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武侠仙侠 > 绝代狂帝

绝代狂帝

一枚祸害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叶无天年少轻狂,意气风发,曾为了做出一番成就,一个人独自闯荡。七年之后,别离了多年的叶无天,衣锦还乡,为了兑现媒妁之约归来,却意外发现,心上人已成为别人的后妈!凭借他这么多年闯出的成就,如今的叶无天早已今非昔比,可那个女人却根本不知道珍惜。

主角:叶无天,沈筠怡   更新:2022-08-22 11: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无天,沈筠怡 的武侠仙侠小说《绝代狂帝》,由网络作家“一枚祸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无天年少轻狂,意气风发,曾为了做出一番成就,一个人独自闯荡。七年之后,别离了多年的叶无天,衣锦还乡,为了兑现媒妁之约归来,却意外发现,心上人已成为别人的后妈!凭借他这么多年闯出的成就,如今的叶无天早已今非昔比,可那个女人却根本不知道珍惜。

《绝代狂帝》精彩片段

“爷爷,你身体本来就不好,每年都要来锁龙山跪拜什么。”

“闭嘴!”

“凭什么要闭嘴,你一个首富,每年都要花去上百亿打通关系来这里!你知道,你都要冻死在这里了吗?”

喜马拉雅山。

龙国最神秘的山脉里,冰雪封山,万里雪白。

绵延百里,车辆不能通行。

只有数百名登山者,才足以护送一位老者来到这里。

喜马拉雅山脉中,最神秘的地带——由九十九座锁龙井,围成的锁龙山。

据说,有人曾在这见过真龙。

老者咳嗽两声,却无一丝抱怨。

“这里,锁着的......是龙。”

小女孩不满的说道:“爷爷,哪有什么龙,那只是传说......”

但突然,她的眼神又变得惊恐而兴奋:“等等,爷爷......你不会是说,那个锁龙井里还有人活着吧?耗资万亿,九十九座锁龙井,就为了锁住的那个人?”

“没错,人们都叫他,叶无天。”

听到这句话。

刚才还不屑、不满、甚至愤怒的小女孩。

此刻。

轰然一声,跪倒在地,眼里只有对神的敬畏,对龙的恐惧。

喜马拉雅山,锁龙井中。

若真有人。

那一定是他。

这世界如果真有龙,那一定是他。

龙国,不败战龙!

“爷爷,您说的,难道就是那位一人可挡百万师,一战将龙国扶上世界之巅的阎罗青帝?!”

老者微微点头,送上贡品,如拜神明。

拜祭完后,缓缓转身离开。

“没错,龙国若还有真龙在世,那一定是他。”

......

此时。

九十九座锁龙井围绕的锁龙山正中央,是一座由金铁铸就的古堡。

名为,教养院。

在锁龙山正中央,无数名流云集。

十亿资产,百亿资产的人物,连前排都站不进去。

顶尖杀手,封号战神,在这里都不敢自称人物。

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不停的挑战着锁龙山森严的制度。

只为,见“阎君”一面。

“阎君,我龙国百万大军,需要您主持大局,求您见我等一面吧!”

“阎君,我愿意奉上万亿资产,只求您救我一命啊,求求您,给我看一次病吧!”

“阎君,我已经把世界神榜上的人全都打废了,求求您,就收我做个仆人吧!”

叶无天面对众人的苦苦哀求,表情却一片淡然,问:“泰山可曾天崩,黄河可曾倒流?”

所有人都要哭了。

泰山!

古之帝王封禅地!

此等神话之地,怎么可能发现天崩!

黄河!

龙国水脉之源头!

有史以来,都是日日奔流不停,又岂会逆行倒流?!

七年!

他们来喜马拉雅山整整跪拜七年了!

每次进来,名额不过百,只取九九之数,于每天二月二这天,顺序进山!

无数人砸下几十亿,动用无数权力,把头都抢破了,才争取一个名额!

可就算这样,每一年都是失望而归!

