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叶少非良人

叶少非良人

瑶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对程宁月来说,叶行之根本不会被她列为老公人选,这等花花大少嫁过去就成了受气包。她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与叶行之有所交集,可事与愿违,为了挽救濒临破产的公司,程宁月被无良父母送上了花花大少的床!这是一场算计得来的婚姻,叶少爷成了圈子内的大笑话……婚后的叶行之对新婚妻子爱搭不理,甚至还主动制造麻烦给她。

主角:程宁月,叶行之   更新:2022-08-22 11: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宁月,叶行之 的女频言情小说《叶少非良人》,由网络作家“瑶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对程宁月来说,叶行之根本不会被她列为老公人选,这等花花大少嫁过去就成了受气包。她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与叶行之有所交集,可事与愿违,为了挽救濒临破产的公司,程宁月被无良父母送上了花花大少的床!这是一场算计得来的婚姻,叶少爷成了圈子内的大笑话……婚后的叶行之对新婚妻子爱搭不理,甚至还主动制造麻烦给她。

《叶少非良人》精彩片段

六月初,娄城这座南方的城市随着一场大雨过后,正式进入了夏天。

大雨过后,晴空如洗,偌大的庄园里,一群贵太太正在喝下午茶。

“哎,说起来还是叶太太心胸开阔啊,你们家叶总这个月都是第三次被拍到在外面偷吃了吧?”

“不过要我说啊,叶总这口味还真是几年如一日地不变啊,就喜欢外表看起来柔柔弱弱又清纯可人儿的。”

“男人嘛,不就这劣根性。”

“不过话说回来,我记得叶总的那位初恋好像就是清纯这一挂的吧?敢情叶总这么多年是对自己的初恋念念不忘呢。”

程宁月全程不参与她们的讨论,安静地喝着自己的咖啡。

对上周围或是鄙夷、或是不屑、或是好奇、或是幸灾乐祸的眼神,她慢悠悠地拿起湿巾擦了擦手,说了句:“男人在外面逢场作戏而已,有什么好较真儿的。”

一句“逢场作戏”,顿时让一圈贵太太们都悻悻然地闭了嘴。

他们这样的人家,男人在外面哪一个又是干干净净洁身自好的?

不过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程宁月这个程家不受宠的女儿当初可是用了下三滥的手段才嫁给叶行之的。

孤男寡女的在酒店里共度一夜,第二天一早被记者们拍了个正着。

听说新婚当晚叶大少压根就没有碰新娘子,在夜店里寻欢呢。

程宁月这个叶太太更是上流社会里大家茶余饭后的笑柄,每一次出席这些场合总要有人拿着叶行之在外面流连花丛的事情出来刺她几句,仿佛这样就能满足她们什么似的。

有些话听得多了,程宁月早已经麻木。

下午茶结束到家时是下午差不多六点。

这一片都是独门独栋的别墅,程宁月和叶行之结婚时叶家那边给他们准备的婚房。

“太太回来了。”佣人唐嫂从厨房里出来,笑吟吟地道:“先生今晚不回来,太太想吃什么我给您做。”

下午听着那些太太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叶行之的风流事,她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

程宁月摇摇头,换下脚上八公分的细高跟鞋,“我不饿,唐嫂你不用麻烦了。”说完便拎着包包上楼去了。

这两人结婚三个多月了,一大半儿的时间先生都不在家里。

唐嫂看着太太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摇摇头,叹了口气。

太太还这样年轻,丈夫整天的在外头花天酒地的,真是难为她了。

程宁月有些不舒服,洗了澡之后刷了会儿视频,早早地就睡下了。

半夜的时候被一阵声响吵醒,睁开眼睛时看见房间里多了个人,吓得她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叶行之刚在外面的浴室洗了澡进来,正站在床尾处擦头发。

卧室里开了壁灯,看清楚是他,程宁月松了口气,随即拧眉,他怎么忽然回来了?

叶行之头发只擦了个半干就懒得再擦了,毛巾随手一扔,冲程宁月抬了抬下巴,“你去给我弄点吃的。”

唐嫂虽然是这里的佣人,但是并不住这里,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才会过来。

“啪嗒”,打火机的声音响起。

叶行之点了支烟,看她不动,那张英俊的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坏笑,“怎么,让你去给我弄点吃的这么为难?”

