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武侠仙侠 > 玄祖在世

玄祖在世

浪三刀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岳阳本就是个被人瞧不起的上门女婿,四年前,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匆忙把孩子交给自己,又匆匆消失,之后他只好将孩子带回家抚养,这又让丈母娘一家不满了许久,对待岳阳更是苛责了许多……两年前,因为一场手术,前途大好的岳阳被撞断了双腿,从此只能靠着低保生活,日子本就非常艰难了,奈何老婆竟是个“扶弟魔”!

主角:岳阳,苏婉宁   更新:2022-09-14 12: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岳阳,苏婉宁 的武侠仙侠小说《玄祖在世》,由网络作家“浪三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岳阳本就是个被人瞧不起的上门女婿,四年前,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匆忙把孩子交给自己,又匆匆消失,之后他只好将孩子带回家抚养,这又让丈母娘一家不满了许久,对待岳阳更是苛责了许多……两年前,因为一场手术,前途大好的岳阳被撞断了双腿,从此只能靠着低保生活,日子本就非常艰难了,奈何老婆竟是个“扶弟魔”!

《玄祖在世》精彩片段

燥热的下午,奔驰4S店里不少人在看车。

岳阳坐着轮椅,和老婆还有小舅子已经逛了小半个钟头了,最后三人终于停在一辆奔驰E面前。

“先生,这是我们今年最新款的奔驰E300L,整车下来四十八万,但现在做活动,首付只需要十八万,还附赠您一千的油卡和三次保养,考虑一下?”

销售人员笑着介绍道。

“车型不错,整体也挺大气的,倒是符合咱的气质,”小舅子赵泰搓了搓手,对这台车很满意。

“姐夫,你觉得咋样?”

岳阳皱着眉头,还没说话就被老婆打断。

“他懂啥?”

“老弟你喜欢就买,”女人翻了个白眼,似乎很嫌弃轮椅上的岳阳,故意抱着胳膊躲得老远。

“得嘞!”

赵泰开心的合不拢嘴,用脚碰了碰岳阳的轮椅。

“姐夫,刷卡吧!”

“小泰,这车是不是有点贵了,一个首付都这么多,拿不出来啊,”岳阳脸色发白,犹豫了半天开口道。

“咋了!我姐都点头了,你啥意思!?”

赵泰脸色一僵。

“咱来的时候不都说好了吗,买辆差不多的就行了,你这也太贵了,”岳阳推着轮椅往后挪了挪。

赵泰却不乐意了。

“你站住!”

“这车哪里贵了,也就几十万,是个人就买得起,你就是抠!”

岳阳很生气,怒声道:“你怎么说话呢!”

“我说的不对?抠抠搜搜的,穷逼货,我姐嫁给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赵泰声音很大,把周围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岳阳尴尬地用手扣着轮椅缝,眉头紧锁。

“我今天就问你一句话,给不给我买这辆车!”

“赵泰你够了!能不能别这么虚荣,咱们什么家庭条件?哪里买得起奔驰!”岳阳很是恼火。

“虚荣?”

“你咋不说你没本事!我同学家里住的是别墅,出门开豪车,连他妈一块表都十几万,你能买得起啥?”

“买菜都跟人还价半天吗?不够丢人的!”

“你!”

岳阳被戳到痛处,赵泰也满肚子怨气,像条饿狼一样。

周围的人很快就围了上来,对着他们指指点点。

女人感觉没面子,直接从岳阳轮椅的夹层里拽出一张银行卡,看到这一幕,岳阳瞬间急了。

“赵冉冉!”

他挣扎着想抢过卡,可残废的双腿却怎么也使不上劲儿,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把银行卡拿走。

“死残废!”

“还敢背着我姐偷偷藏私房钱,谁给你的狗胆!”赵泰突然大跨步冲到岳阳面前,揪起他脖领子质问道。

岳阳根本还不了手。

“这不是私房钱,是这废物断腿的赔偿金,但他没告诉我密码,”赵冉冉一脸冷漠,眼神嫌弃的瞥了岳阳一眼。

“有多少?”

赵泰眼神贪婪,迫不及待的问道。

“有多少也跟你没关系!”

岳阳肺都气炸了,指着赵冉冉呵斥道:“你要还有点良心,就把卡还我!这是供咱们家小妮上学的钱!”

“笑死我了!你能别咱咱的吗??”

“那死丫头就一野种,跟我姐有毛的关系?我还没问你跟哪个野女人生的呢!”