因为阎君提出来的条件,也太他妈难了啊!

想到这,所有人痛心疾首,竟是放声大哭:“阎君,这九十九锁龙井再厉害,也关不住您这条真龙啊!泰山天不会崩,黄河水也不可能倒流,可您不能不出山啊!”

叶无天看着眼前的众人,沉默不语。

七年前,世界诸国联手进犯龙国,百万大军横列边境,他因一战歼灭十八国联盟入侵龙国的军队,而名声大噪!

更因此被众神殿的十二神尊追杀围剿!

利剑一次次从他身上闪过!

那一刻,就在叶无天要闭上双目,等待死亡降临的一刻!

一个面容皎洁,温婉动人的女子拦在他的身前!

那个女人用她的身体,一次一次给叶无天挡住伤害!

一次。

两次。

数十次刀伤。

最终,女人背着已经力竭的叶无天跑了出来。

叶无天眼里满是绝望。

“筠怡,你快放下我,你身上都是血!”

“他们会追过来的!”

“筠怡,你会死的,你放下我......”

那一刻,她已经浑身是血。

眼中的泪水,夹杂着血液。

但她还是很开心,用手托着叶无双的下巴,紧紧搂入自己胸前:“无天,我们虽然还没成亲,但我们指腹为婚,你就是我一辈子的男人。”

“我比你大,我自然会用命护着你。”

“这辈子,我是你的妻子。下辈子,我也是你的妻子。我的男人,应该是顶天立地的男人,应该是整个龙国的骄傲。乖,不要哭。”

女人凑近去,用最后的力气,轻轻咬着叶无天的嘴唇。

手,慢慢捶了下去。

叶无双死死搂着她,身体狂烈的颤抖。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

一声声嘶吼中,叶无天脑海崩塌!

也因此,一夜之间,叶无天一身惊天实力,俯瞰天下!

手刃十二神尊后,杀上了众神殿!

那一夜,他杀红了眼,足足杀了十万十八国联盟将士!

后来,未婚妻虽然救活,但也从此陷入昏迷,在医院中长眠不醒。

“她说过,她的男人应该是顶天立地的男人!是龙国的骄傲!”

从此,叶无天成为传闻中的阎罗青帝。

阎罗示人,则神挡杀神!

青帝出巡,则百病避退!

叶无天的绰号之所以叫“阎罗青帝”,正是因为他身上除了那种杀伐果决的阎罗之气,还有另一种特质,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别人都称叶无天为阎罗杀神,可谁又知道,他可杀过一个良善之辈?

不过是想凭借一己之力,抗下这乱世重担!

一指,可令滔天恶人暴亡,一指,亦可令将死之人复生!

事后,为了大局着想,他自愿进入世界诸国联手建造的监狱,被关押在喜马拉雅山中,留下传奇无数。

迄今为止,未婚妻的音容笑貌,环绕心头。

叶无天,不敢忘!

过去七年,叶无天在教养院的地牢终日苦修,未婚妻是他唯一的精神支柱!

如今,叶无天已然突破桎梏,已经拥有了能够让未婚妻苏醒的能力!

今后,与她白头偕老!

却也就在这时,一个人匆忙的从门外跑了进来。

“阎君,有您未婚妻的消息了!”

唰的一声。

叶无天身影拔地而起,连百斤重的铁链都瞬间被挣断。

泰山崩塌,黄河逆流,都不能让叶无天脸变一丝颜色的他。

此刻,脸上,是紧张,甚至是害怕!

九十九座锁龙井都锁不住的男人,脸上出现了害怕!!

“说!”叶无天语速都变得急躁。

来人跪在地上。

“是!阎君,但,但......”

叶无天心脏剧烈跳动,整个锁龙山九十九座龙井里的铁链,都在发疯的颤抖。

所有人都知道!

喜马拉雅山的真龙!动情绪了!

他,要出山了!

“但什么?!!!”

