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武侠仙侠 > 北域战神重返花都

北域战神重返花都

一起努力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经历了多少次生死抉择,血雨腥风之下,韩征始终屹立不倒。奋战多年的北域战神,终于决心重返花都,一封托孤短信,韩征立即放下手中的一切,一声号令,三万士卒、七煞战王齐赴南下……时隔多年,韩征再度回归都市,物是人非,可他却只想守护妻女一生。

主角:韩征,沐倾城   更新:2022-09-14 12: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征,沐倾城 的武侠仙侠小说《北域战神重返花都》,由网络作家“一起努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历了多少次生死抉择,血雨腥风之下,韩征始终屹立不倒。奋战多年的北域战神,终于决心重返花都,一封托孤短信,韩征立即放下手中的一切,一声号令,三万士卒、七煞战王齐赴南下……时隔多年,韩征再度回归都市,物是人非,可他却只想守护妻女一生。

《北域战神重返花都》精彩片段

北域边陲,风雪漫天。

一位青年身披军袍,负手立于城巅,极目望去,宛如风雪中一座巍峨的丰碑。

在他身后,肃然立着七人,这七人在前不久刚被大夏国最高层封为七煞战王,盛名响彻九州。

然而,在青年面前,他们似乎又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青年本名韩征,六年军旅生涯斩获功勋无数。

两年前更是一战封神,成为了大夏不朽的传奇,封号末代战神,意思是说,在他之后,再无战神。

此时,韩征的脸色却如这苍茫的天地间一般阴冷。

就在半小时之前,韩征收到一条从南陵发来的短信,寥寥数字,却在他胸中激起千层巨浪。

“我若有不测,务必照顾好芽儿,因为她是你的女儿,沐倾城绝笔。”

六年前,韩征遭人陷害,被不可一世的家族逐出门楣,流落至南陵街头,落魄如丧家之犬。

同一年,他再遭算计,被人下了药,与南陵沐家大小姐沐倾城发生了关系。

为了将负面影响降到最小,沐家老爷子找到韩征,执意将他招为了上门女婿。

而沐倾城却因为这一段荒唐的婚姻,一时间沦为了众人的笑话,从家族继承人的身份沦落至被逐出的边缘,天之娇女至此沉沦。

婚后不久,韩征不辞而别,只为将来能够真正配的上妻子。

这一走,便是整整六年,却不曾想等来了一条托孤短信。

这时,一个士卒冒着风雪匆匆跑上城头,将一张照片上双手奉上,躬身禀告道:“韩帅,现已查明,照片中的小女孩确为少主。”

韩征接过照片,微微一端详,不禁眼眶泛红。

照片里的小女孩五六岁年纪,明目皓齿,一脸呆萌,跟自己小时候的长相如出一辙,尤其是五官,仿佛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没错,她是我的女儿,我韩征竟然有女儿。”轻抚着照片,韩征欣喜的同时,也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韩帅,少主现在正被囚禁在南陵北郊的一座废弃仓库内,急需营救。”士卒急切的说道。

一听这话,韩征猛然转身,目光瞬间凛冽如刀:“麾下三万将士听令,所有人此处待命,我若有令,所有人齐赴南陵,我倒要看看,天底下谁人敢动我的女儿。”

“遵命!韩帅。”

“遵命!”

韩征一声令下,地动山摇的呼喊声便碾碎了滚滚的风雪。

......

黄昏时分,南陵北郊的废弃仓库内。

一个小女孩跟一条狗拴在一起,只能她泪眼汪汪的坐在地上,瘦弱的小身躯瑟瑟发抖,稚嫩的小脸充满了惶恐。

一旁,一个满头黄毛的男子正滋滋有味的欣赏着这一幕,一脸肆无忌惮的得意笑容。

“你不是饿了吗?赶紧吃啊。”黄毛伸手指了指散落在地上的狗粮,幸灾乐祸的坏笑道。

小女孩看了看地上的狗粮,有些犹豫。

黄毛见状,立刻恶狠狠威胁道:“赶紧吃,你要是不吃,老子放狗咬死你。”

一听这话,小女孩吓得仓惶从地上抓起一把沾满泥的狗粮,忙不迭就要往嘴里塞。

旁边的恶犬见有人抢食,立刻龇牙咧嘴嗷嗷狂吠,因为恐惧,小女孩缩成了一团。

“不能吃!”

