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谁还不是第一名

谁还不是第一名

孙书仪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小说主人公是的书名叫《谁还不是第一名》,是一部关于主人公的火热小说,凭借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笑声在静谧的晚自习显得十分突兀,我的前桌因此转过头嫌恶的看了我一眼,她皱着眉说:「孙书仪,闭嘴。」我不和她一般见识,抬头看到黑板上写的作业和高考倒计时,我很快明白过来,我现在在一个女高中生的身体里。

主角:萧领孙书仪   更新:2023-01-12 18: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领孙书仪的其他类型小说《谁还不是第一名》,由网络作家“孙书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主人公是的书名叫《谁还不是第一名》,是一部关于主人公的火热小说,凭借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笑声在静谧的晚自习显得十分突兀,我的前桌因此转过头嫌恶的看了我一眼,她皱着眉说:「孙书仪,闭嘴。」我不和她一般见识,抬头看到黑板上写的作业和高考倒计时,我很快明白过来,我现在在一个女高中生的身体里。

《谁还不是第一名》精彩片段

我的魂魄附身到了一个女生身上。

可是我看着面前那张赫然写着 65 分的高三数学试卷,陷入了沉思。

高考的时候我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考入清华,现在我看着这个匪夷所思的分数,笑出了声。

笑声在静谧的晚自习显得十分突兀,我的前桌因此转过头嫌恶的看了我一眼,她皱着眉说:「孙书仪,闭嘴。」

我不和她一般见识,抬头看到黑板上写的作业和高考倒计时,我很快明白过来,我现在在一个女高中生的身体里。

我看了看我的手,纤长白皙,拿起桌上的小镜子,照见一张还算漂亮的脸。

比之前的我漂亮,可是眼下有淡淡的乌青,一看就是长期睡眠不足。

低下头,好家伙,我的腿上居然还打着石膏。

书桌里书桌上整齐的堆着复习资料,还有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订正了好几遍的试卷。

上面全都是比较难看的分数。

此刻大家都在做作业,我环顾四周,少有交流的,我想问问同桌今年是几几年,却被他不耐烦的打断:「你烦不烦?」

看来这具身体的原主很不受待见。

我于是放弃了交谈,开始看书桌上堆着的试卷。2020-2021 学年……是我高考的两年后,我成为鬼魂的第一年。

原主写了满满一页草稿纸都没解出来倒数第二大题,我看了一眼,就发现她的运算全都是在翻来覆去的做无用功。

我叹了口气,提笔演算起来。

只花了十五分钟就把剩下两道大题全部写完了,这时候已经有几个学生在轻声讨论最后一道大题的答案。

我边听边把前面的答案也都改了。

我终于听到身后有人在说负一,我于是转过头说:「对,答案就是负一,你是用……」

那两人用一种看傻子的神情看着我,然后自顾自的又开始讨论起来。

我满头问号。

这时候老师从门口进来,是一个光头的中年男人,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很熟练的问:「谁完成了?今天的题目挺有难度。」

稀稀拉拉的几只手,我也举起手来,却出现了笑声。

老师也很惊讶的看着我,「孙书仪,你听清楚我问什么了吗?」

我点点头,老师摇头说:「别和我开玩笑了,你快点把昨天那个基础题订正给我看。」

我于是翻了半天找到那张基础题,抬头看的时候,老师已经和那几个写完试卷的同学讨论起题目来了。

基础题卷子上,密密麻麻都是红叉。



晚自习下了大雨,我正不知道怎么回家也不知道家在哪里的时候,门外有人叫我的名字。

「书仪快点,等会儿可能下更大。」

我目光看过去,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女生。校服穿在她身上有些臃肿,而且一副眼镜架在塌鼻子上,着实算不得好看。

