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阮沐希慕慎桀小说

阮沐希慕慎桀小说

阮沐希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阮沐希坐上了回国的飞机,手里捧着手机正在看里面拍的视频,是孩子从生下来到现在两岁的短视频,都保存在手机里的——“麻麻!”对着镜头奶声奶气地叫她,粉妆玉琢的模样让她嘴角一直保持微笑的弧度,软萌到她心底去了。

主角:阮沐希慕慎桀   更新:2022-09-11 05: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沐希慕慎桀的其他类型小说《阮沐希慕慎桀小说》,由网络作家“阮沐希”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阮沐希坐上了回国的飞机,手里捧着手机正在看里面拍的视频,是孩子从生下来到现在两岁的短视频,都保存在手机里的——“麻麻!”对着镜头奶声奶气地叫她,粉妆玉琢的模样让她嘴角一直保持微笑的弧度,软萌到她心底去了。

《阮沐希慕慎桀小说》精彩片段

阮沐希渐渐有了意识,身体仿佛被猛兽践踏过的疼痛。


当睁开眼,旁边男人浓密黑发的后脑勺吓得她差点失声尖叫,赶忙捂住了嘴。


脑海风暴了昨晚上的经历,当一帧帧复苏显现后,阮沐希想锤死自己的心都有!


因为男朋友出轨,她跑酒吧买醉,结果就出了这个状况!


她甚至不敢回忆的太仔细,更不敢去看男人的脸,蹑手蹑脚地下床,捡起狼藉一地的衣服穿上,头也不回地跑了……


两年后—— 


阮沐希坐上了回国的飞机,手里捧着手机正在看里面拍的视频,是孩子从生下来到现在两岁的短视频,都保存在手机里的——


“麻麻!”


对着镜头奶声奶气地叫她,粉妆玉琢的模样让她嘴角一直保持微笑的弧度,软萌到她心底去了。


两年前总统套房的一夜后,让还在大学的她怀上了孩子。她想都没想就跑去医院拿掉孩子。


只是当医生告诉她是三胞胎后,犹豫了。


都进手术室了,准备麻醉的时候落荒而逃。


看着可爱的两儿一女,她庆幸留下了他们。


更是治愈着此刻她独自回国时的惶恐心情……


她有多久没回来了?四五年,还是五六年了。


如果可以,这辈子都不想回来。


只是姑姑对她有恩,和姑父的结婚纪念日希望她参加,也很久没有看到她,甚是想念。


阮沐希不是不想姑姑,只是帝城对她来说,充满了不愉快的经历。


到时候宴会一结束就离开吧……


阮沐希穿着白色小香风的裙子,漂亮细白的脚踝下踩着高跟鞋,踏进酒店的宴会厅。里面富丽堂皇的建筑风格下,尽是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的陌生景象。


让她一时无措。


“希希?”


阮沐希回头,几年未见的姑姑正站在不远处不太确定地叫她,她走过去,“姑姑。”在看到旁边的虽已过中年却依然精神抖擞的姑父时,心中被某些



我就说是你,你姑姑非说不像。希希,欢迎回来,真是好些年不见了。”慕容心情愉快地看着她。


阮苏倩眼含薄泪,上前抱住阮沐希,“希希,真的是你,你总算是回来了,姑姑好想你,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阮沐希是内疚的,妈妈去世,爸爸不管,上初一后,是被姑姑接到慕家养着的,这份亲情她一辈子都不会忘……


“让我好好看看。”阮苏倩放开阮沐希,上下打量着,喜极而泣后满是惊艳,“我家希希真是个美人胚子,一进门,瞧那些男人眼睛都直了。”


“像你。”慕容笑。


“我阮家的人,自然是像我了。”阮苏倩自豪,越看侄女越满意。“这次回来就别走了,姑姑给你找个好人家。”


“啊?”阮沐希想到国外还有三个孩子,“姑姑,我现在才刚过二十岁,不急的……”


门口传来一阵不小的骚动,好几个男人进来,训练有素地站在两边,控制现场,一下子将宴会厅内和乐融融的氛围给驱散了。


正当不解时,身量颀长的男人赫然映入眼帘,深黑的西装革履,似漫不经心,强大的气场却蔓延至宴会厅的每一隅,压迫地让人不敢大喘气。


阮沐希怔怔地看着那张记忆深处的脸,俊美中更添凌厉,一双鹰隼黑眸不近人情地凝视过来。


“慎桀?”慕容诧异。


阮沐希头皮发麻,那一刻,她感觉不到身边所有人的存在,纷乱破碎的画面开始重组。


两年前总统套房里的一夜……


儿子们越长越相似的脸……


所有的侥幸心理在这一刻瘫痪……


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是那天晚上的男人?


