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武侠仙侠 > 狼王神婿

狼王神婿

火熄余灰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白朗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查到了当年救命恩人的下落,非常不幸,那个女孩因为救他而瘫痪在床,如今正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在八年前,他只是一个豪门继子,继父的儿子对他百般欺凌,甚至恶毒的将他推下山崖,也正是因此,那个女孩才会为了救他受伤。后来白朗有了一番奇遇,经过了八年的蛰伏,他已经成为了威名赫赫的国主!此次回归都市,除了报仇之外,还要报答对那个女孩的恩情……

主角:白朗,杜婉约   更新:2022-07-16 16: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朗,杜婉约 的武侠仙侠小说《狼王神婿》,由网络作家“火熄余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朗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查到了当年救命恩人的下落,非常不幸,那个女孩因为救他而瘫痪在床,如今正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在八年前,他只是一个豪门继子,继父的儿子对他百般欺凌,甚至恶毒的将他推下山崖,也正是因此,那个女孩才会为了救他受伤。后来白朗有了一番奇遇,经过了八年的蛰伏,他已经成为了威名赫赫的国主!此次回归都市,除了报仇之外,还要报答对那个女孩的恩情……

《狼王神婿》精彩片段

临山机场贵宾通道,白朗昂首阔步迈步走出,身后跟着十二位各有风姿的异域美女。

通道尽头,几位西装革履的男女齐刷刷鞠躬行礼。

为首老者乃是临山城城主,见到白朗走来赶紧恭敬低语。

“恭迎白狼王大驾光临!”

白朗冷漠的看着他,“查清楚了吗?”

“查到了,八年前杜婉约为了救人坠下悬崖,虽然侥幸没死,却摔断了脊椎浑身瘫痪,已经卧病多年。”

“该死!”

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弥漫着让人胆寒的杀气。

他就是当年杜婉约不顾一切要营救的人,没想到杜婉约却瘫痪了这么多年。

八年前的那天原本是普通的春游,后爹的儿子胡博人如同往常一样对他百般欺辱,让他背着众多行礼,累的跟狗一样。

到达山顶时,不但不让白朗参加聚餐,连水都不让喝一口。

仅仅是因为不想坐在石头上弄脏裤子,胡博人就让他趴下当凳子。

白朗只是犟了一句嘴,竟然被狠心的推下了悬崖。

当时他挂在了一棵树上,看到了杜婉约试图爬下悬崖营救自己。只可惜树枝折断,他坠入峡谷激流中侥幸存活,却被冲到了境外北域荒原。

八年时间,曾经弱小的男孩已经长大,闯下了赫赫凶名。

凭借一己之力成功击杀北域残暴的国主,降服众多强者取而代之,获得了北域荒原三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的统治权。

可他却选择将领地并入汉夏版图,使得汉夏以合理借口将国土面积扩张了三分之一,被册封为白狼王,也是汉夏境内唯一的王爵!

身后十二位异域美女也不简单,全都是上任国主的女儿,同父异母的姐妹花。

虽然贵为公主,却痛恨残暴的父亲,母亲早就被折磨致死。他们更是被白朗的胆魄和强大实力彻底折服,心甘情愿效命,全都被册封为候爵。

册封大典结束,白朗带着她们来到这座边境小城,不但要报恩,也要报仇,更加思念八年未见的母亲。

一个车队已经在等待,白朗率众走上一辆奢华的房车。

临山城主再次汇报,“启禀白狼王,杜婉约今日大婚,要嫁给城内年轻俊杰胡博人。胡博人一表人才,也算得上天之骄子,更是为了爱情,心甘情愿入赘杜家,已经成为一桩美谈。”

什么?

白朗眼中凶光闪烁,恩人竟然要嫁给仇人,这是绝对不可接受的事情。

“加快速度,本王要给他们一份大礼!”

