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我成了前夫掌心宠

离婚后我成了前夫掌心宠

乔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整整三年的委曲求全,林浅致没有丝毫怨言,因为她爱他,爱到不求回报;哪怕是白月光的一个回眸都抵不过,她也没想过主动放手。可心死身残,她也无力撑下去,离婚解脱彼此。离婚后的林浅致一点点“复活”,努力的忘却过去的痛苦,谁想前夫在这个时候重新纠缠上自己。

主角:林浅致,季思琛   更新:2022-07-15 21: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浅致,季思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我成了前夫掌心宠》,由网络作家“乔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整整三年的委曲求全,林浅致没有丝毫怨言,因为她爱他,爱到不求回报;哪怕是白月光的一个回眸都抵不过,她也没想过主动放手。可心死身残,她也无力撑下去,离婚解脱彼此。离婚后的林浅致一点点“复活”,努力的忘却过去的痛苦,谁想前夫在这个时候重新纠缠上自己。

《离婚后我成了前夫掌心宠》精彩片段

“阿琛,事情办完了吗?我等你一起吃宵夜哦!”

空气中充斥着季思琛的味道,林浅致无力的躺在床上,脸颊一片绯红。

听到手机提示音,她略显烦躁的蹙眉,只微微侧头,便看见了这条顾菲柔发给季思琛的消息。

下面竟然还配了一张顾菲柔用满桌子菜当背景的自拍照,笑的格外明媚动人。

浴室里的水流依旧哗啦啦的响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林浅致收回视线,转而望向天花板,一颗悸动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

季思琛是她老公,两人结婚三年了,可季思琛对她这位名正言顺的太太,却从来没有任何感情可言。

如果不是奶奶强迫他每个月都要回来两次,恐怕季思琛连这个家门都不想进!

因为林浅致这个妻子并不是季思琛心甘情愿要娶的。

三年前季家奶奶病危住院,临终前想看到季思琛能有一个家,而当时的顾菲柔正处于事业上升期,在好莱坞抛出的橄榄枝和跟季思琛结婚之间,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事业。

季思琛便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了季奶奶中意的林浅致。

三年过去了,林浅致这个季太太始终不为外人所知。

反观顾菲柔,功成名就回国的消息已然传得沸沸扬扬。

伴随着这个消息一起传扬开的,还有她和神秘富商男友的亲密合照。

新闻就是林浅致她们报社同事发布出去的,照片拍的有些模糊,但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林浅致也能认出来,被顾菲柔亲昵挽着胳膊的男人,就是刚才还在与她翻云覆雨的丈夫季思琛。

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多了,顾菲柔竟然还发消息叫季思琛去吃宵夜?

呵……

办事儿?

这个顾菲柔到底知不知道季思琛口中所说的办事儿,其实就是回家来办她的?

必定是不知道的吧?否则这会儿的顾菲柔应该是哭哭啼啼各种不舒服的让季思琛尽快过去找她,以此来打断季思琛‘办事儿’的。

林浅致心里一阵的堵,眼珠子一转,一种报复的邪恶念头升起。

她打开了季思琛的手机对着凌乱的大床拍了一张隐晦的照片就发了过去。

想到顾菲柔看到这张照片后的反应,林浅致就忍不住的想笑,耳朵却很灵敏的听到浴室里季思琛大概是要出来的声音,果断利落的删除照片放回原位,继续装睡。

果然没一会儿就听到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季思琛不重的脚步声在林浅致的耳边清晰的响着。

男人去了衣帽间换了一身衣服又走了出来,站在床前皱眉盯着女人的睡颜。

林浅致闭着眼睛看不到此刻男人脸上的表情,却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眼神,这让她浑身上下都觉得不舒服了。

突然身侧的床垫下陷了,男人身上那熟悉的味道越来越浓烈的窜进林浅致的鼻息间,这让她呼吸都快要凝滞了。

往常季思琛从来都没有在家里过夜,每个月的那两天回来例行公事后就会抽身离开,今天这是犯什么毛病了?这是准备睡在家里了吗?

