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姑娘我有的是钱

姑娘我有的是钱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顾真真优雅地接过去,不失礼数地对我爸妈道谢:「沾了叔叔阿姨的光,今天有口福了。」我石化在一边,看着我爸妈和顾真真其乐融融地寒暄,含泪控诉:「你们能不能给我一些温暖!」我爸敷衍:「能能能!」我妈顺手将沙发上的毛毯裹在我身上:「够温暖吗?不够还有。」还是顾真真看不下去,问我:「你想怎么做?」

主角:林晓秦光   更新:2022-09-11 08: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晓秦光的其他类型小说《姑娘我有的是钱》,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真真优雅地接过去,不失礼数地对我爸妈道谢:「沾了叔叔阿姨的光,今天有口福了。」我石化在一边,看着我爸妈和顾真真其乐融融地寒暄,含泪控诉:「你们能不能给我一些温暖!」我爸敷衍:「能能能!」我妈顺手将沙发上的毛毯裹在我身上:「够温暖吗?不够还有。」还是顾真真看不下去,问我:「你想怎么做?」

《姑娘我有的是钱》精彩片段

我拿了一个 18 块钱的冰淇淋,男朋友动手打了我。

「林晓,18 块钱,都够我买一包烟了,你怎么这么馋!」秦光吼得声嘶力竭,额头上青筋直蹦。

「我也不是天天吃,再说咱俩加起来月薪都两万了,18 块钱的冰淇淋也不算很过分啊,」我一边小声分辩,一边笑嘻嘻地将冰淇淋拆开,递到秦光嘴边,「我拿之前也不知道这冰淇淋这么贵,下次我知道啦!不认识的冰淇淋不拿就是~咬一口呗~」

下一秒,秦光猛地推了我一把,力气极大。

我一下子坐到地上,整个人都懵了。

冰淇淋掉在了地上,开始融化。

秦光怒气冲冲地走了,留下一句:「你这样的女孩我养不起!你好好反省一下吧!」

我坐在地上,没有来得及告诉他:

「这样的冰淇淋,会因为太廉价,禁止出现在我家冰箱。」

两个小时以后,我坐在自己家独栋别墅里,一边哭一边往嘴里塞冰淇淋。

「他原来不是这样的!他对我可好了!呜呜呜!」我边吃边说,「不过有一说一,咱家这冰淇淋哪儿来的?还挺好吃!」

我妈一脸嫌弃地往旁边坐了坐,生怕我把冰淇淋滴在她的真丝睡裙上。

我爸终于放下了手里的财经杂志,回答:「这是昨天刚从新西兰空运来的,我跟你妈还没来得及吃。」

听完这话,我抓紧又给自己盛了一碗,顺便塞给我闺蜜顾真真一碗:「快吃!」

顾真真刚才接到我的哭诉电话,放下手头的工作,将我拎回了家。

顾真真优雅地接过去,不失礼数地对我爸妈道谢:「沾了叔叔阿姨的光,今天有口福了。」

我石化在一边,看着我爸妈和顾真真其乐融融地寒暄,含泪控诉:「你们能不能给我一些温暖!」

我爸敷衍:「能能能!」

我妈顺手将沙发上的毛毯裹在我身上:「够温暖吗?不够还有。」

还是顾真真看不下去,问我:「你想怎么做?」

我不假思索:「当然是......」

「选择原谅他?」我爸警惕地接口。

在我妈的鸡毛掸子落在我头上之前,我求生欲极强地纠正:「我要报复他!我要让他后悔!」

现场沉默了三秒钟,我突然就被围住了。

「来来来!咱们好好计划一下。」

看着围坐在周围的三个人,充满了空前的热情和十足的干劲。

我......

我撸起了袖子!



我家是做进出口贸易的,我爸白手起家,眼光极佳,胆量极大,硬是从一穷二白做到本地首富,在一众代代传承的豪门中拔得头筹。

如果说他老人家是豪门例外,那我估计算是豪门意外。

没有做生意的天赋,没有优雅的举止,外貌顶多算是清秀可爱,甚至连选男人的眼光也差得令人发指。

闺蜜顾真真经常安慰我:「你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你搞笑啊!」

我谢谢您了!

秦光和我是大学同学,还是所挺不错的大学,211 工程的。

秦光长得很帅,学习又好,在情窦初开的校园里,极其抢手。

唯一的缺点就是,他老家在偏远山区,家庭条件不是很好。

不过双十年华的少女们,谁在乎这个?

