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沈卿音萧野

沈卿音萧野

沈卿音萧野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除了萧野之外,她挑战的所有影者几乎都成了她的手下败将。西齐七公主冷酷嗜血如煞神一般的威名,让整个帝都皇城的人都惊惧有加,谈之色变。而暗阁御影者萧野,是沈卿音不可战胜的高手。

主角:沈卿音萧野   更新:2022-09-11 13: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卿音萧野的其他类型小说《沈卿音萧野》,由网络作家“沈卿音萧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除了萧野之外,她挑战的所有影者几乎都成了她的手下败将。西齐七公主冷酷嗜血如煞神一般的威名,让整个帝都皇城的人都惊惧有加,谈之色变。而暗阁御影者萧野,是沈卿音不可战胜的高手。

《沈卿音萧野》精彩片段

不过这个暂时不重要。


眼下他若不解了这要人命的毒,最多再一盏茶时间就得被生生折磨而死。


他是她的影者,这辈子生与死都只能是她的人。


暂时来说,她并不打算眼睁睁看着他死。


见他迟疑,沈卿音神色冰冷:“抗命?”


萧野脸色再度煞白,整个人僵硬如石雕一般,低垂的神色像是陷入了极度的痛苦,却到底不能违抗命令,缓缓伸手拿下自己脸上的半块面具。


沈卿音以为他脸上的面具是为了遮住伤疤或者丑陋的胎记,然而当面具脱离脸颊的那一瞬间,她忍不住皱了眉。


分明是完好无损的一张脸,除了因常年遮盖面具而比别处更显几分白皙之外,压根就没有任何破损。


这张脸甚至堪称精雕细琢,俊美得不像一个影者。


所以他这般反应,到底是为什么?


沈卿音心头浮现疑问,暂时却没时间让她思考更多,抬手贴在他后颈,把冰凉的真气一点点输进去,缓解了身体里沸腾的灼烧感。


少年神志逐渐恢复清明,身体也一点点平静了下来。


西齐护国公主闺名沈卿音,年方十五。


在魂穿进她的身体之前,她曾用最短的时间,如走马观花一般看尽了这个女子的一生。


沈卿音于皇子公主中排行第七,今年不过十五岁,还没到出阁的年纪,甚至连出宫立府的资格都没有,但沈卿音例外。


她的母亲端妃一族曾在皇帝亲政过程中立过大功,独得圣宠十余年,沈卿音也因此让皇帝百般宠爱,甚至早早就封了护国公主的头衔。


连“卿音”这个名字都是皇帝亲自所起,寓意尊贵。


这位公主若是按照正常轨迹,应当荣华富贵无忧无虑地过完这一生。


然而她偏偏就是不按常理出牌。


从学会走路开始,沈卿音就展现出来了很多跟正常人不一样的地方,天生暴虐,脾气很差,小小的孩子眼神冷煞得吓人,跟她精致漂亮的外表完全不相符。


三四岁时因把一个宫人的胳膊扯断,而暴露了异于常人的蛮力。


皇帝和太后都为之震惊。


除此之外,她痴迷武学,皇帝试着找高手授她武功,未料沈卿音天赋异禀,高手所授武学她竟一学就会,至多半年就能打败自己的师父,甚至暴虐到把师父的肋骨打断。


从五岁到十岁,皇帝几乎每年给她找一个师父,一个比一个厉害,但无一例外,每次教会徒弟的师父都会在沈卿音学成之外被打伤,轻则断手断脚,重则性命不保。


渐渐的,七公主暴虐之名远播,几乎人尽皆知,做七公主的师父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噩梦。


后来皇帝直接下旨让影者做她的师父。


西齐有个专门培养影者的暗阁,能从暗阁里活着出来的个个都是顶尖高手,而萧野更是顶尖中的王者。


七公主十二岁进入暗阁学武,十三岁开始挑战暗阁里所有的影者,她像是一具没有痛觉的机器人,自己受伤流血无所谓,把人打死也毫不手软。


除了萧野之外,她挑战的所有影者几乎都成了她的手下败将。


西齐七公主冷酷嗜血如煞神一般的威名,让整个帝都皇城的人都惊惧有加,谈之色变。


而暗阁御影者萧野,是沈卿音不可战胜的高手。



锦兰给她卸下头上发饰时,沈卿音就安静地坐在菱花镜前,看着镜子里这张稚气未脱的少女容颜。


显然这是一张极为漂亮的脸,只是有些发育有些缓慢。


少女十五岁,但容貌看着比实际年龄还要稚嫩些,仅仅十三四岁模样,生得一副冰肌玉骨,巴掌大的小脸精致贵气,一双翦眸清澈剔透,微翘的眼梢自带清冷迷人的光泽——不过这样的光泽应当属于现在的沈卿音所有,若原主还在,大抵是暴戾更为贴切些。


如画眉眼如冰雪般淡漠,肌肤白嫩吹弹可破,尤其一双娇艳欲滴的红唇,色泽饱满莹润,勾人的漂亮。


西齐这位护国公主,绝对算得上是个倾国倾城的小美人。


且身份相当尊贵。


不过尊贵归尊贵,这个小公主实在是个奇葩,明明武功上天赋异禀,堪称奇才,却偏偏花痴好男色,小小年纪就学着人充盈后院,看上了凤瑾之就让皇帝赐婚,完全不顾凤家嫡子身为男子的尊严。


