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阮月怡秦沛秦越小说

阮月怡秦沛秦越小说

阮月怡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不正当的关系?」安妮皱起眉头,「你是不是又看什么狗血剧了?」我说道,「也不一定是真的是那种难堪的关系,他们之间也不会有越线的行为,就是偶尔会背着你做一些暧昧的举动。如果换作是你,你会怎么办?」

主角:阮月怡秦沛秦越   更新:2022-09-11 02: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月怡秦沛秦越的其他类型小说《阮月怡秦沛秦越小说》,由网络作家“阮月怡”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不正当的关系?」安妮皱起眉头,「你是不是又看什么狗血剧了?」我说道,「也不一定是真的是那种难堪的关系,他们之间也不会有越线的行为,就是偶尔会背着你做一些暧昧的举动。如果换作是你,你会怎么办?」

《阮月怡秦沛秦越小说》精彩片段

我勾了勾唇角,算秦越识趣。

赵子悦嘲讽道,「依我看,女人还是要早点生孩子为好,等老了就什么都生不出来了。」

我极度怀疑赵子悦是在说她自己没有能自己的现任丈夫生下一个孩子而感到遗憾。

我眯眼笑道,「是呀,所以婆婆很幸福呀,多亏了年轻的时候生下秦越和秦沛,现在才有人孝敬您。」

赵子悦脸色一变。

秦越拉了拉我的衣角,投来的眼神似在求饶。

我嗤笑一声,忽然之间能够理解秦越和秦沛关系过分亲密的事情了。

毕竟摊上这么一个妈,不懂规矩也是很正常的。

女人这种生物有时候单纯得过分。

从赵子悦家中回来后,我就意识到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既然秦越与秦沛的态度都很好,那么原谅他们又何妨?

彼时天真的我完全没有考虑到,我与秦越结婚五年,那天是我第一次撞见秦越和秦沛关系过近。

而之所以会撞见那一幕,只因为那天我跟秦越说,我要加班。

而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笑话。特别是当我想起这几天秦沛还很开心见到我与秦越重归于好,积极给我们创造机会独处,我就感觉到一阵恶心。

「……月怡?」安妮见我出神,便用手在我面前挥了挥。

我收回眼神,问安妮,「安妮,如果你有一天得知你的丈夫与你的大姑子有不正当的关系,你会怎么办?」

「不正当的关系?」安妮皱起眉头,「你是不是又看什么狗血剧了?」

我说道,「也不一定是真的是那种难堪的关系,他们之间也不会有越线的行为,就是偶尔会背着你做一些暧昧的举动。如果换作是你,你会怎么办?」

安妮理所当然地道,「当然是离婚呀。这样的男人,不离婚,难道还留着过年不成?」

「离婚吗?」我忽的笑了起来,「安妮,你说得对。」

早晨起来的时候,秦越跟我说,今天他要朋友聚会,就不回来吃饭了。

可是,秦越没有想到的是,我今天竟然和安妮出来逛街了。偏偏我们坐在咖啡厅的二楼,视野非常好。

秦越一定想不到,他牵着秦沛的手与她甜蜜逛街的场景会被我尽收眼底。

可惜到现在我阮月怡才看清楚一些事情。

如果不是心里有鬼,秦越和秦沛又怎么会瞒着我呢?

至少可以说明,连秦越和秦沛自己都是觉得这样的行为是不妥当的。

安妮将头凑过来,「月怡,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你今天好像有点奇怪。」

我看着安妮,「安妮,我是不是看上去很好骗的样子?」

安妮皱着眉,「你怎么突然这么说?」

「如果不是因为我好骗,不然,秦越怎么敢骗我这么久呢?」

「我们离婚吧。」

秦越眼中从平静转为不可置信,「你在说什么鬼话?」

我淡淡地笑了笑,「我认真的。反正我们现在也没有孩子,不用争抚养权。只有财产分割的问题——这套房子当初是你和我一起共同还贷的,房本上也有我的名字,我分一半走不过分吧?」

