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他失去了爱他的丫头乔芷笙

他失去了爱他的丫头乔芷笙

乔芷笙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三年未见,如今重逢居然是在这种场合。司懿站起身,走到乔芷笙的面前,伸出手:“那就有劳乔检察官了。”乔芷笙波澜不惊的看了他一眼,没有伸手,而是客气道:“抱歉,我不喜欢和不熟的人握手,还请司总见谅。”司懿的眸子沉了沉,但嘴角还是笑着。他收回了手,看着乔芷笙离开的背影,脸色瞬时间冷了下来。无忧集团楼下。

主角:乔芷笙司懿   更新:2022-09-11 13: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芷笙司懿的其他类型小说《他失去了爱他的丫头乔芷笙》,由网络作家“乔芷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未见,如今重逢居然是在这种场合。司懿站起身,走到乔芷笙的面前,伸出手:“那就有劳乔检察官了。”乔芷笙波澜不惊的看了他一眼,没有伸手,而是客气道:“抱歉,我不喜欢和不熟的人握手,还请司总见谅。”司懿的眸子沉了沉,但嘴角还是笑着。他收回了手,看着乔芷笙离开的背影,脸色瞬时间冷了下来。无忧集团楼下。

《他失去了爱他的丫头乔芷笙》精彩片段

乔芷笙一身黑色职业装,迈着从容不迫的步伐,走到前面。


“我是负责此次案件的检察官,乔芷笙。”她犀利的眼神扫视了一圈,“希望往后任何关于案件的调查,大家都能配合,谢谢。”


一番看似客气的场面话,却说得在场的人心里开始发毛。


在座的各位谁不知道三年前突然消失的法医乔芷笙,如今摇身一变居然成了检察官。


大家的的视线开始落在一直没有说话的司懿的身上。


只见他微微勾起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前面的乔芷笙。


三年未见,如今重逢居然是在这种场合。


司懿站起身,走到乔芷笙的面前,伸出手:“那就有劳乔检察官了。”


乔芷笙波澜不惊的看了他一眼,没有伸手,而是客气道:


“抱歉,我不喜欢和不熟的人握手,还请司总见谅。”


司懿的眸子沉了沉,但嘴角还是笑着。


他收回了手,看着乔芷笙离开的背影,脸色瞬时间冷了下来。


无忧集团楼下。


乔芷笙走出大门,一辆黑色的路虎停在了她的面前。


车窗缓缓降下,里面赫然坐着一个戴墨镜的男人,他五官高挺,神色俊朗,轻抿的薄唇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左津。”乔芷笙有些意外,“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左津闻言摘下墨镜,露出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瞬间给他的不羁增添了一抹多情的浪荡。


“你回来我就回来了,而且你刚回国,又去见了你那帅气又多金的前男友,我肯定得来接你,咱们丢啥都不能丢份啊,是吧?”


左津说着走下车,来到乔芷笙面前。


他帅气的眉角一挑,伸出手熟络的搭在她的肩膀上,朝她眨了眨眼。


乔芷笙失笑,拍开他的手:“在外面注意点影响,不要勾肩搭背的。”


左津是她在美国的时候认识的,是一个妥妥的富二代,因为跟家里斗气一路之下远赴他乡选择了法医学。


可是虽然是斗气的选择,可是他天生聪慧,很快就成为了学校法医专业的佼佼者。


两人在同一所学校读书,虽然乔芷笙改读了法学系,但是依旧经常去法医系听课。


一次教授意外点名乔芷笙回答问题,专业和独特的见识惊艳了众人,也吸引了左津。


后来左津经常主动找她聊天,再加上两人都是A市的人,因此很快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


左津瞬间站直了身子,笑着道:“好,遵命,不知能不能请乔芷笙小姐共进晚餐呢?”


