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算命玄学大佬

算命玄学大佬

苏锦元景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羽国花清村。人来人往的天桥底下,一个漂亮小姑娘正在不疾不徐的收着自己的摊位。摊位上的一个牌子格外显眼,上面赫然写着“算卦看命”四个大字。算卦摊是个简易便携式折叠小木桌,苏锦将桌布、铜钱等东西放进自己随身的小布袋里。偶尔有人路过,先是为小姑娘的颜值停留,再瞥见算卦看命那几个字,又开始立马摇头叹息。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年纪轻轻竟然就开始招摇撞骗?实在是可惜了。

主角:苏锦元景   更新:2023-02-10 11: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锦元景的其他类型小说《算命玄学大佬》,由网络作家“苏锦元景”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羽国花清村。人来人往的天桥底下,一个漂亮小姑娘正在不疾不徐的收着自己的摊位。摊位上的一个牌子格外显眼,上面赫然写着“算卦看命”四个大字。算卦摊是个简易便携式折叠小木桌,苏锦将桌布、铜钱等东西放进自己随身的小布袋里。偶尔有人路过,先是为小姑娘的颜值停留,再瞥见算卦看命那几个字,又开始立马摇头叹息。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年纪轻轻竟然就开始招摇撞骗?实在是可惜了。

《算命玄学大佬》精彩片段

羽国花清村。

人来人往的天桥底下,一个漂亮小姑娘正在不疾不徐的收着自己的摊位。

摊位上的一个牌子格外显眼,上面赫然写着“算卦看命”四个大字。

算卦摊是个简易便携式折叠小木桌,苏锦将桌布、铜钱等东西放进自己随身的小布袋里。

偶尔有人路过,先是为小姑娘的颜值停留,再瞥见算卦看命那几个字,又开始立马摇头叹息。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年纪轻轻竟然就开始招摇撞骗?

实在是可惜了。

算卦摊旁边卖零食的周大娘,瞧见苏锦收摊位,不禁问了一句,“锦丫头,怎么今天回去那么早?”

苏锦是半个月前来这儿支的摊位,时不时的跟周大娘聊几句,一来二去,两人也就熟悉了,平时苏锦都要日落才会收拾摊位。

苏锦抬眸看向周大娘,一双美眸清澈见底,声音听起来有些惆怅,“有人来接我,我要走了。”

周大娘一愣,旋即便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你家人找到你了?那可真是太好了!”

周大娘高兴之余又有些感慨。

跟苏锦认识的这半个月,她倒是知道了苏锦的身世。

这孩子可怜的很。

自幼走丢,被一个道观的师父领了回去。

好不容易长这么大,苏锦师父又驾鹤西去,只留下她一个孤零零的小丫头讨生活。

如今被家人找到,总算是不用自己苦兮兮的讨生活过日子了。

周大娘边感慨边装了几包话梅干。

“大娘没什么好送你的,这几包话梅,你拿回去路上吃。”

苏锦瞧见大娘递来的话梅,平静的双眸闪过一抹喜意,话梅酸酸甜甜,很好吃!

她接过话梅放进自己的随身布袋里,又从布袋里拿出一张符递了过去。

“大娘,这张符送给你。”白皙的小脸上满是认真,“你记得随身携带,可保你逢凶化吉。”

大娘接过符纸,丝毫没有嫌弃的意思。

她知道锦丫头身无长物,除了小木桌就是几枚铜钱还有符纸,这符纸在周大娘看来,权当留一个纪念。

苏锦走之前,又盯着周大娘的面相看了一会儿。

她无声的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拿出一张泛黄的纸递给周大娘,“以后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怪事,记得来这个地方找我。”

丢下这句话。

苏锦拎着自己的折叠小木桌离开。

站在原地的周大娘,一脸呆愣,怎么锦丫头又开始神神叨叨了?

