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武侠仙侠 > 神医毒妃每天都想弑夫

神医毒妃每天都想弑夫

萱草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她是21世纪的顶级医毒专家,拥有众星捧月的待遇,前途不可限量,哪曾想,一身才华还未施展,她就穿越到古代,变成了备受欺凌的小可怜。生母早早去世,父亲对她不闻不问,恶毒的嫡母屡次陷害,云卿浅的生活太艰难,能平安长大实属不易。穿越到这样一个家庭,云卿浅只想安稳的生活,然而,那些不开眼的人还把她当成原主,多次设计她,此时不反击更待何时?

主角:云卿浅,君漓辰   更新:2022-07-16 05: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卿浅,君漓辰 的武侠仙侠小说《神医毒妃每天都想弑夫》,由网络作家“萱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是21世纪的顶级医毒专家,拥有众星捧月的待遇,前途不可限量,哪曾想,一身才华还未施展,她就穿越到古代,变成了备受欺凌的小可怜。生母早早去世,父亲对她不闻不问,恶毒的嫡母屡次陷害,云卿浅的生活太艰难,能平安长大实属不易。穿越到这样一个家庭,云卿浅只想安稳的生活,然而,那些不开眼的人还把她当成原主,多次设计她,此时不反击更待何时?

《神医毒妃每天都想弑夫》精彩片段

咕咚……

呛水的窒息感让云卿浅一下子迸发出强大的求生欲,她双手不住的往上扑腾!

死了,穿越了,好容易活过来,难不成又要再死一次?

是的!

作为21世纪的医毒领域顶尖专家,云卿浅几乎在恢复意识的一刹那就反应过来,她穿越了!

从云卿浅变成了另一个异时空,天圣大陆东凌国相府庶长女云卿浅!

扑通——

云卿浅刚好容易扑腾上水面,便又被直接砸压了下去,她挣扎着胡乱扒拉,好容易揪到什么,就死命的接着不放!

刚入水的男人没有想到这池子里竟然早有了一个人,被对方死命一扯,他下意识的伸手一捞,就捞了满怀的软玉。

云卿浅又灌了几口水,乍一接触到新鲜的空气,一张口噗的一口喷出了一大口水!

男人被喷了一脸的水,心头一恼,心中发狠,直接把云卿浅按到了池壁上!

眼前的人儿乌发尽湿,粘在脂玉的般的小脸上,黑的极黑,白的极白,再加上她一双沾着雾气,湿漉漉瞳孔,透着天然媚意。

身体里的药物在这一效发作,男人一低首,就精准的咬住了那柔软如花瓣的唇!

“唔……”

云卿浅瞠眸!

老天,她的初吻!

男人还想继续深入下去,这时候,远处传来了脚步声,男人当即立断,挥起云卿浅,往上一掠。

云卿浅感觉身子被人带着,片刻之后,她感觉自己被按在了一处凹凸不平的石头上,硌得她后背极痛!

这时,身上的男人又覆了下来,云卿浅反应过来,一巴掌就打了过去!

啪!

“你……”男人的脸一下子被打偏了过去,伸手要掐云卿浅,不远处却传来了声音,“找遍了,漓王不在这里!”

漓王?

这时一个娇蛮的女声又传来:“不可能,我分明看到他往这边来的,除了这里,他还能去哪?你们给我继续找!”

“是!”

接下来就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云卿浅便被男人带着不停的腾跃,转换地方,一直折腾了好半天,那些搜寻的人才放弃了,不甘心的去别的地方找去了!

云卿浅整个过程,不得不用双臂用力攀着男人的脖子,才不至于摔落下去。

人都走了,她赶紧怒喝:“放开我!”

“反正你我皆被算计,不如你给本王当个解药?”带着调笑的话语透着灼人的热气喷洒下来。

云卿浅双眸瞠大,解药?!

男人看着她双眸,竟然有点回味刚才她的滋味,再加上药效,他低首,又直接强势的吻了下去!

云卿浅唔唔挣扎!