“……”

程宁月深呼吸了一口气,不想和他起什么冲突,不情不愿地起身下楼。

大半夜的她也懒得折腾了,打算煮碗面给他就行。

开火烧水,知道叶行之不吃香菜,面出锅的时候程宁月故意摘了几根香菜铺在面上。

把面端出去时叶行之已经在餐厅坐下了,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下楼的。

若非必要,程宁月是懒得和他多说一句话的。

“站住。”

叶行之拿筷子把面上的香菜挑出来,再挑了几根面条吹了吹,放进口里。

程宁月等了差不多一分钟,等的眉头都皱起来了才听见他说,“你走了待会儿谁收拾碗筷?”

“……”

程宁月呼气再吸气,压着脾气说:“你可以放着等明早唐嫂过来收拾。”

“碗筷放一晚上不洗你不恶心?”

你才恶心,你全家都恶心!

程宁月在心里骂完了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的全家里也包括她。

“那你还不赶紧吃。”

程宁月忍着脾气拉开椅子坐下,顿了顿,缓了声音问道:“我下个月能不能出去工作?”

她是医科大学毕业的,好好的工作因为当初跟叶行之结婚,不得已辞掉了。

“工作?”

叶行之抽了张纸巾慢条斯理地擦嘴,嗤了声:“我记得你之前是在男科门诊部上班的吧?”

依照程宁月对他的了解,知道这男人肯定又要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了。

果然听见叶行之一脸似笑非笑地道:“怎么,婚后我没碰你寂寞了是不是,按耐不住了?在医院里每天给那些阳痿早泄的男人看病能让你觉得开心?”

“……”

程宁月怒极反笑,“你有什么资格嘲笑人家,你又好到哪儿去了,酒店那晚你连十分钟都没有吧?”

话音落下,叶行之脸上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去。

酒店那晚他是被下药了,失去理智的情况下什么都不知道,等理智回笼的时候他和程宁月该发生的已经都发生了。

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碰她。

婚后三个多月,叶行之没有再碰过程宁月一根手指头。

“怎么,听着你好像还挺遗憾的?”

叶行之大手捏住程宁月的下巴,狭长的眼眸微微眯了眯,“那你应该检讨检讨自己是不是太让人倒胃口了,才会让我连多一分钟都不想在你身上浪费。”


“……”

你赢了。

程宁月默默在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那可真是委屈叶总了。”

“是委屈,”叶行之忽然起身,程宁月猝不及防就被他困在了椅子里。

“要不然我今晚就大发慈悲地再委屈一次,安慰安慰你?”

程宁月脑袋当机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到底不是他这样的风月老手,哪怕伶牙俐齿了一点,脸皮还是薄的。

程宁月一张小脸慢慢爬上了红晕,说话也开始结巴起来:“不、不需要,你、你起开。”

叶行之嗤了声,站直了自己的身体,“不需要拉倒。”

程宁月看见他拿了车钥匙往外走,下意识问了句:“你干什么去?”

这会儿都半夜十二点多了。

“我爱干什么干什么,”叶行之已经换好了鞋子,看过来时薄削的唇微微勾起,“看着你就倒胃口。”

他的唇形很好看,按照网上流行的说法就是,很适合接吻,但每每这张嘴巴里说出来的话总是轻佻又下流。

门口砰一声重重地关上。

程宁月觉得自己的心口好像也被震了一下,碗筷也没心情给他收拾了,转身咚咚咚地上楼。

所有的困意都被叶行之的忽然回来给打散。

重新躺在床上的时候,程宁月辗转反侧。

叶行之一开始看上的并不是程宁月,而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程漓月。

不过程漓月在娱乐圈发展正当红,且也不愿意嫁给叶行之这样花名在外的大少爷,亲爹后妈一合计,把什么都不知道的程宁月给推了出去……

程宁月叹了口气,和叶行之结婚非她所愿,上个礼拜回叶公馆吃饭的时候叶老太太还明里暗里地问他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程宁月当时装作没听懂,含糊过去了,老太太当时还很不高兴。

还记得结婚那晚,叶行之恶狠狠地掐着她的下巴说:“这辈子你就好好的当一个有名无实的叶太太吧,其他的,你想都别想!”

她想个屁啊想!

程宁月烦躁地抱着被子翻了个身,她只想叶行之这王八蛋赶紧跟她离婚!

