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无敌小侯爷

无敌小侯爷

三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他是一名优秀的特种兵,一次任务受伤昏迷,再次醒来,竟穿越架空朝代,如今的他不是特种兵,而是一个……纨绔小侯爷;如今原主因为调戏公主,被发配充军,在这古代的军营,芯子是特种兵的纨绔小王爷,究竟要怎样在军营中发光发热。秦虎本想着借此机会为国家效力,却被这什么都没有的古代惊着了。

主角:秦虎   更新:2022-07-15 21:2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虎 的女频言情小说《无敌小侯爷》,由网络作家“三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是一名优秀的特种兵,一次任务受伤昏迷,再次醒来,竟穿越架空朝代,如今的他不是特种兵,而是一个……纨绔小侯爷;如今原主因为调戏公主,被发配充军,在这古代的军营,芯子是特种兵的纨绔小王爷,究竟要怎样在军营中发光发热。秦虎本想着借此机会为国家效力,却被这什么都没有的古代惊着了。

《无敌小侯爷》精彩片段

“小侯爷,您快点起来吧,轮到我们巡逻了。”

“我这是在哪啊?”

秦虎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感觉身上凉嗖嗖的,外面还呼呼的刮着大风,顿时心里一阵奇怪。

“哎呀小侯爷,您怎么迷糊了,我们在军营啊。这个时辰轮到咱俩放哨,再不起,军法处置啊,现在老侯爷也护不了你了。”

“什么?”

秦虎睁开眼睛一看,只见自己此时正呆在一个帐篷里,眼前是个穿着皮甲的小兵。

正在他想张口问点什么的时候,忽然一阵头痛欲裂,一股巨大的信息流冲入了他的脑海,几秒钟之后他知道自己穿越了。

他从一名现代特种战士,穿越到了一名也叫秦虎的小侯爷身上,乃京城七大恶少之首!

而这个叫大虞朝的时代,历史上根本就不存在。

秦虎的祖上是大虞开国四公二十八侯之一,三个月前父亲病逝,秦虎袭爵,成了新一任冠军侯。

秦虎从小被爹娘宠坏了,不爱读书,不爱习武,一味玩耍,吃喝玩乐,横行京城。

长大了家里想让他收收心,便定下了一门亲事,女方是陈国公家的大小姐,名叫陈若离,名门闺秀,秀外慧中。

这个秦虎对别人都是穷凶极恶,可偏偏对这位貌美如花的未婚妻百依百顺,视如珍宝。

可事情偏偏就出在了这个青梅竹马的陈大小姐身上。

根据秦虎的记忆,那天他携未婚妻入宫参拜当朝长安公主,公主与陈若离从小相好,便安排饮宴。

可后来秦虎喝断片了,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内卫的诏狱。他被告知醉酒调戏公主,意图不轨之事。

更诡异的在后面,陈若离竟然上书弹劾未婚夫秦虎七十二条不法之事,桩桩件件有凭有据。

秦虎当时好似五雷轰顶一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圣旨很快就下来了,念在秦虎祖上有功,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发配幽州,军前效力,保留爵位,以观后效。

但是到了幽州之后,他很快就被安排上了前线——先锋帐前听用。

这些事情在秦虎的脑子里过了一遍之后,他基本上就想明白了,这应该是个圈套。

因为陈国公早就想和他退婚。

秦家和陈家本来就是政治联姻,两家都想做强做大,而后来的秦虎除了是个纨绔,几乎一无是处,可以说把冠军侯府的脸都丢尽了。

要知道,历代冠军侯,都是英雄人物,在军中有无可比拟的影响力,可偏偏到了这一代,出了个根本没上过战场的废物。

老侯爷活着的时候,陈国公还给面子,老侯爷死了,陈国公翻脸无情,竟然上演了一幕灵堂退婚。

但秦虎深爱陈若离,死活就是不允,而陈若离对他这个恶少却早已非常厌恶。

于是一场祸事,就此降临!

至于说长安公主嘛,那就更简单了,她是秦虎堂兄的表妹,只要秦虎一死,冠军侯府的庞大家产,自然悉数落到这位堂兄的身上。

这几股势力,各取所需,沆瀣一气,就这样迅速的联合了起来……,

果然是一入侯门深似海,想让他死的人,还真多呀。

“秦安,你说咱们找个地方背背风行吗?”