千钧一发之际,从北域及时归来的韩征见到这一幕及时劝阻。

“我怕。”小女孩噙着泪花眼巴巴的望着韩征,一脸委屈的说道。

“有我在,不怕。”轻抚着那张稚嫩的小脸,韩征心如刀绞。

身为人父,六年间不闻不问,任由女儿被他人欺负,那种痛苦不言而喻。

“你他娘谁啊?”黄毛不屑的瞥了一眼韩征问道。

“她还是个孩子,你这般欺辱她你还算个人吗?”韩征抬起头阴冷的看着黄毛,滔天的怒意在胸中翻腾。

“不就一个野种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况这狗粮又吃不死人。”黄毛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嗤之以鼻道。

“找死!”韩征咬着牙狠厉的吐出两个字,阴冷入骨髓,这是他平定战乱挂靴之后第一次有了如此强烈的杀念。

突然,一道残影如惊鸿般从韩征身旁掠过,直逼黄毛而去。

不等黄毛有所反应,他的三寸咽喉就被一只铁钳般的手给死死掐住。

“再敢放肆,我拧断你的脖子。”一个身形如山岳的男子怒目瞪着黄毛,一字一句的说道。

来者名叫杨毅,七煞战王中的一员,绰号妖刀。

杨毅是韩征的副官,跟随韩征出生入死多年,韩征此次南下也只带了杨毅一人。

“你......你们别乱来,我......我可是王明虎虎爷的手下。”命脉被扼,黄毛只能把他主子的名号给搬了出来。

“虎爷?哼!”杨毅冷哼一声,直接一拳砸在了黄毛的眼眶,眼眶顿时爆裂,就连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

满面鲜血的黄毛疼的哭爹喊娘,但杨毅压根就没有理会,而是扭头向韩征说道:“韩帅,此人对少主如此不敬,属下现在就了结了他。”

“等等!”韩征摆了摆手说道。

他也恨不得将黄毛碎尸万段,但他不想当着女儿的面杀戮,何况刚刚踏上故土,他暂时还不想轻易沾血。

一听韩征的话,杨毅这才没有痛下杀手。

“把地上的狗粮全吃了。”韩征伸手一指地上那些狗粮,冷声说道。

“什么?”

“啪!”

黄毛稍有迟疑,杨毅抬手便是一记凶狠的耳光,直接将黄毛的脸抽的皮开肉绽。

“不想死,就赶紧吃。”杨毅厉声警告道。

一瞧杨毅那阴沉的面孔,黄毛吓的连大气都不敢喘,噗通一下跪倒在地,抓起狗粮就塞进了嘴里,可是没嚼两口就干呕不断。

“你胆敢吐出,我能让你再吞回去。”韩征提醒道。

一听这话,黄毛吓的赶紧捂住了嘴,连呕带吐的将地上的狗粮硬生生吞下,连渣子都不敢剩一点。

收拾完黄毛,韩征俯下-身,宠溺的揉了揉小女孩的额头,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沐芽儿,芽儿要找妈妈,芽儿要妈妈。”小家伙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韩征用力将小家伙搂在了怀里,这是他六年来第一次抱紧自己的女儿,这一刻,他仿佛抱住了全世界。

“好,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妈妈,你妈妈在哪儿呢?”韩征心疼的问道。

“妈妈被跟他一起的坏人给带走了。”小家伙怯生生的指了指跪在地上的黄毛,抽泣着说道。

韩征扭头冷眼一瞥,黄毛吓的浑身一颤,支支吾吾的说道:“沐小姐在天籁夜总会,正跟我们老大谈事呢。”

什么!在夜总会?

听到这话,韩征怒发冲冠:“杨毅,备车!”

“遵命!韩帅!”

华灯初上的街头,一辆悍马一骑绝尘,直扑天籁夜总会而去。

南陵的今夜,注定不会寂寞。


苍茫的夜幕下,悍马肆意驰骋。

“叔叔,我饿!”呆萌的小家伙抬头望着韩征,嘟囔着嘴说道。

一听‘叔叔’这个称呼,韩征不禁又一阵心酸。

他很想告诉小家伙,自己不是什么叔叔,而是她的父亲,却又难以启齿。

六年间不闻不问,不曾尽过半点父亲的责任,自己真的配吗?

