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武侠仙侠 > 傅少夫人才是真大佬

傅少夫人才是真大佬

霜花降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傅霆夜权势滔天,呼风唤雨,却有着人人谈之色变的躁郁症,无人敢嫁。后来,听说傅少有未婚妻了,未婚妻叶寒烟居然是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傅霆夜就算再怎么身患隐疾,也不能随随便便娶个乡下女人吧!各大世家都等着看两个人的笑话,结果却发现叶寒烟身上的马甲不是一般的多,就连傅少的躁郁症,都被她给治好了。

主角:叶寒烟,傅霆夜   更新:2022-12-14 17: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寒烟,傅霆夜的武侠仙侠小说《傅少夫人才是真大佬》,由网络作家“霜花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傅霆夜权势滔天,呼风唤雨,却有着人人谈之色变的躁郁症,无人敢嫁。后来,听说傅少有未婚妻了,未婚妻叶寒烟居然是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傅霆夜就算再怎么身患隐疾,也不能随随便便娶个乡下女人吧!各大世家都等着看两个人的笑话,结果却发现叶寒烟身上的马甲不是一般的多,就连傅少的躁郁症,都被她给治好了。

《傅少夫人才是真大佬》精彩片段

宁静的小山村里,一间竹屋坐落在村后的半山腰上,云雾缭绕,风景如画。

叶寒烟穿着一身浅绿色的衣裙坐在门前的藤树下喝茶,漫不经心的看着前方蔓延弯曲的山路。

这里距离江城几百公里,路程需要四五个小时,算算时间,接她的人也该到了。

正想着,一辆黑色奔驰出现在道路尽头,但水泥路只修到了村口,再往上就进不来了,只能步行。

叶景行出现时,叶寒烟已经起身。

十**岁的小姑娘,亭亭玉立,气质干净,一开口纯净的嗓音如山间清泉沁人心脾,“要喝茶吗?”

叶景行微微一愣,他知道眼前的人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也看过她的照片。

但他完全没有想到,叶寒烟本人比照片上更加好看,尤其是那一身绝然出尘的气质,完全不输给任何豪门世家娇养出来的大小姐。

这样的气度让他有点不太确定,“你是叶寒烟?”

叶寒烟淡淡点头,“是我。”

虽然很意外,但找到人就行。

叶景行道,“那走吧,天黑之前要赶回叶家。”

要不是为了应付和傅家的婚约,他也不会跑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来。

刚才又爬了那么远的山路,叶景行已经一肚子的火。

“稍等,我收拾一下东西。”

“这里都是些破烂玩意,有什么好收拾的?别浪费时间了。”

叶寒烟没理会,转身回屋取了阿婆留给她的一套银针,也是阿婆唯一还留在这个世上的东西。

银针用牛皮包裹着,叶寒烟小心的装进了随身的背包里。

叶景行正好看见她的动作,忍不住一声嗤笑。

果然乡下丫头就是乡下丫头,就算长得漂亮也改变不了土包子的事实,这年头谁还用这种牛皮包东西?也不嫌恶心。

“好了,可以走了。”

上了车,叶寒烟懒洋洋的斜靠在椅背上,眉宇间是漫不经心的散漫。

叶景行看她这样子就来气,“之前已经和你说了,接你回来是要和傅家联姻的,叶家和傅家是世交,两家早就定下了婚约,但舒婉……也就是你二姐,她不想嫁过去,所以这好事才落在你身上,你可不要给我们丢脸。”

叶寒烟当然知道这些,不仅如此,她还知道叶舒婉不愿意嫁过去的理由。

傅家大少爷自小患有躁郁症,为人独断专行说一不二,发起病来和疯子没两样。

叶家不舍得叶舒婉受苦,于是便想起了她这个自小被弃养在外的女儿。

还真是……要多不要脸就有多不要脸。

“总之只要你嫁过去,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对你而言,也是天大的好处。”叶景行下了定论。

叶寒烟不屑一笑,故作天真的问,“既然是天大的好处,她怎么自己不嫁?”

叶景行被噎住了,随口扯了个理由,“舒婉年纪还小,不着急嫁人。”

叶寒烟无语,她比叶舒婉还小一岁,叶舒婉不着急嫁人,那她就着急嫁了么?

“我知道了。”

点了点头,叶寒烟懒得再和他多费口舌。

叶景行却有种诡异的错觉,好像这个乡巴佬什么都明白,只是不说破而已。

可她一个乡下丫头,恐怕连江城都没去过几回,又怎么可能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几个小时后,车子在叶家别墅门口停下。

叶寒烟还没下车,就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傅少拒婚了!”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叶景行一脸疑惑,穿着公主裙的叶舒婉抱着手臂在一旁解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他今天突然放出话来,说无论如何都不会结婚。哥,你白跑一趟了。”

说着,她还嫌弃的看了一眼叶寒烟。

既然傅家不需要新娘,他们又何必花这个功夫去把这乡巴佬接回来?