叶无天一把抓着那人的袖口,加大声音。

“阎君,您,您自己看......”

叶无天接过来者手中之物!

竟是......

一张请帖!

而落款处写着的,俨然是叶金陵、沈筠怡夫妇!


锁龙井外,龙鸣之声不绝于耳。

“不!”

“我不信!”

一瞬间,滚滚杀意从叶无天身上爆发开来,整个喜马拉雅山都要炸裂了!

恐怖的气息,令人绝望,现场的所有人,全都惊恐交加!

就在这时,又有十三道人影从远处疾奔而来,为首的是一个身披红甲,头戴银面之人!

“叶无天!没有十八国联盟的赦令,你竟敢擅自离开教养院,是想找死吗?!”

“修罗,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一件事!”

叶无天缓缓抬头,看清来人后,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那就是......我叶无天不是被你们众神殿关押,而是,我想留便留,想走,便走!”

说完,叶无天蓦然伸出一指,一道狂暴的气流迅猛钻入修罗的五脏六腑,肋骨撑开,连环炸裂!

修罗猛地吐出一大口黑血,惊恐万分的看向叶无天。

不可置信,叶无天被这地牢的寒毒侵扰七年,功力竟不退反进?

“你......你竟达到了丹劲极限?”

“丹劲极限?”叶无天冷笑:“那已是七年前的事了。”

叶无天又一指修罗眉心,是一股狂暴的气流,涌入了修罗奇经八脉!

“众神殿自成立以来,以禁丸拔苗助长,违反人伦!”

“这一指,将你体内沉积多年的禁丸毒素全部清除!今后重修武道,可再活六十年!”

叶无天又挥手留下一纸药方。

“以此药方进行调养,无论是你,还是那十二黑甲,必可沉疴尽除!”

修罗,心服口服!

“青帝!有一事,修罗要向您禀报!修罗怀疑,在当年那场事件中,被误伤的,并非您的未婚妻,也就是说,如今躺在医院的那位,另有其人......”

“什么?!”

这......

怎么可能?!

修罗刚要再说点什么,就看到,叶无天,拔地而起!!

整座教养院,顿时裹挟着下方上千米的冰层飞速旋转,眨眼间便化作一条巨大的冰龙!

冲天而起!

九十九座龙山之中,死寂一片!

世界排名第一的监狱,世界诸国耗资万亿精心打造的教养院,就这么......

破了?!

而此时的叶无天,已然迎着无数人惊恐敬畏的目光,一步踏出教养院!

二月二,龙抬头。

一瞬间,九十九座锁龙井,齐齐发出一声惊天龙吼,震动山河!

龙国亿万人的目光,齐聚喜马拉雅!

关押在喜马拉雅山下的阎罗青帝。

今日,出山了!

......

龙国,江海。

叶无天站在一座占地足有上千亩的庄园前,神色微微颤抖。

眼前的庄园,正是叶家。

离家七年,如今归来,竟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门岗里一个衣着朴素的老者听到外面的动静,连忙跑出来看向了大门外。

而看清叶无天的样子,老者不由浑身一颤。

这老者名叫曹半闲,正是叶无天七年前安排在叶家的老兵。

“曹半闲,参拜青帝!未曾想,青帝一去七年,老朽竟还有幸得见青帝一面!”

叶无天抬手将老者扶起。

“曹老,你这是做什么?快快起身!”

曹半闲这才起身,看向叶无天的眼神,充满激动,却,哽咽无言!

当年若非叶无天战场救命,他早已战死沙场。

非但如此,叶无天对曹半闲的儿子也颇为器重,七年前亲自传授武功,予之提拔!

而今,曹半闲之子,已被列为龙国的百将之首!