好在车上还备有一些点心,韩征拆开一个三明治递了过去:“先垫垫肚子,回头叔叔再带你去好吃的。”

“谢谢叔叔。”小家伙盯着三明治咽了咽口水,一把接过就开始狼吞虎咽。

吃相很狼狈,但也有些滑稽,韩征见了,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小家伙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两个三明治下肚之后,便依偎在韩征怀中沉沉睡去。

“韩帅......”开车的杨毅回过头来,却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

“少主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咽不下这口气,我明天就把军机营麾下三万弟兄调过来,非把南陵捅个窟窿不可。”杨毅愤愤不平道。

他追随韩征多年,他的命也是韩征所救,对韩征自然死心塌地。

“不。”韩征摆了摆手,无比冷静的道:“有些恩怨就该我亲手了结,区区一个南陵还掀不起多大的浪。”

韩征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泛黄的照片,深情端详。

哪怕在烽火连天的战场,他都将这照片珍藏于贴身的胸口,因为这是他和沐倾城唯一一张合照。

......

天籁夜总会,南陵首屈一指的夜场。

天字号包厢内,王明虎四仰八叉的坐在沙发上,一边摸着自己锃亮的光头,一边歪嘴叼着烟大肆吞云吐雾。

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站着一个女子,女子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尽管脸色苍白如纸,但依然难掩她唯美的容颜。

她便是沐倾城,韩征六年来心心念念的妻子。

“沐小姐,你母亲欠了我们三十万,现在找不到她人了,我们只能找你过来谈谈,父债子偿,这也算天经地义吧。”王明虎眯眼打量着沐倾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虎爷,我妈欠的钱我一定会想办法还上的,请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沐倾城低垂着脸蛋,怯生生的答道。

前不久,沐倾城的母亲李翠娥被人下了套,在王明虎的场子里输了很多钱,还欠下十多万的债,没想到才几天的功夫,就利滚利达三十万之多。

王明虎何许人也,李翠娥很清楚,那可是南陵道上赫赫有名的大鳄,手段残忍卑劣,自知没有能力偿还,李翠娥只能连夜逃离了南陵。

李翠娥一走,王明虎自然就找到了沐倾城,还让手下的人掳走了沐芽儿。

“沐小姐,恕我直言,按照你的现状,想要还上三十万恐怕没那么容易吧。”王明虎阴沉一笑,一针见血道。

确实,沐倾城虽然还在沐家的公司任职,却只是一个小小的片区经理,一个月的薪水也就四五千,要想还上这三十万,基本不可能。

“虎爷,我妈欠的其实也就十多万,是你们暗中使诈,才滚到了这么多,你们这么做可是违法的。”沐倾城鼓起勇气据理力争道,只是这声音细若蚊蝇。

一听这话,王明虎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他将一张欠条扔到了桌上,说道:“白纸黑字,上面可有你母亲的签名和手印,你怎么能够血口喷人呢。”

望着桌上的欠条,沐倾城无言以对。

对于王明虎这样的为人,她很清楚,就算黑的,他也能将它变成白的。

“沐小姐,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是还不上这笔钱咯,要不这样吧,我替你想个办法吧。”王明虎直勾勾的看着沐倾城,玩味的笑道。

“什......什么办法?”沐倾城弱弱的问道。

“肉偿。”王明虎邪恶一笑,贪婪的目光在沐倾城身上肆意游走。

其实在他看到沐倾城第一眼的时候,就心生了歹念。

王明虎噌的站起身,一步一步朝沐倾城逼近了过来。

沐倾城见状,吓的脸色煞白,仓惶后退,而王明虎依然步步紧逼,将沐倾城逼至墙角。

“沐小姐,据我所知,你那个废物老公消失已经五六年了吧,这五六年是不是过的很空虚啊,今天就让我虎爷好好帮你滋润滋润。”王明虎舔了舔嘴角,无比猥琐的说道。

“你别乱来,我可是沐家的大小姐,我背后有整个沐家。”沐倾城蜷缩在墙角,早已吓的花容失色。

“沐家?哈哈!”