明亮的月光照耀下,粗暴的北风带着刺耳的哨音,掠过空旷的原野,把几只火把吹的明明灭灭,更犹如无数把飞刀切割着人的皮肤。

“不行啊小侯爷,会被军法处置的。”

秦虎和秦安缩头缩脚的顶着风,从营寨中跑出来,踩着厚重的积雪向前跑。

瘦弱的秦安一不留神,直接被大风掀翻了。

两名换防的哨兵见他们出来,相视阴笑,捧了两把雪把取暖的篝火灭了,而后钻进了帐篷里。

娘的,连小兵都给收买了,想冻死老子!

这是个规模很小的营寨,大概有二十座帐篷,周围以马车环绕,外围连拒马鹿角都没有排列,附近更是地势平坦,无险可守,一看就没打算长期驻扎。

根据秦虎前世的记忆,这里驻扎了大约两百人,他们是虞朝征北将军李勤的先锋营。

而此次李勤两万大军的目标则是虞朝在边境上的宿敌,辽东国。

“咳咳,小侯爷,你说我们还能活着回去吗?”秦安整个身体蜷缩在雪地上,嘴唇和脸都是青的,说话也是有气无力,仿佛随时都会死。

秦虎心里叹了口气,秦安纯属是被自己连累的,而事情若是照此发展下去,他俩是必死无疑的了。

那些想让他死的人,在朝堂上没整死他,就在军营里下黑手打闷棍,把他往死里整。

可秦虎绝不是坐以待毙之人,这明摆着就是被人陷害的事儿,他可不能干休。

人生本来就是无休止的挣扎求存,等着吧,老子不但要活下去,还会杀回京城,与你们算算账。

“秦安,我们出门的时候,带了多少银票?”

“没有银票了啊,我身上只有二十两银子。圣旨上说了,我们是充军发配,家产封禁。”

秦安今年才16岁,是秦虎的贴身书童,长的很瘦弱,早已经不堪折磨,看上去就剩一口气了。

其实秦虎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几天先锋营每天行军30里,干的工作就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砍柴烧火,挖沟挑水,搭建营寨。

而这两个细皮嫩肉的家伙,每天和几百个五大三粗的丘八待在一起会是什么状况?

肯定是干最累的活儿,吃最差的饭,挨最毒的打,受最大的气……

秦虎估计,他的前身可能就是被活活折磨死的。

也算是他罪有应得吧。

只是这份苦,现在必须要他扛下去了,扛不住的话,他也会死。

“给我。”

秦虎想好了,他必须先设法保住秦安的命,然后再想别的办法。

而要保命其实也不困难,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行贿,俗话说财能通神,这个办法虽然原始,但永远都好使。

但现在这种情况,他不可能去贿赂高官,因为没人敢跟他沾边。再说也没钱。

所以他的脑海里面想到了一个人,百夫长李孝坤。

也就是目前先锋营的一把手。


二十两银子少是少了点,但放到现代也是八千到一万块。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两银子,一名百夫长每个月三两银子。

也许他会收吧。

另外,秦虎还准备给李孝坤画一张大饼,毕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钱。

现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过今夜了。

“小侯爷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饿,手脚都冻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说道。

“小安子,小安子,坚持住,坚持住,你不能呆着,起来跑,只有这样才能活。”

其实秦虎自己也够呛了,虽然他前生是特种战士,可这副身体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只是坚韧不拔的精神。

“慢着!”

秦虎目光犹如寒星,突然低声喊出来,刚刚距离营寨十几米处出现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声音,引起了他的警觉。

凭着一名特种侦察兵的职业嗅觉,他觉得那是敌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犹豫,万一他要是看错了怎么办?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跟以前可是云泥之别。

万一误报引起了夜惊或者营啸,给人抓住把柄,那就会被名正言顺的杀掉。

“小安子,把弓箭递给我。”

秦虎匍匐在车辕下面,低声的说道。

可是秦安下面的一句话,吓的他差点跳起来。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么,这个时代居然没有弓箭?

秦虎左右环顾,发现车轮下面放着一根顶端削尖了的木棍,两米长,手柄处很粗,越往上越细。

越看越像是一种武器。

木枪,这可是炮灰兵的标志性建筑啊。

“靠近点,再靠近点……”几个呼吸之后,秦虎已经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

对方可能是敌人的侦察兵,放在这年代叫做斥候,他们正试图进入营寨,进行侦查。

当然如果条件允许,也可以顺便投个毒,放个火,或者执行个斩首行动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直到此时,他突然跳起来,把木枪当做标枪投掷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铠甲的,因为行动不便,所以这一枪,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着秦虎提起属于秦安的木枪,跳出车辕,拼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为了情报的可靠性,斥候之间要求相互监视,不允许单独行动,所以最少是两名。

没有几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扑倒在地上。

而后拿着木枪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声脆响,那人的脑袋低垂了下来。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点虚脱,躺在地上大口喘气,这副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