临山城杜家豪宅,张灯结彩宾客如云,各种豪车已经挤满了停车场。

此时的胡博人春风得意,虽然杜婉约只能坐在轮椅上,却依旧是倾国倾城,让人垂涎的美人,在他脑子里已经有诸多洞房花烛时的变态想法。

在人们的祝贺声中,他推着轮椅沿着斜坡来到高台上。

轮椅上的杜婉约身穿洁白婚纱,大喜的日子却一脸绝望。她抗争过太多次,可父母根本不在意她的想法,只想榨取她最后的剩余价值。

在所有人眼里她只是个点缀用的花瓶,杜博人愿意入赘娶一个瘫子,已经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当年她为了营救白朗,不慎也掉下悬崖摔断脊椎,若不是其他人赶来,胡博人早就搬起石头把她也砸死灭口。

也曾经想揭发真相,可没人愿意为了一个死去的继子得罪胡家,杜家收了巨额赔偿后也把她放弃,事情只能是不了了之。

想到以后只能被这种伪君子肆意玩弄,还要给他生儿育女,杜婉约更是悲愤欲绝,可脖子以下无法动弹,连自杀都做不到。

就在这时,门口司仪颤抖发出吟唱,“白狼王携十二女侯爵与……与城主到……”

宾客们全都震惊议论纷纷,最近北域荒原并入版图早已闹得沸沸扬扬,可白狼王却很神秘,没在任何媒体露出真面目。

在人们眼中,北域荒原就是个人烟稀少,遍布野兽,充满危机的蛮荒之地。

那里却资源丰富充满机遇,各大豪门都在磨刀霍霍想要获得各种开发权,想办法结识北域高层人员,万万没想到白狼王会亲自参加婚礼。

杜家和胡家联姻原本就是强强联合,这更是要一飞冲天的节奏!

在人们的注视下,十二位身段婀娜的异域美女分成两队,扭动腰肢走了进来。

十二人身高最低的也超过一米七,有的金发碧眼,有的两族混血,都是气质和风姿不同的顶级美人。

她们上身穿着金色带白色狼形图腾的无袖板甲,搭配碎花超短裙和白色丝袜,脚上是到膝盖的银色金属战靴,让人们看直了眼睛。

白朗带着银色狼头面具,只露出冷漠无情的双眼,挺拔的身躯带着肃杀之气,强大的压迫感让现场雅雀无声。

胡博人心中在狂喜,他向来自负,还以为是白狼王看重自己的名气,这才亲自参加婚礼招揽。

他一脸得意的笑容到了近前,“白狼王能大驾光临,鄙人荣幸之至!”

“你谁啊?”

白朗这话如同冷风刮过,现场众人全都惊愕的张大嘴,胡博人献媚的笑容也凝固在脸上。

忐忑询问,“您不是来参加鄙人的婚礼吗?”

白朗笑了,“我是来提亲的。”

胡博人松口气,杜家还有个二女儿叫杜婉蓉。

如果她被白狼王看上,到时候自己就是白狼王的连襟姐夫,北域荒原的各种开发权能拿到手软,汉夏所有豪门都得巴结。

他刚露出狂喜的笑容,白朗用手一指轮椅上的杜婉约,“婚礼不用办了,我要娶她,谁有意见?”

眼神也变得温柔,六岁那年跟随着母亲进入胡家,自那以后开始了地狱般的生活,每天备受欺凌,挨打只是家常便饭。

也只隔壁居住的杜婉约维护自己,教训欺负自己的那些人,还经常给自己买零食吃。

这让他在悲惨的生活中得到一丝温暖,很自然的成为她的小跟班,有着太多美好回忆,在他心里杜婉约就是不可亵渎的女神。

她为了救自己瘫痪这么多年,肯定受了很多的苦,绝对要让她幸福的度过余生,不能在受任何委屈。


婚礼现场立刻炸窝,没想到堂堂白狼王竟然是来抢亲的,还是抢一个瘫子!

胡博人整个人都懵了,傻傻回应,“白狼王,这种玩笑开不得。”

“你算什么东西,本王用得着跟你开玩笑嘛?给你个活命的机会,把老婆献出来吧。”

胡博人这辈子都没被人如此欺辱过,他娶杜婉约一是贪图杜家财产,二是真的喜欢她的美貌,三是无法反抗的杜婉约能满足他很多变态想法。

老婆若是大婚之日被枪,哪还有脸面存活于世,忘记了惧怕高声回应,“凭什么?你虽贵为白狼王,也不能无法无天,强抢民女吧?”