这时林浅致感觉到季思琛的胳膊从自己的身上过去,这是准备搂着她睡觉了?

呼吸越来越重了,心跳也越发的快了起来,心里竟然有了那么一丢丢的小期待了呢!

可是下一秒身上的那只胳膊就抽离了,身边的床垫也又弹回之前的状态了,所有的重量一下子就都消失了。

而那股味道也渐行渐远了,林浅致顿时又失落了。

微微睁开了眼睛,发现男人只是为了拿到手机而已。

看着男人垂眸在手机上快速的按了一通,扭头看过来,林浅致快速的又闭上了眼睛。

突然一阵风吹来,柔软的棉被就盖在了她的身上,而后就是男人关门离去的声音,紧接着整个屋子里都陷入了黑暗与寂静之中了。

林浅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摸了摸身上的被子,极力的在黑暗中掩饰着自己失落的情绪。

出了家门坐在车里的季思琛眼神讳莫如深的盯着二楼卧室的方向,心情极度烦躁的拨乱了头发,一拳狠狠的砸在了方向盘上。

郁闷的吐了一口浊气后,他毫不犹豫的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替我办一件事,越快越好!”

……

第二天早上,林浅致是被冻醒的。

她睁开眼睛环顾四周,看到飞扬的窗帘,才知道窗户竟然没有关,怪不得屋子里会这么冷。

她起身过去关窗户,却看到外面秋雨绵绵的下个不停。

秋天说来就来了,寒意也一夜间铺天盖地的袭来。

林浅致关上窗户折身往回走,还止不住的打了一个喷嚏,她抬手揉了揉不太舒服的鼻子,下一刻她的脚步就停顿住了。

她站在那里看着床头柜上放着的一杯水和一板药片。

轻抿了一下唇,毫不犹豫的就走上前,将药片给扣了下来塞进嘴里,用那已经凉透了的水将药片送服下去。

这是她和季思琛之间不用言说的默契,季思琛不会允许她怀上他们的孩子的。

但是季老太太却迫切的希望林浅致能够赶紧给他们季家传宗接代。

毕竟偌大的季家,就只有季思琛这么一棵独苗苗,金贵着呢。

林浅致勾唇无奈的笑了笑,夹在中间左右都得罪不起的她,就只能成炮灰了。

她因为感冒必须要吃药,而吃了药就暂时不能怀孕了。

老太太就是问起来,这个理由任谁也是反驳不了的。

林浅致苦笑着放下水杯,换了一身衣服就准备去上班了。

她大学毕业就一直就职于舅舅所开的青芒报社里,起初是一名优秀的记者,跑过很多新闻。

但是结婚后季思琛不愿让她再去抛头露面,所以她现在是个文职,负责撰文。

就在她准备出门的时候,她的手机却激烈的响了起来。

林浅致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焦急的声音:“浅姐,你快来报社,出大事了!”

 


林浅致开着自己的那辆甲壳虫火急火燎的赶到了报社,唐诺诺立刻就扑了过来。

“浅姐,你可算来了!”

林浅致拍了拍唐诺诺的肩膀,问道:“你别着急,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今天早上咱们报社刚一开门,警察就上门来把咱们主编给抓走了!喏,这里还有一封法院传达下来的律师函!浅姐,我们被告了!”

林浅致接过那封律师函,当看到原告竟然欢娱公司的时候,她整个世界都天旋地转了起来。

唐诺诺连忙一把扶住了林浅致,着急的喊道:“浅姐,浅姐你没事儿吧?”

