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武侠仙侠 > 富商比县令还厉害

富商比县令还厉害

猫御火风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穿越,陆宁被带到了大明洪武年间,靠着系统,陆宁大力发展深化改革,为这个朝代做贡献,建厂招商……一时间整个长宁县,在陆宁的打造治理下,竟成了大明最富有的地方。

主角:陆宁,朱元璋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宁,朱元璋 的武侠仙侠小说《富商比县令还厉害》,由网络作家“猫御火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穿越,陆宁被带到了大明洪武年间,靠着系统,陆宁大力发展深化改革,为这个朝代做贡献,建厂招商……一时间整个长宁县,在陆宁的打造治理下,竟成了大明最富有的地方。

《富商比县令还厉害》精彩片段

皇宫。

奉先殿。

“父皇,濂先生出京了。”朱标恭敬地对着龙椅上伏案处理政务的朱元璋汇报道。

朱元璋从高高的奏本中抬起头,面目不怒自威,只是眼里的血丝显示着他这个一国之君已经异常疲惫了。

“景濂啊,他这一走,所有的政务全都压在咱的肩上了啊!”朱元璋感慨道:“如今天灾人祸不断,朝堂上尽是蝇营狗苟的庸才,咱恨不得……咳咳!”

说着说着,朱元璋剧烈咳嗽了几下。

洪武十年,宋濂致仕。

眼下国力民力皆是疲敝,水旱之灾不断,朝堂中的人都忙着明争暗斗,如今宋濂一走,朝堂的压力更是让朱元璋有些喘不过气。

换作一般人,估计也就摆烂了,但是朱元璋是从一个差点饿死的乞丐,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他能想象的到百姓的苦,自然也就不肯让自己治下的民众再经历那种易子而食的时代。

“父皇,您要保重龙体啊!”朱标看着一脸沉重的朱元璋,眼里有些担忧。

打了半辈子仗,朱元璋都是龙精虎猛,然而建国短短十几年,朱元璋却愈发老态,朝政竟然比战争更让人憔悴。

朱标真担心,朱元璋再这么辛劳下去,要不了几年身体就垮了。

“不碍事,咱的身体硬朗着呢,更何况宫里养着那么多太医,他们还能调理不好咱的身子骨?”朱元璋不以为意。

“不然,儿臣听说真正厉害的医者,多隐于市井,这次长宁县有个什么医者……交流大会,杏坛隐者都有不少去参加的。父皇不妨去那里寻访一下名医,刚好也可以散散心。”朱标继续劝说道。

“名医,有什么好看的,一个个隐藏到老林子里装清高,还不是养名望,待价而沽?……等一下,你说长宁县?”朱元璋不屑地说着,忽然好像想到什么,翻出了一本奏折:“刚好,有个御史上了奏折,是关于长宁县的。

打开奏折,朱元璋愣了一下,表情也是越来越凝重。

“怎么了,父皇?”朱标有些疑惑。

朱元璋语气里带上了一丝杀气,手上的奏章更是捏得皱成一团:“御史风闻上奏,说长宁县富户陆宁陆子安,欺压百姓、败坏教化、贿赂架空官衙,让百姓泣血,恨不得生啖其肉!”

“竟然有这等恶徒,儿臣这就着人去将这人抓捕进京!”饶是朱标也被朱元璋的杀气吓了一跳,赶紧请缨。

朱元璋一家被地主富户压得家破人亡,一恨贪官,二恨为富不仁,朱标感觉这个叫陆宁的,恐怕想死得痛快都难了。

“不,长宁县不远,标儿你陪我去一趟,一来看看你说的名医,二来,看看这个陆老爷,究竟如何把长宁县搞得天怒人怨!”

朱标抿了抿嘴,没敢反驳,他知道,朱元璋之所以要亲自去,恐怕是要把这个姓陆的人的事情打成铁案,当成典型来震慑朝堂上下贪官,这一次,恐怕会杀个血流成河!