一听沐家二字,王明虎更加得意忘形:“一个落魄的二流世家在我眼里屁都不是,何况据我了解,自从你嫁给那个流浪汉之后,沐家好像对你也不待见吧,你觉得沐家会给你撑腰吗?”

王明虎的话让沐倾城如坠冰窟。

他说的没错,自从跟韩征结婚之后,自己就被家族彻底孤立,想让家族替自己出头,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沐小姐,你可要考虑清楚了,你女儿现在就在我的手上,只要我一个电话,她或许就会缺胳膊断腿哦。”见沐倾城不肯就范,王明虎只能拿沐芽儿要挟。

“虎爷,我女儿还小,求你别伤害她。”一听王明虎的话,沐倾城瞬间被击中了软肋,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只要你乖乖听话,你女儿必定毫发无损,而且你妈欠下的三十万也一笔勾销,否则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可不敢保证。”王明虎一脸阴险的大笑道。

望着王明虎那丑恶的嘴脸,沐倾城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助。

此刻,她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能够从天而降救自己于水火。

可是那个人又在哪里呢?

整整六年,了无音讯,她真不知道自己六年来的执念守候是否还值得。

见沐倾城还是无动于衷,王明虎的耐心被消磨殆尽。

只见王明虎脸色一沉:“沐小姐,我王明虎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说着,还掏出手机要打电话。

“好,我答应你,只要不伤害我女儿,我什么都答应你。”沐倾城绝望的点了点头,屈辱的哀求道。

如果被王明虎这样的杂碎糟蹋,沐倾城宁可选择去死。

其实在来的路上,沐倾城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所以她才会凭着模糊的记忆给韩征发去了托孤短信。

只可惜,她现在连死的权利都没有,因为女儿还在他们手上。

“那就赶紧脱衣服吧,只要把虎爷我伺候高兴了,一切都好说。”王明虎直勾勾的盯着沐倾城,得意的笑道。

沐倾城站起身,咬着牙含着泪,无助的闭上了眼睛。

嘭!

突然,一声巨响传来,天字号包厢那两扇实木门轰然倒塌。

只见一个挺拔的身影缓步走来,在他怀里,一个小女孩睡的正香甜。

“除了我,这个世上没人可以碰她。”

一声怒喝,犹如力劈华山之势,瞬间席卷周边的一切。

在看清来人之后,沐倾城顿时泪如雨下。


挺拔的身姿,宛如丰碑矗立。

刚毅的脸庞,犹如刀削斧劈般雕琢而成。

韩征怀中的小女孩依旧酣睡如泥,可见父亲的臂弯给了她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杨毅紧随韩征身后,抓着黄毛的一头黄毛,犹如拖一条死狗一般,将他拖行在地上。

“对不起,我来晚了。”韩征一脸歉疚的看着沐倾城。

经历过无数次残酷战争洗礼的战神,这一刻,却眼泛氤氲。

数米之外的沐倾城抬起头,怔怔的看着韩征,泪水顺着唯美的脸颊肆意滑落。

其中情愫复杂,有悲有喜,有恨也有爱。

望着委屈痛哭的妻子,韩征自责不已,这六年,他疏忽了太多太多。

“倾城,你先带芽儿去门口等着,我马上就来。”韩征朝沐倾城挥了挥手提醒道。

失魂落魄的沐倾城点了点头,伸手接过韩征怀里的女儿,然后匆匆逃离了包厢。

杨毅随手一丢,将半死不活的黄毛丢在了王明虎脚下。

遭到杨毅一顿毒打,又被塞进后备箱一路颠簸,可怜的黄毛已经奄奄一息。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王明虎直接愣在当场。

足足一分钟之后他才回过神,然后对着门口大喊道:“来人啊,快来人!”

