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学霸会卡分

学霸会卡分

朱苗苗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原身叫朱苗苗,高三学生,对学霸校草陈斯文告白失败,就想到跳楼自杀这一出。我可是很惜命的,就是有点倒霉,研究生毕业答辩那天在校园里遭遇了车祸。再次醒来,我就魂穿到了朱苗苗身上。我大声朝楼下喊道,「各位散了吧,回去上晚自习吧,我不跳了。」真社死场面,还好我心理素质强。这时,陈斯文出现了,眼神厌恶,「朱苗苗,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喜欢你这个学渣!永远的垃圾!」听他这么说,我的暴脾气瞬间上来了。

主角:朱苗苗   更新:2022-09-10 14: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朱苗苗的其他类型小说《学霸会卡分》,由网络作家“朱苗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原身叫朱苗苗,高三学生,对学霸校草陈斯文告白失败,就想到跳楼自杀这一出。我可是很惜命的,就是有点倒霉,研究生毕业答辩那天在校园里遭遇了车祸。再次醒来,我就魂穿到了朱苗苗身上。我大声朝楼下喊道,「各位散了吧,回去上晚自习吧,我不跳了。」真社死场面,还好我心理素质强。这时,陈斯文出现了,眼神厌恶,「朱苗苗,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喜欢你这个学渣!永远的垃圾!」听他这么说,我的暴脾气瞬间上来了。

《学霸会卡分》精彩片段

高考前,我刚穿到一名陌生女孩身上,就社死了!

年级第一的校草学霸,居然当众羞辱我是垃圾学渣!!

呵,考满分,年级第一算什么!

我会……卡分数!!

我刚魂穿过来,就社死了。

对学霸校草死缠烂打不成,还闹着跳楼,全校围观。

小雨飘飘,我打了一个寒颤,看着陌生的身体,再看看楼下的广大师生朋友们,我真是焦点啊。

以前的我光环加身,省高考状元,北大研究生,一路都是焦点,收获掌声和鲜花。

现在的这副身体,也是焦点,却都是嘲讽和辱骂。

楼下好事者起哄,「朱苗苗,你跳啊,年级倒数还有脸追学霸,以死相逼,臭不要脸,简直是我们二中的耻辱!」

原身叫朱苗苗,高三学生,对学霸校草陈斯文告白失败,就想到跳楼自杀这一出。

我可是很惜命的,就是有点倒霉,研究生毕业答辩那天在校园里遭遇了车祸。

再次醒来,我就魂穿到了朱苗苗身上。

我大声朝楼下喊道,「各位散了吧,回去上晚自习吧,我不跳了。」

真社死场面,还好我心理素质强。

这时,陈斯文出现了,眼神厌恶,「朱苗苗,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喜欢你这个学渣!永远的垃圾!」

听他这么说,我的暴脾气瞬间上来了。

看到天台旁边有个喇叭,直接拿起来,冲着楼下大喊,「陈斯文,你不配斯文二字,歧视学渣,还漠视生命,就算你学习再好又如何,没良知!」

「你才是垃圾,根本不配入我的眼!」

我此话一出,引全场沉思。嘿,习惯了,我以前经常作为优秀生上台演讲,极具感染力。

这时,一个高挑的女生喊话道,「苗苗,快下来,你爸爸刚刚打来电话说,你要是考不上大学就回家种地吧。」

接着众人哄笑,喊我回家种地,我再次社死......



我被揪到了校长办公室,班主任要求开除我,理由是我耽误了学霸陈斯文的学习。

为了保护这颗清华的种子,就得把我这野草除了!

「朱苗苗,你学习成绩太差了,不如去上个专科,学习种植技术也行。」班主任和其他老师肆意地嘲讽,在他们眼中学渣没有尊严。

我轻笑,「如果我学习成绩很好呢?」

「开什么玩笑,你有几斤几两我能不知道?」班主任一脸嫌弃。

这时,校长发话了,「这样吧,朱苗苗如果你这次月考全科及格,就可以留下,不然就另外找一条合适你的路。」

「距离月考还有三天,朱苗苗你可得加油了。」班主任阴阳怪气,眉飞色舞,她觉得我被开除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我打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那个喊我种地的高挑女生,她眼里的幸灾乐祸还没来得及收起来。

