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其他类型 > 彼时流年似水魏璇月

彼时流年似水魏璇月

霍念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主角叫霍念衍魏璇月的书名叫《彼时流年似水魏璇月》,是作者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的丈夫心衰,可能熬不过一个月了……”魏璇月听着,满眼的泪花。她颤着声音问:“不能做心脏移植吗?”“医生,钱不是问题。”霍家豪门大家,多的就是钱。医生抿了抿唇:“能是能,不过……”

主角:霍念衍魏璇月   更新:2022-09-10 04: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霍念衍魏璇月的其他类型小说《彼时流年似水魏璇月》,由网络作家“霍念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叫霍念衍魏璇月的书名叫《彼时流年似水魏璇月》,是作者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的丈夫心衰,可能熬不过一个月了……”魏璇月听着,满眼的泪花。她颤着声音问:“不能做心脏移植吗?”“医生,钱不是问题。”霍家豪门大家,多的就是钱。医生抿了抿唇:“能是能,不过……”

《彼时流年似水魏璇月》精彩片段

“你的丈夫心衰,可能熬不过一个月了……”

魏璇月听着,满眼的泪花。 

她颤着声音问:“不能做心脏移植吗?”

“医生,钱不是问题。”

霍家豪门大家,多的就是钱。

医生抿了抿唇:“能是能,不过……”

医生长吁一口气,道:“霍太太,我们现有的心脏源匹配中,只有你的心脏可以和霍先生匹配……如今想救霍先生,只能是……”

只能是——魏璇月活体捐赠。

魏璇月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如果这是唯一能救霍念衍的办法……她愿意捐赠。

毕竟,她这条命本就是霍念衍给的。

现在也不过是还给他。

只是他那么厌恶自己,他是否也会厌恶自己的心脏?

片刻后,她自嘲般笑了笑,不想让他厌恶,那就别让他知道是自己捐的心啊…

“帮我安排手术吧,请务必让我的丈夫活下来,还有……请不要告诉他是我捐赠的……”

魏璇月还有好多要嘱咐的话。

可耳边,医生却又说道:“霍太太,你怀孕了,胎儿刚满两个月,情况很好,它非常健康。”

“霍太太,活体捐心的话,您和您未出生的孩子都会没命。”

“毕竟是两条命换一条命的事,所以您最好再考虑考虑。”

……

病房。

魏璇月倚靠在病床边,深情的望着床上躺着的男人。

这是她的丈夫,她爱了十四年的霍念衍。

他这么年轻,那样健壮,怎么会心脏有问题……

最关键的是,她还没有爱够他,他们还没有和好,他还不知道她已经怀孕了,她有了他们的孩子啊……

一股酸楚涌上了喉头,轻轻的抽噎不禁惊动了床上的男人。

霍念衍皱眉转醒,眼见她一脸泪花,十分不耐道:“我还没死!哭什么哭?晦气!”

她眸色一暗,撇过头去,迅速擦掉眼角的泪,带着祈求和卑微的讨好道:“念衍,公司传来了好消息,你一手带起来的项目已经得到了世界精密仪器组织的青睐,过两日他们会安排内地商务来和我们洽谈,谈成的几率非常大。”

霍念衍一惊,他没想到那个项目能进展的如此快。

但他仍旧嫌恶道:“意料之中的事,算什么好消息!”

魏璇月抿了抿唇,双手窘迫的拉了拉衣角:“嗯……其实还有一个好消息,你大概会很开心。”

“嗯?”

“魏语回来了。”

魏语,霍念衍的初恋。

霍念衍的面色一黑,一双眼锋利的朝着她射了过来:“我警告你,离魏语远点!”

魏璇月苦涩一笑,心里又沉了几分,她艰难开口问:“你……还爱着魏语,对吗?”

“不然呢?”他睨着眼看向她,眼底是隐隐的火焰,“难道要我去爱一个贪慕虚荣的魏大小姐吗?”

魏璇月心头似是被灼伤的疼:“你根本不知道,当初是魏语她……”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提魏语!霍氏破产的时候,是魏语陪在我身边,是魏语拿出了所有家当给我创业,你怎么敢和她比!”

幽闭的病房里,男人的怒吼震慑了魏璇月。



她唇畔微颤,眼泪扑簌掉落。

她虚软的瘫坐在椅子上,用尽全身的力气道:“念衍……我们离婚吧。”

“离婚?”