怎么可以是慕慎桀,她姑姑的继子……


慕慎桀迈着长腿过来,气场强势,接近一米九的身高伫立面前,给人非常不友好的窒息感。


“慎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慕容怎么都没有想到早就不来往的亲儿子会出现在他和妻子的结婚纪念日上。


旁边的阮苏倩变得拘谨,神色慌乱。


她一向都怕慕慎桀,虽说是继子,可浑身充满戾气。


“怎么,不欢迎?”慕慎桀低沉浑厚的嗓音带着不怒而威的震慑力,那锐利的视线直直地扫向阮沐希的脸。


阮沐希垂下视线,苍白着脸色,如被吐信子的毒蛇盯上的寒颤。



“怎么会?你能来我和苏倩不知道多高兴的!真是巧了,希希也回来了!”慕容朝阮沐希看去,问,“你记得希希么?就是读初中的时候住我们家。”


慕慎桀盯着阮沐希的脸,黑眸逼人,“很深刻。”


阮沐希至始至终不敢看慕慎桀的脸,眼神闪避,“姑姑,我……我去趟洗手间。”


未等阮苏倩说话,转身落荒而逃,还撞到了人,也只是道了声歉便匆匆离开。


找到洗手间,阮沐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仿佛心理上承受着巨大的恐惧。


怎么办?


慕慎桀知道两年前的那个女人是她么?不会知道的吧?如果知道,对她厌恶至极的慕慎桀绝对不会碰她的!


可不管如何,她都不能继续待在这里!尤其是她的手机里存着那么多孩子的照片视频。


缩小版的脸,慕慎桀不会怀疑么?


不,不可以!一定不能给他知道!


这里有后门的吧?


阮沐希连招呼都不想打,循着安全出口的路离开,刚走了两步,面前的路被两个男人拦住。


她直接腿软,因为认出是慕慎桀的保镖……


这时,刚好托着酒盘子的服务员经过,阮沐希后退,直接将酒盘子掷向保镖,哗啦一声。


同时转身跑!


“追!”


保镖被洒了一身酒水,也不敢怠慢。


阮沐希拼尽全力地乱跑乱冲,钻进了酒店后厨——


“这里闲人免进!”


阮沐希心想,我管你!闷着头往厨房后面跑,那里有出口,平时厨师都在后面抽烟休息什么的。


冲出去后,是条巷子。


往深处跑,只会死路一条。



于是阮沐希往巷口的大路跑去,只要到了路上,拦到车,她就可以逃离!


然而跑到路边,并不是那么容易拦到车的。


可后面的人紧追不舍!


阮沐希急于寻求遮掩物躲避。


慌不择路下,看到马路对面停着的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不期然地撞入眼底,如同暗夜里蛰伏的野兽。


她想都没想,跑了过去,绕到车的另一面,藏身。


阮沐希靠着车身大口喘气,车身通体的黑,里面什么都看不到,只依稀看到自己慌乱狼狈的身影。


手提包里的手机蓦然响起,吓得她忙掏出手机按了接听键,身体悄悄地探出,往马路对面看,看到还在找人的保镖,忙将身体缩回去。


手机那头的阮苏倩问,“希希,你人呢?洗手间没看到你人啊?”


“姑姑,我......我先回去了。”


“什么回去?回酒店?你跟姑姑一起回家啊!房间都给你准备好了,还是以前的那间房......”


正听姑姑说话间,身后有了动静,很细微的声响,是车窗下降的声音。


阮沐希身体僵了下,一边听着手机,一边转过脸来往后看。


看到车窗在眼前缓缓下降,里面男人的五官渐渐露了出来,湮没在阴暗不明的光线中依然逼人心魂。


撞入那双深沉阴鸷的黑眸里,阮沐希的呼吸瞬间停止,电话那头人在说什么,她一个字都听不到了。


“啊!”阮沐希吓到惊叫,脚步往后退。


“希希?你怎么了?”阮苏倩在那头急问。


阮沐希忙结束通话,手机塞进手提包里,转身就跑。


而刚提起脚步,前面的路被冲过来的保镖拦住,已无路可退。


车门打开,慕慎桀长腿跨出,下了车。


“知不知道在我面前逃跑是件危险的事。”声音低沉而冷冽。


阮沐希转身,惊惶不已,“你为什么......”


慕慎桀的大手一把掐住她的脸,拖到面前——


“啊!”力度大地要捏碎骨头的地步,阮沐希清美的脸忍痛着。


“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回来了呢!”慕慎桀的薄唇贴着她的耳朵,黑眸闪着诡谲的冷光,“阮......沐......希!”