尤其这乡巴佬长的居然比她还好看,简直离谱!

“那现在怎么办?”

叶景行问叶氏夫妇,叶夫人对叶寒烟更没有好脸色,但她毕竟思虑长远,想了想道,“既然来都来了,那就先安排她住下吧,回头看看傅家那边怎么说。”

“妈!”

叶舒婉不乐意,叶夫人朝她使了个眼色,等叶寒烟走远了,才压低声音,“你急什么?我知道你不喜欢她,但留着说不定那天就派上了用场……”

跟着下人刚踏进客厅的叶寒烟背影僵了僵,她自小耳力极佳,听到这些话只觉得恶心。

这家人,还真是比她想象中的更加无耻。

“夫人交代了,你就住这吧。”

佣人的声音突然响起,叶寒烟一抬头,面前是一张白色的房门,门上贴着垃圾回收四个字。

“这能住人?”

“怎么不能住了?是个房间就能住,收拾收拾不就好了?何况你一个乡下来的,哪来那么多穷讲究!”

佣人翻了个白眼,一把把门推开。

狭窄的房间里刚好只能放下一张小床,连个柜子都没有。

“你一个人住绰绰有余了,夫人说了,人过得越舒坦,心思就会越多。叶家家大业大,规矩也多,希望你在这里谨言慎行,别给她们惹麻烦!”

留下一句警告,佣人扬长而去。

叶寒烟舔了舔唇,好久都没人敢这么和她说话。

这笔账,她记下了!

等她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再来一个个和她们算账!

她打开背包,拿出牛皮包摊开,整整一套二十四根大小长短不一的银针,而在牛皮包的夹层里还藏有一张相片,这两样是她最重要的东西。

照片里只有一个年轻女人,是她的亲生母亲。

当年她妈妈被叶正廷蒙骗,未婚生育有了她,后来得知叶正廷有家室,妈妈带着她远走他乡,独自一个人抚养她长大。

可叶夫人还是知道了她们的存在,并且派人接她们回来,还说会好好善待她们。

前几个月相安无事,有一天妈妈突然就消失了,叶夫人说是她妈妈失足从楼上掉下来摔死了。

叶寒烟根本不信,可她那时候年纪太小没有任何办法,甚至被叶家连夜抛弃。

幸好她遇到了阿婆,是阿婆抚养她长大,还教会了她一身医术。

这次她借着替嫁回来,就是要把当年的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为母亲报仇!


夜晚十点,夜色正浓。

叶寒烟换上运动服,利落的从墙头一跃而下。

她拍了拍手,住垃圾回收房也不是完全没好处,至少方便她偷溜出去。

她打了辆车,直奔暗夜酒吧。

傅霆夜,就在那里。

此时,昏暗的包厢里人声嘈杂,几个富家少爷人手搂着一个美人,傅霆夜独自坐在沙发上把玩着手机,明明是C位,可四周没有一个女人靠近。

不是她们不想,而是不敢。

上一个企图**傅霆夜的女人此刻还在非洲回不来,她们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再招惹这位阎王爷。

顾子建端着酒杯过去打趣,“你说你每次来这里又不要小姐姐陪,黑着一张脸把姑娘们都吓坏了,跑来凑什么热闹?”

傅霆夜斜看了他一眼,“怎么,你有意见?”

顾子建摸摸鼻子,“意见倒是没有,就是听说你和叶家的婚事凉了?”

傅霆夜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棱角分明的轮廓在灯光的阴影下有些看不真切,“本来就没想结婚,叶家还想弄一个私生女来糊弄我,也不掂量掂量。”

顾子建听出他语气里的危险,“这么说,你不打算放过……”

“吱呀”

话未说完,包厢的门被推开。

两人下意识的抬头看去,门口出现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女孩,很年轻,稚气未脱的模样,但也很漂亮,甚至让阅女无数的顾子建也感到眼前一亮。

叶寒烟平静的目光在这群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顾子建和傅霆夜这边,“我找傅霆夜。”

话音落地,全场皆静。

在江城还没有人敢直呼傅霆夜的名字,眼前这小姑娘未免也太大胆了些。

顾子建来了兴趣,故意用傅霆夜的口吻说话,“你有什么事。”

他就是傅霆夜?

