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回龙域

重回龙域

飞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易鸣是一代阎君,身上是数不尽的“军功章”,武术超群,医术也是绝世无双的,如今名声已经传扬到域外。一岁那年,易鸣的母亲被害死,父亲失踪,他孤孤单单多年,在十九岁这一天,他重回故土,为的就是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调查清楚自己的身世,报仇雪恨。

主角:易鸣,沐思音,李悦悦   更新:2022-07-15 21: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易鸣,沐思音,李悦悦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回龙域》,由网络作家“飞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易鸣是一代阎君,身上是数不尽的“军功章”,武术超群,医术也是绝世无双的,如今名声已经传扬到域外。一岁那年,易鸣的母亲被害死,父亲失踪,他孤孤单单多年,在十九岁这一天,他重回故土,为的就是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调查清楚自己的身世,报仇雪恨。

《重回龙域》精彩片段

“护航!”

“护航!”

“护航编队,立即起飞!”

“阎君乘坐的航班要经过我们的领空!”

“要向阎君大人表达我们最诚挚的敬意!”

阿难国三组护航编队,冲天而起。

机体上涂着“向阎君阁下致以崇高敬意”的字样。

三组编队分三个方位,伴飞一架民航客机。

航班上所有人都瞪大着眼睛,伸头朝外看。

“这个阎君,是什么人啊?”

“这已经是第六波护航编队伴飞了!”

头等舱里的易鸣,抬了抬眼皮。

看了看窗外的护航编队。

他有点小烦的皱了皱眉。

“无聊!”

阎君,修罗殿殿主!

正是他。

也不知道这些人从哪儿弄到的消息。

估计是老头子闲的发慌,故意整事。

收回目光,他从腰间摘下一块玉佩。

九龙玉佩。

老头子说,这是他母亲留给他的唯一遗物。

这玉佩里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一岁那年,父亲失踪,母亲遇害。

他被易家扔了出来。

如果不是老头子收养了他,

恐怕他早就被野狗撕成碎片了。

感受着玉佩上温润的质感,易鸣的目光变的十分锐利。

“十八年了!”

“有些账,需要算一算了!”

一声突兀的招呼声打断了正在沉思中的易鸣。

“帅哥,你好。”

易鸣抬了抬眼皮。

大长腿,乌黑长发垂腰,白嫩端正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一个长相周正的美女正看着他。

“有事?”易鸣问。

“是这样的,我想跟你换个舱。”大长腿美女道。

她的脸上保留着一份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感。

“不换!”

易鸣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继续低头看九龙玉佩。

美女脸上的笑容僵住。

眼里隐隐升起了一份怒意。

美女压着火气,依旧很客气的样子。

“帅哥,我是龙域一区李氏集团的李悦悦。”

美女很自傲的挺了挺胸,自报家门。

李氏集团在龙域一区,虽然算不上顶流。

但资产也过了五十亿,有自傲的资本。

易鸣听罢,再次抬了抬眼皮。

李悦悦的眼底深处透着一份自信和对易鸣的轻视。

易鸣身上穿着普普通通的运动服。

虽然整个人显的很干练,但这身行头绝不是什么高档货色。

手上戴着的一只表,以李悦悦识表无数的眼光判断,应该是一只杂牌。

易鸣的目光在李悦悦的脸上停了一会......

“滚!”

李悦悦彻底愣住。

随即,她恼了。

“没教养。”

“你说什么?”易鸣骤然抬起头,目光很危险。

“怎么?你还想打人啊?”

“我就骂你没教养了!”

“你敢把我怎么样?”

“咦,悦悦,你怎么会在这儿?”一个年青男人走了进来。

“季浩?”李悦悦惊讶。

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老乡。

季家和李家同在龙域一区,季家算得上是一区的二流家族。

“怎么了?”季浩走过来问。

“我想跟他换个舱,结果他叫我滚。”

“真没教养。”

李悦悦一脸羞怒的指了指易鸣。

季浩将易鸣打量了一番。

“你稍等我一下。”季浩向李悦悦道。

转身出去,五分钟之后,季浩走了进来,眼中压不住的轻视。

他走到易鸣的舱位旁边。

“麻烦你和我朋友换个舱。”

“你又是谁?”易鸣有点不耐烦了起来。

“我是龙域一区四季集团的季浩。”

“给我个面子,当大家交个朋友,如何?”

季浩觉得自己已经很有格了,自降身段。

不然,像易鸣这样的,一辈子估计都没有和他说话的资格。

易鸣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季浩。

如果换个环境,比季浩和李悦悦身位高很多的人。

都得在他面前瑟瑟发抖。

这次回龙域,老头子让他低调一些。

“你们俩现在从我眼前消失,我就当什么事没有发生过。”易鸣道。

季浩不怒反笑。

“我刚打听过了。”

“你的头等舱是一家小公司替你买的票。”

“本次航班头等舱3万美刀。”

“我给你退双倍的钱,怎么样?”

