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傲世龙少

傲世龙少

单柔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当然,宁尘现在浑身上下只有几百块钱,所买的药材全都是最便宜的,只剩一点药效那种。宁尘很快选好了药材,正要付钱时,药材店门口,一辆红色玛莎拉蒂‘嘎’的一声停下。随后,一个女人下车,款款走了进来。

主角:宁尘单柔苏千雪   更新:2022-09-10 07: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尘单柔苏千雪的其他类型小说《傲世龙少》,由网络作家“单柔”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然,宁尘现在浑身上下只有几百块钱,所买的药材全都是最便宜的,只剩一点药效那种。宁尘很快选好了药材,正要付钱时,药材店门口,一辆红色玛莎拉蒂‘嘎’的一声停下。随后,一个女人下车,款款走了进来。

《傲世龙少》精彩片段

“走吧,千雪,先陪我去看一个老中医,然后再陪我,去找我那个所谓的未婚夫,宁尘。”


穿好衣服,单柔笑意吟吟,脸上带着期待。


“陪你去找老中医可以,但找宁尘就免了吧,你还是一个人去吧。”


苏千雪对宁尘很是有些失望,已经不想再见到他了。


“别嘛,亲爱的,你就陪我去嘛。”


单柔拖着苏千雪上了自己的车,使出袭胸大法,苏千雪只好双手护在身前告饶,心里也是叹了口气。


她这个闺蜜,之所以举止行为相比寻常女人要大胆得多,其实是有原因的。


单柔一直有病。


这种病跟身体内部有关,西医叫严重雌激素紊乱;在中医上,叫做阴虚火旺。


这种病平时的外在表现通常就是:欲.望强,举止大胆,甚至是......风-骚。


而当病情发作时,则是比平时强烈数倍!


既痛苦,又难堪......


这么多年来,单柔去过许多大医院找专家治疗,却都没有效果。


无奈之下,她现在只能去找一些民间的老中医试试。


......


另一边,宁尘离开后,王明峰跟何琳愤怒的咒骂着。


这时,何琳的弟弟何刚回来了,看到两人狼狈的模样,连忙上前询问。


得知是宁尘打的后,何刚讨好的道:“姐夫,你先跟我姐去医院看看,收拾宁尘的事就交给我了,我只要一个电话,保证找人打得宁尘连他妈都不认识!”


其实何琳表面跟宁尘交往,背地跟王明峰偷情的事,何刚早就知道。


但王明峰是王家大公子,身家几个亿,何刚就算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该帮谁。


......


江城药材市场,最大的一家药材店里,宁尘正按照脑海传承中的玄门医术,挑选着药材。


菖蒲、菘蓝、茯苓......


按照脑海中的传承,这些药材可以炼制出一种叫清肤膏的药膏,用来消除肿痛、淤血,修复皮肤之类,具有奇效,正好治疗秦月淑脸上的伤。


当然,宁尘现在浑身上下只有几百块钱,所买的药材全都是最便宜的,只剩一点药效那种。


宁尘很快选好了药材,正要付钱时,药材店门口,一辆红色玛莎拉蒂‘嘎’的一声停下。


随后,一个女人下车,款款走了进来。


女人脸蛋如凝脂白玉,美眸含娇带俏,红唇小巧微张,酥.胸耸立,纤腰不盈一握,裙下一双长腿显得白.皙而妖娆,无比的勾人神经。


下一秒,女人已经走到了宁尘面前,娇笑一声道:“小哥哥,好巧哦,我也正要买这些药材,你手里这些药材,送给我好不好?”


宁尘下意识的看了女人一眼,眼皮跳了跳,只觉得这女人是媚到了骨子里。


这女人,正是单柔!


药材店门口的红色玛莎拉蒂里,还坐着苏千雪。


原来,单柔要来找的这位老中医,正是这家药材店的老板。


刚刚在门口停车时,苏千雪就惊讶的认出了正在挑选药材的宁尘,然后告诉了单柔。


单柔便故意来到宁尘面前,把她的一身媚骨完全发挥了出来。


她打算先调戏一下宁尘,等到宁尘在她面前露出色狼模样时,她再拿出那张婚书,狠狠的打宁尘的脸!


然后,再告诉宁尘,因为他是个色狼,所以自己要跟他退婚!


至于宁尘会因此而丢脸,那就不是她考虑的范围了。



既然敢拥有她的婚书,敢当她的‘未婚夫’,那就要做好被她打脸的准备!


