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江心霍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江心霍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江心霍桓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江心霍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内跌宕起伏的故事,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江心霍桓小说精选:江心手指收紧,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栗,他很少有这么看她的时候,好像每次,他对她,都是例行公事。对视片刻,他吻了下去。触碰到他微京的唇瓣,江心习惯性的缓缓闭上眼。这个吻,带着些许离别的味道。

主角:江心霍桓   更新:2022-09-10 09: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心霍桓的其他类型小说《江心霍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江心霍桓”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心霍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内跌宕起伏的故事,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江心霍桓小说精选:江心手指收紧,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栗,他很少有这么看她的时候,好像每次,他对她,都是例行公事。对视片刻,他吻了下去。触碰到他微京的唇瓣,江心习惯性的缓缓闭上眼。这个吻,带着些许离别的味道。

《江心霍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江心撑着酸疼的身体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捡起地上衣服,一件件穿上。

穿好衣服,她拿起桌上的药,放进嘴里,就这么生咽下去。

霍垣正好洗完澡出来,撞见她吃药这一幕,他没说话,用毛巾擦拭着头发,随意在床上坐下。

“我要订婚了。”

他不带丝毫温度的声音冷不丁响起,江心的手指一顿,冰冷的寒意灌进心口,她整个人僵住了。

江心转过头,漆黑的眸子盯着男人,他裹着浴巾,露出上半身肌肉分明的胸膛,他侧着脸,五官立体完美,却带着无尽的薄凉。

“哦。”江心压下心底的痛楚,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点,“以后我就不来了吧。”

男人动作顿住,侧过头来,对上她的眸子,“你舍得吗?“

他语气淡淡,好像就是随口一问。

江心的目光恍惚,舍得,舍不得,又能如何呢?

六年了,他们之间除了身体上的接触,没有任何人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更没有人知道,霍垣身边,有个江心的存在。

还记得,第一次见霍垣是个大雪纷飞的冬天。

十八岁那年,江心父母车祸双亡,肇事司机逃逸,弟弟住进了ICU,急需一大笔手术费。她走投无路,心灰意冷到绝望时,霍垣出现了,他披着棕色的大衣,出现在她面前。

有人替他撑伞,雪一片也落不到他身上,他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步之遥的距离,却像是隔着一道天堑,两个世界的人泾渭分明。

他微微俯身,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握住了她那只冻得开裂的手,端详着,也像现在这样,淡淡地说了句,“这么好看的手,可惜了.江心蓦然抬头,撞进他深邃冰凉的视线里,就如漫天大雪一样冷。

他给了她一张名片,和一张支票,说了一句跟我走。

就这样,江心跟了霍垣,随叫随到,予取予求,到如今,整整六年。

他对她向来大方,给弟弟治病,供她读完大学,各取所需,他已仁至义尽。她和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江心一直都知道的,这天注定是要来。江心收回目光,垂下头颅,“我会保密的,以后,我会当做没认识过你。”

霍垣目光缓缓下移,从她白皙的脖颈,到她纤细修长的手指,莫名的,想到了当初第一次见她,面黄肌瘦,像只瘦猴。如今被他养的白白嫩嫩,亭亭玉立。

忽地,他攥住江心的手腕,将她拉进怀里,双指抬起她的下颚,细细端详着她的脸。

曾经这张险圆圈的,有些婴儿肥,如今长开了,长成了一张标准的鹅蛋脸,精致的眉眼,干净,或许太过干净,以至于她的目光带有几分疏冷。江心手指收紧,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栗,他很少有这么看她的时候,好像每次,他对她,都是例行公事。

对视片刻,他吻了下去。

触碰到他微京的唇瓣,江心习惯性的缓缓闭上眼。

这个吻,带着些许离别的味道。



第二天江心醒来的时候,霍垣已经不在了,只在床头留下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

—如往常一样。

江心穿好衣服,拿起那张支票,来到客厅,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翻开,将支票夹在里面。她随手翻过笔记本,里面,夹着一张又一张的支票。

小到五万,大到五百万,都是霍垣这些年给的。

她环顾着这套豪华公寓,这里承载了她六年的时光和青春,片刻,她合上笔记本,放到了沙发的枕头底下。背上书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江心在路边买了早餐,拎着袋子回到了老式小区的家里,摸出钥匙开门。江颐正在沙发上打游戏,听见开门声,也没有抬头。