林浅致稳住了身子,摇了摇头说道:“诺诺,你去通知大家,今天照常工作,报社不会有事!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好。”

安置好了报社里一众惶惶不安的人后,林浅致离开报社坐进车里。

车上开着暖气,加上林浅致有点儿感冒了,被热风一吹,忍不住的就咳嗽了起来。

欢娱公司是季思琛的寰宇集团旗下的娱乐公司,很明显这件事情就是季思琛为了顾菲柔而报复他们报社的行为。

她知道这件事情想要解决,她该去找谁。

强忍着身体不适,林浅致开着车飞奔前往寰宇集团。

到了寰宇集团楼下,林浅致看着面前这栋气势恢宏的高楼大厦,眸光暗了暗。

刚和季思琛结婚的时候,为了在季思琛的面前多刷存在感,她几乎每天都会做好饭菜送过来。

直到有一天她目睹了季思琛将她亲手做的饭菜送给别人吃,她才明白,她在季思琛的心里压根没有任何的位置,不管做什么,结果都是一样的。

一番真心被无情践踏,自那以后,她再也没有来过公司了。

没想到时隔三年再来,竟然是为了求他高抬贵手的。

林浅致浅叹了一口气,迈步就往公司里走去。

她走进大厅,径直朝着电梯间走去,却被前台给叫住了:“你好,请问你找谁?”

林浅致站住了,回头冲着前台礼貌的笑了笑,道:“我找季思琛。”

“找我们季总?”

前台小姐狐疑的将林浅致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那你有预约吗?”

林浅致摇了摇头。

“那不好意思,我们季总很忙的,没有预约,我们季总是不见的。”

“我知道,不过我找他有急事,我刚才给他打电话了,他可能在忙,没有听到,你就先让我上去吧。”

“那可不行!公司由公司的规章制度,要是谁都像你一样,那我们季总一天到晚的要见多少人啊?你还是回去吧,等预约好了再过来吧。”

“可是我真的有急事找他,麻烦你通融一下。”

“不行就是不行!你别在这里耽误我工作了,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啊!”

“我……”

林浅致是真的着急坏了。

正手足无措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陆川的声音。

“少奶奶,您怎么来了?”

林浅致回头就看到陆川朝着自己走了过来,道:“我有急事,想要见季思琛。”

“那您跟我来。”

有陆川带路,没有人敢拦着林浅致了,她跟着陆川就上了电梯。

前台小姐姐顿时呆若木鸡,不敢置信的道:“少……少奶奶?”

完了,她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要到此结束了。

电梯里,陆川对林浅致说道:“少奶奶,您三年都没来过公司了,很多人都已经换了,那个前台是刚来的,不认识您。”

“嗯,没关系。反正也没几个人知道我和季思琛的关系。”

陆川不再说话了,轻抿了一下唇。

很快电梯就到了顶楼,门打开了,陆川引着林浅致往前走去。

“陆特助,这里我来过,你就不用管我了,去忙你自己的吧。”

“那好吧。不过这会儿季总正在办公室里和人谈事情,所以少奶奶您先在外面等一会儿。”

“知道了。”

陆川带着林浅致先去了休息室,命人给林浅致拿了些吃的喝的,这才转身离去。

林浅致心里想着报社和舅舅的事情,有些坐立难安。

再加上身体也不怎么舒服,早上又没吃饭,这会儿更加难受了。

她端起桌子上的咖啡轻抿了一口。

这时休息室门口走过去两个人,小声的议论道:“总裁和那位影后在办公室里呆了那么久,谁都不让进,你猜他们在干嘛?”

“哎呀,还能干嘛?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干柴烈火的,你说能干嘛?”

“嘻嘻,不过顾影后还真是挺漂亮的,我要是个男人,我也把持不住!”

“嘿嘿……”

林浅致端咖啡杯子的手一抖,几滴咖啡洒在了她的手背上了。

顾影后?顾菲柔?她在这里?

她在季思琛的办公室里?而且已经很久了吗?

林浅致顿时就坐不住了,放下咖啡杯就朝着季思琛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她刚将门打开了一条缝,顾菲柔娇柔嗔怪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阿琛你轻一点儿,我疼!”

