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436975

436975

梁月锦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梁月锦从大内监牢出来的这日,上京一扫春日的阴翳,难得的是个大好晴天。阳光照得她有些睁不开眼,在牢里待了三年,她许久没见到过这样好的阳光了。如今的她瘦得有些脱了相,走在路上一瘸一拐的,似乎一阵风便能把她吹跑。

主角:梁月锦沈宴   更新:2022-09-13 03: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月锦沈宴的其他类型小说《436975》,由网络作家“梁月锦”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梁月锦从大内监牢出来的这日,上京一扫春日的阴翳,难得的是个大好晴天。阳光照得她有些睁不开眼,在牢里待了三年,她许久没见到过这样好的阳光了。如今的她瘦得有些脱了相,走在路上一瘸一拐的,似乎一阵风便能把她吹跑。

《436975》精彩片段

梁月锦疼得脸色发白,她看着洒落一地的碎片,身子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这碎片锋利异常,只是用手轻轻一碰,便会被划出一条大大的伤口,又如何能吃进嘴里。


众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还是张公子有主意折腾人,这碎片进嘴,她的嘴可就别想要了。”


“我听说,张公子之前可是和我们这位堂堂汝阳王郡主提过亲,看样子这是因爱生恨啊!”


张公子瞥了一眼蜷缩在地上的梁月锦,厌恶的拧了拧眉,仿佛当初和她提亲,是一件多么耻辱的事似的。


“就凭她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也配我提亲?多看一眼,我都觉得恶心。”


说着那只踩在她手上的脚,越发的加重了力气。


再踩下去,她的手也要废掉了!


梁月锦抱住他的腿,卑微的祈求道:“我吃,我吃,但求公子饶我一命!”


就在她无视众人的眼神,颤颤巍巍的捡起那锋利的碎片,便要往嘴里塞时,一个清冷而又淡漠的声音从上方缓缓传来。


“行了,这么快就把她给玩死了,还有什么意思。”


沈宴的声音一出,众人顿时作鸟兽散,梁月锦掀眸,两人的视线相交,她的痛苦和不堪统统都跌入进他灿如星辰的眸子里。


玩死了就没有意思了,他的语气平淡,仿佛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小猫或者小狗。


“王爷说得有理,这么快就把我们的郡主玩死了,还怎么看她给我们表演呀!”


沈宴冷冷勾唇:“她现在可不是什么郡主,你说是吗,星儿?”


她怔怔的看着坐如上宾的沈宴,在他那凉薄的眼睛里,看到了几分威胁的意味。


现在的她,还有什么说不的权利。


名字也好,姓名也好,根本就由不得她。


“是,奴婢是星儿,不是什么汝阳王郡主。”


沈宴满意的点头:“今日你弄脏了张公子的鞋子,总要赔礼道歉的。在座的都与汝阳王府有仇,既然你和汝阳王府无关,便亲手将这汝阳王妃的牌位都给烧了吧。”


说完他大手一挥,下人立刻将汝阳王妃的牌位拿了上来。


他竟然,让她当着所有人的面,亲手毁了她娘亲的牌位!


梁月锦不敢置信的抬头,头顶仿佛响过一个巨雷,把她的五脏六腑都震得痛了。她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可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掉落下来。


即便只是一只猫儿狗儿,也有知觉也会感到痛。


三年了,在监狱里她被折磨了整整三年。


汝阳王府上下一百口人,死的死,卖的卖,流放的流放,难道还不够吗?


她柳青青的命是命,汝阳王府的人就不是命了吗?


究竟,要怎样才肯放过她!


“还不动手?”


见她迟迟没有反应,沈宴不耐烦的开始催促,墨色的眸子里藏着深沉的怒意,仿佛下一秒便会将梁月锦撕成碎片。


她怔怔的看着那冰冷的牌位,脑海里却不断浮现娘亲慈祥的面容来。


“宁儿,就算娘亲不在你身边,你也不必难过,娘亲会化作风儿,永远在你身边守护你。”


不,她做不到!


