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股神之我为王

重生股神之我为王

凌风傲世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秦立,世界上最年轻的一代股神,金融界的传奇和天才。2021年,他走上人生巅峰,成为人人羡慕的人生赢家,可惜,天有不测风云,最值春风得意时,他惨遭好兄弟算计出卖,含恨陨落。再次睁开眼睛,秦立重生回到二十年前,这是一个满目疮痍,却遍地都是机遇的时代。这一世,他要成为这个风起云涌时代的弄潮儿,翻云覆雨,掌控一切……

主角:秦立,江颜   更新:2022-07-16 11: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立,江颜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股神之我为王》,由网络作家“凌风傲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立,世界上最年轻的一代股神,金融界的传奇和天才。2021年,他走上人生巅峰,成为人人羡慕的人生赢家,可惜,天有不测风云,最值春风得意时,他惨遭好兄弟算计出卖,含恨陨落。再次睁开眼睛,秦立重生回到二十年前,这是一个满目疮痍,却遍地都是机遇的时代。这一世,他要成为这个风起云涌时代的弄潮儿,翻云覆雨,掌控一切……

《重生股神之我为王》精彩片段

骄阳似火,酷热难耐。

天海市,一间十几平见方,墙皮都掉了大半的出租屋内,穿着一身破旧背心裤衩的秦立两眼通红,正死死盯着电脑屏幕上一支支股票的行情走势图。

秦立,原是世界最年轻的一代股神。

金融界公认的传奇!

在2021年其成就更是达到了巅峰,在世界福布斯富豪榜上高居第一!不知有多少世界大鳄都为之惊叹!

然,好景不长,天有不测风云,没过多久秦立就被自己的好兄弟出卖,设计陷害,以惨死告终!

而不幸中万幸的是,在濒死之际却突然遇到了一股时光乱流,就这样稀里糊涂地重生回二十年前

回到了这个对他极为重要,甚至曾让他愧疚一生的时间节点中。

“滴滴!”

这时,突然响起的旧的掉渣的小灵通打断了他的思绪,接通后话筒中顿时传来一阵虚弱的童音。

“爸爸,是我,小月亮。”

“你,你能不能现在接我出院呀?这两天医生叔叔,护士阿姨们总说小月亮是大包袱,谁摊上谁倒霉......”

“他,他们还说小月亮是个贱种,爸妈都不愿意掏钱为我治病,说我早死早解脱。”

“这儿的小朋友也都不喜欢我,我每次和他们说话,他们都,都躲的远远的,说我是扫把星,怕染上霉运,呜呜......”

说着说着,小月亮开始抽泣起来,秦立的心也跟着一阵抽搐。

“爸爸,小月亮不是大包袱,也不是扫把星,求你了,求你带我回家吧,我,咳咳!我的病,真的好......咳咳咳!”

“好很多了呢......”

好很多?

怎么可能!

先天性白血病,外加先天性心脏畸形!自身发育更是严重不良!

住院至今,都没接受过哪怕一次像样的治疗!他都无法想象小月亮那皮包骨头的瘦弱小身板,这些天究竟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而且,还是肉体和心灵上的双重痛苦!

“闺女,别听那些人瞎说,你永远是爸爸妈妈最珍贵的宝贝,你的病,爸爸也一定会为你治好。”

“如果你不喜欢现在这家医院,那爸爸这两天就给你转院,好吗?”

小孩子,总是好哄的。

秦立在又好一阵哄,感觉小月亮的情绪好转了些后方才挂掉电话。

可紧接着,就听“嘭!”的一声闷响。

那扇早就破得掉渣的木门被踹开,回头一瞧,就见一个有着倾世容颜,身材高挑感性的女人走了进来。

江颜微咬着薄唇,美眸中还噙着泪水,脸若寒霜,怨气逼人。

秦立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都能把冰川融化的笑意,连忙起身迎了过去。

“老婆,我......”

啪!

话还没说完,一记耳光就已经狠狠甩在他脸上。

“这一巴掌,是替我自己打的!”

“结婚这几年,你一事无成我不说什么,但有手有脚不出去工作,整日闷在家里心安理得地当废柴!”

“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

“人家都是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可我呢?别说吃饱穿暖了,当初为了跟你结婚我甚至被我爸妈扫地出门!”

“秦立,你对得起我么!”

秦立顿时低下头,心中万分羞愧。

没错,自己前一世在结婚后的确是浑浑噩噩地当了几年混蛋,直到女儿病故,爱妻自杀,方才彻底觉悟,开始奋发图强。

可这又如何?