其实对于当年秦光和我表白这件事,我是很意外的。

以至于到现在,我还能清晰记得当时的场景。

一个阳光格外明媚的周五下午,我正背着书包美滋滋往校园外面走,准备回家过周末。

迎面撞上刚刚做兼职回来的秦光,他手里还有没有卖完的百合花。

他看了看我,温和又熟稔地问道:「准备去哪里?」

「啊......问我吗?」我结结巴巴,有些受宠若惊,毕竟校草和小透明的距离还是有些大的,我没预料到他会主动跟我说话,「我我我......我准备回家过周末。」

秦光似乎有些意外:「你家是本地人?」

本地的孩子生活条件优渥,拼命学习的很少,加上我们学校分数线很高,所以本地人并不多。

我紧张地点头。

秦光看我紧张的样子,突然笑了。

校草笑起来真好看啊!

「喏,」秦光将手里的百合花递给我,「送你!祝你周末愉快。」

我双手接过来,不敢相信地确认:「真的送我吗?那我用不用付钱?」

秦光很自然地摸摸我的头:「不用,小傻瓜,只要你下次见我的时候,别这么紧张就好啦。」

我做梦一般地将花抱回家,我爸看见了,皱眉问我:「男孩子送的?」

我骄傲点头:「校草!」

「你透露咱家家庭条件了?」

我爸一向嘱咐我,不许在外面说自己家经济情况,吓唬我如果说了会有坏人绑架我。

我疯狂摇头,那哪儿敢啊,毕竟我这么怂。

我爸松了一口气,再次嘱咐我:「什么时候都不许说啊!」

晚餐的时候,我爸告诉我妈,关于我收到了校草送的花这件事。

两人啧啧称奇,不约而同地怀疑这个男孩怕是脑子不太好,怎么就看上我了呢?

我:我是垃圾桶里捡来的。

自然而然地,我和秦光在一起了,享受着其他女生嫉妒的目光,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没错,校园时期的虚荣心不过两种。



仔细想想,秦光的改变,似乎就是从我们踏出校园,开始经受社会的毒打开始的。

准确地说,应该是秦光遭受单方面毒打,我直接躺平。

我胸无大志,我爸妈早早心态平和地接受了这一设定。

他们安慰自己:人这一生哪能事事如意,就当女儿是来讨债的吧。

我想反驳但是没敢,毕竟每个月还得靠我爸发工资。

我毕业直接进了自家公司,当然是隐瞒身份的,职位是总经理助理。

总经理不是我爸,他老人家深刻地贯彻「赚钱是为了享受」这一宗旨,一手培养出了他极其看好的接班人苏寒,然后退居二线,每天吃吃喝喝玩玩,和我妈过上了幸福的小日子。

苏寒履历极其漂亮,海外留学归国,放弃国外高薪,一路从底层做起,和我爸配合起来天衣无缝。

我爸说自从苏寒来了公司,利润再创新高。

还记得当时我爸和苏寒「交接」我的时候,我爸语重心长:「她能力一般,千万别给她太复杂的工作,不然最后吃亏的还是苏寒你自己啊!」

我......

苏寒不苟言笑,人如其名,往那一站就浑身嗖嗖冒寒气,在我偷懒想摸鱼的时候,他总是能第一时间发现。

而且他也并没有听我爸的话,日常分配给我的工作,都是一些重要但是不紧急的。

换句话说就是:我做起来贼费劲,他有充足的时间让我一直返工的工作。

我几次试图跟我爸告状,但是我爸听说我会做财务报表分析了,欣慰且高兴地给苏寒涨了 50% 工资。

我气得在心里骂他:压榨我,还涨工资!不要脸!腹黑男!

不过在苏寒的指导下,我的财务报表做得越来越好了。

苏寒难得夸我对于数字敏感,有天分,并且给我涨了 2000 块钱工资。

我高兴地告诉秦光,现在我跟他工资一样多了,我们可以每个月多出去吃一顿好的了。

秦光酸溜溜:「就你那两把刷子,还能涨工资?」

这不是他第一次酸我了,早在我进公司的时候,秦光就吐槽我成绩差,进大公司早晚被淘汰。

我知道他背着我也给我家公司投了简历,我爸不想让我俩在一个公司,所以连面试资格都没给他。

当时我觉得我爸不公平,没有给他学习机会。

我爸却说:「如果你们有缘走到最后,有的是机会。」

我听懂了,并且扑上去给了我爸一个拥抱,被我爸嫌弃地躲开。

秦光最后去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公司,拿着一份不高不低的工资,做着一份可有可无的工作。

刚出校园时的踌躇满志,肉眼可见地在逐渐萎缩。

我安慰秦光:「刚出校门都是这样的,以后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说得斩钉截铁,但秦光只是苦涩地说道:「以后是什么时候呢?」

我暗暗在心里回答:跟我结婚以后。

顾真真对于我和秦光极其不看好,她说:「你看着吧,秦光这种人,在校园里万众瞩目,出来啥也不是,早晚原形毕露。」

我恶狠狠地反击:「哼!才不会!你等着被打脸吧!」

没想到打脸来得那么快。

不过打的不是顾真真的脸,是我的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