梁月锦痛苦的跪倒在地上,眼睛里几乎要泣出血来。


“做不到是吗?”沈宴没了耐心,脸上的寒意也越来越深,他指着门外一众下人:“当初青青因你被人凌辱致死,若是你今天不动手,我便让你尝尝当初青青所受凌辱的千倍百倍!”



“沈宴哥哥,你是这世间最好的男儿,将来长大了,我就嫁给你啦!”


“沈宴哥哥,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我不知道你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子,我会去和陛下解释,你不要这样不理我……”


“沈宴哥哥,我没有伤害柳姑娘,你相信我……”


“沈宴哥哥,你放过我吧……”


那把匕首好像插在了他的胸口,痛得他呼吸不过来。


“不!”


“梁月锦!我不准你死!”


“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


他好似发了狂,胸口热热的,一开口便吐出一大滩血来。


他还想上前,眼前却忽然一片漆黑,下一秒他整个人彻底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天已经黑了,沈宴掀开被子,来不及穿好鞋子,便往屋外奔去。


“来人!备马!”


下人纷纷跪倒在地:“王爷,也已经深了,您要去哪里?”


他一脚踹翻自己面前的下人:“混账,郡主呢?”


众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知道自家王爷心中到底对这个汝阳王郡主是什么看法。


昨日还因为她一夜未归,气得砸坏了府上大半的茶盏,今日又派人将她的妹妹吊在了城墙上。


最后还是管家颤抖着开了口。


“王爷,郡主今日下午自刎身亡了!”


沈宴怔住,只是下一瞬便开始勃然大怒,他揪住管家的衣领,额头上的青筋因为愤怒而根根爆起。


“你说什么?谁死了?谁说她死了!”


管事的被吓得脸色发白,却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王爷,是真的,今日午时郡主的妹妹坠地而亡,她便跟着一起去了!”


他好似发了狂,手中的力气也加大了几分,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句都说得咬牙切齿。


“我不信!没有我的准许,她怎么可以死!她人呢?我要她马上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还没有折磨够呢,她怎么能死!”


管事的连连摇头:“王爷,您昏倒以后,小傅将军便赶来了,是他将郡主的尸身带走了!”


听到傅沈远的名字,沈宴的胸口猛然涌上一股怒火,那团怒火熊熊燃烧着,吞噬着他的所有理智。


梁月锦是她的人!谁允许他来带走她!


沈宴扔了手中人,披上外衣被风尘仆仆夫人往外赶,他骑着黑色的骏马,一路疾驰来到将军府的门前。


即便已经深夜,他仍旧不顾一切的将拳头重重捶打在将军府的大门上。


“开门!”




第十一章

没过多久,便有下人赶来开门,见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当今王爷,立刻跪倒在地上。


“奴才给王爷请安!”


沈宴早就被怒火给控制,推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直往将军府的大堂赶。


“傅沈远呢?你给我出来!”


他站在大堂吼了几声,也没有看到人影,只是顺着星星点点的烛火,他竟然看到将军府的整个屋檐都挂满了白布。


那是,吊丧用的白布!


沈宴眼前发黑,他伸手扶住柱子,才稳住身形不让自己倒下。


“傅沈远,你给我滚出来!”


为什么要在他的府上挂满吊丧用的白布,他凭什么!


没有人回应他,他握紧拳头,大步冲向那冷清清的灵堂。


“轰!”


大门推开,凄冷的灵堂里点着几支蜡烛,傅沈远面容憔悴的躺在两副棺材前,手中还抱着一个小小的坛子。


见到沈宴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只微微抬头看了一眼,然后便低下头将手中的坛子抱得更紧了。


沈宴发了狂,冲上前用力掀开棺材的盖子。


“我不相信!不可能!”