“这也太紧了,你过来一点儿。”

“哎呀不行,我一动就疼。要不……要不你用点儿劲,啊……”

“砰”的一声,办公室的门被大力推开,林浅致突兀地闯了进去,脸色难堪地盯着办公桌后的两人。

季思琛衣冠楚楚的坐在椅子上,顾菲柔则靠在季思琛胸口处。

两个人这样暧昧的姿势,让人想不误会都难。

“你们在做什么?”

顾菲柔被突然闯进来的人和声音给吓得身子一抖,勾在季思琛西装扣子上的头发一下子就断了,他们两个人也终于分开了。

季思琛扶着顾菲柔的肩膀将她从自己的胸前移开,眉头紧皱的看着林浅致道:“你怎么来了?”

林浅致死死的咬紧嘴唇,满目悲怆的道:“是啊,我的确是不该来!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的好事。”

说罢,林浅致转身就往门外走。

“站住!”

林浅致闻言身形一顿,双手垂在身侧紧握成拳。

季思琛对顾菲柔道:“签约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接下来就等着公司的安排。你先出去吧!”

顾菲柔点了点头,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和头发,巧笑嫣然的道:“好。那晚上……你可别忘喽!”

说罢,顾菲柔踩着十厘米的细高跟鞋摇曳生姿的往外走去。

走到林浅致面前的时候,还特意抛给了林浅致一个挑衅的眼神,开门离去。

 


“找我有事?”

这会儿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林浅致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看向了季思琛。

“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眼里隐忍的悲伤和倔强,让季思琛隐约不适。

抬手扯了扯领带,懒散靠坐在椅子上,淡笑的睨着林浅致,道:“我做什么了?”

“你……”

林浅致很想质问季思琛为什么要和顾菲柔在办公室做这样的事情。

但是转念又一想,她问了又能有什么意义?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深吸了一口气,林浅致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问道:“为什么要告我们报社?为什么要把我舅舅关进去?”

听到林浅致竟然问他这个问题,季思琛的眼神倏然冷却了下来,冷笑道:“你们报社做了什么,还需要我告知你吗?”

“这难道不是事实吗?更何况,那张照片拍的很模糊,不会有人知道那个人是你!你又何必非要对我们报社赶尽杀绝呢?”

“赶尽杀绝?”

季思琛一字一顿的咀嚼着这个词。

忽而他就笑了出声:“如果我真的赶尽杀绝了,那么现在你应该也没有机会站在我的面前来质问我了!”

季思琛起身绕过桌子走到了林浅致的面前,抬手勾起她脸颊处的一缕头发绕在指尖把玩着。

“你明知道有奶奶在,她不会同意我们离婚的,还要这么做,把我和菲柔的关系公之于众,你就该知道你要承受什么样的后果。”

“不是我做的!”

“那也是你们报社的人做的,你脱不了干系。”

林浅致咬住苍白的嘴唇,怔怔的望着季思琛。

“既然你不乖,那就应该接受惩罚!你舅舅,还有那个报社,都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话音刚落,季思琛的手突然一用力。

林浅致感觉头皮都快要撕裂了,一抬眸,就看到自己的头发被季思琛扯下来了一缕。

她顾不上疼痛,一把抓住了季思琛的手哀求道:“不可以,求求你不要这样做!”

季思琛抬手挥开了林浅致的手。

林浅致脑袋本就昏昏沉沉的,被季思琛这么一推,整个人就摇摇欲坠的往后倒。

眼看着林浅致往下摔去,季思琛的瞳孔猛然一缩,迅速出手一把拽住林浅致,用力一扯,林浅致整个人就跌进了他的怀里。

……

等到林浅致一觉睡醒了,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竟然不在季思琛的办公室里了。

入目的皆是白,鼻息间还全部都是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

她疑惑的想要坐起身来,可是刚动一下,浑身就是酸痛无力的。

什么情况?她这是……这是怎么了啊?

努力的强撑着身子刚坐起来,一名护士就走了进来。

看到林浅致自己一个人坐了起来,笑道:“呀,你终于醒了啊!”

林浅致口干舌燥的,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是你男朋友送你过来的。当时你来的时候发着高烧,昏睡不醒的。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她竟然发烧了呀!她竟然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男朋友?

