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武侠仙侠 > 太初道帝

太初道帝

云端上的阿猪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穿越,将秦太初带到了一个从未了解过的玄幻世界,他成为了同名的秦家大少爷。原主本是天纵奇才,十岁之时修为便有所大成,所有人都认为他的前途不可限量。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十三岁那一年他的父亲遭人陷害致死,而原主也被人废了修为!既来之则安之,原主的遭遇值得同情,秦太初发誓要为其正名!

主角:秦太初,玉环   更新:2022-07-16 05: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太初,玉环的武侠仙侠小说《太初道帝》,由网络作家“云端上的阿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穿越,将秦太初带到了一个从未了解过的玄幻世界,他成为了同名的秦家大少爷。原主本是天纵奇才,十岁之时修为便有所大成,所有人都认为他的前途不可限量。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十三岁那一年他的父亲遭人陷害致死,而原主也被人废了修为!既来之则安之,原主的遭遇值得同情,秦太初发誓要为其正名!

《太初道帝》精彩片段

幻海城,秦家。

“这……这是什么地方,我又是在那里。”

秦太初一脸茫然的看着周围的陌生环境。

“少爷,我对不起你啊,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呜呜呜~~。”

小丫鬟玉环低着头,用手帕抹着眼角的泪水。

“哎~,你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

“你,你是人是鬼。”

“废话!当然是人了,我问你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秦府啊,这里是你的家啊,少爷。你不会失忆了吧。“

听到失忆二字,原来的秦太初的记忆如浪潮般汹涌而来。冲击着此时“秦太初”的脑子。

“呃~,我想起来,行了我性命无忧,你就先下去吧。”

玉环唯唯诺诺的小心离开了这里,她总觉得今天的少爷好像变了一个人,但是说不清那里变了。

此时的秦太初正在消化着原来秦太初的记忆。

原来的秦太初说来也算是天纵奇才,十岁到达小气旋师九阶大成。人人都说是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而今呢,确是人人欺负的废柴,自十岁到而今的十六岁,境界毫无进境。同时在他十三岁那年,父亲秦天纵被奸人所害,也是被废了武功。

作为族中主系,地位可谓是一落千丈。十四岁母亲操劳而死,父亲终日在后院的茅草屋里醉生梦死。

“秦太初啊,秦太初你这命啊,好在你我同名,我前一世无父无母,这一世就让我为你正名吧。”

此时的秦太初眼中精芒闪耀,着实给人一种盛气逼人的沧桑之感,这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来说显得有一些妖异。

“呼~。”

秦太初长呼了一口气,突然自身的小气旋师九阶枷锁松动。

“我了个苍天內,我这刚刚大病初愈啊。开什么玩笑。”

这前世秦太初身体早就破败不堪,长期营养不良。身子骨哪能经得起突破的折腾。

但是该来的总归会来,秦太初一咬牙,盘坐在自己的小床上,接受这身上胸口处小气旋的开启,这气旋可能是长时间不开。

一种撕裂般的疼痛油然而生。

“啊~~嘶~~。”

杀猪般的叫声,在秦太初的屋子里不断的回响,胸口处的气旋不断的开始旋转,能量开始在他的身体能涌动。

豆大的汗珠布满了秦太初的身体。秦太初的面部十分狰狞,紧咬着自己的牙,发出吱吱的响声,可能下一刻这一口的白牙都能被咬碎。

突破的时间似乎有些长,好几次,秦太初都差一点就晕过去了,但是,前世的杀手经历,让他有着一种非同寻常的耐性和韧性。

突然,胸口处的第二个气旋亮起。

气旋师一阶,突破成功!

秦太初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笑着晕了过去。

大约过了一天的时间。

“少爷~少爷~。你醒醒,我给你送饭来了,有你最爱吃的炸海虾哦。”

玉环用她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注视着躺在床上的秦太初。

“咕噜~咕噜~。”

秦太初已经三天没吃饭了,早就饿的筋疲力尽了。看到眼前炸的金黄的海虾,二话没说,就着旁边的馒头大口大口的开始吃饭。

玉环在一旁默默的流着眼泪,她好久都没看到这么能吃的少爷了,从小她就跟随秦太初一起长大。她十分懂得这些年秦太初是怎么过来的。

秦太初看了看玉环。

“你也吃啊,别只看着我吃。”

