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许南嘉傅熠琛小说

许南嘉傅熠琛小说

傅熠琛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傅熠琛,你今天是特地来羞辱我的么?”许南嘉直直看着他,眼中似有晶莹闪烁,又转瞬消失不见。或许是女人眼里的痛苦太过浓重,Ъч傅熠琛心底微微一沉。但他转瞬便冷笑道:“云暖说有东西落在这里,我来帮她拿。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么一副恶心的画面!许南嘉,你就这么缺男人?甚至到了人尽可夫的地步!

主角:许南嘉傅熠琛   更新:2022-09-11 13: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南嘉傅熠琛的其他类型小说《许南嘉傅熠琛小说》,由网络作家“傅熠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傅熠琛,你今天是特地来羞辱我的么?”许南嘉直直看着他,眼中似有晶莹闪烁,又转瞬消失不见。或许是女人眼里的痛苦太过浓重,Ъч傅熠琛心底微微一沉。但他转瞬便冷笑道:“云暖说有东西落在这里,我来帮她拿。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么一副恶心的画面!许南嘉,你就这么缺男人?甚至到了人尽可夫的地步!

《许南嘉傅熠琛小说》精彩片段

傅熠琛已然不是当年那个毫无根基的穷小子,只是站在那里,便给人带去无言的压迫。

毕辞也是豪门大少当惯了,从来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

只是,当年随意可以处置的男人,现在却成了一句话便能决定毕家前途的傅家掌权人。

毕辞退了一分:“傅少,有何贵干?”

傅熠琛走进房间,扫视了一圈,冷声道:“滚出去!”

毕辞神色狰狞了一瞬,立马恢复冷静,沉着脸开口:“傅熠琛,这是许南嘉的家,你凭什么替她做主?”

傅熠琛露出一个笑,森森白牙,如同择人而噬的野兽:“这女人,前不久还在我这里要了五十万,你说,她拿什么换的?”

许南嘉愣住了,看着怒意凌然的男人,心里像破了个洞似的。

这一刻,她只觉得自己像被剥光了衣服般难堪。而这种羞辱,却是自己最爱的男人给的。

毕辞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他知道再呆下去也是自取其辱,所幸放弃。

只是转身离开的背影硬是让人看出了几分阴狠。

毕辞一走,屋里只剩他们两人。

见许南嘉脸色不对,傅熠琛讽刺道:“怎么Y.B独家整理,怪我赶走了你的情郎?”

“傅熠琛,你今天是特地来羞辱我的么?”许南嘉直直看着他,眼中似有晶莹闪烁,又转瞬消失不见。

或许是女人眼里的痛苦太过浓重,Ъч傅熠琛心底微微一沉。

但他转瞬便冷笑道:“云暖说有东西落在这里,我来帮她拿。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么一副恶心的画面!许南嘉,你就这么缺男人?甚至到了人尽可夫的地步!”

许南嘉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她颤抖着唇几乎站不稳。

傅熠琛看着这样许南嘉,眼里却闪过嘲讽和憎恨。

他从口袋中掏出一样东西,落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肮脏恶毒,自私寡情。我怎么会喜欢过你这种女人?”

男人的脚步声逐渐远去,许南嘉颓然的瘫软在地,怔怔的看着傅熠琛扔下的那个平安扣。

那是她送给他的第一个礼物,也是傅熠琛郑重的说要珍藏一辈子的东西。

许南嘉慢慢的蹲下来,拾起平安扣,紧紧地攥在手心里。

她捂住胸口,眼泪无声的大颗坠落,心口那一瞬间似乎疼得呼吸都呼吸不上了。

傅熠琛离开后,转头来到了医院。

病房里,许云暖正陪着傅母说话。

见他过来,起身给他让出位置,软软的喊了句:“傅少。”



傅熠琛点头,看着喜笑颜开的傅母,再看向许云暖的眼神里便多了几分暖意。

傅母说起了许云暖,言语间都是赞赏:“熠琛,暖暖很不错,比之前你找的那个女人好多了。”

儿子这些年唯一心仪过的女人,傅母当然知道,但她很不喜欢许南嘉。

傅熠琛眼里闪过郁色,淡淡的说道:“您养好身子,其他的事我有分寸。”

说了一会话,傅母看上去有些疲惫,傅熠琛便让她休息。

许云暖跟在他身后说道:“傅少,我去看看我妈妈。”

傅熠琛心念一动,说道:“你母亲这几天要动手术了,一起去吧。”

医药傅早已到账,许母的手术也被提上了日程。

许云暖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但还是答应下来。关于许南嘉的事情,她还没跟许母通过气,只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

来到许母的病房,许云暖推门而入说道:“妈,我带傅少来看您了。”

傅熠琛却突然对许云暖说道:“你去买点水果吧,我有话想跟伯母说。”

许云暖心里一慌,担忧的看了一眼许母,还是乖巧的出去了。

等她走后,傅熠琛看向眼前的许母,直截了当的问道:“当年许南嘉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他执着的想知道,当年所有的真相。

许母虽然惊诧许云暖怎么会和傅熠琛在一起,但是从小女儿的眼里,她分明看到了恳求。

面对这样的问题,答案似乎不需要多想。

她下了决定,看着傅熠琛的眼神中带着丝丝愧疚:“傅少,是我们没有教好南嘉,让她做出那种难以启齿的事情。”