秦越抓起我的衣领,「阮月怡,这种玩笑不好笑。」

我露出认真的神情,「不是玩笑。我说了,我是认真的。」



「你——」秦越深呼吸了几下,似乎在努力平静自己的情绪,「前几天,」

我甩开他的手,「我想了想,我果然还是无法接受你与秦沛之间的事情。」

秦越和秦沛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我已经不想再管了。

平时我抨击渣男抨击得起劲,现在碰到自己,可不能再犹豫不决下去。

秦越攥紧了拳头,骂道,「阮月怡,你龌龊!」

熬了几个通宵想通了以后,我渐渐觉得无所谓了。

我付出八年的感情,就当我喂了狗。

「是,我龌龊。像我这么龌龊的人,配不上你。」我说,「所以,放了我吧。」

秦沛刚从外面回来,就见秦越与我这么对峙着。她倒也不急,换下鞋子后才问道,「怎么又这么箭弩拔张的?」

「姐,我想跟秦越离婚。」我说。

秦沛忽的变了脸色,「难道又有什么误会没有说清不成?但是,月怡呀,不管是什么误会,这两个字千万不能乱说。」

我觉得,我有必要让秦越和秦沛知道我说离婚的事情不是在开玩笑。

我盯着秦越,缓缓地开口道,「我受不了我的丈夫与他的大姑子不清不楚。」

秦越的双眼就像下一刻要冒出火一般。

秦沛面色惨白,「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可以发誓,我和我弟弟清清白白,如果我和他有不清楚的关系,天打雷劈!」

「你真是反了——」说着,秦越就脱下脚上的拖鞋,扬手朝我打来。

我倒也不傻,灵活地躲避着秦越的袭击。

「秦越,你别忘了,家暴犯法!你今天若是敢动我一下,我马上报警。」我威胁到。

「好啊,那你就去报警!」秦越气得已然失去了神智。

秦越将我逼得退无可退,我瞅准机会便从他身侧钻了出去,站在沙发之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秦越,离婚吗?」