江心自顾自的走过去,将早餐放到桌上,“我给你买了包子,趁热吃,等会儿我要去医院开会,你自己在家...”她话还未说完,少年冷漠的声音忽然打断她,“你又去找那个男人了?“

江心的手指微微一顿,她抿着唇,沉默了良久。

“我去换衣服。”

她转身的下一秒,背后传来一声巨响,摔碎的手机壳落在她的脚边。

“你真下贱。”江颐恶毒的话从身后传来,紧接着,刚才她买的早餐被扔到地上。江心呆呆的站在原地,手指微微收紧,她回过头,看见江颐一去一拐的往外面走去。“你去哪里?”江心的声音依旧平静,没有丝毫波澜。

“不用你管!”江颐头也不回,将门重重甩上。

明明之前,还是个听话懂事的小孩,自从那场车祸之后,他瘸了一条腿,脾气变得异常暴躁和古怪。那场车祸,扼杀了一个少年的人生。

江心看着满屋的狼藉,她蹲下/身,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包子,放到嘴里咬了一口。

眼泪,无声的滑落。

江颐兼弃她,嫌弃她买的任何东西,他觉得脏。

她换好衣服,坐公交来到医院。

一进科室,江心便听见同事在讨论什么,她隐约间,听到了霍垣的名字。

“江心你知道吗,顾医生要和霍垣订婚了,霍垣你知道吧?就是咱们海市那位帅气多金的首富!”同事拉着江心滔滔不绝。

江心抬起头,看向顾籍的方向,她被同事围在中间,满脸笑意的接受众人的祝福。

顾籍虽然是医生,但她的背景很强大,母亲是上市集团总裁,这家医院有顾家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她父亲是海市的二把手。

有些人,从出生就站在了金字塔顶端,注定和普通人不一样。

“我不认识。”江心收回视线,微微笑道。

“我忘了,你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霍垣你都不知道。”同事非常热心的拿出手机,搜索出男人的照片递给江心看,“喏就是他,帅不帅?"

照片上的男人西装革履,低垂的眸子带着脾睨众生的薄凉,他好像生来如此,没有丝毫的情感。

哪怕江心对着这张脸看了一千多个日夜,也从未见他流露出任何淡漠以外的情绪。

江心压下心口细密的疼痛,移开视线,“嗯,很帅。”



”顾医生,你都订婚了,是不是得请客呀?我们好想见见霍总本人的样子, 是不是特别帅?”

顾箬笑着回应:”可以啊 ,正好他下午要来接我,那大家一块吃个饭吧。”

江心是在医院学习,加实习,准确的来说就是个打杂干活的。

每天的任务就是跟着教授观摩学习, 旁听各种学术讨论。她学习能力强,教授也很看好她。

过完今年,她就有机会拿手术刀了,成为一个真正的医生。

江心和众人开完会,她换上白大褂,去住院部巡房一圈回来。

打开电脑写学术论文的时候,霍垣来了。

他站在门口,敲了三下门,科室里现在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江心。

“顾医生在吗?”

江心抬起头,撞上霍垣的视线,她心头猛然一跳,又迅速低下头。

另一个同事认出了他,兴奋地说道:“顾医生出诊了 ,你去心脑外科8号诊室应该能找到他。”

“我在这等她吧。”霍垣径直走了进来,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

他视线有意无意的扫过江心的座位,她低着头,飞速的敲击键盘,打出来的字是一堆乱码,删掉,继续打,又删掉,反复如此。

没有人知道她在干什么,只看出她很忙。

另外一个同事接了电话,便拿着文件走了出去,办公室里,就剩下两人。

很长时间,就只能听见键盘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江心忽然站起身,假装没看见霍垣,从他旁边走了过去。

下一秒,她的手腕被攥住。

江心脚步顿,她没回头 ,但能感受到男 人炙热的目光。

过了几秒,男人松开了她的手,江心逃也似的走出科室。

她来到洗手间,拧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双手抓着洗手池边缘,手指在微微颤抖。

“没想到霍总本人比照片上还好看,顾医生和他真是般配啊。”

”是啊是啊,顾医生太幸运了叩.....