我拖着打了石膏的腿蹦跳着跑过去,热情的和她打招呼,因为我死前就是这样,和大家都合得来,班里的人都叫我大哥。

原来原主还是有朋友的,我深表欣慰。

我一下子就搂住了她的肩膀。

她大惊失色的问,「你今天怎么了?」

我笑道:「看到朋友来接我放学开心呀~」

我撇了眼她的胸牌,她的名字叫邹文。

这时候余光里忽然有个人影从我侧面经过,他的肩膀就在我的眼前划过,我看到一个很高很帅的男生背着书包往前走去了。

深棕色的头发在灯光中显得十分干净蓬松,微黄的灯光显得他鼻梁的轮廓更加高挺。

果然是男高中生,那美好少年感啊。

可是那个男生在下楼梯的时候,很明显的看了我一眼,一双睫毛丰密的清澈桃花眼,不过好像在警告我似的,那眼神冷的像冰。

「原来是因为萧领啊……」被我勾着脖子的女生喃喃自语「他那样的人,你还真敢想。」

「他怎么了?」我好奇。

「我劝你放弃吧,他怎么可能喜欢我们这样的人?昨天我们班那个年级第二和他表白了,而且巨好看,宋小雪,你应该知道吧?」

我没在乎别的,问了句,「我们学校年级第二能排全省第几?」

看到我反应轻松,她又愣了愣,「不知道……我哪关心这个,反正清华应该能上,不过也不稳吧,毕竟我们这前两年都没出过清华。」

emmmmm 我想到过这个学校不怎么好,的确如此。

「但是萧领肯定稳的,他可是学校的宝贝疙瘩。如果不是竞赛失利,应该已经保送了。」

我正在回味刚才那个萧领,却被人一下子重重的撞到。

我摔倒在地,骂了一句「我靠谁啊,没看到我还瘸着吗?!」

「对不起我赶时间,我是高三十三班的周严非,要赔钱我给!」

我抬头看见那个人,并没有穿校服,一件黑色卫衣,更加衬得他肤白,脖子上还带个银光闪亮的十字架。

好像很贵,还有他的限量球鞋以及无所谓吊儿郎当的态度,我可以断定,是个富二代。

他只是说了这么一句,用似乎要把我抱起来的气势一把把我从地上捞起来推到我朋友的身上,然后迈开长腿跑的无影无踪。

「有病!」我站稳后骂了一句。

「书仪…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朋友似乎还没缓过来「你平时根本不敢和男生说话…」

原来孙书仪是个可爱的社恐!

可我是从小到大的社牛。

我只是借用一下同频率的身体,想要去查一下我当时到底是怎么死的。

可是我绝对没有想到,我借用孙书仪身体的时候,她那天在厕所吞了过量的安眠药。

她的灵魂在我附身的时候已经离体,而我一个逍遥法外没过奈何桥的鬼魂,被锁在了这具躯体之中。



终于到了孙书仪的家,家里空空荡荡,桌上有做好的夜宵,纸条上写着「书仪,妈妈去上夜班了,你吃完好好休息。」

我吃了一口面条,好香!

做鬼以后,我就再也没吃过好吃的。

这时候,手机屏幕亮起。

上面铺天盖地的都是辱骂。

我居然被拉进了一个群,里面的所有人都在骂我。

什么蠢猪,脑子里都是 x 都算是好的。

更多的是不堪入目的脏话。

我暴脾气上来了,想对线。

可是忽然觉得没必要浪费我现在不知道还能持续多久的阳间快乐生活。

于是我关机,回房间。

关于孙书仪的生活,我知道的太少。

房间的书架上摆满了很多小说,有名著,也有言情小说,还有一本日记。

这年头谁还写日记啊!

我还是翻开了。

在我意料之内,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关于萧领。

女孩的暗恋,卑微又心酸。

「可是他从来不会看我一眼。也许神就是遥不可及的。」

「我决定也要送他一个礼物!他还会记得我吗?」

「他看也没看,直接扔给了别人…可是他对宋小雪笑。对我,只有厌恶。」

「所有人都讨厌我…」

我看的差点心肌梗塞。

学生时代,我似乎从来没有遇上过什么糟心事。

没有暗恋的人,却很受欢迎,被我拒绝的男生到头来还是好哥们。

从来让我伤心的,都是食堂大妈的手抖,导致我少了两块红烧肉。

我再次打开手机,里面的消息已经 999+

还在骂,果然是乐此不疲。

「给宋晓雪提鞋你都不配哦!」

「人家考清华,你呢?癞蛤蟆!」

我打开动态,发现前两天原主还发了一个说说「是不是我去死你们就满意了?」

下面都是铺天盖地的「对啊!你怎么光说不做啊?快点啊!我等着看呢!」

一群渣渣。

我决定不给这群人好脸色看。

他们不配。



终于到了孙书仪的家,家里空空荡荡,桌上有做好的夜宵,纸条上写着「书仪,妈妈去上夜班了,你吃完好好休息。」

我吃了一口面条,好香!