「离!」秦越气极反笑,「既然你这样说了,我就满足你。我倒想看一看,离了我以后你能做什么?」

「够了!」秦沛忽然吼道,「离什么离?!」

「姐……」秦越冷静下来了一些。

秦沛道,「如果是因为我的关系,我说了,你介意的话,我可以和阿越保持距离的。」

我嘲讽地勾起唇角,「你说的保持距离是当面保持距离,背地里继续吗?」

秦沛以为这样我就会心软。可惜,我虽然重感情,但是一直都是一个还算拎得清的人。

当初若不是秦越拿出诚意来求我,我压根不会答应和他结婚。

我的姿态一直放得很高,所以当秦越触及底线的时候,我绝不退让。

听到我这句话,秦沛还有什么好不明白的。

她咬了咬牙,还想强行狡辩,「我与秦越一起长大,做出一些亲昵的举动是再自然不过的。要不是怕你介意……」

「要不是怕我介意……」我笑出声,「是我不识趣地介入你们姐弟的甜蜜生活吧?」

秦越举着拖鞋,他又开始生气了,「阮月怡,你给我下来。」

我道,「恋爱的时候,我说我讨厌家暴男。秦越,你记得你怎么说的吗?你说你和那些垃圾不一样,再生气也不会对我动手。」

「可是我也说了,我姐是我的底线!」秦越道。

我道,「没用了。如果你真的生气的话,那就去离婚吧。从此,我也不会再触及到你的任何底线。」



秦越正想答应下来,却被秦沛拉住了衣角。

秦沛伸出手来,脸上的表情是我从未见过的,「离婚可以,我弟弟结婚的时候出了那么多彩礼,你想离婚的话,就必须把这些钱还回来。」

秦越想开口说什么,但却被秦沛阻止。

秦沛压低声音,「你懂什么?让她白白吞了彩礼钱,你离婚后怎么娶下一个老婆?」

我嘲讽一笑,秦沛估计以为我是一个聋子。

我忽然庆幸自己足够坚定,知道什么是错的,不然我早就被秦沛伪装出来的温柔表象迷了眼,而默默地做姐弟二人之间的第三者。

其实我爸在本地也算一个知名的人物。我嫁给秦越之后,秦越也捞了不少好处。就连他现在的这份工作,也是我爸给他牵线介绍的。

虽然现在都鼓吹自由恋爱,但我与秦越确实是门不当户不对。

当时安妮还说过,秦越对我这么好,未免不是存了巴上白富美的心思。

我那时不信,现在却由不得我不相信了。

我打电话给家里说了这件事,我爸妈还是一如既往地开明,非常支持我的决定。

用他们的话来说,就算我离婚了,他们也能给我介绍一个比秦越更好的。

我笑着婉拒了。

别看我表面这么云淡风轻的样子,但打算结束一段八年的感情还是挺受伤的。

「那你呢?就打算将彩礼钱还给他吗?」安妮愤愤地问道。

我说,「还呗。反正我爸妈将这笔钱给了我,我一直是放银行存起来的。一分没动,还吃了不少利息。」

安妮吃惊地望着我,「阮月怡,你是活菩萨吗?你虽然和秦越之间没有孩子,但这些年你为他的付出也不算少,他现在事业能够取得现在的成就,你敢说没有你家的帮助?」

我苦笑道,「那能怎么办呢?不过房子,我是肯定要的。我打算让他卖掉,卖掉的钱我分一半。」

我仰头喝下烈酒,烈酒灼烧的感觉再次刺激了我的泪腺,不过好在酒吧的灯光暗,并没有人看到我丢人的泪水。

安妮沉默了一下,「不管怎么说,他姐还将彩礼钱往回要,真是恶心人。」

我垂下眸,「她也不容易……」

自从秦沛知道我铁了心要和秦越离婚以后,就像是变了人一样。有她拦着,秦越就不肯跟我爽快地离婚。

想到回去还要面对那对姐弟,我就忍不住头疼。

其实我大可以回家住的,但是秦越一天不答应离婚,我就必须这么跟他们继续耗着一天。

安妮问道,「所以,你跟他提了要房子的事情了吗?」

「没有。」我有自知之明,「我是不是太窝囊了?」

安妮冷哼道,「是,就没见过你这么心善的女菩萨。说别人的时候说什么该争的就应该狠狠地争,可换成你自己倒好,明明是他们姐弟有错在先,你竟然还想将彩礼钱还回去。你八年的青春呢?谁来赔?」

我勾起唇角,「说的也是。」

我从酒吧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的时候,家里一片漆黑,秦沛和秦越应该还沉浸在睡眠中。

直到我走到客厅的时候,灯忽的亮起。我迷迷糊糊地回头望去,才发现秦越和秦沛已经等我很久了。

「我说了吧,果然是不知检点的女人。说不定已经这样背叛你很多次了。」秦沛抱着双臂。



我跟老公结婚 5 年,大姑子在我家住了 5 年,整天穿个睡衣进进出出,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长姐如母,看在她一把屎一把尿拉把我老公拉扯大的份上,我从来不多说什么。

可那天下班回家看到的一幕,着实让我震碎三观。

我推门的声响很大,但秦越和秦沛却并没有要掩藏的意思。

秦越甚至有些不耐烦,「你怎么提前回来了?不是说加班吗?」

我的心一点点地往下沉,这就是我同床共枕五年的丈夫。在结婚前,我们还谈了三年的恋爱。

我曾经以为我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我什么也不是。

「你没有什么要与我解释的吗?」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秦越皱眉看着我,「什么解释?」

我攥紧了拳头,我实在不愿意把话说得那么明白。

但在我出声之前,我分明看到秦越和秦沛抱在了一起。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秦沛可是我的丈夫如假包换的亲姐姐。

秦沛转过头来,「月怡,你不会是误会了我和秦越吧?」

我冷笑道,并不搭理她,朝着秦越说道,「一个刚刚结束加班赶回家的妻子看到自己的丈夫与自己的大姑子抱作一团,你觉得,我该怎么想?」

秦越道,「阮月怡,你别用你脑子里那些龌龊的思想看待我们!」

我和秦越在一起八年,秦越还是第一次这么凶的对待我。

看着他带着怒气的脸庞,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秦沛拉了拉秦越,「阿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月怡?她也是一时气话。」

「气话?」秦越道,「我早就与她说过,我们俩姐弟关系很好。她现在却要往我们头上乱扣脏帽子!」

我嘲讽一笑,盯着秦沛,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她一般。

秦越继续说道,「阮月怡,别的事情我都可以包容你、忍让你,但我姐是我的底线。我打小就和我姐关系格外亲密,你是独生女,自然不能体会我和姐之间的姐弟亲情。」

我双腿忽然失去了力气,跌坐在地上,举止亲密的姐弟二人仿若不容第三人插进去。此时此刻,我感觉自己才像是这个家的外人。

其实秦越很早以前就跟我说过他与姐姐关系好的事情。

秦越的原生家庭十分复杂,他的父亲在他刚出生不久就因事故死亡了,秦越的母亲则在他五岁的时候改嫁,组建了新的家庭。

秦越与秦沛都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在亲情淡薄的家庭里,唯一让秦越感受到亲情温暖的就是秦沛。

长姐如母,尚且年幼的秦沛仍然为秦越撑起了一片天。

可以说,秦越是被秦沛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

记得当时秦越与我讲这些的时候,我还大为感动。

同为女人,我十分清楚秦沛的不容易。秦越依赖她一些也是人之常情。

但是现在我却不会这么想了。

虽然凭良心来说,秦沛是一个很好的人。不仅对秦越好,对我也很好。有时我与秦越吵架的时候,她还会坚定地站在我这边。



我与秦越工作都比较忙。老实说,如果没有秦沛的帮衬,我的生活压力会比现在大很多。

我就这样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了许久。或许秦沛注意到了我的低沉的情绪,端着一盘水果走了出来。

