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月光下的你

月光下的你

顾亦深宋央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回想起自己的行踪,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因为下午没有课,碰巧好朋友李晓对我说她约了个网友,就在春天百货对面的咖啡厅,然后非要拉着我陪她去见面,刚好对方也带了个朋友,之后我们四个人便在那间咖啡厅里聊了一会天。难道说被顾亦深看见了?

主角:顾亦深宋央   更新:2022-09-10 19: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亦深宋央的其他类型小说《月光下的你》,由网络作家“顾亦深宋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回想起自己的行踪,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因为下午没有课,碰巧好朋友李晓对我说她约了个网友,就在春天百货对面的咖啡厅,然后非要拉着我陪她去见面,刚好对方也带了个朋友,之后我们四个人便在那间咖啡厅里聊了一会天。难道说被顾亦深看见了?

《月光下的你》精彩片段


我推门走进房间的时候,顾亦深似乎刚洗完澡。


他只穿了一件浴袍,半遮半掩着,发梢明显还淌着水,滴落在胸前的浴袍上,隐约可见里面呈小麦色的腹肌。


我有些不太自然,眼光不知道放哪里才好,末了,只得装做什么都没看见,匆匆上前,将托盘里的牛奶放在他的电脑桌上。


「那个,我妈妈问你,有没有需要换洗的衣服让我拿下去。」


顾亦深手里拿着一条毛巾,神色慵懒地擦拭着潮湿的头发,挑眉看向我,想了一下。


「还真有,你等一下。」


随后,他走进浴室,拿了一件衣服出来递给我。


我定眼一看,居然是一条刚换下来的男士内裤......


还这么大剌剌地拿给我。


你妹的......


我忍住要爆粗口的冲动,想要掉头就走......但是,谁让我妈妈是他们家的佣人呢,只得忍辱负重地站在原地,伸出两根手指,小心翼翼地将那条恶心的短裤夹起来。


顾亦深擦好了头发,双手抱胸,玩世不恭地看着我。


我尽量回避着他的眼神,手臂向前伸直,让身体和指尖保持最远的距离,问道:


「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下去了。」


顾亦深嗤笑一声,大概是对我此刻的动作表示嘲笑,凉凉回应:「着什么急,等我把牛奶喝完,你再把杯子拿下去。」


我......


指尖上的东西丢也不是,拿也不是,难道就让我这样举着他的脏内裤等他喝完牛奶?


我认命地放下手臂,嫌恶地将那条内裤拿在手里,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大不了待会多洗几次手」。


顾亦深好看的唇角轻轻勾起,露出一抹得胜的笑意,走到电脑桌旁,端起了那杯牛奶。


他喝得很慢,简直就像猫咪在舔牛奶一样,几分钟过去了,那杯牛奶看上去一点都没少。


我手里捏着他的内裤都快捏出汗来了,分分钟都想丢掉,他却还在那气定神闲地握着杯子,半天才抿那么一小口。


我怀疑他是故意的。


不对,不用怀疑,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你今天下午去哪了?」


就在我快没有耐心继续等他的时候,顾少爷突然开口问道。


下午?


我有些奇怪顾少爷为何没头没脑丢出这样一个问题。


回想起自己的行踪,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


因为下午没有课,碰巧好朋友李晓对我说她约了个网友,就在春天百货对面的咖啡厅,然后非要拉着我陪她去见面,刚好对方也带了个朋友,之后我们四个人便在那间咖啡厅里聊了一会天。


难道说被顾亦深看见了?




不可能那么巧吧。


我蹙了蹙眉头,不管怎么说,不承认就对了。


「哪里都没去,从学校直接回来的。」


听了我的回答后,顾亦深一声不响放下手里的杯子,眼神就那么直直地朝我扫射过来,犀利且夺人。


我感觉背后凉了一下,不自觉调整了一下站立的姿势。


「是吗?哪里都没去?」


顾亦深清冽疏冷的声音响起,不带一丝温度。


我已经隐约听得出来,他的情绪里透露出危险的气息。


难道真的被他看见了我在咖啡厅,可是,就算如此又怎么样,我又没有做什么,难不成我连跟人喝杯咖啡都要经过他的允许?


我索性破罐子破摔,一律打死不认,硬着头皮继续否定道:「没错。」


顾亦深看着我,哂笑一下,然后摇摇头,继而重复拿起那杯牛奶,一饮而尽。


我看他喝完,心下松了一口气,准备走过去拿起杯子,随时开溜。


他仿佛知道我下一步要做什么,拿着那只喝完的杯子在手里不停把玩着,淡淡地开口:


「宋央,你是不是个笨蛋,我给你机会坦白,你偏偏不要,非要我跟你来硬的。」


我听他这样说,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全身心充满戒备看着他:「你......你......你要干嘛?」


顾亦深停止把玩杯子的动作,一双深幽而阴鸷的眼眸盯着我,语气无不嘲讽:


「你现在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还跟人去联谊,那个男的怎么样,很合你的胃口吗?」


联谊?


我有些错愕,原来还真被他看到了我跟别人在咖啡厅,而且还认为我在跟人联谊。


不过,我也不打算跟他解释什么,他爱怎样认为就怎样认为,当务之急,我得赶快溜出房间,免得重蹈之前的覆辙。


于是点点头,「是挺合我的胃口的,你牛奶喝完了吧,杯子可以给我拿下去了吧。」


顾亦深眸色渐渐阴沉下来,将杯子放在电脑桌上,表情看不出一丝情绪。


「喝完了。」


我不知道又哪里惹着这位大少爷了。


我妈妈是他们家的佣人,难道我就没有一点点人身自由了吗,去哪里?做什么?见什么人都要向他报备?


我又不是监狱里的犯人,也是有人权的好不好。


每次只要顾亦深的情绪开始阴晴不定,我就有点点犯怵。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我而言,他已经算得上是危险分子了。


我小心谨慎地走过去,拿过杯子,准备离开房间。


才走到门边,手刚刚碰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