可即便在二十年间光速崛起,拥有了至高的地位,无上的荣誉,数不尽的金钱,却发现一切都晚了

倘若能挽回自己妻女的命,他甘愿舍弃所有。

好在,苍天终归待自己不薄,给了自己重生一世的机会,那一切便都可以挽回!

啪!

在秦立暗道庆幸之际,江颜反手又狠抽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替小月亮打的!”

“女儿病重,在医院岌岌可危正等着用钱治疗,可你都做了些什么!”

“为了方便玩儿这些骗人的股票,居然把家里唯一的积蓄买了这台破电脑!你的心肠都是铁打的么!”

“小月亮她,她可是你的亲女儿啊!”

“不顾自己亲闺女的命也要来做一次发财梦么?秦立你能不能清醒点!能不能!”

江颜撕心裂肺地叫喊着,还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挥拳对秦立的胸口一阵狂锤!

随着她每捶打一下,秦立的心,就会更痛一分!

如针扎,似火烧,痛得钻心彻骨!

最终“扑通!”一声,双腿一弯直接就跪在了江颜面前。

“老婆,我错了。”

江颜见状一怔。

她很了解秦立,自结婚后虽说很废柴,很窝囊,但却有一副傲骨。

之前在一次同学会上,一个富二代拿他取乐,随手甩出几万块钱让他跪着捡起来,秦立断然拒绝。

为此还遭了一顿毒打,可最终两腿仍站的笔挺,没有弯曲分毫。

而自己也曾像今天般打骂过他,可他每次就跟块石头似的默默不语,任打任骂,可今儿是怎么了?

转性了?

秦立两世为人,心境早就大不一样。

只有失去过,才会懂得珍惜!

为了自己老婆,女儿,别说是尊严,骨气了,哪怕是自己的命,秦立都可以不要!

“老婆,之前是我混蛋,但你放心,从今日起我会脱胎换骨,一定治好咱闺女的病。”

“让你们母女,成为全天下最幸福,最尊贵的王后和公主!”’

说着,秦立款款抬头,情深意浓地看着脸色微有些错愕的江颜。

“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好吗?”

江颜目光一滞,顿时有些心软。

不过在看到屏幕上的股票走势图后,脸上刚浮现出的一丝柔意瞬间消散,再度被冰冷之色取代。

“你说的蜕变,就是靠这些骗人的玩意儿是么?”

“你以为自己是谁?股神么?”

“别做你的白日梦了!你不是股神,你只是个连女儿的治疗费都交不起,废到不能再废的臭废柴!”

“如果你还是个男人,现在就去我爸妈家跪下求他们,答应他们之前提的要求,求他们给小月亮出这笔治疗费!”

闻罢,秦立脸色顿时一冷,当即挺直腰板,缓缓站了起来。

江颜的父母,他之前不是没求过,但他们却提了两个条件。

一,让他立刻离婚,并卷铺盖滚出天海城,今后和江颜老死不相往来,永不相见!

二,断绝和小月亮的父女关系,并让小月亮改姓为江,从此为江家人!

不管哪一条,都严重触犯了秦立的底线,怎么可能答应?

更何况他现在重生一世,就凭自己这颗股神头脑和前世记忆,最不缺的,就是钱!

何须再屈膝求人?

见秦立的脸色,江颜凄凉一笑,之前心中刚升起的一丝希冀也彻底破灭。

“呵呵......”

“我的错,我就不应该对你抱任何希望......”

“看来我爸妈当初说的一点没错,嫁给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你就跟你的股票过一辈子吧!”

扯嗓子又喊一声后,江颜懒得再搭理他,摔门离开。

小月亮的医疗费还要她去想办法呢,可没工夫再和他继续耗下去。

望着那一阵来回晃荡,摇摇欲倒的破门,秦立长叹一声后又开始看起股票。

虽说他现在恨不得飞到医院陪在小月亮身边,可理智告诉他那样做根本没用。

现在,能救小月亮命的不是陪伴,而是钱。

很多的钱!

想到这儿,秦立又瞄了眼屏幕,神情不由得为之一滞。

“创投股份,涨停板!”

“海天传媒,涨停板!!”

“涪陵药业,涨停板!!!”

“......”

自己之前所购入的股票,几乎全部涨停!


在查看了下账户余额,秦立立刻就咧嘴嘿嘿大笑起来。

当初自己从发小那儿借来的几万,经过几日的积累已成了五百二十八万!

“没错,我前世的记忆完全没错!”