唉,这要是回了家,还这样神神叨叨,不知道那些素未谋面的家人是否会嫌弃苏锦这孩子……

周大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并未注意到手中泛黄的纸张隐隐泛着光泽。

原本空无一字的纸张上,浮现了一行小字,小字写的是苏家的地址。

周大娘再低头时,瞧见上面多出来的字,也未多想,只以为自己又花眼了。

*

苏锦往回走的时候,正好在山脚下遇见来接她的苏家人。

豪车旁边站着一男一女,中年男人举手投足间,满是成功商业人士的气息。

女人珠光靓丽,一看就是个豪门贵妇。

苏正光像是感受到什么,一回头,正好与苏锦对视。

几乎是一瞬间,苏正光就认出了苏锦,苏锦与她的母亲有七分相似,尤其是那双眉眼,不笑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苏正光大步上前,眼底隐隐有泪光闪现。

“阿锦,我是你父亲!”

苏锦板着一张小脸,十分平静的回复,“严格来说,你是我生理学上的父亲。”

苏正光,“???”

苏锦继续说,“世间万物,皆有道法,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万物皆由此演变而来……”

苏锦还没说完,就见苏正光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苏锦歪了歪脑袋,满脑子问号,她也没说什么,怎么就哭了?

见他哭的甚是凄惨,苏锦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苏先生,你抬头,以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就会发现,眼泪是可以倒流回去的。”

闻言,苏正光哭的更凶了。

豪车旁边的贵妇,一脸尴尬。

显然是没想到,父女团圆的喜事,竟然会演变成这样。

苏锦母亲生产的时候,大出血,生下苏锦就去世了,没抢救回来,苏锦两岁时,又丢了。

贵妇姚月正是苏正光后娶的媳妇儿,她陪着苏正光度过了一段格外艰难的日子,算是苏锦的后妈。

姚月想过好几种父女见面时的场景,怎么都没想到这一出。

这孩子长得倒是漂亮精致,怎么就脑子有点儿问题呢?

她走过去拽了苏正光一把,出声提醒他,“阿锦看着你呢!”

苏正光哭的直抽抽,他擦了擦眼泪。



苏正光哭的直抽抽,他擦了擦眼泪。

神情悲痛的望着苏锦,眼神满是慈爱,“没事,阿锦,我会好好弥补你的。”

就算脑子有问题,那也是他的女儿。

是他这些年错过了她!

苏锦随意应了一声,弥不弥补的不重要,只要他不哭就行,“嗯,你们在这儿等着,我上山拿了东西就跟你们走。”

苏正光连忙道,“我跟你一起。”

他想看看女儿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是个什么样子。

以及再好好的谢谢收养了女儿的人。

苏锦看了眼苏正光的身板,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你跟不上我的脚步。”

苏正光抿了抿唇。

眼看着苏正光又要哭出来,苏锦无奈道,“算了,你跟着吧。”

苏正光立马高高兴兴的跟在苏锦身后,姚月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三人走到半山腰的时候,苏正光气喘吁吁,姚月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早就跟你说了,要多多锻炼身体,这才走了几步?就不行了?”

苏正光看了看姚月,又看了看前面的苏锦。

苏锦脸不红气不喘,体力能甩苏正光十几条街。

苏正光好不容易跟着苏锦,爬到了山顶,看到上面简陋的小道观,差点儿心梗。

说是小道观,其实就是个茅草屋,门上面挂了块牌匾:玄清观。

因为年头久了,‘观’字还脱落了一半。

苏正光心痛的要命,待他跟着走进去,看到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的茅草屋时,眼泪忍不住又开始啪嗒啪嗒的掉落。

女儿好惨啊!不仅脑子有问题,生活也特别惨。

苏正光擦了眼泪,小心翼翼的问道,“阿锦,收养你的那位先生呢?”

他们这次来这儿,做了两全的准备。

若是那位先生舍不得阿锦,可以跟着他们一起回苏家,若是不愿意跟他们一起走,他准备的黑卡也可以派上用场。

那位好心的先生养了阿锦那么多年,怎么说都要好好感谢。

阿锦为其养老送终也是应该的。

苏锦,“他走了。”

苏正光没反应过来,“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或者我们去找他也可以。”

苏锦眼皮子跳了跳,伸出小手指了指屋顶的方向,“半个月前他上天了。”

苏正光,“……”

姚月,“……”

那位先生驾鹤西去了?

