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楚然司霆衍小说

楚然司霆衍小说

楚然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风吹着书房窗帘,簌簌作响。楚然震惊且疑惑:“什么意思?”“我该娶的人是你姐姐,你是以她的名义嫁过来的。”司霆衍的话宛若晴天霹雳,楚然回不过神。什么叫……她是以姐姐的名义嫁给司霆衍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主角:楚然司霆衍   更新:2022-09-10 17: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然司霆衍的其他类型小说《楚然司霆衍小说》,由网络作家“楚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风吹着书房窗帘,簌簌作响。楚然震惊且疑惑:“什么意思?”“我该娶的人是你姐姐,你是以她的名义嫁过来的。”司霆衍的话宛若晴天霹雳,楚然回不过神。什么叫……她是以姐姐的名义嫁给司霆衍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楚然司霆衍小说》精彩片段

风吹着书房窗帘,簌簌作响。

楚然震惊且疑惑:“什么意思?”

“我该娶的人是你姐姐,你是以她的名义嫁过来的。”

司霆衍的话宛若晴天霹雳,楚然回不过神。

什么叫……她是以姐姐的名义嫁给司霆衍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刚欲再问些什么。

司霆衍手机却忽然响起,他接起电话,转身离去。

徒留楚然一个人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凌晨两点。

楚然坐在床上,望着黑夜出神。

凉风透过窗纱吹进来,冷的她浑身一抖,回过神来。

她顾不上此刻是半夜,忙给姐姐苏蔓打去了电话,想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却迟迟没有人接。

末了,楚然只能心烦意乱地翻着手机。

无意间却发现,自己的朋友圈里竟然都是有关司霆衍的文案和图片。

有给他过生日的,有阳光下偷拍司霆衍侧脸的,还有时不时的爱心便当……

总之无处不透漏着爱慕与甜蜜。

她手指快速往上划着,直到翻到三年前最初那条。

“世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和心爱之人白头偕老,傅教授,余生请多指教!”

配图是他们那张夹在落灰相册里的结婚照。

楚然怔怔地看着,一夜不得入睡。

第二天,她精神不振地出了房间,想找司霆衍问个清楚。

却见司霆衍一身灰色西装,手戴名表,一副盛装模样。

司霆衍瞟了眼她身上皱巴巴的睡衣,眉心紧蹙:“今天柳氏酒会,你就穿这个?”

酒会?

楚然还没回过神。

一旁管家捧着件礼服走过来:“夫人,这是为您准备的礼服,您快去换上吧。”

楚然本想拒绝,可转念一想,说不定会在酒会上见到爸妈和姐姐,便应了下来。

两个小时后。

柳氏酒会上。

楚然跟在司霆衍身边,四处寻找着,终于看见三道熟悉的身影。

趁着司霆衍正与人说着话,她转身往那边走去。

“爸妈!姐!”楚然快步走上前,正要开口问些什么。

迎面,却见父亲苏士廉板着一张脸,明显不悦。

而母亲蒋惠兰更是直接说:“傅太太人多事忙,我们就不打扰了。”

话落,他们转身就走。

楚然一怔,从小到大,父母从没有这么对过自己。

连日来的强压的情绪在此刻都叫嚣着涌了出来。

她强压着鼻间的酸涩:“爸妈,我出了车祸,忘了很多事情,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这三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闻言,二老愣了下,眼里却满是怀疑。

一旁听着的苏蔓先开了口:“爸,你们先去一旁休息,我来和她说吧。”

苏父苏母点了点头,没和楚然多说一句,就相携着往另一边走去。

楚然心里发涩,但还是转头看向苏蔓这张与自己有八分相似的脸:“姐,司霆衍说我当初是替你嫁给他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蔓没回,只顺着问:“他还说什么了?”

楚然摇了摇头。

见状,苏蔓眸中闪过一抹晦暗:“他没说错,傅家和我们家有婚约,本来该嫁给他的人是我,但你喜欢枕书,我只好放弃我的爱情,成全你了。”

闻言,楚然哑然。

苏蔓继续说:“不管你当初是真的喜欢他,还是只是为了抢我喜欢的东西,现在都不重要了。还有别的事吗?”

楚然想说些什么,声音却堵在喉咙里怎么也发不出。

最后,只逼出一句话:“对不起。”

苏蔓却讥讽一笑:“对不起?那你倒是把枕书还给我啊!”



楚然一怔,一时间竟不知道该答应还是拒绝。

这时,察觉楚然不见的司霆衍寻过来。

见她神色不太对,他看向苏蔓:“你们说了什么?”

苏蔓清浅一笑:“楚然说她什么都不记得,要把你还给我。”

司霆衍闻言眼神冷了下来,看向楚然:“是吗?”

楚然垂眸避开他目光。

见状,司霆衍脸色更沉,他冷冷瞥了苏蔓一眼,拉着楚然转身离开。

一路回到车上,慢慢驶离会场。

司霆衍半个字都没有说,车后座上一片沉寂。

楚然也是一片心烦意乱。

爸妈的态度和苏蔓的话在脑海里不断交错。

她转头看向司霆衍棱角分明的侧脸,终是没忍住问:“你当初既然知道我是替我姐嫁给你,为什么还会同意结婚?”

司霆衍转头看来,薄唇微微张合:“都一样。”

楚然愣了下,才从他冷漠的眼里找到了答案。

不论是自己还是姐姐,他一个都不喜欢,所以无所谓。

回到别墅。

司霆衍径直回了房间。

楚然看着他背影,心口像憋着口气呼吸不畅。

最后只能和管家说:“我出去走走。”

然后走出了别墅。

炽夏的天白云缥缈,晴空万里。

楚然沿着林荫道走着,一直积压在心间的郁气似乎也慢慢消减。

下一瞬,她脚步顿在原地,怔怔看着迎面走来的人。

四目相对,闺蜜袁茜也愣了一下。

可很快,她就收回目光,像陌生人一样从楚然身边走过。

“茜茜。”

楚然连忙拉住她,刚要开口说自己失忆的事。

袁茜先一步甩开她手:“别这么叫我!”