就说刚刚扭断敌人的脖子,放在以前只用双手就行,可刚才他还要借助木枪的力量。

“秦安,过来,帮我搜身。”

秦虎熟悉战场规则,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把这两个家伙身上所有的战利品收起来。

“两把匕首,两把横刀,水准仪,七八两碎银子,两个粮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壶,两套棉衣,两个锅盔,腌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东西,你有救了……”

秦虎颤抖着从粮食袋里抓了一把炒豆子塞进秦安的嘴里,而后给他灌水,又把缴获的棉衣给他穿上。

天还没亮,秦虎赶在换班的哨兵没来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脑袋,拎着走进了什长的营寨,把昨天的事情禀报了一遍。

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别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种环境。

“一颗人头三十两银子,你小子发财了。”

什长名叫高达,是个身高马大,体型健壮,长着络腮胡子的壮汉。

刚开始的时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缴获的战利品,以及两具尸体。

此刻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发财,是大家发财,这是咱们十个人一起的功劳。”

秦虎非常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他要翻身必须一步步的来,不能跟这些兵痞闹翻,否则死路一条。

而且那些战利品,除了两套棉衣以及吃的东西,碎银子,他也是如数上缴了。

但他知道,大虞朝的军队自有奖励制度,有一部分会回到他的手里。

果然,那些士兵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变了,有几个人还难得的冲着他笑了起来。

而高达则是摸着胡子站了起来,冲着他嘿嘿一笑:“还算你小子机灵,等着,我去禀报百夫长。”

高达找了一块破布把战利品兜起来,而后向帐篷外面走去。

可是过了没有多久,他便急匆匆的跑了回来,脸色也变的不是那么好看了。

“秦虎,百夫长要见你,快点的。”

百夫长的帐篷跟普通士兵一样,不同的就是,他住单间,而普通士兵十个人挤在一起。

要说帐篷这玩意儿,一定不能搞的太豪华了,因为不好运输。

就现在这种简易的帐篷,每一座都要有一辆专门的大车拉着,要是将军的帅帐至少要十辆大车才行,皇帝御驾亲征的话,光是一座龙帐,只怕就要一千名民夫负责押运了。

而你要把帅帐支起来,没有三四个小时也是做不到的。

所以表面上先锋营有200人,其实光负责运输的民夫就100,实际能打仗的不超过50个人。

“百夫长,这小子就是秦虎。”

秦虎走近帐篷的时候,看见一名黑胖的中年人正在烤火,这人浓眉大眼,满脸横肉,中等身材,上下一般粗,看着可不像什么好鸟。

“哟呵,这不是名满京城的冠军侯嘛,怎么屈尊到我这里来了,那我是不是还得给你行礼啊?”

“岂敢岂敢,惭愧,属下现在已经不是侯爷了,我现在只是您部下的一名小兵而已。”

秦虎咳嗽了一声,抱拳行礼:“属下秦虎参加百夫长,愿意对您唯命是从。”

“哦。”

李孝坤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小子怎么和传说中不大一样啊。

要知道京城那边可是有人找过他,让他无论如何要整死秦虎。

事成之后金票大大的。

可李孝坤并没有完全答应,因为他并不是个傻子,他可不想贸贸然卷入世家大族的争斗中去。


要知道,秦虎目前虽然落魄,但秦家毕竟在大虞朝称雄了上百年,而且历代冠军侯都是手握军权的重量级人物。

可谓是门生故吏遍天下。

据他了解,目前想要害秦虎的人无数,但想要保他的也不是一个也没有。

“哼,你小子还行,还知道进退……那我问你,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儿?”

于是秦虎就详细的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冠军侯世家大族……果然深不可测……”李孝坤狡猾的眼神在秦虎瘦弱的身上滴溜溜一转,心里暗自嘀咕起来。

其实刚刚高达和李孝坤已经检查过尸体,检查完之后,他们俩对视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因为那两个人死的太干脆利落了,完全不像是被业余人士干掉的。

他二人在心中做了对比,都觉得自己万万做不到。

而且,秦虎杀的不是普通的敌兵,而是---斥候。

斥候是什么存在?

打个比方,李孝坤现在率领的两百人,除了一百名负责运送辎重的民夫以外,其他的全都是精挑细选的所谓精兵。

精兵就是年轻力壮,接受过严格训练,能负重奔跑,会使用横刀,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军事技能过硬的兵。

一般这种兵再加上良好的装备,上了战场死亡率非常低,训练出一个来都要好几年。

而斥候就是精兵之中的精兵,一个能打好几个精兵。

而秦虎昨晚很轻松的就干掉了两个斥候,且没让对方发出一点声音,一击致命。

所以李孝坤自然就联想到了冠军侯府的家族底蕴。

但是,想要把秦虎置于死地的人,底蕴也很深,可怎么办呢?