带着炙热温度的气息喷薄出来,如恶魔的声音,震慑在脆弱的耳膜上,阮沐希的脸色都白了。


慕慎桀手捏上她的后脖颈,粗暴地将人甩进车内——


“啊!”


车厢宽敞,阮沐希摔在车垫上,随后慕慎桀上车,车门砰地一声关上。


车子很快驶离,消失在黑夜里,如同一场有预谋的绑架。


阮沐希惊慌地看着车窗外,“你......你带我去哪?放我下车!”


慕慎桀上半身微微前倾压下,气势可怕,抬手钳住她的下颚,用力扳过去,强迫地面对她,凛若冰霜,“你在命令我么?”



慕慎桀哪里是想对付男人,他只是在做给她看!

阮沐希站在路边,视线模糊又茫然地看着别处。

一辆计程车刚好驶了过来,有乘客下来,神情仓皇的阮沐希想都没想往上钻,车门关上,急速吩咐司机,“去警察局!”

司机启动车子,离开。

阮沐希放在膝盖上的手在抖,她要寻求保护,就算离不开帝城,也要亲自去警察局揭发慕慎桀的恶行!

计程车在警察局门口停下,阮沐希下车往里冲去。

这个点警察局内还是灯火通明的,都在加班熬夜地工作,似乎都没有发现忽然进来的、仿佛迷失在森林里麋鹿般的她。

阮沐希往墙边的那张办公桌走去,视线下意识地环顾。

下一秒,脚步顿驻,怔怔地看着墙壁上显眼之处的红色表彰奖。

引起她注意的是上面‘龙集团’三个字。

在阮沐希进来的几分钟后,才有值班警察发现了她,走过来,上下打量,发现她身上潮湿,半边脸还红肿着,问,“你是不是被人打了?”

“那是......什么?”阮沐希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抬起食指,指了下。

“龙集团,帝城的龙头老大,整个帝城的警车都是以龙集团的名义捐的,意在高效的维护治安。每块区域的办事处都有这么一块。我告诉你,这样的大人物,我们看一眼都是种高攀!”

治安......阮沐希听着那颇有成就的语气,脸色白了三分。

所以,如果她举报慕慎桀伤人,囚禁她,会不会当成精神病关起来?

“我说,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阮沐希颤抖着摇头,“......没事。”

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值班警察觉得很她怪异,只当是失意了。

阮沐希低着头走下台阶,眼泪一颗颗往下掉。

所有的一鼓作气在此刻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连着身体都裂开了好大的口子,恐惧,无措,痛苦全部往里面灌,搅得五脏六腑难受不已。

逃不掉,没有人可以帮助。

慕慎桀权势滔天,哪怕是杀了她,都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

阮沐希抬头,泪眼中看到路边骤降的黑色劳斯莱斯,脸上只有害怕,两只手搁在身前互搅着,无助极了。

身后是警察局,前面是深渊,阮沐希该怎么选择?

那辆劳斯莱斯的门紧闭,通体的黑,看不透里面的人,但慕慎桀绝对在里面。

阮沐希能感觉身上视线的压迫感,迟疑了数秒,忍着惶恐往车子走去。

保镖下车,将车门打开。

里面坐在黑色座椅里的男人身姿慵懒,神情冷淡地看着她,如被毒蛇盯上的毛骨悚然。

阮沐希咬着唇,上了车。



车门关上,车子驶离警察局门口。

“我当你不准备出来了!”慕慎桀一把掐住她的脸,狠戾地抵在座椅里,强势的身躯俯冲下来,带着骇人的侵略性!

“嗯......”阮沐希脸上疼痛,皱起清美的眉头。

“想报警?怎么,没用?”

“不......不是的,我......我看到你伤人,才会吓到的,只是想在这里寻求保护,没有别的意思......”

“谁也护不了你,在帝城,我说了算!”慕慎桀黑眸阴鸷,低沉威慑的声音带着强大的压迫力。

阮沐希吓到蜷缩,“我......我知道了......”

慕慎桀收回手,坐在座椅上,气场深沉冷戾。

阮沐希贴着车门边,视线落在车窗外,眼里一直含着泪水,承受着封闭车厢内窒息的氛围。

......

回到御殿园的房间里已经快半夜了。

阮沐希在浴室里脱下身上的湿衣,站在淋浴下被温热的水冲刷着,白嫩的肌肤很快泛出粉色来。

白里透粉的美。

但阮沐希整个人的精神不太好,可她只能故作坚强。

因为她还有三个孩子,她一定要撑下去,回到他们身边......