接下来,许母又添油加醋的说了许南嘉当年跟傅熠琛交往的过程中,还与毕辞有染的话。

大概是母女连心,许母和许云暖说出的话都是一模一样。

傅熠琛沉默半晌后发出一声嗤笑,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推开门走了出去。

他脚步飞快,向来表情不多的脸上,再次因为许南嘉染上了怒意。

来到走廊尽头,一个女人的身影突然从电梯出来。

傅熠琛顿在了脚步。

许南嘉抬眼,也愣在了原地。

四目相对,许南嘉漂亮的眼不自觉的瞪大。

她心里装着千言万语,又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无奈痛处,万般情绪。

傅熠琛也看着她,心中升腾着暴虐的戾气,眼神冷的有如实质。

但他什么都没说,收回目光,像是不认识许南嘉这个人一样,侧身越过她离开了。

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许南嘉呆呆的站在原地,只觉心中最后一点温度都随之离开了。

她无神无声的走到许母的病房门口,却看到许云暖紧紧依偎在许母怀里,高兴地说道:“妈,你对我可真好!”

“傻孩子,你是我的宝贝女儿,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许母慈爱的拍了拍她的头。

许南嘉觉得仿佛有把钝刀子,在她那颗千疮百孔的心里慢慢研磨。

那种神情,是她可想不可及的温暖,是她再怎么努力也不会有的区别对待。

从小到大,许云暖有的永远都比她好。

不管对错,永远都是她给许云暖道歉。她虽有许家大小姐的名头,但得到的只有父母的忽视和漠然。

“妈,我先走了,我晚上要跟熠琛参加晚宴,就不能来看你了。”她听到许云暖说。

这句话给许南嘉心里的那把刀加了力,瞬间将她捅了个对穿。

许云暖推开门看见许南嘉,却是不屑一笑,连句招呼都不打就快乐的离开了。

许母抬头看到了愣在门口,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许南嘉。

却是当即脸色一沉,骂了一句:“你来干什么,一副晦气样!



许南嘉张了张嘴,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终于,她说:“妈,我也是你的女儿。”

许母脸色一变,刻薄的开口:“自打你出生,就有大师说你命格不好!果然,许家破产,你爸死了,我也身患重病。就因为你是我女儿,一切的灾难都是你带来的!”

许南嘉仓皇的退了几步,看着亲妈充满厌恶的脸,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脑门。

许母没心思跟她多说,直接厌恶的开口:“你走,我不需要你这种丧门星女儿!”

许南嘉的眼眶越发的红,面对这个生了自己的人,终究是说不出什么,只能颓然离开。

回到空荡荡的家里,许南嘉茫然的坐下。

这一瞬间,她突然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了。

胃又开始疼了,她躺在床上,紧紧的蜷缩在一起,却连药不想吃,只闭上眼想要逃避那些痛苦。

半夜,医院的电话却突然响起:“许小姐,您母亲生命垂危,请您马上来医院!”

许南嘉惶然冲进病房的那一刻,许母已经不行了,但还是对她伸出了手。

看着母亲不断蠕动的嘴唇,许南嘉忍着泪凑过去——

“好好照顾你妹妹,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准对她不利。不然我死都不会放过你……”

许南嘉一愣,随即便是无尽的悲凉。

许母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死死抓住她的手臂,恶狠狠道:“答应我!”

看着母亲狰狞的样子,许南嘉木然的答道。

“好。”

许母得到肯定答案,嘴角向上弯了一下,抓着许南嘉的手,慢慢的滑了下去。

“妈——!”

陆文彦不忍的拍了拍许南嘉的肩膀。

许南嘉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扯着陆文彦的袖子:“明明已经做了手术,为什么会这样,陆医生,你告诉我……”

陆文彦皱了皱眉,最后还是说道:“许小姐,很抱歉,如果您母亲早点动手术,手术的成功率会高一点。”

说完,他看了后面的许云暖和傅熠琛一眼,离开了病房。

许南嘉瞪大了眼,她想起被许云暖挥霍掉的那五十万,被陆文彦言语间透出的信息打击的倒退两步。

她转头,死死盯着站在一边的许云暖:“你听到了没有,许云暖,你听到了没有!是你害死了妈!”

许云暖眼里闪过一抹心虚,随即沉痛又委屈的说道:“姐姐,明明是你把钱拿去买奢侈品了,你怎么能这么冤枉我……”

“许云暖,你没有良心的吗?”许南嘉不可置信的朝她走去。

到这个时候了,许云暖还在颠倒黑白。

病床上被她间接害死的,可是她们的亲生母亲!

就在这瞬间,傅熠琛上前一步,将面上惊慌的许云暖护在身后。

他低头冷喝道:“许南嘉,你发什么疯!”

许南嘉抬眼看着他,眼中蒙上一层水雾。

她用力眨了眨眼让自己眼前清晰,惨笑一声:“傅熠琛,你睁开眼睛看看,你身后这个人到底值不值得你这么做!”

“难道像你一样,一边吊着我一边勾着毕辞,才是值得的人吗?”傅熠琛讽刺的开口。

见许南嘉似乎要反驳,许云暖连忙轻声道:“姐姐,你做的那些事,妈都告诉傅少了。”

一刹那,许南嘉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转头看病床上已无声息的许母。

好似一盆冰水迎头浇在脸上,许南嘉胸腔中为母亲不甘的怒意,这一刻,尽数化为苦涩和冰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