单柔相信,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挡她的魅力。


她这个所谓的‘未婚夫’,也一样。


只是,出乎单柔意外的是,宁尘看了她一眼之后,便收回了目光,然后淡淡说了句,“不好意思,这些药材不能送你。”


说完,宁尘竟然就侧身想要绕过单柔离开。


单柔顿时就愣住了,她没料到,宁尘竟然是这种反应,根本没按她的剧本走。


这让她接下来怎么拿出婚书打脸?


怎么退婚?


药店外的车里,苏千雪也是露出奇怪神色。


这么多年来,苏千雪还是第一次看到,有男人会拒绝单柔的主动搭讪。


药店里,单柔心中生出一丝好奇,以及一丝不服气。


她横着走了一步,拦住宁尘的去路,刚想说什么,却突然秀眉紧紧皱起。


“唔!”


单柔忍不住闷哼一声。


她的脸色瞬间变得潮.红,身体一阵发软,手捂胸前,樱.桃小嘴张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好像呼吸不过来一般。


单柔这种痛苦模样,如西子捧心,外人看来美极了,但本人却是痛苦无比。


“这位小姐,你就是......单小姐?”


这时,药材店的老板,一位老中医快步走了过来。


“我......是......老先生......我这怪病发作了......还请您快帮我看看......”


单柔顾不上宁尘了,虚弱喘气道。


老中医点点头,立刻扶着单柔坐下,然后伸手给单柔诊脉。


只是,片刻之后,老中医就无奈的摇头道:“单小姐,不是我不给你治病,而是你这病,严重的阴虚火旺,万中无一......我实在治不了。”


“啊?老先生,就连您也治不了吗?”


单柔顿时失望之极,同时病情发作得更加严重,身体滚烫、脸红似苹果,痛苦的喘气起来。


宁尘本来已经拿着买好的药材往外走了,但听到老中医嘴里的‘阴虚火旺’四个字,脑海中立刻冒出无数有关这种病的记忆,以及治疗的方法。


看着单柔痛苦的模样,宁尘有些不忍,犹豫了一下,回头道:“我帮你看看吧。”


“你?”老中医一愣。


“你也是医生?”


单柔也是狐疑道。


“我不是医生,但我应该能治好你的病。”宁尘红着脸道。


单柔如西子捧心的模样,散发出摄人心魄的娇媚,让宁尘几乎有些把持不住。


“那你......你快治吧,快帮帮我。”


单柔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死马当作活马医的道。


“呃......你得把衣服撩起来,我......要把手按在你的小腹上,才能治。”


宁尘说完有些脸红,他自己都觉得,单柔不可能相信他。


“小伙子,你该不会是借着治病之名,想要占单小姐的便宜吧?”老中医皱眉道。


单柔痛的地方是胸口,宁尘却说要撩起单柔的衣服,拿手按小腹?这简直是牛头不对马嘴!


单柔的脸色也变得冰冷起来。


她死死盯着宁尘,一阵沉默之后,最后却点了点头道:


“行。”


‘这个骗子,原来刚刚是在假装正经?那现在就让他原形毕露,我再拿出婚书打他的脸,跟他退婚!这样,我也算能跟奶奶.交代了。’


单柔心中暗想。


她之前跟奶奶打电话确认婚书真假的时候,奶奶告诉她婚书是真的,并让她做好准备,按照婚书履行婚约。


所以,她才会急着找宁尘退婚。


但她要跟宁尘退婚,总得有个理由才行吧?


接下来宁尘的色狼动作,就是她退婚的理由!


“你开始治吧。”


单柔眼神冰冷的看着宁尘,一手捂住痛楚的胸口,另一只手已经撩起了衣服下摆,露出白.皙平坦光洁的小腹。


宁尘走到单柔面前,放下药材,红着脸蹲下,然后缓缓伸出手来,朝单柔光洁的小腹按去......


从未有过的美妙触感,让宁尘的手微微一颤。


他连忙在心里暗骂自己一句,随后凝神静气,按照脑中传承的方法,调动丹田中的那道青色气流,朝着单柔小腹渡去......


药店外的车上,苏千雪看着这一幕又惊又怒,她既替单柔感到不值,也对宁尘更加失望了。


没想到单柔为了找个理由退婚,竟然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没想到宁尘这个混蛋,竟然如此不堪,如此经不起美色.诱惑!


同时,苏千雪也暗自庆幸,幸好自己已经跟宁尘退婚了!