叶无天已经迈入叶家大门,望向了坐落于庄园中间,颇具东方建筑风格的一座古堡。

心中,五味杂陈。

曹半闲却是神情一愕,欲言又止。

“怎么这副表情!”叶无天疑惑道。

“唉,您去看看,便什么都知道了!”曹半闲重重叹了一口气,抹了一把老泪,悲痛道。

叶无天心头疑云难散,阔步朝古堡走去。

所过之处,叶家的那些侍从却是全都如同大白天见了鬼一样!

似乎都在刻意回避着什么!

而叶无天刚刚步入古堡正厅,却如遭雷击!

一副偌大的油画,映入眼帘。

上面,画着一对男女!

画中那男人,身着一身黑色礼服,喜悦而庄重!

画中那女人,头戴一顶铂金打造的宝石花冠,身穿一袭白色无暇的婚纱,一脸甜蜜!

赫然是......

叶无天的父亲,与叶无天的未婚妻!

蓦然间!

叶无天周围寒意四起!

却!

有一股熊熊怒火自心头升起,冲向头顶!

且......

心如刀绞!


不可能!

望着油画中的男女,叶无天断然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未婚妻,曾对自己用情至深!

怎会做出这样大逆不道、违反人伦的事情?

还有父亲!

又怎会做下这样禽兽都不如的行为?

筠怡!

可是他的准儿媳啊!

整座江海,谁不知道?

他怎敢!!!

也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窃窃私语。

正是叶家的那些侍从围在门外,都在偷偷瞧着叶无天,并且都在小声议论着什么!

可无论他们在议论什么,听到叶无天的耳朵里,都像在讥笑他这个乞丐一样可怜虫!

七年前,叶无天以一身的战功,让整个叶家由一个二流商贾之家,一跃成为世界级顶级豪门!

如今归来,他深爱的未婚妻,竟成了他的后妈!

滔天的怒火,不断冲击着叶无天的所有理智。

愤怒的望向二楼。

脚尖一点。

砰!

整个人如同一发出膛的炮弹,落在了二楼的围栏之内!

厅外那些都在窃窃私语的叶家侍从们,当即傻眼!

这古堡正厅到二楼的高度,足有六七米那么高,就这样,跃上去了?

叶无天面带寒霜的推开一道卧室的门,走了进去。

这正是叶无天的父亲,叶金凌的房间!

但叶无天刚走进去,眼中的怒火却是燃烧的更加猛烈!

偌大的房间内,彷如一个小型的博物馆,到处可见国宝级的古董!

这些宝物,都是七年前被人运送至的叶家古堡!

叶无天当年功高盖世!

八方来贺!

龙国曾经贫弱,受尽列强欺辱,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无数宝物被掠夺一空!

七年前,那些曾欺辱过龙国的列强,全都因为忌惮叶无天的威严,将掠夺而去的宝物如数归还!

叶无天当时的意思是。

在京城扩建国家博物馆,将这些宝物陈列其中!

然,龙国诸多高层却共同决议,在江海的叶家古堡附近建造一座博物馆,毗邻叶家,更为安全!

叶金凌房间里的这些古董,虽然只是当年那批宝物的一小部分,却被叶金凌据为己有!

怒火冲天的叶无天刚要前去质问,一阵剧烈的咳嗽声突兀传来。

正是叶金凌发出的声音。

此时,叶金凌正侧躺在一张铺有厚厚一层白熊皮毛的大床上,将一块染了血的丝帕丢入床边一个黄金打造的痰盂里。

叶金凌面色苍白,骨瘦如柴,俨然一副病入膏肓的伥鬼模样。

床边还站着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女孩。

看到叶金凌居然咳出了血,小脸上满是惊慌。

可尽管如此,小女孩还是紧张道:“爸爸,你......你怎么会咳血呢?我去给爸爸叫医生好不好?”

叶金凌刚要说点什么,就注意到叶无天已经站在了不远处。

亲父子二人,四目相对!

叶金凌原本苍白的脸上顿时满是惊吓!

但,转眼即逝!

叶金凌眼中慌乱一片,不敢再去看叶无天!

叶无天强忍着滔天的怒火,又将目光落在了床边那个小女孩的脸上。

像!