阮沐希明白自己现在处于的不利之地,不能违逆慕慎桀的命令,不能触碰他的逆鳞,先稳定下来,再找时机逃走。

手抚摸上平坦的小腹,那里有一条拇指长的刀疤,是剖腹产造成的。

由于当时她为节省费用找的小医院,结果医院找了实习生操刀,导致肚子上的刀疤偏离了正确位置,看起来不像是剖腹产,更像在争执中被人捅了一刀。

所以,哪怕是被看到了,拿这个借口挡过去便好。

眼下,阮沐希想去整形医院做修复手术,她害怕慕慎桀什么时候就会找机会检查她的身体了......

很危险......

阮沐希在床上躺下来后就没有起来。

第二天女佣去房间,发现她高烧不止。

宋钰在接到电话去御殿园医治病人,当发现还是那个女孩时,不是一般的诧异。

御殿园什么时候进过女人了?所以上次海林才会跟着去医院的?

慕慎桀心狠手辣,冷心绝情,在他身上出现了个例外,着实吃惊!

给阮沐希挂了水后出了房间。

外面等待的海林问,“如何?”

“体温暂时降下来了,但不太稳定,还得继续观察。”宋钰说。

“好。”

“我还是第一次见御殿园里有女孩。”宋钰说。

海林心想,我也是第一次。



“她脸上被谁打的?”宋钰问。

“这个我不清楚。”海林意外。

他确实是不知道。

宋钰也没有再问,心里认为没那么简单。

御殿园忽然冒出一位脸蛋清美如少女的女孩,年龄上应该是还没大学毕业吧!

关键是短短几天,一次送医院急诊,一次外出急诊,脸上还有巴掌印,明显是男人打的。

要说事情简单,那完全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是慕慎桀的事情,都不敢多揣摩,只好让干什么便干什么了。

一直到第三天,阮沐希才睁开眼睛,脑袋沉沉的。

“感觉怎么样?”

阮沐希转过脸,看到了宋钰,“还好......”

声音沙哑,难受地皱眉。

宋钰将水拿过来,吸管给她咬着。

阮沐希喝了两口水才好些,无力道,“谢谢。”

“不客气。”

“我睡多久了?”阮沐希问。

“昏迷三天。现在没事了。”

阮沐希木然地看着落地窗处,神情没有活力。阮沐希很少生病,为了孩子,她也不敢生病,更别说一下子昏迷三天,从未有过的事儿。

她自认为身体还可以,回国被魔鬼慕慎桀盯上后,短短半个月便病地如此严重。

惊吓,精神各方面的打压,加上受寒,她绝对是吃不消的......

“先吃点流食吧!”宋钰接过女佣端来的食物。

女佣将阮沐希的枕头垫高,让她躺得舒服。

见宋钰亲自喂她,有些愣神。

宋钰笑笑,“没事,照顾到你康复,也是我的工作。”

阮沐希没说什么,饭来张口地吃着。

她浑身虚弱无力,难受地眼珠子都疼,也没有胃口吃饭,但为了她的孩子们,便什么都可以忍受......

阮沐希吃完后靠在枕头上,闭着眼睛,没多久就睡着了。

等再次苏醒,宋钰正给她扎针挂水。

“醒了,是不是好多了?”

“嗯,麻烦了。”阮沐希说。

“不麻烦。这两瓶水挂完,明天就可以下地了。”

阮沐希看着宋钰,那是和慕慎桀完全不一样的人,带有仁心仁术的品德。

然而,作为慕慎桀的私人医生,真的能让人毫无疑义地值得信任么?当然不能,她没那么傻。

“身体康复后,我能出去走走么?”阮沐希虚弱地问。

宋钰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你是指御殿园外?”

不怪她要这么问,之前在医院里发生的事情她可是一清二楚的。

被抓回来,被慕慎桀打,是这样的吧?

惹怒慕慎桀可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不好意思,这个我不能做主,我只负责你的健康。”宋钰说实话。

她在慕慎桀那里还没有这么大的权力,任何人都没有。

慕慎桀一手遮天,谁都不敢去挑衅他的权威。

宋钰虽然心疼这个女孩,但她不会冒着断送职业生涯的危险去帮她的。

阮沐希慌忙起身,两只手一把抱住宋钰的手!

宋钰吓一跳,“当心你的手......”手背上还扎着针呢!

阮沐希却好像没感觉似的,眼含泪水地看着她,哀求,“宋院长,求你了!我没有别的意思,也不是想逃,我每天待在这里闷着很难受,我觉得......觉得自己快要得忧郁症了。你是医生,治病救人是你的天职,别让我抑郁而死,可以么?

你只要跟慕慎桀说我有抑郁的倾向就可以,然后......然后我趁机出去找个工作,充实自己。对你来说,这是举手之劳,更没有连累之说,行么?”