“这绝不可能!”



大门推开,凄冷的灵堂里点着几支蜡烛,傅沈远面容憔悴的躺在两副棺材前,手中还抱着一个小小的坛子。


见到沈宴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只微微抬头看了一眼,然后便低下头将手中的坛子抱得更紧了。


沈宴发了狂,冲上前用力掀开棺材的盖子。


“我不相信!不可能!”


“这绝不可能!”


棺木轰然打开,里面却空空如也,除了一根秀丽的簪子,什么也没有。


沈宴的心忽然提了一口气上来,梁月锦不在里面,她没死!


一定是傅沈远将她藏起来了,一定是!


想到这里,他越发的激动起来,转过身用力的揪住了瘫坐在地上,傅沈远的衣领。


“说,你把她藏哪里去了?”


傅沈远掀眸淡淡瞥了他一眼,冷冷勾了勾唇。


“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沈宴勃然大怒,握起手中的拳头,狠狠砸在他的脸上:“说!她在哪儿?!”


傅沈远甩开他,眸子里终于有了几分气息。


他指了指自己手中的那一方小小的白瓷坛子,冷声道:“她在这里,我已经把她给火化了。”


“混蛋!”沈宴只觉得像是生生吞了一枚滚烫的炭火,胸口像是要被烈焰给灼穿,他愤怒的揪住他的脖子,下一个拳头马上又要来临。


早就有所防备的傅沈远,此刻却没有再挨他的拳头,一手死死抱住那白瓷坛,一手用力的握住了他挥过来的拳头。


在战场上打拼了这么多年,他的武功他人轻易动不了他。


被阻挡住的沈宴越发的愤怒,他咬牙切齿的瞪着他,恨不能亲手将眼前人撕成碎片。


“傅沈远,你以为你随便编个谎言我就会信吗?她没死是不是,你把她给我交出来!”




第十二章

傅沈远眸色沉沉,看向沈宴的眼神更是带着滔天的恨意。


“沈王爷,是你亲手逼死了她,如今她已经成了这坛子里的一捧灰,你还想要再怎么折磨她?”


是他,逼死了她!


是他,让那个曾经爱笑爱跳的姑娘,变成了这坛子里一捧暗淡的灰。


傅沈远没了耐心,一把用力的甩开他。


“沈王爷,这世间最没有资格来质问我的人就是你,火化是月锦自己的意思,她不想死了以后,尸身落入你的手上,被你继续凌辱折磨。”


在她眼里,他竟然是这样的人?就连她死了,尸体也不会放过?


不,不可能,他不相信。


沈宴摇了摇头:“傅沈远,我不信,你一定把她藏起来了是不是?”


看着他这副自欺自人的模样,傅沈远只觉得恶心。


活着的时候,百般折磨,死了装出这样一副不舍的样子,是想给谁看呢?


“她确实是死了,那把匕首那么锋利,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划破了喉咙,血流了一地。我赶到的时候,她已经失血过多奄奄一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只告诉我,把她和妹妹葬在一起,一起火化了,她再也不想看见你。”


“沈王爷,即便你对她恨之入骨,如今她已经死了,就让所有的仇恨随着她的死亡结束吧。”


结束?不,不可能结束!


沈宴的脸苍白如纸,他死死拽住傅沈远的衣领,每一个字都像是从后槽牙咬出来一般。


“你把她还给我,她是属于我的!”


就算她死了,她的骨灰,也该是属于她的!


傅沈远后退了半步,将那白瓷坛抱得更紧了。


“活着的时候你就不肯放过她,她死了你还要霸占?她不属于你,她是自由的。”


“沈王爷,有的时候我真的看不懂你。以前,她那么喜欢你,天天跟在你的身后,你却不爱搭理她。”


“只因为你中意的女子死了,你便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月锦的身上。你也从来不肯听她的解释,就让她背负了整整三年的杀人犯罪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