做鬼以后,我就再也没吃过好吃的。

这时候,手机屏幕亮起。

上面铺天盖地的都是辱骂。

我居然被拉进了一个群,里面的所有人都在骂我。

什么蠢猪,脑子里都是 x 都算是好的。

更多的是不堪入目的脏话。

我暴脾气上来了,想对线。

可是忽然觉得没必要浪费我现在不知道还能持续多久的阳间快乐生活。

于是我关机,回房间。

关于孙书仪的生活,我知道的太少。

房间的书架上摆满了很多小说,有名著,也有言情小说,还有一本日记。

这年头谁还写日记啊!

我还是翻开了。

在我意料之内,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关于萧领。

女孩的暗恋,卑微又心酸。

「可是他从来不会看我一眼。也许神就是遥不可及的。」

「我决定也要送他一个礼物!他还会记得我吗?」

「他看也没看,直接扔给了别人…可是他对宋小雪笑。对我,只有厌恶。」

「所有人都讨厌我…」

我看的差点心肌梗塞。

学生时代,我似乎从来没有遇上过什么糟心事。

没有暗恋的人,却很受欢迎,被我拒绝的男生到头来还是好哥们。

从来让我伤心的,都是食堂大妈的手抖,导致我少了两块红烧肉。

我再次打开手机,里面的消息已经 999+

还在骂,果然是乐此不疲。

「给宋晓雪提鞋你都不配哦!」

「人家考清华,你呢?癞蛤蟆!」

我打开动态,发现前两天原主还发了一个说说「是不是我去死你们就满意了?」

下面都是铺天盖地的「对啊!你怎么光说不做啊?快点啊!我等着看呢!」

一群渣渣。

我决定不给这群人好脸色看。

他们不配。

第二天上学,果然没了晚自习纪律的约束,我同桌冷嘲热讽的说了句「不是要死吗?死去啊?还回来干嘛?心里这么脆弱的人,不适合这里。」

这时候课代表下发早晨数学小练,同桌因为和后面的人打闹把他的试卷撕坏了。

然后他居然要来拿我的。

我按住他拿试卷的手,一个眼神杀过去「你干什么?」

他似乎被我吓到了,呆滞了两秒。大概是以前我被他欺负惯了,从来不会反抗。

「你干嘛…,反正你也不会做,你的给我算了。」

「谁说我不会做?」

同桌愣了愣,随即大声的嗤笑了起来,转头和后面刚刚和他打闹的女生说「吴清,她说她会做诶哈哈哈哈!」

那个短发女生撇了我一眼,「呵呵,那就会呗。」

她应该学习不错,昨天那个算出负一的就是她。

我心里冷笑了一声,撑着下巴开始做题。

这时候旁边那人还在说「那我们书仪就好好做哈,争取作对一道题哦,装吧就。」

数学小练太简单,我做了十分钟就完成了。

我随意的翻看着课本,还是和原来一样,这些书我闭着眼睛都能背下来。

这时候同桌忽然拽走我的试卷

「老师,孙书仪说她都会做,你帮她批一下呗!」

那个瘦的像猴的男生殷勤的把试卷递给老师,走回座位的时候,对我笑的十分恶心。

「哥们,我和你有仇吗?」

我对他笑了笑,好脾气的问。

「没有啊,我就是特看不惯你,觉得你恶心,而已!」

他瞪了瞪眼睛,挑着眉毛,油腻的一塌糊涂。

我于是离开座位,走到老师边上去。

老师盯着我的试卷,又盯着我。

反复几次之后,叹了口气说「孙书仪,你投机取巧查答案是不可取的,你现在会,考试还能会吗?下次再让我发现,我就要打电话给你妈妈了。」

我看着卷子上鲜红的勾。

真是讽刺。

我拿走试卷,同桌又开始一脸嘲讽,我深呼吸一口气,心想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谁知道他还在不停的说,「翻车了吧,好好笑哦,就说让你给我啊,浪费纸张,废物哈哈哈。」