宋钰想的是,她只是跟慕慎桀那么提一嘴,反正最终决定权不是她,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跟他说。”



浴室的门被毫无预兆地推开,里面阮沐希浑身僵硬地站在那里,瞪着紧张的眼神看着骤然出现散发低气压的男人。

慕慎桀眼神冷鸷,“你在我的地盘锁门?

谁允许的?”

阮沐希无力反驳,这里确实不能算作她的房间。

整个揽月湾,包括现在的她,都是属于慕慎桀的所有物、玩物!

但她不能说出自己锁门的目的!

“我......我害怕......”阮沐希怯弱地说。

慕慎桀鹰锐的视线落在阮沐希捏着的手机上,“拿来。”

阮沐希意识到他在说什么,更加攥紧了手机。

她实在没想到慕慎桀会在这个点来她的房间,一切都是这么的猝不及防......“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慕慎桀不怒而威的声音震慑在浴室里的每一隅。

阮沐希小心脏颤了下,不敢怠慢,被逼迫着交出手机。

手机到了慕慎桀的手上,她的心跳不安地加速。

生怕会被慕慎桀发现什么秘密一样......在慕慎桀察看手机的时候,她弱弱地说,“我......我做了噩梦,很害怕,想给我姑姑打电话的,不过我怕你生气,就没打了,然后你刚好进来......”她最近的通话记录被及时删除,慕慎桀是看不到的。

慕慎桀冷鸷锐利的视线扫向她,似乎要将她给刺个对穿过,“你可以试试。”

阮沐希不解地看着他。

“帮着你逃跑,知道她的下场么?”

慕慎桀眼神凶残地问。

“不,不是的,是我让姑姑帮我送护照的,跟她没关系,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我答应你,以后都不联系了......”阮沐希忙着澄清自己,保证着。

她还是过于单纯了。

姑姑是慕慎桀的逆鳞,怎么可能允许她触碰!

为了姑姑好,她也不应该联系的......慕慎桀上前,一把扣住她的脸,强迫着抬起,“记住,别挑战我的耐性,你承受不住,明白么?”

“明......明白。”

阮沐希眼里闪着泪水,隐忍着。

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

回荡在寂静空旷的浴室里。

同时震慑到了阮沐希不堪一击的心脏。

谁......是谁打过来的电话?

不......不要是宁姨和孩子,千万不要!

“你好像在发抖?”

慕慎桀像是玩弄猎物的姿态,捏着下颚的强而有力的手指上传来阮沐希清晰的战栗。

“没......没有。”

阮沐希撇开脸,慌地去拿手机,“我接电话......”她的反抗触怒了慕慎桀,一只大手卡住她的锁骨,用力扫向淋浴池边的玻璃,撞地砰的一声——“啊!”

阮沐希吓得双腿发软。

他的力量太强大了!

“给我安分点!”

慕慎桀冷戾的眼神微敛,落在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上,没有备注的号码。

指腹滑过,接通,里面传来男人的声音——“希希?”

听到这个声音,阮沐希的身体微微震了下,心底暗暗地松了口气。

那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前男友的声音。

他怎么打电话过来了?

不过这个时候,只要不是宁姨和孩子打电话过来,她都接受......“希希,好久没联系了,你还好么?

自从跟你分手后,我经常会想起你,我忘不了你......”何东裕的声音传来。

mark("zhong");阮沐希怔着,下意识朝慕慎桀看了眼。

“希希,我知道你还没有忘记我,否则不会不换号码的,对么?

我听说你两年前就休学回国了,我明天也回国,我们见一面,行么?”

何东裕问。

“不用了。”

“希希,除了我,你找不到对你更好的男人了。”

“我......”阮沐希拒绝的话还未说出来。

通话已经结束了,是慕慎桀挂断的。

阮沐希在承受慕慎桀压迫十足的视线时,忙说,“前男友,早就分手了。

因为失恋痛苦,学校就没有读下去,休学了。

我没想到他会找我,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你觉得我会在意?”

慕慎桀冷笑。

阮沐希脸色尴尬,看向属于自己的却在慕慎桀掌中的手机。

就好像是她本人一样,成了他的掌中之物。

“既然人家回国,总要去见个面。”

慕慎桀深不可测地说。

阮沐希心里排斥,“我为什么要去?”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

阮沐希不知道慕慎桀打的什么主意,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心里不好的预感在不断地扩大。

可她不敢违逆慕慎桀,否则会死无葬身之地!

......何东裕约在了酒吧。

阮沐希走进酒吧,不仅看到了何东裕,还看到了二楼贵宾座的黑色身影,湮没在冥暗中,如蛰伏的兽类,蓄势待发地看着下面。

“希希,这边!”