秦太初通过以前的记忆了解到,玉环这些年也是不容易。自己早就没有府上发的月钱,这些年的吃喝,都是靠玉环的月禄和平时去海边捕鱼打虾。

秦太初的武力也只能用在这方面了,因为这些,他受到了不少的冷嘲热讽。

我吃饱了,咱们去海边走走吧。

说着这主仆二人就来到了海边。望着夕阳,秦太初不禁感慨万分,不管今生还是来世,秦太初都看的很开。活着就好。

“哟,这不是秦大公子嘛,怎么有心情来海边散步啊,平时不都是忙着捕一些臭鱼烂虾吗?哈哈哈。”

秦少辉和秦盛荣带着几个下人,在海滩上朝着秦太初就是一顿讥讽,那种丑恶嘴脸着实让人厌恶。

“呵呵,今天夕阳比较美,带着玉环看看风景,不曾想看到的尽是一些污秽之物,真是脏了我的双目。”

“你……你说谁是污秽之物呢?是不是皮又痒痒了嗯?”

秦少辉摩拳擦掌,想要像以往一样给秦太初一个教训。

但是,此时的秦太初已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骤然,一道残影闪过,只听啪啪啪~~几声响亮的声音惊吓到了每一个人。

“酒囊饭袋,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

秦太初毫不客气的对着秦少辉就是一顿痛殴。

“噢~~,噢~~。少爷好厉害。”

“你们干什么吃的,给我上。”

这一群比秦太初健壮的多地少年,听到秦少辉的指挥,开始以多欺少起来。

但是,别忘了秦太初从前可是数得上名字的杀手。怎么可能被这些宵小之辈动了自己分毫。

面对这毫无章法的市井打法,秦太初是以力卸力,打的他们是满地找牙。躺在地上,直喊妈妈。

“秦太初,你给我等着,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秦少辉边说着狠话,边往后快速跑远了。

“哼~~,我等着你,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秦太初看着玉环。

“走吧,我们看看明天的早饭有没有着落。”

说着就带着玉环,向当地的渔夫借了一艘小船,在近海寻找着明天早上的食物。晚上很多的鱼还真是很多。

秦太初和玉环也是满载而归,打了三条雕龙,和四斤海虾。

“噢~~,明天可以饱餐一顿喽。”

对于玉环来说,能够吃饱已经很不错了。

夕阳慢慢的落下,秦太初和玉环回到了那个小的残破的院子里。

“玉环,你明天不要出来,小心些,我担心这帮饭桶找你麻烦。”

“嗯,少爷,我会小心的。”

说着,玉环一路小跑将这些食材,放到了厨房一个小小的类似冰箱的法器中。然后,向秦太初道别后回到自己的住出去了。

“看来,我必须快点修炼才是。”

秦太初从自己胸前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本泛黄的书卷,上面赫然写着无极九式。

这是前世的时候自己在一次暗杀中意外得到的书籍,也许是巧合,这功法在这个世界上可是说的上是顶级功法了,同时也符合这的修炼体系。

如若外传,可能这幻海城都能成为沿海地区的焦点,免不了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秦太初看着无极九式的前三式。

“归气式,曝气式,破气式。这三式是炼体法决,正好符合我当前的情况。”

秦太初开始按照口诀,盘膝而坐,胸前的两个气旋开始不断的吸收着周围的能量。

归气式开始不断的演绎。秦太初体内的能量开始不断聚集,当聚集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向着四肢百骸益散,修复这以前的旧伤暗疾,同时也提高自身的天赋能力。

这无极九式当真是上古大能的神来之笔。


说来,这无极前三式作为无极九式的基础。对于现在的秦太初来说真真的是一种考验。一轮接着一轮的能量循环冲击,不亚于突破时的痛苦。

一股股白雾自秦太初头顶升起。白雾中参杂着紫烟,这种活体升仙的感觉,不断煮熬着他,脸上一边红色,一边黑色。时隐时现,感觉下一刻这色彩就会印在这稚嫩的面容上。

“哼~~,终于熬过第一轮洗筋伐髓,我的实力应该全部恢复了,秦方慧你这个贱女人。让人打压我不说,还下毒害我,以后有你好日子过。”

秦太初的眼神似乎有一些邪异,迷之微笑让人看着有一些渗人。

“少爷~~,少爷~~,不好了,秦少辉带着一群身强力壮的打手过来了。你快点躲起来。”

玉环匆匆忙忙的闻风赶了过来。这种着急的心情溢于言表。

“哎呀~,少爷你快点藏在老地方。我就说你出去了,他们翻翻也就过去了。”

秦太初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慌慌张张的藏起来,而是老神在在的坐在堂前。

“等他们过来,看我不打断秦少辉的腿,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狗腿子,平时就是给他们太多脸了。今天我就好好教育一下,让他们知道,谁才是他们真正的主人。”