我不管一条腿还没康复,直接一脚,把他连人带椅踹到了地上。

椅子在地面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所有人都在看向这里,群脸震惊。

「孙书仪,你找死!」他气急败坏想来揍我,却被椅子绊住站不起来。

我拿起他桌上的数学练习册,一张张开始撕。

「是你,一直在惹我。」我一脚踩在椅子腿上。「你看看你写的什么垃圾,这种题目,我闭着眼睛也比你对的多,你才是……」

我凑近,笑的一脸和善「废物,垃圾。」

然后把一本练习册都扔在了他的脸上。

教室安静的不像话,终于老师反应过来,一把把我抓回来,几乎喊破了音。

「孙书仪!你太不像话了!跟我到教导主任办公室反省反省!」



我跟在老师身后,脑子里想的却都是刚刚那个人吓傻了的样子。

忍不住偷笑。

老师的碎碎念也没听见,可是离教导主任办公室很近的时候,我就听见浑厚的男声在骂人。

我看到一个瘦高的背影比较随意的站在那里,教导主任就站在他身前,气急败坏的在骂

「周严非!你爸出钱让你在这里读书不是为了让你混日子的!你看看你现在,吊儿郎当,校服也不穿!迟到早退,网吧通宵,你想干什么?!你告诉我你想干什么!?」

我进去的时候,教导主任只是剜了我一眼,就继续骂他了。

倒是那人,垂眼看到我,惊喜的说「诶?是你?昨天晚上那个腿瘸了的?」

他笑起来,露出一只虎牙,阳光到了极点,少年感喷薄而出。

教导主任看他依旧无所谓的样子,脸都气红了,连我老师一起骂「这女生怎么回事!这两人真是两只苍蝇碰一块了!」

「她在早自习的时候把付磊给打了…我想…」

这时候旁边的男生笑出了声,弯下腰敲了敲我的石膏「可以啊,小瘸子,这么狠啊,谢谢昨天不揍之恩。」

我瞪了他一眼,教导主任却急着问「小磊没事吧?」

「没事…就是蹭破点皮…」

他松了口气,立马恶狠狠的看着我说「你说说,你为什么打人?!」

周严非这时候笑嘻嘻的凑到过来说「你惨了,这是他儿子。」

教导主任的表情就尴尬了起来。

「打电话叫你家长来!」

「那把我爸也叫来吧,一起聊聊?」

教导主任开始清嗓子了,很明显他爸惹不起。

后来以我俩一起写检讨结束。

「老师,能不能不写啊。」身边的男生还在耍赖,教导主任大吼「滚出去!」

出办公室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亭亭玉立的女生站在门口,好像在等人。

肤白貌美,一双眼睛顾盼生姿。

周严非看到她,并没理。

那个女生却着急的跑过来,拽住他的衣角「你生气了?」

女生咬着嘴唇,对他撒娇。

他双手插兜,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生气什么?我为什么要生气?」

「我就是为了气你,才和萧领表白的…你知道的啊,我一直喜欢你。」

女生红着脸,眼泪汪汪。

我于是识趣的要走,对偶像剧没兴趣。

却听见不耐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宋小雪,你别缠着我了。我对你没兴趣。」

听到这个名字,我一激灵。

她就是宋小雪?