这样还不算。


帝都谁家的公子长得俊秀漂亮些,她都要过来做侍君,行为堪称惊世骇俗。


她的公主府现在已经有了一个驸马,四个侍君。


这样的行为举止待在宫里显然不方便,毕竟深宫内苑住着皇帝嫔妃,素来是不允许外男踏入的。


于是沈卿音便请求她父皇赐了座府邸给她,就此搬出皇宫,做唯一一个还没出阁就有了自己府邸的公主,且光明正大享受三夫四君待遇的公主,小小年纪只把一个离经叛道发挥了个淋漓尽致。


护国公主的封号就是十四岁搬出皇宫时皇帝所赐。


沈卿音眉目微敛。


原主花痴是不假,不过凤瑾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利用沈卿音年纪小愚蠢无知这一点控制她,素来喜欢用言语贬低嘲讽,因此反而更让沈卿音觉得他与众不同,不向权贵低头,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再加上凤瑾之是个读书人,心思深,能言善道,深谙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把沈卿音拿捏得死死的,三言两语就能让沈卿音生出愧疚之心,觉得不顾他的意愿请求皇帝赐婚是毁了他的仕途。


沈卿音没什么脑子,越是愧疚就越想补偿,凤瑾之越是态度不好,她就越觉得他是受了委屈所致。


相较于对其他人的狠戾暴躁,沈卿音在凤瑾之面前简直就是只温顺懦弱的兔子。


于是如此效应之下,自然就造成了凤瑾之在公主府里越来越跋扈,根本不把沈卿音放在眼里,偏偏沈卿音还不允许任何人去皇帝面前告状,努力地讨好凤瑾之。


真不知皇帝和那位端妃是怎么把女儿教成了这个样子。


好在沈卿音到底年纪还小,虽驸马侍君好几个,但至今尚未跟谁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至于方才凤瑾之所说的下药……


萧野身上的药究竟是谁的,只怕还得查一查。


沈卿音偏头,看着全身黑衣的少年沉默如影子般跪在角落里,悄无声息像是把自己隐身了一样。



“本宫让你闭嘴,你没听见?”沈卿音蓦地抬手一挥,还在愤怒叫嚣的男人瞬间被一股大力甩了出去,沉冷的目光落在男人的脸上,少女嗓音如冰,“敢以下犯上,对本宫出言不逊,你好大的胆子!”


凤瑾之被狠狠地摔在地上,摔得他眼冒金星,脸色疼得扭曲:“沈卿音,你疯了?!”


沈卿音没什么表情地注视着摔在地上的男人,嗓音清冷:“凤瑾之,你冒犯本宫,按照皇族律法,就算当场处死也不为过。”


凤瑾之表情一僵,正要爬起来的动作缓缓顿住,抬眸看着沈卿音的目光变得阴沉:“你说什么?”


“本宫说的话,你听不明白?”沈卿音目光冷漠。


凤瑾之站起身,拂了拂袍袖,目光鄙夷地看着沈卿音:“你又在搞什么鬼?以为这样就能吸引我的注意力,让我就此喜欢上你?沈卿音,我告诉你——”


“来人!”沈卿音骤然冷喝一声,虽嗓音嘶哑却丝毫不掩冷厉气势。


凤瑾之声音一卡,随即听到齐刷刷的脚步声响起。


殿外很快进来四个身穿甲胄黑袍的侍卫,齐齐单膝跪下:“公主殿下!”


“凤瑾之对本宫不敬,以下犯上侮辱谩骂本宫,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


什、什么?!


不但凤瑾之脸色猝变,便是跪在地上的四个侍卫也齐刷刷愣住:“公主殿下?”


他们没听错吧?


公主殿下是要把驸马凤瑾之拖出去打板子?


“还愣着干什么?”少女声音清冷悦耳,却透着不容拒绝的冷硬,“拖出去!”


四个侍卫这才确定他们没听错,公主殿下的确是让他们把驸马拖出去打板子。


“是!”四人表情一振,高声应道,“属下遵命!”


话落之下,四个侍卫站起身,如狼似虎一般把凤瑾之拖着往外走。


他们早看这个驸马不顺眼了,仗着公主喜欢他,真把自己当成了天王老子一样,处处贬低嘲讽,在公主府里对其他人颐指气使,动辄打这个骂那个,眼高于顶,目中无人,甚至连皇上最宠爱的公主都不放在眼里。


真以为自己是金子做的?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凤瑾之被粗鲁地拖至门外,才从僵滞中反应过来,连忙厉喝,“放肆!你们敢对我无礼——”


“请驸马恕罪,属下奉的是公主殿下的命令,只能委屈驸马爷了。”


凤瑾之简直不敢置信,失控地吼道:“沈卿音!逼我娶你的人是你,手段下作的人也是你,你不知反省,反倒恶人先告状!你竟如此卑鄙无耻——”


“堵上他的嘴,再加二十大板。”


冷漠平静的命令从殿内传出来,嗜血无情让人心悸。


凤瑾之脸色彻底变了,他还想再说些什么,然而很快,侍卫塞到他嘴里的东西堵住了他所有的声音。


随即他被人按倒在地上,沉重的板子噼里啪啦砸下来,霎时疼得他脸色惨白:“呜呜呜……”


沈卿音!


四个侍卫早已看他不顺眼,平时又受了太多的窝囊气,这会儿逮着机会几乎使出了所有的力气,板子专挑不致命却脆弱的地方下手,疼得凤瑾之几乎在地上翻滚。


惨叫声全部被堵在喉咙里,哪还有一丝风度可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