挣扎不过,又用力推,推也推不开,她最后只好一口反咬了回去,十分用力!

男人吃痛,停下了动作,含冰的凤眸,杀气四溢的看着竟然咬他的小女人!

“漓王,我是云相府的长女,你确定,要用我来做解药?”

男人凤眸杀气更浓,盯着眼前抬着一张小脸,大胆与他对视的小女人,冷笑一声:“原来你是云墨的女儿!”

“是呀,漓王若是碰了我,少不得要娶我过门,漓王心甘吗?”云卿浅大着胆子道。

男人呵的一声。

“娶你过门?云墨的女儿,果然极肖其父,连这种不知廉耻的话都说得出来!”

云卿浅差点气乐了,到底谁不知廉耻,刚才可是还要拿她当解药的!

“我知道你中了毒,不过,我帮你解毒,这样的话,你好我好大家一起好,如何?”

男人依然是冷呵一声,显然根本不信!

云卿浅皱眉,她刚才从他的气息已经判断出来,这男人中了一种媚毒。

“我说的是真的,你中的媚毒其实很好解,只,只要……你让我咬一口!”

男人凤眸微眯,狐疑的看着她。

“咬一口?”

云卿浅也知道自己的话有点骇人,但是没有办法,她只能用这种法子!

想着,她也不管对方是否同意,直接就朝着他的脖子咬去!

男人瞬间感觉柔软的唇贴到了自己的脖子上,那一瞬间的柔软触感,让他极力控制的药力差点爆发!

他不由得闷哼了一声,伸手去推云卿浅,云卿浅这时候也已经一咬即松,顺着他的力道退了一步。

“千娇毒,直需用银针封住穴道便可止住!”

男人眸中闪过一抹惊异,云卿浅已经快速的从自己的云药房取出了一枚银针,刺向对面男人的穴道。

若是平常,云卿浅不可能成功!

可这会儿男人被云卿浅的举动惊住,竟然让她得手了!

银针入穴,那一瞬间,要爆的药力如潮水散去!

“好了。”云卿浅收针,吐了一口气,谁知对面的男人,却是突然逼了过来,把云卿浅按在石头上,“你竟然会医术?”

云卿浅点头承认,她当然会医术,她还会毒术,更重要的是她的云药房竟然也跟来了,简直太好了!

“漓王,我怎么说也救你一次,你能不能放开我?之前的事情,我就当没有发生过,王爷也可以如此,毕竟,我可是云相的女儿!”

男人眼眸闪过一抹戾气!以及,厌恶。

“死人才是唯一能保守秘密的!”

“什么?”云卿浅怒了,她救他一次,他竟然还要杀她灭口?是不是人!她反手一针过去。

银针针尖顿在男人的眼珠前。

“我虽然没有大本事,但是,只要我的银针往前一刺,就能刺破您的眼珠子,怎么样?王爷……”

话音未落,云卿浅就感觉手腕一麻,手中的银针直接就飞了出去!

她登时傻眼了,男人则是直接把她扯进怀里,杀气四溢的道:“胆子挺肥,但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云卿浅:“……”

眼看男人凤眸里的杀气更浓重了,她不甘心的闭目……待死!然而突然感觉身前一空,身子瞬间失重,云卿浅不由得惊呼一声,接着就扑通一声,摔在了草地上!

她赶紧跳起来,到处一看,哪还有男人的身影?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尖锐的声音传来:“长公主,姐姐她在那边!”

 


不妙!原来是有人过来了,所以那该死的男人才跑了!

云卿浅暗骂!

今天是长公主举办的赏花宴,据说是长公主有意为侄儿漓王选妃,所以不少贵女都来参加了,至于原主却并不是为了漓王而来,而是为了另一个男人。

但是却被人引到了长公主府的禁地甘泉院,然后被人推下了水池,才有了她一醒来,就在水底的情形!

长公主带着众人来到跟前,看到站在草地上的云卿浅,眸光一沉。

“云卿浅,你刚才进了甘泉院?”

她站的地方,刚好就是甘泉院的前面,这模样,很像刚从里面出来!