“不用喊了,你的人都已经废了。”韩征缓缓抬起头,终于正视王明虎。

阴冷的目光,寒意逼人,恍如鹰隼般狠厉。

韩征的话让王明虎心凉了半截,外面可是有他二三十个弟兄在伺候,且各个都是百里挑一的硬手,说废就废,那眼前的俩人是何等恐怖的怪物。

不过,王明虎毕竟在南陵道上驰骋多年,也算见过大风大浪。

尽管已经成了瓮中之鳖,但他还是挺起胸膛撩话道:“老子今天认栽了,你要是真有胆量就放了我,改天咱俩再拼一把。”

“辱我妻儿,还想让我放过你?”一听王明虎的话,韩征不由得冷笑,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龙之逆鳞,触之必死,很不幸,妻女就是韩征的逆鳞。

“小子,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可是王明虎,你去南陵打听打听,有谁不认识我虎爷的。”即使成了别人刀俎上的鱼肉,王明虎仍然不肯轻易认怂。

“你是谁不重要,我也不想知道,反正用不了多久,你将会是一具尸体。”韩征从容一笑道,只言片语间,并无太多波澜。

“你想怎样?”王明虎嘴硬道,俨然没有意识到韩征浑身迸发出的杀念。

“你们两人,只能活其中一个,你们自己选择吧。”韩征伸手一指地上的黄毛,云淡风轻的说道。

“大哥,这一切都是王明虎指使我这么做的,我也是被逼无奈,求求你,放过我吧。”相比王明虎,黄毛明显要理智的多,在生死面前,他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卖主。

“没用的玩意。”一听黄毛的话,王明虎气急败得在他身上狠狠踹了一脚。

“你选好了没有,你们俩到底谁活?”韩征懒的废话,再一次问道。

“选你妈啊,老子在南陵闯荡江湖的时候,你他娘还穿开裆裤,竟然敢让老子选择生死,今天你要不弄死老子,老子还真瞧不起你。”

王明虎纯粹是那种无脑型,哪怕到了此时,依然认为韩征只是在吓唬吓唬自己,并不敢真的置于他死地。

只可惜这一次,他真的判断错了。

“很好,我已经知道你的答案了。”韩征微微颔首。

说着,他便给杨毅使了个眼色。

杨毅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径直走到黄毛身边。

“小子,算你走运,你的命算是保住了。”杨毅蹲下身子,拍了拍黄毛的脸微微一笑道。

“谢谢大哥,谢谢两位大哥。”一听杨毅的话,黄毛顿时如释重负。

“别感谢的太早,命虽然可以留着,但只能生不如死。”杨毅话锋一转道。

“大哥,你......你什么意思?”黄毛惊恐的盯着杨毅问道。

杨毅并没有废话,只是诡异的笑了笑,然后操起桌上一只酒瓶子,对准黄毛的左膝关节狠狠砸了下去。

随着咔嚓一声脆响,黄毛的左膝盖被硬生生敲碎,可怜的黄毛发出了惊天地泣鬼神一般的惨叫。

杨毅却并未就此罢手,操起第二只酒瓶子,对准黄毛的右膝盖再次手起瓶落,动作凶狠凛冽,毫不拖泥带水,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砸完膝关节,再砸肘关节,一瓶接着一瓶,直到四肢关节全被敲碎,杨毅才意犹未尽的收了手。

而黄毛早已疼的昏死过去,嘴中只剩呜咽的气息。

收拾完黄毛,韩征再次抬头看向王明虎,一字一句的说道:“他活,那么你只能死。”

话语间,依然从容淡定,却字字阴冷,寒芒毕露。

低头一瞧地上奄奄一息的黄毛,不可一世的王明虎,终于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刹那间脸色煞白,眼里充满了恐惧。

抬头再看韩征,神色如常,眼神坚毅而淡然,仿佛要弄死一个人就跟玩似的。

那是一种令人恐惧到窒息的平静,那是一种暴风骤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大哥,我......我有眼不识泰山,求你放过我吧。”王明虎一改江湖大哥的本色,突然噗通一下跪倒在地,竟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哀求了起来。

“我说过,动我妻儿者,只有死。”韩征摇了摇头,冷冷的说道,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在踹开包厢门的那一刻,在看到妻子受辱的那一刻,王明虎注定已经是一具尸体。

话毕,韩征毅然决然转过身朝门外走去。

临近门口的时候,他又回头扫了一眼王明虎,然后对杨毅吩咐道:“手法利落些,让他少受些痛苦。”

“好!”杨毅沉沉一点头道。

一听此话,王明虎当即瘫软在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