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暖宝的梦

暖宝的梦

魏娴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嘴里还叨叨着:“一个百日宴,非得办两场。我家小暖宝才多大?就得受苦受累咯。”逍遥王妃正笑盈盈替暖宝整理衣裳呢。她头都没抬,只当没听见逍遥王的话。自从有了暖宝后,这男人是越发小气了,跟谁都吃味儿。

主角:魏娴上官子越   更新:2022-09-11 07: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魏娴上官子越的其他类型小说《暖宝的梦》,由网络作家“魏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嘴里还叨叨着:“一个百日宴,非得办两场。我家小暖宝才多大?就得受苦受累咯。”逍遥王妃正笑盈盈替暖宝整理衣裳呢。她头都没抬,只当没听见逍遥王的话。自从有了暖宝后,这男人是越发小气了,跟谁都吃味儿。

《暖宝的梦》精彩片段

时间转瞬即逝。

没能办满月宴的暖宝,总算要办百日宴了。

还是接连办两场。

头一天在宫里头办,第二天在逍遥王府办。

对此,逍遥王还挺不乐意。

都已经抱着暖宝坐上进宫的马车了。

嘴里还叨叨着:“一个百日宴,非得办两场。我家小暖宝才多大?就得受苦受累咯。”

逍遥王妃正笑盈盈替暖宝整理衣裳呢。

她头都没抬,只当没听见逍遥王的话。

自从有了暖宝后,这男人是越发小气了,跟谁都吃味儿。

宫里头要给暖宝办百日宴,那不正证明了,他们家暖宝是宝贝疙瘩吗?

自家闺女一出生就有那么多人心疼,做父母的当高兴才是。

奈何,逍遥王吃醋吃上了瘾。

得不到自家媳妇儿的回应,就直接将脸凑过来刷存在感。

“你说这是什么世道?女儿是我亲生的,怎么办个席我还得往后靠呢……”

逍遥王妃伸手往旁边的小篮子一抓,抓了只暖宝的换洗小布鞋,直接就往逍遥王的嘴里塞。

怼了句:“收贺礼时你就没那么多话了。”

嫌弃。

赤裸裸的嫌弃。

逍遥王‘呸’了一声,把小布鞋吐出来:“……”

——那倒是的。

——有贺礼收,又可以另当别论了。

暖宝开心坏咯!

听说自己有两场百日宴,眼珠子都变成了金元宝。

——哇,可以收两次贺礼耶!

瞌睡也不打了,瞬间清醒,兴奋地挥舞着小手手。

手上的金镯子闪闪发光,是暖宝出生那日道士留下的。

……

皇宫,太和殿。

不得不说,小暖宝的威力实在太大了。

这百日宴的规格,可谓能跟皇帝的寿宴媲美。

太后娘娘和帝后,以及宫中的妃嫔们、皇子们,一个个打扮得又隆重又喜庆。

文武百官纷纷带着自己看重的家眷出席,既希望沾沾小郡主的喜气,又希望能趁此机会多结交一些对家族有用的朋友。

宴席开始之前,皇帝叨叨叨说了不少官方话。

无非就是蜀国皇室盼了五百年,总算盼来了一个小闺女。

这小闺女如何如何讨人喜欢,蜀国皇室如何如何了了心愿,逍遥王和逍遥王妃又如何如何立了功。

叭叭叭,说了老半天,把暖宝都说困了。

——啊~好乏味。

就连全程挂着笑脸的逍遥王,也忍不住暗中翻了个白眼。

——看他那得意洋洋的样儿,好似我家闺女是他生的似的。

终于等到皇帝结束了当下的感言,宣布宴席开始。

太和殿内,觥筹交错,歌舞升平。

暖宝竖起耳朵去听,双眸睁得大大的,好奇极了。

——为啥我还不长大?我也想去玩耍耍!

不过……

很快,暖宝的精神头又没了。

因为她发现,她突然变成了一个小皮球,被传来传去。

皇祖母抱,皇祖母抱,皇祖母抱完皇伯伯抱!