翌日一早,程宁月顶着两个黑眼圈爬起来。

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大清早催命一样响起来。

程宁月瞥了眼,是个陌生的座机号,估计是推销电话,她懒得接,任由手机铃声响着。

起身进了浴室去洗漱,谁知出来的时候电话还在锲而不舍地响着。

蹙了蹙眉,程宁月心里一边感叹现在的推销电话也太顽强了,一边拿起手机打开外放喂了声。

那边一道字正腔圆的女声传过来:“您好,请问是叶太太吗?”

程宁月愣了下,嗯了声,听见那边道:“是这样的叶太太,您的丈夫叶行之先生出了车祸,需要住院观察,住院得家属签字,麻烦您尽快过来一趟。”

“???”

程宁月手里的乳液差点没拿稳,“车、车祸?我丈夫他……严不严重啊?”

那边道:“轻微的脑震荡而已,您不用太紧张。”

“行,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程宁月一点都不着急,慢悠悠地护肤完,去衣帽间里挑选衣服,再下楼吃了个早餐才拿着车钥匙出门。

六月中旬,天气已经很热了。

程宁月一路开车到了对方说的医院,问了值班的护士,在急诊室没找到人,打听了一圈才在住院部找到叶行之。

他倒是跟个大爷一样坐在病床上玩手机,听见高跟鞋的声音下意识抬头,然后那张英俊的脸立刻凶神恶煞起来,“你怎么来了?”

他明明给助理打的电话,来的为什么会是程宁月?

程宁月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她化了淡妆,脚上踩着七八公分的高跟鞋,衬得那双腿又直又长。

“叶总要是不想见到我,那我给叶董事长打电话让他来?”

她说的叶董事长是远洋集团的董事长,叶行之的亲爹,叶胜海。

“医院的人给我打电话说你出车祸了,现在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她站着,气势上叶行之就比这女人矮了一截,闻言冷哼出声,“怎么,看着我没事你是不是还挺遗憾的?”

程宁月呵呵两声,懒得和他扯嘴皮子。

高级的单人病房里夫妻俩大眼瞪小眼了两分钟,有护士在门口提醒了声,让家属去一楼把住院费先交了。

程宁月礼貌地对护士说马上就去,转头就向叶行之伸手,“给钱。”

“……”

大概是没见过这么一毛不拔的女人,叶行之从西装外套的口袋里摸出自己的钱包就扔了过去,故意的,没扔她手里,非要扔在地上。

程宁月也没和他计较,拿了钱包下楼交了住院费,上来的时候去了一趟医生办公室签字,然后询问叶行之的情况。

倒是和电话里说的差不多,轻微脑震荡,身上有几处擦伤,今天住院观察一天,没有问题的话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回了病房,程宁月把钱包还给他,打算走人。

叶行之冷笑道:“你老公都住院了,你不在医院照顾,想去哪儿?”

程宁月垂眸吹了吹自己的指甲,皮笑肉不笑地抬头看他,“叶总想多了,我是怕自己粗手笨脚地照顾不好您,想着给您去找个护工过来。”

“我看你是想趁机偷懒吧。”

叶行之搁在床边的一条长腿动了下,漫不经心地拿起手机解锁,“那我给岳父大人打个电话,就说---”

程宁月视线落在他的手机上,这人还真的打开了通讯录。

“叶行之!”程宁月几步过去上手要抢他的手机,叶行之早有准备,胳膊一抬,让她扑了个空。

程宁月一下没注意,脑袋撞在了他的下巴上,两人双双嘶了声,她手忙脚乱要起来,结果手却不小心摁到了叶行之腰侧擦伤的地方。

“你他妈要谋杀亲夫是不是?”

程宁月耳边听见他的吼声,手下故意又摁了一下才站起来,嘴上却诚心诚意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

叶行之话没说完,被一阵手机铃声给打断,瞥了眼号码,不耐烦地挂断。

刚挂断没两秒钟对方又打了过来,他继续挂断,然后把这个号码拖进了黑名单里。


随手搁下手机,一抬头看见程宁月在看他,不耐烦地啧了声,“你还杵在这儿干嘛,去给我买点吃的上来。”

“哦。”

程宁月抿了抿唇,“你要吃什么?”

叶行之并没有什么需要忌口的,随口说了几样,每说一样程宁月唇角就抽抽一下。

好家伙,人家随随便便一顿饭就要吃去她之前一个月的工资了。

程宁月现在没有工作,说的好听一点是叶太太,但她现在身上的钱加起来连给叶行之买顿饭都不够。

“还杵着干嘛?”