“六万美刀。折算一下,四十多万。”

“只要挪个位置,就能马上拿到四十多万。”

“没见过这么多钱的吧?”

易鸣很老实的点了点头。

“确实。”

“真没有见过。”

季浩的嘴角翘了起来。

李悦悦眼神里的轻视,再也掩饰不住。

她小声的嘀咕了声:“果然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乡下仔。”

“那么......”季浩很悠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带上你的东西,离开这儿吧。”

“离开?”易鸣笑了起来。

“对啊。哥们,刚才我们已经愉快的达成了协议。”

易鸣打了一个响指。

“空乘小姐,过来一下。”

一名空姐脸带微笑的走了过来。

“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易鸣在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了一张黑色的卡片。

递给了空姐。

“我需要他们马上从我的眼前消失。”易鸣指了指季浩道。

“并且,我希望不再受到任何闲杂人等的干扰。”

空姐接过黑卡,看了眼后,脸上的微笑顿时僵住。

她向易鸣鞠了个躬,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一阵脚步声传来。

一组空乘在乘务长的带领下飞快的跑了进来。

乘务长进来后,无视了季浩和李悦悦。

首先向易鸣鞠了个大躬,

“先生,请问,这是您的卡片吗?”

她头脸朝下,双手各捏着黑卡的两角,将黑卡呈上。

“是别人的。”易鸣接过黑卡,很随意的往口袋里一揣:“我借来用用。”

见易鸣没有责怪的意思。

乘务长松了口气。

直起腰,乘务长朝季浩李悦悦露出她迷人的招牌笑容。

“两位。”

“我们的贵宾不希望受到任何干扰。”

“所以,从此刻起,希望你们离开这儿。”

“我踏玛,是买了头等舱的机票的!”

季浩又惊又怒。

虽然他没见过黑卡,但他知道黑卡肯定不简单。

“你们没有听见他说的吗?他那张卡是借的!”

两名人高马大的空保站到了季浩二人身边。

“先生,请您离开。”乘务长继续保持着微笑,态度异常坚决。


这张黑色的阎君卡!

全球独一份!

特制版!

域外和修罗殿临近的四个大区,联合发的一张卡。

享受域外四大区任何一家公司的最高待遇。

而且还是托关系找门路,好不容易才让修罗殿主阎君收下的。

不管持有阎君卡的是不是阎君本人。

阎君卡的本身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季浩二人被赶了出去。

“对不起啊,季浩。”李悦悦有些歉意。

“没事。一个乡下仔!碰巧借到了一张卡!”

“回到龙域一区,再跟他慢慢玩。”季浩的眼里闪烁着怒意和阴狠。

“我打听过了。他的目的地,正好是龙域一区。”

“到时候让他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

“我们走。”

李悦悦回头很厌恶的看了一眼易鸣。

跟着季浩一起离开了头等舱。

易鸣连多看一眼这二人的想法都没有。

对他来说,这二人和蝼蚁没有什么区别。

摸着手掌中的九龙玉佩,易鸣突然心有所感。

抬起头,他看到两个正好从舱门前路过的年青女子。

易鸣眼中的精光一闪。

他注意到,其中一名年青女子的颈项间,竟然也挂着一个九龙玉佩。

易鸣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九龙玉佩除了隐藏着目前没有解开的秘密之外。

还是一个定亲信物。

易鸣的老爹没有失踪前,和大都沐家将易鸣的亲事定了下来。

双方各执一枚九龙玉佩。

九龙玉佩材质特殊,极为罕见。

重叠的概率极小。

“这是我未过门的媳妇?”易鸣不由的多打量了一番刚刚走过去的年青女子。

起身跟了过去。

“你是谁?”负责贴身保护沐思音的肖楚楚挡住了易鸣。

“我找她。”易鸣指了下沐思音。

肖楚楚上下打量了一番易鸣。

她不由轻蔑的一扬头:“我们小姐,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见的!”

“猫没见着,狗倒是见了一条。”易鸣道。

“你!想死吗?”肖楚楚身上气势陡然变的凌厉起来。

易鸣没搭理肖楚楚,目光直接看向沐思音挂在颈间的玉佩。

这个动作相当不礼貌。

被一个男人这么盯着,而且还是胸前的位置。

沐思音的脸微微一红。

“请问,你是不是姓沐?”

“你戴着的玉佩是不是九龙玉佩?”

易鸣目光灼灼的问道。

沐思音神色一紧。

她本能的抬起手掌,盖住胸前玉佩。

肖楚楚大怒。

“你信不信我挖掉你的狗眼?”