霍念衍面色一瞬的僵滞,但很快恢复一脸的冷色。

他嗤笑:“千方百计跟我结婚的你,会舍得和我离婚?”

“魏璇月,你既然想离婚,就别只是嘴巴说说,做好财产公证,打好离婚协议,带上所有证件,将那份红本变成绿本,别在我面前装可怜……真恶心!”

魏璇月的手心,逐渐攥紧,她的心似是被针扎了般疼。

不管自己说什么做什么,他总归是不信的。

三年前如此,三年后依旧如此。

她撑着身躯站起来,看向他,依旧满目爱慕。

“念衍,我会按照你所说的办,但是……”

她一顿,喉头辛涩,“能不能让我在离婚之前抱抱你。”

男人面色一僵:“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魏璇月的眼眶红红的,怯懦着,祈求着:“我、只是想抱抱你,可以吗,就一会儿,只要抱你一会儿……”

她其实是想,让爸爸抱一抱她肚子里的未出生的宝宝。

宝宝,是妈妈,对不起你…

霍念衍眉头轻蹙,他不懂这个女人怎么突然这么快就妥协了……

往常,她可不是这样。

他从未见过如此的魏璇月,此刻……心神波动。

见他犹疑,魏璇月已然主动接近了他。

她轻轻的揽在男人精壮的腰间,见他没有抗拒,一把拥住了他,肆意感受着他身躯之中散发的清冽味道。

他的肩膀好宽广,他的身形好高大。

笼罩着她,那样安全有力,她是如此贪恋他的怀抱,久久舍不得放开啊。

霍念衍,如果我们一家三口,能永远这样相拥,该多好!

可惜,可惜她没有永远了……

霍念衍的心底涌起了丝丝的烦躁,明明是如此厌弃她,可此刻竟觉得她有几分的可怜。

“念衍……”一道甜美的女声,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冲进了魏璇月的脑子里。

她恍然看向门口。

魏语一身白裙,怔怔的站在那。

猛地,一股大力将她推开。

魏璇月向后踉跄了两步。

而原本在她面前的男人,已经毫不犹豫的走到了魏语的面前,阴郁的脸面变得欣喜。

“小语,你来了。”

霍念衍言语之中的温柔,和方才的恶毒仿若两人。

这种差别,像是一盆冷水浇到了魏璇月的头上。

魏语对着霍念衍温柔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没有。”霍念衍的眼睨看向魏璇月,“是有其他人打扰了我们。”

男人的话,刺耳更诛心。

魏璇月低下了头,神色黯淡。

伸手轻轻抚着还未隆起的肚子,她的心,支离破碎的痛。

宝宝啊…你会怪爸爸吗?

宝宝啊…你千万别怪爸爸。

要怪,就怪妈妈吧…

再抬头时,她已泪流满面,心里,做出了最终决定。

再抬头时,她已泪流满面,心里,做出了最终决定。

————————————

医院附近咖啡厅。

魏璇月约了魏语见面。

她坐在窗边等待。

远远就看到了魏语那款飘逸的白长裙。

这种白长裙她也穿过。



但是霍念衍只说她是东施效颦,那之后她再也没穿过。

魏语坐下。

魏语朝她一笑,轻轻拨了拨脖子附近的头发,争取将那红痕展现的更加明显。

魏璇月静静的看着,面色平静,毫无波澜。

魏语搅动着咖啡,道:“念衍说,你们要离婚了吧,很感谢你将他还给我。”

魏璇月淡声道:“你呢,前夫还在纠缠你吗?”

三年前,魏语嫁给了一个富豪。

富豪向她求婚后,她就将霍念衍甩了。

但谁能想到,这个富豪是个水货加无赖,至今她因经济纠纷官司缠身。

魏语面色一白:“你怎么知道?”

所有的情绪,霎时化为了震惊。

“念衍很在意你,所以,我也很在意你,只是我与他不同,我在意一个人,就会让她在我的掌控范围内。”

对霍念衍,她是这样。

对魏语,她也是这样。

这些年,魏语的一举一动,她都知道。

魏语惊叫出声:“你监视我?”

魏璇月没有否认。

这却让魏语觉得,面前知性优雅的女人,实则是个变态。

魏语一脸涨红,怒气无处可法,将此刻最在意的事问了出来:“这些你都告诉霍念衍了?”