皇伯伯抱,皇伯伯抱,皇伯伯抱完皇伯娘抱!

皇伯娘抱,皇伯娘抱,这个皇伯娘抱完,还有无数个小皇伯娘排着队来抱!

每一个小皇伯娘,都精心打扮。身上的香味,险些没把暖宝送到地府去。

暖宝脑袋嗡嗡的,被爱得有点窒息。

——能不能来个阳间人抱一抱本宝宝,至少味道没那么浓的。

正绝望着,终于轮到下一个了。

是之前去过逍遥王府的张贵嫔。

张贵嫔身上有一股茉莉清香,好闻极了,跟那些庸脂俗粉可不一样。

暖宝刚到她怀里,就笑出了声:“咯咯……咿呀咿呀……”

——快看快看,我喜欢张娘娘。

——求求了,别再传了,就让张娘娘多抱抱我吧!

想法很圆润,现实干巴巴。

“这谁呀?抱完了没?快给我抱抱!”

突然,一个长相妩媚,脸上涂了不知多少斤粉的漂亮女人挤了过来。

她看也不看张贵嫔,只盯着暖宝嚷嚷:“快把小郡主给我,让我也沾沾喜气。”

张贵嫔神色微变,看着怀中的糯米团团,着实有些不舍得。

她才刚刚抱了一会儿,手还没暖呢。

于是,柔声道:“嘉贵人,我才刚刚抱了暖宝没多久呢,再让我抱抱……”

“哟?是张贵嫔呀?我倒说呢,谁会这么不懂事儿,抱着小郡主就不撒手了!”

嘉贵人瞧见抱着暖宝的是张贵嫔,立即就沉下了脸。

阴阳怪气道:“这做人呀,就得有自知之明不是?

若我是你,我一定不会抢着来抱小郡主!”

说罢,又嗤笑了声,丝毫不将位份比她高的张贵嫔放在眼里。

“呵……这宫里头谁不知道?小郡主是大家伙儿盼了五百年才盼来的!

多抱抱小郡主,就能多沾小郡主的福!这福气有了,指不定明年便能生公主!

大家伙儿都是抱一会儿传一下,让福气能沾到所有人身上。

你倒好,偏要霸占着小郡主不放!也不想想,你抱得再久又有什么用?

就你那身子骨,还能生吗?”

“你……”

张贵嫔的脸色,本就苍白。

如今听了嘉贵人这一番话,更是将脸色气得煞白煞白的。

“噢!我忘了,你兴许能生呢!毕竟千金一手张太医就是你的伯父啊!

可还能生又如何?你有恩宠吗?皇上现在一个去你宫里几回呀?”

嘉贵人的嘴皮子,素来厉害,最喜欢与人干嘴仗。

她本就瞧不上柔柔弱弱的张贵嫔,又听说人家张贵嫔当年进宫才两个月,就怀上了四皇子。

再想想自己,都入宫大半年了,肚子还是没动静。

于是,不免生了嫉妒心。

每次见到张贵嫔时,她总是往人家痛处上踩。

“要我说啊,你自己都有儿子了,就别再想着生闺女的事儿。

用心将四皇子照顾好不成吗?干嘛还抱着人家小郡主不放啊?快给我!”

说着,就要上手抢。

啪——

暖宝伸手就拍了过去,正巧拍到了嘉贵人的脸蛋。

嘉贵人愣住了。

原本正在看热闹的女人们,也突然变得静悄悄的。

只有暖宝的手,还在挥舞着:“咿呀……呀呀……”

一看,就是兴奋之下的误伤嘛。

嘉贵人见此,尴尬了一下,又上前来。

啪——

暖宝又给她一巴掌。

偏偏,耳刮子给完以后,嘴里还在继续:“咯咯……咿呀呀……”

——这位娘娘身上太香,不喜欢!

——嘴巴厉害,不可爱!

——她还骂我们的张娘娘,该教训!