在激动地很挥了下拳后,秦立稍犹豫了下便将当下持有的股票全部卖出。

由于国内股票市场是T+0交易制度,所以在他清仓后,很快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您尾号0208的账户完成转存交易软妹币5280000,账户余额为5280006.6。”

关了电脑,秦立急不可耐地去了医院,还买了小月亮最喜欢吃的灌汤小笼包。

可在来到病房后却发现小月亮仍处于深度昏迷状态。

惨白得毫无血色的小脸。

已插满管子的瘦弱身躯。

即便昏迷,却仍紧皱着眉,满脸痛苦的神情

这一切,就像是一柄柄锋利的刀子般不停剜割着他的心。

放下包子,秦立坐在床边开始轻抚起小月亮那烫手的额头,轻呢道:“小公主,爸爸,对不起你......”

“都是爸爸不好,是爸爸的错,让你这么小就受了这么多苦难,可今后不会了。”

“今后爸爸一定努力,努力治愈你的病,努力让你开心快乐,努力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小公主,好吗?”

“咯吱......”

病房门推开,随之传来的还有一道清冷女音。

“对一个已经昏迷的小姑娘吹牛行骗,秦立,你还能要点脸么?”

见江颜提着饭盒进来,秦立连忙解释道:“老婆,我没吹牛。”

“你放心,我已经在股市赚到钱了,足够治好咱闺女的病,而且你今后也不用那么辛苦,甚至不去工作都可以,请你相信我,我......”

“呸!”

江颜本不想当着小月亮吵架,可现在她真是忍无可忍了。

“信你?”

“秦立,我曾经是很相信你,可结果呢?”

“我们母女得到的只有无尽的苦难,和那些数不清的嘲讽!”

“你能在股市赚钱?你知道股市是什么吗?我告诉你,股市就是一个富人洗劫穷苦大众血汗钱的合法且虚拟的场所!”

“而你,连穷苦大众都比不上!你就是个整天只会做梦的废物,别人口中的穷废柴!”

啪啪啪!

话音刚落,门口便传来一阵拍手鼓掌声。

“哈哈,颜颜,你说的可太对了,我深表赞同!”

看到走进来的中年,秦立脸色顿时一沉。

这中年胖子是江颜的领导,完全就是一个老色棍。

从江颜入职就一直都在觊觎她的美色,百般纠缠,要不是自己保护的好只怕早就让这个比得手了。

“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嘁,欢不欢迎是你个废柴男说了算的?你有说话的资格吗?”

话罢,孙富龙当即把一张缴费单拍在桌上,眼皮一抬笑眯眯地看着那一脸惊诧的江颜。

“颜颜,小丫头十二万的医疗费我已经交了,也跟医院打好招呼了,这几天就可以为她安排手术。”

“啊?”

江颜一愣,紧接着满脸激动,连忙冲孙富龙一阵鞠躬致谢。

“孙总,真的太感谢您了!”

“您放心,这十二万就算是我预支的工资,利息可以按银行的来,再高一点也没关系,我一定努力工作,争取早些还给公司。”

“颜颜,你这说的什么话?”

“这十二万可是我自己出的,权当是我送你的,而且还送得心甘情愿,跟公司没半毛钱关系。”唰!

秦立本就铁青下来的脸色,此刻变得更加难看。

“孙胖子,你他妈一口一个颜颜,叫的很爽是吗?我老婆的小名也是你有资格叫的?”

“还有,我自己的闺女我自己会救,用得着你在这儿出钱充好人?你他妈算哪根葱?”

闻罢,孙富龙脸上的笑意顿时淡了不少,看得江颜心头一揪,立刻就冲秦立狠瞪了一眼。

“道歉。”

秦立一怔,愕然地看着江颜。

“老婆,你说什么?”

“我让你向孙总道歉!”

“立刻,马上!”

场中气氛,陡然凝固。

“颜儿,这胖子是什么居心你难道不清楚?这十二万他可不会白给,分明就是想泡你啊!你......”

“哈哈!”

孙富龙仰头一笑,还一脸戏谑地冲秦立点了点头。

“小子,你虽然废了些,但还不算太傻。”

“没错,我摊牌了,今儿就是想泡你老婆。”

说完,只见孙富龙一掏裤兜,当着秦立的面取出一张卡片,一脸坏笑地递到了江颜面前。

那,是一张房卡。

全天海最出名的一家情趣酒店,主题大床房的房卡!

“颜颜,我的意思,你能明白吧?”

唰!

江颜脸色瞬间煞红一片,这么强的暗示,傻子都能明白!

羞恼交加间,对秦立的厌恶之情更强了,甚至心里还生出了些恨意。

要不是因为自己这个丈夫太过没用,她怎么会被逼上这样的绝路,为了女儿,她一点其他的选择都没有。

“嘿嘿......小江呀,我拿十二万真金白银只换今晚,不过分吧?”

