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武侠仙侠 > 少夫人马甲掉不完

少夫人马甲掉不完

水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闭眼,一睁眼,顾家不受宠的长女顾惜,脱胎换骨,涅槃重生了,她的身体里住进了一个无比强大的灵魂。她是异界奇才,叱咤风云,无所不能,魂穿到顾惜的身上,从此,她们同命运,共进退。手里握着一把烂牌的顾家长女,逆袭崛起了,她转身成为帝都第一贵公子段止容的妻子,全城哗然,所有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话,她却实力打脸,让等着看笑话的人,通通变成笑话!

主角:顾惜,段止容   更新:2022-07-16 11: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惜,段止容 的武侠仙侠小说《少夫人马甲掉不完》,由网络作家“水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闭眼,一睁眼,顾家不受宠的长女顾惜,脱胎换骨,涅槃重生了,她的身体里住进了一个无比强大的灵魂。她是异界奇才,叱咤风云,无所不能,魂穿到顾惜的身上,从此,她们同命运,共进退。手里握着一把烂牌的顾家长女,逆袭崛起了,她转身成为帝都第一贵公子段止容的妻子,全城哗然,所有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话,她却实力打脸,让等着看笑话的人,通通变成笑话!

《少夫人马甲掉不完》精彩片段

江南水乡,风景如画。

石拱桥上,三五个小孩放学后围成一圈,对着地上的一人拳脚相加。

“你个怂货,让你去给老师告状!”

“看我不踢死你。”

为首的是个八岁的男孩,肥头圆脑,却长了一双老鼠眼,嘴里骂骂咧咧,粗胳膊短腿齐上阵,对地上抱着头蜷缩着身子的小男孩拳打脚踢。

“我看你还嚣张,你这个病秧子!”

小胖子揍得手累了,“向我求饶,不然还打!”

这时,地上的人,缓缓抬头。

一张小俊脸还未长开,可那精致的眉眼却可以看出日后会是怎样的一种惊世绝色。

“休想!”

他咬牙,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里,流光溢彩。

小胖子愣了下,随后抬起脚,踢下去,“我让你嘴硬!”

可是这一次,他的脚没踢下去,因为他被人踢飞了。

小胖子在地上滚了一圈,才停下,他嗷嗷直叫着跳起来,“谁,是谁暗算我!”

顾惜嘴里叼着根草,一副杀马特造型,脸上化着浓紫色的烟熏妆,一脚踩在石墩上,“是你小姑奶奶我!”

小胖子定眼瞧了瞧,吓得脸色发白,微微颤颤地边喊着,边转身就跑,“顾惜,顾惜来啦!”

剩下的几个同伙,也吓得抱头鼠窜。

一阵鸡飞狗跳后,石桥上是死一般的寂静。

顾惜拿下嘴里的草,走到小男孩身边蹲下,“没事吧?”

小男孩用一种几近崇拜的眼神看着她,面红耳赤,随即摇了摇头,“没事。”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谢谢你……”

“谢我没用,我也不能经常救你。”

顾惜看了他一眼,“想要不被人打,自己要强大起来。”

小男孩脸更红了,声音很弱语气却很坚定,“我以后会变得很强……”强到可以保护你。

……

十年后。

位于南苏城山顶的段家祖宅,占据整个山头。

此刻,段家正举行订婚宴。

可大厅却是哄乱一片。

鹤发童颜的段老太爷坐在太师椅上。

他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指着眼前高大俊美的男子,“你,你再说一遍。”

“我不娶顾惜。”

段家大少段止风一脸的高傲,“爷爷,除了顾惜,我娶顾家的谁都可以!”

四少段止恒也在一旁忙不迭点头,劝说:“爷爷,顾惜在江南那可是出了名的矮挫丑,还是个暴力女,你让哥哥娶他,这可是把哥哥往火坑里推。”

“爷爷,顾家的姑娘那么多,你不如让大哥换一个好看的吧。”

“不行!”

段老太爷的脸色因心脏不适而更加的惨白,可他就是固执地说,“段顾两家早有婚约,你是我的大孙子,现在你除了娶她,别无选择!”

段止风的脸色难堪,梗着脖子不肯低头:“要娶你自己娶好了!”

“你,你个不孝子。”段老太爷开始大喘气,这个孙子是指望不上了!

他指向四少段止恒,话还没出口,

段止恒吓得慌忙摆手,“爷爷,我还小。”求放过。

段老太爷:……要被气死哟。

“老太爷昏过去了,快,叫医生!”