秦少辉此时刚好来到堂前,听到这番话气的也是鼻子直冒烟,到真是像极了那吃老鼠的家狗。

“好你个废物,今天看来是长出息了。敢这么口出狂言了,咱们老账新账一起算。你们几个给我好好教育一下咱家的天才少年。”

说完,几个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将小小的堂口围了个水泄不通。吓得玉环是瑟瑟发抖,但是,她始终把秦太初护在了身后。

秦太初轻柔的拍了拍玉环的肩膀,然后走到前面。

“来吧,是时候教训一下你们这些欺软怕硬的狗东西了。”

说时迟,那是快。

秦太初永远奉行一个原则,那就是先发制人。一个轻盈的身影在众大汉之间穿梭。杀手的手法一般都是一招致命,但是,秦太初做了这么多年的杀手,对于分寸的拿捏,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这些健壮的汉子,还没来得及展示自己的肌肉,就像风一吹就倒的小树苗,纷纷在一番急促的暴击声中,应声而倒。

“哎哟~~,哎呦。”

这种场面可以说是惨绝人寰,各种各样的哀嚎声此起彼伏。

秦少辉大眼看着秦太初,裤裆地下出现了一滩水渍,双腿也是抖得厉害。在看到这种场面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跪下了。

“太初爷爷,你饶了孙儿吧,孙儿这些年也是为形势所迫啊,都是秦方慧那个贱娘们逼迫我的。孙儿今后一定为太初爷爷所用。”

秦少辉也不管地上的那一滩水渍,急忙就是跪着来到了秦太初的跟前,抱着秦太初的腿就是一番痛哭流涕。

“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孙子,给我滚,告诉秦方慧,家族年终大比的时候让她等着我。我会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

说完,对着秦少辉的脸就是一脚。

“狗就是狗,爬着出去吧。”

秦少辉爬在地上,急急忙忙的学着狗叫,但是他的心里早就已经怨气冲天,带着敢怒不敢言的表情迅速爬出了小院的大门。

“喔~~喔~~,少爷威武。少爷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今天才教训这个狗奴才啊,害的玉环这些年跟着少爷担惊受怕的。”

玉环这个糊涂丫头,到现在也不知道此秦太初非彼秦太初。

“呵呵~~,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家少爷以前那叫做卧薪尝胆,而今功力大成,是时候拿回属于我们的一切了。”

说着,也是用手指刮了一下玉环的小鼻子。一脸猥琐的笑容,注视着开心的玉环。

这玉环还别说,也是好像含苞待放的花蕾。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樱桃小口,当真是像一个成熟的桃子,让人很是想咬上一口。

“少……少爷,你看什么呢?”

玉环被秦太初看的也是十分的害羞,红彤彤的脸庞,低着自己的小脑袋。

“没看什么,只不过六年过去了,我们的玉环也长大了。我担心有那个不开眼的调戏我们家的小玉环,那少爷我不就是得不偿失了。嘿嘿~~。”

玉环完全没有注意到秦太初此时色眯眯的眼睛。听到他的话,心里正甜着呢。一边摇晃着自己的身体,一边笑得合不拢嘴了。完全没有注意到,以前那个颓废木讷的少爷早就归西了。

一日之计在于晨,虽然被狗影响了一天的大好心情,但是,丝毫不影响秦太初的修炼。

来到小院后身,秦太初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整理了一番小儿精悍的演武场。然后开始演练了自己前世的杀人手法。

一旁的玉环看的是目瞪口呆,她从来都知道自己家的少爷是这么的厉害。

只见这秦太初,身法轻盈,拳法精湛,演武场的每个角落每时每刻似乎都有他的身影。在一番关节的音爆声中,场地内的器材产生了共鸣声,宛如一场交响乐。

式毕,秦太初明显感觉,在修炼了无极炼体决之后,自己的境界提升了一大截。而且,身体内好像有着无穷的力量,这还是没有开启气旋转换能量的情况下。

一番演练下来,秦太初觉得自己需要一把趁手的武器,但是,自己现在没有了月钱,没有办法去兵器铺打造武器啊。

这可愁坏了秦太初了。

“这个……玉环啊,你知不知道什么地方能借到钱,你少爷我现在是囊中羞涩,但是,我这修炼上来,也是很烧钱的啊。”

“少爷,你有一个好朋友叫黄大富,你忘了吗。你们小时候一起玩到大的,他家可是咱们幻海城数一数二的富豪啊。你可以去找他嘛。”