魏璇月眯了眯眼,回答:“没有。”

魏语却觉得心虚:“怎么可能,你爱念衍,念衍却爱我,就魏大小姐毒辣的手段,怎么可能容忍我在念衍继续保持一个好的形象。”

全世界都知道魏璇月爱霍念衍,爱得要死。

魏语现在插足他们之间的感情,她能放过她才怪。

魏璇月素白的手抬起来,端起咖啡的轻抿了一口。

她说:“钱的事,我帮你解决。”

魏语冷笑:“要说钱,念衍应该比你更有钱,我才不蠢,被你两三句话哄骗,就放弃念衍……何况,我爱他,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

魏璇月漫不经心道:“嗯,正希望如你所说那样。”

她的平淡,引起魏语很大的不满:“你到底什么意思?”

魏璇月从包里拿出了一张支票。

支票上配额一千万。

她说:“钱给你,念衍也给你,我会办好离婚手续,我只需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好好爱他。”

魏语一愣。

一肚子的话,都憋住了。

这不是她预料的情节。

魏璇月至少应该骂她一句才对。

可魏璇月没有。

反而……全部顺了自己的意思。

这给她弄不会了。

她哽了下,正襟危坐:“这、这还用你来说,我本来就爱他。”

“嗯。”

应了一声之后,魏璇月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魏语的手机便响了。

魏璇月道:“这是我的号码,后面的事,我会安排好,现在你可以回医院了。”

魏语听着,准备起身,但心头又不平。

她为什么要听魏璇月的话?

她以为她谁啊!

可是现在不回医院,她也没地方去,她的前夫还在找她麻烦!

转而,她看向了魏璇月,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不爱他了?”

魏璇月没回复,一双眼淡淡的看向了窗外,光泽暗淡。

但这在魏语看来,无疑是默认。

难道她在外面有人了?

……

律师事务所。

魏璇月立了遗嘱。

她死后,魏家所有股份房产和金钱都融进霍氏,旁系不得有任何的干预。

律师宋濂看着面前美貌的年轻女人,有些许的不解,但没多问。

送魏璇月离开时,他亲自将人送到了门口。

突然,魏璇月拉住了他的胳膊,原本明媚的五官纠结成了一团。

“宋律师,抱歉,我有点晕。”

说完,她整个人的身体都往下掉。

宋濂眼疾手快,扶起了她。

“怎么了?”

“可能、可能是低血糖。”她起床后就一直没进食。

“我抱你上车?”宋濂在询问。

魏璇月没拒绝:“谢谢。”

他将人抱上车之后,随即在旁边便利店买了牛奶和面包。

宋濂客气道:“路上吃,注意身体。”

魏璇月依旧说谢谢。

车子开走。

宋濂转身回了律所。



只是暗处传来的低弱“咔嚓”声,让宋濂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等宋濂追过去,那人已经跑远了。

随后,他给魏璇月打了一通电话,让她注意。

魏璇月没有将宋濂的话放在心上。

回到家后,她将早已放置在火炉上炖的鸡汤做了打包,直接去了医院。

一起被带去医院的,还有一摞文件。

……

医院病房。

霍念衍拿着一沓照片。

主角是宋濂和魏璇月。

两人姿势亲密,有说有笑,很甜蜜的样子。

魏语添油加醋说:“我也没想到,魏璇月早就出轨了,对方还是一个律师。”

她担心魏璇月会分走霍念衍大部分的财产。

霍念衍眯着眼,一双手摸着照片上的魏璇月,带着令人不敢接近的怒意。

魏语眉头轻轻一挑:“这也就怪不得她会找我说那些话了,我还奇怪呢,为什么她给我钱,又说要成全我们,她那种将利益看得如此重要的人,怎么会做亏本的买卖呢,她肯定已经计划好怎么让你净身出户了。”

“啪”一声。

霍念衍将那沓照片扔进了垃圾桶。

魏语正诧异时,魏璇月来了。

她手里还拿着一盒包好的鸡汤。

魏语很识趣的跟霍念衍说:“你们聊,我先走了。”

等房间里只剩下霍念衍和魏璇月。

“念衍,我给你煲了汤……”

魏璇月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霍念衍打断了。

“你和那个律师是什么关系?”