气氛突然尴尬。

苏锦没察觉似的在茅草屋里转了一圈,东西她早就收拾好了,就是对住了那么多年的地方,有些舍不得。

除了一个小包袱以外,苏锦还抱了一个牌位。

苏正光看到的时候,想说什么,又忍住了,最后只说了两个字,“节哀。”

苏锦一脸疑惑的瞧着苏正光,“这是我祖师爷的牌位。”

她把祖师爷的牌位抱回去,节什么哀?

苏正光,“……祖师爷?”他还以为是那位收养阿锦的先生的牌位呢!

怎么又冒出来一个祖师爷?

苏锦,“这牌位是我玄清观的祖师爷!如今,我要下山了,茅草屋清冷孤寂,自然不可能留祖师爷一个人在这儿呆着。”

白皙漂亮的小脸上,满是认真。

苏正光看了看苏锦,又看了看她怀里的牌位,差一点儿又哭了出来。

看,他女儿的脸好看吧!脑子换的。

苏正光呜呜呜的在那儿哭。

姚月一脸复杂。

苏锦则是思索着,这次下山,一定要让祖师爷多受香火,作为玄清观的观主,她还要想办法发扬玄清观!

白皙的小脸皱成一团,此后她将任重而道远!

她可真是太难了!!!

三人各怀心事的下了山。



若是那位先生舍不得阿锦,可以跟着他们一起回苏家,若是不愿意跟他们一起走,他准备的黑卡也可以派上用场。

那位好心的先生养了阿锦那么多年,怎么说都要好好感谢。

阿锦为其养老送终也是应该的。

苏锦,“他走了。”

苏正光没反应过来,“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或者我们去找他也可以。”

苏锦眼皮子跳了跳,伸出小手指了指屋顶的方向,“半个月前他上天了。”

苏正光,“……”

姚月,“……”

那位先生驾鹤西去了?

气氛突然尴尬。

苏锦没察觉似的在茅草屋里转了一圈,东西她早就收拾好了,就是对住了那么多年的地方,有些舍不得。

除了一个小包袱以外,苏锦还抱了一个牌位。

苏正光看到的时候,想说什么,又忍住了,最后只说了两个字,“节哀。”

苏锦一脸疑惑的瞧着苏正光,“这是我祖师爷的牌位。”

她把祖师爷的牌位抱回去,节什么哀?

苏正光,“……祖师爷?”他还以为是那位收养阿锦的先生的牌位呢!

怎么又冒出来一个祖师爷?

苏锦,“这牌位是我玄清观的祖师爷!如今,我要下山了,茅草屋清冷孤寂,自然不可能留祖师爷一个人在这儿呆着。”

白皙漂亮的小脸上,满是认真。

苏正光看了看苏锦,又看了看她怀里的牌位,差一点儿又哭了出来。

看,他女儿的脸好看吧!脑子换的。

苏正光呜呜呜的在那儿哭。

姚月一脸复杂。

苏锦则是思索着,这次下山,一定要让祖师爷多受香火,作为玄清观的观主,她还要想办法发扬玄清观!

白皙的小脸皱成一团,此后她将任重而道远!

她可真是太难了!!!

三人各怀心事的下了山。

……

傍晚的时候。

苏锦跟着苏正光两人来到了苏家。

苏家早就准备好了为苏锦接风洗尘。

只不过,三人刚进别墅,就见客厅里有一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

苏正光这会儿还没回过神。

那人急忙走过来抓着苏正光的手喊道,“苏兄啊!这次的合作……”

话还没说完,姚月就冷嗤了一声,“徐总,我家今天有重要的事,合作的事,你们还是改天去公司谈吧。”

苏正光红着眼眶点头,“我失散多年的女儿找了回来,今天怕是没时间谈合作。”

徐乘风微愣,错愕的看了看两人旁边十分安静的小姑娘。

顿时面露尴尬,道歉一番之后,又是连声道贺。

苏正光半喜半忧。

就在徐乘风要离开的时候,苏正光忽地抓住他的手腕,低声询问,“对了,你两个儿子,是哪个儿子在医院工作来着?能不能为我介绍一下?”