何东裕看到了她。

阮沐希回神,坐过去。

虽然是得到慕慎桀的同意,但她依然如坐针毡,心神不宁。

因为她不知道慕慎桀想干什么,未知的危险让她恐慌。

“希希,好久不见,再看到你我真的很开心。”

何东裕激动地说。

阮沐希没说话。

何东裕是她在国外大学里的学长,追了她差不多两个月。

又因为是同是帝城的人,所以就在一起了。

没想到半年还没到,她就亲眼所见他和别的女人在床上翻滚的一幕。

“我帮你点了没什么酒精度数的果汁,你一向不胜酒力。”

何东裕表现得像善解人意的男朋友。

“你找我干什么?”

阮沐希再次看到他只有敷衍,并不想接受他的任何好意。

“希希,不管我身边有谁,我从未忘记过你,我很后悔。

希希,我们和好吧!

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犯那种错误了!”

“你知道我的脾气,一次不忠终身不用。”

“如果真的那样,你又为何出来见我?

你对我肯定是余情未了的!”

何东裕想去摸阮沐希的手。

阮沐希眼疾手快地缩了回来。

视线往上抬,再远的距离,都无法忽视那种气势逼人的鹰隼黑眸。

她很想走人!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走。

如果做不到让慕慎桀满意的地步,是绝对不能违背他的意愿的!

还没说上两句话——“哟,这不是阮沐希么?

这衣服穿起来,我差点没认出来!”

一个油头粉面的男人走了过来搭讪,一副遇到旧相识的熟络。



阮沐希的脸色一下子涨红,心想,这就是慕慎桀的目的,为了羞辱她么?

只怕这还是前戏。

果然,何东裕的脸色变了,“他什么意思?”

“这是你的新客人?

难怪好久没有看到你了。

难道他出的钱比我还多?”

那个男人继续侮辱人。

“你说,他出多少?

我加倍!”

阮沐希再次朝上看了一眼,慕慎桀还在,手上执着酒杯,饶有兴趣地看着下面。

“他说的是真的?”

何东裕的态度已经转变了。

“难不成我还说的是假的?

不信你问问酒吧里的人,我有没有说假话。”

说着,那男人拉过一个侍应生,指着阮沐希问,“认识她么?”

“知道啊,我们这里客人最喜欢的公主之一。”

侍应生说。

随后又拉过一个,还是同样的说法。

阮沐希环顾酒吧内的侍应生和客人,有的玩自己的,有的目光看向这边,垂涎又轻佻。

看似自然,可她敢肯定,酒吧里所有人都是慕慎桀的安排,由他掌控!

如此强大的手笔!

阮沐希不想继续待在这里,起身,“我去洗手间。”

她不敢离开酒吧,只能暂时离开这危险之地!

只是刚进洗手间,身后的门被人推开。

何东裕一脸鄙夷,“我还真看不出,你这么贱!”

阮沐希深吸了口气,没说话。

“当初和你恋爱,半年碰都不让我碰,说什么保守。

在我面前装深情,实际上是个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过的贱货!”

“你说够了没有?”

阮沐希脸色难看。

“我不仅没有说够,还要把我缺失的弥补回来!”

“你想做什么?”

阮沐希看到朝她走过来的何东裕问。

何东裕直接扑过去,将阮沐希压在洗手台上——“啊!

何东裕,你放开我!”

“凭什么就我不能碰?”

何东裕用力扯下她的衣服,刺啦一声,领口衣服被撕破,露出里面白嫩的肌肤,让何东裕眼里放光。

“何东裕!”

阮沐希用力挣扎着推身上压着的人,一颗心吓得快失去跳动。

被前男友强暴,还有比这更离谱的么?

“大不了我出钱!”

何东裕去亲她。

阮沐希自然不愿意。

谁知道何东裕一个巴掌扇过去——“啊!”

阮沐希倒在地上,脑袋一阵阵晕眩,脸上火辣辣的。

何东裕还不够,将旁边桶里的水全部倒在了阮沐希的身上——阮沐希惊叫,被淋了个透,一身狼狈。

何东裕还想强上,洗手间的门被人推开。

他刚想发火,在看到进来的男人气势逼人,散发着不怒而威的凌厉深沉时,被吓住了。

他从未没见过只是用眼神就让人感到头皮发麻的男人。

何东裕忙不迭地离开。

慕慎桀冷漠的视线扫过去,优雅迈步至阮沐希的身前,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如至高无上的王者。

阮沐希哆哆嗦嗦地坐起身,仰起脸,眼眶被泪水沾湿,“我可以回去了么?”

mark("zhong");慕慎桀的眼神冷淡,“夜这么长,回去多无聊。”

阮沐希上前抱住他的长腿,哭着哀求,“这样羞辱我已经够了吧?

