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宋知鸢周祁川

宋知鸢周祁川

宋知鸢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宋知鸢。”周祁川的声音冷冷响起,眼神锐利如刀:“你别以为父皇没看出来,就能瞒过我。那个彭参将行刺本宫,不过就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出苦肉计!”宋知鸢愣了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意思。他眼中满是不屑:“你想让本宫看着你舍命相救的份上,答应娶了你!”

主角:宋知鸢周祁川   更新:2023-02-02 14: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知鸢周祁川的其他类型小说《宋知鸢周祁川》,由网络作家“宋知鸢”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知鸢。”周祁川的声音冷冷响起,眼神锐利如刀:“你别以为父皇没看出来,就能瞒过我。那个彭参将行刺本宫,不过就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出苦肉计!”宋知鸢愣了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意思。他眼中满是不屑:“你想让本宫看着你舍命相救的份上,答应娶了你!”

《宋知鸢周祁川》精彩片段

镇国将军府。

有人推门而入,一阵风吹来,吹散屋子里氤氲的药香。

躺在床上的宋知鸢猛地睁眼,手伸向床边宝剑。

周祁川脚步一顿,眼神立刻冰冷下来。

宋知鸢见是他,这才放松下来。

她肩上伤势在猛然动作之下已经渗出血来,但她表情一丝未动,显然早就习以为常。

周祁川走到她跟前,看到她苍白的脸,眼神复杂,语气却颇不耐:“父皇让我来看你。”

宋知鸢知道,他八成是不会主动来找自己的。

她没有一点意外,只是心里到底有些伤心:“多谢太子殿下。”

她语气克制又恭敬,周祁川却深深皱起了眉,为这话里的距离感莫名不悦至极。

他忍不住冷嘲:“谁要你为我挡剑的?以后不要再多管闲事。”

宋知鸢心里一阵一阵地钝痛,她勉强一笑:“你是太子,保护你是我的职责。”

周祁川瞬间黑了脸,但还没等他说什么。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亲卫宋岩匆匆赶来,面色着急:“将军,宫宴那日刺客找到了,是您手下的彭参将!他认罪后已经咬毒自尽了。”

宋知鸢心中一沉,彭石跟着她这么多年,刺杀太子的主使便直接指向自己。

宋岩又道:“皇上让您不必忧心,他相信绝不会是你。”

宋知鸢刚松了一口气。

“宋知鸢。”周祁川的声音冷冷响起,眼神锐利如刀:“你别以为父皇没看出来,就能瞒过我。那个彭参将行刺本宫,不过就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出苦肉计!”

宋知鸢愣了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意思。

他眼中满是不屑:“你想让本宫看着你舍命相救的份上,答应娶了你!”

宋知鸢定定的看着周祁川,良久,苦笑了一声:“臣还不至于牺牲一条人命来算计感情。”

她爱眼前这个男人,无可否认。

但,她为自己这一生选择的结局,便只有马革裹尸。

生于乱世,簪缨世家,国在,才能护住她想护住的人。

她眼波如水,深藏着无法再说出口的情感。

周祁川却眸若寒霜:“宋知鸢,早晚有一天,本宫会把你虚伪的面目撕下来,让人看清你心机多深!”

宋知鸢的心感到疲惫,不想再做任何解释。

“太子殿下,北境形势紧张,臣不日就要出征,就算臣心机再深沉,也请等臣从战场上活着回来再说。”



这话一出,周祁川顿时烦躁不已。

他看着脸色苍白的宋知鸢,唇角紧绷,最终甩袖而去。

御书房。

皇帝接过宋知鸢呈上的军需册子,刚翻了几页。

案桌前的宋知鸢却突然跪在地上:“陛下,臣……想与太子殿下退婚。”

皇帝一惊,想也不想就一口否决:“不行!”

宋知鸢心中叹息。

未说出口时,她纠结难舍,陛下不答应,她又愧疚难安。

她跟周祁川是从小定下的婚约,可前些日子那一场迎亲闹剧,已打消她最后一丝期盼。

宋家所有人都死在战场上,她想,她最后的归宿,也应该在那里。

既如此,又何苦用一纸婚约绑住周祁川。

深夜,将军府。

宋知鸢皱眉看向宋岩:“彭参将的家人全不见了?可有查到什么?”