他记得,徐乘风有一个十分出众的儿子。

年纪轻轻便在医学方面取得不错的成绩。

提到儿子,徐乘风有些无奈。

他大儿子是与前妻生的,小儿子是与现在这任妻子生下来的,可惜,这俩儿子跟他的感情都不太好。

然而,不等徐乘风开口,苏锦便幽幽出声提醒苏正光。

“苏先生,你记错了,他只有一个儿子。”

苏正光,“……?”女儿又在胡言乱语,看来,要尽快安排医生给她瞧一瞧。

心痛之余,他甚至忘记了问苏锦怎么能听到他的话。

他特意压低了声音,按照这个距离,苏锦应该听不到他们说什么才对。

苏正光面带歉意的跟徐乘风对视了一眼。

倒是姚月,好奇的问了苏锦一句,“阿锦,你为什么会说徐总只有一个儿子?”

在她看来,苏锦在走丢之后,就没来过青城,没道理会这么说。

苏锦一本正经的回答,“看相看出来的,他子女宫薄弱,今生只可能有一个儿子。”

话音落下,苏锦蹙眉思索了几秒钟,然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如果苏正光没记错,那就是……

“徐先生,你被你现任老婆绿了!”苏锦声音悦耳动听,说出来的话,却惊呆了几人。

徐乘风,“……”

姚月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苏正光慌忙道歉,拉着徐乘风往外走,“不好意思,我这女儿……”他边说边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这儿好像有点儿问题,回头就带她去医院瞧瞧。”

徐乘风脸色变了又变,几乎涨成了猪肝色。

送走了徐乘风,苏正光走进客厅,心情复杂的一批。

他琢磨着,应该如何委婉的跟苏锦谈话,以后在外人面前,不可胡言乱语,万一得罪了人,就不好了。

但他又害怕刺激到苏锦。

本来脑子就不太正常,若是刺激的狠了……万一出事,那他岂不是后悔终生?

苏正光一脸的欲言又止。

苏锦好心的提醒了苏正光一句,“不要跟他合作,他会摊上大事。”

苏正光,“…………”

半晌。

苏正光盯着苏锦憋出来一句,“我是你亲爹,不要苏先生苏先生的喊!”

苏锦噢了一声,“好的,苏先生。”

她还以为苏先生要骂人呢!

苏正光一口气没上来,郁闷的脸色都涨红了。

姚月连忙在旁边安抚,“阿锦才回来,你不要着急。”

话落,她又看向旁边的苏锦,“阿锦,我先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

“谢谢姚姚。”

姚月,“……”

姚月深吸一口气,试着告诉自己:冷静,要冷静,后妈不好当!何况这女儿脑子还有问题。



“谢谢姚姚。”

姚月,“……”

姚月深吸一口气,试着告诉自己:冷静,要冷静,后妈不好当!何况这女儿脑子还有问题。

随便苏锦怎么喊,只要苏锦开心就行。

苏锦的房间是苏正光亲手准备的,一打开房间,姚月就忍不住想捂自己的眼睛。

苏正光的审美,她实在是不敢苟同。

奈何,苏正光还乐得跟个傻狗子似的,准备了一屋子的粉色。

还非说什么女孩子都有一颗少女心,粉粉嫩嫩最合适。

苏锦站在门口愣了几秒钟。

姚月磕磕绊绊的解释,“阿锦先凑合住一晚,要是不喜欢,明天再把这些都换掉。”

苏锦摆手,“无妨,这都是身外之物。”

苏锦抱着祖师爷的牌位走了进去,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然后放下牌位,开始对着祖师爷说话。