“哎哟,还是把暖宝给我吧。”

逍遥王妃早就想把闺女抱回来了。

奈何,宫中的娘娘们都像着了魔一样,非得一个个抱一抱暖宝。

先前,她倒也不知其中原故。

总想着这大喜的日子,也不好驳了众人的脸面,只能忍着。

现如今听了嘉贵人的话,什么都明白了。

合着这是一个个都想生闺女,所以才抢着抱她的暖宝呢?

——这怎么行?把我暖宝的福气都沾走了,我家暖宝以后怎么办?

逍遥王妃把暖宝抱回了自己怀里,谁也不给了。

笑盈盈道:“这丫头许是瞧见各位娘娘小主都喜欢她,高兴得有些撒野了。

嘉贵人,你没事儿吧?”

嘉贵人是大半年前才进的宫。

入宫后,一路高歌,恩宠不低,何时被打过脸?

今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几个月大的小孩连续打了两个巴掌。

虽说不痛,但着实丢人!

偏偏,暖宝不仅是孩子,还是个得罪不起的孩子。

嘉贵人心中再恼火,也只有强颜欢笑的份。

她扯了扯嘴角,应了句:“没事儿,小郡主活泼着呢。”

暖宝听着这话,眼珠子转啊转,多看了那嘉贵人几眼。

——咿?耳环好好看呀!

——不过我今天收了好多贺礼哟,就先不眼馋了。

——但是你可别再瞎蹦跶了!

——再胡乱欺负人,我就要伸出我的魔爪爪啦。

暖宝最近收到的礼太多了。

每一次收完,又因为自己年纪太小,不能碰也不能用。

因此,她都有点麻木了。

只想着快点熬完这个百日宴,好赶紧回家睡觉觉。

可谁知,她的魔爪还没伸出去呢,嘉贵人的魔爪就伸过来了。

“来~小郡主,快让我抱抱。”

——不要!不给你抱!

眼瞧着那熏死人的香离自己越来越近,暖宝连连挥手拒绝。

“咯咯……呀呀……”

她咿咿呀呀的,又朝嘉贵人的方向甩了甩手。

嘉贵人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一脸受惊,看来是被打怕了。

“咿呀~呀呀~”

暖宝见嘉贵人离自己远了一些,高兴得又笑了起来。

而嘉贵人呢?面子上过不去不说,还憋了一肚子的气。

只见她瞟了张贵嫔一眼,又开始阴阳怪气。

道:“真是晦气!也不知张贵嫔是不是给小郡主下了什么药?

怎么她抱过了小郡主后,小郡主就不要别人抱了?”

张贵嫔脸色越发难看,难得硬气了一回:“嘉贵人,说话得有证据!

小郡主是什么身份?下药这么大的锅,我可背不得!”

“那为何你抱了她之后,她就不要我抱了?你说啊!”

嘉贵人还真是个胡搅蛮缠的主儿。

逼着张贵嫔就道:“你说不出来,那就是你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

“哇哇……哇哇……”

暖宝决定不忍了。

实在忍不下去。

直接干嚎,用自己最有利的武器,来对付这难缠的家伙……"



暖宝的哭声可真洪亮。

这一嚎,瞬间就把周围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而为了能让众人看得明白她干嚎的原因,暖宝一直盯着嘉贵人,都不敢挪眼。

偏巧,嘉贵人的那对耳环可比她的脸蛋儿漂亮多了。

这盯着盯着,一不小心,目光就全部集中到了嘉贵人的耳环上。

嘉贵人虽是个恃宠而骄的主儿,鲜少会在意别人的眼光。

但眼下这种情形,也不免窘迫,微微红了脸:“……她……她这是怎么了?”

——我不就是骂了两句张贵嫔吗?也没得罪小郡主啊,小郡主怎么还哭上了?