长宁县,陆家大院。

陆宁坐在摇椅里,一边扇着风,一边听着手下们汇报。

“少爷,第十二家便利店已经筹备完了,跟福记和刘家两家果子铺,还没争出哪家能给咱们便利店供货。”

“少爷,五家火锅店的账目都出来了,净利润达到三千两!就是您说的那个叫辣椒的东西,手下的人还没找到。”

“少爷,自行车铺建好了,随时可以开业!”

“少爷,咱们办的医学交流大会会址已经装点好了,只剩川西名医还没到。”

七八个中年人恭恭敬敬地对着吊儿郎当的年轻人汇报,画面怎么看都很违和,然而几个中年掌柜没有丝毫不满,反而他们看向陆宁的眼神都带着些敬仰。

这些掌柜的,以前都只不过是普通百姓,甚至还有家奴、佃户,然而短短一两年,竟然都成了长宁县有头有脸的人物,就算是县老爷见到他们,都得以礼相待!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跟了眼前这个年轻人。

陆宁来了,富贵就来了!

管家这时也走了过来:“少爷,刘知县邀您去咱家酒楼赴宴。”

“哦,又到日子了,让刘老哥先去酒楼等我吧,我还有事要忙。”

管家丝毫不在意自家少爷敢摆架子让堂堂县令等着,直接出院子去给来带话的知县管家回话了,掌柜们也丝毫不觉得自家少爷做的有什么不对。

在他们眼里,眼前的少年是神仙一样的人物,区区一个知县,根本不敢对陆宁有什么不满。

陆宁又对着掌柜们随意的挥了挥扇子:“你们干的不错,继续去忙吧!”

“是!”

院子只剩下了自己,陆宁以更闲鱼的姿势缩在躺椅里,仰天长叹:“唉,总算又收获了一些功德点,再不赶紧多赚功德,老子就凉了个屁的了!”

陆宁其实是个二十一世纪的普通青年,结果两年前的一场事故,把他送来了大明朝。

刚来到这个时代,陆宁还算能接受,毕竟朱元璋再怎么喜欢杀人,也是杀那些贪官污吏,反而对百姓还是很仁厚的。

前世的他就是个摆烂选手,办公室里盖小被,老板面前啊对对对。

来到古代,他觉得依靠自己的知识水平,不做官,光是经商就足够过上好日子了,虽然没网没电视,但是富甲一方、妻妾成群的日子不也挺香的吗?

然而没等他舒服两天,系统觉醒了,而且觉醒的当天就告诉陆宁一个噩耗,他的阳寿将在三年后走到尽头!

幸好他觉醒的功德系统,只要收获的功德点足够,他就能延长寿命。

刚开始,陆宁尝试过拾金不昧、扶老奶奶过马路、帮寡妇挑水,接济寒风中衣衫褴褛的女子,然而得到的寿命还不如他做好事花的时间多。

于是,陆宁产生了做大事来赚取功德点的想法。

两年后的今天,他已经是长宁县首富,寿命总算也延长了一年多,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不行,得赶紧把医用酒精做出来,等通过医学大会传播出去,那可是一大波功德点!”陆宁从躺椅上爬了起来,钻进了自己的实验室里。

与此同时,长宁县城门。

“父皇,这是……长宁县?”朱标看着人来人往的长宁县城,有些发懵。


“父……父……皇……”朱标在马车上,拉着帘子看着眼前的长宁县,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是跟着朱元璋南征北战过的,而且战时和建国后都来过长宁县。

那时候的长宁县已经被打烂了。

元兵横征暴敛,张士诚也搜刮过一圈儿,就差陈友谅没来插一脚。

那时候的长宁县,百姓十不存一,街道处处是破屋,城门都缺了一扇半。

但是眼前的长宁县城,车马川流,百姓熙熙攘攘,街道也变成了可供十马并驰的大路,路边二三层楼鳞次栉比。

虽说建国后各地都恢复了生气,但这也恢复得太吓人了,甚至比京城还要繁华一些。

这才几年啊?

朱标不能理解,在他看来,这就像是一个病秧子,随时都可能离世,结果没两天不但病好了,甚至能一拳打死两个壮汉。

“身为太子,怎么如此失仪?”朱元璋看着一脸呆滞的朱标,不满地呵斥了一声,直接下了马车,然后看了一眼长宁县城,也愣了一下。

只见长宁县的城墙大概七八米高,而且颇有一种古朴的韵味,城池底下还有牌子,写着“古城墙遗址,请勿攀登”。

朱元璋觉得自己有点懵,长宁县历史才不到百年,哪来的古城墙?