求你了,让我回去,求你......”慕慎桀微微附身,抬手勾住她的下颚,强迫提起,“本来想看英雄救美的戏码,你真让我失望。”

阮沐希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说!”

慕慎桀喜怒无常。

“你真想看的是何东裕被围攻,而我哀求你的模样。”

阮沐希眼里含着害怕的泪水,“但他不是那样的人......”“被人碰过么?”

慕慎桀低沉压迫的声音再次落下来。

阮沐希眼神闪过慌乱。

慕慎桀肯定听到了何东裕的话,知道他们并没有到那一步。

她只好硬着头皮回答,“没、没有......”“我是不是应该检查一下,嗯?

让我发现你撒谎,便将你挫骨扬灰!”

阮沐希浑身发颤,“不要......我男朋友真的没有碰我,就是因为这样他才去出轨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一旦检查,不仅会发现她不是完璧之身,更会看到她肚子上剖腹产的刀疤。

既然生了孩子,孩子在哪?

可说出去的话怎么收回来?

她又怎么会知道慕慎桀要进行检查呢!

慕慎桀冷目俯视,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危险,即刻要将跪在地上的女孩给凌迟处死。

手机震动声打破了可怕的氛围,来自慕慎桀身上。

阮沐希连气都不敢喘。

下颚的手离开,慕慎桀掏出手机接听电话,“说。”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慕慎桀单方面结束了通话,冷冷地瞥了眼地上狼狈的女孩,转身离开。

阮沐希身体一软,几乎要倒在地上。

面对可怕的慕慎桀总是会耗尽她身体里的力气。

慕慎桀是放过她了么?

还是暂时的?

阮沐希撑着发软的身体站起来,身上都是湿哒哒的,根本没法继续待下去。

那她是不是可以走了?

走出洗手间,经过长廊包厢的时候,刚好看到包厢里的一幕。

一个男人被踹倒在慕慎桀的面前,双膝痛地龇牙咧嘴。

“你只配跪着跟我说话!”

坐在沙发上的慕慎桀不怒而威的气势让人胆寒。

男人冷汗直流,“我......我是慕家的人,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谁让你来查我的?”

慕慎桀问。

男人在强大的压迫之下,只能开口,“是......是慕夫人,阮苏倩......”名字刚落下,只见一道寒光滑过门口阮沐希的眼,接着听见男人凄厉的惨叫声——“啊!

!”

慕慎桀力气大到将刀刃和刀柄整个扎进了男人的手腕中,鲜血直喷,瞬间染红了包厢里的地毯。

阮沐希吓得脸色发白,身体不住地后退,转身头也不回地跑!

一口气跑出了酒吧,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才缓过来。

慕慎桀如此的心狠手辣,他就是个疯子!

不知道是不是今夜的风尤其的冷,冻得她瑟瑟发抖。

那一刀仿佛不是扎在那个男人手腕上,而是扎在了她的身体上!



慕慎桀哪里是想对付男人,他只是在做给她看!

阮沐希站在路边,视线模糊又茫然地看着别处。

一辆计程车刚好驶了过来,有乘客下来,神情仓皇的阮沐希想都没想往上钻,车门关上,急速吩咐司机,“去警察局!”

司机启动车子,离开。

阮沐希放在膝盖上的手在抖,她要寻求保护,就算离不开帝城,也要亲自去警察局揭发慕慎桀的恶行!

计程车在警察局门口停下,阮沐希下车往里冲去。

这个点警察局内还是灯火通明的,都在加班熬夜地工作,似乎都没有发现忽然进来的、仿佛迷失在森林里麋鹿般的她。

阮沐希往墙边的那张办公桌走去,视线下意识地环顾。

下一秒,脚步顿驻,怔怔地看着墙壁上显眼之处的红色表彰奖。

引起她注意的是上面‘龙集团’三个字。

在阮沐希进来的几分钟后,才有值班警察发现了她,走过来,上下打量,发现她身上潮湿,半边脸还红肿着,问,“你是不是被人打了?”

“那是......什么?”

阮沐希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抬起食指,指了下。

“龙集团,帝城的龙头老大,整个帝城的警车都是以龙集团的名义捐的,意在高效的维护治安。

每块区域的办事处都有这么一块。

我告诉你,这样的大人物,我们看一眼都是种高攀!”

治安......阮沐希听着那颇有成就的语气,脸色白了三分。

所以,如果她举报慕慎桀伤人,囚禁她,会不会当成精神病关起来?