好像比传闻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叶寒烟撇了撇嘴,“我有笔交易想和你单独谈谈。”

顾子建没错过她眼里一闪而过的嫌弃,嘴角一抽恶劣开口,“想找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他指着面前一瓶红酒,“喝了它,我再考虑考虑。”

叶寒烟不会喝酒,但她会中医,喝完酒之后再给自己扎两针应该问题不大。

这样想着,叶寒烟上前一步,刚握上酒瓶,一道低沉的声音在她前方响起。

“够了。”

傅霆夜眼神不善的扫了顾子建一眼,为难一个小姑娘有损他傅大少的名声。

“单独谈就不必了,有什么话你就在这说。”

叶寒烟瞬间反应过来,“你才是傅霆夜?”

接连两次被一个小丫头直呼名字,傅大少危险的眯了眯眼。

“你只有三十秒,不说就滚出去。”

“我是想问你为什么突然悔婚?”

她的声音很清脆,在安静的包厢里甚至能听到回响。

傅霆夜盯着她看了几秒,“你是叶家那个私生女?”

他见过叶舒婉,一脸的妖妖娆娆,还没眼前的少女来的顺眼。

叶寒烟纠正他,“我的名字,叶寒烟。”

“我不在乎你叫什么,这门婚事,我没兴趣。”

他耐心尽失,动了动手指,“赶出去。”

这里所有人都唯他是从,顾子建第一个站起来要赶人。

她知道自己不能走,否则这次回来的计划就白费了。

“如果是有关于你的病呢!”

“哗”!

全场皆惊,傅霆夜的病是大忌,曾经有人不知死活的提过,后来在江城就彻底消失了,谁都知道这是他的逆鳞,无人能碰。

可眼前的小丫头不止一次的挑衅,所有人都忍不住为她捏了把汗。

“你说什么?”

男人极力压制怒火的声音像来自地狱,叶寒烟迎上他阴鸷的目光,“我说,我想拿你的病做交易。”

顾子建吞了口唾沫,上前拉着她就要轰走,“我看你是疯了,叶家是喝了多少敢把你放出来发疯?”

叶寒烟站着没动,目光平静的等着傅霆夜回答。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发怒时,傅霆夜开口了,“你们先出去。”

“傅少……”

“出去!”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一个个起身离开。

包厢的门被重新关上,傅霆夜往身后一靠,目光冰冷隐含打量,“你想怎么交易?”

“很简单,我需要和你的婚约,让我可以名正言顺的留在叶家,但我们互不干涉,作为回报,我可以治好你的病。”

最后一句话像一道惊雷,即便是傅霆夜这样的人,眼中神色也动了动。

“我凭什么信你?”

“我现在的确没有办法证明,毕竟躁郁症不是短时间就能痊愈的病,但如果你信我,就等于给自己机会,我会全力以赴。”

“就这?”

傅霆夜笑了,“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必胜的把握。”

他点了支烟,吐出一口烟雾,目光似有若无的瞟过少女平坦的胸口,“我从不和未成年谈生意。”

叶寒烟脸一黑,“那你好好考虑考虑。”

她转身离开,临走前补了一句,“还有,我成年了。”

少女身影消失,顾子建立刻进来。

“她和你说什么了?”

傅霆夜嘴角挑起意味不明的笑,碾灭了指尖的猩红,“叶家这个私生女,有点意思。”

顾子建一脸迷茫,谁能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寒烟回到叶家已经过了十二点,别墅里静悄悄的,她熟练的翻墙进去。

叶景行刚处理完邮件下来喝水,隐约间好像看到一道人影一闪而过, 可等他再细看时,又什么都没有。

他以为自己最近太累眼花了,摇了摇头上楼休息。

等他一走,叶寒烟才从隐蔽的拐角出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所有人在一起吃早饭。

叶正廷喝完粥拿帕子擦了擦嘴角,“今天我去试探下傅家的意思,看看这婚事怎么说。”

“试探下也好,总这样拖着也不是个事。”

叶夫人在旁边殷勤的伺候着,等叶正廷一走,她立刻变了脸色,满脸厌恶的看着叶寒烟,“还以为把你接回来能派得上用场,没想到竟然连婚事都泡汤了。”

“就是!”

叶舒婉辛灾乐货,“叶寒烟啊叶寒烟,你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替我嫁给那个疯子,如果你连这点作用都没有,我看你还怎么在叶家待下去!”

母女俩一唱一和,完全不把她当人看。

这样的生活足足持续了一个礼拜,傅家那边态度始终不明确,而傅霆夜也没有给她回复。

叶寒烟甚至要怀疑,这男人到底有没有把她说的话放在心上?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再去见见傅霆夜,叶夫人突然找上门了。

“你要带我一起去吃饭?”

叶夫人打扮的很精致,闻言难得和善的点了点头,“你回来这么久,也没带你出过门,正好借着这次机会可以多逛逛。”

她会这么好心?那还能是吃饭这么简单么?