赵泰眼神冷漠,用手指戳着岳阳数落道,旁边的赵冉冉听这话也一脸嫌弃的表情。

小妮是岳阳结婚前捡来的。

四年前,岳阳刚毕业不久,一次下班路上大雨滂沱,等公交的时候突然冲出来一个女人。

她年纪不大,但怀里却抱着个孩子,岳阳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她就将孩子硬塞给他,匆匆离去。

岳阳想追出去,但雨实在太大,孩子又发着高烧,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折返回医院。

他从小妮口袋里发现一张字条,意思是让他帮忙照顾,女人以后会回来接她。

上面还有小妮的生日和名字。

四年来。

岳阳将小妮抚养长大,已然当做了亲闺女,但也因为她,岳阳没少受老婆娘家的气。

“我问你话呢,密码多少,别给脸不要脸!”赵泰已经没耐心了,大声催促道。

岳阳绷紧牙关,就是不说。

这一幕惹来不少异样的目光,有人还拿起手机在录视频。

“姓岳的,你今天要是不给我弟买这辆车,咱俩就离!”赵冉冉受不了外人的眼神,抱着胳膊冷声道。

“离?”

“就为了这个你要跟我离婚!”

岳阳捏紧拳心,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赵冉冉我之前对他咋样你心里清楚,腿没断之前我在医院上班什么时候亏过他,现在没这个条件了,小妮还要上学,你这是要逼死我啊!”

“妈的废物,你还有脸说?”

“之前你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老子去夜店泡一宿的,现在就几百块钱的臭低保,你装他妈什么大善人呢!”

“我没让你买房子就不错了,付个首付还跟我墨迹半天!”

“那你有手有脚的怎么不自己去挣,我供你吃供你穿,还供你买名牌,一双鞋都要七八千花的不是我的钱!”

岳阳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额头上的青筋根根暴起。

赵泰像被踩了猫尾巴。

“你去年买的那套西装,整整一万八,你转手就送人了,你以为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还有那些手表手机,我都还没跟你……”

啪!

岳阳还没说完,已经恼羞成怒的赵泰上来就是一巴掌,他半边脸火辣辣的,整个人从轮椅上滚了下去

“我草你妈的,那都是你自愿的,”赵泰又踹了他一脚。

呜呜。

岳阳疼得跟脸色发白。

赵冉冉站在旁边看着,一脸的无动于衷,尤其是那张漂亮的脸蛋此刻简直比那杀人的刀子还冷。

“活该!”

她翻了翻白眼。

岳阳咬着牙,指甲都深深刺进了皮肉。

“啊!”

就在这时,刚好拿来poss机的销售人员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脸色极不自然的盯着赵冉冉。

“看什么看!”

赵冉冉心里烦闷得很,岳阳这废物就会给她丢人,他没好气的接过机器冲赵泰递了个眼色。

“别搭理这死废物,反正他密码无非就那么几个,大不了多试几次!”

她先试了小妮的生日。

“密码错误。”

然后又把自己的生日输入了进去,可还是不对,她生气得跺了跺脚,眼神幽怨。

“俩合在一起再输一遍。”

赵泰不甘心。

赵冉冉又把自己和小妮的生日组合输了一遍。

滴。

划卡成功!

“哈哈哈!”

赵泰乐了,把岳阳踹到一边,狞声道:“姐,我就说这小子是个老舔狗吧,成了瘸子还妄想跟你屁股后面讨好你!”

“他那是犯贱,我早知道他会用我生日当密码,”赵冉冉翘起嘴角,得意的将银行卡丢给岳阳。

十八万!

全都刷走了!

看着地上的卡,岳阳眼球充血,瞬间感觉天都塌了。


“你!”

“你!!”

岳阳火冒三丈,指着赵冉冉张嘴哆嗦了半天,可终究还是没骂出声,腮帮子憋得通红。

“我什么?”

赵冉冉瞪了他一眼。

她知道岳阳不敢冲自己发火,尤其是腿瘸了以后,特别听她的话,说东绝不敢往西的那种。

“给你小舅子买辆车还委屈你了?”

“我告诉你岳阳,这车是以你的名义买的,以后不管你干什么,先给我把这贷款给还清了。”

“不然到时候就卖房子吧。”

她神情冷漠。

可岳阳听到这话脑袋却“嗡”的一声,火冒三丈。

“赵冉冉我再次警告你!”

“少打我那房子的主意,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你给我记好了!!”他情绪激动,猛地咳嗽几声。

这套房是岳阳当初还在单位工作时评优分的,这要是被拍卖了,他以后和小妮还不流落街头?