白朗被逗笑了,“只能是你欺辱别人,就不能被人欺辱吗,谁给你的优越感?况且杜婉约的瘫痪是你造成的,她若真想嫁你,本王绝不干涉。”

胡博人更是脸色通红,跟着脖子回应,“你信口雌黄,我和婉约真心相爱,怎么可能会害她。”

白朗没搭理他,对着杜婉约温柔低语,“别怕,有什么委屈全都说出来,本王为你做主。”

杜婉约麻木的双眼有了一丝光彩,绝望中有了希望,她抓住了这唯一的机会,婚礼上第一次娇声开口。

“我确实被胡博人所害,他不但害了我,还将自己弟弟推下悬崖,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

胡博人再也没有了温文尔雅的样子,“你胡说,是那小杂种自己掉下去的,况且他也不是我弟弟。”

杜婉约豁出去了,“你就是个卑鄙阴险的伪君子,不但害死了白朗,如不是有人赶来,我也会遭到你的毒手。”

“臭婊子闭嘴!”

伪善虚伪的面具被当场撕开,胡博人气急败坏伸手要抽杜婉约耳光,白朗却抓住了手腕。

“心思如此歹毒,你没必要在活在这个世上。”

话音未落,一脚踢在了胡博人膝盖上,随着咔嚓一声膝盖被踢碎,惨叫着单膝跪在地上。

“大家就看我如此被欺辱吗?”

他嘴里还在凄厉大喊,像极了被欺辱的对象,可现场没人敢替他求情,就连一项欣赏他的临山城城主也退到了人群后面。

见到这种情况,胡博人只好看向家人,可他们也全都扭过头。

他这才清醒过来,白狼王是汉夏境内唯一的王爵,根本不是小小临山城各大家族能招惹的存在。

这家伙到也能屈能伸,立刻哀求,“饶命,小人愿意将妻子献上。”

白朗冷冷出声,“事到如今还想给本王挖坑,想给本王按个强抢人妻的罪名吗?”

胡博人捂着碎裂的膝盖,此时的他已经顾不上被人嘲讽,一心只想活命。

再也不顾上名誉,露出卑劣嘴脸,满头冒汗一脸献媚,“小人不敢,我与杜婉约还未拜堂成亲,也从未染指绝对干净,还请您笑纳。”

白朗突然身子一侧出手,手指掐住了他的后脖颈。

“咯嘣!”

让人牙疼的声音响起,竟然生生捏碎了胡博人的颈部脊椎,胡博人疼的惨痛哀嚎,倒在地上浑身抽搐。

“你也尝尝瘫痪的滋味儿吧!”

迈步来到杜婉约近前,看她露出快意表情,白朗也很欣慰,推着轮椅往外走。

在场诸多豪门没人敢拦,甚至大气都不敢出,眼睁睁看着他潇洒离去。

轮椅推上了奢华的房车,杜婉约脸色潮红满脸激动,刚要说些感谢话语,愕然看着白朗摘下了面具。

看到他清秀又坚毅的面孔,杜婉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打死也没想到白狼王会这么年轻。

白朗将她横抱而起放在了软榻上,抓着她的手温柔的笑了。

“认不出我吗?”

有些熟悉又陌生的样貌让杜婉约更是瞪大眼珠,当看到白朗额头闪电型的伤疤,她忍不住嚎啕大哭。

白朗也有些哽咽,“这几年你受苦了。你放心,我会将你治好,以后没人再敢欺辱你。”

杜婉约有太多太多委屈,可听到他能将自己治好,其他的再也不重要了。

洁白的婚纱褪去,羞涩的杜婉约被翻过身趴好,震惊的看到白朗从胳膊上抽出一根两寸多长的金针。

“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杜婉约却一点不紧张,目光一直看向对面镜子,就没离开白朗俊朗又年轻的面孔。

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已经完了,根本无法逃离杜博人的魔爪,只能是屈辱的任凭摆布。

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原本已经死去八年的白朗却霸气登场,成为让人仰望的白狼王,将自己从绝望的深渊中解救出来。

“放松点。”

随着白朗的话语,金针立刻刺入杜婉约雪白脊背,疼痛感立刻传来。

杜婉约流出眼泪,却不是因为疼痛让她无法忍受,已经六年没有感受过疼的滋味儿,流出的是欣喜的眼泪。

针灸完毕,白朗将杜婉约翻了过来,用指甲划破了自己左手腕动脉,将伤口堵在她嘴上。

温柔低语,“我的血大补,能加快你的伤势恢复,别浪费!”