药店里,单柔在等。



等宁尘的手乱动乱摸。


只要宁尘的手一乱摸,她立刻就会拿出婚书扔在宁尘脸上。


只是,单柔并没有等到宁尘的手乱摸,而是等到一股暖流,从小腹进入自己身体,再流向胸口,流向四肢百骸......


那股暖流让单柔胸口的痛楚飞快的消失,身上也从难受的滚烫,变成了舒服的温暖......


单柔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当单柔觉得自己浑身轻飘飘,舒服的快要飞起来的时候。


突然,宁尘收回了手去。


“啊?怎么停了?”


单柔下意识低呼一声,睁开双眼,却惊讶的看到,宁尘正满头是汗,脸色苍白,充满疲惫的瘫坐在地上。


“你怎么了?”单柔顿时惊道。


“我没事,就是消耗大了点,休息一下就好,你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好一些?”


宁尘摇摇头道,缓缓站起身来。


他小腹丹田中的那一丝青色气流还是太少,刚刚给单柔治病,差点消耗殆尽。


单柔连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仔细感受了一下,发现自己身上那种痛苦,竟不知不觉已经完全消失了。


她顿时毫不掩饰的,用惊喜的眼神盯着宁尘。


今天还真是神奇的一天。


先是突然冒出个未婚夫。


接着,自己拿着婚约来故意找未婚夫的茬,找他退婚。


最后,这个未婚夫,竟然治好了折磨自己多年的病!


单柔媚眼之中,眼波流转。


她此时看宁尘,跟几分钟前看宁尘,感觉完全不同。


‘这个家伙,该不会真的是个深藏不露的神医吧?’


单柔心里想着,朝宁尘伸出手:“我好多了,谢谢你,认识一下吧,我叫单柔。”


宁尘也伸出手跟单柔握了握,道:“宁尘。”


接着,单柔没有拿出那张婚书说要退婚,而是眼珠转了转,故意娇媚的道:


“原来你叫宁尘,谢谢你救了我,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你,只不过,我现在也没有钱......不如,我做你的女朋友,以身相许报答你怎么样?”


单柔看着宁尘,眼底深处藏着狡黠的目光。


宁尘摇摇头,他能看得出来,这个单柔是故意在跟他套近乎。


但他刚刚被相处三年的女友背叛,又哪里有这种心思?


“我不需要什么报答,其实严格的说,我只是暂时把你的病情压制住了,要想彻底根治,还能用药才行。”


宁尘说着,拿起柜台上的纸笔,唰唰写了张药方递给单柔。


“你把这些药材买齐,然后找这位老先生熬制一下,连服三天,就能彻底治好。”


单柔接过药方,递给老中医一看,老中医顿时连连摇头。


“这位神医,您这方子我根本都看不懂,这其中的药理搭配简直颠覆我平生所学,我可不敢乱熬药啊。”


宁尘这才发现,自己脑中传承的玄门医术,跟如今的中医还是有一定区别的,便在药方上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对单柔道:“那你先买好药材,后面再打我电话吧,我得走了。”


宁尘说完,拎着自己的药材就往外走,他还急着回去给养母秦月淑熬药呢。


看着宁尘的背影,单柔心里对宁尘的感觉,再次发生了变化。


一开始得知,自己竟莫名其妙有了个未婚夫,她的第一反应是愤怒。


随后,在药材店遇到宁尘,她打算的是捉弄,调戏,然后打脸摊牌,可宁尘却并没有按她的剧本走,这让她感到好奇!


接着,她病情突然发作,宁尘提出的‘占便宜’的治病方法,让她觉得失望。


当她被宁尘治好,消除痛楚后,她感到的是震惊。


而现在,宁尘拒绝了她‘以身相许’的报答,并给她开出了彻底根治的药方以后,单柔心里,突然对宁尘生出了一丝好感。


正在单柔发呆时,刚走出药材店的宁尘,却被十几个彪形大汉,手里拿着砍刀铁棍之类,堵住了去路。


领头的,是个只有一只眼睛的壮汉。


他是南城地下世界大佬,人称‘独眼狼’。


“宁尘,这些人是找你的?”


单柔突然走到宁尘身后,好奇的问道。


“单小姐,你先回药材店吧。”


宁尘下意识用身体挡住单柔。


这个动作让单柔心里一暖,对宁尘的好感又多了一丝。



这时,独眼狼已经走到了宁尘面前,上下打量着宁尘,然后冷笑道:“你就是宁尘吧?是你打了王明峰?”


