写作业。

江家有架落了灰的钢琴,蒙着白色蕾丝罩。

司机送江停云去上学时,我偷偷掀开了弹。

我喜欢德彪西的《月光》,平静安详。

像夏夜清溪上蜿蜒着的一弯凉月,无风无雨,岁月静好。

这曲子妈妈教了我很多回,弹不好就打手心。小时候我总跟她怄,老故意弹错音符,气哭她了好几回,还嚷嚷着要带我测智商。如今寻思,都像上辈子的事儿了。

一双手死死攥上我肩膀,搁在钢琴上的水杯惊得掉下去,碎开全是水渍。

「你会弹琴?」

我畏惧地点点头。

江停云有些恍然,冒出句无厘头的:「寄人篱下,很辛苦吧。」

江停云示意我继续弹,不要停。

我便将脑海所能忆起的乐曲,一股脑儿倾泻。

他就站在原地,呆呆的,灵魂好似出了窍,魔怔了。

江停云说,他妈妈生前喜欢弹钢琴。当时得了癌症,没钱治。

说完他就回房了,我准备好晚餐叫他,他也不应声。

我 14 岁那年,江停云 16。

我某天去卫生间,看见马桶里的血块,心惊肉跳。例假来了。我好怕,怕他们要我一遍遍怀孕,逼我运毒。

那天家里刚好来了个人,之前我在寨子里见过,曾拿冲锋枪抵我的头。

我以为是来拎我的。

我瑟瑟发抖为他们备好午餐,脸色惨白着离开,江停云叫住我,说你上哪儿去?过来一块吃。

我窸窸窣窣洗碗,江停云靠在厨房门上:「是我爸的司机,过来给我送东西。你好歹是我家远房亲戚,父母双亡没个依靠。我不会让他赶你走。别怕。」

哦,远房亲戚家的孤女。

真是仁慈的谎言啊。

我回头笑,眼泪扑簌簌的。我语无伦次,冲他说谢谢,谢谢。

江停云掉头走了,很快又折回来,红着脸明显不好意思,他说我叫超市送卫生巾过来了,我家没女人,你知道的,这事我也不懂。

我为江停云打扫房间时,看见他课本下压着个素描本,他自己画了画,之前是些小猫小狗,画的还挺好,最后一页翻开了,那坐在日光下,穿碎花裙弹钢琴的女孩身影,分明是我。

哦。我挑了挑眉毛。这样啊。

我抬头对上穿衣镜中的自己,发现我杏眼桃腮,眉似柳叶。我随手将长发绾起,左瞧右瞧,还真是美人胚子。

江停云晚上做作业时,我绾了发,给他送杯牛奶。

我故意伏低了些,胸口有一小半袒在他眼前,他极不自然地将目光移开。

我靠在门口,红着脸说哥啊,你能给我些钱吗?我想买点衣服,你看,我这么大了,还穿着你的衬衫。

江停云看我时,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惊艳,他少见的笑了,「这我还真没想到。」他打书包翻出一沓钱,「我爸给的,我都没花过,你拿去吧。我学校里有饭,家里有你。」

我咬唇一笑,说谢谢哥。过了会儿,我说哥啊,你那些题我都会做,我每晚过来给你讲好不好?

江停云像听了个笑话,说我是高中啊,你才几岁?读过书?

我没说什么,搬个凳子坐他身边,一道道讲给他听,为了吸引注意,我时不时穿插几个好笑的段子。

江停云边喝牛奶边吃惊看我。



我和江停云开始的自然而然——如果那算是开始。

他虽阴郁,却也心思单纯。

他盯着我的眼,真诚而专注,说他第一次恋爱,什么都不懂,请我多包涵,他希望我能提出明确的指令和要求,不要让他猜。

我笑着说我希望你留在我身边,还有,保护我。

江停云也笑了,摸摸我的头,说你胆子好小,不知道以前经历了什么,保护你,不是我应该做的吗?

