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反击舅妈

反击舅妈

靳卓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小说主人公是的书名叫《反击舅妈》,是一部关于主人公的火热小说,凭借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笑着附和:「嗯,那的确是没考好。」「妮妮考了多少分啊?说出来也让舅妈替你高兴一下。」「还行吧,612分。」

主角:许淮易妮妮靳卓   更新:2022-09-11 00: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淮易妮妮靳卓的其他类型小说《反击舅妈》,由网络作家“靳卓”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主人公是的书名叫《反击舅妈》,是一部关于主人公的火热小说,凭借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笑着附和:「嗯,那的确是没考好。」「妮妮考了多少分啊?说出来也让舅妈替你高兴一下。」「还行吧,612分。」

《反击舅妈》精彩片段

高考后,舅妈来我家炫耀表姐的成绩,还对我冷嘲热讽。


她做作地叹了一口气,开始凡尔赛:


「唉,其实云云这次也没考好,才考了 574 分。」


我笑着附和:「嗯,那的确是没考好。」


「妮妮考了多少分啊?说出来也让舅妈替你高兴一下。」


「还行吧,612 分。」


1


高考后,我接了个很奇怪的兼职——


每晚哄人睡觉,包月八百。


别想歪,是电话里讲故事,不用见面或视频。


每晚十点准时打电话,至于时长多久,全看对方什么时候睡着。


不过,这活对我来讲还算轻松,反正我是个夜猫子,而且,我从小就是个碎嘴子。


用我妈的话说,微信运动要是改成微信唠叨,我每天最少万句起步。


……


晚上 9 点 57 分,闹钟响了。


我熟稔地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红茶,又抱出半个冰镇西瓜。


进卧室,反锁,戴上耳机,准备开工。


微信电话拨过去,只响了一声便被接通。


「喂。」


低沉嗓音自耳机中传来,为这夜色平添了几分蛊惑感。


讲真。


他的声音,别说是包月八百,就是每天免费和他打电话我都愿意。


不过,今天的哄睡还未开始,他便先问了我一个问题。


「想好了,报哪所学校?」


我们是同城,私下里也聊过天,知道彼此都是刚刚结束高考的学生。


他也正是因为高考时期压力过大,才习惯性失眠。


「想好了,」我挖了一勺冰镇西瓜,「交大吧。」


「本市的?」


「嗯。」


咽下西瓜,我反问,「你呢?」


他笑了,声音低沉好听,「还没想好,说不定也报交大,和你做个校友。」


心跳似乎漏了一拍,我抿抿唇,故作淡定。


「好啊,如果真成了校友,再哄睡的话给你打折。」



闲聊过后,我们便进入了哄睡模式。


我盯着 ipad 上给他搜刮来的小故事,温声细语地讲着:


「我捡到了一只熊,一只会说话的小黑熊。」


「小黑熊受了伤,却仍旧一副霸道总裁的架势,用那双黑厚地熊掌挑起我的下巴:嘿,女人,我看上你了……」


耳机里忽然传来一道轻笑声,「你都从哪搜刮来这些小故事的?」


我皱着眉凶他,「闭嘴!闭上眼放空大脑。」


也不知他照做没有,反正,几秒钟后,他委屈巴巴地应了一声:


「我是雇主。」


「你是金主也得按规矩来啊,专心听故事,闭上眼睛。」


我继续讲故事。


不过……


讲了没多久,他似乎还没什么睡意,我却已经意识模糊了。


半梦半醒地,故事也开始乱讲——


「两只小猪走进小木屋一看,嚯,两张韭菜盒子……」


门外响起脚步声,应该是我妈起夜上厕所。


我意识清醒了些,强打起精神继续讲,可没过多久,又开始困意朦胧地胡诌了起来:


「小黑熊哭了:谁偷了我的饺子?还是韭菜鸡蛋馅的……」


耳边似乎传来一道压抑着的低笑声。


我想询问,眼一阖,却彻底睡着了。


3


再醒来,才发现天已亮了。


微信电话居然还没挂断,我戴好耳机,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你还在吗?」


「嗯。」


对方应声,带了几分初醒时的喑哑。


我舔舔唇,发现自己昨晚又给自己讲睡着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人家花着钱,结果把我给哄睡了。


我愧疚难安,小心问道:「昨晚……你睡的怎么样?」


「不错。」


他心情似乎的确不错,又补充了一句,「你的呼噜声挺助眠的。」


「……」我嘴角抽了下,「那昨晚的钱照收哈。」


对方并没有什么异议。


挂断电话,洗漱后我准备去找个正儿八经的兼职,却被我妈告知:许淮回来了。


我眼睛瞬间一亮。


许淮,邻居家的学霸哥哥,目前就读于本市交通大学。


我想考去那里,也都是因为他。


想起许淮,我又不禁想起当初那个幼稚又窝心的承诺——


彼时盛夏,邻居家温润如玉的大哥哥揉乱了我的头发,轻声拒绝了我的表白。


但是他说:


「妮妮认真读书,如果一年后你也考上了交大,我们就在一起,好不好?」


时至今日,我还记得自己当初脆生生地应答:


「好啊!」


我妈的话还没说完,我便已经飞奔出门。


「笃笃——」


我敲了门,并顺势整理了一下裙摆和头发。


门开。


是许淮。


可是,我却瞬间怔住,许淮他……怎么变了?