原来,独眼狼正是何琳的弟弟何刚花钱请来,教训宁尘的。


“王明峰先打我妈,我才打他的。”


宁尘冷冷道。


“王明峰打了你妈?那又怎么样?就算王明峰杀了你妈,你也得给老子忍着!”


独眼狼狞笑道。


“天底下可没有这种道理!”宁尘语气冰冷。


“哈哈哈!小子,我告诉你,这天底下别的地方有没有这种道理,我不知道。但在南城这块地方,我独眼狼说有这种道理,那就有这种道理!”


独眼狼哈哈一笑,伸出手来,要去拍宁尘的脸。


“独眼狼,我还真不知道,这南城的天底下,还有这样的道理。”


这时,单柔的声音在宁尘身后响起。


话音落下,单柔从宁尘身后走了出来。


独眼狼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原本张口想要说什么,但在看清单柔的脸后,他原本要说出口的话瞬间咽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满脸惊恐,甚至浑身发抖起来。


下一秒,单柔继续抬步往前,一步步朝独眼狼走去。


“独眼狼,你来给我说说看,这南城的天底下,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道理?”


“你独眼狼,什么时候能在南城做到只手遮天了?”


“你对我朋友,居然喊打喊杀?”


“是你太飘了,还是活腻歪了?”


单柔走到独眼狼面前,每说一句,就继续往前走一步。


单柔每往前走一步,独眼狼就害怕的往后退一步,脸上全都是畏惧,仿佛生怕单柔碰到自己一般。


扑通!


连退四步之后,独眼狼慌乱中左右脚不小心一拌,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倒在地,狼狈无比!


“狼哥!你怎么了?”


独眼狼带来的手下连忙上前去扶,每个人都是一脸懵逼,不明白自家老大怎么在一个弱女子面前,连站都站不稳。


“滚蛋!”



独眼狼一把推开手下,就这么毫无形象的跪坐在地上,颤声朝单柔道:“单,单小姐,对,对不起,我,我没长眼睛,我真不知道这个宁尘是您朋友......”


“独眼狼,我看你是剩下那只眼睛也不想要了。”


单柔冷笑道。


独眼狼惶恐道:“单小姐我错了,我真的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求您饶我一次,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还有下次?”单柔皱眉道。


“没有下次!没有!单小姐请放心!”


“宁先生,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宁先生饶我一次!”


独眼狼也算机灵,知道向宁尘求饶。


“宁尘,你看怎么惩罚他们?”单柔回头看向宁尘。


“不用了。”宁尘摇摇头。


他知道,这个独眼狼怕的是单柔,而不是他。


“还愣着干嘛?”单柔冷冷看了独眼狼一眼。


“谢谢单小姐饶命!谢谢宁先生饶命!”


独眼狼这才松了口气,飞快从地上爬起来,带着十几个手下夹着尾巴就跑。


“狼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是啊,狼哥,这女人到底是谁啊?你怎么这么怕她啊?”


手下们边跑边疑惑的问道。


“你们这些蠢货!这是单家大小姐啊!”独眼狼后怕无比的道。


“单家?哪个单家?”手下道。


“嘿嘿,从江城到省城,还有几个单家?”独眼狼脸色难看之极。


“啊?是那个单家?单家的大小姐?”众手下顿时惊恐无比。


“他妈的,何刚这个王八蛋,让老子去对付单家大小姐的朋友,这他妈是想害死我啊?走,给老子好好收拾何刚那崽子去,也算是给单家大小姐一个交代!”


独眼狼带着一票手下,朝着何刚气势汹汹的杀去。


......


药店外,宁尘看着独眼狼等人狼狈逃跑,神色复杂的看着单柔。


他的心里有些不平静。


眼前这个单柔,只是说了几句话,就让这些凶神恶煞的地下混混,像老鼠见了猫一般逃跑。


这个单柔,到底是什么人?


“怎么了?是不是很好奇?要不然你请我吃顿饭,我们慢慢聊聊?”


单柔脸上又恢复了娇媚,笑吟吟的对宁尘道。


“不了。”


却不料,宁尘只是摇了摇头,然后道:“谢谢你帮我,我今天还有事,你买好药材之后给我打电话,我找个地方帮你熬药。”


说完,宁尘拎着自己的药材,转身就走。


看着宁尘的背影,单柔嘴角抽了抽。


她有些怀疑,到底是这个宁尘脑袋里全是木头?还是自己魅力下降了?


这个未婚夫宁尘,怎么好像对自己一点兴趣都没有的样子?


“怎么?不追上去跟他摊牌退婚了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