杜婉约热泪盈眶,想要说话却被呛了一下,鲜血止不住的灌入喉咙,很快浑身都开始发热发烫。

没多久白朗抬起胳膊,伤口竟然已经自动愈合,拿起手帕擦拭她嘴角血迹。

杜婉约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嘴里发出诱人低吟,当她清醒过来时,已经身处一处豪华别墅内。

“醒啦?”

白朗一直守在床边,把她抱起放到轮椅上,很快来到了门外。

当看到外面的情景,杜婉约震惊了,这里竟然在山顶,可以俯视整个临山城。

常年居住在临山城的她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临山城最让人想往的俯众山庄,寓意俯视众生。

更让她震惊的是,自己的手脚有了感觉,竟然可以微微抬起!

白朗看到她欣喜的样子,也露出灿烂笑容,“最多一周你就可以下地,这里将是你的新家。”

杜婉约下意识看向他,“你会住在这里吗?”

白朗笑的更加灿烂,“小时候你保护我,现在我保护你,只要你愿意,我陪你一辈子。”

杜婉约的脸刷的一下红透,这才想起他才二十岁,自己却已经二十八,足足比他大了八岁。

这难道就是老牛吃嫩草?


白朗说的一周有点多了,仅仅五天后杜婉约就可以下地行走,她极其兴奋的抱住白朗,哭的梨花带雨。

当她被解救出来后,早就芳心暗许,可如今却心里忐忑,怕白朗嫌弃自己年纪大了。

七天后,杜婉约已经可以行走自如,甚至蹦蹦跳跳,这也多亏了白朗的血液,绝对比任何药物都要珍贵。

整整七天,杜家没人寻找杜婉约的下落,甚至不敢去问她的死活,怕触怒了白狼王。

在他们心里,就算杜婉约成为白狼王的玩物,也要比嫁给胡博人要好得多,只要得到宠爱,胡家就能一飞冲天。

胡家更是早已主动退婚。对于胡博人的被废,也只敢私下里咬牙切齿,当人面屁都不敢吭一声。

而就在第八天,白朗没有伪装,骑着一辆电动车载杜婉约回到了杜家。

杜家是临山城十大家族之一,居住在价值上亿的仿古别墅内,两人刚到门前就被保安拦了下来。

杜婉约从后座上跳下,一脸笑意摆摆手,保安立刻跟见了鬼一样,嘴里尖叫出声。

“大……大小姐回来啦……”

杜家立刻鸡飞狗跳,数个身影急匆匆跑了出来,没看到霸气凶狠的白狼王,全都长出一口气。

杜婉约的母亲程秀丽一脸欣喜,“你……你怎么能站起来了?”

杜婉约一下扑到她怀里,“妈,我被治好了。”

短短一周时间竟然被治好了,白狼王果然手段通天!

她父亲杜振海是一脸欣慰,“好啊,这下你更能被白狼王疼爱。争取早点给他生个儿子,那咱们杜家就有了强大靠山,若是孩子能继承王爵,那就再好不过。”

不和谐的声音却传来,那是杜婉约的亲妹妹杜婉蓉,“切,她是被玩腻了赶回来的吧,你们没发现都没派车送她回来吗?”

我就不是人了?