护士小姐说的估计是季思琛吧?原来竟是季思琛发现她发烧了,给她送到医院里来的。

“我没事了。送我来的人……他走了?”

“哦,人没走,在外面打电话呢。”

“哦。”

“那你先休息吧,等输液完了,你就可以回家了。”

林浅致礼貌的点头微笑道:“谢谢。”

护士小姐推门出去了,林浅致这才忍不住咳嗽起来,嗓子干的都快要冒烟了。

她四下看了看,这会儿只想要喝口水才好。

季思琛在门外正打着电话,突然听到病房内传来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立刻转身就走了进来。

一推开病房的门,就看到林浅致弯着身子趴在床沿上正在捡什么东西。

听到了开门声,林浅致抬头朝门口看去,两个人的视线就这么不期而遇了。

季思琛眉头紧皱着,半个身子站在门内,看着林浅致问道:“你干什么?”

“我……我渴,我想喝水,却不小心把东西给碰掉了。”

季思琛这才看到地上掉落了一瓶水。

轻抿了一下唇,他缓步走上前去,扶着林浅致躺下,这才弯腰捡起地上的那瓶水,随手就扔进了垃圾桶里。

“哎你……”

林浅致眼睁睁看着自己求之不得的生命源泉就这么被季思琛给毫不犹豫的扔掉了,却也没办法。

季思琛抬起手机放在耳边,道:“买瓶水送上来。”

说罢,季思琛就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无奈却又有几分厌恶的看着林浅致。

林浅致抿了一下干涩的嘴唇,抬头问季思琛:“我舅舅和报社的事情……”

“我还有事要处理,你自己一个人待在这里吧。”

说罢,季思琛就拂袖而去了。

林浅致还想喊季思琛,可是季思琛走得很快,根本就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

他应该是着急去赴顾菲柔的约吧。

她还记得她之前去季思琛的办公室里看到的那让她锥心刺骨的一幕,以及顾菲柔说的晚上的事情。

林浅致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心脏位置,深深的吐了两口气,试图纾解她心口的郁闷。

算了,别的都先别想了,还是找个机会把舅舅还有报社从季思琛的手里给安然保住才行。

她得想个办法能让季思琛好好的坐下来跟她聊聊才行。

当天晚上输完液回家的林浅致就亲自出动做了一桌子的菜,顺手就给季思琛拍照发了过去。

此刻正在金狮会所歌舞升平的季思琛看到了林浅致发来的那张照片,嗤笑了一声。

刚准备关掉屏幕,却又看到一条消息发了进来:“什么时候回家吃饭?我等你。”

季思琛莞尔勾唇一笑,这一刻他看着照片,脑海里只有一个词语——秀色可餐。

坐在他旁边的顾菲柔最先察觉到季思琛嘴角的那一抹笑意,放下酒杯问道:“阿琛,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

季思琛在第一时间按掉手机屏幕,将手机丢进西装里面的口袋里,淡淡的道:“没什么。”

“哦。”

季思琛站起身来举起酒杯对面前的众人说道:“不好意思,家里有点儿事需要回去处理一下,我要先走了。自罚一杯,先干为敬!”

说罢,季思琛就仰头一口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了。

“菲柔是我公司欢娱影视旗下刚签约的,日后还望各位老板多多照拂。我先走了!”

季思琛放下酒杯,抄起外套就往外走去了。

顾菲柔连忙站起身来就想要追出去,却被几个大老板给拦住了。

“哎顾小姐,既然你老板走了,你可得留下,要不然后续的合作问题,我们跟谁说去啊?”

“就是!今天这个面子你一定得给,等会儿还有一场聚会呢,到时候我们顺便把合同给签了吧。你必须要留下来,要不然我们跟谁签合同呢?”

顾菲柔被这些人给拦着,又听到他们说要签合同的事情,自然是走不了了。

只好讪笑着道:“那就多谢几位老板了。”

“来来来,咱们继续喝,继续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