“对啊,我怎么把大富给忘了。”

说完,就急匆匆的朝着黄大富家的方向飞奔而去。

幻海城的大街永远是人流攒动,每个人都在为一天的生计而不懈努力着,小商小贩的吆喝声,菜市场的讨价还价声,构成了幻海城大街的早上生活。

秦太初一路来到黄家的家门口,对着里面的小厮说道。

“把你们家少爷叫出来,就说秦太初找他。”

小厮平常也是能见到秦太初和自己家少爷的关系的。

“好嘞,秦少爷稍等,我去叫我们家少爷。”

只片刻功夫,就见到一个大腹便便的身影急匆匆的穿着自己的衣服,一路连跑带颠的喊道。

“你小子,还知道来找我啊,这都一个多月不见你了,去你府上找你,小厮只说你出远门了。你还记得有我这么个兄弟不。”

黄大富作为秦太初的唯一一个要好的朋友,不管秦太初辉煌的时候还是落魄的时候,都是真心相待,那是有过过命交情的兄弟。

“大富,对不起啊,家里出了点事,最近也是忙着修炼,你也知道我的情况。小弟这里给你赔罪了。”

“都是自家兄弟,赔不赔罪的干什么呢,走去风月楼,看看有没有新鲜的娘们,哈哈哈~~。”

这黄大富也是敞亮,长了秦太初四岁,也是像大哥一样照顾秦太初。

“那个,大富啊,小弟最近想买一把趁手的兵器,只是……”

“走去老铁匠哪里,相中什么了,老哥给你买上。”

说完,也是拉着秦太初向着铁匠铺走去。


不一会功夫,这兄弟二人就来到了老铁匠的铁匠铺。火红的铁炉里面炙烤着周围的粗壮汉子,一个抽着老烟枪的老头子,不时也指导一番这些年轻人炼铁。

别看这铁匠铺地方小,但是在幻海城有着很大的名气,曾经的幻海第一强者的兵器就是在这里打造的。不说是神兵利器,那是难得一见的宝器。

“阿叔,我来向你套一件趁手的兵器。嘿嘿。”

“你小子又不是习武的材料,向我讨要什么兵器啊。”

老铁匠看着富得流油的黄大富。

“额……,嘿嘿,不是我,这不是我身边的这位兄弟要兵器吗。”

黄大富一脸谄媚的看着老铁匠。

“嗯,要什么样的兵器说说看。”

“一把匕首,要锋利,但是强度和韧性要兼顾,能够承受住气旋师的全力攻击。”

“你这小子要求还挺高。”

老铁匠看了看瘦弱的秦太初,但是却注意到了他此时的气旋师境界。

“嗯,好小子,跟我来吧。”

说着带着这二人来到了后堂的一个暗门里。老铁匠手里拿着一个火折子,带着这两人是七拐八拐来到一个暗室中。

把火折子往地上一扔,底面中央巨大的火盆子里骤然燃起了熊熊烈焰,照的是满室的红光。

只见这兵器架子上有几百种武器类型,各个武器也是分门别类的摆放的十分整齐。

“你自己看看,那个武器适合你。”

秦太初,来到摆放匕首的兵器架子上,手里不断的掂量着这些匕首的重量,不时也会施展一些招数。但是,并没有适合的自己的。

就在秦太初也要放弃的时候,一个古朴的木头匣子吸引力他的目光,上面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秦太初打开匣子,一柄蓝黑色的匕首安静的躺在匣子里。在火光下散射这诡异的黑光。

“好匕首!”

说着,秦太初拿起匕首,情不自禁的就地施展了一套暗杀招式,看的黄大富连连称赞。

“好招式,当真是厉害非凡。”

老铁匠看着也是直叫好。

只见这匕首在空中挥舞,就像一道蓝黑色的飞光,一招一式只见,都是杀气腾腾,招招致命。

“黄贤侄,你这朋友当真非池中之物啊,将来我看也是成就非凡的主。”

“那是,那是。”

黄大富并没有注意老铁匠的话,已经被秦太初的招式吸引住了。

“阿叔,这匕首多少钱啊。一会我派人把钱送过来。”

“额,说来也是惭愧,这匕首并不是我打造的,只是我在寻找材料的时候在别处发现的,宝剑配英雄,这匕首也是和这位小兄弟有缘,就拿去吧。”

“嘿嘿,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说完,就拉着把玩着匕首的秦太初匆匆的跑了出去,生怕老铁匠反悔。

“好匕首,有了它我的能力至少提高数倍。”