年级第二,我被拉进的那个群的群主,就是她。

「喂,你叫什么名字?」

周严非追上我的时候,我正在想,怎么回到我原来的家,找到那天事故发生的地方。

我只记得到处都是火。可是我想不起来在哪里了。

「你挺厉害啊,在教导主任面前处变不惊的,除了我你是第二个。」

「没你厉害。」我并不喜欢他这样的刺头。

「你怎么说话这么冷?」

「因为我觉得你烦。」

他忽然拽了把我的领子,我往后急退两步,一辆车呼啸而过。

我这才清醒过来,说了句谢谢。

「救命之恩就这么谢啊,诚心点,帮我把检讨写了。」

他把纸和笔给我「拜托了,我打球去了。」

我微笑着把它们扔还给他「检讨还要别人写,你没病吧?」,然后头也不回上楼。

在楼梯间的时候,我碰见了萧领。

他静静的靠在那里,阳光洒在脸上,帅的一塌糊涂,如果说周严非是小女生都喜欢的痞帅拽,那萧领只能说……看上去干净纯真得我一个姐姐都心动了。

不过,他好像真的如日记所说,很高冷。

还有昨天晚上那个警告的眼神,让我浑身不舒服。

「孙书仪。」

我经过他的时候,他居然叫住了我,出乎意料的是很有磁性的男音。

我咽咽口水,转过身去。

「为什么要在宋晓雪鞋子里放图钉?」

他面色冷淡,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我愣住了,他却继续冷冷的说。

「我不喜欢你,你也不要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

我被气笑了,这地方没一个正常人。

我走近一步。

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请问你是年级第一吗?」

「怎么?」他皱了皱眉。

「下一次,我会是年级第一。」

我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

萧领居然勾了勾嘴角「孙书仪,你在干什么?」

我笑着看他「你没听明白吗?」

我想起原主在日记里写,他是多么的好,高岭之花,阳春白雪。

他却这样看着我,好像我是什么触碰到他就会脏了他的污泥。

「你是想用挑衅来引起我的注意?我不喜欢你你听明白了么?你向我表白我就一定要喜欢你?」

他退后,「况且,年级第一?这话你自己相信么?」

他冷笑了一声,似乎觉得我说的是个笑话。

「不要以为我们小时候认识是多么得了的事。现在我不想和你扯上任何关系。而且我已经和宋小雪在一起了。」

「哦,是嘛?那就祝你和宋晓雪百年好合咯……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拒绝一个女孩子可以,没有必要去恶意揣测她。」

他冷着脸,那双乌瞳撇向一边「有人看见你做的。」

「那个人是你么?」我整理了一下鬓边的头发「流言蜚语会杀人的」

「而且,你考不过我的。」

他似乎不想和我饶舌,语调却很不屑「好,那我就等着你这个全校一千名来超过我。但我希望你不要再去找宋小雪的麻烦,这让我觉得恶心。」

我正想说话,一个篮球却砸了过来,我条件反射一个伸手给萧领拍掉了。

火辣辣的疼,我捂着被砸的手看向楼梯下面,周严非正抬着下巴看我们。眉毛微微皱着,和刚才好脾气的样子截然不同。

他脖子上的银色十字架熠熠生光。

他一步步走上来,盯着萧领说「萧大学霸,你这么说一个女孩子,是不是太没风度了?」

他们两身高相似,都是一米八多的高个儿,又都长着好看,我差点就磕起来了。

「周严非,你别管闲事。」

「什么叫闲事?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嗓音低沉,目光坚定,如果我是高中小女生,应该会立刻喜欢上眼前这个盖世英雄。

他说着就要来拍我的肩膀,然而我一个侧身,躲过他的手,溜了。

「你们聊着,我上课去了~~!」



我的魂魄附身到了一个女生身上。

可是我看着面前那张赫然写着65分的高三数学试卷,陷入了沉思。

两年前我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考入清华,现在我看着这个匪夷所思的分数,笑出了声。

笑声在静谧的晚自习显得十分突兀,我的前桌因此转过头嫌恶的看了我一眼,她皱着眉说“孙书仪,闭嘴。”

我不和她一般见识,抬头看到黑板上写的作业和高考倒计时,我很快明白过来,我现在在一个女高中生的身体里。

我看了看我的手,纤长白皙,拿起桌上的小镜子,照见一张还算漂亮的脸。

比之前的我漂亮,可是眼下有淡淡的乌青,一看就是长期睡眠不足。

低下头,好家伙,我的腿上居然还打着石膏。

书桌里书桌上整齐的堆着复习资料,还有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订正了好几遍的试卷。

还有全都是比较难看的分数。

此刻大家都在做作业,我环顾四周,少有交流的,我想问问同桌今年是几几年,却被他不耐烦的打断‘你烦不烦?’

看来这具身体的原主很不受待见。

我于是放弃了交谈,开始看书桌上堆着的试卷。2020-2021学年……

原主写了满满一页草稿纸都没解出来倒数第二大题,我看了一眼,就发现她的运算全都是在翻来覆去的做同一件事。

我叹了口气,提笔演算起来。

只花了十五分钟就把剩下两道大题全部写完了,这时候已经有几个学生在轻声讨论最后一道大题的答案。

我边听边把前面的答案也都改了。

我终于听到身后有人在说负一,我于是转过头说"对,答案就是负一,你是用……”

那两人用一种看傻子的神情看着我,然后自顾自的又开始讨论起来。

我满头问号。

这时候老师从门口进来,是一个光头的中年男人,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似乎很熟练的问“谁完成了?今天的题目挺有难度。”

稀稀拉拉的几只手,我也举起手来,却出现了笑声。

老师也很惊讶的看着我,,“孙书仪,你听清楚我问什么了吗?”

