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沈莫离萧宸烬

沈莫离萧宸烬

沈莫离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许氏跟着张婆子离开,沈莫离松了一口气,危机暂时解除,她等两人进了厨房,偷偷溜进东屋将银子放了回去。还好原主之前虽然懒滑,但没做过出格的事,不然仅凭自己的一言一语打消不了张婆子的怀疑。沈莫离看过书,知道张婆子最是面冷心软,只要自己对男主好,张婆子就不会苛待她。

主角:沈莫离萧宸烬   更新:2022-09-10 14: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莫离萧宸烬的其他类型小说《沈莫离萧宸烬》,由网络作家“沈莫离”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许氏跟着张婆子离开,沈莫离松了一口气,危机暂时解除,她等两人进了厨房,偷偷溜进东屋将银子放了回去。还好原主之前虽然懒滑,但没做过出格的事,不然仅凭自己的一言一语打消不了张婆子的怀疑。沈莫离看过书,知道张婆子最是面冷心软,只要自己对男主好,张婆子就不会苛待她。

《沈莫离萧宸烬》精彩片段

沈莫离睁开眼,额头磕到了桌角,青红一片。



她想伸手揉一揉,胳膊一抬却发现身上穿的竟然是古装,洗得发白的衣裙袖口上都打着补丁,左边挂着个小包袱。



沈莫离秀眉微蹙,总觉得这场景有些眼熟,她解开包袱,里面装着两身换洗的衣裳,往下翻了翻,竟翻出一角银锞子。沈莫离太阳穴嗡嗡地疼,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穿书了,穿到昨晚看的男频小说里。



原书中男主虽是寒门出身,但惊才绝艳,凭着聪明才智一路考中状元,得到皇上赏识,加官进爵,成为大燕朝最年轻的首辅。还娶了京城贵女为妻,可谓开挂的一生。



然而如此完美的男主也有污点,养了五年的童养媳看不上他家的穷酸,偷了男主进京赶考的钱想跑路,被当场抓住。



原主被赶出家门,她孤身一人又是个漂亮的姑娘,路上被人骗走卖进青楼里,原主在里面被折磨死。



想到这,沈莫离打了个寒颤儿,她一个美食博主,竟然穿成了这个偷钱跑路的童养媳。



而马上,就会有人来捉赃。



果然,刚等她收拾完,房门就被猛地推开。



“娘,我说啥来着,这老三家的就是不安分,长得妖妖娆娆的,现在竟然还想偷跑!”



许氏挺着个大肚子,一把扯过来沈莫离手里的包袱,语气尖酸。



她身边的婆子沉着脸,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鬓角夹杂着几根白发,高耸的颧骨让她显得严肃凶狠,这就是男主的母亲张婆子,此时她正一言不发地盯着沈莫离。



沈莫离心里有些犯憷,她知道,这是原主残留的意识。



原主对张婆子又怕又恨,恨张婆子买了她,要不然凭她的相貌都能给镇上的老爷做妾,何必要在季家过苦日子。



沈莫离对原主的想法不置可否,她站起身缓了缓神,开口。



“娘,我没想跑,包袱里是给相公的换洗衣服,天热了,我想送饭的时候让大郎给他带着。”



说着,就解开包袱,里面放着两件轻薄的夏衫,虽然洗得发白但看起来干净整洁,正是张婆子给萧宸烬亲手做的。



许氏看张婆子板着的脸缓和下来,心里有些着急,她早就看老三家的不顺眼了,三房都靠她们养着。



老三读书好也就罢了,以后取得功名她们也能跟着沾光,这老三家的长得跟个妖精似的,干不了重活不说,还多了张吃饭的嘴。



许氏越想胸口越闷,扒拉了两下包袱,几个铜板从衣服里掉出来,她眼睛“倏”地一下就亮了。



“好啊,你竟然还敢偷钱,娘你看看,这是不是三弟进京赶考的钱!”许氏面上得意,把银子递给张婆子。



张婆子指尖捏的发白,眼神里透着尖锐,令人生畏。



沈莫离是她做主买回来的,看她长得漂亮像有福气的人,算命的先生也说她天庭饱满是旺夫相,这几年她偷懒耍滑自己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忍了,但是.……



“我们季家容不下偷东西的媳妇!”



张婆子厉声呵斥,沈莫离小心肝颤了颤,她可不要被赶出去。



“娘,我没偷钱,那是我绣帕子存下来的,相公读书辛苦,我想着给他买点吃的补补身子……”



沈莫离说着说着头就低下去,一张俏脸通红,带着女儿家的娇羞,俨然一个只想着相公的小媳妇。



许氏被她的厚脸皮惊到,“她说谎!”