当初那个黑色短发散在眉角,永远爱白衣,笑起来温润如春风的男孩子,此刻却完全变了——


他穿了套花色衣服,剪了寸头,甚至左耳还戴了一枚很小的耳圈。


鼻梁上架了多年的金丝镜框也已摘下,换成了隐形眼镜。


我错愕不已。


见了我,许淮笑笑,「进来吧。」


我点点头,进门,换鞋,直到坐在沙发上,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考的怎么样?」
许淮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冰可乐,顺手扔给了我。
我手忙脚乱接过来,才愈发感受到他这一年间的改变。
过去,他都会给我拿一瓶我喜欢的果粒橙,然后拧开瓶盖递到我手上。
虽说在本市上学,但交大离我们家这边较远,许淮又很少回来。
偶尔回来我也是在学校补课,尤其是后半年,我们应该都没见过面。
回过神,我拧开可乐抿了一口。
「应该还不错。」
说完,我放下可乐,抬头看他,试探性地说道:「我准备报考交大。」
视线中,许淮又给自己拿了一瓶可乐,听见我的话,拧瓶盖的手无端僵了一下。
两秒后,他又恢复如常,笑道,「挺好的,交大不错。」
他只字没提当初的约定。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正沉默着,许淮忽然又补充了一句。
他静静看着我,意有所指。
「其实,你的分数考得好的话,好的学校有很多,交大也不是唯一的选择。」
交大也不是唯一的选择。
我大抵是听明白其中含义了。
记不清是怎么离开许淮家里的,我随口编了个借口,仓惶离开。
我可真怂。
甚至都没有问他,那句话是不是真的意有所指,他是不是变心了。
出了许家,我没回家,想约闺蜜梁一出去散心,对方却告诉我她脱单了,和我班那个情歌小王子。
我叹了一口气,想了又想,最后独自去吃了火锅。
听说新府路新开了一家火锅店,很火,也够辣。
我独自打车过去。
因为时间尚早,店里还没多少人,一位戴着口罩的男服务生将我带去了较为偏僻的座位。
很热情。
我偷眼看了一下,口罩上方露出的眉眼,巨帅。
收回目光,我又暗叹了一声。
别犯花痴,我现在处于半失恋的状态,总得有点失恋的样子。
于是我一脸幽怨地坐到座位上,看着菜单上的牛肉卷都觉着可怜。
随意点了些菜,我把菜单递回给那位帅哥服务生,「先要这些吧,谢谢。」
他接过菜单,却反问我,「一个人吗?」
我错愕点头,却见他拿起菜单折身离开,不多时回来,往我对面放了一只巨大的玩具熊。
他笑笑,那双眼随之弯了几分。
好看得不像话。
「一个人吃火锅太孤单了,给你找个伴。」
我却怔住,到现在才发现,这声音……好耳熟。
可具体像谁,我却又一时想不起。
这家店上菜速度极快,锅底和一盘盘肉菜陆续被端上。
牛油锅底翻滚的那一刻,我忽然又觉着人间值得。
刚将毛肚鸭肠一股脑扔下锅,还没来得及数秒,手机忽然响了。
说曹操曹操到,是小金主的微信。
「在做什么?」
「吃火锅。」
「一个人?」
我喝了一口果粒橙,点点头,又想起他看不见,便打字道:
「是啊,一个人,你来吗?我请客。」
对方秒回,「好啊。」
可他连地址都没问我。
我正埋头嗦鸭肠时,余光里,对面的大熊玩偶被移开,坐下来一个人。
我错愕抬头,是那名服务生。
鸭肠挂在嘴边,我疑惑开口,「这是……」
对方摘下口罩,露出一张惊为天人的脸,轻笑道,「你不是说,要请我吃火锅吗。」
我怔住。
这……
我在脑中搜刮一番,勉强想起他提过的名字:「 靳卓?」
「嗯。」
我沉默了。
又有点愧疚。
我还以为点我哄睡的是位富家公子哥,可是……
居然要人家白天端盘子送水,然后晚上养活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