有人惊叫起来。

这下,吓坏了厅里的人。

“爷爷,我……”段止风这下也慌了神,连忙让人给爷爷服了救心丸。

可老太爷依旧没有醒来,呼吸也更弱了。

段止风慌了,“医生呢,人呢,都死哪里去了!”

这时,人群里钻出一人。

卫衣搭配牛仔裤,带着口罩,包得严严实实。

只见她上前,放下背包,伸手搭上段老太爷的手腕。

随后,她从背包里取出一列银针,从粗到细,足足十八根。

在光照下,银光闪烁。

瞧之,叫人心头一惊。

“你是谁?”段止风上前拦住她。

“要救人,就放手。”女孩略微抬头,语气冷得很。

她捂得很严实,只剩下一双眼露在外面。

可那一双眼,清冷明亮,好似那一排的银光,晃得人心惊。

段止风一惊,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女孩迅速拿起一根银针消毒,随后在内关穴,至阳穴,鸠尾穴三个重要的穴位上运针。

原本呼吸微弱,双目紧闭的段老太爷猛地吸了口气,回了魂。

随后,他缓缓地睁开了眼,呼吸平稳。

女孩又搭上了他的脉搏,“没事了。”

一旁刚回过神的段止风再次问道,“你是谁?”

“路人。”女孩将银针收好,放回背包。

末了,她又叮嘱,“老太爷心脏不好,别老气他。”

“姑娘,等会儿。”四少段止恒连忙说,“你好歹也留下姓名,以后我们好报答你。”

“不必!”她可不想被人说是挟恩图报。

“若是让你这么走了,我们岂不是成了忘恩负义的人。”段止恒忙对一旁的大哥说道,“对吧,大哥。”

段止风微微点了点头。

顾惜瞧了他们兄弟一眼,想起刚才听到两人的话,她笑了,“没必要。”真让他们知道自己是谁,只怕他们会后悔开口问。

那边,刚睁开双眼的段老太爷忽然喊道,“顾……”


“……顾惜!”

段止风愣了下,“爷爷,您喊她什么?”

“顾惜!这个世上能把我从阎王爷手里救下来的人,除了她,还能有谁!”

段老太爷神情激动,让人搀扶着微微颤颤地走到了顾惜的跟前,“小丫头,爷爷就知道,你是绝对不会见死不救的。”

顾惜?!

段止风愣住,段止恒傻眼。

在场的人惊呼出来。

“顾惜,就是顾家传闻中的废物?”

“废物什么,你没看到她刚才用一根银针就救了段老太爷。”

“医术了得又怎样,听说她是个丑八怪又讨人嫌!”

“对对,不然天气这么热,她干嘛包裹得这么严实?”

”肯定丑得没法见人!“

“听说还被顾家家主遗弃在乡下十年……”

“哎,可怜的段家大少,要被逼着娶这么一个乡下来的丑八怪哟。”

不管众人如何议论,段老太爷此刻却是满面红光,乐呵的不得了。

“呵呵,小丫头,快随爷爷来瞧瞧你未来的丈夫。”

段老太爷起身拉着顾惜到了自己两个孙子跟前,“这就是顾惜,怎样,她跟爷爷说的一样可爱吧。”

段止风:……包的这么严实,能瞧出个毛哟。

段止恒:……只剩两只眼睛,能看出个鬼咧。

段止恒忙跑去给父母悄悄打了个电话:'爸妈,你们快过来!再不来,大哥就要被爷爷给卖了!'

段氏大房夫妇其实一直在山门处招呼客人,听说老太爷心脏病犯了,已经匆忙上了山。

两人进了屋,见老爷子没事,夫妇俩先放了心,但看到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顾惜,也止不住的为难。

段老大咳嗽了下,“来人,帮老太爷把眼镜戴上。”刚才老太爷晕过去的时候,把眼镜丢了。

段大夫人瞧两个儿子脸色极差,她连忙笑呵呵地上前,“顾惜是吧,你瞧这天气不冷啊,你怎么把自己包裹的这么严实。”

真要让儿子娶了她,好歹也让人瞧一瞧真面目。

万一,真是个丑八怪呢。

“感冒,会传染。”顾惜回答简短。

这下,众人的眼里都露出了怀疑的目光。

“该不会是丑的不能见人,才包得这么严实吧。”

一句话,坐实了传闻。

段止风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怎么,惜儿刚救了我的命,你们转头就打算忘恩负义吗?”段老太爷哼哼了两声,看向段止风,“刚才你们兄弟两个还说要报恩来着。”

段止风:……他说要报恩,可没说以身相许!