“够了,你看到沈莫离偷钱了?”张婆子长脸一拉,本来就凶的脸更凶了,许氏讷讷不敢再多话,她这婆婆就偏心三房。



“你有体贴老三的心就好,等老三考得功名,你们的好他都记着呢。”想到小儿子,张婆子脸色柔和些许。



“哎。”



许氏嘴里发苦,知道婆婆是在敲打她,一家子供老三读书她不是没有怨言,但转念想到,萧宸烬学问好,年纪轻轻就中了秀才,以后前途不可限量,自己又何必因为沈莫离得罪他。



许氏跟着张婆子离开,沈莫离松了一口气,危机暂时解除,她等两人进了厨房,偷偷溜进东屋将银子放了回去。



还好原主之前虽然懒滑,但没做过出格的事,不然仅凭自己的一言一语打消不了张婆子的怀疑。



沈莫离看过书,知道张婆子最是面冷心软,只要自己对男主好,张婆子就不会苛待她。



而且想在古代活下来,她也要抱紧男主这个未来首辅大人的大腿,等他以后遇到女主,自己就离开。



离婚?

沈莫离难以形容自己看到这张离婚协议书的感觉,她坐在餐桌前,双手有些局促地攥着自己的衣摆,“为、为什么?”

她仰起头,难得直视面前的男人。

即便是夜晚萧宸烬对她最绵缠时,她也没有这样直视过他。

他有一双好看、清冷的深眸,清清淡淡的眸光中总是含着迫人的疏离与冰寒,仿佛万年不化,没有人能得到他一丝悲悯或者爱惜。

跟他公司那些员工一样,沈莫离很怕和他对视。

但离婚不是一件小事,她想知道他突然提出离婚的理由,就算她也许没资格拒绝,但是至少给她一个理由......

“没有为什么。”

男人的声音始终无波无澜,他缓缓起身,视线扫过她,带着微不可闻的压迫,“看完之后签字。”

沈莫离的目光这才又落在了那张离婚协议书上。

她没有去接,只低着头,脸色有些苍白。

空气中有短暂的沉默。

萧宸烬垂眸,触及到她那张几乎没有任何血色的脸,却又不肯开口的模样,忽然就想到昨天晚上。

他本就用力,钳制着她的力道大得过分,她明明不那么舒服,却也只是苍白着脸,手指攥着床单。

哪怕快要将那床单抓破,却始终不肯发出声音。

窗户没有关,窗帘是关着的,微风吹起的时候外头的月光照进来,洒在沈莫离的身上。

萧宸烬分不清是月光更苍白,还是沈莫离更脆弱。

思及此,他的眸光淡了下来,眉眼松了片刻,“我会给你一段时间适应,在此之前,你可以继续住在这里。”

直到男人离开,沈莫离还保持着缩在椅子上的姿态。

她将自己蜷缩起来,看着那张离婚协议书,眼眶里是久久的干涩。

至少他还愿意给她一点时间缓冲,像他这样冷清的人没有让她立刻滚出去就已经是恩慈......她是不是该知足了?

......医院。

沈莫离没有多少时间难过。

闻燃在做治疗,她站在病房外头,看着里面躺着的虚弱的少年,心里泛起疲惫和酸意,还有一点点害怕。

她拿起手机,想了一会,给萧宸烬拨了过去——

也许是离婚这件事情给了她破釜沉舟的勇气,他现在还是她的丈夫,她想让他陪一陪自己......可不可以?

电话那头的忙音给了她答案。

沈莫离无力地靠在身后冰冷的墙壁上,面前走过一道款款的身影,随即而来的是一个带着一丝怒气的女声——

“萧宸烬,我现在在医院,如果你不想我肚子里的孩子出什么事情,现在过来见我。”

沈莫离瞬间挺直身子,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萧......宸烬?

她脑子里都是乱七八糟的思绪,其他的全没有听见,只有这个名字听得无比清晰。

是她的丈夫,萧宸烬吗?

沈莫离这才抬起头,一眼就认出眼前这个女人是最近炙手可热的大明星池倾雪。



似乎是察觉到沈莫离的视线,女人忽然停了下来。

她一只手拿着手机,眉眼精致,带着些被宠坏的艳丽,对沈莫离快速地瞥了一眼,随即柔声对电话那头的人道:“我在医院等你。”

她挂了电话,随即朝沈莫离伸出手,笑道:“你好,我是池倾雪。”

沈莫离愣了一下,有些诧异地伸出手,“你好,我是沈莫离......”

池倾雪只是握了一下就很快地收回手,眉头微不可闻地皱了一下,看着沈莫离毫无攻击性的模样,嘴角的弧度又舒展开来,“看来是我误会了,刚才你盯着我看,我以为你是我粉丝,认出我了来问我要签名的。”

闻言,沈莫离刚才跟她握过的手突然就有些发烫,脸上也泛起一阵红,“......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盯着你看的。”

她抿了抿嘴角,如实说道:“刚才不小心听到池小姐打电话,好像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池倾雪大方地笑了笑,表示不介意,“那就是误会了,我刚才在跟未婚夫打电话,他身边很少有女性朋友的,而且我都认识,所以应该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你应该听错了。”

沈莫离闻言点了点头,视线落在她隆起的腹部上,眼神闪烁,“那应该是我听错了。”

池倾雪手里拿着墨镜,注意到她的目光,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笑了笑,“你应该也猜到了吧?我怀孕了,相信再过一段时间你就能听到我官宣好消息。”