在姚月看来,苏锦就像是对着个牌位自言自语。

姚月莫名觉得浑身发冷,飞快的跑了下去。

姚月与苏正光商量了一番,两人决定明天就带着苏锦去医院瞧瞧脑子。

这好好的在家里面供奉个牌位……想想都觉得不正常。

接下来的接风宴,除了苏锦以外,他们两人都有些心不在焉。

说是接风宴,其实也就只有他们三人。

苏家的其他人都在外面忙工作,还没赶回来。

这会儿,姚月跟苏正光也不急着催另外几个孩子回来。

吃完晚饭,苏正光委婉的说道,“阿锦,你明天跟我去一趟医院检查一下脑……”

话还没说完,就被姚月踹了一脚。

苏正光,“……?”

姚月瞪他一眼,声音温和的开口,“阿锦,你父亲他明天想去医院做个检查,但是他年纪大了,害怕去医院,你能跟他一起去吗?”

苏正光有些感慨,行吧,这话倒是比他说的委婉多了。

看来,他还需要慢慢学习委婉。

苏锦看了看苏正光,评价道,“苏先生身体挺好的。”

姚月,“……你看相看出来的?”

苏锦点头,“是的,他能长命百岁。”

姚月跟苏正光对视一眼,“……”孩子病得不轻!

姚月继续忽悠,“不管他有没有病,这个流程都是要走一遍的,需要医院最后的体检单,阿锦那么厉害,能给他开医院的单子吗?”

苏锦老老实实道,“不能。”她只能看相,不能开什么医学单子。

于是,姚月成功的忽悠住了苏锦。

……

晚上。

姚月得意的跟苏正光上课。

“阿锦这孩子很好哄,你要顺着她,多宠她,她就会听你的。”

苏正光拿着个笔记本,一字一句的记着笔记。

姚月心里也有些感慨。

原本还想着,这多出来的继女会不会不好相处,万一跟她不对付,跟她对着干,或是心机绿茶怎么办。

她还想了一大堆的应对方法。

结果倒好,这孩子竟然脑子不好使,是个小可怜……

实在是让人忍不住心疼。

*

夜凉如水。

花清村。

周大娘今天的生意很是不错,以至于没有和往常一样,傍晚就收摊。

这会儿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她看着几乎卖完了的零食摊,高兴的合不拢嘴。

看来过两天,可以抽个时间再去进些货。

她收完摊子,便开着自己的电动三轮车离开。

行驶了一会儿,周大娘暗自嘀咕,“怎么今天回去的这条路那么长?就像是看不到尽头似的。”

平时开几分钟的电动车,就要转个弯。

这会儿都快十多分钟了,也没见到岔路口。

而且她拐弯的地方,就是这条路的尽头,这条路又是一条大道,没道理走错什么的。

周大娘心底开始有些不安。

就在这时,电动车忽地停了下来。

周大娘看了眼电量,心下越发觉得奇怪,她昨晚刚充的电,怎么可能没电了呢?

她下意识就想求救,奈何四下无人,周围冷清的过分,几乎有些阴森森的。

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难不成……自己遇见了传说中的鬼打墙?

不不不,她要相信科学!

一定是自己吓唬自己。

她连忙从口袋里摸出来一个老年人专用手机,试着打电话求救,可电话始终拨不出去。

周大娘瑟瑟发抖的回到电动车上。

就在这时,一阵阴风袭来,阴风之中掺杂着周大娘看不见的黑雾。

就在黑雾即将来到周大娘身前的时候,她身上忽地发出一道金光,黑雾顿时就被那道金光打散,几乎是瞬间湮灭!

周大娘感觉口袋里忽地有一道灼烧感。

她下意识伸手去摸口袋,然后摸出了一道符纸,此时,符纸上的朱砂颜色,较之前相比,已经褪色了不少。

鬼使神差,周大娘紧紧握着符纸。

待她再向前看时,只见几米之外,就是那条熟悉的岔路口。

再低头去看电动车的电量,也恢复到了正常的电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