直接被无视的白朗在那大翻白眼,打心里讨厌杜婉蓉,小时候也没少受她欺负。

两人还是同学,平时被当成奴才使唤也就罢了,还得负责陪练,经常被打的鼻青脸肿。

没想到长大了,还是这么骄纵蛮横,连姐姐都不放在眼里。

杜婉蓉无视了嘲讽,早就已经习惯,甚至是麻木。

以前她为了维护白朗,没少教训妹妹。

自从她瘫痪后,杜婉蓉备受父母宠爱,就开始偷偷报复,折磨病床上的姐姐,见到父母不管就更是变本加厉。

杜婉约赶紧拉过白朗介绍,“是他送我回来的。”

杜婉蓉更是讥讽,“你还真是放得开,路边随便拉了个小年轻,不会这么快就又勾搭上了吧。想想也是,八年都没碰过男人,现在哪还忍得住。”

如此欺辱姐姐,杜家人却没人训斥,杜振海也没在意,对着白朗摆摆手,“没你事了,可以走了。”

白朗揉揉鼻子,“不行哦,婉约现在是我老婆。”

这话一出口,人们全都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杜婉约赶紧解释,“白狼王已经赐婚,让我俩成为夫妻。”

这是两人商量的结果,白朗不想显露身份,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

总不能把杜婉约一直养在俯众山庄,那就成了从一个牢笼搬到另外一个牢笼。

杜婉蓉更是开心的笑了,“果然是被玩腻了,你还真有出息。”

杜振海急了,如果有白狼王当靠山,杜家必定崛起,可现在却成了泡影。

怎么看白朗都是一个处世未深的小年轻,张嘴怒喝,“到底怎么回事?”

白朗只好说道,“是我请白狼王抢亲的,不认识我了吗?”

杜婉约笑道,“爸,他是白朗啊!”

白朗?

这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名字,让众人全都呆住了。

杜婉蓉第一个反应过来,“白眼狼,你竟然没死?”

紧跟着恼怒,伸手拧他的脸,“你个混蛋,没死怎么现在才回来!”

白朗往后一躲,“我现在是你姐夫,请自重。”

在杜婉蓉眼里,白朗就是个任凭摆布的玩具,那受得了他现在的态度,“就你也配,怎么可能请得动白狼王出面。”

杜家其他人也不信,程秀丽冷冷说道,“婉约就算不嫁给白狼王那种大人物,以她的姿色,也要嫁到顶级豪门,你算什么东西。”

杜振海也冷冷说道,“你既然回来了,就先去胡家看看,别整乱七八糟的事情。”

在他眼里,既然杜婉约已经被治好,就算胡博人还健康都配不上她,当然要找一个更好的婆家。

心里也认定这是白狼王玩腻了女儿,女儿被赶出来后遇到了白朗,才演出这么一场戏。

杜婉约心里更不是滋味,没想到自己被治好,在家人眼里也只有利用价值。

淡淡低语,“爸妈,我就是回来拿点东西,马上就跟白朗走。”

她已经对这个只看中利益没有亲情的家彻底失望,却小看了家人的态度。

“你哪也不许去!”杜振海冷喝后又对着保镖们吆喝一声,“都愣着干嘛,把大小姐带进去。”

白朗眼珠露出冷光,“你是想违抗白狼王的命令?”

杜振海冷哼,“有本事你让白狼王来一趟,我就信了。”

呵呵!

白朗只感觉好笑,从兜里掏出一个证件递过去。

杜振海看过后愣住了,不可思议的询问,“你……你怎么会是狼王亲卫队的人?”

杜婉蓉也一把抢过,也是一脸震惊,白朗呲牙露出一个凶残表情,吓得她连连后退。

杜婉约松口气,“现在你们相信白狼王赐婚我俩了吧?”

程秀丽却怒喝,“住嘴,一个臭当兵的,有什么资格……”

“啪!”

杜振海一耳光抽在她脸上,“你才住嘴。”

就算是白狼王的亲兵,杜家也惹不起。

可在怎么样也只是个小兵,心里不甘心把女儿嫁给这种人。却又不敢明着拒绝,真要惹出白狼王可就麻烦了。

更让他愤怒的是,还以为是白朗认出杜婉约后,这才请求白狼王赐婚,让杜家失去了一飞冲天的机会。

眼珠转动计上心头,和颜悦色的看着白朗,“你的身份毕竟配不上婉约,再加上你和胡家的关系,让人更是为难。这样吧,我给你个任务,如果完成,我就让你入赘杜家为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