乔芷笙笑了笑,也顺着他的意思:“Ofcourse,proudtobe.”(当然,荣幸至极。)


左津走下台阶,将副驾驶的门打开,帅气的做了一个请上车的姿势。


乔芷笙正要上去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乔检察官。”


乔芷笙脚步一顿,嘴角的笑意瞬间消失。


只见一身手工定制黑色西装的司懿,迈着修长的步伐,来到两人中间。


他饶有趣味的看着乔芷笙:“几年不见,乔法医居然成了检察官,真是令人不敢相信。”


“司总不也从A市的首席法医变成了无忧集团的第二股东吗?世事变化无常,有什么不敢相信的呢?”


乔芷笙说完,冷漠的看了他一眼。


这时,左津也上前,亲密的站在乔芷笙的旁边,明知故问:“小芷,这是你朋友吗?”


乔芷笙正要开口,却被司懿抢先。


“对,前男友。”他扫了一眼左津,又补充道,“爱了七年的那种。”


“巧了。”左津笑了笑,娴熟的搂过乔芷笙的腰:“我是她现男友,爱得死去活来的那种。”


此话一出,乔芷笙明显感觉到身边的气温陡然降了几度。


一股渗人的寒意从司懿的身上散发出来。


他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垂着眸,视线落在乔芷笙腰间的那只手上。


几秒之后,司懿收回视线。


“是吗?那就祝二位百年好合,要是结婚,我定送一份大礼,聊表心意。”


说完,他神色自若的转身离去。


乔芷笙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压下心里微微的波动,拍开了那只落在自己腰上的手:


“说话就说话,动手动脚的干什么?”


左津讪讪的笑了笑:“这不是为了替你回怼你那前男友吗?”


“好了,好了,别管他了,明日你就要开始忙你的案子了,今天先去放松放松,走吧。”


说着,他将乔芷笙推进了车里,两人驾车离去。


夜晚。


乔芷笙回到了自己租的房子,美域公寓。


她翻出这几年关于李天明一案的新闻,和三年前初次病理检测的记录。


原来,在她离开后,李天明的最终病理检测出来了,最终的死因确定为自杀性干性溺亡。


因为在李天明以往的病例中,他是一个具有神经敏感体质的人,入水后容易收到冷水的刺激容易使迷走神经兴奋,反射性的引起心脏骤停。


这种死亡非常迅速,故往往不具备溺死的典型症状,容易于死亡后被抛尸水中的情形相吻合,让人误以为是谋杀。


在加上当初李天明的公司就要破产,如果此刻意外失足落水更容易被人怀疑是故意自杀骗保,所以李天明就利用自身特性,营造了一种被人谋杀的的情形。


谋杀也属于意外的一种,符合保险的赔偿范围。


所以最终病理检测出来后,李天明一案就此败诉,还遭受了网友们铺天盖地的谩骂。


可是李天明的家属却一直坚持上诉,还将李天明是尸体一直存放在殡仪馆的冷冻库。


……


乔芷笙望着这些资料陷入了沉思。


李天明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年幼的女儿,就为了公司不破产,而去自杀?


干性溺亡虽然容易被误以为是谋杀,可是只需要法医稍微有些经验,都可以检查出来。


这种具有极大风险的事情,他会去赌吗?


……


无数个问题不断的回绕在乔芷笙的脑海中。


当年她因为这个案子失去了一切,如今回来便申请重审旧案,为的依旧是曾经心中那不灭的信仰。


她看着眼前的资料,喃喃道:“司懿,希望不会真的是你做的……”


第二日。


检察院会议室。


关于案件重启,官司双方和公安机关都派了代表前来。


会议桌中间,乔芷笙代表的检察部门和公安机关相对而坐。


左边是司懿和一众律师、法医团队,一个个西装革履,气势非凡。


而在他们的对面,是李天明唯一的女儿,十岁的李童。


她只身前来,身边只坐了一个男人,也是乔芷笙的熟人,钟深。


他作为李童的辩护律师出席。


虽然人数上的悬殊,但是钟深却成功的碾压了对面。


乔芷笙心有疑惑,但是此刻却不适合发问。


她理了理心绪,尽量放缓了语气:“李天明家属,你方的法医代表有没有到场?”