云卿浅还没有解释,便有一个声音急切的道:“长公主恕罪呀,姐姐她肯定不是故意的,她或许只是迷路了,才会误闯的!”

误闯?那就是闯过了!长公主一听,端雅的面容更是阴沉!

云卿浅还站在那里,便被急切的冲过来的云蓉薇给扯着下跪,还怒道:“姐姐,你还愣着作甚,快跪下向长公主请罪呀!”

云卿浅被她扯着,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那模样,还真的是要请罪,不少人幸灾乐祸!

敢闯甘泉院,而且还被长公主抓包,简直作死!

“这云大小姐是不是傻了?明知甘泉院是长公主府的禁地,她为何要闯?”

“听说是为了晋王,因为甘泉院有一株双色莲花开得极好,而晋王爱好花木,所以……”

“疯了吗?乱闯还不够,还要偷花?更重要的是,她可是庶女,怎么也没有资格当晋王妃吧!”

众人低声议论纷纷,长公主听着这话,脸色越发难看,她甘泉院的花木,这云卿浅竟然想盗了给晋王?

“云卿浅,你竟然碰了本公主的莲花?”

不等云卿浅解释,一边一同跪着的云薇蓉便急急的解释道:“长公主殿下,姐姐她肯定是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如此,她一定不是故意的!”

这话看似是替她开脱,但是分明每一句都是给她定罪啊!

她这个妹妹,巴不得弄死她吧!

果然长公主这会儿已经不单单是生气了,而是盛怒了,指向云卿浅的手指都在发颤!

“好你一个云卿浅,闯甘泉院不说,还盗本公主的莲花,你真的是好胆大啊!来人,把她给我押下去,斩了她的十指,给本公主的莲花做花肥!”

斩了十指做花肥?这也太凶残了!云卿浅接受不了!

然而其他人则是更加幸灾乐祸了!

云卿浅一个相府的庶女,却生得倾国倾城,狐媚一片,竟然还敢肖想晋王,晋王可是皇后嫡子。

更可恨的是,晋王每次看到云卿浅也是和颜悦色!

凭她也配?

看少了十指的云大小姐,是不是还能勾三搭四!

眼前凶神恶煞的执刑嬷嬷过来了,云卿浅心头一动,突然抬眸,对盛怒的长公主道:“殿下,就算您要斩断我的双手,那也请容许臣女先去看一眼您的双色莲花,也免得臣女没了十指,却连双色莲花是什么样都不知道吧?”

“什么?你什么意思?你意思是说你还没有进去甘泉院,没碰到本公主的双色莲花?”长公主先是惊怒,但是反应过来,皱眉问。

云卿浅点点头道:“没有,臣女确实是想看看双色莲花,但是还没有进去,长公主你们就来了!”

她刚才确实是进了甘泉院,而且云蓉薇也一直在给她定罪,她要是和她分辨,并非上策!

长公主也不傻,立即看向云蓉薇!

云蓉薇不可思议的看向云卿浅,这个贱人,竟然敢如此说!

然而双色莲花已经被损坏,云卿浅再狡辩也没有用!

“长公主,姐姐她估计是太害怕了,才会如此说,姐姐之前和臣女说过,她今天来就是想摘一朵双色莲,赠,赠给……”赠谁?显而易见!

云卿浅爱慕痴缠晋王,众所皆知!

长公主的脸色又阴沉了下来,云卿浅看了一眼云蓉薇,道:“妹妹真是奇怪,为何一定要给我定罪呢?于你有什么好处吗?”

云蓉薇小脸登时一沉,但是还是笑道:“姐姐说笑了,在长公主面前,任何的狡辩都是不妥的,我也是希望姐姐少受点责难!”

长公主看看这姐妹二人,心头狐疑。

有人就提议。

“长公主去看看双色莲如何了不就知道她们姐妹谁真谁假了?”

长公主哼了一声,一挥手道:“来人,去把双色莲搬出来!”