“爸,报恩也要问问人家姑娘的意思吧。”段老大不忍儿子为难,只得把求助的目光投向顾惜。

他温和地说,“顾惜小姐,你愿不愿意嫁入段家?”

只要这丫头不同意,任老太爷怎么折腾都是枉然。

况且,以他老练的目光,瞧出来这丫头并不想留下。

顾惜张了张口,刚要拒绝。

一旁传来一道清越的声音,“我愿意。”

这声音?!

段老大脸色变了变,寻声看去,“止容,你来做什么?”

“咳咳……”

那人才走三步,便止不住地咳嗽了起来。

众人看去,顿时呆住。

顾惜抬头,只见一袭白衣闯入视野。

高挑的身形,略显单薄的身子,却并非弱不禁风的瘦。

白皙的肌肤,两颊微生粉胭,一张颠倒众生的脸。

美人在骨不在皮,他的骨相极美,透着一股子贵公子的英气。

眉宇间不经意透出的是桀骜,与矜贵。

那双凤眸微微上翘,因着咳嗽,眼眶微微有些氤氲水汽,连带着琥珀的眸色都染上了一丝的淡粉。

睫毛上下飞掠间,那目光勾魂摄魄。

帅哥!

极品帅哥!

这是顾惜第一眼的印象。


段大夫人上前,心疼地扶着这个儿子,“老三,你身子不好,来这里做什么。”

段止容目光落在了顾惜身上,眼里满是温柔,“我愿意娶顾惜。”

什么!?

他这话一出口,吓傻了在场的所有人。

“天,三少他没傻吧,竟然要当接盘侠。”

“可惜了,可惜他脑子不好,娶顾家的谁不好,偏偏要娶顾惜。”

“这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段老太爷闻言面露惊喜,“你说你要娶顾惜!”

段止容温文尔雅地笑着,点了点头,一字一句说得认真,“是的,爷爷。”

“不行!”

段老大立刻出声反对。

段止容温和地问,“为什么?”

“你身子弱。”段老大疼惜这个三儿子,转头看了一眼大儿子,“再说,报恩这事儿,你大哥更合适。”

段止风一脸郁卒,“爸,你厚此薄彼。”

凭什么牺牲他的幸福。

段老大又把目光投向了四少段止恒,吓得他脸色都白了,“爸,我比三哥还小。”

他这么小,还有大把的青春要享受,可不想马上就进婚姻的坟墓。

段老大:……真想抽死他们。

段大夫人立刻出声,“爸,你要报恩,让止风或止恒娶顾惜,我无二话,唯独止容不行。”

三儿子身子骨一向弱,经不起折腾。

段老大也跟着点头,“对,夫人说的对。”

段止风:……他绝不是亲生的。

段止恒:……他要离家出走。

“你们都闭嘴。”

段老太爷笑呵呵地将段止容拉到顾惜身边,“止容,这就是爷爷给你挑选的媳妇,怎样,满意吗?”

段止容看了一眼,包裹得只剩下一双眼的顾惜,他眼波微动,笑了,“满意。”

众人:……这两不愧是祖孙,眼都瞎。

“好,好,好!”

段老太爷连说了三个好字,用力一拍段止容的背,“不愧是我段家的子孙,有眼光,有担当!”

段止容的身子晃了晃,直挺挺地往前扑去。

眨眼的功夫,顾惜的胸口上,按了一枚狼爪。

顾惜:……

段止容:……

“哈哈,哈哈,你小子也太心急了,喜欢得都不能自己了。”

段老太爷连忙将段止容拉了过来,“既然你们两个两情相悦,那就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去把婚事定了吧。”

省的夜长梦多。

众人:……还有这样的神操作?!

“老太爷,强扭的瓜儿不甜。”顾惜不想用婚约来要挟段家人,她其实是来解除婚约的。

“可是我家止容很满意你啊,你刚才也听到了,他说他愿意。”段老太爷忙不迭说,“他很中意你。”

“还是说,小丫头你瞧不上我家止容?”

顾惜看了一眼段止容,那样的样貌,她要说瞧不上,会被口水淹死吧。

瞧她依旧犹豫不决。

段老太爷立刻捂着心口,“哎呀,刚才是谁说我心脏不好,别气我的?”

顾惜:……她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就这样,在段老太爷一手的神操作下,段止容与顾惜两人当天就到了民政局登记结婚。

段老太爷瞧着两个红本本,高兴地捋了捋胡子,“好,好,马上准备婚礼,我要让南苏城的人都知道,我段家要办大喜事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