易鸣不理会肖楚楚。

他将自己的手掌摊开,手掌里正是一枚九龙玉佩。

沐思音的瞳孔微微一缩。

她也将自己挂戴的九龙玉佩解下来。

向前走一步。

“你可以对比一下。”易鸣将自己的九龙玉佩递给了沐思音。

沐思音将两枚九龙玉佩上下相叠。

竟然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差别。

她暗暗吁了一口气。

“你就是易家的那位......”沐思音不知道怎么称呼易鸣。

“我叫易鸣,跟大都易家没半毛钱关系。”

沐思音将易鸣仔仔细细的审视了一遍。

之后,她目光里隐隐透出一股失望。

“我叫沐思音,沐氏药业集团总裁,唯一法定继承人。”

沐思音收起情绪,正色道。

沐氏药业集团是龙域非常有名的药业巨无霸企业。

在龙域外面也有很多生意。

“原来是豪门千金,还是个总裁。”易鸣勾了勾手指。

回过神来的沐思音将易鸣的九龙玉佩还了回去。

“我没想到,你还活着。”沐思音道。

“恐怕不止是你一个人,而是很多人没想到。”易鸣淡淡的说道。

“关于九龙玉佩的事......”沐思音抿了抿嘴唇。

“你是不是想问,我知不知道九龙玉佩是定亲信物?”易鸣反问。

沐思音脸色一紧,随后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看你的意思,是不想认账了?”易鸣打量着沐思音。

沐思音属于典型的女神范。

五官非常精致,素颜秒杀一众加过美颜效果的网红。

身材线条极为流畅,多一分显肥,少一分显瘦。

是龙域无数宅男的梦中情人。

肖楚楚神色不善的夹到二人中间,挡住易鸣的视线。

“你就是易家那个小子?”

“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你知道沐氏药业集团现在是什么量级?”

“你知道沐家在大都是什么地位?”

“你和我们家小姐,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不要有任何非份之想。”

“你最好离我们家小姐远一点。”

“否则......”

肖楚楚说着话,身上属于武师的气势渐渐的升起来。

沐思音一言不发的看着易鸣。

肖楚楚所说的话,即是她想要说的。

“否则,怎样?”九龙玉佩在易鸣的手指缝间翻着花。

“你会死的很惨!”肖楚楚道。

她不是不想动手。

她只是在等沐思音下令。

易鸣虽然对肖楚楚不值一提,但毕竟有那层身份。

沐思音侧着脸想了想,向易鸣道。

“易鸣,既然活下来了。”

“就好好的珍惜当下的生活。”

“我会给你点钱,让你今后活的舒服一些。”

沐思音朝肖楚楚使了个眼色。

肖楚楚撇了撇嘴,收起气势。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

“啪”的一声拍到易鸣的手里。

“卡里有三百万。够你在一个小地方,衣食无忧的活一辈子了。”

“不过!”

肖楚楚瞅了瞅易鸣手中的九龙玉佩。

“这个东西,你得交出来。”

只有将定亲信物拿走。

才能将所有的后顾之忧全部解决。

易鸣的神色一冷。

“你敢要我的九龙玉佩?”

肖楚楚嗤笑了一声。

“我有什么不敢的?”

易鸣抬起眼皮,看着沐思音。

“你怎么说?”

沐思音短暂的想了想。

“九龙玉佩我可以不拿。”

“但你必须保证,以后不要再纠缠。”

易鸣面无表情的将手掌握成拳。

再张开手时,那张银行卡已变成了一堆粉末。

纷纷扬扬的洒了下来。

“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我会亲自走一趟沐家!”

沐思音一怔:“你去我家干什么?”

易鸣低头看着玉佩。

“我父母光明正大定下的亲。”

“我会光明正大的将它退掉!”


“我警告你!”

“你不要好歹不识!”沐思音脸都气红了。

在她看来,易鸣这是嫌三百万少了。

还想要讹更多。

易鸣撇了撇嘴。

“沐氏药业集团,很了不起?”

肖楚楚立即抢话道:“没错!”

“至少是你这种人永远都高攀不起的!”

“我?”

“高攀不起?”

易鸣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肖楚楚怒道。

“我笑你是个白痴。”

“我不跟井底之蛙浪费时间。”

“你起开!”

易鸣转身要走。

肖楚楚横走一步,将易鸣的路挡住。

她身上的气势再无保留的向易鸣压了过去。

肖楚楚对自己身为武师的气势非常自信。

易鸣这样的普通人,

在她的气势压迫之下,坚持不了几分钟。

易鸣站在原地。

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肖楚楚。

就肖楚楚这点气势,连给他挠痒痒都不够。

开始几分钟,肖楚楚信心满满。

接下来,她见易鸣一点影响没有。

面子挂不住了,她的脸开始慢慢胀红。

眼中的目光,也越来越凶狠。

易鸣和肖楚楚的目光碰了一下。

“白痴!”

他转头看向沐思音。

“你家的狗,不管管?”