但是这城池从外面看上去还挺祥和的,奏折说得长宁好像是人间地狱一样,现在看起来倒也没那么糟糕,甚至有点欣欣向荣的意思。

“父皇……父亲,长宁县变化太大了,儿都认不出来了!”朱标也走下马车,有些激动地说道:“此地知县是个大才啊!”

朱元璋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准备往城里走,朱标跟上,马夫慢慢悠悠地赶着车。

进了城里,两个穿着短打的衙役走了过来:“您好,这里不允许马车随便停靠,若是需要停车,请把车赶去停车场。”

停车场?

朱元璋愣了一下,虽然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倒是也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皇宫里有停马车的太仆寺,平时外出到地方了也会把马车停到驿站或者别人家里,但是更多的是随便停靠,也没人管,这地方怎么还有这种奇怪的规定?

朱元璋正想着呢,朱标却已经开口了。

“胡闹,身为衙役连百姓停车都管,我从未听说过这等事,难道是想偷马?”

一个衙役赶紧摆手解释:“公子您误会了,各位是第一次来长宁吧?我们首富说过,长宁这人多马多,若是慢行或随意停靠,会堵塞交通,也妨碍商店生意,所以首富就让知县专门划了一块停车场,供客人使用。”

另一个衙役也接着说道:“停车场每隔一条街就有一块,有专人看着,会给您凭据,若是车丢了,衙门会照价赔偿。”

朱元璋眼前一亮,通过一个小政策就能看出当地管理者的才华心性,这个停车场的政策既照顾了交通,又考虑到马车丢失,算得上仁政了。

但是,为啥是首富安排的,你们知县是干什么吃的?

车夫去停车场了,朱元璋跟朱标就站在原地等着车夫回来,毕竟那个车夫也是大内侍卫,因为微服出巡,其他侍卫都藏在暗处,距离难免远了一些。

人生地不熟,身侧不站个侍卫,朱元璋和朱标还是不太放心的。

“两位大善人,行行好吧,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

一个颤颤巍巍的乞丐端着破碗走了过来,脸上全是污泥,头发也脏得不像样。

然而朱元璋并没有嫌弃,直接示意朱标往他碗里放钱。

“长宁虽然繁华,但也有很多人饿着肚子,朝不保夕啊。”朱元璋感慨道。

他也当过乞丐,深知乞丐的不易,能吃到酒楼的泔水都算是过节了一样,一个粗面馍馍每天咬两三口,不敢大口吃,就算馊了也当成宝贝一样。

什么时候咱的治下能没有乞丐,那就是真正的盛世了吧?朱元璋有些酸涩地想着。

“你们干什么!”朱标的怒喝打破了朱元璋的幻想,他扭头看去,发现那两个衙役竟然又出现了,一个把乞丐碗里的银子拿了出来,另一个则是一脸嫌弃地按住了乞丐。

“给咱住手!”朱元璋感觉自己血压飙增。

长宁县有乞丐,他没有生气,大明国力疲弱,就连京城也少不了乞丐,但是身为衙役却欺凌乞丐,这让朱元璋怒发冲冠。

“你们身为衙役,不想着惩恶扬善,竟然连乞丐的钱都抢,你们还是人吗?”朱元璋越说越气,甚至想叫出侍卫们,把这两个狗东西当场斩了。

“老爷子您可别乱说,我们长宁县可没有乞丐!”衙役把钱塞回朱标那里。


“一派胡言!”朱标也气坏了,这衙役怎么敢睁着眼睛说瞎话。

“你们按着的不是乞丐,难不成还是什么富豪不成?”朱元璋走上前来,眼中怒火熊熊,他记下来这两个衙役的长相,等调查完长宁县的事,他非要把这两人扒皮充草!

然而衙役也不恼,嬉皮笑脸地说着:“您二位果然外地人,不过还挺有正义感的,看好了哈!”