她小心翼翼地问道,「月怡,你是不是还在介意那天的事情?如果是因为我破坏了你们夫妻间的关系,我会很内疚的。但我和阿越真的不是那样的……」

从那天以后,秦越就一直在生我的气,连晚饭都不回家吃。

我也懒得理他,以前真是把他惯坏了,他的脾气才会这么大。

我望着秦沛温柔的眉眼,忽然之间什么责怪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不关姐姐的事情,是我的想法太龌龊了……我总是喜欢将人往不好的方面想。那天,可能也是我多想了吧。」

鬼使神差般,我说出了这句话。

「阮月怡!」

我刚刚和秦沛道完歉,才从公司回来的秦越看到满脸歉疚的秦沛,还以为我在欺负秦沛,就怒气冲冲地找我算账。

我的心凉了个彻底,「秦越,在你眼中,我就是一个欺负你姐的人吗?」

秦越道,「你前几天说出那种话,难道侮辱姐侮辱的还不够吗?阮月怡,我真是看错了你!」

八年以来,我第一次知道,我的枕边人竟然是这么是非不分的人。

「秦越。」秦沛却忽然开口道。

「姐,你别为她解释……」秦越道。

谁料,秦沛却凌厉地开口,「跪下!」

秦越本能地双膝弯下,竟然真的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秦沛说道,「向月怡认错。」

秦越还想嘴犟,「凭什么?」

秦沛道,「就凭你冤枉了月怡。」

看着秦沛挡在我身前的模样,一瞬间,我竟然有些感动。

我站起身,「秦越,如果今天不是姐姐在这里,你是不是还想动手教训我?今年是我们结婚的第五年,虽然你可能不记得了,但我却还记得你结婚的时候对我说过的话。」

秦越有些慌了,「老婆……」

我是他花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娶回来的,他自然会感到害怕。



当年父亲知道我与秦越谈恋爱的时候还发了好大一通火,因为不论从个人条件还是家庭条件来说,秦越完全配不上我。

我冷漠地说道,「本来我是在与姐姐道歉的,不信你可以问姐姐。」

秦沛也跟着说道,「秦越,你太让我失望了。」

秦越前几天的态度有多么冷酷,现在就有多卑微。他不仅包揽了这几天全部的家务,甚至连晚上都不被允许进房间睡觉,而睡在了客卧。

秦沛义无反顾地站在了我的这边,帮我一起教训秦越。

但秦沛不知道的是,其实我还没放下那天的事情。

我推门的时候,秦沛面朝向我。那一刻,我分明看到秦沛眼底将要溢出来的甜蜜。

可秦沛却用行动告诉了我,她是一个多么好的人。

在我道歉后,她甚至还主动跟我说,若是我真的介意的话,她以后会注意和秦越保持距离。

连我自己都觉得,这件事好像真的是我自己无理取闹了一些。

我打开门,冷冷地看着局促无措的秦越。

秦越认真地说道,「老婆,不管你再怎么生气,回来再怎么打我骂我都行。在妈面前,我们都要好好的。」

我这才记起,今天是之前定好了与秦越一同回去的日子。

秦越目前还有联系的亲人除了秦沛以外,就是他的母亲。

说来有些尴尬,秦越的母亲赵子悦在秦越小时候就改嫁了,也不乐于管秦沛与秦越两个孩子,直到秦越长大以后,他们的关系才亲近一些。秦越每个月也会定时打一些钱到赵子悦的户头上。

说白了,赵子悦只是需要钱罢了。

可惜秦越意识不到这点,还对赵子悦愿意亲近他感到十分的激动。

我露出一个微笑,「不用担心。在外面,该给你的面子,我自然会给。」

秦越眼睛一亮。

我和秦越结婚五年,每每我跟秦越回去见赵子悦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见不到她现任丈夫与继子的身影的。据说每次我们来之前,她都会找借口将他们打发走。

我隐隐有一个预感,赵子悦是不想让秦越打扰到她的新家庭。

只有秦越这家伙还一个劲地傻乐,「妈,我们回来了。」

赵子悦冷淡地点了点头,她先是打量了一下我的肚子,「都第五年了,怎么还没有动静?」

我还没出声,秦越就赶在我之前回答道,「现在的年轻人都在忙事业呢,哪有空生孩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