“这……”

逍遥王妃垂眸,瞅了一眼暖宝那双根本就没有眼泪的大眼睛。

再看看暖宝的目光所及,立即就误会了。

还以为自己秒懂。

心里头发笑,面上却为难:“……嘉贵人今日戴的这对耳环可真漂亮……”

“那是。”

嘉贵人挑了挑眉,伸手碰了碰自己的珍珠耳环,洋洋得意。

正想趁机炫耀一番:这可是皇上赏的……

可谁知,话还没说出口呢,逍遥王妃又道:“小丫头怕是瞧上嘉贵人的耳环了。”

——什么?

暖宝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自家娘亲。

——您可真是我的好娘亲耶!

——我没这意思啊。

——但……您都开口了,那我就……

暖宝的眼珠子转了转,想了一会儿。

——行吧!反正这个嘉贵人也不讨喜,一直欺负张娘娘呢。

——嗯,给她一个教训也好!

如此想着,暖宝立即就开始打起了配合。

她不哭了。

朝着嘉贵人伸出小手手,一张一合:“唔……咿呀哇……”

——拿来吧你!

嘉贵人见此,脸色都变了。

正巧这时,听到动静的刘贵妃凑了过来。

她位份高,为人又骄傲,素来不喜欢跟位份低的妃嫔扎堆。

因此,宴席开始后她一直陪在皇帝身边。

若不是因为瞧见嘉贵人在这头兴风作浪,她才不会过来呢。

“噗……”

只见她轻笑出声,走到嘉贵人身旁时,还特地扭起了胯,用屁股把嘉贵人顶到了一旁,占据了暖宝面前的C位。

不咸不淡说了句:“小郡主喜欢,嘉贵人你就给她呗。”

“刘贵妃,你……”

嘉贵人稍稍退了两步才站稳,脸色更难看了。

“哎哟,瞧瞧我们家小暖宝?两个多月没见,还是这么有眼光呀?一眼就看上了嘉贵人的珍珠耳环!”

刘贵妃压根就没搭理嘉贵人,上来就捏了捏暖宝的小鼻子。

暖宝眨眨眼:今日打辅助的人,有点多呀。

果然,嘉贵人喜欢阴阳怪气,但刘贵妃却更擅长阴阳怪气。

一开口,就是一顿输出:“小暖宝可会挑,嘉贵人的那对耳环,可是你皇伯伯赏赐的。

据说那珍珠啊,还是从南骞国过来的呢!南骞国的珍珠最好,你娘亲是知道的。

若嘉贵人舍不得把耳环给你呀,你也别难过。”

刘贵妃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手腕上的玉镯褪了下来,拿到暖宝面前晃了晃。

“来,刘娘娘给你玉镯,咱们暖宝可不哭了,要乖乖的哟。”

——哇,意外的收获!

暖宝眸子亮晶晶,立马伸手去抓玉镯:“咯咯……咿呀呀……”

——谢谢刘娘娘呀~您跟您的好大儿真是太大方啦!

暖宝把大眼睛笑成了月牙湾,跟方才干嚎时完全是两个模样儿。

“谁说我舍不得了?”

嘉贵人瞪了刘贵妃一眼,恨得牙痒痒,火气都要从眼睛里喷出来了。

——刘贵妃你这老女人!不就是嫉妒我比你年轻又得了皇上宠爱吗?竟处处寻我麻烦!

“我只是寻思着,这玩意儿我戴过,再给小郡主怕是不好。

既然小郡主喜欢,又不嫌弃,那我给她就是。”

嘉贵人迅速摘下珍珠耳环,笑脸盈盈过来逗暖宝。

“小郡主呀,快看看这是什么?这是嘉娘娘给你的耳环哟,好看不好看?”

暖宝眨眨眼,收下了这孝敬。

——哇塞,好大的珍珠!

嘉贵人见暖宝开心了,便顺势又问:“小郡主,嘉娘娘待你好不好呀?你喜不喜欢嘉娘娘?”

暖宝专心致志把玩着珍珠耳环,看都没看嘉贵人一眼。

众人忍笑:小郡主喜不喜欢你不知道,反正挺喜欢这对珍珠耳环的。

“贵妃娘娘和嘉贵人都太客气了。”

自家闺女还小,看到什么都喜欢,自然没问题。但逍遥王妃身为暖宝的母亲,还是得装装样子的。

她作势拒绝:“这些东西太贵重了,暖宝不能要……”

“怎么不能要了?”