只一瞬,她立刻变脸,关心地问我,「苗苗,没事吧。」

班主任见到她,立刻笑脸相迎,「是于雯啊,上次月考成绩不错,你和陈斯文互相争抢前两名,老师相信你们会是清华北大未来之光。」

班主任再看我,满脸嫌弃,「你和朱苗苗是表姐妹,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原来我和这个于雯是表姐妹啊。

离开学校的路上,我获知了很多信息。

我是一乡下贫困生,寄住在城里的于雯家里。

这些先不管,还是先了解一下学校的月考,「月考成绩有人考过满分吗?」

于雯按捺不住得意,「我和陈斯文都考过,英语和物理满分。」话锋一转,「苗苗,你问这个做什么?你不会是想作弊吧?就算你作弊,陈斯文也不会喜欢你!」

呵呵,我冷笑一声。

作弊?

我根本不屑好吧!

回到家后,哦不,回到于雯的家里后,我迅速翻阅前几次的月考试卷。

朱苗苗的成绩惨不忍睹,数学 58 分,英文 69 分,理综 120 分……

我无奈叹气,迅速订正起来,直到凌晨五点,终于做完了 3 套月考卷,以前做题的手感又回来了。

其实这月考卷不算难,后面数学大题,我轻松就解出来了。

满分应该没问题,但我有一个恶趣味……



晚上回到于雯家里后,我发现于雯被她父母打了。

她父母,也就是我的舅舅和舅妈。

「你看看人家苗苗就要去参加省奥赛了,亏你还是年级第二呢,怎么那三个名额里没有你?」

我在门外听着训斥声,无所谓地耸耸肩。

三个省奥赛的名额里,有我,陈斯文,还有另一个从小学奥数的同学。

啪!

房间里再次传来甩巴掌的声音,伴随着舅妈的尖利声,「她朱苗苗不过是寄宿在我们家而已,她一个农村出身的怎么就能参加省奥赛了?你年级第二,丢不丢人?滚去学习!」

房门开了,于雯捂着红肿的脸走出来,狠狠瞪着我,满是怨毒。

我大大方方地冲她一笑,「哎呦,真惨,被打得不轻呢。」

「朱苗苗,你怎么幸灾乐祸,心思歹毒!」

我承认我幸灾乐祸,但要说起心思歹毒,还得是她!

我冷笑一声,然后将手里的一沓情书扔在她面前,「这些情书是你写给我的吧?」

于雯神色紧张,掩饰道:「你在胡言乱语什么,我怎么会给你写情书?」

「这几个月以来你模仿陈斯文的笔迹,并且以他的名义给我写情书,对吧?」我冷哼一声,直接拆穿了她歹毒的把戏。

事情是这样的,我在房间里看到一个抽屉被锁了起来,出于好奇心找了钥匙打开,里面有一沓情书还有一本日记。

情书很肉麻,是『陈斯文』写的,说什么愿意做朱苗苗的守护天使,爱之盔甲。

不过全是套话,网上一抄一大把,但偏偏击中了朱苗苗的心。

朱苗苗的日记里写了她寄宿在于雯家里两年来的痛苦,她原本脑子聪明,学习底子不错,好几次考试都名列前茅,超过了于雯,但没有预想的夸奖,反而遭到了舅舅一家的挤兑和报复。

挤兑她一个农村出身的寒酸女孩,怎么能考过她们的宝贝女儿?凭什么?

为了报复她考得好,就在生活上苛待她,比如周末丢下她,他们一家去游乐场,还有专门给于雯请名师补课,就不给她补。

朱苗苗想过反抗,给自己的父母打电话寻求帮助,但舅舅一家都戴着伪善的面具,反过来向她父母告状,说她不听话,还暗暗威胁不许她寄宿了。

朱苗苗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哪里玩得过舅舅一家的心机?

朱苗苗只能一个人备受煎熬,偶然一次下雨,陈斯文邀她共撑伞,少女的心似乎有了依托。

紧接着,『陈斯文』开始给她写情书,少女的心患得患失,无心学习,一次骑车摔断腿住院一个月,学习彻底落下了。

再后来,她渐渐有了心理问题,无法接受情书里的『陈斯文』和现实中的陈斯文,为何反差那么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