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武侠仙侠 > 被迫嫁给豪门大佬后我成了顶流

被迫嫁给豪门大佬后我成了顶流

绾点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季绵柒被陌生男人强吻,然后被逼着结婚,直到领了结婚证,她还是云里雾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手里鲜红的证件,男方一栏写着慕祁山的名字,她虽然不懂商界,但对慕祁山还是略有耳闻,他是商界巨擘,万千少女仰慕的霸道总裁。想到自己嫁给这样优秀的男人,季绵柒还有点小骄傲,然而,她根本看不懂现在的情况,慕祁山为何要娶她?还要和她秀恩爱?

主角:季绵柒,慕祁山   更新:2022-07-16 07: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绵柒,慕祁山的武侠仙侠小说《被迫嫁给豪门大佬后我成了顶流》,由网络作家“绾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季绵柒被陌生男人强吻,然后被逼着结婚,直到领了结婚证,她还是云里雾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手里鲜红的证件,男方一栏写着慕祁山的名字,她虽然不懂商界,但对慕祁山还是略有耳闻,他是商界巨擘,万千少女仰慕的霸道总裁。想到自己嫁给这样优秀的男人,季绵柒还有点小骄傲,然而,她根本看不懂现在的情况,慕祁山为何要娶她?还要和她秀恩爱?

《被迫嫁给豪门大佬后我成了顶流》精彩片段

 季绵柒一睁开眼睛就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好疼!不是梦!

既然不是梦现在是什么情况?

面前站着七八个大汉,个个戴着黑色的墨镜来者不善的模样。

“那个……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季绵柒裹紧被子,悄悄看了一眼完好无损的房门,有点搞不清这些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她还在脑子里快速回忆了一遍,最近也没得罪人,也不像是要债的上门啊。

她还没想通,众人忽然齐刷刷地鞠躬喊道:“夫人好!”

夫人什么夫人!自己分明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啊!

“我们能有什么误会?”突然一个冷清的声音传进季绵柒的耳朵里,闻声看过去,男人直直地站在门口,身上的西装没有一丝褶皱,身材均匀,大长腿尤为瞩目,眉眼之间看不出任何情绪,整个人自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男人缓缓靠近,伸手撩开她脸颊边的鬓发,她紧张地咽着口水,看着他波澜不惊的双眸,感受着他指腹温柔的触感,脑子里忽然“轰”地一声炸开了。

三天前她陪着袁静去皇郡酒店做群演,中途想去上个厕所,结果就被一个奇怪的人拉进房间里摁在沙发上强吻,情急之下她随手拿了个硬物就把那人砸了,然后连滚带爬地从套房里逃了出来。

事情过后什么也没发生,她以为是自己运气不好罢了,可没想到今早一醒来就遭天谴了。

季绵柒拼命拉着被子,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呼吸也跟着紊乱。

她用力咬着嘴唇,眼睛紧紧闭着:“你!就是那天强吻我的……”话还没说完,她忽然背脊一凉,微微眯着眼睛,发现那几个大汉的眼神满是杀意,这会正死死地盯着她。

人多了不起啊!

她不服气,用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补充了最后两个字:“变态。”

男人的脸色顿时暗了下来,也不与她多浪费时间。

旁边的人递了一个厚厚的文件袋过来,男人盯着她看,她颤巍巍地伸手接过来。

“给你五分钟看完。”男人起身准备离开,“民政局搬来了,看完出来签字。”

话音落下所有人都走出了房间,她手捧着文件袋,一头雾水。

跟民政局又有什么关系?

逃是逃不掉了,她拆开文件袋,先看见的是一张大大的报纸,头版硕大的字体刺的她眼睛疼——“慕氏总裁被指私生活混乱,当事人走廊深处痛哭”。

季绵柒一眼就确认报纸上的“慕氏总裁慕祁山”就是客厅里坐着喝茶的那个男人,其中报纸上还有一张是一个女人蹲在地上的照片,虽然只有一个背影,她也不愿意承认,但那的确是自己的照片。

从他手里逃出来后,惊慌失措的她这才想起自己还带着血浆包,一不小心弄的浑身都是,她心酸委屈地哭了出来,到头来一天工钱还不够她洗衣服!

沙发的特写也被印在报纸上,香槟色的沙发上突然多出的一片红色尤为显眼,就连夹缝中A市戏剧学院的的饭卡也没放过……

季绵柒顿时脸都绿了,这些记者都是编剧吧!

她此刻恨不得想从窗口跳下去,倒霉就算了,还被全国人民误会,简直不想活了。

后面的内容都是慕氏因为这件事情遭受的各种影响,慕祁山此刻都在被接受调查。

她握紧报纸,冲着外面据理力争:“慕氏家大业大,慕总不会是来找我赔偿吧?我没钱!况且事出有因,还是你错在先。”

慕祁山不动神色地喝着茶,他旁边一位穿着西装的男人恭敬地站在门口。

“季小姐,我们现在有证据和理由怀疑您是有意陷害慕先生……”

“打住!”季绵柒一听这人说话就知道是律师了,她知道再听下去必然是自己吃亏,她挺直腰板不认输地说,“你就告诉我,我有什么选择。”

律师不紧不慢地指着她手中的文件袋,“文件里写的很清楚,您有可能需要赔偿三亿七千万……”

“好家伙!”她猛地深吸一口凉气,什么可能不可能,A市是什么地方谁心里都清楚,她只不过是一个平民老百姓而已,被找上了门也没实力与慕氏抗衡。

“除了赔钱呢?”季绵柒刚刚问出这个问题就后悔了。

他眸光微闪,没想到她这么有觉悟,他放下茶杯,冷不丁地勾起嘴角,“你心里没数?”