刘贵妃嗔了逍遥王妃一眼:“咱们家小暖宝是什么身份?

即便是天上的月亮,只要她想要,咱们都得想办法给她拿下来!不过一些身外物罢了,她还担不起了?”

说罢,又道:“别说是咱们当长辈的,就连瑾贤那小子都会说,暖宝是咱们的宝贝疙瘩,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东西。”

“逍遥王妃,是你莫要客气才对。”

嘉贵人也不甘示弱,争着道:“小郡主满月那会儿,我都没给她准备贺礼。如今百日宴,多给她一份也是应当的。”

言下之意,便是她早已给暖宝准备了贺礼。而这一对耳环,是另外给的。

“……娘娘小主们都误会了,我可不敢说这妮子担不起。”

逍遥王妃笑着拍了拍暖宝的背:“只是怕大家伙儿都太宠着她,以后要把她惯坏的。”

“她是咱们蜀国的小郡主,宠着不是应该的吗?”

这一次,嘉贵人抢了先。

她暗暗跟刘贵妃较劲儿,又挤到了暖宝面前。

“小郡主呀,你快看看你娘亲,还怕嘉娘娘会把你惯坏呢……

惯坏又怎么了?咱们自己的小郡主,咱们乐意惯一辈子,对不对呀?”

暖宝总算抬眼去看嘉贵人了。

实在是嘉贵人的声音太尖太高。

明明是在跟小孩子说话,却好像要让全世界都听到一样。

暖宝噘嘴:耳朵难受受。

再一瞟。

——嗯……这颈饰也不错呀!

——快离我远点,要不然小心你的宝贝儿。

暖宝想着,便将头埋到了逍遥王妃的怀里,以此来躲避那令她窒息的香味儿。

偏偏,嘉贵人的执念太深了,非要抱到暖宝不可。

甚至,还一边上了手,一边对逍遥王妃道:“让我抱抱小郡主吧……”

暖宝一听,心都死了。

——还来?

于是,连忙甩了个头,就松开了珍珠耳环,将手伸向了嘉贵人的脖子。

“咿呀呀……呀呀呀……”

——快走快走!别过来了!

——你再过来的话,我要抢你东西咯!

小小的暖宝,如此的单纯。

她的本意,只是想把嘉贵人吓唬走而已。

毕竟珍珠耳环已经丢了,嘉贵人应该不想再丢别的东西了吧?

可谁知,这个嘉贵人就像个憨憨。

方才欺负人家张贵嫔时,张牙舞爪的。

现在到了暖宝这里,就跟个傻白甜似的。

只见她一脸惊喜,还以为是暖宝想让她抱抱了呢。

连忙又伸手过来,那架势都赶上抢人了:“小郡主真是乖巧……”

“哇哇……哇哇呜……”

——我不要你抱抱,你香香得让人难受。

——求求了,别碰我,再碰我我就哭给你看!

暖宝又干嚎起来了。

在嘉贵人的手触碰到她的那一刻,她毫不犹豫故伎重施。

吓得嘉贵人又收回了手,一脸惊恐看着逍遥王妃。

——见鬼了,她怎么又哭呢?

逍遥王妃也是脑壳直疼。

想起方才暖宝伸手的样子,再度误会了自家闺女。

尴尬道:“……她……她怕是又瞧上嘉贵人你脖子上的玉花璎珞了。”

——什么?

暖宝又不嚎了。

睁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逍遥王妃。

——不是呀!娘亲,您又搞错了!

——说好的知女莫若母呢?

——虽然你女儿贪财,但……不至于,真不至于!"