话音一落,衙役扯开了乞丐的衣服,漏出他白白净净的身子。

“您见过这么哪个乞丐像这样白白嫩嫩的吗?”另一个衙役指着乞丐说道,跟个捧哏似的。

朱元璋和朱标一下子都愣住了。

这属实超出他们的理解范畴了,毕竟这个时代,哪有傻子冒充乞丐的?

他们不理解,但很震撼。

“咱们长宁,老人有养老院,孤儿有福利院,残废也有善堂,可以做点小活计,一日三餐都不少。这些装乞丐的就是骗人,毕竟现在大家腰包鼓了,也都舍得赏钱。”

“你们说的是真的”朱元璋有些颤抖地问道。

天下无丐啊!

竟然真的有这样的地方!

“当然,骗你干什么,不信的话你到街上随便打听,若是真有乞丐没得到救助,衙门里就有人得遭殃!”

“父亲……这里的知县是大才啊,有大功德!”朱标也激动起来。

“关知县什么事,这都是首富陆老爷干的,知县就是个只会饮酒作乐的废物罢了。”旁边一个路过围观的白胖男人插话道。

“胡说八道,一个富商还能压着衙门不成,更何况你竟然敢侮辱朝堂命官,你是什么人?”朱标对着胖男人怒目而视。

“我是长宁知县刘昌禄。”胖男人摸着肚子,乐呵呵地说道。

刘昌禄自我介绍完,朱标一下子被他给整沉默了。

若是普通人辱骂知县是废物,那多少有些毛病,但是人家正主亲口承认,朱标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了。

“你便是刘知县?”朱元璋开口道:“我看这长宁县政通人和、一派盛世景象,想来你身为知县定是功不可没,为何非要妄自菲薄,把功劳推给一介商人头上呢?”

“妄自菲薄?”刘昌禄摇了摇头,叹息道:“我这是实话实说啊。”

“我这个知县最大的功劳就是不给小陆老爷扯后腿。”

朱元璋听了这话,差点儿气的翻白眼。咱给你俸禄,给你官职,你就是这么当知县的?被一个富户压制住,还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难怪御史上奏折弹劾你!

朱标也是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在古代商人的身份是很低贱的,没错,带着一个贱字。规定商人地位低下,是为了让人们少经商,多读书种地,这样重利、流动性强的商人就好管一点。

但是现在长宁反过来了,官府被商人给管住了,知县还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朱元璋真想现在就立马亮出身份,让人把刘昌禄给铡了!

“看两位的穿着谈吐,应该是外地的大户人家吧,有没有兴趣投资一下咱们长宁的产业?”刘昌禄没感受到朱元璋的杀气,反而提出了邀请:“这样吧,我刚好约了小陆老爷,咱们先去酒楼边吃边谈!”

朱元璋正要答应下来,忽然听到街边骚动起来。

“见过小陆老爷!”

“小陆老爷难得出来逛啊,这是我娘刚酿的米酒,给您拿上一些,别嫌弃!”

“小陆老爷万安!”

只见刚才还井然有序的街道一下子喧闹起来,街边不少行人和老板都围成一团,争抢空后地把手里的东西往人群中间送。

“这是……”朱元璋目瞪口呆,堂堂一国之主,他什么场面没见过?

这场面,还真没见过!

“这人也太受欢迎了吧?刘知县你都没这待遇啊!”朱标也喃喃说道。

刘昌禄笑呵呵地说道:“小陆老爷两三个月没出门了,大家难免热情一点。而且我何德何能,敢跟小陆老爷比?”

街道上乱哄哄的。

马夫这时已经回来了,不动声色地挡在朱元璋身前,生怕人群中站出来一个刺客。

“诸位,各位的心意我陆某人领了,但是可别阻碍交通,大家还要做生意呢!”只听一声年轻而洪亮的声音响起,街道上的人很快散开,没一会儿就恢复了秩序。

朱元璋皱起了眉头,这是令行禁止啊!若是在军队中出现这种情况,他一点都不会意外,但是这可是一帮市井小民,竟然如此听从一个人的命令。

这个人若是造反……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