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傅机长丫头放你自由了

傅机长丫头放你自由了

傅嗣聿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和嗣聿都会一起去老宅陪爷爷吃团圆饭,也是我和他能见面的日子。”她已经结婚三年,她的丈夫是航空公司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机长,经常飞往世界各地,还有一些其他原因,导致他们夫妻聚少离多,关系比合租室友还要疏离。

主角:简星澄傅嗣聿   更新:2022-09-10 22: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星澄傅嗣聿的其他类型小说《傅机长丫头放你自由了》,由网络作家“傅嗣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和嗣聿都会一起去老宅陪爷爷吃团圆饭,也是我和他能见面的日子。”她已经结婚三年,她的丈夫是航空公司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机长,经常飞往世界各地,还有一些其他原因,导致他们夫妻聚少离多,关系比合租室友还要疏离。

《傅机长丫头放你自由了》精彩片段

A市仁术医院。

简星澄不记得这是她做的第几台急救手术,这一整夜,她忙得连一口水都没有喝,直到天明。

她顺着冰冷的墙壁,身子渐渐滑落,累得跌坐在地上,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了。

缓了换一会儿,她从地上爬起来,回到医生休息室,坐在床上,抓住自己发抖的左手,眼底闪过一丝无奈。

陈天奕推门进来,刚好看到她在按自己的手,他立刻关上门,脸色严肃:“你休息一段时间,再去复查一下,别再耽搁。”

简星澄扯了扯嘴角,淡淡道:“中秋之后吧。”

“星澄,干嘛非要等到中秋?你的情况不乐观,再拖下去……”

“往年中秋,我和嗣聿都会一起去老宅陪爷爷吃团圆饭,也是我和他能见面的日子。”

她已经结婚三年,她的丈夫是航空公司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机长,经常飞往世界各地,还有一些其他原因,导致他们夫妻聚少离多,关系比合租室友还要疏离。

“为了和他见一面,拿自己的身体冒险,值得吗?”陈天奕一脸忧地伤望着她憔悴的脸。

沉默片刻,简星澄微笑着点头:“为了爷爷,值得。”

……

中秋来临,本是团圆的喜庆日子,可是傅嗣聿却迟迟没有回来。

一桌的菜,几乎都是他喜欢吃的,已经快凉了。

傅老爷子冷着脸坐在桌前,面色严峻,愤怒。

“爷爷,他工作太忙了,也很不容易,咱们先吃吧,别等了。”

她暗自神伤,看来,嗣聿是不会回来了。

“唉。”傅老爷子叹了一口气,“我倒没什么,可他天天不回家,苦了你。”

“没关系爷爷,我也忙,这样挺好的,要不然他回家可能也会见不到我。”她强颜欢笑。

“你们夫妻俩不见面,什么时候才能有孩子?”

傅老爷子唉声叹气,“好了,不说了,这么好的日子,得珍惜,爷爷已经过一年少一年了。”

简星澄忧心忡忡,她是医生,当然能看得出来爷爷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

爷爷特别希望她和傅嗣聿能够有孩子。

可是她跟嗣聿一年也见不到几次……

深夜,简星澄躺在床上,给丈夫发了微信,可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结婚三年,她从来不打电话给他,怕耽误他工作,也怕他会觉得烦,她有事只会发短信等他回复。

结果他连中秋都不愿意回来了。

就算他不想见她,但是傅老爷子是他的亲爷爷。

她想不通,于是鼓起勇气打了三年来第一通电话。

足足几十秒,那一头才接通,“喂。”

“嗣聿。”简星澄心里有些紧张,“你今天怎么没回家?”

“忙。”他的态度十分冷漠,“有什么事等我忙完才再说,先挂了。”

简星澄刚要开口问他什么事,却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熟悉的女人声音,柔媚入骨,“嗣聿,我洗好了。”

然后,傅嗣聿挂断。

那声音,分明是……汪云霜。

简星澄颤抖的手,鬼使神差地去翻汪云霜的微博动态。

汪云霜的账号下面显示:【东临航空副机长】。

她发的微博内容,大多都跟傅嗣聿有关。

不知不觉,简星澄翻到了汪云霜一个月前的博文:【给某个迷糊的大帅比送钱包去~】

这条博文的配图,简星澄很熟,是傅嗣聿的钱夹。

今年春节爷爷给的礼物,她也有一只同款。

简星澄视线模糊地继续往下翻,发现在此之前,汪云霜还发了一篇博文:【世界黑暗,你是唯一的光亮。长夜漫漫,幸而有你。】

博文配图是傅嗣聿模糊的背影。

原来他们早已在尘世喧嚣中,将隐晦爱意说到最尽兴。"



翌日。

简星澄难得有假期,一早就去傅嗣聿的单位送她亲手做的月饼。

刚到办公室门口,便看到一个女人正在傅嗣聿怀里痛哭。

“嗣聿哥,我什么都没了,只剩下你了,我真的好害怕有一天会失去你。”

傅嗣聿并没有推开她,而是轻轻搂住她的背,像哄孩子似的哄着她,清冷的俊颜此刻温柔至极。

“云霜,别担心,我不会不管你的,我会保护你一辈子。”

简星澄愣住了,一股股酸楚涌上心头。

她的丈夫一年和她见面不超过三次,却对别的女人说会保护她一辈子。

疼痛感再一次袭来,简星澄的手开始发抖,甚至握不住手中的点心盒。

啪!