“小侯爷嘛,家学渊源,自然是厉害的……”

“这样吧,既然小侯爷能以一人之力除掉对方两名斥候,想必你自己当个斥候也是绰绰有余的……”

“我这里有一份差事给你,你若立了功,没准以后,还有机会重新光大门楣,呵呵。”

李孝坤觉得这小子若是能自己死掉,那才两全其美。

秦虎低着头静静地听着,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应付。

他是个很沉稳的人,从不抢着说话。

“是,您请吩咐。”

“这样,这些东西你拿回去一半,以后你就是咱的斥候了,现在你出去前方五十里,帮我打探一下敌情。”

五十里?

秦虎知道,一般斥候是不会离开大部队超过二十里的,五十里这个距离实在是有些离谱。

从李孝坤的帐篷里面出来,秦虎心里就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小子想要让他去死。

秦虎这样想不是没有根据的,还有一件事情很不合理,那就是马匹问题。

大虞朝是府兵制,斥候的马都是从自家带来的,所以李孝坤没提,也不是错,因为原则上朝廷并不给骑兵提供战马。

那么也就是说,这明明就是个圈套!

这样的冰天雪地,就那么点口粮,他出去了还能回来吗?

可他如果不出去,那就是抗命,同样活不了。

其实秦虎完全可以利用这次机会跑掉,以他的身手谋略,到了外面怎么都能活,但他不想那么做。

以他的性格,尽管身处如此逆境,心里依然想着的,却是要恢复冠军侯府的荣光。

毕竟他有一半记忆来自于真正的小侯爷,有记忆就有感情。

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会杀回京城去,把那些想要老子性命的人斩尽杀绝。

打定了主意之后,秦虎回帐篷收拾东西,并且若无其事的跟大家告个小别。

那些人虽然对他态度好点了,但仍然瞧不起他,也没怎么搭理他。

但秦虎临走的时候说:“小安子就麻烦大家照顾一下,我最多日落时分就会回来,拜托诸位兄弟们了。”

“哈哈哈哈,日落之时,哈哈哈哈。”

“只怕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吧,哈哈哈哈。”

“敌军近在咫尺,五十里外就是阎罗殿,你还想回来,真特么的痴人说梦。”

“你见过一个斥候单独行动的嘛,百夫长明明是让你去死。”

……

“我必须把这些东西全都吃掉,然后再做一把弓箭。”

为了获取热量和体力,秦虎刚走出去五里外就停下来进食。

他在冰天雪地里就着雪水吃了一个锅盔,一捧炒豆子,还有所有的腌肉。

而后他决定先制作一把弓箭,一方面用来防身,一方面用来打猎,因为口粮已经吃完了。

对于这个时代没有弓箭的Bug,秦虎一直想不明白。

要知道弓箭作为冷兵器时代的远程攻击武器,在每一场战役之中可是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的。但是这个时代仍然有远程攻击武器,那就是标枪和弹弓。

不过这两样武器,比起弓箭来,劣势实在是太多了,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所以秦虎现在砍了几根树枝,打算做一把简易的步兵长弓。

在冷兵器时代,要制作一把好的长弓,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可简易版的有半个时辰就差不多了。

用锋利的匕首把榆树枝削的两边薄中间厚,再生火把它烤的弯曲变形,把树皮搓成麻绳,做成弓弦缠上去,弓箭就做成了。

最后他又把几根细树枝削尖了,在末端挖了几个槽,潜入鸟的羽毛,得到总共五枝箭矢。

试着射了两箭,射程也能达到20米左右吧。

“出发。”

银装素裹的长白山峦,白雪茫茫,朔风呼啸。

因为是交战区,生产荒废了,四处都是稀稀拉拉的树木和荒凉冰冻的大地,双方斥候在这里犬牙交错,秦虎这一路都是翻山越岭。

这一路上,他看到无数衣不遮体的难民扶老携幼,嚎哭于路,惨不忍睹,应该是从前面的榆关逃出来的。

有不少难民,饿死在逃难的途中,视野之内,死尸累累,恶狗和乌鸦挣着分食,北风也因此发出渗人的悲鸣。

去年的时候,大虞皇帝好大喜功,率领30万大军亲征辽东,因为指挥失当,几乎全军覆没,不但损失了大量人力物力辎重,还丢失了几百里的土地。

榆关也因此陷落。

辽东国本来贫困,但因为得到这些辎重,军事实力顿时强盛起来,形成了对大虞朝转守为攻的态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