有……

刚开始就叫起了“夫人”,后面又说搬来了民政局,怎么可能心里没数。

只不过她还留着一丝丝希望,希望是自己想太多了,她愿意主动去向媒体说明情况,甚至毕业后就去慕氏做牛做马。

“和我结婚。”他抬眼缓缓说出。

季绵柒彻底没希望了。

她后悔地拍着脑袋,真不知道慕祁山的脑子是不是坏了。

“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和律师都在这里,手续办好之后我们就是夫妻了。”慕祁山的语气冰冷,面无表情的样子像极了在谈判桌上,“三年婚期,你要履行所有妻子应尽的义务,特别是报纸上的事情。”

“当然,你的衣食住行我都会承担,三年后和平离婚,另外支付你十个亿的赔偿金。”他言简意赅地说着,“到底是赔钱还是赔人,你自己考虑。”

“这就是你们有钱人的处理方式?”季绵柒又怒又恼,语气倔强,声音又不敢太大,这分寸她拿捏的很好!

“不,这是公平交易。三年无忧加十个亿买你三年,也换我解除危机。于你于我,都划算。”慕祁山看了一眼她,“还是你觉得钱不够?”

“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她咬咬牙,又挠着头补充道,泄气般念着:“但……钱也是个问题……”

她从睡醒到现在不过半个小时,大脑再怎么飞速运转也跟不上这么大的转变。

她想了好一会,都觉得不能接受,小小的脑袋发出大大的疑惑,“可我们根本不认识啊!”

夫妻又不是想演就能演的!


 “认识。”慕祁山游刃有余地背着,“季绵柒,20岁,父母离异,A市戏剧学院表演系……”

季绵柒扯着嘴角,律师拿了一份新的材料递给她,上面是慕祁山的基本资料,她欲哭无泪地低下头……

她所说的根本就不是这种认识啊。

两个人就连说话都说不到一个频道,居然要成为夫妻?

“还有什么问题?”慕祁山看了一眼腕表,眉头皱了皱。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季绵柒毫无办法,“行,但我有个条件。”

律师在旁边一个劲给她使眼色,这小姑娘也太不识相了,居然敢跟慕总谈条件。

他没说话,她自顾自地说下去:“我不要你的十个亿。”

“嗯?”

“我们能不能就形婚?不干涉互相私生活?”季绵柒试探性地问着,还想好了说词,“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我知道商场如战场,我知道有时候你需要逢场作戏,我不介意的……”

这话说得好听是为幕祁山着想,实际上是季绵柒不希望私生活被打扰。

慕祁山从客厅走进房间,律师赶忙跑出去顺带把门关上了。

他拿出手机,递给她。

她瞪大了眼睛,房间里的气氛压抑又紧张。

“拿着。”他神色一变。

她一惊,顿时把背挺的更直了,他的话犹如命令,使她毫无反抗能力,只能乖乖双手接过手机。

一打开,发现手机上面是一张房产证的扫描图,她抬眼懵懂地看着,他依然看着屏幕,她胆战心惊地往后翻着发现还有毕业证、学位证、股份持有合同……包括一张详细的身体检查报告……

“慕总,这是?”她搞不明白啊。

“还有什么疑问?”

“啊?”她到现在为止什么都没搞明白过啊。

“换句话说,还有什么不满意?”

“啊?”她应该对什么满意?又应该明白什么?这从头到尾不都是他安排就行吗。

“慕氏总裁成为你丈夫,你还要遮遮掩掩?用十个亿换你的私生活?怎么?看不起?”慕祁山伸手捏住她两边脸颊,看着她刚睡醒不修边幅的模样,越来越搞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情况。

季绵柒突然被逗笑,目光从胆怯变得温柔,双眸如同一泓清水停在他脸上,她有些看不透,原来慕祁山是闹别扭了。也对啊,他如同小说里的完美男主角,随便一个出场都自带百万特效,能与他见上一面的都是幸运儿,现在能与他“有幸”结为夫妻,她居然还一直犹犹豫豫。

当然,这些都只是她想想,她不敢说,她想活着。

“我是一个商人,未来三年是你合法丈夫,你恪守妇道,我也会对你负责。”

“可我有男朋友!”

慕祁山听闻眼神一横,捏住她脸颊的手一用力,一想到她刚睡醒都没洗漱还有点嫌弃。

她顿时瞪大眼睛,下意识就想举起拳头,他眉头微微一皱,丝毫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唇齿之间流露着一丝丝腥甜,她拼命挣脱却反而被他捏得越紧,力气被一点点抽离,她快要喘不上气了。

她小脸涨红,被他死死盯着,就如同第一次见面的晚上。

“有男朋友可以分手,鱼塘里养了鱼可以药死,有备胎可以直接扎破,你乖,我就会对你好。”慕祁山声色严厉。

自古君王情绪都是摸不透的,他突然性情大变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季绵柒哪里招惹到了他。

“强扭的瓜不甜,我们又不熟,你何必呢。”季绵柒不服气地反抗着,但实际上眼泪都快被吓出来了。

“甜不甜我说了算,熟不熟我说了算。”慕祁山伸手擦去她嘴角的血丝,“慕夫人,懂?”

她恨得牙痒痒,他却悠然地从之前的文件袋里抽出一份协议。

“仔细看,没问题就签字,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