盒子垂直掉在地上。

听到动静,办公室里的两个人同时往门口看。

汪云霜先是愣了愣,随后轻轻挑了挑眉,一脸挑衅。

但是当她面对傅嗣聿的时候,又是一脸无辜和大方,“机长,那我先去准备下次的飞行会议,你忙好了也赶紧过来。”

傅嗣聿点头:“好。”

一个“好”字便能听出,他对汪云霜有多纵容。

可是对于自己这个妻子,他从来都没有这样温柔过。

哪怕是他本应该做的事情,他都不愿意说一个好字,就像这一次中秋,他应该回来,可是却理直气壮的在外面厮混,连他亲爷爷都不愿意见。

汪云霜经过简星澄的时候,朝她微微一笑,点头表示礼貌,可眼中却充满了蔑视。

简星澄没有理会,直接关上门,力道很大。

她直径来到了傅嗣聿面前,“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解释一下?”

傅嗣聿语气清冷淡漠,“没什么解释的,别忘了当初结婚,我们约法三章,互不干涉对方生活。”

说完,他便要与她擦肩而过。

“等一下。”简星澄拉住他的手腕,“那你是否记得,约法三章里,有一条是我们每年至少同房一次,可你却一次都没遵守过。”

傅嗣聿垂眸看了一眼她牵着他的手,力道很紧,他冷冷地挣脱开,“在我的办公室谈这种事,你确定?”

“要不然你今晚回家?”她讽刺一笑。

她知道他不会回去,所以才来这里。

为了爷爷,她可以不要尊严。

男人微微眯眸,眼底闪过一抹冷厉,他一把抓住简星澄的手,将她带到了休息室里,咚的一声关上门。

一切结束之后,简星澄腰酸背痛,本就难受的身体经过激烈的运动更是全身发抖。

他来来回回折腾了她三次。

结束之后,他仅仅只是系好了皮带,冷冷地告诉她,“这三年的全部给你,明年再见,如果还有明年。”

就像在履行一场公事,深深地刺痛简星澄。

他们哪里像夫妻,露水姻缘都比这更柔情。

简星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撑着酸痛的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明明身子在发抖,可是心却凉到入骨。

男人整理好衣服之后,冷酷地开口,“穿好衣服你可以走了。”

说完,他率先离开了休息室,甚至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等他走后,简星澄忽然捂着自己的手,疼得倒在床上,浑身蜷缩成了一团。"



简星澄拖着疼痛的手,回医院复查。

确诊中期骨癌。

得知这个结果,简星澄并不意外。

只是感觉心里彻骨的凉。

癌细胞在她的手骨重要位置,最好直接手术,但是很大概率会导致手臂瘫痪。

若是进行化疗,可以消灭部分癌细胞,降低手术难度和瘫痪风险,但可能化疗无效,拖成了癌细胞转移。

简星澄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化疗。

她的爱情已经糟糕成这个样子,总不能连事业也毁了!

如果化疗失败她就认了,这是她的命。

吃了止疼药后,她继续用工作麻痹自己。

……

一个月后。

简星澄如往常一样在医院忙碌。

她还没有开始化疗,主治医生一直在催她,但因为不确定是否怀孕,简星澄一直在拖延。

上一次和傅嗣聿发生了关系,算算日子差不多了,今天忙完,她会去做个检测。

她刚给一个急诊病人做完检查,手腕一把被人抓住。

简星澄转过身,有些诧异,“你怎么在这儿?”

她以为明年才能见到他。

傅嗣聿脸色格外严峻、着急,“跟我来。”

他拉着简星澄,停在一张病床前。

病床上躺着一个女人,下面都是血,脸上毫无血色,呼吸微弱!

“她怀孕两个月,意外流产,救她!”傅嗣聿开口。

怀孕两个月?

简星澄似乎想起什么,心里陡然一阵刺痛。

难道这孩子是他的?

简星澄茫然的看向傅嗣聿。

他凭什么这么羞辱她?

不满她的走神,傅嗣聿手上用了些力气:“简星澄,你的专业素养呢?”

“啊!”汪云霜痛呼出声。

“快救她!”傅嗣聿冲简星澄怒道。

简星澄强忍心痛,给汪云霜进行了检查。

随后,她脸色一惊,立刻跟护士说,“患者大出血,准备手术室!”

现在只有她能给汪云霜做手术,别的医生来不及赶过来。

“她的血型?”简星澄问。

傅嗣聿毫不犹豫道:“AB型。”

简星澄跟几个医护人员推着病床,往手术室的方向跑去。

傅嗣聿一路跟着,紧紧地握住了汪云霜的手,“别担心,我就在外面,你一定会没事。”

王云霜不停地流着眼泪,盯着傅嗣聿。

进手术室前,傅嗣聿抓住了简星澄手,一脸冷厉,“向我保证,你会治好她!”

