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白花儿刘三斤

白花儿刘三斤

九九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白花儿刘三斤只是小说里面的女主角和男主角,并不是这部小说的名字。白花儿刘三斤是一部精品的中篇小说,在此小说中,读者将会体验一个完整的故事。白花儿刘三斤故事中,既有甜美,也有苦辣:官兵闯进刘三斤家里的时候,我正半露香肩,软软地趴在刘三斤身上。我惊叫了一声,一下躺到床上,拉上被子。一时间门口的人乱成了一锅粥。

主角:白花儿刘三斤   更新:2022-09-11 03: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花儿刘三斤的其他类型小说《白花儿刘三斤》,由网络作家“九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花儿刘三斤只是小说里面的女主角和男主角,并不是这部小说的名字。白花儿刘三斤是一部精品的中篇小说,在此小说中,读者将会体验一个完整的故事。白花儿刘三斤故事中,既有甜美,也有苦辣:官兵闯进刘三斤家里的时候,我正半露香肩,软软地趴在刘三斤身上。我惊叫了一声,一下躺到床上,拉上被子。一时间门口的人乱成了一锅粥。

《白花儿刘三斤》精彩片段

「白花儿,你你你……你要不要脸?」一个还算有点眼熟的姑娘在官兵身后,涨红了脸。

她只看到这场景就气成这样。

若是她知道我跟刘三斤夜夜快活,岂不是能把房顶拆了?

我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冲她眨了眨眼睛:「不要,你要脸所以床上不是你。」

那姑娘的脸快红得发黑了。

刘三斤在我身侧,轻笑了一声。

我惊了。

他居然会笑。

我还没回过头,他就伸手用被子把我裹了个严实。

「不知官爷这是为何?」他的声音带着笑,听起来十分悦耳,丝毫听不出他还带着重伤。

或许几位官爷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再加上我面若桃花、肤如白雪,一时看得有些呆了,听到刘三斤发问,脸上极快闪过一丝尴尬。

「上边说有刺客刺杀了贵人后往白云村的方向跑了,我等来查看一番。」其中一个官爷打破尴尬。

刘三斤环顾了一下他一眼就能看全的屋子,才淡淡问:「你们查看吧。」

官爷们此时也觉得十分尴尬,象征性地翻了翻屋子里的柜子,就赶紧撤了出去,还很贴心地替我们关上了门。

「我就说那个白花儿不是个干净东西!你看看这青天白日的……」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响在门外。