下人应了一声,进了甘泉院,很快,几个下人便抬着一个莲缸出来了。

在场的人也都只听说过,没人真见过双色莲,都十分好奇,见状,都纷纷探长脖子去看。

莲盆之中,有一株莲花,莲叶碧绿,上面有一株莲花,初初绽开,花色幽紫,清雅难言。

“这……”

所谓双色莲,就是两朵花,一朵一种颜色,十分罕见。

可是眼前的却是只有一朵幽紫的莲花,虽然也美,但是美得太普通了!

云蓉薇见状,登时眼睛一亮,道:“长公主殿下,您看,少了一朵!”

“妹妹好像很开心?”云卿浅在一侧好奇一问。

长公主正在发怒,闻言下意识看向云蓉薇,见她脸带兴奋笑意,脸色一沉!

云蓉薇反应过来,气怒不已,赶紧道:“姐姐,你别胡说,我,我哪有……确实是一朵,本来应该有两朵的,另一朵是白色的才对!”

“妹妹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云卿浅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射向了云蓉薇,长公主的双色莲,要是没有见过,怎么这么准确的知道一紫一白?

所以说,云蓉薇其实也去看过双色莲,要不然她如何知道的?

云蓉薇的脸都白了,她是太急了才会脱口而出!

“不,不是,我没有看到过,我只是听说,一朵紫的,一朵白的,长公主殿下,臣女没说错吧!”

长公主没有理会云蓉薇,而是看向云卿浅,眸光寸寸寒凉,冷笑一声道:“你说的确实没错,确实是还有一朵,另一朵是白色的,云卿浅,你这要如何解释?”

 


“长公主殿下,臣女现在才看到这双色莲,只想夸一句,这双色莲长得真好,长公主殿下好福气,竟然能寻来这罕见的双色莲,莲花是吉祥的花儿,臣女在此恭喜长公主了!”云卿浅不急不徐的道。

长公主凤眼阴沉,怒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有脸说这些!”

其他人也觉得云卿浅这是失心疯了!

花都少了一朵了,还叫长得好?还恭喜?

云蓉薇不知云卿浅为何如此发疯,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云卿浅要倒霉,就行了!

云卿浅脸上露出不解的神色道:“长公主殿下,这花儿好好的,说明臣女没有触碰过它呀!”

“你还说,你是装傻还是充愣?你没有看到,少了一朵吗?”长公主怒吼。

云卿浅被吓了一跳,却是快步到莲盆那里,素手在花上轻轻一拂。

“这分明就是一紫一橙,正是罕见的双色莲花,怎么就少了一朵?”

长公主拧眉,看去,却是一下子怔住了!

那朵紫色的莲花,竟然从花蕊到一半的花瓣变成了橙色!

一莲双色!

云卿浅看着长公主,认真的道:“长公主殿下,我以前听我娘亲说过,所谓双色莲,是一莲双色,但是如果不把那朵伪色莲花摘掉,这双色奇景就不会显现,臣女也是好奇此事,才想看看的,不想,长公主这莲花真的是一莲双色,真的好美呀!”

“你娘亲?”长公主神色一动。

云卿浅点点头,垂眸,语气略有点伤感。

“这双色莲的事情是幼时臣女听娘亲说的,因为娘亲过世,所以我记得特别清楚,我娘亲也喜欢双色莲,所以臣女才特别想看看这朵莲花,现在看到了,臣女也心满意足了!”

谁都知道云卿浅是相府长女,便是同时也是庶女,她的娘亲是云相的妾室,红颜薄命,十年前就过世了!

身为女儿,满足一下娘亲生前的夙愿,合情合理!

长公主此时心头的怨怒消了大半,倒不是因为怜惜云卿浅,主要是这双色莲竟然是这样的。

怪不得她一直觉得白莲很奇怪,因为那朵白的花型完全比不上紫色,看着很不搭!

看着长公主竟然信了云卿浅的话,云蓉薇惊怒不已,赶紧道:“这么说来,姐姐承认是你摘了那朵白莲?”