“我说,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阮沐希颤抖着摇头,“......没事。”

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值班警察觉得很她怪异,只当是失意了。

阮沐希低着头走下台阶,眼泪一颗颗往下掉。

所有的一鼓作气在此刻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连着身体都裂开了好大的口子,恐惧,无措,痛苦全部往里面灌,搅得五脏六腑难受不已。

逃不掉,没有人可以帮助。

慕慎桀权势滔天,哪怕是杀了她,都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阮沐希抬头,泪眼中看到路边骤降的黑色劳斯莱斯,脸上只有害怕,两只手搁在身前互搅着,无助极了。

身后是警察局,前面是深渊,阮沐希该怎么选择?

那辆劳斯莱斯的门紧闭,通体的黑,看不透里面的人,但慕慎桀绝对在里面。

阮沐希能感觉身上视线的压迫感,迟疑了数秒,忍着惶恐往车子走去。

保镖下车,将车门打开。

里面坐在黑色座椅里的男人身姿慵懒,神情冷淡地看着她,如被毒蛇盯上的毛骨悚然。

阮沐希咬着唇,上了车。

车门关上,车子驶离警察局门口。

“我当你不准备出来了!”

慕慎桀一把掐住她的脸,狠戾地抵在座椅里,强势的身躯俯冲下来,带着骇人的侵略性!

“嗯......”阮沐希脸上疼痛,皱起清美的眉头。

“想报警?

怎么,没用?”

“不......不是的,我......我看到你伤人,才会吓到的,只是想在这里寻求保护,没有别的意思......”“谁也护不了你,在帝城,我说了算!”

慕慎桀黑眸阴鸷,低沉威慑的声音带着强大的压迫力。

阮沐希吓到蜷缩,“我......我知道了......”慕慎桀收回手,坐在座椅上,气场深沉冷戾。

阮沐希贴着车门边,视线落在车窗外,眼里一直含着泪水,承受着封闭车厢内窒息的氛围。

......mark("zhong");回到御殿园的房间里已经快半夜了。

阮沐希在浴室里脱下身上的湿衣,站在淋浴下被温热的水冲刷着,白嫩的肌肤很快泛出粉色来。

白里透粉的美。

但阮沐希整个人的精神不太好,可她只能故作坚强。

因为她还有三个孩子,她一定要撑下去,回到他们身边......阮沐希明白自己现在处于的不利之地,不能违逆慕慎桀的命令,不能触碰他的逆鳞,先稳定下来,再找时机逃走。

手抚摸上平坦的小腹,那里有一条拇指长的刀疤,是剖腹产造成的。

由于当时她为节省费用找的小医院,结果医院找了实习生操刀,导致肚子上的刀疤偏离了正确位置,看起来不像是剖腹产,更像在争执中被人捅了一刀。

所以,哪怕是被看到了,拿这个借口挡过去便好。

眼下,阮沐希想去整形医院做修复手术,她害怕慕慎桀什么时候就会找机会检查她的身体了......很危险......阮沐希在床上躺下来后就没有起来。

第二天女佣去房间,发现她高烧不止。

宋钰在接到电话去御殿园医治病人,当发现还是那个女孩时,不是一般的诧异。

御殿园什么时候进过女人了?

所以上次海林才会跟着去医院的?

慕慎桀心狠手辣,冷心绝情,在他身上出现了个例外,着实吃惊!

给阮沐希挂了水后出了房间。

外面等待的海林问,“如何?”

“体温暂时降下来了,但不太稳定,还得继续观察。”

宋钰说。

“好。”

“我还是第一次见御殿园里有女孩。”

宋钰说。

海林心想,我也是第一次。

“她脸上被谁打的?”

宋钰问。

“这个我不清楚。”

海林意外。

他确实是不知道。

宋钰也没有再问,心里认为没那么简单。

御殿园忽然冒出一位脸蛋清美如少女的女孩,年龄上应该是还没大学毕业吧!

关键是短短几天,一次送医院急诊,一次外出急诊,脸上还有巴掌印,明显是男人打的。

要说事情简单,那完全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是慕慎桀的事情,都不敢多揣摩,只好让干什么便干什么了。

一直到第三天,阮沐希才睁开眼睛,脑袋沉沉的。

“感觉怎么样?”

阮沐希转过脸,看到了宋钰,“还好......”声音沙哑,难受地皱眉。

宋钰将水拿过来,吸管给她咬着。

阮沐希喝了两口水才好些,无力道,“谢谢。”

“不客气。”

“我睡多久了?”

阮沐希问。

“昏迷三天。

现在没事了。”

阮沐希木然地看着落地窗处,神情没有活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