“只要你今晚表现给力,把我伺候好了,那今后我养你也完全可以,不止是你,连你闺女我都......”

轰!

秦立顿时怒火中烧,两眼在瞬间就化为一片血红!

一个肥腻男当着自己的面,堂而皇之地向自己老婆递房卡要搞自己老婆?

还扬言要把自己老婆,闺女一起包养了?

如此奇耻大辱,能忍?

绝对不能!

“孙胖子,你大爷!”

在怒骂声后,秦立猛地冲过去拽住孙富龙的衣领就想先给他一拳,可刚抬起手就被江颜用力推开。

“孙经理,他粗人一个,平时冲动惯了,您千万别和他一般见识。”

“呵......不妨事。”

孙富龙一边整理着衣领,一边道:“这个废柴男我不关心,我关心的只是你的态度。”

“这张房卡,你接是不接?”

江颜微低下头,粉拳紧握,身体因羞愤难当而微微颤抖起来,唇间被咬得都隐现血迹

而就在这时,秦立突然一把夺过那张房卡,用力一掰!

“嘎嘣!”

一声脆响后,那张卡便被掰成两半,顺着窗户丢了出去。

“孙胖子,你出的十二万我会还,连本带利地还,今天就还!”

“还?”

“哈,哈哈哈!”

孙富龙就像是听到了个超级好笑的大笑话,讥笑道:“小子,就凭你这一身穷酸气,浑身的下水连带眼角膜白送别人都嫌脏的穷光蛋,拿什么还?”

“你不是要尊严吗?好,我孙某人今天就把话放这儿,别说十二万,只要你今儿能拿来两万,我他妈就跪地上向你保证,今后绝不再纠缠你老婆。”

“否则,你以后就他妈少哔哔,安心带上我老孙送你的这顶绿帽就是。”

“好。”

秦立缓缓点头:“我现在就去取钱,十二万连本带利,一小时内还你!”

半小时后。

天海银行总部外已铺上了几十米长的大红毯,几十个职员整齐地排成两排。

如此大的阵势,只为迎接一位贵宾的到来。

他们刚接到经理通知,一位钻石级贵宾将要莅临本行。

天海银行虽说是地方银行,可有资格成为其钻石级贵宾的,个人存款都要达到五百万以上!

在当下年代,莫要说天海这样的二线城市,即便是帝京那样的大都市,五百万都绝对算是一笔巨款!

因此,为了迎接这位贵宾的到来,行长还亲自去外面加急定制一个迎宾牌,这样看起来会更有仪式感。


就在众人都对这位神秘的钻石级贵宾都感起兴趣时,穿着一身已经发黄的背心裤衩,满头汗渍的秦立匆匆小跑过来。

“哎哎!你谁啊?长没长眼睛?这也是你能要饭的地儿?赶紧滚!”

看着拦下自己的人,秦立知道自己来的匆忙,衣衫不整,所以也没生气,在擦了把汗后还很客气地道:“你好,我是来办业务的,请......”

“办业务?你骗鬼呢?”

“小子,少他妈在这儿糊弄事儿,识相的就赶紧滚,要是耽搁了我们迎接贵宾,这责任你可负不起!”

“......”

“都瞎吵吵什么呢?贵客马上就到,赶紧站好!”

一声娇叱传来,随即一个身穿黑丝短裙,踏着高跟鞋的美女从银行内款款走了出来。

“周主管,这人故意捣乱,还说要来咱们行办业务,我们正赶他走呢。”

一人说完,周倩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顿时一脸惊愕。

“秦立?”

“怎么是你?”

一开始秦立没认出这人,现在细看了两眼才算有了些印象,再看看对方胸前的主管工牌,不由地摸了下鼻子笑了笑。

这周倩倩是他的大学同学,关系虽说不上好却也说不上坏。

还不等秦立说话,周倩倩就白了那些职员一眼:“你们知道这位是谁吗?人家可是我大学时期的班长!”

“连我的班长都敢拦,你们胆子挺大啊?”

几人闻言,在怔了下后都有些慌神,连忙道歉:“实在抱歉周主管,我们要是早知道他是您大学同学肯定不会拦着。”

见状,秦立连忙摆了摆手:“倩倩,算了,不知者不怪,没必要跟他们计较。”

“现在带我进去吧,我还记着办业务呢。”

闻罢,周倩倩忽地就换了一副嘴脸,鄙夷一笑。

“扑哧!”

“姓秦的,你真不会以为我会为了你,责备我的这些手下吧?”