江心回到科室,顾箬已经回来了,也有很多慕名前来围观的同事,顾箬挽着霍垣的手臂,和大家介绍。

看上去,真是郎才女貌,登对极了。

"阿垣,正好大家都在,请同事们吃个饭吧。”

霍垣双手抄在西装裤兜,微微点头,音很轻,“嗯。 ”

办公室里一片欢呼,同事搂住江心的肩,笑问:“江心, 你去不去?

江心低头收拾办公桌,“我就不去了吧 ,晚上还有事。”

“什么事啊?要去约会吗?没听说你有男朋友啊。”

“是啊,大家都去了,你别这么不合群嘛。”

“顾医生好不容易请一次客,好歹给点面子。”

大家都劝她,可是本来就没几个人,江心平日里独来独往,和同事之间的关系也不是很亲近。

“就是,不要搞得像大家孤立你一样。

顾箬也说道:“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 ,就一块去吧,你也来了这么久了,上次部门]团建你也没来吧?”

江心的呼吸乱了几分,上次部门团建,她在霍垣那里。



霍垣站在那里,一言未发,如局外人。

在同事的劝说下,江心抬起头,微微一笑,"好。”

由于晚上有些人还要值班,没有选太远的地方,医院不远就有家很好的餐厅。

一行8人,包厢里坐的满满当当,所有人都对今天的主角送上祝福,包厢里喜悦融融。

但这些,都和江心无关。

她们祝福的人,是和江心同床共枕整整六年的人,所有的笑声,都像带剌的针,扎的她一颗心千疮百孔。

江心站起身,歉意地开口,“不好意思 ,我去趟洗手间。”

她离开后,包厢里的人便开始阴阳怪气。

"整天冷着个脸,不知道的还以为谁欠她钱呢。

“你懂什么,人家这叫高冷,在学校的时候那么多人追她,她连正眼都不带瞧的。”

“我好像听说她被人包/养了,哪看得上学校里那些歪瓜裂枣。”

“人家这才叫标明...

那人话还未说完,霍垣猛然起身,周身散发着凛冽的寒意。

把大家吓得够呛。

顾箬脸色也不好看,说话的都是些刚从学校出来的小年轻,嘴上没个把门,当着霍垣的面说这些。

她拉了拉霍垣的手,打着圆场,“她们开玩笑呢。 ”

"我去趟洗手间,你们吃。”

没给顾箬说话的机会,霍垣径直离开包厢。

江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镜中人的眼睛里,带着浓浓的厌恶,不知道是她厌恶镜子里的人,还是,镜子里的人在厌恶她。

下一秒,她将手指上的水甩在镜子上,水珠缓缓流淌,模糊了面容。

她转身离开,出门时撞上一堵肉墙,她趔趄着退了两步。

那人拽住她的手腕,不等她反应,人就已经被带进了隔间。

江心抬头,对上男人冰冷的目光,她心中一跳,这里是女厕!

男人搂住她的腰,微微俯身,江心别过头,躲开了他的吻。

“不让我碰了?"男人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江心没说话,抬手推搡了他一下。

霍垣不仅没将她放开,反而搂得更紧,他的手指,开始解她的扣子。

江心摁住他的手,眼中带着惶恐。

明明他都要订婚了, 却还与她纠缠不清,甚至 ,比之前还要疯狂。

至少以前,他不会在这种场合.....

男人的眸子黯了下来,他贴着她的脸颊,咬着她的耳朵低声道,“你可以叫人来救你。 ”

江心手指钻攥紧,外面还有说话的声音, 她如何叫?叫人来看戏么?

霍垣笃定她不敢吭声,所以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江心咬着唇,捏紧的指甲掐进肉里。

“奇怪,他去哪了?"顾箬和同事来到洗手间,她一边洗手,一边偏着头,夹着手机给霍垣打电话。

电话通了,但是没人接。

“估计在洗手间吧,顾医生,要不我们到门口等他吧?”

顾箬洗了手,从墙上扯下一张纸巾,擦掉手上的水,把纸揉成一 一团丢进垃圾桶里。

她拿下夹在肩上的手机,电话已经自动挂断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