叶行之正要打游戏,瞥见程宁月一脸的欲言又止,冷笑了声:“怎么,让你去买个饭还得管我要钱啊?”

“我钱不够。”

程宁月接收到他脸上明明白白的嘲讽,顿时理直气壮道:“谁像你似的吃顿饭还要花几千块钱。”

再说结婚到现在他也没给过她一分钱啊,她留下来照顾他就不错了,凭什么还得倒贴钱?

“抠死你算了!”

叶行之微信给她赚钱过去,一秒钟都不想再看见这个女人,“赶紧去吧!”

“好的,我马上就去。”

程宁月转身出了病房,下楼的时候给唐嫂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忙收拾些东西过来。

这附近就有一家大酒楼。

程宁月步行过去,报了叶行之指定要吃的东西,人家说了要等一个小时。

她也不催,坐在大堂里边等边打开网页浏览招聘网站。

之前叶家老太太就明确地说过程宁月的工作上不得台面,哪有姑娘家去当什么男科医生的?何况还是叶家的少夫人!

所以结婚的时候叶家那边就让她把工作给辞掉了。

现在她成了叶太太,用叶老太太的话来说就是,她在外面的言行举止都和叶家的脸面挂钩。

看来如果真要出去工作的话,医院这种地方大概率是不行了。

但她一个医科大学毕业的,除了当医生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

以前寒暑假的时候倒是专门去学过甜点,加上程宁月自己也对这些感兴趣,闲暇的时候钻研过不少。

开一家甜品店倒是不错的选择。

可问题是没钱。

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酒店的服务员把打包好的菜品拿过来,程宁月道了谢,提着东西离开。

到住院部楼下时刚好碰见提着东西过来的唐嫂。

“太太!”

唐嫂喊了声,电话里程宁月也没说清楚,她担忧地问道:“先生真的没事吧?”

程宁月道:“没事,就是住院观察一晚而已,明天就能出院了。”

唐嫂松了口气,和她一起进了电梯上楼。

到了楼层,叶行之的病房门口半开着,里面传出来女人娇娇嗲嗲的说话声。

唐嫂脸色一变,还没来得及出声,太太已经抬手在门口上面象征性地敲了一下,然后推门进去了。

病房里,画着浓妆穿着清凉的女人坐在床尾处,“……好不好嘛,叶少?”

“吃饭。”

程宁月面无表情地把带过来的东西放在桌上,目光这才瞥向病房里的另一个女人。

脸上的妆太浓了,具体也看不出来多大的年龄。

程宁月不由有些好奇,不是说叶行之喜欢清纯那一挂的吗,这是换口味了?

“过来。”

叶行之对面前的女人视若无睹,倒是对着程宁月招了一下手。

“……”

程宁月原本是不大想理会他的,不过触及到男人含着威胁的眼眸,唇瓣抿了一下,脸上扬起一抹虚假的笑容抬脚过去。

“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太太。”

还未靠近,程宁月的手就被叶行之一把抓住了,半边的身体都被迫挨在了他的身上。

“原、原来是叶太太啊。”

先前的女人尴尬地站起来,目光落在程宁月的脸上,带着几分探究。

不是说这位叶大少和他太太关系很不好的嘛,两人就是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而已。

“你好。”

程宁月坦然接受着对方的目光,落落大方地笑问:“我刚刚在门口好像听见你们在说什么投资?”

女人立刻道:“没什么,我跟叶总说着玩儿的呢。”

说完赶紧摆摆手:“我就不打扰叶总和叶太太了,下次有机会一起吃饭。”

说完就走了,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咯咯声。

唐嫂把带过来的东西放好,一转头看见先生和太太姿态亲密,老人家哎哟一声,赶紧摆摆手,说自己还得回去打扫卫生呢,也走了。

偌大的病房里一下子显得有些空荡下来。

程宁月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握住的手,叶行之目光跟着她的一起落下来。

然后两个人仿佛心有灵犀一般,一个挣扎,一个松开,两只手重获自由。

程宁月没问他那个女人的事情,只是道:“赶紧吃饭吧。”

叶行之起身拖了张椅子过来吃东西。

可能真的是相看两相厌吧,两人虽然独处一室,但是除非必要,不然没有人会主动去开口打破沉默。

大部分的时间就是各自玩着各自的手机。

一天的时间过得倒也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