嘉贵人脖子上戴的玉花璎珞,可比珍珠耳环值钱多了。

用玉雕刻成了一朵朵小小的花儿,再镶上金边,串成璎珞,项饰中最显华贵。

女人群中没人说话,都是扬着假笑在等嘉贵人的反应。

特别是刘贵妃。

她乐呵呵逗着暖宝,连正眼都不给嘉贵人。

只是用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瞥了瞥。

——小贱人,哼……平常不是挺能耐的吗?

——仗着自己与本宫年轻时有几分相似,便处处与本宫争宠,不敬本宫!

——如今,本宫倒要看看,你要如何应对小暖宝这个精灵怪?

刘贵妃越想越开心,便帮着暖宝把珍珠耳环和玉镯子都捡了起来,交给逍遥王府跟来的婆子。

嘴里还道:“小暖宝宝乖乖~刘娘娘帮小暖宝把手手腾出来哟……

你嘉娘娘的玉花璎珞重重呐,要小暖宝两只手才能拿得动动呢……”

刘贵妃冲暖宝说话时,叠叠音用得可重了,足见她按捺不住的兴奋的心。

“咿呀呀……”

暖宝看向刘贵妃,实在不知该作何表现才好。

——刘娘娘,您可真是打得一手好辅助呀!

“……好。”

嘉贵人极力微笑,心里又苦又涩:“既然小郡主喜欢,那就给小郡主好了。”

她缓缓摘下玉花璎珞,就要放到暖宝身上。

可谁知,那玉花璎珞还没碰到暖宝呢,刘贵妃就呵斥了句:“哎哟!到底是没生养过的!

这玉花璎珞多重你心里头没数呀?小暖宝才多大?能承得起这个重量吗!”

说着,刘贵妃便夺过了玉花璎珞,交给了一旁的婆子。

还笑嘻嘻哄道:“小暖宝乖乖~刘娘娘让人把你的玉花璎珞先收好呐。

等我们小暖宝长大了,有力气了,咱们再把玩,好不好呀?”

“咿呀……”

暖宝眨了眨眼,随意应付了刘贵妃一下。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我现在是个工具人。

——你们斗你们的,我就捡点意外之喜吧。

太和殿的丝竹声还在继续。

暖宝越发没了精神头。

打了个哈欠后,一双眼百无聊赖地转悠着。

突然,她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嘉贵人,眼下似乎有些委屈。

——咿?委屈?为什么呀?方才在张贵嫔面前,不是还蛮盛气凌人的嘛。

暖宝不太明白。

——明明张贵嫔位份比她高,她也没几分尊敬呀。对刘贵妃也一样,好像天不怕地不怕似的。

——怎么的呢?难道是怕我吗?我有那么大威力呀?

暖宝想到此,更疑惑了。

一双眼盯着嘉贵人,好像要盯出一朵花来。

嘉贵人看着暖宝那眼神,下意识往旁边躲了躲。

也不知怎么的,看到暖宝盯着她,她就犯怂。

“小暖宝呀,你在看什么呢?”

刘贵妃太鸡贼了。

她已经将暖宝当成了自己的武器,对付起嘉贵人时,丝毫不手软。

“哦!暖宝是不是又瞧上嘉贵人的步摇了?”

暖宝:“……”

——什么步摇?我没盯着人家步摇看呀!

“嗯……咱们小暖宝眼光不错,那步摇确实挺好看。”

刘贵妃笑看着嘉贵人,装模作样:“呀!还是珍珠步摇呢?跟方才的珍珠耳环很配哟。

虽然这步摇的珍珠小了点,但胜在精致嘛。嘉贵人,你说是不是?”

嘉贵人要哭了。

——我这是造的什么孽?

暖宝觉得刘贵妃也有些聒噪了。

打了个哈欠,眼睛转了好几圈,才在嘉贵人的发髻上发现刘贵妃说的步摇。

——嗯,确实精致。

精致到小财迷暖宝竟没早早发现。

不过……

她对这东西没多大的兴趣。

已经有珍珠耳环了呀,耳环上的珍珠可大呢。

再说了,不是还意外收获了玉花璎珞吗?

看着嘉贵人那委屈的样儿,也差不多了。

就让她吃个教训吧!