不行!

绝对不行!

这是他的底线!

要不是两条腿不好使,担心自己以后照顾不好小妮,他现在早就和这女人离了,何苦受这窝囊气!

岳阳咬着牙,艰难地撑起身子想爬回轮椅上去,可试了好几次都摔在地上,赵冉冉一脸的冷漠。

围观的人也都生怕沾上什么因果似得,纷纷后退。

甚至。

有人还眉毛轻佻的说起了风凉话:“这种人有什么可怜的,听过一句话没有,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我猜也是,要不然连自己老婆都不帮他,真给咱们男人丢脸!”

“还不是他之前在外面乱搞,没听他小舅子说嘛,连自己的野种都带回家了。”

“活该!渣男不值得同情,我得发张朋友圈……”

咔嚓。

有人拍了张照片在编辑文字。

他边写还边读了出来:“纬一路奔驰4S店,一出轨男被自己老婆和小舅子打了,渣男该死……”

“够了!”

“你们还他妈有没有良心!”岳阳死死攥着轮椅扶手,此刻连咫尺高的距离他都爬不上去。

他恨!

恨自己这双腿!

更恨当初车祸报复他的人,让他一辈子都只能坐在这破轮椅上,他崩溃的趴在地上,很想大哭一场。

可是连他这奋力的一吼老天爷似乎都不给面子,瞬间被淹没在奔驰车的声浪里。

呜隆。

赵泰一脚轰开油门,奔驰车屁股着火,他开心地眉飞色舞。

“赵泰先生恭喜您成为尊贵的奔驰车主,我现在陪您去办车牌手续吧,”销售人员笑着迎了上来。

“OK!”

赵泰心情不错,一只胳膊搭在车窗边,冷瞥了眼岳阳后跟着销售人员扬长而去。

岳阳死咬着牙,眼睛充满血丝。

众人的冷漠犹如张牙舞爪的恶魔,此刻在对他狰狞发笑,一声声云淡风轻的嘲讽,像那不见血的刀子。

一刀。

一刀。

割开他的皮,扯开他最后尊严上的遮羞布。

岳阳笑了。

笑得很悲凉,他不再往轮椅上爬,而是转身撑着身体挪到了4S店外,一缕刺眼的阳光扎进他的眼球。

他像是做了一场梦。

又回到了当初还是医生那会儿,就因为救了一个无数人想让她死的女人,自己却惨遭仇家报复。

“凭什么!”

“凭什么啊!”

岳阳仰天长啸,倔强的挺着脖子:“我去你妈的老天爷,你睁眼看看,老子救人有错吗?有错吗??”

他不明白!

难道说救了人就该死吗?

“呵呵。”

“救人就该死……吗?”

岳阳惨然一笑,一头撞在马路牙子上。

噗嗤。

殷红的鲜血从他额头上喷薄而出,他的意识逐渐模糊,想用手去捂住脑袋,可血太多了根本止不住。

越来越疼。

眼前也越来越黑。

直到他的手指被鲜血吞没,连同他母亲去世时唯一留下的已经泛黑的银戒都被染红。

嗡。

这一刻,戒指染血,犹如被岁月蒙尘的神迹再现,散发出刺眼夺目的银光。

灵动而玄奥。

神秘又圣洁。

光辉的尽头,嗡鸣之声响起,犹如古朴沧桑的亘古殿堂里传来的梵音,一个字,像能包罗这方天地。

“后辈,救人又怎么会有错呢?”

“吾乃玄山老祖,今日,你我有缘,便赐你一场造化,接我传承吧,”悠悠之声荡然而起,岳阳眉心紧促。

倏忽间。

他脑海中涟漪四起。

每扩散一圈,就会有无数的通玄秘法、圣药灵丹出现在他意识最深处。

如此往复。

七七四十九遍后,银芒如瀑。

岳阳的双腿竟突然发出噼里啪啦的断骨续接声,疼得他在昏迷中闷哼连连,而与此同时,他撞破的头骨也在愈合。

很慢。

但的确在愈合……


“好痛!”

岳阳抓着脑袋,从血泊中苏醒。

双腿传来的肿胀酸痛让他呻吟出声,很快就引起了周围路人的注意,大家纷纷围了上来。

奔驰4S店里的员工和顾客看到满脸血的岳阳也吓了一跳。

“你没事吧,用不用我送你去医院?”毕竟是在店门口出的事,员工害怕闹出人命。

“不用。”

岳阳咬着牙,表情痛苦。

他现在感觉脑袋里像被人灌进去一颗铅球,又重又闷,憋的他整张脸涨红发紫。

“你确定?”