沐思音听易鸣说话很不习惯,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但她很好的控制住了情绪。

“楚楚,算了。”

“沐总......”肖楚楚恶狠狠的盯着易鸣。

“我说算了!”沐思音加重了语气。

肖楚楚无奈的收起了身上的气势。

站到了沐思音的身边。

沐思音冷冷的看着易鸣道:“你好自为之!”

易鸣耸了耸肩。

“幸亏你们收手的快。”

“我差点就将你们也赶出头等舱了。”

沐思音听罢,眼中的厌恶更加重了。

她觉得易鸣除了人不行之外,还喜欢吹牛。

她非常讨厌没有实力还喜欢乱吹的人。

放弃这门亲事,是无比正确的选择。

肖楚楚则一脸“你有本事将我们赶出去试试看”的神情。

易鸣只是实话实话,根本不在乎两人怎么想。

无所谓的离开了。

“沐总,这么个低贱的东西,他怎么敢......”

“我们走吧。不要在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沐思音将九龙玉佩重新戴好。

离开前,回看了一眼易鸣头等舱的方向。

陡然,她怔住了。

易鸣的舱门外,站着一个年青女人,正在和易鸣说着话。

“她怎么会在这儿?”沐思音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声。

“他们又是怎么认识的?”

木青华!

新三区联合大学的校花。

沐思音则是老三区联合大学的校花。

二人的关系,

就和这两所大学一样,

向来都是相互看不对眼,明里暗里没少较劲。

“果然是什么样的货,配什么样的人!”

肖楚楚也看到了木青华,小声讥讽道。

正在和易鸣小声说着话的木青华侧过脸,

朝沐思音和肖楚楚这边扬了扬手,

看上去像是打招呼,实际上挑衅味道十足。

“哼!”沐思音一甩头,长发飘飘的飘然而去。

肖楚楚则瞪了木青华一眼,才紧跟着沐思音一起走了。

木青华露出胜利者的笑容。

易鸣手指搓着九龙玉佩,看着木青华。

“演够了?”他不咸不淡的问:“拿我当工具,故意气沐思音。”

“很有意思?”

被人这么当面戳破小心思,木青华脸上的笑容发僵。

同时,她心里来气。

在新三区联合大学里,找借口想跟她搭讪的男生不知道多少。

像今天这样,她主动找一个男生搭讪。

那是这个男生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不感恩戴德就算了,这男生怎么还一幅很嫌弃的样子?

木青华生气的问:“你是男人吗?”

“如假包换的。”易鸣道:“你是不是养成了什么不好的习惯?”

“觉得是个男人就应该舔你?”

“不舔你就不是男人了?”

“难道不是吗?”木青华反问:“你们男人不都是这样的物种吗?”

“果然病了。”

“还不轻!”

易鸣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

“你......”木青华还想再说点什么时,

她发现,有一名空姐和一名空保快步走了过来。

空姐很有礼貌的请木青华离开。

“请不要打扰我们最尊贵的客人!”

空保则是一幅你不离开,他立即就会动手赶人的样子。

木青华大吃一惊。

“他?”

“你们最尊贵的客人?”

木青华知道,

这架飞机属于国际最顶尖的飞翔航空公司。

这儿的空乘人员,除了国际上最顶流的那一波人之外,

不给任何人面子。

“是的。”空姐职业微笑着回答。

“让她在头等舱里待着吧。”

“不用赶到商务舱去。”

易鸣淡淡的吩咐了一声,抬手按了一下开关。

舱门缓缓的关闭,将他和木青华等人隔了开来。

木青华几乎是被“押送”着回到自己的头等舱内。

“真活见鬼了。”

她坐在沙发上,略微有些失神。

开始时,她碰巧发现,沐思音和易鸣的关系不一般。

她只是抱着打击打击沐思音的目的,搭讪易鸣。

没想到,竟然搭讪出一个超级大佬?

“不可能!”

“应该是哪儿弄错了!”

木青华自言自语的摇着头。

“那么,你又到底是谁?”

木青华自己没有发觉,

她已经对易鸣有了浓厚的兴趣。

班机降落在龙域一区的国际机场。

走出机场的易鸣,仰头深吸了一口龙域的空气。

十八年了,

这是他从一岁时被老头子救走之后,

第一次回到龙域,

回到这个他的出生之地。

打了个的,易鸣去了老头子特意给他在龙域准备的落脚点。

一个叫一号庄园的地方。

原本易鸣以为“一号庄园”,是一个城里的小区。

可当易鸣到了目的地后,发现老头子给他准备的,

是一处真正的庄园。

“我的那些仇人们!”

“你们可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不然的话,我会很失望的。”

易鸣的周身泛起一股冰冷的寒意。

父亲失踪,母亲含冤而死,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八年。

这一次回龙域,他要好好的将这笔账,连本带息的清算清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