“恭喜池小姐。”

“谢谢......不过,你能不能先替我保密?”池倾雪似乎有些为难,期待地看着她。

沈莫离“嗯”了一声,“我不会说出去的。”

看着池倾雪离开的背影,她浅浅呼出一口气。

她是认识池倾雪的,大名鼎鼎的美人,家世样貌学历样样顶尖,也是萧宸烬的前女友和初恋。

萧宸烬可能不知道,沈莫离以前跟他也是一个学校,但各自的圈子却是天壤之别。

她只能远远看着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跟他结婚。

沈莫离突然就想起了自己跟萧宸烬之间的开始:

几个月前,她在医院陪着沈燃城做化疗,正为费用焦头烂额,就看到似乎是在走廊透气的男人。

她只想一个人找个僻静的地方哭一会,一抬头就跟萧宸烬对上了视线。

他正抽着烟,指尖闪烁着点点星火,冉冉升起的白雾将他那双漆黑的眼眸衬托得越发深邃迷人,仿佛幽如深海,没有一丝波澜。

沈莫离觉得自己永远不会忘记那一眼——那一刻她甚至都忘记了掉眼泪。

萧宸烬看到她,掐灭了手里的烟,忽然起身朝她走来。

当他沉沉的影子罩在她身上,用低沉的声音问她,“愿意跟我结婚吗?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

她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也许是一直以来的暗恋作祟,她甚至都没有问一句,他为什么要跟自己结婚。

她害怕一问出口,那些本不属于她的梦就会顷刻间破碎。

......病房内。

沈燃城看上去很虚弱,但精神却不错。

沈莫离坐在一旁给他削苹果,手里的刀快要割到她的手指,沈燃城忍不住出声道:“姐姐,你跟姐夫吵架了吗?看上去心不在焉的......”

他刚要伸手,忽然看到病房外闪过一道熟悉的身影,开心地喊了一句,“姐夫!”



沈燃城只见过萧宸烬一面。

在他们领证的那一天,萧宸烬请沈燃城吃了顿饭。

在人前,他一直保持着彬彬有礼的贵公子形象,家教礼仪无可挑剔,沈燃城对他印象很好。

此时此刻,沈莫离只愣愣地看着沈燃城,呼吸凝滞。

萧宸烬怎么会过来?

他刚才甚至都没有接自己的电话。

沈燃城没有注意到沈莫离的不对劲,开心地朝着门外挥手,“姐夫!”

然而门外的男人只是一闪而过,并未停留。

沈燃城这才有些疑惑地放下胳膊,“姐姐,姐夫是不是走错了?”

说着,他就要掀开被子下床,“肯定是走错了,我去喊他。”

沈莫离猛地反应过来,“别去!”

萧宸烬今天早上才跟她提了离婚,此刻来了也不一定是为了自己,沈燃城就这么贸然冲过去,很可能产生矛盾。

沈燃城很护着她,只是他太小,容易冲动,她不想他惹事。

她和萧宸烬很快就要离婚,她不想在这种时候徒生事端。

至少,沈燃城的医药费不能出什么差错。

沈燃城蹙着眉头看着她,“姐姐,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跟姐夫吵架了?”

沈莫离眼神闪烁,“你别多想,我跟他挺好的。”

见他还想问些什么,沈莫离连忙起身,“我去问问医生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你在这好好休息。”

“姐!”

沈莫离关上门,将沈燃城的声音隔绝在病房内。

她轻吐出一口气,刚要转身,就看到走廊尽头站着一个她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的人——

萧宸烬抬眸朝这边看了过来,那张脸一如既往的斯文矜贵,却没有半点情绪。

他打量着沈莫离,似乎也并不带任何温度,半晌,朝这边走了过来。

“来看沈燃城?”男人走到她面前,看了一眼病房门牌号。

沈莫离“嗯”了一声,看到他手里拿着的检测单,有眼中闪烁不定,“萧先生怎么也来医院了?”

她指着他手里拿着的那张纸,“是做什么检查吗?萧先生身体哪里不舒服?”

......萧先生?

听到这个称呼,男人微不可闻地蹙起眉头。

两人刚领证时,沈莫离就是这么称呼他的。

住在一起之后,又期期艾艾地跑来问他,“萧先生......我可以不叫你萧先生吗?夫妻之间这样称呼,好像很生疏。”

他并不是在意这些小事的人,只随意道:“随你喜欢。”

却没想到,时隔几个月,又从她嘴里听到这个称呼。

萧宸烬下意识有些不虞,并不习惯她的转变。

刚要开口,想到自己已经提了离婚,便作罢,只冷然地勾了勾嘴角,“我身体怎么样,你不是最清楚?”

沈莫离愣了一下,看到他眼里跟昨晚如出一辙的浓墨重彩,才明白过来,“萧先生......”

看着她脸上倏然爬上红晕,萧宸烬心里那莫名的微燥才好受了一些。

好像她就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有点呆,有点愣,还很容易害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