我在沙发上午睡时,江停云过来亲我额头。

我瑟瑟发抖。

——满脑子都是那个被锁在床腿的漂亮姐姐。

江停云摸了摸我的手,有些凉,便拿床被子过来捂好了。

.10 月 29 日。

江停云没去学校,一整天都不太开心。我给他做的酸菜鱼,他只吃了一小口。

我应该安慰他,还隐隐有些担心。

江停云不开心的时候,会双眼空洞,直勾勾呆坐。

我蹭过去,陪他一起发呆。

江停云说,今天是他妈妈的忌日。8 年前的今天,他看着妈妈的手一点点凉掉。他说妈妈死前,一直在等他爸爸,可他没有来。

我说可能被了不得的事绊住了吧。

江停云沉默了一小会,罕见地嘲讽说是被女人绊住了吧。不然他妈妈死后这么多年,他女人怎么没断过。

我开导他别瞎想了,妈妈都去世了,总不能让爸爸一直和尚吧。

江停云意味深长看了我一眼,说你要出事,我可能真得和尚了。

我听后心里一热,也只淡淡笑了笑。

八年前的 10 月 29 日,按照我这段时间搜集的材料,江汉这天应是因抢劫罪,在号子里蹲着,的确来不了。估计是想抢点给老婆看病的钱,可没来得及。

停云,误会了。

或许因为接触的女人少,和他妈妈的原因,停云其实蛮依赖我。

和我一起时,他总像个小男孩样追着问,瑶瑶你怎么什么都会呀?瑶瑶你还有什么惊喜是我不知道的?瑶瑶你怎么那么聪明呀?瑶瑶你那么好,叫我都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是啊。

我太好了,满足了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对女人的所有幻想。

做一手好菜满足他的胃,将他衣裳洗的干干净净叠在床头,用他的钱买了那么多好看衣裳,一天换三回,变着法儿讨他欢心,极尽温柔。

我通过浏览记录,了解他的喜好及喜欢的女孩风格,做成 Excel 表格去分析,预测他的动向,连他喜欢的 doi 体位都精准预判了,可惜他没要过。他最多也只是吻我的嘴。

随他吧。

我关注上京有段时间了。

每天沉迷于看上京的风景人文,好几回都忘了给停云做饭。他绕到我身后,下巴抵在我肩头,「怎么,想去?」,我向后温柔摸摸他的脸,腼腆说,「是啊,哥哥。我从来没有出过门,好想去。感觉好美。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去那里。不知道能不能实现。」

停云打身后抱我,说暑假了我带你。

我回手抱他,娇声说可是我不想叔叔(江汉)的人跟着,多不自在,我只想和你一起去,就我们两个人的蜜月。好不好嘛!我抓着他衣袖撒娇。

他最受不了我这样,笑着说好。

我和停云没有搭铁路或飞机,那样易被追踪。

停云打车库开出辆旧车,载着我一路往上京开。途经本省省会,我借口去买点吃的溜进商场,按照曾规划了无数遍的路线撒腿往公安局跑。

我站在公安局门口,手足无措比划着我要报案我要报案,江汉那边有贩毒基地云云。路过的一个警官叫我去他办公室说明情况,在我填完一堆表格后,他说我安排人送你回家吧,你家在哪?我说上京市朝晖区林业路 8 号,松英花园 7 幢 509。他拿笔记下后,冲我露出个诡异的笑,说瞧你吓的,先喝口水。

我三两口喝完水,昏昏欲睡。

朦胧中被扶上了车,再稀里糊涂不知过了多久,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酒店房间里。

江汉坐在我面前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我遇上黑警了。

突如其来的绝望,让我抱住脑袋缩在墙角尖叫。

江汉的司机过来,薅起我头发将我在墙上狠磕了一下。

江汉扣住我下巴:「长能耐了?主意打到我儿子身上?」

我被丢在地上,他的司机照我肚子狠踹了好几脚。我护住脑袋,尽可能蜷成一只虾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