然而……

刘贵妃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这个辅助已经把局面打开了,就不会轻易放过嘉贵人。

只听她不断在暖宝耳旁道:“哎哟,看来这珍珠步摇暖宝是拿不到咯!

你嘉娘娘不舍得咯……”

此言一出,暖宝免不得翻了个白眼。

——拿不到就拿不到咯,我又没想拿。

谁知,偏是这个白眼,又让嘉贵人误会了。

她还以为,暖宝翻白眼,是因为自己舍不得珍珠步摇呢。

心下一凉,都要疯了。

她盛装打扮,是要给皇帝看的。

今夜,她还想把皇帝叫到自己宫里头呢。

如今这皇帝的注意力还没吸引到,身上的漂亮东西都快被扒拉干净了!

耳环耳环没了,玉花璎珞没了。就连头上的珍珠步摇,难道也要拱手奉上吗?

“呀,小暖宝哟,看来刘娘娘还真说中了呢!你嘉娘娘舍不得哟!”

刘贵妃搅弄风云有一手。

瞧见嘉贵人眼神闪过几分不乐意,立马又开始阴阳怪气。

“小暖宝可怜哟,那么可爱的小暖宝,竟然有人不喜欢哟……”

暖宝:“……”

——刘娘娘,不带您这样的!强行打辅助可还行?

“小暖宝呀,你现在知道了吧?刘娘娘最疼你,别人不行!”

暖宝:“……”

——是是是,您和二皇子哥哥对我是挺好的,老大方了。

“小暖宝呀……”

“哇哇……哇呜呜……”

暖宝嘴巴一噘,哭了。

——行了行了,别暖宝了,我哭还不成吗?

——刘娘娘想教训后辈嘛,我配合就是了。

——来,咱们速战速决,你们都别叭叭了,让我歇会儿!

暖宝一哭,嘉贵人就紧张了。

“别别别,你莫哭。”

她连忙摘下了自己的步摇,塞到暖宝手里:“给你给你,都给你。”

正巧,殿中央的歌舞停了。

暖宝来不及止住的哭声,回荡在整个太和殿。

“哇哇……哇呜呜……”

这下,皇帝和太后娘娘这几个人坐不住了。

暖宝一哭,他们的心就像山崩地裂一样,没有一个不慌的。

“怎么回事儿?”

太后朝这边问了句。

“怎么了?”

皇帝也带着皇后赶过来:“我们小暖宝怎么哭了?”

“乖乖~快让爹爹抱抱!”

逍遥王冲得贼快,一把就将暖宝从逍遥王妃手里夺了过来。

“哎哟哟,我们家小乖乖哭得那叫一个伤心哟。怎么了嘛……不哭不哭……”

他将暖宝抱在怀里,轻轻拍着:“是不是人太多被吓着了?还是谁欺负小暖宝了呀?小乖乖告诉爹爹,爹爹帮你算账去!”

“暖宝这是怎么了?”

皇帝来得迟了一步,没能抱到暖宝,就只能在一旁问询。

可谁知,这暖宝的情况还没弄明白呢,嘉贵人便觉得自己委屈了。

“皇上~”

她顾不得皇后还在皇帝身边,便跑过去撒娇:“小郡主可太爱哭了!想要什么东西,只要给得晚了,她便哭个不停。”

说罢,又把自己的耳朵凑了上去。

娇滴滴道:“皇上您看,臣妾都把您赏赐的珍珠耳环、珍珠步摇、还有玉花璎珞都给小郡主了~”

暖宝听到嘉贵人的话,先是懵了一下。

在心里头连连发问。

——关我啥事儿啊?

——我不是个工具人嘛?

——嘉贵人怎么不把她欺负恃宠而骄、以下犯上、阴阳怪气的事情说一说呢?

——都那么大个人了还告状状,羞不羞呐?

——嗯,可能是教训还没吃够?

暖宝想着,哭得更凶了。

用力挤了挤,还挤出了两滴眼泪。

——噢,天啊,太可怜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