听出了对方语气的怪异,秦立当即皱了下眉:“倩倩,你什么意思?”

“哼,意思都这么明白了还要问?”

“我刚才闲得无聊,所以拿你这穷光蛋开涮,寻一寻开心,明白了不?”

“上大学时,你就穷得每天在食堂吃别人的剩饭剩菜,还捡别人扔到垃圾桶里的衣服穿,没想到现在居然变得更埋汰了。”

说着,周倩倩一脸嫌弃地捂着鼻子:“瞧瞧你现在这德行,还说什么来我们银行办业务?脸怎么这么大?”

“哦我知道了,你是来办贷款业务的吧?”

“没错,我行的确有贷款业务,但那只面向一些资产丰厚,做大生意的优质客户,像你这种臭废柴,我送你六个字。”

“哪凉快,哪待着!”

秦立目光顿时冷下来,语气也随之一沉。

“周倩倩,上大学时我自问没得罪过你,考试时还帮你传了几次答案,你为何要这般羞辱我?”

“大学四年的同学情分,你一点不念?”

“同学情?”

周倩倩脸上的鄙夷之色更重了,嗤笑道:“能别这么天真吗?在现如今的社会,死穷鬼不配谈情,懂不?”

哄!

周围顿时响起一阵哄笑声。

“这都是第几个来办贷款的了?真不知道这些穷光蛋的脑袋都怎么长的!”

“唉,像这种活在社会底层的渣宰,最擅长的可就是异想天开了,真可怜。”

“有什么可怜的?可悲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活该!”

“......”

秦立的脸色也彻底冰冷下来,随即缓缓点了点头。

“好。”

“既然不谈情分,那就谈业务吧。”

“我要办的业务不是贷款,而是取款,赶紧办,我赶时间。”

啥玩意儿?

取款?

周倩倩两手还在胸前,嘴角还上掀了个极大弧度。

“说,想取多少?”

“几十?”

“还是一百?”

“我取五百万。”

一言出,可谓石破天惊!

惊得周倩倩和众人一时都合不拢嘴,紧接着又一阵狂笑,笑声比刚才还大!

“姓秦的,看来你现在真长本事了,都学会吹牛了?就不怕把宇宙都给吹破了?”

“臭不要脸的东西,你知道五百万是什么概念吗?”

“你要真有五百万,我立刻就跪地上抱着你大腿舔你臭脚,管你叫爸爸都行!”

“用不着。”

“像你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女人,别说做我女儿了,给我做女仆我都嫌弃,所以一会儿只要跪下道个歉,扇自己一巴掌就行。”

唰!

周倩倩俏脸寒霜:“姓秦的,说你胖你还喘上了?给我来劲是吧?”

说着,还猛地一挥手。

几个职员当即会意,立刻就叫来几个银行保安。

而就在他们纷纷掏出保安棍,准备动手把秦立乱棍打出去之际,天海银行的行长陈海姗姗来迟,身后还跟着几人共抬着一块迎宾牌。

见状,周倩倩也懒得再和秦立计较,狠瞪了他一眼后示意他赶紧滚蛋,可秦立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丝毫没走的意思,脸上也渐渐浮现出一抹戏谑玩味之意。

这时,那几个职员都一脸惊愕,其中一个还连忙拍了下周倩倩:“周主管!您刚才说,说您这位大学同学,叫什么来着?”

周倩倩当即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秦立,怎么了?”

“你也认识?”

“不是啊!”

“您,您快看咱行长订做的那块迎宾牌!”

“搞什么?大惊小怪的。”

暗骂声后,周倩扭过头一瞧。

前后一秒时间不到,在看清那块迎宾牌后,当即花容失色!

只见,那迎宾牌上的几个大字,异常醒目。

“热烈欢迎秦立先生,光临我行!”

他们要迎接的那位身价数百万的钻石级贵宾,居然......就是眼前这个背心裤衩装扮,简直比废柴还废柴的家伙?

有没有搞错!

一片哗然过后,全场顿时死寂下来。

周倩倩一脸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盯着秦立,大脑已是一片空白。

自己之前还特意精心打扮了下,为的就是能更好地勾引下这位金主,不说最后嫁给他,只要能做他一个情人都是胜利!

可结果呢?

自己心心念念的金主,居然就是秦立这个底层废物?

怎么可能!

“不,不可能!”

“全国叫秦立的这么多,一定是碰巧重名重姓了!”

“对,一定是这样!”

然而,就在周倩倩心中这般想着时,却见陈海已来到秦立面前。

啪!

摇杆一弯,直接给秦立来了个九十度深鞠躬!

姿态极低,满脸尊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