我点点头,老师摇头说“别和我开玩笑了,你快点把昨天那个基础题订正给我看。”

我于是翻了半天找到那张基础题,抬头看的时候,老师已经和那几个写完试卷的同学讨论起题目来了。

基础题卷子上,密密麻麻都是红叉。

晚自习下了大雨,我正不知道怎么回家也不知道家在哪里的时候,门外有人叫我的名字。

“书仪,快点等会儿可能下更大。”

我目光看过去,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女生。校服穿在她身上有些臃肿,而且一副眼镜架在塌鼻子上,着实算不得好看。

我拖着打了石膏的腿蹦跳着跑过去,热情的和她打招呼,因为我死前就是这样,和大家都合得来,班里的人都叫我大哥。

原来原主还是有朋友的,我深表欣慰。

我一下子就搂住了她的肩膀。

她大惊失色的问,“你今天怎么了?”

我笑道“看到朋友来接我放学开心呀~”

我撇了眼她的胸牌,她的名字叫邹文。

这时候余光里忽然有个人影从我侧面经过,他的肩膀就在我的眼前划过,我看到一个很高很帅的男生背着书包往前走去了。

深棕色的头发在灯光中显得十分干净蓬松,微黄的灯光显得他鼻梁的轮廓更加高挺。

果然是男高中生,还是那美好少年感啊。

可是那个男生在下楼梯的时候,很明显的看了我一眼,一双睫毛丰密的清澈桃花眼,不过好像警告似的,那眼神冷的像冰。

“原来是因为萧领啊……”被我勾着脖子的女生喃喃自语“他那样的人,你还真敢想。”

“他怎么了?”我好奇。

“昨天我们班那个年级第二和他表白了,而且巨好看,宋小雪,你应该知道吧?”

我没在乎别的,问了句,“我们学校年级第二能排全省第几?”

看到我反应轻松,她又愣了愣,“不知道……我哪关心那个,反正清华应该能上,不过也不稳吧,毕竟我们这前两年都没出过清华。”

emmmmm我想到过这个学校不怎么好,的确如此。

“但是萧领肯定稳的,他可是学校的宝贝疙瘩。如果不是竞赛失利,应该已经保送了。”

我正在回味刚才那个萧领,却被人一下子重重的撞到。

我摔倒在地,骂了一句“我靠谁啊,没看到我还瘸着吗?!”

“对不起我赶时间,我是高三十三班的周严非,要赔钱我给!”

我抬头看见那个人,并没有穿校服,一件黑色卫衣,更加衬得他肤白,脖子上还带个银光闪亮的十字架。

好像很贵,还有他的限量球鞋以及无所谓吊儿郎当的态度,我可以断定,是个富二代。

他只是说了这么一句,用似乎要把我抱起来的气势一把把我从地上捞起来推到我朋友的身上,然后迈开长腿跑的无影无踪。

“有病!”我骂了一句。

“书仪…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朋友似乎还没缓过来“你平时根本不敢和男生说话…”

原来孙书仪是个可爱的社恐!

可我是从小到大的社牛。

我只是借用一下同频率的身体,想要去查一下我当时到底是怎么死的。

可是我绝对没有想到,我借用孙书仪身体的时候,她那天在厕所吞了过量的安眠药。

她的灵魂在我附身的时候已经离体,而我一个逍遥法外没过奈何桥的鬼魂,被锁在了这具躯体之中。



一群渣渣。

我决定不给这群人好脸色看。

他们不配。

第二天上学,果然没了晚自习纪律的约束,我同桌同桌冷嘲热讽的说了句“不是要死吗?死去啊?还回来干嘛?心里这么脆弱的人,不适合这里。”

这时候课代表下发早晨数学小练,同桌因为和后面的人打闹把他的试卷撕坏了。

然后他居然要来拿我的。

我一个眼神杀过去“你干什么?”

他似乎被我吓到了。

大概是以前我被他欺负惯了。

“你干嘛…,反正你也不会做,你的给我算了。”

“谁说我不会做?”

同桌愣了愣,随机大声的嗤笑了起来,转头和后面刚刚和他打闹的女生说“她说她会做诶哈哈哈哈!”