宋岩神色严峻:“不知为何,线索突然全断掉了,像是……被人刻意抹掉了。”

房间的烛火爆响了一声,烛影晃动。

宋知鸢放下手中的册子,叹了一口气:“明日就要出征了,此事先放一放吧。”

第二日,大军出征,群臣相送,但没有周祁川。

宋知鸢骑在马上,心下黯然。

大军前行,到了长亭,却见一个修长的人影站在那里。

宋知鸢心中微动,深吸了一口气上前。

路边长亭的野菊花洋洋洒洒开的正好,她翻身下马,拱手见礼:“太子殿下。”

周祁川看她一身甲胄,冷冷一笑:“你真要上战场?也不怕你宋家最后一点血脉都留不住?”

阳光打在宋知鸢脸侧,让人看不出她此刻的表情。

她这一身重重的铠甲,头上的头盔是她爹留下来的,刀痕遍布。

而她手中的剑,是兄长战死后,她从战场上找回来的,寒芒如初。

甲胄之下的伤口又裂开,一股痛意从肩上蔓延至心口。

她抬头对上周祁川的眼,声音平静却坚决:“我姓宋,宋家的人就算死,也该死在战场,死后王旗加身,焚身烈火,连骨灰都要撒在开满长生花的靖海关前!”

宋知鸢看着他,忽然眼眶酸涩。

她上前一步,看着他的眼睛突然笑了:“阿璟,若我死在战场上,我们的婚约便不作数了。”


说完,她从他身边擦身而过,背影决然。

周祁川一怔,抿着唇,胸中一口闷气让他突然说不出话。

只能看着她翻身上马,烈烈英姿随大军越走越远,直到消失在尘土飞扬的大道,她也一次未曾回头。

又过一月,北境战火纷飞,南境也战乱四起。

周祁川临危受命,与甘老将军同去南境平乱。

南境一场大战刚结束,城外四处都在冒着黑烟,南蛮和庆国的兵士的尸身堆叠。

一片人间地狱。

庆国士兵的尸首被翻捡出,抬到城下,一具具堆成小山,盖上一面庆国的黑底银龙旗,烈火焚身。

周祁川站在城头,久久驻足,浓重的血腥味和着尸体烧焦的味道直冲大脑。

他面色沉重,问一旁的甘老将军:“每一场战争都这般惨烈吗?”

甘老将军摇头:“这不算什么,北境的战争要比这里残酷太多了,那才是真正的修罗地狱。”

周祁川一瞬间就想起了宋知鸢。

她身负重伤上了战场,现在又该如何?

他没发现自己此刻有多不安,而这不安只为一个人。

此时,一个斥候急急来报:“北境急讯!太子殿下,甘将军,宋将军驰援北境途中,在平阳谷被伏击,宋将军率领的先行军全军覆没!”

这个消息像一声平地惊雷,在周祁川胸口炸开。

他的手撑住城墙,才能勉强不倒下。

“宋知鸢呢?”他厉声质问。

“宋将军尸身还未找到,至今下落不明……”

周祁川心里一阵一阵刺痛,他转身跑下城楼,身后的甘老将军叫他,他似乎也听不到了。

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宋知鸢就算是死了,他也要把她的尸首带回来。

怎么说,她救过自己一回,他不能让她死了都无家可归。

千人轻骑策马跑了几日几夜,一路上不知换了几匹马。

到了一处驿站,稍作休整后,周祁川正要上马,却看见一个乞丐蹒跚而来。

那个乞丐身形瘦得已经脱形了,头发脏乱,衣衫褴褛,只能依稀看出是一个女人。

她手里拿着一根棍子,一只脚赤着,不知道走了多远的路,脚掌磨出了血,每走一步,在地上留下一个血印。

周祁川站起身,往前走了两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宋知鸢?!”

“哐当——”宋知鸢手里的棍子掉在地上。

这一刻,她怕极了这又只是一个梦。

她终于不管不顾地冲上前,一把将周祁川扑到了地上,一只手摸上他温热的眼眸。

真的,不是梦。

宋知鸢说不出话来,只能喉咙里发出一声委屈又痛苦的嘶叫。

她从赵国军营逃出,一路徒步逃亡八百里,竟还能见到这个人一面。

周围的黑甲骑兵一拥而上,举刀让她放开周祁川。

她却将他抱得更紧。

周祁川伸手,示意众人无事。

他心头激荡,手不觉颤抖着抱住压在他身上的宋知鸢。

她瘦了好多……怎么会变成这样……

周祁川心里毫无征兆地刺痛了一下,心底涌起异样的情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