员工看他脸色不对劲,赶紧让人把轮椅推出来。

可是。

还没等她上前搀扶,岳阳竟然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这一幕把她给当场看傻了。

她惊讶的捂住嘴巴:“你!你不是个瘸子吗??”

“卧槽,他怎么自己站起来!!”

“天呢!”

“是我眼花了吗??”

人群中爆发出阵阵惊呼,轰的一声炸开了锅,所有人都一脸不敢相信的盯着岳阳。

岳阳也懵了。

但是双腿传来的那种真切酸痛感又无比真实,他试着走了一步,神情激动无比。

“难道是梦里的那道声音……”

就在此时。

他脑海里的那股胀痛感也随之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浩瀚如海的古药典籍和百草丹方。

起初模糊不清,但现在却清晰可见,虽只是冰山一角,可已经让岳阳震惊到泪流满面。

他是个医生,自然知道这其中的价值。

“这小子脑子有毛病吧,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的。”

“估计是脑袋撞傻了。”

“真可悲啊,腿好了人却成了疯子……”大家交头接耳,向岳阳投来异样的眼神。

岳阳自然没心思去理会他们,突然想起什么,急忙看向手指上的银戒。

以往暗沉发黑的戒指,此刻竟在阳光映射下熠熠生辉,一如岳阳即将脱胎换骨的人生。

他收回目光,却又不经意间看到地上的轮椅,心里猛地一痛,想起了自己这三年断腿的日子。

他要离婚!

要卖掉房子带着小妮离开那个肮脏的家,只要有本事,钱什么的根本不是问题,他要给小妮最好的生活。

还有!

前些日子放火烧了他老家房子,让自己老娘活活被烧死的那伙人,他要亲自讨回公道!

咔嚓。

他捏紧拳心,在一片唏嘘声中,扭头离开……

回到家。

岳阳刚上楼就看见了家门外的小妮,她正满脸泪痕,委屈的抱着小书包抽泣。

她屁股下面坐着行李卷,周围满是散落的课本、小熊牙刷还有岳阳给她买的芭比娃娃。

“这个混蛋!”

岳阳的心跟针扎一样疼,萱萱看见他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刚想叫出声就被他捂住嘴巴。

“嘘。”

岳阳摇了摇头,小妮很懂事的眨眨眼睛。

门虚掩着。

此刻里面传来赵冉冉和赵泰姐弟俩的笑声,还有酒杯相撞的声音,他们在喝酒庆祝。

只听赵泰笑嘻嘻的说道:“姐,等这房子卖完以后,你就跟那废物离干净,老弟到时候给你介绍个更好的!”

“这还用你说?”

赵冉冉噘着嘴,看了眼房间四周:“要不是这套房,我早就跟他离了,何苦熬到现在!”

“嘿嘿!”

赵泰咧嘴一笑,又开口道:“姐你知道孙家老三不?孙福裕,就是宛城首富之子。”

“知道啊,我们还是高中校友,”赵冉冉摆弄着手机里的聊骚信息,嘴角上扬。

“我前两天帮你递过话了,人家不嫌弃你二婚,说只要你点头,他八抬大轿过来接你,明媒正娶!”

“到时候那个残废,还有外头的小怨种,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呗!”

“老弟啊,姐可真没白疼你,”赵冉冉满脸感动:“你说得对,姐活到这个岁数才明白,什么情啊爱啊的都是狗屁,只有钱才是真格的!”

“等那残废回来我就逼他签字,房款到手就离婚,这恶心的地方我是一天都不想待了。”

啪。

赵冉冉心烦意乱的把桌上相框打翻在地,里面是三人唯一一次合影的照片。

“现在明白也不晚。”

赵泰叼着烟,眯眼道:“也幸亏他那农村老娘被烧死了,不然这老东西肯定又出幺蛾子!”

“活该!”

“你不知道他老娘死那会儿,那残废哭得跟条狗一样,我还得佯装伤心,可把我憋坏了!”

赵冉冉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些刺耳的笑声一点不拉的落进岳阳耳朵里,他胸口就像个被烧爆了的锅炉,窜出熊熊火焰。

“你装的这么难受,还真是委屈你了!”

嘭!

岳阳再也忍不住,一脚踹开门,大踏步的闯了进去,赵冉冉先是一愣,然后迅速捂住了嘴。

赵泰也瞪大眼睛,跟赵冉冉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将目光齐齐指向岳阳的那双腿.

“你……你的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