那个短发女生撇了我一眼,“呵呵,那就会呗。”

她应该学习不错,昨天那个算出负一的就是她。

我心里冷笑了一声,撑着下巴开始做题。

这时候旁边那人还在说“那我们书仪就好好做哈,争取作对一道题哦,装吧就。”

数学小练太简单,我做了十分钟就完成了。

我随意的翻看着课本,还是和原来一样,这些书我闭着眼睛都能背下来。

这时候同桌忽然拽走我的试卷

“老师,孙书仪说她都会做,你帮她批一下呗!”

那个瘦的像猴的男生殷勤的把试卷递给老师,走回座位的时候,对我笑的十分恶心。

“哥们,我和你有仇吗?”

我对他笑了笑,好脾气的问。

“没有啊,我就是特看不惯你,觉得你恶心,而已!”

他瞪了瞪眼睛,挑着眉毛,油腻的一塌糊涂。

我于是离开座位,走到老师边上去。

老师盯着我的试卷,又盯着我。

反复几次之后,叹了口气说“孙书仪,你投机取巧查答案是不可取的,你现在会,考试还能会吗?下次再让我发现,我就要打电话给你妈妈了。”

我看着卷子上鲜红的勾。

真是讽刺。

我拿走试卷,同桌又开始一脸嘲讽,我深呼吸一口气,心想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谁知道他还在不停的说,“翻车了吧,好好笑哦,就说让你给我啊,浪费纸张,废物哈哈哈。”

我不管一条腿还没康复,直接一脚,把他连人带椅踹到了地上。

椅子在地面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所有人都在看向这里,群脸震惊。

“孙书仪,你找死!”他气急败坏想来揍我,却被椅子绊住站不起来。

我拿起他桌上的数学练习册,一张张开始撕。



“是你,一直在惹我。”我一脚踩在椅子腿上。“你看看你写的什么垃圾,这种题目,我闭着眼睛也比你对的多,你才是……”

我凑近,笑的一脸和善“废物,垃圾。”

教室安静的不像话,终于老师反应过来,一把把我抓回来,几乎喊破了音。

“孙书仪!你太不像话了!跟我到教导主任办公室反省反省!”

我跟在老师身后,脑子里想的却都是刚刚那个人吓傻了的样子。

忍不住偷笑。

老师的碎碎念也没听见,可是离教导主任办公室很近的时候,我就听见浑厚的男声在骂人。

我看到一个瘦高的背影比较随意的站在那里,教导主任就站在他身前,气急败坏的在骂

“周严非!你爸出钱让你在这里读书不是为了让你混日子的!你看看你现在,吊儿郎当,校服也不穿!迟到早退,网吧通宵,你想干什么?!你告诉我你想干什么!?”

我进去的时候,教导主任只是剜了我一眼,就继续骂他了。

倒是那人,垂眼看到我,惊喜的说“诶?是你?昨天晚上那个腿瘸了的?”

他笑起来,露出一只虎牙,阳光到了极点,少年感喷薄而出。

教导主任看他依旧无所谓的样子,脸都气红了,连我老师一起骂“这女生怎么回事!这两人真是两只苍蝇碰一块了!”

“她在早自习的时候把付磊给打了…我想…”

这时候旁边的男生笑出了声,弯下腰敲了敲我的石膏“可以啊,小瘸子,这么狠啊,谢谢昨天不揍之恩。”

我瞪了他一眼,教导主任却急着问“小磊没事吧?”

“没事…就是蹭破点皮…”

他松了口气,立马恶狠狠的看着我说“你说说,你为什么打人?!”

周严非这时候笑嘻嘻的凑到过来说“你惨了,这是他儿子。”

教导主任的脸就尴尬了起来。

“打电话叫你家长来!”

“那把我爸也叫来吧,一起聊聊?”

教导主任开始清嗓子了,很明显他爸惹不起。

后来以我俩一起写检讨结束。

出办公室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亭亭玉立的女生站在门口,好像在等人。

肤白貌美,一双眼睛顾盼生姿。

周严非看到她,并没理。

那个女生着急的跑过来,拽住他的衣角“你生气了?”

女生咬着嘴唇,对他撒娇。

他双手插兜,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生气什么?我为什么要生气?”

“我就是为了气你,才和萧领表白的…你知道的啊,我一直喜欢你。”

女生红着脸,眼泪汪汪。

我于是识趣的要走,对偶像剧没兴趣。

却听见不耐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宋小雪,你别缠着我了。我对你没兴趣。”

听到这个名字,我一激灵。

她就是宋小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