“我都没有进去过,怎么摘?肯定是懂花的人摘的,至于是谁,长公主殿下应该是知道的。”

长公主闻言,心头一动。

甘泉院别人不可以闯,但是辰儿是可以的,而且辰儿聪明,说不定就是知道了双色莲的秘密,才摘了白莲,想给她一个惊喜。

“本公主明白了,原来不是你这丫头搞的鬼,倒是本公主太急了,还要多谢你向本公主解疑呢!”

云蓉薇听到这话简直傻眼了!

啥?

还要谢云卿浅,什么鬼?

云卿浅却是懂,刚才那男人可是长公主心疼爱的侄儿,她故意那样说就是为了长公主自己误会,如果是漓王摘的白莲,那长公主不但不会生气,还会开心!

果然,她赌对了!

至于让那家伙背锅?她可没有心理负担,谁叫他刚才先坑她的!

“你这丫头,还愣在那里作甚,过来,让本公主细看看!”长公主突然伸手,笑容可亲的招呼云卿浅。

云卿浅有点莫名,但瞬间就接收到了不少眼刀子!

她心头一突,突然明白了过来。

不妙!

今天的花宴,长公主目的就是为了给漓王选妃,长公主现在这样,难不成?

想到刚才想要杀她灭口的男人,云卿浅只觉得头皮发麻。

她不想过去,但是长公主叫她,她不能不理。

只好过去了。

长公主打量云卿浅。

云卿浅长得极好,眉目如画,清艳倾城。

若是配辰儿,倒是般配!

只是,云相的女儿,还是庶女?

长公主心里想着,却是裉下了自己的手腕,套到了云卿浅的手腕上,柔声道:“你告诉本公主双色莲的秘密,这镯子就当是本公主的谢礼。”

云卿浅更觉四周的眼刀子密集而来!

“皇姑母,你别被她骗了!”

众人闻声看去,就看到一个身着红色衣裙的少女快步而来,手里还握着一根鞭子,那模样,十分惹眼。

少女冲了过来,直接一鞭子朝云卿浅抽了过去,云卿浅倒是早有防备,一个闪避避开了!

见她竟然避得开,少女更怒,第二鞭子又唰的一下子抽了下去,这一次,正朝着云卿浅的脸,分明是想要毁她的容。

不可谓不恶毒!

云卿浅暗骂一声,再度一避,这一次却是差点摔倒在地,接着就是第三鞭子,不过还好长公主反应了过来,让人拦下红衣少女。

“昭阳!住手!”

红衣少女正是当今皇后的义女昭阳公主。

也是之前带着人到处找漓王的那个人!

是她给那家伙下的毒?

“皇姑姑,这个下贱的女人,她竟然敢跑到这里来,竟然敢……”昭阳公主刚才到处找不到人,但是却听说云卿浅疑似进了甘泉院,那岂不是说明,她有可能碰到了漓王哥哥?

长公主闻言,凤眼一沉。

“昭阳,你发什么疯?”

“我才没有!皇姑姑,这个女人,她身为一个庶女,却妄上飞上枝头当凤凰,还想当晋王哥哥的王妃,天天痴缠晋王哥哥,她不要脸!她没有资格要你的镯子!看她一张脸,就是勾搭人的,让我毁了她的脸,看她还敢不敢!”昭阳不敢把自己算计人的事情说出来,就拿着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说事!

长公主听了,对云卿浅也没有多少好感,但是也不认同昭阳公主的话,而且要毁人的脸?

这太狠毒了!

“闭嘴昭阳!再胡说八道,就离开本公主的公主府!”

昭阳公主愤恨无比,今天她的计划不成,本来就心情不好,此时越看云卿浅越觉得恼火!再加上还疑心她遇到了漓王,恨不得直接打死云卿浅!

“不行,皇姑姑被她蒙骗,昭阳可看不了!”

说着昭阳公主又是一鞭子朝着云卿浅抽去。

云卿浅都晕了!

这都什么事?

她还要避开,但是她原本就退无可退,再加上昭阳公主心存歹毒之意,一鞭子抽不到,第二鞭子紧随而来。

这一鞭子直朝着云卿浅的脑门而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