秦太初两眼放光,仿佛看着自己的情人一样看着这把匕首。

“我说小太初,以前怎么不见你用匕首啊,我一直记得你是靠拳头的。”

“这……”

秦太初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好的理由搪塞过去。

“是不是一直都在藏拙啊,真是不明白你们这些武者的心思。”

“啊,对,我一直不想将我的全部实力暴露出去,现在是到了不得不暴露的地步。”

这两兄弟着叙着家常,迎面走来了一队人马。

“哟~~,这不是幻海废物二人组吗,怎么今天有闲情雅致在大街上乱窜啊,小心我这骏马踩着你们这两个废物。”

只见一个身着华丽服饰的男子,骑着高头大马,身后跟着几个武者,在大街上闲逛。

“千代莱茵,你忘了少年擂台赛的时候我兄弟打的你直找妈妈的时候了,现在真当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吗。我兄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现在照样收拾你。”

这黄大富平时没什么文化,这时候拽几个词,真当也是有失分寸。

“哟~~,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是怎么收拾我的。阿虎给我教训他们一下,只要不打残就行。”

这千代莱茵身后的一个魁梧的彪形大汉,蠢蠢欲动,好像要捏碎他们的骨头。

黄大富是天生的胆子小,看到这个高大的家伙,慌忙的躲到了秦太初的身后。

“太初,给他们一点教训,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

秦太初并没有在这群人放在眼里,只一个箭步飞跃过去,三步并做一步。手中血锋匕首,刀落手起。一个简单的招式,在这个巨型大汉的脖子上开了一个大口子。

顿时,血涌如泉,大汉应声倒。

秦太初并没有罢休,转身一个魔鬼步伐。来到千代莱茵的高头大马旁边,一个竖劈,硬是用这三寸匕首,将马头斩落。

千代莱茵还没来得及下马,也是摔的个人仰马翻,吃了一脸的马屎。

“你……,你给我等着。”

说完,就想带着自己的随从往回走。

“我让你走了嘛,嗯?”

听到秦太初的这句话,千代莱茵也是迈不动脚步了,内心怦怦直跳,感到周围有一种杀气在围绕自己。

“你可以走,但是,以后最好不好找我的麻烦,今天只是给你一个教训,今天砍的是马头,再有下一次,砍的就是你的项上人头。记住我的话,再有下次,决不食言,滚!”

千代莱茵此时满头的大汗,听到滚字,如蒙大赦,顿时是脚下生风,连滚带爬的向着自己的家中跑去,估计以后看到秦太初都会绕着道走。

“太初,你今天真个是武城在世啊。”

“你才是武城呢,你家潘银莲嫂嫂可好啊。”

这两人也是没心没肺。完全将刚才的事抛在脑后,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世家打架,奴才人命如草。死了也就死了。

“太初,晚上去风月坪瞧瞧啊,欧阳今天可以在呢,我记得以前你可是最喜欢这位大家小姐了。”

“今天晚上要修炼,一个月之后就是我们家的年终大比,该争取的我会统统的一并拿回来。改还的账我也会一一算明白。那我就先回去了。”

与黄大富之间,秦太初是丝毫的不客气,这就是比家人之间还亲的兄弟之情。

回到那个熟悉的小院,秦太初抚摸着自己今天偶然得到的匕首。也许冥冥之中自有缘分,让着血锋和秦太初连在了一起。

忽然,这血锋骤然闪出一道光芒。

“血锋者,屠戮万千人,无一人无辜。饮血千年,终成灵器。贯穿古今,今有血锋刀法,有缘者得之。望君持血锋,斩尽天下不平之事。”

血锋的刀壁上,在闪过这几道文字之后,马上出现一部刀法,且刀法内容每字每句都自刀壁上飘然而出,直插入秦太初的脑子中。

大约也就一刻钟的时间,刀法入内。

“好刀法,大开大合,纵横睥睨,却有王者风范亦有刺客法道。真个是为我量身定做。”

此时已是午夜时间,但是,秦太初抑制不住内心的躁动,马上动身到后院对着木头人靶子,就是开始练习血锋刀法。

这刀法,果真是厉害,三寸刀影飞舞,蓝黑色光芒在漆黑的夜里,显得尤其耀眼。闪瞬只见,秦太初已经施展了几千刀,刺客之道的快准狠,在这刀法下展现的事淋漓尽致。

“砰砰砰~~。”

木头人形靶子,顿时四分五裂,在崩裂的同时,发出剧烈的爆炸声,飞出去的木块,硬是在空中震成了粉末。

这刀法真是霸道无比。

式毕。

秦太初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就地进入了梦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