叶寒烟微微一笑,十分配合,“好啊,我也想出去走走,那就谢谢阿姨了。”

“不用谢,都是一家人。”叶夫人心里暗骂一声蠢货,带着她出了门。

两人来到一家酒店,楼下是吃饭的地方,而楼上就是休息的房间。

叶夫人笑盈盈的把菜单递给她,“想吃什么随便点,别客气。”

“那就先来一份澳龙,鹅肝好像不错,这个牛排感觉也还可以,再来几样甜点和小吃。”叶寒烟才不会和她客气,什么贵的点什么,足足点了一桌子。

“对了,再要一瓶DIO的红酒,十年份以上的。”

DIO是红酒种类中比较高端的一种,一瓶就要五位数以上,十年份的更是价值翻倍。

叶夫人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小烟啊,我们这两个人点这么多吃的完吗?”

她只顾着心疼钱,却忘了叶寒烟一个乡下长大的丫头怎么会懂红酒?

叶寒烟笑的纯良无害,“阿姨放心,我胃口比较大,一定不会浪费的。”

叶夫人骂人的心都有了,吃吃吃就知道吃,她是猪么?

要不是和林总约在这里,她才不会请她吃这么贵的东西!

“阿姨,你先坐一下,我去下洗手间。”

叶寒烟主动提出离开,叶夫人自然不会阻拦,“好好好,你快去吧。”

叶寒烟笑了笑,起身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却并没有进去,而是身形一拐躲在了一根柱子的后面。

果然,叶夫人在她离开之后左右张望了一会儿,确定周围没人注意立刻从怀里掏出一包药粉,撒在了她的酒杯里。

目睹了这一切,叶寒烟又像没事人一样走了出来。

叶夫人迫不及待的和她举杯,“来。小烟,我们俩喝一杯。

“好啊。”

叶寒烟拿起杯子一饮而尽,没过多久忽然觉得浑身燥热,一头倒在了桌子上,“阿姨,我好难受……”

“难受就对了!”

叶夫人眼里泛着冷光,没一会从外面进来一个油光满面的中年光头。

“林总,人我给你带来了,保证你玩的开心!”

“好好好,叶夫人果然厉害!”

光头猴急的要带叶寒烟上楼,被叶夫人拦住,“林总,你答应的钱……”

她知道叶寒烟嫁进傅家无望,所以就动了歪心思,把叶寒烟的照片偷偷发给几个喜欢年轻女孩的老总,林总一眼就看上了她,还愿意出五百万买她一夜。

林总从包里抽出一张支票,“钱早就准备好了,叶夫人你可就别墨迹了。”

他急的不行,恨不能立刻就把叶寒烟给办了。

一进房间就脱了裤子往床上扑,可就在这一刹那,原本昏睡不醒的叶寒烟突然睁开了眼,凤眸里寒光乍射。

“别动。”

她手里握着长长的几根银针,正抵在林总的喉咙处,再往前进一分就能刺破他的喉咙。

林总吓的头皮发麻,“叶、叶寒烟,有话好好说,你别冲动。”

“和你这种老**有什么好说的?”叶寒烟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打开手机录音,“不如林总好好交代一下,你和叶夫人是如何勾结的?”

“这……”

林总知道这种话说出去容易成为把柄,但他没有选择,银针越逼越近,他甚至感觉故意不畅,只好简单的复述了一遍。

叶寒烟满意的放下手机,一脚将他踹飞。

林总裤子还挂在脚脖子上,直接被拌倒,他也顾不得其他,提着裤子就往外跑。

叶夫人正在楼下悠闲的吃着龙虾,突然见林总下来了,一惊,“林总,您怎么这么快?”

这才多大一会?难道……他不行?

林总气不过,一瓶红酒泼她脸上,“都是你干的好事,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

叶夫人被泼了一脸,惊慌大叫,到处找纸巾想要擦干净。

叶寒烟递过去一张手帕,“阿姨,你在找这个么?”

听到她的声音,叶夫人浑身一僵,怨毒的看着她,“叶寒烟,是你,是你搞的鬼对不对!”

“是又怎么样?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原来也不过是一些老掉牙的套路,还真以为我会上当?”

叶寒烟不屑的冷笑出声,周围已经有人被这边动静吸引。

叶夫人气的不行,“你得意什么!我想毁了你不过去分分钟的事情!我现在就把林总叫回来,好好折磨你这个小贱人!”

“恐怕来不及了。”

叶寒烟晃了晃手机,“林总刚才已经全都坦白了你们是如何商量设计我的,要是我少了一根头发,立刻就把这段录音公布出去,你猜到时候全江城的人会怎么看你这个高高在上的叶夫人?”

“啊!你给我闭嘴!”

叶夫人抬起手要打她,叶寒烟眯了眯眼,就在这时,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先一步拦住了叶夫人,轻轻一折。

只听咔嚓一声,叶夫人的手断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