简星澄心头一疼,用力甩开他的手,“既然你找我,就必须信我。”

说完,她走进了手术室。

一切准备就绪。

麻醉师刚准备打麻,汪云霜忽然开口:“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简星澄问。

汪云霜虚弱道:“你们……你们是夫妻,你会不会因为我和嗣聿哥的关系,再加上我怀孕,故意针对我?”

汪云霜的话更加确定了简星澄心中的想法,这果然是傅嗣聿的孩子。

她心脏就像被刀子狠狠地切碎,血肉模糊!

手术室的人很诧异,简医生结婚了?

简星澄刚要开口,却看到医用监控仪上不断下降的数字,迅速对麻醉师说:“快给她麻醉。”

手术过程中,面对浓重的血腥味儿,简星澄竟然有好几次都想吐,她明明早就已经习惯了。

或许因为傅嗣聿出轨恶心到她,所以才会引发生理不适。

……

傅嗣聿在外面焦急地等候,却接到了一份病危通知书,要切除子宫。

他脸色大惊,却还是签了字。

“告诉简星澄,如果云霜出事,我不会放过她!”

他甚至有些后悔找简星澄。

手术终于结束,汪云霜被推了出来,已经没有生命危险。

他冷冷地看了一眼简星澄,什么也没说,跟着汪云霜去了病房。

简星澄盯着他越来越模糊的身影,嘴角扬起绝望的笑容。

手术后。

简星澄以为会等来傅嗣聿的离婚协议书。

没想到,最先到来的,却是汪云霜的起诉书。"



院长让简星澄去汪云霜的病房解释清楚,争取获得她的谅解。

简星澄感到可悲,她拼尽全力将汪云霜的命救了回来,可最终结果却是被她起诉。

她走到病房门口时,汪云霜正在声嘶力竭的哭诉。

“嗣聿哥,我没有子宫了,我再也不能生孩子了!”

“她因为我们两个人的关系,所以恨我,故意报复我!”

“手术之前我还问她会不会生我的气,当时她的眼神就不对劲,什么也没说,就让他们给我打了麻醉。”

“嗣聿哥,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对不起。”傅嗣聿很自责,紧紧抱着怀中的女人为她抹去眼泪,“是我的错,我不该找她。”

当时云霜出事,这家医院是最近的,他也不知怎么了,鬼使神差地找了简星澄。

汪云霜哭的濒临崩溃,傅嗣聿很心疼,“别哭了,好好养病。”

简星澄本来想去解释,可是看到她哭成这样,就想等她冷静下来再说。

她刚要走,汪云霜发现了她!

“是你!”汪云霜狠狠地瞪着她,“你为什么走?心虚了吗?”

简星澄知道现在这种状况,她已经里外不是人,但是她得向患者解释,于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先对上的,便是傅嗣聿冰冷的眼神,他的眼中充满了愤怒,鄙视和失望。

避开男人令自己心痛的眼神,她面向愤怒的汪云霜,“汪小姐,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你听我解释……”

“你真能理解我的心情吗?”汪云霜打断她的话,“我当不成母亲了,你的子宫还好好的,你当然可以说风凉话了!”

“……”

是呀,自己的子宫还好好的,可是她得了骨癌,如果她怀孕了,选择生下孩子她会死。

如果她没怀孕,那么后续的化疗,大量的药物和手术,就算侥幸活下来,也会让她再也无法生育。

所以自己怎么就是说风凉话了?

委屈的不是汪云霜一个。

只是汪云霜的委屈,全世界都能看得到,都会心疼她。

而简星澄的委屈,没人看到,也没人在意。

“汪小姐,之所以切除你的子宫,是因为手术过程中,我在你的子宫里发现了肿瘤,这颗肿瘤是导致你流产的原因,当时肿瘤已经破裂,如果要保住你的命,必须要切除子宫。”

“我还得感谢你吗?”汪云霜哭着说:“你是医生,你当然怎么说都有理,我又不懂医!”

汪云霜楚楚可怜地蜷缩在傅嗣聿怀中发抖。

傅嗣聿心疼不已,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脑勺,转过头冷冷地望着自己的妻子,“简星澄,我就问你一句,肿瘤是你弄破的吗?”

沉默了片刻之后,简星澄点头,“是的,但那是因为……”

“够了!”他打断她的话,“出去!”

他紧紧地搂着怀中的女人,眼中充满了怒火。

简星澄失魂落魄地离开了病房。

他们以为,医生在手术室里,是全能全知的神吗?

就算找世界上最好的医生给她做手术,那颗肿瘤也大概率会破。

“嗣聿哥,我该怎么办?我生不了孩子,谁还会去娶我?”

“我娶你。”傅嗣聿紧紧握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你的一生,我负责。”

简星澄脚步骤停。

病房里传出来的承诺,就像尖刀一样狠狠地插进了她的胸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