楚然有些受伤,但还是压着难受:“我忘了这三年自己都做过什么,但我是真心拿你当朋友的。”

闻言,袁茜神色有些复杂。

半晌,才开口:“所以你现在找我是想说什么?”

楚然知道她这是心软了,也不敢奢求原谅,只问:“我和司霆衍的事,你知道多少?”

听到司霆衍的名字,袁茜沉默了瞬:“我只知道一开始你姐不愿意嫁给傅教授,让你替嫁,你本来不愿意,但是你爸妈也劝你答应,你拗不过,就嫁了。”

“婚后半年你挺幸福的,但是半年后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性情大变,开始疑神疑鬼,到后来居然怀疑我喜欢傅教授,我们大吵了一架,就再没联系。”

楚然闻言,却惊愕在原地。

袁茜的话为什么和她姐说的完全不一样?!

可是袁茜没必要骗自己!

想到这儿,楚然心潮翻涌,连带着对袁茜是何时离去的都没有了印象。

天色渐晓。

楚然坐在路边长椅,望着骤然亮起的街灯,脑海里袁茜和苏蔓的话争相浮涌。

突然,手机响起。

楚然看着屏幕上“司霆衍”的备注,迟疑着接起了电话。

紧接着,就听男人清冷的声音响起:“你在哪?”

半晌,楚然都没有开口。

“楚然?”

电话里,司霆衍的声音掺杂着不耐。

楚然也彻底回过神,告知了地址。

“等着。”扔下这两个字,司霆衍利落挂断了电话。

十五分钟后。

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路边。

车窗降下,露出司霆衍清隽的侧脸。

他看着长椅上出神的楚然:“上车。”

楚然没动:“司霆衍,我刚刚遇到袁茜了。”

司霆衍眉心微蹙:“然后呢?”

楚然目光聚焦在他俊朗的面容上,有些茫然:“她说,当初我嫁给你并非自愿。”



夜色寂静,只有蝉鸣不绝。

楚然凝视着司霆衍如玉面容,声音发涩:“司霆衍,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三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到底爱不爱你!”

司霆衍垂眸看着她许久,最终只说了一句:“那是你的事,我怎么知道。”

他永远都是这样,对于两人之间的事情三缄其口!

楚然所有想问的话都被他这种态度堵了回来。

沉默在两人间氤氲。

许久,司霆衍先开了口:“很晚了,回去吧。”

楚然内心挣扎了会儿,还是决定顺从上车。

一路无言。

翌日清早,一夜不得入睡的楚然躺在床上,听着外面响起的引擎声,起身走到窗前。

目送着司霆衍离去,她一个人在房间里翻着以前的东西,试图记起些什么。

可依旧一片空白。

这时,管家上来说苏蔓来了。

楚然突然想起昨天袁茜说的那些话,神情有些复杂。

但还是下了楼。

客厅里。

苏蔓熟稔的坐在沙发上,环视四周:“今天周六,枕书怎么不在家?”

“姐姐找他有事?”苏蔓装作漫不经心的问。

苏蔓神情顿了顿,但很快就恢复如常:“我今天来是找你的,上次宴会你说把枕书还给我的事,是不是该兑现了?”

楚然抱着抱枕的手臂微微收紧:“姐,当初你真的是忍痛割爱将他让给了我吗?”

“当然。”

见苏蔓没有半点心虚,楚然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当初自己说错了什么,让袁茜误会!

她深吸了口气,再问:“那这些事情,爸妈知道吗?”

苏蔓皱了皱眉:“你问来问去,到底想说什么?”

楚然直直望进她眼里:“我想见见爸妈。”

两人相视,气氛慢慢沉寂下来。

许久,苏蔓才开口:“好。”

半小时后,苏家。

楚然落在腿上的拳紧攥着:“爸,您能不能告诉我,三年前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

“过去的事既然你忘了,那就像蔓蔓说的那样,换回来!”

苏父一脸漠然,丝毫不问楚然的想法,直接做下了决定。

“这些年你丢尽了苏家的脸,等离婚之后,你该去哪儿去哪儿,还我们苏家一个清净!”

闻言,楚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清净!

她怔怔望着对面沙发上的苏父苏母以及苏蔓,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存在竟然是打扰!

楚然怔坐在那儿,心里的热意慢慢冷却:“如果我拒绝呢?”

苏父冷下了脸,还没开口,苏母便先一步说:“那你现在就滚出去!”

这一刻,楚然眼里的光寂灭了瞬。

她耳畔嗡鸣,只能呢喃一句:“我……也是你们的女儿啊!”

可面前三人的冷眼,将楚然仅剩的希冀碾灭。

她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苏家。

临近傍晚的天阴沉沉的,雷声闪电轰鸣。

顷刻间,瓢泼大雨落下。

楚然淋着雨走着,满身彷徨无措。

她活了二十多年,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被家人抛弃,驱逐!

她搞不懂,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一觉醒来,她莫名其妙嫁给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朋友决裂,姐姐欺骗,爸妈不认……

倏然间,头顶冰冷的雨被遮挡。

楚然抬头就对上司霆衍复杂的眼。

那一瞬,好像有什么感情从心底迸发出来一样。

她眼眶发烫,嗓音喑哑:“司霆衍,现在这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对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