魏璇月顺眼看过去,注意到了垃圾桶里面的一沓反光照片。

她低头,打开了鸡汤盒子,盛了一碗递到霍念衍的面前。

“喝了吧,对你身体好。”

霍念衍甩开了那份鸡汤,一把拉住了女人的手腕,将她拽到了病床上。

“魏璇月,我在问你话。”

女人柔弱无骨,在他身下,一双眼,烟眉楚楚。

她轻吸了一口气,放置在包包口子处的报告单,在此时落了出来。

霍念衍看到报告单。

一张脸,黑沉如墨。

那是一张妊娠报告,上面记录了魏璇月怀孕一个多月了。

“孩子,谁的?”他呲着牙,质问。

魏璇月先是一惊。

但一想到,孩子的公开可能会引起诸多麻烦。

于是,她淡淡回答:“不是你的。”

霍念衍得到这个回答,突然笑了。

是气笑的。

这个女人,厚颜无耻到这种程度。

出轨了,怀了别人的孩子。

还如此理直气壮。

“魏璇月,我以为你只是贪慕虚荣,我没想到……你还贱!”

但突然霍念衍就意识到了什么。

“这才是你离婚的目的吧,说什么是想成全我和魏语,实际上是你的肚子盖不住了,你怕到时候,你会名誉扫地!”

魏璇月从床榻上坐起来。

绝美的面容像是打过霜,没有丝毫的生气。

她没有想辩驳。

因为解释了,他也不会相信。

她而是从包包里拿了一份文件出来。

递给了霍念衍。

霍念衍拧着眉,问:“这又是什么?”

“离婚证。”

她哽了下,清楚的吐出了这三个字。

霍念衍捏紧了手心。

“你竟然这么迫不及待了。”

魏璇月没有否认,尽管心头已经疼的在滴血了,那张脸面依旧是淡淡的。




这副模样,更让霍念衍气不打一处来。

“我和你结婚之前,各自的财产就做过公证,你的归你,我的归我,至于父母送的,我也没要,那都是你的。”

说完这些,她松了一口气,所有的阴郁都化成了一笑。

“恭喜你,终于自由了。”

“明明是我该恭喜你吧,魏大小姐重回单身,喜获新欢。”他呲着牙,一字一句,恶狠狠的。

她低了低眸子,不敢去看他。

“以后,你和魏语好好的。”

她在祝福。

话语里的心酸,霍念衍一点儿也没有发现。

男人却是暴怒的咬在了她的唇畔上。

“那个男人,是不是也这样对待过你?”

魏璇月一a“他喜欢吃辣,但我知道你吃不了辣,但为了让她开心,你务必克服这一点,我也会安排家里的保姆每一顿饭菜给你安排清淡点的饮食,不至于让你过分难受。”

“他不爱读书,喜欢运动,但心脏不好,只能适当游泳,这段时间我会安排游泳教练教你学游泳。”

“他爱酱香型的酒,喝起来总会不受控制,你需要监督他注意自己的身体。”

魏璇月说了很多很多。

魏语拿着笔,跟着魏璇月做记录。

短短两个小时,她就已经写满了几张纸。

她开始抱怨。

“我是来做他老婆的,不是来给他做保姆的,这些东西我不要记了。”

魏璇月盯着她,周遭的气势让魏语不经意的后退了两步。

莫名的,她有些怕魏璇月。

可明明她才是胜利者。

为什么她却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那个。

“我记,我记还不行吗?”

但一想到自己未来会是霍念衍的妻子,即便是不情愿,魏语也只能选择忍下来。

魏璇月收起了那股子冷冽,继续叙述霍念衍的日常注意要点。

还带着魏语去了厨房。

教她炖汤。

“他身体情况不好,需要高汤做滋补,我将他喜欢的几类肉汤做法交给你,合格了,今天就结束。”

魏语眉头一皱:“如果没合格呢?”

“那就做到合格为止。”

她的言语,恍若命令。

根本没有魏语拒绝的余地。

母鸡肚子里塞作料,清水浸泡,在小火上炖两小时,再加入各种调料。

好不容易等汤好了,魏语盛汤的时候,因为没注意,烫到了手。

一直忍气吞声的人,当场就红了眼。

“我长这么大,就没炖过汤……我凭什么以后都要一直给霍念衍做?”

她一气,将汤勺丢到地上,很干脆不做了。

魏璇月淡淡的看着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