很像!

既像叶金凌,也像沈筠怡!

这是......

他们的女儿!

“给我一个解释!”

叶无天的声音恍如从十八层地狱最深处传入叶金凌的耳朵。

冰冷!

又愤怒如火!

交织之下!

是沙哑!

不由自主间,便让叶金凌瑟瑟发抖!

那个小女孩仅看了叶无天一眼,便被他身上的煞气吓到,顿时躲到叶金凌身边,小脸上满是惊恐。

“爸爸,这......这个人是谁啊?他怎么那么让人害怕!!”

叶金凌强行挤出一个笑,极其虚弱的开口安抚。

“双双别怕,他......是你的哥哥,和你一样,都是爸爸的孩子,他叫叶无天......”

虽然叶无天早已断定小女孩的身份。

但由叶金凌亲口说出,还是给了叶无天致命一击!

心,绞痛不已!

是愤怒!

是仇恨!

更是悲伤!!

自己的父亲,不但夺走了自己的未婚妻,两人还生下了一个孩子!

叶无天进门前,还心存一丝幻想!

以为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现在看来......

不是误会,而是事实!

除了那滔天的愤怒,万般的委屈也如无数蚂蚁一样,钻入了叶无天的心房!

七年!

七年的苦修!

一朝归来,竟是这般的情景!

悲愤的叶无天,此刻只想大开杀戒,无视一切礼法道德,将这个羞辱他到极点的老东西!

碎尸万段!

“这到底是为什么?”

叶无天死死盯着叶金凌的脸,又发出了一道声音。

仍然如狱!

叶金凌却无视了叶无天,抬手抚了抚他身前小女孩的头发,声音颤抖。

“双双,你......你先到外面去玩儿吧,爸爸没事,爸爸有些话要跟你的哥哥说!”

名叫叶双双的小女孩似乎已经懵懂了什么,却非但没有离开,反而靠的叶金凌更紧了。

看向叶无天的眼神,仍然惊恐不已。

“双双不走,双双要保护爸爸!”

这父女之间的对话,每一个字,都如一把刀,割下叶无天的一片肉!

而且是心头之肉!

叶无天再也无法忍受这令人发指的屈辱,一步一步走向叶金凌!

长发无风自动!

脚下踩过之处,接连发生裂痕!

整个房间顿时仿佛深陷大地震来临的前一刻!

叶金凌和叶双双看到这一幕,惊恐到了极点,全都被吓得不敢开口说话!

甚至因为太过恐惧,叶金凌又猛烈咳嗽了起来,声声咳血,但一边咳血,却一边抬手,试图阻止叶无天那恐怖的步伐!

“筠......筠怡会......会向你......向你解释一切!事情......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叶无天怒极反笑。

“哈哈哈......好啊!好一个筠怡!你们这两条......狗!”

叶双双也蓦然挡在了叶金凌的身前,张开弱小的手臂,大哭出声!

“哥哥!妈妈说爸爸就要撑不下去了!你就不要再气他了!”

哥哥?

好一声哥哥啊!

叶无天想要清楚这一切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所以必须要先让叶金凌拥有一点说话的力气!

可叶无天刚要伸手指向叶金凌的心口,门外蓦然传来一道响亮的耳光声!

“啪!”

耳光声之后,又传来一个男人恶狠狠的声音。

“小孽种!我就知道那卷古画是你偷的!”

“跟你那个死爹一样,都是狗改不了吃屎的贼!”

“你爹以前就经常教唆我妹妹去我们沈家偷钱,你倒好,居然偷古董,你还真是长本事呢!”

“看我不当着你爷爷的面,亲手把你捏死!”

说话的,是沈筠怡的哥哥,也就是叶无天曾经的准大舅哥。

但若是照现在这个情况,叶无天需要喊他一声舅舅!

床上的叶金凌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表情简直要比刚刚凄惨数倍,心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

“叶家今天,要见血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