李童闻言抬起头,一双黑白的大眼中有些许的慌乱:“我……我……”


“我来晚了,不好意思。”


一道熟悉的男声从门口传来。


乔芷笙循声望去,微微愣了一下。


居然是左津!


只见他一身黑色的风衣,手里拿着一叠资料,一改往日吊儿郎当的样子,在李童的身侧坐下。


顺势还摸摸了李童的脑袋。


“乔检,不还意思,我是李天明方的的援助法医,今天路上堵车,所以来晚了。”


左津礼貌又客气,俊朗阳光的脸上是少见的认真。


乔芷笙感觉到一道视线不停的在她和左津之间来回,冷得刺人。


她知道,那是司懿。


于是乔芷笙没有理会,神色淡漠的整理了下眼前的资料:


“没事,既然到齐了就开会吧。”


“经过检察院内公诉部门反复研究,认为李天明一案缺少足够的证据,特此要求A市公安机关重新审查此案,具体理由如下……”


会议一直从早上九点开到了下午两点才算结束。


重新整理了整个案件的经过和李天明初次和最终的病理检测。


最终决定重新解刨,以及重新搜证。


“好了,各位今天辛苦了,五日后会有法庭初审,希望各位能忠于事实,客观公正,给这个案子一个真相。”


乔芷笙站起来说完这番话,朝着所有人微微颔首,便率先起身离开。


办公室。


乔芷笙回到办公室。


这时一个单人的办公室,地势朝南,冬暖夏凉。


三层楼,不高不低,正好。


她靠在椅子一脸凝重的望着刚才开会的那些资料。


无忧集团今日的做派明显就是要将案子死磕到底,他们集团财大气粗,人脉广泛,很大程度上会给公安和检察部门的取证造成困难……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请进。”


门被打开,是新来的实习生方灿,一个刚满22岁的女孩子,被院里指派给乔芷笙做助手。


“乔姐,公安机关来消息了,说是找到一个李天明落水前的视频,请您过去看看。”


乔芷笙闻言,立即站起身往外走去。


检察院的门口。


乔芷笙出来的时候,门口正站着一个人。


是钟深。


乔芷笙的脚步不可查觉的顿了顿,可还是没有停下,径直就往门口的单位车辆上走去。


两人正要擦肩。


“乔芷笙。”


钟深伸手拦住了她。


乔芷笙被迫停住了脚步,忍住心里的不悦,面无表情的看向钟深。


“乔芷笙,这几年你去哪里了?司……我找了你好久,都没有你的消息。”


“钟律师,现在是工作时间,不适合谈私事。”


乔芷笙没有任何波动。


但是她承认,因为当年的事情,她对钟深也是有一些怨言的。


他是她和司懿的共同朋友,却也让眼睁睁的看着她像一个笑话一样被人玩弄了三年。


如今,她只把他归类为司懿的朋友。


说着,她继续要往前走,钟深继续拦住她:“乔芷笙,当初你不告而别,很多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能不能坐下来我们好好聊……”


“钟律师。”乔芷笙加重了语气,脸上也有了些不悦。


“我现在有公务在身,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拦我,身为律师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会是什么罪名吧。”


乔芷笙干净利落的语气不带丝毫的感情。


钟深闻言皱起了眉头,挡在乔芷笙身前的手随即放了下来。


他叹了口气:“好,等你不忙了我再找你。”


乔芷笙没有理会,正准备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又停了下来。


她转过头看着钟深,清丽的小脸上露出令人有些害怕的严肃感。


“对了,我不知道你身为司懿的朋友,为什么会成为李童的辩护律师,但是我告诉你,法律面前,永远没有漏网之鱼。”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A市公安局。


乔芷笙拿着拷贝好的视频出来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在她前面停下。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却不料正好对上车内司懿那双幽深的眼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