我刚扬起的嘴角,一下子就垮下去了。

刘三斤突然伸出手来捂住了我的耳朵,迫使我回头看向他。

他微微皱眉,应该也听到了外面的那些话。

等他放开手,外面已经静得没人声了。

他温柔得跟那天说「寡妇又怎么样」一样。

我十分感动正要开口说话,就听见他说:「起来,压到我伤口了。」

我睡了刘三斤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村子。

走在村子里,随处可见有人对我指指点点。

但我都当没有看见。

「抱歉。」刘三斤接过我递过去的药,他的眼睛里终于不再是冷冰冰的了。

我顺势坐到他的床上:「要不你娶我吧?」

原本我只是馋他的身子,从未想过要有一个名分。

可是女人,总是越来越贪心的。

我已经贪心到想进他心里了。

刘三斤看着我,过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一口将碗中的药喝了个干净。

他不愿意。

因为我是个寡妇。

没有谁会愿意娶一个寡妇。

我连忙笑道:「我就是开个玩笑,说不定哪天我就把你睡腻了。」

刘三斤又抬头看我,眼里有我看不懂的东西。


他微微皱眉,应该也听到了外面的那些话。

等他放开手,外面已经静得没人声了。

他温柔得跟那天说「寡妇又怎么样」一样。

我十分感动正要开口说话,就听见他说:「起来,压到我伤口了。」

我睡了刘三斤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村子。

走在村子里,随处可见有人对我指指点点。

但我都当没有看见。

「抱歉。」刘三斤接过我递过去的药,他的眼睛里终于不再是冷冰冰的了。

我顺势坐到他的床上:「要不你娶我吧?」

原本我只是馋他的身子,从未想过要有一个名分。

可是女人,总是越来越贪心的。

我已经贪心到想进他心里了。

刘三斤看着我,过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一口将碗中的药喝了个干净。

他不愿意。

因为我是个寡妇。

没有谁会愿意娶一个寡妇。

我连忙笑道:「我就是开个玩笑,说不定哪天我就把你睡腻了。」

刘三斤又抬头看我,眼里有我看不懂的东西。

「但是你这次用的药材可比之前多啊,这次至少得一个月,再加上你缺了三天。」我掰了掰手指,「你欠我两个月零十天了。」

这次出乎我意外的,他没有反驳。

他将药碗放在一旁的台子上,轻声道:「好。」

这个好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我都已经想好他骂我黑心,然后我据理力争了。

现在这样好像没有一点意思了。

早知道我就该说一年。

「你是干什么的?」我扫了一眼他的伤,觉得我好像对他一点都不了解。

刘三斤垂眼:「杀猪的。」

「杀猪前呢?」

他抬头看我:「你该回去了。」

要是以前,我一定厚脸皮地说不要,然后赖在这儿等他把我扔出去。

但是今天不一样,哪里不一样我也不知道。

我扯了扯嘴角从床上站起来:「哦对,牛郎还没喂呢。」

当晚我就坐在牛郎身边哭了一个时辰。

「你说他是不是个畜生?」我看着牛郎,「我长得跟花儿一样,难道配不上他吗?他嘴上说得好听,还不是嫌我是个寡妇!」

牛郎也看着我,闪了闪它的眼睛:「哞~」

我擦了擦泪,把牛草喂到牛郎嘴边:「呜呜呜,还是你好,你不是个畜生。」

牛郎觉得自己被夸了,嚼着牛草都要对我打个响鼻。

「都是我的错,走肾的事非要走心。」我继续念叨,「但是他活太好了,呜呜呜呜!」

人也好,再也不会有人说出「寡妇又怎么样」这样的话了。

最后等牛郎吃完了牛草,我又哭了一会儿才回房睡觉。

其实刘三斤不娶我在我意料之中,本来就是我趁火打劫,乘虚而入要睡他。

但是我就是很难过,难过到一连好几天都没去过他家了。

可是不去他家也很难过,不知道他吃没吃,睡没睡,伤好了没有。

「你又让我翻墙?」我惊讶地看着牛郎,「这不好吧!」


传闻他杀猪,一刀毙命。

我以为他是个五大三粗、肥头大耳的磕碜男人。

结果……

我站在门口看着他那八块腹肌,流了半斤的口水。

「谁?」刘三斤转过头来看我。

那一瞬间,我脑子里只剩一句话。

今晚我要做他的女人。

「刘哥。」我提着裙摆,聘聘袅袅进了门。

刘三斤见了我,从一旁架子上拿过外衫把自己罩了起来。

……

感觉我好像是个吃人的妖精。

「你是谁?」刘三斤看着我,一双浓眉拧在一起。

「我是秦寺的媳妇儿。」我娇滴滴的。

刘三斤略加思索了一番,抡起手里的杀猪刀,一下子斩到案板上。

那声音,让我忍不住惊叫一声。

他冷笑一声:「怎么?想下去陪他?」

不不不,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那个狗东西有什么好陪的,我比较想陪你。但是现在我可不敢说。

美色当前,还是保命要紧。

我拍了拍胸脯,从袖子里拿出银票,颤巍巍地放在了他的案板上。

刘三斤看了一眼银票,又看了一眼我,以及被我拉得很低的衣领。

他挑了挑眉:「嗯?」

我原本想说,这钱是谢谢他杀了我男人。

结果嘴一瓢,说成了:「这钱是谢谢你做我男人。」

刘三斤一愣。

我也一愣。

虽然我的确是有些饥渴,但是看着那把沾了血的杀猪刀,我吞了吞口水。

实在是有贼心没贼胆。

「听说白云村的寡妇风流,我今日倒是见识到了。」

显而易见,我被刘三斤赶出来了。

这么一个精壮的男人,没道理只有我一个人垂涎。

所以我一回头,看到趴在门口的各位姐妹也觉得在情理之中。

「新来的,你懂不懂规矩!到后面排着去!」一姐们儿扒拉我。

今时今日我才知道为什么刘三斤叫刘三斤。

不是刘三斤,是流三斤。

每天他门口的女人流出的口水都有三斤。

我既然是跟别人不一样的寡妇,那我也要做跟别人不一样的女人。

她们在刘三斤的门口流口水。

我偏不,我在自家的牛棚里流。

「牛郎啊,你是没看到那八块腹肌,要是你,你也流口水。」我对我身旁的牛解释我嘴边的口水。

这头牛跟我的感情不一般。

我跟恶霸大婚那天,它从牛棚里跑了出去,把婚礼闹了得个鸡犬不宁。

我一度认为它是想要抢亲。

所以当晚恶霸要宰了它的时候,我费了老大的劲儿才保住它。

也算是跟我有过命的交情了。

牛郎哞了一声,大眼睛看着我眨了眨。

「你让我晚上去翻墙?」我绞了绞衣角,羞涩一笑,「不好吧,人家还是黄花……不对,人家还是个良家妇女呀。」

牛郎:「哞~」

「你说要勇敢追求自己的爱情?」我娇羞地拍了一下它的脑袋,「好,那我听你的!」

牛郎:「哞~」

受了牛郎的鼓舞,当晚我就翻进了刘三斤的家里。

大家的传闻有误。

刘三斤不仅杀猪一刀毙命,杀人也是。

我刚翻进他家里,就看到他利落地把杀猪刀收回案上。

看着那倒在地上的黑衣人,我眨了眨眼睛,脑子里飞快地思考着我要怎么才能礼貌而不失尴尬地从案发现场离开。

但是还没有等我思考完,就被一个飞来的不明物体砸中了头,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我万万没有想到,我居然真的能留在刘三斤的床上,虽然是被绑着。

刘三斤坐在床边上,霍霍地磨着杀猪刀。

仿佛只要我敢叫喊一声,那刀就能直接斩断我的脖子。

「谁让你来的。」他的声音像是他手中的刀,泛着寒意。

我一哆嗦,连忙撇清关系:「是牛郎。」

刘三斤将手中的刀翻了个面,继续在磨刀石霍霍地磨。

「让你来干什么?」那语气,好像马上就能用手上的刀了结了牛郎不凡的一生。

我之前已经救过它一命了,现在是它该报答我的时候了。

我看着刘三斤手中的刀,哆嗦道:「它说,让我翻墙来跟你睡一觉,我其实……其实也不是很想睡……」

最后,我们孤男寡女出现在了牛棚。

刘三斤环顾四周,皱了皱他浓密的眉毛:「在哪儿?」

我也皱了皱我的柳叶弯眉,因为一双手被捆在身后,只能朝牛郎努了努嘴:「这儿。」

牛郎丝毫没有意识到我的背叛,朝我欢快地打了个响鼻。

「哞~」

刘三斤看了一眼牛郎,又看了一眼我,冷着脸把我又拎了回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